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三十一章 来自吸血鬼伯爵的威胁

    天痕心中一惊,“难道血皇要向这样黑暗祭祀动手么?可是,那即将死的灵魂祭祀可以换一个继承者啊!”

    梅丽丝道:“哪儿有那么容易,据说灵魂祭祀挑选继承者是非常严格的,要经过无数考验后,才能继承灵魂祭祀的力量。而且这次来

    的这名黑暗祭祀应该已经接受了灵魂祭祀的传承,否则,她又怎么有胆子前来呢?不过,即使如此,如果血皇大人真的想动手,她也必然

    难以去免。只不过现在血皇大人还没有下决心而已,毕竟,一旦杀害了灵魂祭祀的继承人,我们德库拉家族将面对来自己于黑暗祭祀的报

    复。”

    天痕微微一笑,道:“你们的血皇大人也太短视了。现在黑暗势力本就被圣盟压迫着,如果少去一股势力,恐怕情况更加不妙。我很

    明白血皇的想法,他一定是想等黑暗议会的人来了以后同他们商量一下,如果黑暗祭祀也同意动手,他才会采取行动,那样的话,最后面

    对黑暗祭祀报复时,就不用你们德库拉家族一方撑的这么辛苦了。不过,即使你们的血皇大人想动手,也未必就能成功。”

    梅丽丝一楞,道:“主人,您为什么这么说?在这里,不但有强大的血皇大人,还有两位亲王以及我们十二大公爵,单是这些力量,

    恐怕整个银河联盟也没有啊一个敢说能够对抗。更何况是那些灵魂祭祀的继承人了。就算他已经得到了灵魂祭祀的传承。也必须要经过至

    少一年地时间才能将那股庞大的力量完全收为已用。现在,他来到这里。就如同俎上的鱼肉,只能任我们宰割。”

    天痕眉头皱紧。“你们这些自诩高贵地德库拉家族成员难道大脑都有问题么?既然灵魂祭祀号称是现在黑暗势力中最强大的,那么他

    为什么会傻到让自己的继承人独自前来参加黑暗联盟会议呢?他难道就不会想到你们有可能存在不良企图么?既然他让自己的继承人来了

    ,就必然留有后手,所以。我才会说你们绝不可能轻易得手。梅丽丝,如果你想保住德库拉家族在黑暗势力中永不坠落,最好立刻去劝说

    你们的血皇大人,令他打消那样的想法,不论对整个黑暗势力还是对你们德库拉家族。这都是最好的选择。”

    听了天痕的分析,梅丽丝心悦诚服的道:“主人,原来你是竟然是这么聪明,哎,我们德库拉家族一向都是强者为尊,不论遇到什么

    事,都已经习惯了用武力来解决,思考的确实太少了。我现在就去见血皇大人。哦对了,主人,你有没有兴趣见识一下我们地黑暗联盟会

    议呢?”

    天痕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你不是说过。如果被血皇和黑暗议长看到我,很有可能对我不利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中确实十

    会渴望能够监视这次的黑暗联盟会议。梅丽丝巧笑嫣然的看着天痕,“这次可是主人笨了哦。难道你忘记了,这里可是我梅丽丝的地方。

    所有的一切只有我最熟悉,早在得知这次会议要在我这地下之城举行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您不必亲自己到现场去,只需要在我

    这个房间中,就能看到会场的一切。”一边说着,梅丽丝右手在床内侧墙壁上一暗,一个全息影象头盔从墙壁中翻板中滑出,“到时,会

    议开始之后,您直接带上这个头盔,就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而且还可以根据您自己的控制改变观看角度。而且您可以放心,我用地这套

    系统是德库拉家族最新研制出来的,绝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即使您在这边大喊大叫也没有关系。怎么样,您怎么奖励我呢?”

    天痕赶忙闭上眼睛,心中不断念叨着百合的名字,以抵抗来自梅丽丝的诱惑,:“你赶快去打血皇吧。你想要什么奖励以后再说。”

    梅丽丝很满意天痕对自己的感觉,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可爱”的主人了,说了一声,“是,主人。”后飘然离开了房间。

    梅丽丝走了,天痕这才松了口气,回想刚才梅丽丝所说的一切,对这即将举行的黑暗联盟会议万分期待,他最想看到的,就是那灵魂

    祭祀继承者所展示的东西,既然那代表着黑暗一族的未来,究竟会是什么呢?一边思考着,天痕眼中不断流露出淡淡的冷光,他现在心中

    很矛盾,对于圣盟,他有着很强的好感,而且他本身就是圣盟的成员,而对于黑暗势力,他虽然厌烦那些灵魂堕落的人,但却并不排斥黑

    暗。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黑暗同圣盟发生冲突,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那一方了。

