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四十二章 与雪梅同居

    天痕微微一笑,道:“这是摩尔老师给我的信物,而且也是用作防身之物。”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什么人,他索性手握拟态珠,宇宙气

    迸发,同时向身旁一米处用出了移形幻影。白光一闪,在雪梅身旁顿时出现了两个天痕。

    “啊――,你,你……”雪梅惊讶的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下意识的伸手摸向天痕的幻影,但一不小心,手已经穿入了那幻影的身体。

    拟态珠所形成的十秒很快就过去了,幻影消失,天痕道:“这回你该知道有什么用了吧。”

    达蒙动容道:“果然是好东西,不愧是摩尔掌控者给出来的。天痕,这可是护身的好法宝啊!”

    雪恩哈哈一笑,道:“这小子,不但修为提升的怪异,就连身上这些东西也透着奇诡,他这一身宝贝,哪里还象一名刚刚转正的操纵

    者。”

    天痕心道:“你们要知道我还有黑暗异能在,恐怕会更惊讶吧。”满意的拍了拍天痕的肩膀,毕竟天痕是他挖掘出来的,这种自豪感

    自然难以用言语来形容,指着前方道:“那就是咱们圣盟总部的招待所了。”天痕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座圆柱形建筑傲立于天

    平球一公里外。在这两座标志性建筑周围,如果仔细看去,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广场,除了这两座建筑以外,再没有任何楼宇。能在中国

    城正中占据这么大一块地盘,可见圣盟在整个银河联盟中的地位是何等尊崇了。

    很快,他们已经来到了招待所中,房间自然早已经安排好。就在六层相邻的两个套间。站在房间门口处,雪梅、雪恩、达蒙三人的目

    光都落在天痕身上,看着他的眼神透着怪异的神情,天痕脸色一僵,尴尬的道:“你们看我干什么。我不是说了睡地上么?”一边说着,

    他还偷瞄了雪梅一眼。

    雪梅看着这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大男孩儿。心中涟漪微动,看他眼中那警惕自己的目光,不禁暗暗好笑,索性装出一副愤怒的样子。

    上前一把揪住天痕的耳朵,“怎么?你很怕我么?难道我还会把你吃了不成。”

    “哎哟,两位老师,救命啊!”天痕痛呼出声,现在同雪梅已经成了朋友,他自然不能还手。雪恩和达蒙相视一笑,两人仿佛都没听

    见似的,直接打开了一个房间的金属门走了进去。门锁的声音响起,他们显然不打算接纳天痕了。

    “雪梅小姐,你轻点,我的耳朵,我可怜的耳朵就要掉了。”天痕见没人帮自己。只得向揪住自己耳朵的罪魁祸首求饶。

    雪梅哼了一声,拉着天痕的耳朵,让他的脸凑近自己,“你很怕我么?我又不会吃人。你不愿意跟我住,我偏要你跟我住。”

    天痕一脸惨然之色,喃喃的自语道:“老虎自然会吃人,尤其是女性的。”虽然他声音很轻,但雪梅就在他身前,又怎么会听不到呢

    ,用力一揪他的耳朵,“你敢说我是母老虎。”

    “不敢,不敢,我说的是别人。你快松手吧。”天痕暗暗苦笑,怎么遇到这么一位女煞星啊!自己是想躲也躲不掉了。

    关上房门,雪恩向达蒙正色道:“兄弟,你觉得天痕能给我妹妹带来幸福么?”

