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八章 刁蛮女的报复

    达蒙微笑道:“我们是想在圣盟内部给你介绍一位老师。有人指导总比自己摸索着前进要快一些,至少他可以在某些方面点拨你,让你在领悟的过程中少走许多弯路。这样吧,你还是先回家看看父母,省得他们担心。然后,你要去一趟明黄星,我们给你介绍的老师就在那里的明黄城中。他叫摩尔,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掌控者,我们会事先向他打好招呼,但能不能得他收录,传授你空间系异能的奥秘,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要提醒你一句,摩尔掌控者是一位非常怪异的老人,他不属于圣盟中任何一个派系,但在整个圣盟中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就连几位审判者都对他非常尊敬。”

    天痕心中一阵活跃,如果能得到同系异能者的点拨,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太有利了,或许,根本用不了三年的时间就能达到十级异能的水准。“谢谢两位老师,我记住了。”

    达蒙微笑道:“你平安回来,我也可以和雪恩踏实的去魔幻星了。短时间内我们不会见面,但都在圣盟中,如果你想找我们,只需要通过生物电脑向欧雅夫人询问就可以,毕竟你属于她麾下的操纵者,同本盟其他操纵者联络是需要经过她同意的。”

    “魔幻星?那是什么地方?”天痕惊讶的问道。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星球的存在。

    雪恩道:“在没有成为圣盟真正的核心成员前,你还不能知道关于魔幻星的一切,我们只能告诉你,那里是异能者的乐园,当你达到十级以后,自然会到那里去的。我们已经拖了一段时间,现在是时候了。”

    天痕不断搜索着脑中的资料,希望能找到有关魔幻星的介绍,但他很快就失望了。虽然人类组成了银河联盟,但其实并没有控制整个银河系,银河联盟只不过是对未来憧憬而产生的称号而已。

    银河系是已知宇宙内二十亿个星系团的其中一个普通星系团。只因她是人类发源地太阳系的所在处,所以亦别无选择地成了人类探索的第一个目标。

    由地球以肉眼望往夜空,所能见到的天体,都是银河系的成员,其他仅可察觉三个近邻的河外星系团,只是朦胧的光斑。

    银河系的恒星总数约有一千三百亿颗,形成了由地球看上天去见到的白茫茫光河。

    她是恒星和星际气体以及尘埃的巨大聚集,主体有若一个扁形的旋涡状巨盘。这由无数太阳和星体世界形成的巨盘可分为最中心的核球、银盘、旋臂和银晕四大构成部分。

    核球位于银盘的中心,呈椭圆球状,是银河恒星的密集区,愈接近中心就愈密集。

    可是即使在银盘中心处,恒星间仍是以光年计的遥远距离。核球的恒星数占了总体的百分之五,那大约相等于七十亿颗太阳系里那样的太阳。

    核球外是银盘,以轴对称形式分布在核球的周围,直径约为八万二千光年,厚约六千五百光年。

    在银盘处,由中心的核球边沿开始,恒星的分布愈接近边沿区,数量便愈减少和稀薄。

    银盘恒星和星间物体的质量约占银河系总质量百分之八十五。

    银河系在宇宙里属旋涡状星系团,由核球的对称端,探出若干条螺旋状的旋臂,那是整个星河自转旋动进发生的宇宙物理效应。

    而整个银河系都被笼罩在一个直径十万光年的大“光雾球”里,那就是“银晕”。它是由稀疏分布的老年恒星和星际物质组成。

    银晕里最光亮的成员,就是由无数星体线成的球状星团。

    对人类来说,截至目前,这广袤无匹的宇宙世界,仍是个没有止境的宇宙谜团。

    地球所在的太阳系位于远离核球银盘一端一条旋臂中,离开边沿尚有约一万光年的距离。而经过了若干年的探索,现在人类已经凭借各种科技和跳跃术控制了可供人生存的一千七百多颗行政星,但人类所能真正探索到的地方,却也不过是整个银河系的十分之一而已。为了对银河系的探索,人类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天痕的记忆力是非常惊人的,他几乎可以将一千七百多颗行政星的名字逐一背出来,但却始终无法找到关于魔幻星的资料。听达蒙和雪恩,这魔幻星绝不是一个新发现的星球,其中到底蕴涵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达蒙走到天痕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想了,就连我们也不知道魔幻星真正的样子,以后你一定能有机会到那里去的。我们相处了五年,老师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个就留给你做纪念吧。”说着,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颗小珠子,递到了天痕面前。