    目光落在那全息影象头盔上,天痕用力甩了甩头,我这是怎么了?这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自己担扰,以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左右双方

    的任何变化,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想到这里,他不禁微微一笑,暗下决心,魔幻星上的三年,一定要让自己的

    实力发生质的飞跃。想到这里,天痕抛开了脑海中一切杂念,将精神力内收,以自己体内的三个旋涡为根本,感受中周围的力量。

    在这黑暗的地下之城,黑暗异能的增长比天痕想象的中还要快,那些黑暗分子明显比外面来的要猛烈,渐渐的,随着能量的充斥,他

    进入了内视的修炼状态。不论是对盟的高层还是黑暗势力的三大巨头,他们还都不知道,在这个房间中,一个今后可以影响到整个银河联

    盟的强大存在正在不断地提升着。天痕的命运没有任何人能够把握。即使是隐藏在他脑海深处,属于黑暗之王地精神也不能。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痕渐渐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全身浮现出一层黑色的气息。意念一动,他已经从床上飘身而下,意与心合

    ,三种力量旋涡在体内水乳交融,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已经提升到了顶峰,那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终于达到了可以

    掌控自己一切能,而不被其反噬的境界。张开右手,在精神的作用下。一青,一白,一黑,三个圆润地光团在掌心中,天痕微微一笑,看

    着那三个蕴涵着庞大压缩能量的光团,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正在天痕准备继续修炼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微弱的脚步声。由于身在异地,天痕此时警惕性非常强,这地下之城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一个不好。自己这条小命就会交代在这里。

    身体一闪,重新飘回到床上,尽量将自己身体的气自己收敛。为了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没有使用精神力探查,而是将听觉

    提升到极限,仔细聆听着。

    脚步声明显是朝梅丽丝的房间而来,虽然这里的门户是那怪异的墙壁,但天痕还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脚步声越来越近,天痕心中一

    动,经过仔细地辩认,他已经判断出,这绝对不是梅丽丝的脚步,因为这个脚步比梅丽丝要沉重的多。

    脚步声停止在梅丽丝房间外,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梅丽丝,是我。我知道你已经回来了。我进去找你好不好。你知道我有多想你

    么?”声音虽低,但其中包含地期待却非常清晰。

    天痕心中一震,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现在这个时刻,他除了沉默之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外面那个人等待了一会儿,见房间中没有声音,不禁有些焦躁的道:“梅丽丝,你不会这么绝情吧,前天我来了以后你就对我不冷不

    热的,你可不要忘了,你能有今天可都是我的功劳,为了你,我付出了多少啊!既然你不反对,那我就进去了。”

    沉默,依旧是沉默。天痕感觉到自己进来时那扇墙壁上出现了微弱的空间波动,心中一惊,赶忙挥动右手,将床上的粉红色纱帘放下。他这个动作刚刚完成,大床正对的墙壁上已经出现了水波荡漾般的痕迹。光芒一闪,一个包裹在黑色披风中的男人已经飘身而入。同先

    前的脚步声不同,他进入房间后,如同轻飘飘的羽毛一般,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天痕发现了他,他也发现了天痕,只不过隔着一层纱帘,两人谁也看不清楚对方的样貌,只能隐约看到身影。幽幽一叹,那个道:“

    梅丽丝,你果然在房间里,可是,你为什么不吭声呢?难道,你已经厌烦我了,昨天,你跟我说你已经有了新欢,我实不能相信,你我之

    间有过那么多甜蜜的时刻,难道你就这样忘记了么?不能啊!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我向你手下打听过了,他们都说没见你同别的男人

    来往过,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怨我最近一直没来找你吧,其实,这也怪不得我啊!我父亲自从知道我的事以后,就一直关了我的禁闭,这

    次,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能赶来的。”

    天痕感到心中一阵郁闷,外面这个家伙显然把自己当成了梅丽丝,虽然感觉不出他有什么样的实力,但天痕却丝毫不敢轻举妄动,能

    和梅丽丝搭上关系的,又怎么可能是弱者呢?他现在只能虚无飘渺的期盼着这个人,不,这只吸血鬼能够立刻离开。不过,此时他心中也

    有了一丝兴奋,正如梅丽丝所说,在认自己为主之后,她并没有再和男人来往过。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他不考虑梅丽丝以前什么样,只