    达蒙轻叹一声,道:“在感情这方面,谁又说的好呢?我能肯定的是,天痕确实是好样的,不论人品、心性以及现在的能力,都足以

    配的上小梅。当初莲娜和天痕之间的事你也知道,那次对天痕的伤害很大,都怪我,明知莲娜的脾性不太适合天痕,还去尽力撮合他们。

    在那件事上,我一直都觉得对天痕有些亏欠。不过,你尽管放心,我并不是因为要补偿天痕什么才让你撮合妹妹和他在一起的。”

    雪恩微笑道:“这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明白么,只是小梅这丫头也很任性,我就怕天痕和她没什么发展。天痕这小子

    确实不错,从几位掌控者对他的态度来看,今后他在本盟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当他们在运输站遇到天痕时,雪恩和达蒙就暗中达成协

    议,要撮合天痕和雪梅。从这段时间来看,至少他们当初的隔膜已经消除了。

    达蒙也笑了,“这种事我们想太多也没用,只能尽量给他们创造些机会,至于能否让他们成为一对,只能看他们自己了。不过,我想

    念天痕是不会伤害小梅的。那小子在这方面木讷的很,就算你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对小梅怎么样。否则,我怎么会建议让他们一起住

    呢。”

    雪恩莞尔一笑,道:“我也相信,只要小梅不欺负他,他就可以烧高香了。”说到这里,两人不禁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天痕一脸苦涩的看着雪梅,雪梅正霸占着套房中的两张庆。对,就是两张床。一进门,雪梅就提出了条件,要

    想让她放手,天痕就必须将两张床靠拢在一起。天痕无奈之下,只得照做了,心中还升起一丝遐想,难道雪梅真的对自己有意思,要……

    ,但是,很快他的遐想就消失了,雪梅扔给他一个枕头,对他说,你不是想睡地板么?那你就睡地上好了。说完,就斜躺在拼好的床上。

    看着手中的枕头,天痕苦笑道:“雪梅大小姐,你不用这么霸道吧。身材也并不如何伟大,有一张床应该够了。”

    雪梅白了他一眼,道:“本小姐在家的时候都睡大床,已经习惯了。如果你有意见,可以去厕所提。不过,别让我听见。”一边说着

    ,将自己的身体埋入柔软的被子中。心中暗暗偷笑,让天痕如此尴尬,这回可算是报仇了。

    天痕还能怎么样,看着一脸舒适躺在床上的雪梅,只得无奈地叹息一声,将枕头放在旁边的角落处,自己坐在其上。合目修炼。

    雪梅本来只是想逗逗天痕而已,此时见他竟然真的不和自己争了,不禁有些惊讶。看着天痕脸上那一丝疲倦之色。不禁皱了皱眉。暗

    道:这小子真是个木头疙瘩,怪不得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喂,大白天的你睡什么觉?”

    天痕睁开眼睛,道:“我没睡啊!我是在修炼。雪梅小姐,床你也占了,难道我的行动你也要管?”

    雪梅嘟着小嘴道:“你要是修炼,就我一个人多无聊,哥哥他们现在肯定不带我出去玩儿,你陪我聊会儿天吧。”

    靠在背后的墙壁上,天痕心中暗暗哀叹自己悲惨的命运。有雪梅这个魔星在,自己竟然连修炼都不能,无奈的道:“聊什么?”

    雪梅从床上坐起来,衣裤因为她的动作收紧,露出曼妙的曲线,看的天痕不禁一呆。雪梅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天痕低下头,道:“不是没见过美女,是没见过你这么凶的美女。”

    雪梅出奇的并没有发怒,犹疑的问道:“我真的有那么凶么?”

    天痕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似乎在我见过的女孩子中,你应该是最凶的一个。”

    雪梅哼了一声,道:“那比起你以前的女朋友莲娜怎么样?难道她的脾气就好了?”

    听雪梅提起莲娜,天痕顿时脸色一变,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内心所受的创伤又岂是那么容易恢复的,沉声道:“我不想提她。”

    雪梅兴趣盎然的道:“不想提?那证明你还喜欢着她。我听哥哥说,你们在一起有四年吧。很长的时间了。我以前交的男朋友,都没

    有超过一个星期就被我踹掉。”

    天痕仿佛又回到了从前,莲娜美好的容颜从眼中闪过,但她当初那绝情的声音却更加清晰,重重一吧,道:“是啊!四年,整整四年

    ,四年的感情一夕之间消失,如果我说已经完全忘记她,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她在我心中曾经占据过那么重要的位置。但她的绝情我也

    领教过了。”

    雪梅道:“那如果现在她回来找你,你还会不会和她重归于好呢?”

