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三十章 黑暗联盟的会议

    子爵原本惨白的脸上露出一层青气,普通一声,跪倒在地,“拜见公爵大人。属下不知是公爵大人驾到,请公爵大人处罚。”

    天痕心中暗笑,这名子爵的黑暗异能恐怕还在自己之上,梅丽丝这戒指确实效果不错,将戒指上的光芒收起,淡然道:“你起来吧。

    立刻带我去见梅丽丝。”在说话的同时,他将自己体外的黑暗气息全部收了回来,这也是他聪明的地方,黑暗异能不够强,与其让对方感

    觉到,还不如直接收起来,给对方一种神秘感,令那子爵摸不清自己真正的实力。

    子爵从地上站起来,低着头退到一旁,恭敬的道:“大人,请。”说着,当先在前面带路。黑暗势力中的等级极为分明,低级的黑暗

    异能者对比自己地位更高的异能者,只能绝对的服从。尤其是天痕所出示的乃是象征公爵的身体,更是无法兴起任何反抗的意念。

    拐过一个弯,终于进入了银街之中,周围不断传来阵阵刺鼻的香气,霓虹灯闪烁着,放眼看去,银街中根本找不到一个正常的人。看

    到子爵,这些人下意识的向两旁散开,但目光转到天痕身上的时候就变成了烁烁凶光,一个个不断的叫嚣着,许多人嘴里都露出惨白的獠

    牙。

    来到这里,天痕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是噬血的黑暗之力,杀戳不断冲击着他的身体,气海处黑色的旋涡比平时要增大几

    分。似乎在这黑暗气息的世界中充满了欲望。前面带路的子爵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缓慢的向前走着。

    突然,一名光头大汉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新来的嫩鸟,让大爷操操。”身上肌肉虬结,在残忍的大笑中向天痕扑来。

    天痕眼中寒光一闪,他清楚的知道,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实力代表的就是一切,黑色气流透体而出。下一刻,他的手已经穿入了那

    大汉的胸膛。无数道黑色丝线以壮汉胸口处的伤口为中心向周围扩张着,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他的身体已经瘫软下去,黑色气流并没有消

    失。顷刻间,那大汉的身体已经化为了一滩黑水。杀戳的快感刺激着天痕的心,同时也震慑着周围那些堕落的灵魂。

    子爵停下脚步,脸色微微一变。低声道:“黑暗吞噬之力。对不起,公爵大人,属下没有尽到保护您的责任。”

    天痕冷冷的扫视着周围,没有一丝生气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周围每一个人耳中,“如果我再听到谁在我耳边乱吠,我不介意给银街带来

    血色夜晚。子爵,告诉我你的名字。你是梅丽丝的手下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声音会变成这样,这并不是自己第一次杀人。但心

    中的戾气却直线上升,真恨不得放手大杀一场,反正这些罪恶的灵魂没有一个值得存在这个世界上。

    “都给我滚远点,这位是德库拉家族的公爵大人。”子爵向周围的堕落灵魂们大喝一声,看到刚才那壮汉的死状,再听到天痕的身份

    ,他们立刻都散到远处,只有一些自诩容貌不错的妓女还停留在附近,不断向天痕抛着媚眼,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子爵转过身,恭敬的

    低下头,道:“公爵大人,他们不知道您的身份,请您原谅。”

    天痕冷然道:“没什么可原谅的,我只知道,谁要是影响到我,结局就只有一个。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是梅丽丝下属么?”