    要现在她是真心对待自己的,那么,在自己心中她就不是仆人,至少,也是朋友。

    见纱帘后没有反应,那个人的声音高昂了几分,“梅丽丝,你就这样用沉默面对我?你对得起我为你付出么?当初,你还是一个伯爵

    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你的?为了能帮助你变得更加强大,我不惜牺牲自己的精元让你吸取。现在,你已经成为了第十二位德库拉家族大公

    爵,而我却因为失去过多精元,从侯爵的地位降到了可悲的伯爵,就算仅仅为了这一点,你也不应该抛弃我啊!他们都说你水性扬花,可

    我不信,我知道的,你心中一定有我,对不对?你这些日子一定是为了我在守节,你说话啊!让我再听听你那美妙的声音。”

    天痕暗暗叫苦,外面这只吸血鬼如此纠缠,看来想让他自动离去恐怕很难了,对方是个伯爵,修为恐怕至少也应该有二十几级黑暗异

    能的实力吧,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能够抗衡么?黑暗异能九,空间异能可能会更高一些,再加上不比掌控者差多少的宇宙气,这些都是自己

    全部的凭借。如果对方发现了自己该怎么办?那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问题了,如果被发现,恐怕梅丽丝也脱不了关系,现在血皇就在地

    下城中,自己的结局可想而知。所以,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当对方发现自己的时候将他灭口,可是,自己能够做到么?

    “梅丽丝。”声音更加尖锐了,“难道你真这么绝情?你真的又看了什么小白脸?他们有我床上功夫好么?你不是说过,在床上,只

    有我能满足你么?是你出来,还是我直接上床找你。今天来之前我已经想好了,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就请血皇大人替我主持公道。”

    天痕虽然此时心情极为紧张,听了这知还是险些笑出声来,暗道,这样的烂事血皇也会管么?如此幼稚的威胁,恐怕三岁小孩子也不

    会相信吧。

    他小心的将双手合并在一起,宇宙气旋涡缓缓将力量散发出体外,人造肤上的力量不断聚集着,天痕很清楚,只要自己手指上的十道

    雷射光同时射中对方,就算他不死,恐怕也会受重伤,到时候,自己就能有机会了。

    “好,你不出来是吧,我现在就进去,我奥曼要在床上让你这个贱人向我伏首称臣。”黑影话音一落,他的身体以比天痕想象中更快

    的速度向床上扑了过来。

    纱帘,在黑暗的力量作用下化为了飞灰。天痕没有在对方扑出的瞬间动手,他在等待,等待着更好的机会。正如他判断的,当那黑影

    看清天痕的瞬间,下意识的有了片刻的怔忪,就在他一楞之时,天痕发动了,十道雷射光束在他的刻意控制下,于空中汇合成一股,笔直

    的向对方胸口处轰去。

    那吸血鬼奥曼眼中流露出惊骇之色,但是,就算他反应再快,也不能同光赛跑。十道雷射光,无一遗漏的,完全射在了他的胸口上。

    如果换做普通人,在这么强大的打击下,立刻会被雷射光汽化的连渣滓也剩不下,但这奥曼毕竟是吸血鬼伯爵,惨叫声中,身体骤然后飞

    ,重重的撞击在他进来时的墙壁上。

    天前见计得逞,心中大喜,飘身而起,直接向导对方扑去,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也不抓住,那他就不是天痕了。没有再使用雷射光,因

    为那动静实在太大,而且能量的波动很有可能引起附近吸血鬼的警觉。双手上充满了空间撕裂的力量,直接向奥曼倒下的身体抓去。同时

    ,从天痕背后飘飞出无数黑色的丝线,封死了四面八方。这是离开魔神殿后第一次同时使用两种异能。

    这已经是天痕全力出击下的能力了。他深信。只要自己命中身受重创的奥曼,最起码也能将他制服,那时候,这一切都将完结。空间

    的撕裂加上黑暗如同跗骨之蛆的缠绕和腐蚀,这次的攻击。绝对有至少相当于十三级异能者的实力。

    但是,天痕成功了么?他没有。清脆的碎裂声响起,天痕凶猛的扑击并没有命中想象中的对手,地面上,只剩下一件黑色的披风和一

    块破了的金属。

    披风在天痕强大的攻击下化为灰烬,就连墙壁上也因为他的攻击产生了剧烈的震荡。但那墙壁显然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并没有因为天

    痕的攻击而有任何破损。而且墙壁上传来的反震能量波动让天痕知道,即使自己全力施展雷射光,外面也不会出现一丝声音,梅丽丝的这

    个房间,防御力相当强悍。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实战的经验救了天痕。当他发现自己扑在空处之时,几乎是本能的的反应,立刻施展出移形幻影,身体刹