    天痕摇了摇头,道:“我们之间的一切都已经破碎了,她当初所做的一切我不能当没事发生。我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

    雪梅从床上跳下来,坐到天痕身旁,修长的大腿随意搭在天痕身前,她那美丽的大眼睛距离天痕只有一尺,“那这么说,你恨她。”

    天痕清晰的嗅到雪梅身上淡淡的香气,尴尬的道:“你能不能离我远一些。这样容易诱发犯罪的。”

    雪梅看着他那尴尬的样子,不禁放声大笑起来,“你还真是可爱啊!难道,你就没同女孩子亲热过么?”

    男人的尊严遭到挑衅,天痕不禁怒道:“谁说没有?我,我和好几个女孩子都亲热过。”说到这里,他第一个想起的,竟然是梅丽丝

    那充满诱惑力的娇躯。

    雪梅向他吐了吐舌头,“谁信,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就离你远点。”

    天痕苦笑一声,道:“有什么可恨的。我承认,当初我确实曾经怨恨过,但莲娜离开我固然有她的原因,我也有不好的地方,过去的

    事都已经过去了,感情上,谁又能说的清楚呢?她有她的选择,反正现在已经是覆水难收,多想以前的往事只会让自己心里难受,我堂堂

    男子,同一个女人计较那么多,不是太小气了么?”

    雪梅心中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双手向地上一撑,柔软的腰肢轻摆,已经翻身回到了床上,“没见过象你这么老实的人。怪不得会被

    女孩子欺负。好了,我要睡了。你自己修炼吧。要是让我发现你有不良企图,哼哼。”

    天痕看着拉起被子盖在身上的雪梅,心中暗道,世界终于清净了。我对你有不良企图?天啊!我躲你还躲不及呢。闭上眼睛,他终于

    可以成功的进入修炼状态而不被打扰。体内均衡的三个旋涡在精神的摧动下加速运行,不断吸收着来自周围的能量分子。

    经过异空间旅行,人都是很容易疲倦的,当雪梅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居然睡了这么久,低头看了看自

    己的衣服,虽然有些褶皱,但还算比较整齐。目光扫向一旁依旧在修炼中的天痕,虽然心中满意他没有冒犯自己,但也不禁有些失落。她

    对天痕还说不上喜欢,但女人总是希望自己有吸引力的,天痕对她畏之如虎的样子实在让她很不满。

    走入洗澡间,雪梅将门锁好,她一向习惯于每天早上洗个热水澡,虽然身在异地,但习惯还是不会改变的。

    三种能量异常饱满,不但将昨天损失的补充回来,而且似乎还有不小的进步。看来,通过实战,对力量的提升确实很大。伸了个懒腰

    ,天痕缓缓起身,目光扫向床上,却没有看到雪梅,松了口气,站起身,原地活动着有些僵硬的筋骨。正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一声轻微的

    门响。响动似乎并不是房门发出的,正在他惊讶之间,一个雪白的胴体已经映入眼帘。

    “啊――”两声惊叫同时响起。天痕目瞪口呆的看着赤裸的雪梅,雪梅也因为过度的惊讶而呆住了。原来,她刚刚脱掉衣服,就想起

    自己没有拿带来的浴液,心想,天痕反正也还在修炼,为了省事,索性就悄悄的走了出来,可谁曾想,却被天痕看个正着。

    两人彼此对视着,持续五秒。雪梅首先反应过来,劈手一掌向天痕轰至,灼热的气流带着一片红兴直奔天痕胸口。

    天痕在雪梅动手的同时也清醒过来,心中一动,他索性没有抵挡,任由雪梅一掌重劈在自己胸前。雪梅的火系异能虽然霸道,但毕竟

    只有三级,火之力刚一入体,立刻就被天痕体内的宇宙气化解了。但天痕清楚,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还保持清醒,只不定会发生什么

