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二章 眼神也可以杀人

    宇宙气,是人类经过数百年对人体自身的开发研究出的一种修炼法门。在现今的社会,遗传学和人体基因变异学的破译,使生命已经不再能限制人类,科学家们研究出的蜕变术可以利用各种尖端仪器,在每隔一段时间令目标群体蜕变重生一次,每一次蜕变,身体的基因就会改变,变的更加优秀,更适合生存,当然,至少目前为止,能够享受蜕变术的,也只是那些各个星球中最富有的人和有身份的人,至于普通平民,蜕变术所需要的金钱只是一个天文数字而已。而蜕变术的产生,令科学家们对于人体自身的各种潜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部分科学家利用种种科技手段,经过不断的实验,终于找出了一种开发人体自身潜力的方法,经过这个方法的修炼,人就可以直接吸收宇宙中的个各种分子,拥有超过普通人强大的实力。这就是宇宙气。通过宇宙气的修炼,普通人甚至可以不利用蜕变术于无形中自行发生蜕变,当宇宙气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同样可以令人没有生命的限制。当然,这只是假想而已,因为还没有人能够真正达到那个层次,但宇宙气每进一步,就能更好的延缓衰老却是不争的事实。对于那些“上等人”来说,利用蜕变术才是王道,毕竟那是省事而且安全的,宇宙气的修炼有多么艰难,只有修炼的人才能明白,真正能达到将生命无限延长的又有谁呢?瓶颈并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天痕在贫民窟出生,本来没有资格学到宇宙气,更不会有资格修炼飞行术,或许是他的运气很好,当他七岁那年碰上了一名神秘的中年人后,在贫民窟中的他,命运就已经改变了。中年人当时只问他愿不愿意成为一名强者,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就给了他两本书。是的,是用纸作成的书,在这个科技几乎取代了一切的世界,居然还有用纸做成的书。

    两本书分别记载着宇宙气的修炼方法和应用到飞行术上的方法,中年人叮嘱他,在二十岁之前,不可将宇宙气应用到其他方面,只可以修炼飞行术。十五岁前也不可以将他出现的秘密告诉任何人。

    七岁的天痕甚至连字还不认得几个,但是,他却答应了中年人,这个承诺十三年间没有丝毫变化,那神秘的中年人每天都会对他进行一些简单的指导,并教授他一些关于外界的知识,这个时间足足持续了两年,由于对中年人有所承诺,天痕在十五岁之前始终没有将这个秘密泄露,包括他最尊敬的父母。天痕心中一直有个遗憾,虽然那神秘的中年人教授了他两年之久,但他却从没有见过那个人的模样。

    直到现在,刚过完二十岁生日不久的天痕,依然只能将自己修炼的宇宙气应用到飞行上,这使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宇宙气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但是,他已经完全爱上了那种飞行带来的美妙感觉。

    一分钟的时间内,天痕已经将自己飞行术的速度提升到了极限,他在距离地面二百米的高空平行前飞,这样,并不会因为空中的翔车而受到任何影响,从地面上,只能看到一个转瞬即逝的影子。体内的宇宙气自然调整,宿醉带来的不适在这种调整下渐渐消失了。

    两分钟后,天痕已经看到笼罩在一层淡黄色光罩中中霆综合学院,那淡黄色光罩是能量形成的防护罩,由于中霆综合学院的重要性,这个光罩的强度达到了一千度,一千度已经相当于普通战舰的防御强度,凭借星球上的各种攻击手段,几乎不可能突破这种强度的防御。

    中霆综合学院,地处中霆星首都中霆城的正中央,这里,曾经为整个银河联盟输送了无数人才,在中霆星有着超然的地位,中霆综合学院的院长,甚至与星球行政长官有着等同的权力。

    当天痕来到那个熟悉的入口处时,距离毕业典礼开始的时间还有一分钟四十三秒。

    穿入金属的甬道,天痕不再使用飞行术,长出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不会迟到了。在一面合金大门前,他将自己的身份卡片插入了一个卡槽中。柔和的声音响起,“宇宙历三三五级五年级学员天痕,欢迎你回来,由于昨晚一夜未归,学院教导处将保留处罚你的权力,请检测虹膜。”两个金属探头从裂开的金属壁中探出,天痕将双眼凑上前,眼前红光一闪,那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虹膜确认无误,天痕学员,请立刻到学院礼堂参加毕业典礼。”

