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五章 奇迹创造者

    欧雅夫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怒气,“如果我能找到她,你以为你能侵犯到她纯洁的身体么?出去。等一下,记住,你同蓝蓝的事不许向任何人提起。既然你的脑子里没有她过多的印象,那么,我希望你忘记蓝蓝这个名字。至少在你拥有我认可的力量之前。”

    “我知道分寸。”丢下这句话,天痕大步向外走去,他没有说的是,即使你愿意让女儿同我交往,我也未必会愿意,毕竟,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是在朦胧中发生的,到现在,自己也无法认可那样的事实,甚至连那蓝蓝小姐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既然用三年的时间来偿还,自己也不欠欧雅夫人什么了。但是,在不久之后,当他从这里离开之时才发现,想偿还,真的很难。

    廖恩在外面等候着天痕,看到他出来,冷峻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跟我来吧。没想到你真的能活着走出来。”

    天痕没有吭声,他知道,在今后三年的时间里他已经失去了自我,为了能保住自己这条命,为了能变得更强大,他只有加倍的努力,隐忍一切。

    廖恩带着天痕来到一个偏僻的房间中,金属门自动合拢,廖恩从怀中取出一个蓝色的东西向天痕扔来。天痕反映很敏捷,信手接过一看,那是一枚小巧的徽章,徽章成规则的六边形,整个徽章是不知名的合金所铸,在正中央,一颗只有指尖大小的晶体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把它放在你的右手掌心中,将宇宙气从掌心处输入其中。”廖恩冷淡的说道。

    天痕没有犹豫的照做了,当宇宙气与那看似徽章的东西相触时,他感觉到掌心传来一阵刺痛,那枚徽章竟然完全吸附在自己的手掌上,仿佛整个手已经与其联合成一体,而徽章就向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不算厚的体积有一半已经嵌入了自己的掌心。抬头看向廖恩,他没有主动询问,而是等待着对方的解答。

    廖恩道:“这是圣盟操纵者的徽章,象征着操纵者的身份,徽章内部由最先进精密的生物电脑构成,可以将你身体的每一部分情况及时汇报给你的大脑,尤其是你异能的情况,催动的条件,就是宇宙气。由于核心是生物电脑,徽章本身又是牢不可催的金属,所以,除非你的能力能够达到掌控者的水平,否则,它将跟随你一生。”一边说着,他也摊开自己的右掌,果然,在掌心处有着同样的一枚徽章,只不过上面那块蓝色宝石的光芒要比天痕这一块亮了许多。

    天痕淡淡的道:“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吧,他应该还可以将我所有的举动汇报给你们。”

    廖恩眉头微皱,“小子,圣盟徽章代表着什么你或许还不清楚,有了这枚操纵者的徽章,在银河联盟中就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以你现在不到一级的实力能够获得此徽章,是你的幸运。当然,你现在还只是一名见习操纵者,如果想真正成为操纵者,还需要经过考核。考核每年一度,要求实力至少达到五级以上,面对所有除黑暗系以外的异能者。只要年纪不超过三十岁,心性正直,就可以加入圣盟。”

    天痕眼中流露出一丝漠然,心中却暗暗盘算着这枚徽章所能带来的东西,“可是,刚才我似乎并没有答应过欧雅夫人要加入圣盟,她也并没有向我提出这样的条件。而且,据她说,要加入圣盟,至少有十级异能才可以。”

    “在你完成三年约定之前,欧雅夫人有权支配你的一切,如果三年后你选择退出,她不会阻拦你。所以,在这三年内,你只能是操纵者,至于级别,欧雅夫人所说的十级以上操纵者已经可以成为本盟的核心成员,而十级以下的,则是外围成员,这点请你不要混淆。”

    天痕握紧自己的拳头,宇宙气柔和的气流顺着手臂经脉流入其中,一股微麻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大脑,他清晰的感觉到其中传来的信息。

    “异能等级,???,宇宙气,初段十级,可晋升。”

    天痕看向廖恩,“为什么生物电脑无法识别我异能的种类,只有三个问号?”

