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六章 疯狂训练

    “圣液?那是什么?”天痕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虽然他已经对圣盟中的种种奇异有了些抵抗力,但还是克制不住心中的疑问。

    廖恩简单的将圣液是什么告诉了天痕,当天痕听到那个数字时脸色大变,“你,你说什么?一百万宇宙币一毫升?那十毫升就是一千万。”脑海中一片空白,一千万宇宙币是什么概念,恐怕中霆城一年的税收也没有那么多吧。欠下的还没有归还,自己竟然又欠了这么多。

    廖恩哼了一声,道:“如果按照圣盟研究所那帮疯子耗费的资源,恐怕圣液的价值还不止于此。你很幸运。”

    天痕苦笑道:“我并不想要这种幸运。我不喜欢总是欠着人家。廖恩长官,圣液似乎没有您说的那么好用。除了身体状况正常,肌肉似乎更有力量了一些外,我没感觉到什么不同。”

    “这是欧雅掌控者决定的,有机会你自己问她吧。走了,今天的训练同昨天一样。”

    一提到训练,天痕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光芒,他很期待,今天自己又能坚持多少圈呢?

    同样宇宙气被封,穿上同样的机械甲,天痕又开始了训练,今天同昨天比起来要好了一些,身上的机械甲似乎没那么重了,虽然依旧不能真正的跑起来,但至少已经可以达到慢跑的程度,一步步向前奔去,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第一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每天都重复着枯燥的跑步,从开始的二十一圈逐渐增长,天痕终于体会到了十毫升圣液的妙用,圣液改造了他的身体,使他身体机能的恢复速度极快,就算透支的再厉害,经过一晚的时间都可以恢复过来。宇宙气修炼终于进入了第二阶段,不知道为什么,天痕的宇宙气进步速度飞快,经过一个月,竟然突破了第二阶段第一级达到了第二级。只是,这一个月他对空间系异能的体会却没有任何进展,毕竟,时间对他来说太紧张了。精力完全放在身体上,自然应用异能的机会就少了许多。

    “一——百——,做到了,我终于做到了。”广场上响起天痕兴奋的呼喊声。是的,今天是他来到欧雅城堡的第三十天,他终于做到了,一百圈,四万米的距离,他足足跑了一整天。随着他挥舞的手臂,汗水四射,但他的兴奋却感染着周围的一切,包括脸色冷峻的廖恩。机械甲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天痕的努力没有白费,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这座城堡中高级营养液和圣液的滋润下,天痕已经拥有了远超常人的体魄,甚至廖恩都有些嫉妒,他曾经想过,如果将自己的异能封住,身体是否能同天痕相比呢?答案是否定的。天痕的身体不但充满了爆炸性力量,同时也像他的意志一样充满了韧性和耐力。

    “开——”天痕大喝一声,在廖恩郁闷的注视下解开了身体的禁制。自从第一天起,每当天痕将自己精神完全集中之时,就可以凭借着自己的精神引动体内混合后的宇宙气成功的突破束缚。他的异能虽然同廖恩相差甚远,但宇宙气却差的不多。虽然这并不表示他能同廖恩相抗衡,但也展现出空间系异能的优势。后来天痕才知道,空间系异能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能比较容易的破除一切束缚。

    “廖恩长官,你看到了么?我做到了,我真的已经做到了。”天痕兴奋的冲到廖恩身前。

    廖恩哼了一声,道:“这算什么,只是最基础的训练而已。而且你跑的速度太慢了。什么时候在两个小时内能够完成这项训练才算你完全合格。当然,还有附加的一点,在跑步训练的一天中,你至少要上五次厕所。”

    兴奋的天痕顿时郁闷下来,由于身体汗液的大量流失,一般情况下,一天中他只需要上一次厕所就足够了,“廖恩长官,您就不能用别的方式说出来么?”

    廖恩脸上的笑意一闪即逝,“这是最容易让你明白的方法。”

    “可是,在不用宇宙气和异能的前提下,这又怎么可能达到呢?背着那么厚的东西跑,根本不可能不出汗。人的身体毕竟是有极限的。”

    廖恩正色道:“天痕,你忘记我们异能者的宗旨是什么了吗?我们就是要突破人体的极限。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从明天开始你将进行新的训练,哦,我忘记告诉你,欧雅掌控者已经决定,让你留在这里三个月。”

    天痕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好,三个月就三个月。廖恩长官,我有个问题。”

    “问吧。”感受到天痕发自内心的喜悦廖恩心中一阵纳闷,暗道,这小子真是个怪物,这么辛苦的训练,他却仿佛当作娱乐似的。

    “廖恩长官,如果我在这里持续训练三年的话,能不能达到十级异能的能力呢?”