    卡片从卡槽中探出,天痕一把抓过,飞快的冲入了打开的金属大门,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学院礼堂奔去。

    在焦急的心境下,他的感官减弱了许多,当还有五秒即将进入学院礼堂的刹那,同另一道身影骤然撞了个满怀。

    “啊!”一声娇呼响起,那是柔软的感觉,天痕只是踉跄了几步,而那个撞上来的人却跌倒在一旁。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愤怒的声音已经响起,“你是瞎子么?”

    天痕此时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被自己撞倒的人身上,眼看面前不远处的金属大门就要合上,匆匆瞥了那名女学员一眼,丢下一句对不起,身体瞬间迸发出飞行术的能力,朝那大门冲去。但是,因为先前的耽搁,他还是慢了一步,凭着目测,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赶不急了,在这危机的关头,他心中升起一个执念,希望那扇合金大门不要关闭的信念。因为他很清楚,迟到意味着什么,中霆综合学院的院规极严,一旦迟到,那自己就将失去领取毕业资格的权利。晚一年毕业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件痛苦的事,五年的学习,他已经把能学的都印在了自己脑子里,继续留下,只会减少他赚钱的时间。

    异常的情景出现了,空间仿佛产生了强烈的波动,天痕清晰的看到空气如同水波荡漾般轻轻的晃动了一下,那扇厚实的合金大门竟然在他执念升起的瞬间停顿了瞬间,仅仅是这一瞬间的停顿,对于天痕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身形闪烁间,他在合金大门即将封闭的瞬间,一个侧身已经进入其中。

    紧张的情绪促使他微微的喘息着,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很累,那是精神上传来的感觉。他的最后赶到吸引了不少目光,不敢再停留于门前,赶忙找到一个后排的空位坐了下来。此时,他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愧疚,不知道门外被自己撞到的女学员怎么样了,这一撞,肯定令她失去了毕业的资格吧。那惊鸿一瞥令他依稀记得,那是一名容貌极美的女学员,甚至比自己的那个她还要美上几分。想到那个她,天痕的心骤然揪紧,目光下意识的在礼堂中寻找着。

    出色的美女总是那么明显,很容易的,他的目光已经捕捉到了那个身影,还有她身旁的另一个他。心骤然痛到近乎无法呼吸,低下头,天痕剧烈的喘息几声,勉强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却再也不敢向那个方向看去。

    四年,足足四年的感情,在昨天没了,为了这份感情他几乎付出了一切,可是,他得到了什么?在即将毕业的昨天,他得到了什么?平日里一向很温和的天痕,不禁再次怒骂,当然,骂声只停留在他心中。

    ……

    “对不起,天痕,我已经决定了。”

    “为什么?一直都是好好的,难道我对你不够好么?”

    “不,不是不够好,而是太好了。你对我的呵护和宠爱我都知道。四年了,你最多也只是拉过我的手而已。我知道你很珍惜我,但是,我真的做不到继续同你在一起。”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同你在一起没有安全感,除了那些没用的理论知识外,你会的只有飞,我不喜欢你给我那种只会逃走的感觉。”

    “不,你既然有这种感觉为什么不早对我说,我已经过了二十岁,我可以开始学习其他体术了,四年的感情,你就这么说放就放么?”

    “又是那个可笑的承诺么?七岁的时候你懂得什么?值得你这样坚守?”

    “可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不就是信诺么?现在时间已经过了,我可以学别的体术,给我个机会吧,不会用太长的时间我就能学会你希望我学会的一切。不要离开我,你应该知道,对于我来说,你是多么重要。”

    “不需要了,一切都已经晚了。”

    “你,你是不是心里已经有别人了?”