    子爵道:“属下斯芬森,不属于梅丽丝大公爵的管辖范围,受奥尔家族大公爵教诲多年,很荣幸能够给您带路。”斯芬森看到天痕出

    示的戒指时就非常疑惑,德库拉家族十二位大公爵明明已经到齐了,怎么会又多出一名大公爵呢?可对方手上的戒指确实不假,一时间他

    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并不会怀疑天痕是圣盟派来的间谍,因为黑暗异能是无法冒充的,尤其是天痕刚才瞬间散发出的杀气,足以令他

    心惊。

    天痕哼了一声,道:“那好,你带我去见梅丽丝吧。银街这个地方还真是恶心,那些堕落的灵魂竟然也成为了伟大的德库拉家族的仆

    人,真是给德库拉家族脸上抹灰。不要让我再看到谁有不逊的眼神,否则,我要你将他们的生命奉献给我,知道么?”当他说到最后一句

    话的时候,体内的宇宙气青色旋涡已经将黑暗异能不稳的律动压了下来,心态重新恢复了平和,但话却已经出口,再也收不回来了。

    斯芬森并没有因为天痕的强硬而不满,反而正是因为他的霸道和强硬令斯芬森心中的疑虑去除了几分,毕竟,身为高贵的德库拉大公

    爵,又怎么会看的上这里那些最低级的吸血鬼呢?当下也不敢多说什么,立刻带着天痕向银街深处走去。

    周围不断传来各种阴暗的气息,天痕发现,在这里吸收那黑暗的能量,比在任何地方都要快速的多,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黑

    暗能力在不断的增长着,力量一丝丝的上升,他心中暗想,如果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自己的黑暗异能一定会有更大的突破。

    一边走着,斯芬森低声向天痕道:“公爵大人,您这次也是来参加黑暗联盟会议的么?”

    天痕心中一动,点了点头,道:“不错,现在人都来齐了么?本族的人是否都到了?”

    斯芬森点了点头,道:“尊敬血皇大人和两位亲王大人昨天刚到,公爵大人们也都到齐了,毕竟这次是在咱们德库拉家族的地盘举行

    黑暗联盟会议,血皇大人非常重视。我们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刚才属下就是奉了奥尔大公爵的吩咐出外巡查的。您不要看银街同平时比变

    化不大,但在我们真正的地盘中。却早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要那些圣盟的伪君子们敢来捣乱,保证他们来得去不得。”

    对于这点天痕倒并不怀疑,既然这里集合了绝大多数黑暗势力,除非银河联盟调来一半神级舰阴,或者是圣盟五大审判者齐至,否则

    绝无可能动摇这里的黑暗势力,这黑暗联盟会议究竟是为什么而开?他心中很好奇。但是碍于自己现在的身份也不便多问,只是道:“那

    黑暗议会议长和黑暗祭祀体系中的灵魂祭祀也已经都到齐了么?会议什么时候正式开始?”

    斯芬森恭敬的道:“灵魂祭祀大人这次没有来,只是派了一名代表而已,您也知道,除了当年伟大的黑暗之王以外。还没有谁能号令

    黑暗祭祀,他们一向自以为了不起,这次能够派人来参加会议已经很不错了,据说这次来的那个人。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任的灵魂祭祀。至

    于黑暗议长,他还没有到,据我听奥尔大公爵说,最迟明天,他应该应付带领十位黑暗议会议员到来了,那时,会议才能正式召开。”

    天痕越听心中越惊,不愧是黑暗联盟会议。竟然集结了如此庞大的黑暗力量,难道黑暗势力准备对银河联盟有什么大的行动么?

    一边说着,斯芬森带着天痕拐进了银街中一个黑暗的小巷子里,天痕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似乎在探察着

    周围的环境,稍微停顿了一下,斯芬森才举起自己的双手,用低沉的嗓音吟唱道:“伟大的黑暗,作为您的仆人,请您允许我进入黑暗的

    世界吧。”

    随着斯芬森低沉的吟唱声,周围涌起一团浓烈的黑雾,黑暗的气息明显强盛了许多,天痕心中一凛,下意识的释放出自己的黑暗气息

    ,由于他同时也是空间异能者,精神力自然比斯芬森强大的多,似乎有无数凄厉的惨嚎声在自己心底深处响起,前方的地面传来阵阵波动

    ,一扇门户凭空出现在黑暗之中。天痕心中微微一惊,这扇门户中除了拥有黑暗的力量外,似乎还存在着一定空间转移的力量。

    斯芬森恭敬的退到一旁,向天痕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已经到了这一步,天痕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去,小心的将精神力收回体内,在