    “不能。在这里只是让你打好基础,异能并不是单纯依靠训练就能提升的,否则,现在你也不会还停留在一级了。想领悟更高深的能力需要努力,但机遇和悟性也同样重要,所以,你一定要走出去,通过不断的历练和自我修炼增强自己的能力。明天开始,我将不在禁制你。上午你可以用宇宙气和异能配合跑完一百圈,下午我将指点你一些异能的使用。”

    “是,廖恩长官。”不用再被禁制住了,天痕心中充满了喜悦。宇宙气的增长让他非常想体验一下身与气融合为一所达到的效果。飞快的跑向一旁的洗澡间,先小心的将那套机械甲清洗干净,然后冲了一个痛快的热水澡,缓解肌肉的压力。

    看着离开的天痕,廖恩苦笑道:“这个小怪物,不愧为奇迹的创造者。”

    “又发生了什么事,让我们的冷面操纵者流露出如此表情。廖恩,你的警惕似乎越来越差了。”欧雅夫人出现在廖恩背后。

    “对不起,掌控者。”廖恩有些惶恐的回过身。

    “或许他带给你的惊讶太大了吧。”欧雅夫人出奇的并没有责备廖恩,“现在你可以向我汇报一下他最近的情况。”

    “是。天痕现在已经可以带着机械甲完成一百圈的跑步练习,在不使用宇宙气的情况下,身体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在圣盟十五级以下的操纵者中几乎是绝无仅有,为了能适应机械甲的重量,除了洗澡和睡觉的时候,他都将这身厚重的甲胄穿在身上,这是他自己主动提出的,他简直是个疯子。同时,他的宇宙气基础极为浑厚,据他自己说,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修炼了,而且,他似乎对宇宙气有很深的了解,现在已经达到了中段二级的水平。最为可贵的是,他并没有练过什么体术,致使宇宙气非常精纯,没有被任何驳杂的气息所影响。我想,很快他就能够达到第二级异能的实力,您的判断是正确的。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却不得不说,这家伙是个天才。”

    欧雅夫人微微一笑,道:“不,你错了。天痕并不是天才。不过,小疯子到是比较适合他。他对力量的渴望让我想起了年轻时的父亲。”

    廖恩一楞,道:“难道是因为圣液的妙用么?”

    欧雅夫人摇了摇头,道:“十毫升圣液的注入,效力并没有完全发挥,只是提供给了他更好的恢复能力。他之所以有这样的成绩,是因为他付出的比别人更多。最为可贵的是那股坚韧的毅力,在这一点上,恐怕我也及不上他,希望他的坚韧能够永远存在下去。对于任何异能者来说,心态都是修炼最关键的部分。”

    廖恩点了点头,道:“下一步,属下准备多教导他一些异能的知识。不过,属下对空间系异能的了解非常少,恐怕……”

    欧雅夫人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自己领悟的总比别人教授的好。蓝蓝这丫头到现在都没有音训,真不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不过她也算做了件好事,最起码,她送给了我一个优秀的人才。谁也不能肯定,几十年以后天痕会成长到什么地步。一切教给你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第二天。

    天痕畅快的完成了一百圈的任务。当他刚开始跑的时候,宇宙气温热的气流顿时围绕着他的身体,机械甲再不能成为什么负担,身体轻飘飘的,当宇宙气灌注到肌肉中时,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所孕育的强大力量,每一次点地,身体都会飞快的向前彪射,一百圈根本再不能成为什么负担。

    完成了上午的任务,天痕身上连汗都没有出多少,神清气爽的站在廖恩面前。

    廖恩皱眉道:“这没有什么好得意的。这就是训练的效果,如果没有一个月负重跑步,你的宇宙气就无法同身体融合的如此顺畅。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异能是什么?”