    “原来你还不算太傻,不错,威廉比你更有男人气魄,至少他不是贫民窟里走出来的,当初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觉得你有前途,但你现在真的令我很失望。我真不明白,你究竟是不是个男人,四年了,换做别人,早已经发展到那种程度,可你呢?连亲我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不,我不是没有勇气,我是珍惜你啊!”天痕勉强辩驳着,他确实没有勇气同她亲热,每次当他看到她那动人的娇颜时,心神早已迷醉,像女神一样将她捧在心中。

    “不要说了,一切都不可能再改变,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关系,威廉的脾气你应该也听说过,如果你不希望有麻烦的话,最好离我远一点,我真的很怀疑,你、你是不是个阳痿。”

    ……

    低着头,手上并不长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了掌心,右手昨天被破碎水晶杯划破的伤口再次渗出几许鲜血。

    不,我不是阳痿,我不是。痛苦不断肆虐着天痕的心,在他心中,那个离去的身影是那么的冷酷,四年的付出,只换来了心被撕碎的感觉。

    “天痕,五年级体术班的天痕,请起立。”威严的声音从主席台上传来。

    天痕在这个呼喊声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才清醒过来,赶忙站了起来,感受着周围投来的目光,他的心一阵烦躁,尤其是那来自她与他眼中的不屑,令天痕的双拳攥的更紧了。你们看不起我么?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他暗暗下着不知道什么才能实现的决心。

    “天痕学员,难道你不想毕业了,为什么我叫你三次你才起立。”

    天痕心中一惊,看着主席台上学院最严厉的教导长,赶忙收摄心神,恭敬的道:“对不起教导长。”

    教导长似乎并没有为难他的意思,“你上台来。”

    天痕心中再次揪紧,上台?为什么要上台,在记忆中,除了学院的老师们外,似乎只有接受处分的学员才会走上这个主席台。挪动着有些僵硬的双腿,在一双双没有丝毫怜悯目光的注视下,他还是走了上去。在中霆综合学员中,由于出身的不同,根本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富人子弟,自然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圈子。

    这个大礼堂足可以容纳近万人,是整个中霆星上占地面积最大的建筑,穹顶上悬挂着无数灯光,将整座礼堂渲染的那么华丽,台下黑压压的一片,宇宙历三三五级的学员一共一千人左右,在他们的目光盯视下,天痕不禁有些紧张。

    教导长站了起来,走到台前,他那刚毅的面庞上竟然流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看着身旁低着头的天痕,朗声道:“我宣布,中霆综合学院宇宙历三三五级学员毕业状元天痕,学院将授予他荣誉院徽,并奖励一千宇宙币。”

    台下的所有学员都楞了,天痕也楞了,他始终都不明白,在学院中从不起眼的自己为什么会得到这个荣誉,只有那些用各种豪华奢侈攀比的富家子弟才是学院中的明星。但是,不论为什么会得到这个荣誉,在这个时候,他的眼睛湿润了,他的心犹如在怒涛中抓到了一根浮木。自己并没有被抛弃,学院没有抛弃自己,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他的双目中只有教导长那柔和的目光。

    “谢谢您,教导长。”天痕的声音哽咽了,面前这位一向被他畏之如虎的教导长,此时看在眼中却是那么的亲切。看来,倒霉日之后就是幸运日,他心中充满了兴奋。荣誉徽章什么的根本不重要,有一千币的奖励啊!足足一千币。

    “你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的努力。”教导长的面庞重新挂上了一层寒霜,转向台下其他学员,大声道:“都给我闭嘴,你们还有脸议论么?让我发现谁再随便开口,就永远不要想毕业。”

    嘈杂声顿时变成一片寂静,教导长眼中寒光闪烁,注视着下方的学员们,“有什么可议论的?你们觉得天痕学员得到这个荣誉很惊讶么?在议论别人的时候,先检讨你们自己的行为。我只需要说几个数字,就可以解除你们心中的疑惑。中霆综合学院五年的学习需要至少学十三个主要科目,这是根据你们选择的不同专业而决定的,同时,还要选择十四个选学的科目。总共加起来二十七个科目。你们告诉我,在这二十七个科目中,你们有几个能够合格过半的?有没有?”最后三个字他几乎是用喊出来的。

    台下的五年级学员们面面相觑,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学院中学到了是什么,每天,这些学员们在乎的只是声色犬马。