    ,当雪梅一掌引上了他的胸膛时,他赶忙借势飞退,重重的撞在身后的墙壁上,惨呼一声,闭上眼睛倒在地上装晕。至少,这样可以避免

    尴尬。

    在天痕倒地的同时,两行鼻血流出,至少表面上看去,像是被雪梅打出来的。天痕的刺激实在太大了,虽然他也曾经见过梅丽丝的裸

    体,但那时毕竟是在昏暗之中,并没有看的太清楚,可雪梅这次却是一点都没有遮拦的出现在他眼前,那白皙而曼妙的娇躯,凹凸有致的

    玲珑,诱惑力是如此之大。对于一个处男来说,这种诱惑力他又怎么能承受的住呢?天痕也感觉到自己流鼻血了,但由于此时装晕,也只

    能任由鼻血横流了。

    雪梅见自己一掌将天痕打晕了也是一楞,试探着走到天痕身前,轻轻的踢了他一脚,“喂,喂,你不会死了吧。这么不禁打啊!”见

    天痕没什么反应,她也顾不得自己还赤身裸体的样子,蹲下身体,用手在天痕鼻子处探了探,再拍拍天痕的脸,“天痕,你可不要死啊!

    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看到人家的身体呢。人家还是处女之身,被你看到当然很生气了,你别死好不好,我不生你气。”说到最后,她已

    经带出了哭音。

    天痕心中一阵异样,明知道面前蹲着一个裸女,却不能睁眼去看,刺激感变得更加强烈了,雪梅的话令他心中一阵温暖,暗想,这丫

    头似乎也并不只是脾气坏,最起码她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而且,当初看到那么多苍蝇跟在她身边,没想到居然还是处女。在雪梅哽咽的

    话语中,天痕对她的恶感顿时减少了许多。

    “天痕,我错了,你别死,以后我再也不对你发脾气了好不好。”泪水顺着雪梅的脸庞流下,她小心的拉着天痕的身体,运用自己不

    强的宇宙气将他拖到床上,把被子给他盖好。在这个过程中,天痕难免同雪梅的身体有所接触,尤其是当他的手与雪梅的大腿那一下碰触

    ,触电般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可既然装着,也就只能继续装下去了,下半身的反应最为强烈,他苦苦的忍耐着,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半晌,雪梅停止了哭声,飞快的跑到洗澡间将衣服穿好,关门的声音响起,天痕心中一动,立刻意识到雪梅去找达蒙和雪恩了。这可

    怎么办?糗大了,要是雪恩老师知道自己看了他妹妹的裸体,还不把自己给拆了。想到这里,天痕也顾不得去管鼻子上的血迹了,依旧躺

    在原处不动。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时间不长,在雪梅哽咽的抽泣声中,雪恩和达蒙来了。

    “小梅,你是怎么搞的,怎么能出那么重的手呢?”雪恩怪责的声音响起。

    雪梅哽咽道:“我,我也不想的,只是那时,他看到了我的身体,我当时思想都已经停滞了,下意识的就向他发动了攻击。他连躲都

    没躲就……”一边说着,他们已经来到了床前,雪恩和达蒙看到天痕鼻子处的血迹都不禁一楞,雪恩伸手按上天痕的胸口,而达蒙则扣上

    了天痕的腕脉,两人同时用自己的宇宙气检查着天痕的身体。

    半晌,达蒙和雪恩对视一眼,想雪恩使了个眼色,道:“你和小梅先出去吧,我来救他。”

    雪恩点了点头,瞪了双眼紧闭的天痕一眼,这才带着有些不情愿的妹妹离开了。

    他们刚一出门,达蒙低笑着在天痕脸上拍了一巴掌,“行了,你小子别装了。”

    天痕知道瞒不过去,这才睁开双眼,尴尬的看着达蒙道:“老师,我,我不是故意看到雪梅的身体,谁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什么都不穿

    冲出来。如果我不装晕,天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当下,把先前那瞬间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达蒙强忍着笑,正色道:“人家姑娘的身体都给你看了,你打算怎么办?”