    天痕收摄心神,他知道,廖恩要有所教了,“说实话,我现在也不太清楚异能究竟是什么?更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莫名其妙的有了空间系异能。还请廖恩长官教我。”

    廖恩道:“其实对于异能是如何产生的,有几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称异能是上天赐予异能者的能力,是异能者在出生时吸收天地间的某一种分子所产生的。而异能者的后代一般也都拥有强弱程度不同的异能,有了先天的条件,再经过后天的努力才会成为可以与科技武器抗衡的强者。这种说法的来源比较飘渺,信者不多。另一种主流的说法则比较有理论根据,他们称异能者是由于某种基因裂变而产生的,由于基因的变异导致异能者具备了常人所没有的能力。而发展到现在,正是由于这些裂变的基因传承下来的结果。在圣盟中支持这两种说法的各有人在,也形成了两个比较明显的阵营,但阵营间并不会相互对抗。我们菲尔家族相信的是第二种说法,我们一直认为,只有这种解释才是合理的,而且更具备科学依据。”

    天痕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第二种说法更有科学依据。基因本就是人体中最神秘的东西之一,一旦基因变异,所能产生的结果是无法想象的。从基因学的角度来看,化学基因学有这样两种研究:正向和逆向。正向的化学基因学通过发现能够引起生物过程改变的小分子,并发现影响该小分子作用的蛋白来推测可能的机制。逆向的化学基因学则是通过已知的蛋白质目标发现可以在体外选择性抑制或活化该蛋白质的小分子并检测该小分子对细胞和生物体的影响。以现在的角度来看,这两种方式显然都是不够的,想真正研究出异能的来历恐怕将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甚至永远都无法发现。”

    廖恩赞许的道:“不愧是中霆综合学院的优等生,你分析的很正确,我们现在谁也无法得到真正的结论。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也并不用去多想些什么。其实,异能者在刚出生时就有着不公平的存在。想你和我这样在后天的情况下才发现异能存在的,是最普通的异能者。而有些异能者却是刚一出生就有异能的力量,那是非常可怕的。他们拥有着我们没有的天赋,虽然这种异能者数量非常稀少,但他们在修炼异能的过程却比我们要容易许多。像欧雅夫人和蓝蓝小姐都是这种异能者的代表。”

    天痕惊讶的道:“蓝蓝小姐也是异能者?”

    “当然,蓝蓝小姐是整个菲尔家族的继承人,她在刚出生时,异能的强度就达到了七级,只有欧雅夫人能够接近她而不遭受到攻击。是我们圣盟有史以来天赋最高的天才。她很有可能会成为最年轻的掌控者,或者以后能接替她外公的位置,成为一名审判者。”

    天痕若有所思的道:“那蓝蓝的外公就是菲尔家族的族长,也是五位审判者长老之一了。”

    廖恩颔首道:“菲尔族长是我们水系异能者的骄傲,也是我们每一名水系异能者的目标。”

    天痕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蓝蓝小姐现在拥有几级异能?”

    廖恩淡然一笑,道:“怎么,你小子想和蓝蓝小姐相比么?那是不可能的。虽然你很努力,但疯子和天才之间还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

    “不要叫我疯子,我那是努力。”天痕怒道。

    廖恩似乎很喜欢看天痕愤怒的样子,“你就是疯子,或者,我可以称呼你为受虐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疯狂训练的人。如果蓝蓝小姐也能这样,说不定她现在就已经成为掌控者了。”

    天痕哼了一声,道:“我可以把你的话当成是夸奖么?我真不明白,掌控者这个称号就那么重要?”

    廖恩那干瘦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向往,“你现在还不明白。掌控者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权力,还有实力和荣耀。能够成为一名掌控者,至少可以控制一个中型以上的行政星,那是荣誉的代名词。或许,我这一辈子是没希望了。”

    天痕有些惊讶的道:“为什么会没希望,异能通过修炼就可以进步,以你现在的地位,至少可以经过蜕变术长生下去,总有一天会达到掌控者的能力。”

    廖恩摇了摇头,道:“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像你说的这样,恐怕审判者和掌控者的数量也不会这么稀少了。异能在达到一定程度后,想进步是非常困难的。说实话,我很羡慕蓝蓝小姐,她有那么好的先天条件。可是,那是我所不具备,就算我再努力,恐怕也无法突破三十级的瓶颈,即使达到三十级,恐怕也要是百年以后的事情了。”

    天痕皱了皱眉,道:“真的有那么困难么?”