    “我很痛心。”教导长眼中流露出沉痛的光芒,“你们这群宇宙历三三五级的学员中除了天痕之外,竟然连一个合格过半的都没有,你们还有资格议论么?在历届学员中,你们是最差的一界,你们可以说是中霆学院历届以来所出现的渣滓,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不在乎学院中学到了什么,要的只是一个从中霆综合学院毕业的称号而已。好,很好,你们不是这样打算的么?我已经同院长商量过了,为了学院的荣誉,特决定,宇宙历三三五级学员除了天痕准予毕业外,其他的人,都给我重新上一学年,如果所学科目合格不能过半,你们就永远也别想拿到中霆综合学院的毕业资格。”

    教导长的一翻话,顿时令台下沸腾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站了起来,大声道:“报告教导长,我觉得这样对我们不公平,在历届毕业的学员中,有许多也是科目合格不过半的,为什么他们就能毕业,而我们却不能?而且,天痕凭什么就能例外,我不相信这个懦夫能比我们强什么?”

    教导长哼了一声,道:“威廉,你想知道为什么以前的学员可以毕业么?那是因为,当时的教导长并不是我。既然我成为了中霆综合学院的教导长,从我手中走出的就只有合格的人才。我刚才说过,有几个数字要告诉你们。那是天痕的数字,他所学的二十七科成绩皆为优秀,尤其是体术系主学的理论六科,更是以满分通过,你们天天想的是什么,又怎么会去注意他的成绩。同时,天痕的飞行术是学院中唯一能够突破高级的,甚至超过了飞行术老师,达到了接近音速的水平。这些你们谁做到了?如果学院再任由你们这些腐败的子弟乱来,恐怕中霆综合学院的名声就全完了,还有一点我要说明,我指的及格过半,是指你们的必修课全部要及格,否则,绝不允许毕业。今后,这将成为中霆综合学院的新校规,谁也不能违反。学院的威望是该重新建立的时候了,否则,必将会沦为二等学府。”

    天痕并没有听到教导长的话,他的心颤抖了,眼中涌出复杂的情感,这个高大的身影,正是夺走自己至爱的那个威廉,双眼死死的盯着对方,他多么想能有一柄利刃划过他的咽喉啊!意念仿佛要通过双眼传出似的,天痕心中的恨意已经上升到了顶点,暗暗诅咒着威廉出门就被翔车撞死。紧握的双拳发出轻微的劈啪声。就在这时候,天痕突然感觉到脑海中多了些什么,精神突然提升到以前所无法达到的层面,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他甚至能感觉到威廉喉咙上青筋的波动。

    “去死吧,去死吧。”天痕心中疯狂的呐喊着,双眼死死的盯视着威廉的喉咙,周围一切嘈杂声在这一刻仿佛都已经消失了,在精神的高度集中下,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能够把握到威廉血脉跳动的声音。脑海中一阵昏沉,似乎有什么离体而去似的。

    威廉刚想辩驳教导长的话,突然,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咽喉处一凉,一股揪紧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那是死亡的恐惧,他看到了一双通红的眸子,下一刻,他再也发出不任何声音,感觉到咽喉处有什么东西喷涌而出,力量和感知不断抽离自己的身体而去,眼前已经变得一片血红,那喷出的,是血。

    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幕恐怖的景象,威廉的整个脖子竟然有近半被割断,鲜血喷洒在周围学员们的身上,引发的是一片尖叫声,叫的最响的,赫然正是莲娜。

    教导长脸色大变,主席台上所有学院的领导们都站了起来,他们的心中惊骇莫名,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是真的?眼神竟然也可以杀人?”

    天痕的脸色异常苍白,身体在微微的痉挛中缓缓软倒,但他的嘴角处却流露出一丝痛快的笑意。即使这是在做梦,他也不愿意醒来,自己最恨的人,夺走自己至爱的人竟然真的死了。眼前一黑,他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

    ……

    “什么?还没找到小姐,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富丽堂皇的大厅中,一名中年美妇凤目寒威,眼中冷芒连闪。站在她面前的三名男子都低着头,谁也不敢吭声。

    美妇从那柔软的的贵妃椅上起身,随着她的动作,空气仿佛有着即将凝结的趋势,那三名男子的外衣处竟然凝结出一层轻薄的冰霜。他们的嘴唇已经有些发青了,但谁也不敢动,眼看着那身材高挑的美妇走到自己身前,美妇的眼睛又大又黑,清澈晶莹,乌黑的秀发短得绝不超过五公分,身上穿的虽然是普通的长裙,但那白色的连衣裙却遮盖住她身上的美一寸肌肤,神态在愤怒中仍然能显露出几分端庄。