    天痕摇了摇头,双目微红的道:“达蒙老师,您给我的已经太多了,我不能再要您的东西。如果没有您,我父母就无法离开贫民窟,也不会有我的今天,您的恩情,天痕永不忘记。”

    达蒙脸上流露出一层柔和的光芒,“傻小子,你以为我帮你是指望你报答么?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被你的天资所吸引了,虽然那时候你并不具备异能,但我看的出,你将来必然能够成为银河联盟中一个有用的人才。为了不令你埋没,我将你从贫民窟带了出来,事实证明,你并没有让我失望。在宇宙这个浩瀚的空间中,我们的目标可以无限延伸,我只希望你能做一个有用的人,永远保持正直之心,这也就足够了。收下吧,这东西对你来说非常有用。”说着,硬将珠子塞入了天痕手中。

    雪恩笑道:“行了,看你们两个的样子,似乎要生离死别似的。天痕,你可要记住,达蒙给你的这个东西必须佩带在脖子上,与你掌心处的生物电脑是联合使用的,本来,这是圣盟核心成员的装备,但达蒙怕你以后在宇宙中迷失才给你的。通过生物电脑和这颗高度集成的珠子,在我们已探知的银河任何一个角落,你都可以准确的掌握到自己的方位以及周围的相关信息,同时,上面也标出了各个星球上掌控者居住的地方,对你到明黄星去寻找那里的摩尔掌控者有很大的帮助。”

    天痕看着手中闪烁着淡淡红光的珠子,再深深的看了面前的达蒙一眼,后退两步,恭敬的向达蒙鞠躬呈九十度,“达蒙老师,您永远都是天痕最尊敬的老师,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他并没有再做过多的停留,转身而去。但达蒙却清晰的看到了他眼角处的湿润。

    出了教学楼,呼吸着新鲜而纯净的空气,天痕心中那丝离别的愁绪不由得减轻了许多,轻按那颗只有指尖大小的珠子从领口处送到自己胸口部位,胸口一热,珠子已经自行吸附其上。果然如雪恩所说,右掌处的生物电脑瞬间同珠子连通,整个珠子就像一个巨大的资料库,各种资料只需天痕调动,随时可以进入他的脑海中。

    “天痕,你回来拉!”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天痕脸色一僵,缓缓向后转身。他看到的,赫然是一张有些孤寂的面庞。体内的鲜血仿佛已经停止了流动,各种复杂的念头不断冲击着天痕的脑海,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苍白,看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子,那心痛的感觉再次传来。四年的感情,又岂是说忘就能够忘记的?

    “莲娜,你好。”天痕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但短短的四个字中还是出现了些微的颤抖。之所以能够从廖恩那里得到小疯子的称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天痕要进行自我麻痹,他要麻痹自己的心,不去想这个曾经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

    莲娜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不敢面对天痕那充满悲伤的眼神,“刚才刚要上课时我看到了你的背影,所以……,你还在生我的气么?”不可否认的,莲娜非常美,在中霆综合学院那些整日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评选中,她是排名第九的美女。她有着灵动的大眼睛,足以自傲的身材,金色的长发垂至腰间,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夺人心魄。四年的时间里,天痕除了用功的学习外,几乎所有心神都花费在她身上,惟恐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天痕激荡的心情在刚见面的刹那达到了顶点,此时已经慢慢回落,淡然道:“不,这没有什么可生气的。我已经想通了。你我之间的问题同我自身有很大的关系,你选择离开我,自然是因为我没有能吸引你的地方,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而已。放心吧,我现在就要离开中霆城了,不会再缠着你。”

    莲娜抬起头,看着天痕那英俊的容貌,“对不起,我知道我对你的伤害很大。”

    天痕笑了,笑容中流露出一丝疯狂之色,“不,恰恰相反,是你点醒了我。莲娜,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我是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再见。”

    “等一下。”莲娜突然叫住天痕。

    “还有什么事么?”

    莲娜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我想知道,威廉的死到底与你有没有关系,毕竟,那天他死的时候你同时昏迷了过去,不得不让人怀疑。”

    天痕眼中光芒大放,“好,看来,你心中只有他了,可惜的是,他已经死了。他是我杀的又怎么样?不是我杀的又怎么样?你想替他报仇么?那你就冲我来吧。是我杀了威廉,我割断了他的喉咙。”说到最后一句,天痕几乎是用喊出来的。

    莲娜有些失神的看着天痕,“真的是你?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你,你……”

    天痕的面庞突然变得无比冰冷,“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右手骤然抬起,在空间异能的控制下,莲娜的身体竟然凭空飞起,她惊呼一声,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在距离地面两米的地方。