    廖恩叹息道:“只有真正到了那种阶段才能体会到。以后你会明白的。异能在前十级的修炼相对比较容易。但过了十级,几乎每一级都是一个堪,冲过去,将是另一番天地,否则,就只有停留。或许你不相信,今年仅仅十九岁的蓝蓝小姐,水系异能的实力已经达到三十级了。这还是在她不肯用功修炼的情况下。否则,你以为为什么我们无法找回她。在这里,除了欧雅夫人以外,几乎没有人是她的对手。或许,用不了几年的时间,她也能成为掌控者。”

    三十级同自己现在的一级,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天痕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不公平。人家一出生就是七级,而自己辛苦练了半天,才不过一级而已。

    “我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你对异能有一定的了解。其实,你也用不着灰心,在圣盟中也有凭借自身悟性从一级一直修炼突破三十六级的人在。所以,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你还年轻。蓝蓝小姐既然选上了你,或许就是因为你有潜力吧。”

    天痕古怪的一笑,道:“廖恩长官,这似乎是你第一次称赞我。”

    廖恩没好气的道:“谁称赞你了。我只是不希望你因为灰心而颓废下去。那将浪费十毫升最珍贵的圣液。”

    天痕向后退了几步,怪异的看着廖恩道:“你不会想吸我的血吧。”

    “呸。我才不是那些自以为高贵的种族。提到吸血鬼,我要警告你,吸血鬼本身就是黑暗异能者中的旁支。以你现在的情况,遇到他们能够逃命就已经不错了。”

    “真的有吸血鬼存在。”今天的惊讶实在太多了,天痕不禁有些发愣。

    廖恩瞥了他一眼,道:“当然。吸血鬼是一个古老的种族,他们凭借血继的力量传承下来,就像瘟疫一样趋之不尽,是非常难对付的。而且吸血鬼报复心理极强,你还是祈祷自己不要遇到他们的好。”

    天痕道:“廖恩长官,我心中有一个疑问。在异能者中,有没有一个人能够拥有两种不同系的异能?如果有的话,他们一定很强大了。”

    廖恩点了点头,道:“这种现象是存在的。但也只有拥有两种属性异能的。可惜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凡是拥有两种属性异能的异能者,他们都无法将两种异能修炼的级别很高。甚至连一个能过十级的都不存在。尤其是当他们所具有的异能彼此属性相克的时候就更为危险。我曾经听说过一个异能者同时拥有了水、火两种属性异能,他最后的结果非常凄惨,在两种异能的倾扎下爆体而亡,就连尸体也是一半冰冻一半化为了焦碳。所以,异能者身体的韧性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让你将体魄锻炼的更加强健了。好了,就说到这里,现在你该开始练习了。”

    天痕眼中光芒一闪,顿时像变了个人似的,神情中充满了兴奋。

    廖恩暗暗苦笑,这小子,又要发疯了,一提到训练,他确实像个疯子,看来自己的话不但没有影响到他,反而更加激励了他那股坚韧的毅力。身形如同虚幻般飘飞而出,天痕只觉得眼前一花,廖恩已经消失了,下一刻,廖恩又重新出现,在天痕面前出现了一颗直径三十公分左右的金属球。

    “用你的精神去控制这颗金属球飞起来。”廖恩的声音响起,在天痕听到声音的时候,廖恩已经回到了他身旁,嘴唇并没有动,显然,他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音速。

    天痕目光盯向那颗金属球,意念一动,金属球已经飞了起来,感觉上控制这颗金属球并不困难,虽然看上去体积不小,但它的质量却很轻,似乎只有一公斤左右的样子。

    廖恩道:“我对空间系的异能并不是很了解,所以一切只能靠你自己领会。从现在开始,你控制着这颗金属球来追我,时间为一个小时,然后,在吃晚上的营养剂前,你需要自己去领悟空间异能的奥妙。开始吧。”话音一落,他已经飞了起来。

    天痕眼中光芒一闪,在精神的操纵下,那颗金属球飞快的追了过去。廖恩越飞越远,但他飞的却并不快,同金属球若即若离,当金属球距离天痕达到百米之时,他已经感觉到有些吃力了。下意识的飞了起来,朝空中的廖恩追去。

