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五十八章 富贵险中求

    祝融道:“好,希望你们记住自己说过的话。另外一点,我要给你们指定一些固定线路,在这些线路中,你们会经过众多圣兽聚集的

    地方。五个小队将会同时向不同的方向出发,这样,更有利于你们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圣兽。线路,我会以地图的形式提供给你们,地图上

    所有的红色标识地区是你们绝对不能接近的,因为,那里都拥有着极为强大的圣兽,一旦遇到,即使是我也未必能来得及救你们。这些红

    色标识的区,也就是所谓的禁地。在魔幻星上,这种禁地不在少数,你们自己拿捏好分寸,一旦遇到了自己无法处理的危险,立刻用自己

    的生物电脑向我求救,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你们身边。不过,哪个小队求救一次,就要给我留在基地中静修一个月,方可继续出外寻找。另外,在魔幻星上的各种植物果实,大部分都是能够食用的,你们的补给也需要自己寻找,我从地球上带回来的物资中可不包括营养液

    ,生活的怎么样,就要看你们的生存能力了。我会给你们另外一份资料,资料中所注明的都是对人体有害的植物,除了这些植物以外,其

    他的都可以食用。最后,我要叮嘱你们一句,一切以安全为重,不可冒进。”

    说到这里,祝融的目光柔和了许多,“你们都是圣盟的精英,也是咱们圣盟的未来,我不希望任何人出事。发生了危机,一定要立刻

    向我求救。谁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了。”

    “我有问题。”蓝蓝从队伍中上前一步。三个月的时间,令她看上去消瘦了许多,但这却并不能磨灭她绝美的姿容,反而更增添了几

    分英挺。

    祝融微笑道:“是蓝蓝啊!你这些日子一定在怪祝融爷爷严厉吧。有什么问题?”

    蓝蓝摇了摇头,道:“不,我从没有怪过祝融爷爷,我来魔幻星,就是要增强自己的实力。吃点苦自然是应该的。祝融爷爷,我想向

    您提出个要求,我希望,您能让我们自己组合,选择这次分队的队友。”

    祝融摇头道:“不行,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虽然除了你以外大家的能力都相差不多,但彼此间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分组我已经决

    定好了,以我所分成的队伍出发。可以让你们的能力相互辅助。这样才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证安全。你不用说了,归队吧。”

    祝融扫视众人一圈,继续道:“下面进行分组,每组四人中会有一名组长负责,第一组,组长蓝蓝,组员夜欢、天痕、塞里。”

    “什么?”蓝蓝失声惊呼,看着祝融的眼神顿时变得异常苦涩。“祝融爷爷,您……”

    祝融脸色一变,肃然道:“蓝蓝掌控者,你应该称我为审判者。”

    蓝蓝一滞,“是,审判者,您为什么要这样分组,塞里的异能相当于没有,带着他,恐怕会对我们整个小组不利啊!”

    先前听了祝融的分组,天痕也是一楞,他没想到祝融竟然会将自己和蓝蓝分在一组,而且还有塞里在。听到蓝蓝反对,他本以为蓝蓝

    是不想同自己在一组成,但蓝蓝却只提到塞里,并没有说自己什么。其实,连天痕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能力早已经被队友们认可了,即使

    是蓝蓝,也承认他拥有不燕于其他队员的力量,尤其是他的勇气,已经让蓝蓝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祝融淡然道:“分你们几个在一组自然有我的用意,你在整个小队中实力最强,是唯一的掌控者,而夜欢是土系操纵者,她的防御力

    配合你的攻击力,定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天痕的空间系异能你们也都见过了,虽然只有十六级,但却绝不输于二十级的异能者,而且,

    他在反应和实战经验上极为丰富,辅助你们两人最为合适。至于塞里,他主要的任务就是采药,你是最强的,我不让他跟着你,还能跟着

    谁呢?这件事我早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多说,明天一早,直接出发。”