    幸好这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否则,这怪异的景象一定会引来众人围观。

    天痕抬头看着惊骇莫名的莲娜,“你明白了么?凭你,还不足以向我复仇,你不是说我没有保护你的能力么?那个你依靠的男人已经死了,正是死在我这个懦弱的人手中。想报仇,我随时等待。”

    莲娜的身体被重新放在了地上,但她全身一软,竟然就那么坐倒在地,天痕看也没再看她一眼,转身大步而去。当莲娜刚才问起他那句话的时候,他对这个女人的心已经死了。一切,再也不可能挽回。

    天痕此时心中充满了冰冷,甚至有一丝绝望,对感情的绝望。四年的悉心呵护,换来的只是她对别人的关怀。心寒如冰,体内的血液仿佛要凝结了似的,强忍着将泪水逼回去,他告诉自己,男儿有泪不轻弹,为了这样的女人不值得。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似的,那股冰冷凝结成一小团,突然间,天痕心中一阵失落,因为冰冷消失了,体内那股混合在宇宙气中的清流也消失了,大脑出现了短暂的晕眩就恢复了正常。掌心的生物电脑突然变热,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天痕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也没有心情去想,他努力的想将莲娜的影子从心中抹去,但很显然,那并不是一时能够做到的事。

    出了中霆综合学院的大门,天痕本来转好一点的心情又变得冰冷了许多。因为,他看到了一堆苍蝇。为首的一只很漂亮,正是雪梅。

    苍蝇的数量大约有十几只,虽然不是很多,但他们手中却都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虽然并不是致命的,但却足以产生很大的威胁。

    天痕并不想同苍蝇们纠缠,刚想凭借自己的飞行术离开,却发现其中一只面目可憎的公苍蝇挥手扔出一个圆球,圆球散发出黄色的光芒,将他和苍蝇们都笼罩在内。天痕认得,这是一种防护罩装置,本来是用于自身防护的,有一百二十的强度。

    “我心情不好,如果你们想站着离开的话,就立刻滚。”眼中冰冷的目光震慑的周围公苍蝇们脸色微变。

    雪梅怒道:“天痕,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的嚣张。”目光转向周围的公苍蝇们,“你们不是都想和我交往么?给我上,谁打的他满地找牙,我就同谁交往。”

    在雪梅的鼓动下,公苍蝇们顿时从刚才的恍惚中恢复过来,几乎同时向天痕冲击,其中三人已经迅速向天痕射出了麻痹光束。

    面对战斗,天痕的心境立刻恢复到最冷静的状态,甚至有些冷酷。三个月的苦练令他收获最大的并不是异能的提升,而是速度。原本,飞行术是需要一个加速的过程,但经过廖恩的指点,现在他已经不需要这个过程了。

    身体奇异的一闪,公苍蝇们只觉得眼前一花,三道麻痹光束顿时射在了防御罩上,将防御罩的强度减弱了几分。天痕的身体出现在一只公苍蝇身旁,他不会体术,也没学过什么复杂的招式,但简单的打架他还是会的,右手闪电般抓住苍蝇的手臂向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拽。这些苍蝇的身体素质怎么能同天痕相比,顿时被拽的一个趔趄,天痕没有手软,他心中只有冰冷,左手夺过对方手中的麻痹枪,右膝用力的顶在了苍蝇的小腹上。

    电光时火间,天痕的身体再次移动,躲过了两个人的攻击,而那只被他袭击的苍蝇,身体弯的如同虾米般软倒在地,虽然那一膝盖并不致命,但恐怕他要有些日子不能吃东西了。

    天痕甩手射出三枪,顿时又有三只苍蝇倒了下去,苍蝇们盲目的攻击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威胁,利用自己的身体和手中的麻痹枪,只不过几次眨眼的工夫,大部分苍蝇已经被放倒。

    正在这时,天痕只觉得身上一阵,一股电流瞬间传遍全身,正在移动的身体顿时跌倒在地。他看到的,是一张阴冷的面孔,那属于一只始终隐藏在其他苍蝇背后的公苍蝇。他手中拿着一个特殊的仪器,是电网,可以在瞬间发出数万伏电压的电网。攻击面积很大,最可怕的是,那是无形的攻击,肉眼难以分辨。

    剩余的几只苍蝇见天痕倒了下去,顿时欢呼一声向他冲来,脸上的狰狞清晰可见。

    雪梅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忍,但她却并没有阻止,她固执的告诉自己,面前这个男人应该得到这样的报应。