    天痕张口结舌道:“我,我也不知道。”

    达蒙道:“那你觉得小梅怎么样?你对她有没有那种感觉。”

    天痕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们一共也没接触几次,不过,她心地善良,也是一位好姑娘。达蒙老师,您不是想撮合我们吧。那是

    不可能的。先不说人家看不上我,我自己现在也没有那方面的心思啊!”他说的是实话,为了追求更加强大的实力,他连百合都离开了,

    又怎么会再想这方面的事呢。

    达蒙无奈的轻叹一声,道:“我和雪恩确实想撮合你们,当然,我不会勉强你什么,毕竟,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今天这事错不在你

    ,也不能怪小梅。既然你已经装了,索性就装下去吧。你躺个一两天,在装出慢慢好起来的样子就是了。雪恩那里我去帮你解释。”

    天痕松了口气,道:“谢谢您,达蒙老师。”

    达蒙微笑道:“我是看着你成长的,有什么可谢的。雪梅这丫头虽然任性一些,但确实是个好姑娘。如果以后你们真的有发展,我和

    雪恩都不会反对的。不要多想你以前的出身,现在已经不同了,圣盟操纵者这个身份在整个银河联盟都能算的上高贵。你继续装,我叫他

    们进来。”

    天痕心中微动,他这才明白为什么雪恩和达蒙会让他和雪梅住一个房间,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和雪梅确实是不可能的啊!别的不说

    ,自己拥有着黑暗异能,与圣盟和黑暗势力的关系都很微妙,一个不好,随时有可能会有危险临身,自己不能害了人家姑娘啊!更何况,

    在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了百合,那纯洁善良的身影是任何人无法取代的。

    他正胡思乱想着,雪梅和雪恩已经重新回到了房间,雪梅一进屋就迫不及待的向达蒙问道:“达蒙大哥,天痕他怎么样?有没有危险。”

    达蒙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他的实力比你强的多,只是被你打的闭过气去而已,休息休息就会好的。小梅,天痕看了你的身体,

    你生他气么?如果你还生气,我就和你哥哥好好教训他一顿,或者,让他以身相许,怎么样?”

    雪梅俏脸一红,微嗔道:“谁怪他了,当时的情形我们谁也没想到,我是一时心急才打了他。还有让男人以身相许的?达蒙大哥就会

    取笑人家。”

    达蒙和雪恩对视一眼,雪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既然小梅都不怪他,我这个做大哥的还能说什么。小梅,你跟我到隔壁

    的房间住,这里有你达蒙大哥照顾天痕就行了。”

    重新装晕的天痕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正在这时,她却听到了雪梅坚定的声音,“不用,我,我还是和他住一个房间吧。既然是

    我把他打晕的,我就有义务照顾他。你们放心拉,他是个胆小鬼,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雪恩有些担忧的看了妹妹一眼,刚想说什么,却被达蒙阻止了,达蒙向他使个眼色,直接将他拉出了房间。

    雪梅见他们都走了,静静的坐上床,帮天痕将被子盖好。轻叹一声,道:“你这个讨厌鬼,为什么这么巧,偏偏看到了人家的身体。

    你可要快一点醒过来哦,你不是还要去那个什么空中大竞技场看比赛呢么。要是不快点醒可就来不及了。其实,你不能怪人家脾气不好的

    ,小时候妈妈就教导我,女孩子先天就比男孩子容易吃亏,所以,必须要保护好自己,尤其是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只有保证身体的纯洁,

    今后嫁人了,丈夫才会珍惜。其实,我小时候脾气很好的,只不过为了保护自己,我故意让自己变得凶巴巴的,学院那些家伙就吃这一套

    ,我对他们越凶,他们反而更对我百依百顺,久而久之,自然就养成了现在的脾气。你不要再怪我了好不好,一个女孩子为了保护自己,

    有什么错呢?”