    廖恩道:“异能是一种非常玄妙的能量形态,即使最高端的电脑也无法识别,这就是电脑和人的差距。至于三个问号,说明你现在的实力还不到一级或者超过三十六级。当然,三十六级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能达到那个程度,生物电脑也将更换了。”

    天痕轻叹一声,道:“谢谢你,廖恩先生。”

    廖恩愣了一下,这一直处于冰冷的少年竟然会说出谢字?“为什么谢我?”他疑惑的问道。

    天痕苦笑道:“不是因为你告诉了我关于异能的事,而是因为我感觉的出,你并不希望我死,在坚强的外表下,你有着和善的本性。否则,在你第一次出手对付雷动集团的人时,就不会只伤不杀了。”

    廖恩脸色一寒,冷声道:“同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你在中霆综合学院中曾经昏迷,给你一天的休息时间,从明天开始,今后的一个月,我将让你毕生难忘。”丢下这句话,他转身而去。

    看着廖恩的背影,天痕喃喃的道:“欲盖弥彰真的很有意思么?不能忘记的一个月,我很期待。到时候,很可能是你不能忘记的吧。”

    闭上眼睛,趋散来自生物电脑中的信息,天痕开始了修炼,他心中突然有着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一直不被大众重视的宇宙气中似乎包含着很多秘密,而且同自己那异能之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没有刻意的去引动,体内的宇宙气自然而然的同天地间的玄奥达成了联系,温暖的感觉渐渐强盛了,经过先前种种惊诧之后,天痕的心竟然在宇宙气的帮助下很快平静下来,那股清流再次出现,同宇宙气混合在一起,思感延伸到房间中的每一个角落,天痕渐渐进入了修炼状态。

    第二天一早,天痕首先看到的,就是廖恩那张板着的面孔,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你已经来很久了么?”

    廖恩冷声道:“你要记住,作为一名异能者,尤其是圣盟的成员,时刻都要对周围的环境有警惕之心,银河联盟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太平,连有人近身都不知道,在危险的情况下,你只有死路一条。你已经死了一次,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天痕轻笑一声,昨日脸上的冰冷完全消失不见,“我没有警惕并不表示我不警惕,只是我觉得在这个地方没有必要而已。现在对于我来说,警惕有用么?这里随便哪一个人想让我死,只会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就算我知道你来了又怎么样?还不如多争取一分时间,聚精会神的修炼,对我来说,这才是正确的选择,你不会伤害我的,不是么?”

    廖恩有些惊讶的看着天痕,“你似乎已经想开了?”

    “没有什么可想不开的,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我今后三年的命运,在紧张和恐惧中度过一样也是三年,何必不放松自己呢?至少,我还可以享受三年的生命。”他确实想开了,因为,就在昨天的修炼中,他突然感受到了那来自天地间奥秘的力量中存在着一种对生命的热爱,正是这种气息感染了天痕的心,昨晚的修炼他并没有感觉自己进步什么,但是他的心却已经完全融入了那种对生命的热爱之中。

    廖恩向天痕伸出自己的右手,“握住我的手。”

    当天痕的右手与廖恩有力的大手相握时,他清晰的感觉到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信息,“廖恩,异能等级,十六,宇宙气,中段七级。”这显然是掌心那徽章中的生物电脑产生了作用。

    “感受到了吧。这是圣盟属下之间沟通的方式。当对方的等级比你高时,你必须立刻恭敬的说见过长官,同时报上自己的名字、等级和异能的属性。”

    天痕嘿嘿一笑,道:“是,廖恩长官,属下天痕,等级不到一,空间系。”

    廖恩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跟我来,你的训练从现在开始。”在他的带领下,两人走出了城堡,那确实是城堡,一座古世建筑,城堡占地极广,周围有高达五米的围墙,围墙并没有防护罩的光芒,从城堡到围墙最近的距离也超过三百米。

    “知道为什么这里没有防护罩么?”廖恩问道。

    天痕若有所思的道:“你们每一名操纵者都是很好的防护罩,而欧雅夫人更不需要防护罩的保护。”

    廖恩在天痕的头上敲了一下,“笨蛋,不要用你们,现在你也是圣盟的一员,应该说我们才对。不过,你的回答是正确的。”

    天痕不满的道:“回答对了为什么你还打我?”