    但一切真的那么简单么?天痕的宇宙气已经修炼到了中段二级。中段宇宙气是一般人根本无法学到的。温暖的气流在电流入体后迅速产生了作用,当苍蝇们扑过来的时候,天痕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他没有再用手中的麻痹枪,因为那并不足发泄他心中的愤怒。

    膝盖,手肘,这些人体最坚硬的地方都成为了天痕的武器。骨折声伴随着惨呼接二连三的传来,那些扑上来的苍蝇顿时滚倒一地,如同杀猪般的嚎叫着。

    天痕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着雪梅身旁的最后一只苍蝇,眼中的冷光似乎要将一切粉碎似的。苍蝇脸上,除了阴冷之外多了一丝惊慌。他只觉得自己手上一震,电网竟然莫名其妙的被分成了两半,切口光滑,仿佛是利刃造成的。

    坚硬的拳头在宇宙气的包裹下亲吻了最后一只公苍蝇的面部,高大的身体如同败絮一般应声抛飞,重重的撞在了原本用于阻止天痕逃跑的防御罩上。

    雪梅呆了,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她这些忠实的追求者们已经没有一个再能站立,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天痕,心中恐惧大增,下意识的向后退去,但在她身后的就是防御罩,当退无可退时,雪梅爆发了。

    “你去死。”娇躯瞬间前冲,不愧是十二级操纵者的妹妹,她的身手比那些公苍蝇们要矫捷许多,三拳两腿直接攻向天痕的要害。眼看攻击即将到达天痕的身体时,他的身体却突然变小了。那是因为,他已经用肉眼难辨的速度脱离了攻击范围。在雪梅一滞的刹那,面前的身影再次放大,一只有力的大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身体不受控制的被一股大力带起,直到撞击在防御罩上才停了下来。

    雪梅不甘心,她怎么能甘心呢?疯狂的挣扎着,拳脚如同雨点般打击在天痕身上。但是,她的攻击却仿佛击在了棉花上似的,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那是宇宙气。达到了二段的宇宙气已经足以外放防御。

    左手依旧掐着雪梅那修长的脖子,掌下的温润不断传来,却不足以令天痕的心有任何软化。光芒一闪,合金匕首带着蓝汪汪的光泽出现在雪梅眼前。

    “你最好不要再动手,否则,我难保不会破坏你这张漂亮的脸蛋。虽然美容可以恢复这些破损,但恐怕你将有一段日子不能见人了。”

    爱护自己的容貌,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雪梅立刻停止了无谓的挣扎,愤怒的注视着天痕,仿佛要将他吃了似的。

    天痕并没有放松自己的防御,威廉死在他突然爆发的空间系异能下的情景他永远不会忘记。这样的机会,他不会留给任何人。谁又能保证,面前受制的雪梅不会拥有特殊的能力呢?

    雪梅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她已经根本说不出话,只能用自己的目光来发泄心中的愤怒。

    “你最好记住我所说的每一句话。今天,我不伤你,第一,因为你是一个女人,打女人的事我还不屑做。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你是雪恩老师的妹妹。但同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虽然我不会打女人,但对于一些灵魂污浊已经不配存在的女人,我却可以将她们的灵魂释放。你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那天是我不对,但你这刁蛮的脾气也该收敛了,今天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不要以为你长的有几分姿色每个男人就都要看你脸色行事,至少,我是个例外。”说着,不屑的瞄了一眼雪梅高耸的胸脯,手一松,已经有些晕眩的她顿时软倒在地。天痕没有去关那个产生防护罩的设备,飞身而起,在宇宙气的配合下,合金匕首硬生生的将防护罩割裂出一道缝隙,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破空而去,只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

    雪梅呆滞的坐在地上,周围的惨嚎声已经不足以影响她的心神,天痕刚才说话时冰冷的表情,以及那强烈的霸气深深的震撼着她的心。羞愤、恨意不断的侵蚀着她的心灵。仇恨的种子已经在她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飞行在半空之中,天痕心中的冰冷渐渐溶解,先前的发泄令他的抑郁消散了许多,就在最后一拳将那只公苍蝇击飞的时候,他心中甚至升起了一股噬血的欲望。虽然即使收回了宇宙气,但那一拳还是重创了对方,恐怕不经过容貌改造术,那个家伙的鼻子就永远不可能再挺直了。

    人善被人欺,或许只有用压倒性的实力证明一切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更好的生存下去吧。

    突然回想起了什么,天痕心中一惊,先前在利用空间系异能的时候似乎同以前并不一样。电网被分为两半的情景出现在脑海中。天痕疑惑的想到,以自己第三级实力的空间系异能,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将电网劈开的,毕竟,电网并不像威廉的脖子那么脆弱。但事实自己却真的做到了,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先前突然出现的冰冷么?