    “笨蛋,脱了你的机械甲,否则你根本感受不到速度的奥妙。”廖恩的目的本来就不单是帮助天痕修炼空间异能。毕竟,速度才是他熟悉的。

    天痕落在地面上,这身机械甲陪伴了他一个月,虽然是最早的科技产品,但他对机械甲却非常爱护,小心的收回成背包模样,将它放在地上,这才再次腾空而起,控制着金属球向廖恩追去。

    “轰——”天痕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广场上方的防护罩上,虽然防护罩的防御能力并不怎么强,但阻挡住他的身体还是绰绰有余的。幸好这防护罩的能量比较柔和,天痕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却并没有什么大碍。那金属球失去控制,早已经掉到地面上去了。幸好金属球同地面都很结实,并没有出现破损的迹象。

    “哈哈,哈哈哈哈……”廖恩放声大笑。

    天痕恼怒的道:“你是不是早猜到会这样了?”

    廖恩得意的道:“当然。解除所有束缚之后,你的速度虽然比不上我,但也已经差不多能达到音速的水平了。可惜这里的防护罩能量不强,否则,一定能……,恩,小子,你阴我。”正在说话的他突然身体前冲,一低头,躲过了背后冲来的金属球。

    原来,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天痕小心的控制着金属球贴地而行,绕到后面袭击廖恩。

    此时天痕的心情是愉悦的,他一直都以为自己的飞行术已经达到了极限,但现在却再做突破,他又怎么能不高兴呢?怪叫一声,立刻朝廖恩冲了过去。

    双手一挥,金属球加速前冲,突然,仿佛失去了联络似的,金属球骤然向下掉去,廖恩只觉得自己身体莫名其妙的一滞,下一刻,金属球已经以先前一倍的速度冲了上来。

    “好小子,你悟的到快。”身形轻展,已经躲开了天痕的偷袭。

    天痕微微有些喘息,调整着体内混合着清流的宇宙气,控制着金属球继续追赶廖恩。刚才,金属球失去控制是他故意而为的,在用精神阻挡了一下廖恩的速度后才再次控制金属球攻击。可惜,他现在的对空间异能的掌控太差,异能所产生的力量也只能令廖恩稍微停滞而已。但在战术上应用的却非常巧妙。

    两人就这么一追一赶,在空中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当廖恩宣布训练结束之时,天痕落到地面上的身体不断的晃动,也不多说,直接盘膝坐好,立刻修炼起近乎枯竭的宇宙气和清流。控制了金属球一个小时,他的精神已经完全透支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两个月并不算长,在这后面的两个月中,廖恩告诉了天痕许多关于异能方面的知识,以及对异能控制的技巧。天痕曾经数次要求廖恩教他一些攻击的体术,但廖恩却告诉他,他本身的异能就是最好的攻击防御武器。体术同异能相比,只不过是萤火之光而已。正如欧雅夫人所料想的那样,在这三个月的训练结束时,天痕的异能已经提升到了第三级,而且有即将突破第四级的迹象。

    经过这些日子的苦修,天痕对于异能的了解更加深刻了。虽然力量还远远不足,也无法令异能达到凝结实体的地步,但他对自己的空间系异能的掌控却非常熟悉。在控制金属球追赶廖恩时,利用种种巧妙,甚至有几次凭借金属球碰到了廖恩的身体。

    “小子,明天你就要走了。今天我再给你上这最后一课。”廖恩看着天痕,目光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天痕右手轻挥,金属球已经被他吸附在手上,“又要开始追你了么?那就来吧。你可要小心些,今天我可想出了几种奥妙的控制方法。”

    廖恩突然脸色一变,全身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机,右手一挥,十余道冰锥分散开,瞬间向天痕冲来。

    天痕眼中流露出惊讶的目光,但这些天的训练已经让他的反映能力非常敏捷,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身体骤然后飞,眼中闪过一道银光,在他面前的空间竟然微微产生了一丝扭曲。正是着微弱的扭曲使那些冰锥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四散分飞。

    “廖恩长官,你疯了么?”天痕惊怒的道。

    廖恩冷哼一声,“最后一课很简单,你必须要从我手中生还。”冰锥再次出现,但这回却有着上百枚之多。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