    听了雪梅的话,天痕心头一热,是啊!一个女孩子为了保护自己而凶一些又有什么错,看来,自己以前真的是错怪雪梅了。想到这里

    ,心中不禁一阵内疚。眼皮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雪梅一直凝视着天痕的脸,一看到他面部的变化,顿时惊喜道:“啊!你醒了。”

    天痕吓了一跳,他可不想面对雪梅,赶忙重新保持着不动的姿态。

    雪梅先前心中过于焦急才没有多想,此时看到天痕恢复平静的样子,心中不禁一动,低下头凑到天痕脸前,用自己红色的短发轻搔天

    痕的鼻子。她要证实天痕到底有没有清醒过来。

    天痕只觉得鼻子上一痒,根本来不及反映,上身下意识的仰起一些,一个喷嚏就要打出来。可现在他和雪梅近在咫尺,这一抬头,张

    大的嘴正好同雪梅的芳唇撞在一起,电流瞬间传遍两人全身,天痕的喷嚏也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身体重新倒回床上,天痕目瞪口呆的看着雪梅,雪梅俏脸大红,唇间传来的异样令她心中一阵阵激荡,她从来都没想到过,自己的初

    吻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失去的,失去在一个被憋回去的喷嚏中。

    “你,你是什么时候醒的。”雪梅的声音如同蚊蝇一般呢喃着。

    天痕咽了口吐沫,刚才那瞬间的温软令他有着短暂的迷失,“我刚醒,刚醒而已。我不是故意的。”

    雪梅松了口气,想起自己先前赤身裸体的羞人模样,心顿时如同小鹿般来回碰撞,“你胸口还疼么?好点了么?”

    天痕尴尬的点了点头,道:“没什么事了。刚才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晕倒。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记不起来了。”装晕不成,也

    只能装装失忆,他相信,即使雪梅明知道他是装的,也绝不会拆穿。果然,雪梅疑惑的看着天痕,“你真的忘记了发生什么事?”

    天痕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我真的忘记了,我只是记得自己修炼清醒后,正在伸展着身体,突然觉得胸口一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雪梅白了他一眼,道:“算你拉。不管你是真不记得还是装的,反正刚才还有之前的事都不许说出去,否则,否则……”

    天痕暗暗欢呼一声,终于度过这一关了,赶忙接口道:“否则,就惩罚我当马给你骑好了。”小时候,他的父亲老马里经常这样来逗

    天痕开心,他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说完了才感觉到语气有些暧昧。但雪梅却似乎没有察觉似的,站起身,道:“好了,那你好好养伤吧。你饿不饿,我给你去弄点吃的。”她的语气比以前柔和了许多,那关切的神态就像妻子在侍侯丈夫似的。

    之后的几天,天痕享受着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生活,他多次向雪梅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但雪梅却执意让他卧床休息,连吃喝都不让他

    下床,对他的照顾无微不至,令前来看他的达蒙和雪恩大为羡慕,雪恩甚至有些嫉妒的说,他这妹妹对他都没这么好过。

    雪梅的火暴脾气完全消失,真正体现出一个女孩子的温柔,她与天痕之间的关系也从原先的隔膜变得亲密了许多。她的温柔也改变了

    天痕对她的看法,两人真正成了好朋友。

    在雪梅的一再坚持下,天痕终于得到了上床睡觉的特权,当然,雪梅也同样在床上睡,两人中间,只用一条毛毯隔开而已。正如雪梅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