    踏入那黑暗之门的瞬间,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扯力,其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呼唤着自己似的。跟在天痕身后的斯芬森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景

    象,在天痕身体周围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紫色光芒,紫气虽然随着天痕身体的消失而消失了,但斯芬森不由得大惊失色,他很清楚,只有黑

    暗异能达到六十级以上,才有可能散发出这种最强大的黑暗紫芒,心中的怀疑顷刻间消失无踪,赶忙跟着天痕走了进去。

    周围的景物一变,昏黄的光芒照射下,一条甬道出现在天痕面前,两道黑影瞬间凑了上来,看到天痕,他们同时下拜,其中一人道:

    “是黑暗议长大人到了么?”他们也同样看到了天痕身上的紫光,在黑暗世界中,那是绝对高贵的象征。

    天痕正不知该如何回答,斯芬森已经出现在他身体旁边,咳嗽一声,道:“这位是咱们德库拉家族的大公爵,快让开路。”

    那两道黑影身体微微一僵,赶忙站起身,天痕看到了他们背后黑中带绿的翅膀,不由得心中一惊,这两名守门的吸血鬼竟然是伯爵级

    别的。

    所谓言多必失,天痕没有多说什么,斯芬森会意的走在前面给他带路,顺着甬道向斜下方行去。天痕一边向前走着一边仔细观察着周

    围,这条甬道明显同他当初离开时的不同,显然是黑暗地下之城的另一条通道。前面的斯芬森突然停了下来,恭敬的向天痕道:“公爵大

    人,您要不要先去拜会血皇大人?他正和两位亲王大人以及十二位公爵大人议事,梅丽丝大公爵也在那里。”

    天痕心头微震,十二位大公爵都到齐了?那自己的身份岂不是非常容易暴露,不但自己危险,而且也会给梅丽丝带来麻烦。想起当初

    梅丽丝对自己说的话,此时的他不禁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正在这时,一个令天痕长出口气的声音响起,娇柔的声音充满了强大的诱惑力

    ,“不用了,由我来接待大公爵阁下。斯芬森,你下去吧。”暗影中,窈窕的身姿出现了,正是擅长黑暗媚惑之术的第十二位德库拉家族

    大公爵梅丽丝。

    看到梅丽丝出现,斯芬森赶忙恭敬下拜,“见过梅丽丝大公爵。”虽然他低着头,但眼中流露出的贪婪欲望还是被天痕和梅丽丝捕捉

    到了。即使在黑暗世界中,梅丽丝的诱惑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抵御的了的。梅丽丝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记住,这位大公爵阁下的身

    份乃是我们德库拉家族的秘密,同时也是这次黑暗联盟会议的关键,即使是面对你的主人奥尔大公爵阁下也不可说出,否则,血皇大人怪

    罪下来,你知道后果是什么样的。”美丽的娇颜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天痕清晰的看到梅丽丝手中射出几道黑色的光束缠上了斯芬森

    的身体。

    斯芬森全身剧烈的震颤了一下,有些茫的道:“是,梅丽丝大公爵。”说完,迫不及待的转身而去。

    天痕松了口气,刚要向梅丽丝说什么,却看到梅丽丝焦急的向自己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同时眼睛向四周瞄了瞄,这才转身顺着自己

    来时的方向而去。天痕会意的跟在梅丽丝身后,梅丽丝展开身形,快速的向前移动着,两人一前一后,不断的向斜下方深入这地下之城,

    一路上,梅丽丝一句话都没有说,天痕暗想,看来现在的地下之城果然不平静,否则,以梅丽丝的身份根本用不着如此小心。

    五分钟后,梅丽丝突然转过身,巨大的翅膀将天痕的身体护在其中,带着他竟然直接向前面的墙壁撞去。先前踏入黑暗之门时的感觉

    再次出现了,光芒一闪,当梅丽丝的翅膀收回时,天痕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当初梅丽丝的那间卧室之中。