    在飞入空中后,天痕努力的去寻找空间异力和那新出现的冰冷,但结果是失败的,清流和冰冷仿佛都已经消失了,但他的空间系异能却依然存在。那一击将电网斩开难道代表着自己能力的提升么?天痕不敢肯定。查看了一下生物电脑的提示,自己的异能依旧是三级,并没有任何变化。这是为什么?他不明白。

    用力甩了甩头,抛开心中的各种烦恼,此时,他急速的身体已经飞离了中霆城的上空,一年多了,要回家了。

    中霆星上最繁华的无疑是中霆城,但在整颗中霆星上,除了贫民窟那些没有依靠的贫民以外,大部分人都处于满足的生活中。天痕一直很不明白,至少表面上非常民主的银河联盟为什么不拨出一些资金来令各个星球上的贫民窟改变生活呢?一天发放一次最低等的营养液根本无法解决贫民窟的问题,尤其是那些有劳动力却对科技认识如同白纸一般的贫民。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维持生命的营养液,同时,他们也需要精神上的充实,工作并仅仅能给人带来金钱和供生活的物质,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让一个人的生活充实起来。没有谁愿意每天处于迷惘和沉睡中。

    想到这里,天痕心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虽然这个想法非常虚无飘渺,但他还是想为这些精神近乎崩溃,或者在爆发边缘的贫民做些事。从小到大,他见过太多陷入疯狂的贫民了。对于他们,天痕并没有怜悯之心,但他却愿意帮助,给予他们最简单的帮助。

    音速大概是每秒二百九十米左右,而光速的极限则是每秒二十九万九千七百九十二点五千米的光速。这是两个完全无法相比的数字,也代表着音速和光速的差距。天痕在满足于自己音速的同时,不禁想到了那些圣盟的审判者,凭借异能达到接近光速,那是一个什么概念?当廖恩对他说审判者们光速的能力时,天痕心中充满了疑惑。

    真的能达到么?天痕不知道,但他却相信圣盟说的没错,人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开发的巨大宝库,廖恩经常对他说的一句话是,极限是用来打破的。

    心中升起一个执着的信念,廖恩曾经叫自己疯子,他还告诉自己,欧雅夫人说自己是奇迹的创造者。是的,我一定要成为奇迹的创造者,让奇迹在我身上不再是奇迹。首要的目标,就是提升自己的异能和超越音速。

    想到这里,天痕催动着体内的宇宙气快速运转起来,身体前进的速度再次增强,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极限朝着家的方向飞去。

    宁定城,也称为贫民之城。在每一个星球上几乎都有这么一个贫民城。在这样的城市里,几乎有一半的地方建筑着贫民窟,失去一切生活来源的人会聚集在这里,虽然老人和孩子居多,但也有些从小就在这里生长的青壮年。

    星球上的城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范围,只有一些分界的界碑而已,但那也只是形势。

    宁定城上空的翔车少的可怜,单从这一点已经可以看出此城的形势。天痕在距离宁定城两公里的地方已经落于地面,这里是他的家乡,他更希望能看到周围的一些变化。

    天痕失望了,一年多前他离开这里进行中霆综合学院第五个学期的学习时这里同现在没有任何区别。虽然可以看到高楼林立,但同完全现代化,充满科技感的中霆城比起来,这里的一切简直可以用垃圾来形容。

    看着这个自己足足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天痕不禁暗暗叹息,但又能如何呢?贫民窟的制度几乎蔓延到了整个银河联盟,已经成为了约定俗成的模式。虽然曾经有贫民爆发过,抗议过,但面对强大的银河联盟,这种抗议显然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贫民窟的贫民们对科技的认识太少了,他们缺乏知识,缺乏一切可以用来抗争的资源。

    天痕的父母在他第一年到中霆综合学院学习时已经离开了贫民窟,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令天痕肯跟随达蒙离开这里。房子是达蒙帮天痕父母买的,在宁定城买一座生活用的房子,价格低廉到还不如梦幻城中的一杯梦幻碧绿。

    宁定城中分为壁垒分明的两部分,一部分住着普通人,在这里生活的普通人几乎都是为贫民窟服务的,如生产低等营养液,供给那些贫民们维持最基本的生活。这里没有人愿意来,谁都想离开这个地方。但即便如此,这些普通人还是被贫民窟的贫民们称为富人,他们生活的区域,也被称为“富人区”。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