    又被敲了一下,“笨蛋,长官的话永远是不会错的,这是圣盟第一准则,不论上面有什么命令,都必须要服从。”廖恩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天痕一楞,服从是第一准则?那这么说,圣盟已经完全是军事化管理了。

    廖恩带着天痕来到了一个密闭的广场上,这个广场之所以称之为密闭,是因为它被一层蓝色的防护罩包裹着,这蓝色的防护罩并不是用来阻挡外敌入侵的,而是将里外隔绝成两个世界,无论是声音还是影象都无法通过防护罩传出。

    各种从未见过的器械出现在天痕面前,看着面前熟悉的操场跑道,天痕很怀疑,如果没有那些器械,这里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体育场。整个广场上只有他和廖恩两人。

    廖恩道:“虽然你的异能只有不到一级的能力,但你的宇宙气却已经可以进入第二阶段的修炼,对于一个刚入门的人来说,这已经非常不错了。或许,这也是欧雅夫人看中你的原因。今天晚上我将传授你第二阶段的修炼法门。至于这里,将成为你今后一个月内白天的训练场所。”

    天痕眼中一亮,第二阶段的宇宙气,那不正是自己期待的么?正色道:“谢谢廖恩长官。”

    廖恩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道,恐怕很快你就不会再谢我了。“我们圣盟的宗旨是激发人内在的潜力,圣盟中的每一名成员都可以用超人形容。当然,现在的你是个绝对的例外。但是,圣盟却并不排斥科技的力量。几位尊敬的审判者认为,只有将人体的能力开发到极限,才能更好的应用科技成果。所以,这一个月内,我需要你拥有一个健壮的体魄,为今后更好的修炼打下坚实的基础。”

    天痕一楞,疑惑的问道:“健壮的体魄同异能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吧。我的空间系异能似乎只与精神有关联。”

    廖恩哼了一声,道:“不,你错了。任何异能都是建立在人身体的基础上,没有一个健壮的身体,那么一切都将成为空谈。健壮的体魄是异能提升的基础。试想,当你的异能达到一定程度后,自己的身体却无法承受,那会是什么结果?我们异能者之所以可以凭借肉身同军舰抗衡,正是因为我们有坚强的体魄做后盾。”

    天痕点了点头,道:“那我该从什么开始练起?”他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长时间修炼飞行术,除了那些专修体术的人以外,他的身体强度要比普通人好的多。

    廖恩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天痕刚刚感觉到不妙时,他那巨大的手掌已经拍在了自己肩膀上,一股冷流瞬间传遍全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天痕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同辛苦修炼的宇宙气失去了联络。

    “现在你才可以开始,我要锻炼的是你的体魄,而不是让你利用宇宙气。”一边说着,他从旁边拿过一个背包套在天痕身上,在交叉于胸前的背包带中央按了一下,清脆的声音响起,一套全身机械甲已经穿在了天痕身上。

    天痕只觉得全身一沉,被突如其来的重力压迫的险些跌倒,如果有宇宙气辅助,这些重量自然无法威胁到他,但现在宇宙气完全被廖恩的水系异能封死,只能依靠肉体的力量。

    “这是生产于一百年前的老式机械甲,优点是防御力高,可以抵挡普通的雷射光和激光,缺点是重量大,从现在开始,你穿着它围操场跑一百圈,中途不许停顿,否则……”

    天痕只觉得自己如同背着一座大山似的,整套机械甲足有近百斤,别说跑了,就是走起路来都非常困难。但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艰难的迈起自己沉重的右腿向前跨出一步。他是非常理智的,在跟随廖恩来之前就早已经想好了,为了自己的将来,不论训练多么艰难,他都一定要完成。

    广场并不是很大,一圈下来有四百米左右。当天痕“跑”完第一圈回来时,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了,他只向廖恩说了一句话,“长官,当我摔倒的时候,希望您不要管我,我要凭借自己的力量爬起来,但我希望您能提供足够的营养剂给我。”说完这句话,他又迈出了那沉重而坚定的脚步。

    跑到第三圈的时候,天痕第一次摔倒,他从摔倒到爬起来用了三分钟,但是,他没有停。

    跑到第四圈,天痕第二次摔倒,这次爬起来他用了四分钟。

    从跑到第五圈开始,他每跑一圈至少要摔倒两次,爬起来的时间也更长。

    廖恩满足了天痕的需求,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来了一箱天痕从没见过的蓝色营养剂。天痕几乎每跑过一圈,就会灌下一支剂量为四百毫升的营养剂,但是,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却并不是这些蓝色的液体,而是他坚强的信念。当跑到第七圈的时候,他的神志已经模糊了,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摔倒了就要靠自己的力量爬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天痕依旧在坚持着,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拖着自己沉重的双腿向前,向前……