    一听祝融将塞里分给了蓝蓝,其他的操纵者们都不禁流露出一分轻松的神色,对于他们来说,塞里除了能提供一些不知道是灵药还是

    毒药的东西以外,几乎只能是拖累,谁也不会希望将他带在身边了。

    祝融继续将其他人分成四组,在分组搭配上尽量做到各系操纵者融合在一起,这样才能更好的发挥出团队战斗力。

    “好了,各组组长待会儿到我那里去取路线地图和毒物辨识图,其他人各自回房间吧,今天准你们在基地周围自由活动,明天一早,

    各小组自己安排出发时间,不用再向我汇报了。这次行动,是让你们更好地了解魔幻星,历时半年,半年后,我希望你们都能完好无损的

    站在我面前。解散。”祝融的目光带着一丝笑意,前三个月过去了,他的任务也几乎完成了,剩余的时间,就要靠这些圣盟的精英去自由

    修炼。

    众操纵者们刚要解散,一个充满了兴奋的声音突然从基地最里面响起,“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我终于成功研制出来了。”矮敦

    敦的身影从基地中飞奔而出,手中似乎拿着什么,又蹦又跳的向众人这个方向跑来,正是塞里。

    众人的目光转向塞里身上,只见他手中拿着一个绿色的玻璃瓶,疲惫的脸上流露出强烈的兴奋,胖乎乎的面庞上浮现着一层红潮,这

    是兴奋到了极点的表示,转眼间他已经跑到众人面前,不理会大家怪异的目光,直接冲到天痕身前,“兄弟,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研制

    出了第一种没有副作用的药物,太好了,我终于成功了。你看,你看看,这新研制出的药可以极好的补充体力,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天痕笑道:“大哥,恭喜你,这三个月的时间看来没有白费。”他嘴里虽然这样说,但并没有太在意塞里的研究,毕竟,之前他给大

    家带来的恐怖感谁也无法忘记,祝融走到塞里身旁,好奇的看着他手中的瓶子。“胖子,你真的成功了。”

    塞里用力的点着头,“审判者,我成功了。经过我各种科学论证,这新研制出的体力药,可以在瞬间补充体力,虽然无法帮助异能恢

    复,但补充体力已经很不错了,比高级营养液可要强的多,吃上一颗,一天不进食都没关系。最可贵的是,绝对没有副作用。”说到这里

    ,目光扫向周围众人,“谁试试,谁先来试一下,绝对好用。”

    “靠,”众人都向塞里比画出一个我鄙视你的手势,一哄而散,谁也不愿意做他试验的“白老鼠。”

    天痕无奈的道:“大哥,看来你这宝贝药也只能在你兄弟我身上试验了。不过,今天就算了吧。明天我们还要出发,路上我再帮你试。”

    “出发?去哪里?”塞里疑惑的看着天痕。

    祝融替天痕回答了他的问题,“你不是一直想去找药么,我已经将你们二十人分成了五个小队,明天一早分别出发,天痕和你一组。”

    蓝蓝的声音从远处飘来,“天痕,塞里,明天一早在这里集合,谁也不许迟到,塞里,你最好少带你那些没用的东西,要是再吃坏了

    我们的肚子,我就把你冻成冰棍。”

    塞里不满的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一眼,嘟囔道:“真是一点欣赏能力都没有,我这绝世好药,你想吃我还不给呢。”一边说着,将

    手中的瓶子塞给天痕,“兄弟,这送给你了,里面有一百小粒,每天一粒,绝对有效。”

    天痕不忍伤害塞里的自尊心,只得将药收入了自己的空间袋,向祝融告别后,拉着塞里回了他们的房间。或许是这些日子研究的太疲

    倦了,一进屋,塞里就直接倒在床上睡了过去,发出震耳欲聋的鼾声。他是睡了,但天痕此时的精神却异常亢奋,明天就能出去了,自己

    到底能找到什么样的圣兽呢?一定要找一只最强大的圣兽辅助自己,要是能像百合那样的,就太好了。心头一震,天痕突然意识到了一个

    问题。

    百合为什么会有圣兽?当初那触角兽出现后,自己只顾看向百合解释自己与罗迦之间的关系,却忘记了询问这重要的问题。百合曾经

    说过,她并不属于圣盟,可是,如果她不是圣盟成员却又为什么能拥有强大而神圣的触角兽呢?看来,她还是向自己隐瞒了许多秘密啊!