    房间中的温度重新恢复了正常,美妇的脸色平静下来,从一旁的吧台上拿起一瓶红酒,打开瓶盖给自己倒了一杯,轻抿一口那酸涩中带着清香的酒液,缓缓摇动着杯子,淡然道:“说吧,我想你们一定发现了什么,你们都是我手下的精英,刚才交代时的支吾,并不是你们的风格。如果有什么隐瞒,你们应该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为首男子身材高瘦,皮肤黝黑,听了美妇的话,眼中已经多了几分慌张,“掌控者,我们,我们真的没有找到小姐。”

    “我知道,在这点上你绝不敢瞒我,就算找到了,你们也没有带她回来的能力。廖恩,你已经跟了我几十年,你以为,能够瞒的住我什么吗?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你自己去找菲尔审判者吧。菲尔家族不需要一名不诚实的属下。”

    听到菲尔两个字,廖恩全身一颤,低着头道:“掌控者,并不是属下想隐瞒,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难道蓝蓝那丫头做出了什么越轨的事?说——”美妇的面庞上充满了威严,但她的心却在颤抖,一种不好的预感萦绕着。

    廖恩心中暗叹,按上了自己腰带的一个按钮。一片银光出现在大厅中央,清晰的景象显现出那是一个华丽的房间。“掌控者,当我们找到这个小姐住过的房间时,小姐已经消失了,我们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查到她的下落,只是,在这个房间中,我们却发现了……”

    画面一转,那张粉色大床上的一抹鲜红清晰的出现在银色的光幕中。鲜艳的红色在粉色的大床上是如此醒目,红色,是对视觉最有冲击力的颜色。

    美妇的眼神瞬间变的呆滞,她当然明白,那意味着什么,手中酒杯脱手而落,与坚硬的合金地面碰撞,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她的身体如同鬼魅般来到廖恩身前,右手五指瞬间生出五道长达尺余的冰刃,封上了廖恩的咽喉,她的声音颤抖了,“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廖恩不敢动,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的身体稍微有所移动,那尖锐的冰刃就可以割裂自己的脖子,在实力的差距面前,反抗是无意义的,况且,他始终是一名忠实的下属。

    “我们只查到在小姐住进这个房间的时候还有另一个男人,据那里的服务生说,那似乎是中霆综合学院的学生。我们没想到小姐会去梦幻城这样的地方,所以,所以……”

    梦幻城,号称男人的天堂,是整个中霆星最豪华的娱乐场所,当然,也是暗藏污垢最多的场所。

    五指一紧,五道冰刃已经在廖恩的喉咙上割出五道血痕,但是,却并没有血液的流出,因为,在皮肤破裂的同时,流出的血液已经被冻住了,“不用说了。”美妇收回自己的右手,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又让她怎么能冷静的下来呢?

    来回在房间中度步,美妇心中升起无数念头,她猛的停了下来,愤怒的自言自语道:“报复,她这是在报复。这丫头竟然如此大胆,做出这样的事来,让我怎么跟菲尔审判者交代。廖恩,你去,到中霆综合学院将那个小子给我带回来,记住,我要活的。同时,以我中霆星掌控者的名义发出消息,在整个银河联盟中寻找蓝蓝的踪迹。”

    “是,掌控者。”廖恩暗暗松了口气,自己面前这个脾气暴躁的主人毕竟还是理智的。

    “等一下。”美妇在沉吟中叫住正准备走出去的廖恩,“不要发出消息了,毕竟,这是家门丑事,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样管住自己的嘴。找蓝蓝的事还是在秘密中进行吧。还有,在带那个中霆综合学院的混蛋到这里之前,调查清楚他的所有事。”

    廖恩三人退出了这诺大的厅堂,美妇的气息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右掌重重的拍在身旁的一张沙发上,原本柔软的黄色真皮沙发突然变了颜色,变得如同蓝水晶一般晶莹透彻,下一刻,一道道裂痕出现在这块“蓝水晶”之上,清脆的声音响起,它竟然就那么变成了一地碎粉。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