    梅丽丝脸色凝重的将双手交叉按在自己胸前,低低的不知道念叨着什么,黑色的气流不断以她为中心向四周散播,顷刻间,整个房间

    中都弥漫着森冷的黑暗气息。做完这一切,梅丽丝脸上的神情才放松了一些,低声向天痕道:“主人,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这实在太危

    险了。”

    天痕看着梅丽丝焦急的样子,问道:“不久前我感受到了整个中霆城黑暗气息比以往强大的多,似乎有很多黑暗势力聚集在这里。刚

    才又听那斯芬森说什么黑暗联盟会议,难道真的出事了么?”看着梅丽丝的样子他就明白,事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

    梅丽丝拉着天痕坐到床上,将娇躯依偎入天痕怀中,她的灵魂已经奉献给了天痕,天痕身上散发出的无形魅力是她根本无法抗拒的。

    “主人,你真的不该来。其实,当您回到中霆城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您的气息,只不过这里实在走不开。您到上面的银街时,我正在同血

    皇大人开会,一感觉到您向这个方向来了,吓的我差点停止了呼吸,如果让血皇大人发现了您的身份。恐怕……”

    梅丽丝身上带来的诱惑令天痕自然产生了男人应有的反映,有些口干舌燥的道:“所以。你刚才才用黑暗的力量抹去了斯芬森的记忆

    么?可是,外面已经有很多人看到我了,他们会不会将我的事说出去?尤其是那两名守门的吸血鬼伯爵。”

    梅丽丝摇了摇头,道:“幸亏我处理的及时,否则就很难说了,地下甬道中都是我的人,他们都是被我所拥有的血继病毒所感染,只

    会对我一个人忠心。这一点您用不着担心,只要您不离开这个房间,至少暂时是安全的。呜,主人,您不要摸我那里。我,我……”

    黑暗力量增强了,天痕的心志虽然依旧坚强,但感受到梅丽丝对自己真切的关心。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怜惜,没有刻意的去控制,他

    又怎么能抵挡的住梅丽丝天生强大的诱惑呢?两只手已经在无意间攀上了梅丽丝神秘的部位。梅丽丝自然知道现在不应该同天痕发生关系

    ,那必将制约天痕修为的提升,但是表是天痕的力量提升后,再加上灵魂的束缚,她心中的防线顿时破裂,娇喘中。被天痕带上了床榻。

    天痕有些疯狂的索取着,梅丽丝不断扭曲着自己的身体,仿佛要将那丰满的娇躯融入天痕的怀抱一般,熊熊烈火不断的攀升。就当天

    痕剑以及鞘之时,在他脑海深处突然亮起一点光明,心中的欲望在这点光明的照耀下瞬间如同冰雪般消融了。醍醐灌顶的感觉令天痕机灵

    灵打了个冷颤,赶忙将怀中的梅丽丝推到一旁。剧烈的喘息起来,百合柔和的目光在天痕脑海中闪现着,虽然目光柔和,但天痕却似乎感

    觉到她在责怪自己似的,深吸口气,强大的宇宙气帮助被欲望引动的黑暗气息回归原位,此时,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梅丽丝娇喘着坐了起来,退到床上一角,低着头道:“主人,对不起,梅丽丝冒犯您了。”

    天痕摇了摇头,道:“怎么能怪你呢?是我管不住自己,梅丽丝,你身上的诱惑力实在太强,看来,今后我要时刻警惕着才行。”

    梅丽丝重新凑到天痕身前,低头看着他下身的帐篷,咬了咬自己丰润的下唇,道:“主人,您这样憋着也不好,有的时候,如果心中

    的欲望得不到有效疏导,恐怕对您的身体和心志都会有影响。”一向放荡的她,此时竟然流露出一丝羞涩。自从灵魂归属于天痕之后,虽

    然表面上并没有变化,但她已经再没和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了。灵魂是黑暗异能者最重要的东西,尤其是对德库拉家族而言。