    廖恩看着天痕,眼中惊讶的光芒越来越盛,本来他以为,当那套机械甲穿在天痕身上的时候他就会向自己抱怨,可是他没有。本来,他以为天痕根本坚持不了十圈,可是,他现在已经在“跑”第十四圈,他那坚毅的心性令廖恩心中不断涌出各种感受,他能深深的体会到天痕对力量的渴望。没有宇宙气的支持还能够背着这身重甲跑上十几圈,其中的痛苦他是知道的。即使是他,在不禁制宇宙气的情况下要想跑上一百圈也需要耗费绝大部分能量。

    廖恩的感觉是对,天痕的坚毅,正是在对力量渴望的支持下才使他的意志如同钢铁般坚韧。他渴望力量,渴望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因为他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能真正帮助自己的只有自己。没有强大的力量,一切将成为不可能。当力量达到顶峰的时候,一切规则和秩序将在自己身上不起任何作用。所以,他在坚持。

    天痕每跑出一步,脚下就会出现一个水印,那是大量的汗水透过机械甲流出来的,但他依旧在坚持,只是营养剂已经从最早的一支变成了两支。

    “二十一圈了。”廖恩目瞪口呆的数着,他心中突然升起了敬佩的感觉,这还是第一次面对一个力量远不如自己的人产生出这种感觉。

    “扑通。”天痕再一次倒了下去,这一次,摔的比任何一次都要重,地面上出现了明显的水迹。让我起来,让我起来,天痕不断的向全身肌肉发出着信息,但是,他的身体机能此时已经消耗到了极限,即使意志再坚定,完全处于透支状态的肌肉却无法产生出足够的力量。

    勉强撑起上身,他倒了下去,再次撑起,再次倒下。

    跌倒了一定要爬起来,我要站起来,我要站起来,“啊——”并不洪亮的吼叫声从天痕口中传出,他再一次撑起了自己的上身,强烈的执念充斥在体内的每一条神经中,血液仿佛在这一刻沸腾,一股无形的气浪从天痕体内发出,在心神陷入疯狂状态中,一圈蓝色的光晕竟然被他逼了出来。

    脑海中那道清流瞬间传遍全身,天痕支撑着上身弯起了一条腿,“啊——,我要站起来。”这次的呼喊声洪亮了很多,即使站在距离天痕百米外的廖恩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执着。

    是的,他站起来了,大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似的,清流与爆发的宇宙气融合在一起,廖恩施加在他身上的束缚竟然被攻破了。

    天痕最后一个念头是来自掌心中的生物电脑,“异能等级,一,宇宙气,初段十级,可晋升。”

    廖恩呆住了,那蓝色光晕被逼出的一刻他就呆住了。看着站在那里的天痕,他自言自语道:“这,是奇迹么?”他并没有发觉,自己的声音中竟然存在着几许颤抖。

    “是奇迹,这是第一次,但绝不是最后一次。”冰冷而平静的声音从廖恩背后响起,在下意识的敏锐感觉下,廖恩瞬间转身,身前出现了三道冰壁。

    “你的反应还是太慢,如果我出手,你觉得自己有机会么?”欧雅夫人目光平静的看着廖恩。

    冰壁消失,廖恩低着头道:“对不起,天痕这小子的韧性令我太吃惊了,所以……”

    欧雅夫人眼中光芒大放,使廖恩再也说不下去,“当你死亡的时候,这句话你对谁说?”