    那间消失,在他消失的同时,一道黑色的光刃掠过,黑光所过之处,正是天痕刚才脖子的位置。

    接连几次闪烁,天痕终于看到了对方的位置,奥曼静静的站立在房间的角落中,令天痕全身冰冷的是,站在那里的奥曼,竟然没有一

    丝受伤的迹象,这怎么可能?天痕心中的惊骇达到了顶点,十道雷射光束合力有多么强,他比谁都清楚,即使对方穿着全副武装的盔甲,

    那一击也可以将他打个透心凉。可是,对方却真实的站在那里,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

    奥曼的身体轻轻虚晃着,身体周围不断产生出三、四个残影,天痕也无法判断出这些残影哪个是真,他也停了下来,停滞在奥曼身前

    十米外,梅丽丝的这个房间足够大,两人彼此对视着。此时,他们才互相看清了对方的样貌。

    天痕不得不承认,这个叫奥曼的吸血鬼容貌颇为英俊,他身材高大,比自己还要高上少许,肩宽背阔,身上的黑色披风没有了,露出

    了里面一身整齐的黑色制服。背后,一对散发着淡绿色光芒的蝙蝠翅膀已经展开,他的双恨变成了血红色,映衬的脸色更加苍白,两只獠

    牙外露,森然的杀机不断冲击着自己的身体。

    “你是谁?”奥曼身体缓缓下伏,残影依然存在着,显然是为了防备天痕的雷射光,毕竟,奥曼虽然很自大,但也不敢同光赛跑。

    天痕深吸口气,平静着自己此时的心情,冷冷的看着对方,反问道:“你觉得我应该是谁呢?奥曼伯爵。”

    奥曼眼中燃起愤怒的火焰,“你是梅丽丝那贱人的新欢?她果然有了新欢,不过,她的眼光也太差了,像你这个德性,又怎么能同我

    相比呢?今天,我要你死,只要你死了,梅丽丝一定会重新回到我的怀抱之中。”双手缓缓向身体两侧伸展开,那如同利刃一般的指甲闪

    烁着淡淡的乌光,天痕毫不怀疑如果直接被他攻击到自己的肉体,那指甲立刻就能将自己撕的粉碎。到了生死边缘这一刻,他再也不敢有

    任何保留,黑、白、青三色光芒透体而出,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了坚实的护罩。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天痕想过立刻召唤梅丽丝到自己的身边,可是,对方能够给他那个时间么?以天痕现在的力量,想要撕开空间,

    必然会耗费绝大多数能量,一旦对方趁势攻击,结果是可以预料的。而且,现在这个地下之城中聚集了大量德库拉家族的高手,如果现在

    梅丽丝正在血皇身边,自己将她召唤过来,恐怕死的就不止是一个人了。天痕不会期望着这时候梅丽丝正好赶回来,他不敢有那样的期望

    ,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而且,有了期望,必然会对自己的意志产生极大的影响。一切。还是自己来面对吧。他还不知道,如果他死了

    ,由于奉献灵魂的原因,梅丽丝也必然会随他而去。

    不悄的哼了一声,天痕淡然道:“奥曼,你以为杀了我就能得回梅丽丝的心么?你错了,就算你杀了我,梅丽丝也不会重拾你这只破

    鞋。你算什么?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伯爵而已,可是梅丽丝已经成为了大公爵。如果你想在地位上让她认同你,那是不可能的。而

    且,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

    “你找死。“正如梅丽丝所言,德库拉家族的人都不愿意用脑,他们的选择,就是力量解决一切。奥曼的身体带起十余道残影,转瞬

    间扑到天痕面前,无数尖锐的利爪,直接撕向了天痕的身体。

    天痕当然不会傻到用异能与对方相抗,自己还不到十级,看对方的样子,至少有二十级,正面抗衡。那只能是自寻死路。移形幻影再

    次发挥出应有的妙用,身体一闪,天痕已经来到了奥曼的背后。他现在多么想凭借自己的移形幻影能力离开这个地下之城啊!但是,他做

    不到。理智告诉他,只要离开了这个房间,自己的结局只有死的更惨。

    “移形幻影?你是圣盟的空间异能者,难道梅丽丝已经背叛了伟大的德库拉家族?”奥曼没有继续攻击,声音中充满了惊讶,甚至还

    有一丝欣喜。

    天痕用脚想也知道,奥曼在杀了自己之后,利用自己的身体肋迫梅丽丝就范。冷哼一声,道:“那你再看看这是什么。”双手在胸前

    一圈,一团黑色的光芒发出强烈的破空声,直接向奥曼攻去,在行进的过程中,空气被腐蚀的噗噗作响。

    奥曼眼中惊讶更盛,先前,他遭到天痕偷袭时只想保命,并没有注意到天痕所用的异能,此时才吃惊的发现,空间与黑暗的力量竟然

    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虽然在吃惊中,奥曼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全身腾起一层黑色的气流,全力迎击。