    天痕一楞,道:“你不是说我还不适合同你做那种事么?这疏导又怎么说?放心吧,我以后会尽量控制自己的。”

    梅丽丝抿嘴一笑,道:“您的心志我所见过的男人中最为坚定的,我看的出,您应该还是处男之体,如果换了别人,在我面前又怎么

    忍的住呢?其实,对您来说,在没有达到掌控者级别之前,保持着处男之体对修炼非常有利。但是,保持处男之体也并不是说欲望就不能

    发泄啊!”

    天痕脸色大红,在现在的社会中,对于男人来说,处男这两个字可以算是一种侮辱,想想自己也活了二十几年,他不禁一阵苦笑。

    梅丽丝看着天痕那无奈的表情扑哧一笑,道:“主人,您别不高兴,我说的都是事实。我都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见过处男了,所以当初

    第一次见到您和您那个同样是处男的朋友时,才忍不住要将你们……,您放心吧,我有办法在保持您处男之身的情况下帮您疏导欲望。”

    天痕一呆,道:“你这话不是很矛盾么?保持处男之体还能疏导欲望?这怎么可能?”听梅丽丝说风远也是处男,天痕的心情顿时好

    了许多,至少自己那兄弟也和自己是同命相连的。心中暗笑,等下次见到风远时,一定要取笑这小子几句。

    梅丽丝俏脸微红,自从跟了天痕以后,以往从没感受过的羞涩竟然出现在了她身上,恭敬的低下头,道:“主人。您知道在什么情况

    下才会失去处男之身么?从我们德库拉家族古老的流传中解释。男人的身体本身拥有阳性,而女人身体则为阴性,当男女合体之时,阴阳

    交融,男人在极度兴奋的高潮中,就会从阳体处流露出一丝真阴,而女人则会由阴体中生出一丝真阳,真阴真阳相接。男人的身体就会产

    生奇妙的变化,也就是从男孩儿变成男人的过程,就将失去处男之身。我的办法其实很简单,也就是说,在不与您合体的情况下。帮您解

    决欲望的疏导。”一边说着,梅丽丝右手轻抚,在黑色气流的作用下,天痕下身的裤子顿时化为了灰烬。在天痕惊呼出声惊呼的同时。梅

    丽丝解开了人造肤在下身处的机关,伏下身体,张开自己丰润的红唇,温柔的含住了那高昂的扬起。

    “啊!”天痕快乐并痛苦的叫出声来,为什么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主动呢?上次蓝蓝算计自己用的是强奸的手段,这次梅丽丝竟然也

    是强暴。哎,现在的男人真是可怜。女人竟然变成了强奸的主动者。不过,我这也怎能算是强奸了。百合,原谅我吧,我,我……,到了

    这个时刻。他的脑海中已经陷入了一片空白。下体传来的快感令他失去了自我,一拨又一拨强烈的欲望不断蹿上心头。

    第一次经历这种强烈的刺激,天痕的身体不断的痉挛着,梅丽丝的技巧之高明哪儿是他这样没经历过实战经验的人可以抵抗的。轻拢

    慢捻抹复挑,梅丽丝的媚态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都没有丝毫的降低,天痕在她面前是那么无知,那一点光明虽然又即使出现,但出现的却有

    些晚,三分钟,只有短短的三分钟,欲望疯狂的喷射着,那极度而来的快感令天痕脑海中陷入一片空白,梅丽丝没有浪费,精华完全被她

    吸入。

    全身一阵发软,天痕脸色潮红的不敢看梅丽丝,太丢人了,只有三分钟,自己竟然就已经缴械投降,这要是传出去……

    梅丽丝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套黑色的衣服,如同妻子服侍丈夫一般帮天痕穿上,“主人,您不用懊恼,您还是处男嘛,自然敏感

    一些。”