    廖恩瞬间明白了欧雅夫人的意思,汗流浃背的退到一旁。欧雅夫人幽雅的走到他身前,看着站在那里不动的天痕,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没想到蓝蓝的眼光这么好,随便找一个用来同我赌气,都可以拣到个宝。廖恩,一个月改为三个月,我希望三个月后,能够看到他达到三级操纵者的实力。”

    廖恩愣了一下,“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啊!即使再刻苦,也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达到。”

    欧雅夫人转过身,“不,你错了,你忘记他刚才做到了什么嘛?你本来认为他能完成几圈?天痕,或许我们可以称他为奇迹的创造者。我刚才说过,刚才的奇迹是第一次,但绝不是最后一次。现在,他已经达到了第一级的实力。三级,或许我已经小看了他。给他用圣液吧。否则,一个月他也恢复不了身体。”

    “圣液?”廖恩没想到欧雅夫人居然如此看重天痕。圣盟中有一个最神秘的机构,称为圣盟研究所,由圣盟第一长老直接主持。圣盟崇尚开发人体自身的力量,但并不表示他们对科技不重视,刚好相反,在圣盟研究所中有着整个银河联盟中最厉害的科技精英,欧雅夫人经常称那些人是疯子,而圣液正是这些人研究出来的,服用圣液五毫升以上,可以不经过蜕变术直接改造身体本身,改造出的效果比用最尖端仪器改造的还要好。虽然并不能加强人体本身的力量,但却可以令人的各种感官以十倍计的增长,最为可贵的,是没有任何副作用。圣液无法重复服用,以圣液改造只能进行一次,圣盟研究所一年只能制造出一百毫升左右的剂量,只有圣盟中的绝对核心才有权力服用。而菲尔家族是圣盟中最古老的家族之一,所以才有一定的储备,是为了应付特殊变化储备的。虽然第二次服用圣液不能起到改造本体的功效,但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在,服用圣液都可以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即使身体断肢也可以重生。银河联盟中最有名的黑市索萨斯曼曾经开价一百万宇宙币一毫升收购,但却依然有价无市。

    “恩,照我的话去做,菲尔家族已经很多年没有出过一个象样的人才了。机会,是需要把握的。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记住,用十毫升。”一边说着,她将一张金属卡片递给了廖恩。

    “十毫升?可是……”廖恩想说,圣液最多不就只能用五毫升么?

    “廖恩操纵者,今天你的疑问已经太多了,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是不需要你知道的。”欧雅夫人的声音已经变的冰冷了。

    “是。”廖恩不敢再说什么。

    欧雅夫人走了,廖恩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仍然站在那里的天痕,他大步走了过去,一掌按在天痕胸口处的按钮,“你真是好运的小子。”

    当机械甲收拢到背包内后,廖恩被天痕的样子吓了一跳,他的身体仿佛刚从池塘中捞出来的一般,全身上下都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他双眼紧闭着,但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似乎在为自己依旧站立着而喝彩。

    卸掉他身上的背包,廖恩将天痕扛在自己肩膀上,直到这一刻,天痕的身体依旧没有软化的迹象,他体内的宇宙气自然而行,廖恩握住天痕的右手,赫然发现,正如欧雅夫人所说,现在的天痕真的已经达到了一级。一天,仅仅是短短的一天啊!

    当天痕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之前的房间中,昏迷前发生的一切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他紧紧的攥了一下拳头,我做到了,我站起来了。

    轻轻的移动了一下手脚,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在那样的透支下自己的肌肉竟然这么快就恢复了。难道已经昏迷很多天了么?

    从床上跳下来,天痕发现,自己的身体轻盈了许多,体内的宇宙气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但他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清流已经与宇宙气融合在一起。身体赤裸着,每一道肌肉线条都变得那么清晰,虽然并不是非常健壮,但看上去却很结实,仿佛其中蕴涵着爆炸性的力量。举手投足之间,天痕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那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感觉,似乎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蕴藏着强大的活力,当有需要的时候,这些细胞就能融会成长江大河,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一级,我已经一级了。天痕心中升起一丝喜意。他发现,自己的精神比以前要容易集中了许多,当目光注视到桌子上的一个玻璃杯时,那玻璃杯竟然顺利的按照他的思想漂浮了起来,伸出右手,玻璃杯平稳的落在掌心处。

    这就是空间异能么?完全不同于控物术的空间系异能。意念所到之处,一切空间尽在掌握中。这,就是天痕的初悟。任何事物都身处于空间之中,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对空间系异能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门开,廖恩走了进来,他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疑惑,“你醒了。”

    天痕点了点头,“廖恩长官,我昏迷了多久。”

    廖恩道:“现在是第二天的清晨。你昏迷了一晚上。”

    “只有一晚?”天痕惊讶的看着廖恩。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