    天痕在发出黑暗异能的时候就已经用精神力争断了自己与异能的联系,噗的一声轻响,天痕发出的力量在奥曼庞大的黑暗异能中被绞

    的粉碎。如果不是天痕有先见之明,但是通过精神联系而产生的反震之力,就足够他“受用”的了。

    “空间与黑暗的统一,不,这绝不可能。”奥曼虽然成功的抵御了住了天痕的攻击,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后退几步。黑暗世界中的传说

    他也同样清楚。

    天痕双手背后,傲然道:“现在,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吧。”能吓就吓吧,顺便再找机会。正面硬碰肯定是不行的了。

    奥曼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背后的蝙蝠翅膀微微有些颤抖,“难道,你就是黑暗世界新的主人?”

    天痕淡然一笑,道:“不错,我就是。现在,你还想和我动手么?”

    奥曼的胸部上下起伏,呼吸急促的不断思考着。天痕其实比他还要紧张,通过试探,他已经清晰的发现,自己这个对手的强大绝不是

    那么好对付,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凝固了一般,周围的气息极为凝重。奥曼猛的抬起头,怒吼道:“不,这不可能。既然你是黑暗世界新的主人,为

    什么会要梅丽丝这样水性扬花的女人?”

    天痕面无表情道:“你首先要明白一点,梅丽丝并不是我的女人,她是我的仆人,忠诚的仆人。”说出这句话,连他自己也有些惊讶

    ,这种不近人情之语是应该从自己口中说出的么?不过,显然有些威慑作用。这样的语气才适合现在自己的身份。

    奥曼眼中寒光连闪,虽然他不擅于思考,但通过刚才几次与天痕的接触,已经清晰的发现,自己这个有可能是黑暗世界新主人的情敌

    ,力量并不如何强大,甚至还远远比不上自己。

    天痕看着奥曼,道:“我很奇怪,在我们第一次接触的时候,你是凭借什么力量化解了我的攻击呢?虽然你的黑暗异能不弱,但也绝

    不可能接住那么强大的雷射光。”

    奥曼眼中凶光一闪,“哼,我奥曼是绝对强大的。虽然现在我还是伯爵,但即使是普通的侯爵也未必能拥有我的力量。抵挡你的雷射

    光算什么。”

    天痕眉头微皱,道:“你真的对自己那么有信心么?”

    奥曼的表情突然变得平静了,冷冷的看着天痕,“正如你所说,我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就算你是黑暗世界新的主人又如何。至少,现

    在的你还远远不足以统治黑暗世界。趁现在杀了你,或者吸干你的血,也许,不久的将来,我就会成为伟大的黑暗之王继承者。”

    天痕皱了皱眉,这些吸血鬼怎么都会有这种想法,当初的梅丽丝是这样,召集的奥曼还是这样,难道他们的脑袋是榆木做的么?吸了

    自己的血又得不到自己的异能。奥曼此时的表情令他心中产生了残废的恐惧,他很清楚,凭借自己那莫须有的黑暗世界新主人身身份已经

    吓不住这只吸血鬼了,现在,唯一的选择只有拼命。

    十道雷射光划破长空,天痕率先发动了攻击。在实力不如对方的情况下,他也只有靠这个方法才有可能抢到一丝先机了。但是,事情

    显然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奥曼始终存在的残影发挥出了极大的效果,噗噗声中,雷射光不断击打在墙壁上,却没有一道能够命中实

    体。一道密集的光束不断从天痕手中射出,他凭借自己的精神力捕捉着奥曼的位置,但这种方法显然是失败的,每一道光束最终的归宿都

    是墙壁。当然,在天痕这样疯狂的射击下,奥曼也无法接近他的身体,先前他说的虽然轻松,但是,谁又愿意与那强大的光芒抗衡呢?

    随着一道道光束的落空,天痕心中暗暗焦急起来,人造肤所带的雷射光是很有限的,如果自己不断的攻击,一百道光束会很快用完。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