    天痕在尴尬中恶狠狠的抓住梅丽丝胸前的丰盈,“你这个小魔鬼,你还敢说。这件事绝对不许告诉任何人,听到没有。”

    梅丽丝顺势贴入天痕怀中,低声的笑着,“是,您的仆人怎么敢将您的秘密说出去呢?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即使我死了,也会

    让这个秘密烂在心底。”

    天痕哀叹一声,“我可怜的一世英明啊!就被你这小娇妇给败坏了。说实话,在我见过的女人中,你绝不是最美的,但论诱惑力,却

    没有人能比的上你。希望我不会被你疏导欲望的方法迷住吧。”

    梅丽丝嘻嘻一笑,道:“这可很难说,猫既然吃过腥了,又怎么会改吃素呢?只要您愿意,您的仆人随时愿意为您竭诚服务,我估计

    ,下次您应该能坚持到四分钟吧。”

    “你还说……”天痕佯怒的将梅丽丝扑倒在床上,确实如梅丽丝所说,在尝过腥之后,他的心志明显差了一些,如果不是有百合的身

    影时刻提醒着他,恐怕他早已经忍耐不住占有了梅丽丝的身体。但即使是这样,男性的本能还是抵挡不住梅丽丝发自本源的诱惑,经过再

    一次五分钟左右的疏导之后,天痕的心才勉强平静下来。

    “梅丽丝,我们说说正事吧,这次各方黑暗势力聚集在你这里要开的那什么黑暗联盟会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详细跟我说说。”

    本系统丽丝微笑的看着天痕,道:“黑暗联盟会议是整个黑暗世界中最高层的会议,每五年才举行一次,一般都是由我们德库拉家族

    或者是黑暗议会主持。商量一些大事,有的时候,也是彼此展示实力的机会。三方黑暗势力都想将其他两方收拢,但由于三方势力差不多

    ,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三足鼎立的局面,只有当初伟大的黑暗之王曾经凭借强大的黑暗力量统治过黑暗三方几十年,但他老人家一失踪,就

    又恢复了原来的形态。这次的黑暗联盟议会同以往相比非常特殊,竟然是由神秘的黑暗祭祀主持,虽然他们只来了一个人,但却带来了令

    我们德库拉家族和黑暗议会都很感兴趣的东西,据说,老灵魂祭祀即将去世了,在不久前,他用自己神秘的黑暗力量看到了黑暗世界的未

    来。而这次来的这名黑暗祭祀,就是将这个未来带到了我这里。在黑暗联盟会议上,他将会展示出灵魂祭祀看到未来的样子。”

    天痕皱眉道:“对于黑暗势力来说,还有死亡的威胁么?为什么那强大的灵魂祭祀会去世?”

    梅丽丝摇了摇头,道:“除了黑暗祭祀本身以外,没有人知道黑暗祭祀的秘密。我只知道灵魂祭祀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他们可以

    在自己临死之前,将自己的力量全部传给自己的继承者。让继承者拥有自己的力量,但灵魂祭祀修炼起来却非常艰难,也幸好如此,否则

    他们恐怕早已经统治了所有黑暗势力。黑暗祭祀这一脉隐藏的很秘密,轻易不会露面,但他们所拥有的力量却没人可以小视。三十年前,

    我们黑暗势力曾经与圣盟大战过一场,我方获胜的两场中就有当时的灵魂祭祀。他战胜了强大的水系审判者罗丝菲尔。从那以后,黑暗祭

    祀也隐隐成为了我们三方势力中最强大的。灵魂祭祀更换的很频繁,每二十年,上一任的灵魂祭祀就会莫名其妙的死亡,而他在临死前,

    不但会将自己的能力传给下一任灵魂祭祀,而且还能看到一些关于未来的事。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灵魂祭祀愿意将自己看到的秘密传给我

    们德库拉族和黑暗议会看。”

    天痕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灵魂祭祀二十年就会更替一次,会不会是因为他们修炼了一些不应该修炼的黑暗密法呢?”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