    想到这里,天痕心中不禁泛起一丝苦涩,百合在某种意义上,并不信任自己,但是,这又怎么能怪她呢?谁让自己拥有黑暗异能这象征邪

    恶的能力。

    黑暗异能,真是让自己头疼啊!魔幻星上偏偏没有黑暗系的能量分子存在,这样修炼下去,恐怕三年的时间过去,自己就要被队友们

    拉下很多了,别说掌控者境界,能不能达到二十级都还是问题。他不断的胡思乱想着,百合、梅丽丝、罗迦、雪梅,这些靓丽的身影不断

    出现在脑海中,父母已经年纪那么大了,自己追求力量到底对不对,或许,留在父母身边做一个平凡的人是更好的选择,那样,自己也许

    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同百合在一起。这四个走入自己生活中的女孩子中,自己一直将罗迦当成妹妹看待,而梅丽丝和自己的关系则比较暖昧

    ,如果说对她没有感觉,孝是不可能的,她的诱惑力实在不容易抵挡。而雪梅呢?想起雪梅,她与自己的关系只能用说不清来解释,连自

    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与她之间的关系,自己确实喜欢她,当初那一星期她照顾自己时的温柔,现在还残留在心中,但是,自己能够接受

    她么?天痕不清楚。百合是四女中最神秘的,甚至比灵魂祭祀罗迦还要神秘几分,自己根本无法猜出她的身份是什么,但是,也偏偏是她

    ,在自己心中占据了最重要的地位。

    各种纷乱的情绪不断侵蚀着天痕的身心,烦躁,促使他重新走出了房间,漫步离开基地,走向那茂密的梧桐树林。

    火红色的树叶随风轻舞,发出沙沙的声音,清新的空气冲入肺腑,令天痕舒服了许多,微风,吹拂着他的身体,似乎要帮他带走所有

    纷乱似的,天痕的心有些醉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何必想那么多,管他什么黑暗、什么空间,自己只需要追求自己想达到的目标,就已经

    够了。

    不知不觉中,天痕已经走入了梧桐树林的深处,这里,由于是凤凰所栖之地,并没有其他圣兽的存在,舒适而安逸的环境令天痕的心

    渐渐静了下来,现在他并不想修炼,走到一颗高大的梧桐树坐下,背靠着树干,感受着来自大自然的气息。

    体内的宇宙气自然的流转着,在大自然中,它自由的吸收着外界的气息,不用天痕去刻意控制,它也在不断的充实着自己。

    “你似乎有什么心事?”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天痕一跳,飞身跃起,警惕的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蓝色的身影转出,正是蓝蓝,令天痕奇怪的是,今天的蓝蓝,脸上竟然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她是在向自己笑

    么?

    蓝蓝缓步走到天痕身前,抚摩着他先前所靠的梧桐树干,轻叹一声,道:“天痕,你现在还生我的气么?”

    天痕摇了摇头,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生什么气,你觉得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何况,我本身并没有什么损失,如果不是你,或

    许,我还无法走入异能者这个世界,依旧做着一个普通的平凡人吧。”

    蓝蓝微微一笑,面颊上露出一个小酒窝,那出尘之姿看的天痕不禁一呆,她道:“其实,我早就想叫你出来谈谈了,只是这些天的训

    练实在强度太大,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当初确实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因为自己的自由而让你陷入危险之中。你知道么?当我们

    在玛瑞露阿姨的演唱会上见面时,其实我心中很慌张,你的出现,让我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说到这里,她的俏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红

    晕。

    面前的蓝蓝比以前人性化了许多,感觉上更好接触,天痕原本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微笑道:“慌张,我有那么可怕么?”

    蓝蓝低下头道:“毕竟,当初我们之间发生了那样的事。如果那时我知道你有异能的存在,一定不会选择你的。再次见面你知道我有

    多尴尬么?但是,人家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在冲动之下,就说出了许多伤害你的话,后来,你和摩尔爷爷走了以后,玛瑞露阿姨跟我

    说了很多,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是错的,但却怎么也无法鼓起勇气去找你承认错误。再后来。或许是我们之间有缘吧,竟然在地球上再次

    相见,还一起来到了这里,别怪我之前的冷淡,我一直在犹豫,后来。当你为了咱们小队而大战那名火系掌控者的时候,我才下定决心。

    天痕,请你接受我的道歉吧。蓝蓝太怎么了。”一边说着,她向天痕深深的鞠了一躬。

    看到蓝蓝这样,天痕顿时慌了手脚,赶忙扶住她的手臂,“蓝蓝,你这是干什么?别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心中本就没有什么芥蒂。”

    蓝蓝微笑地看着天痕,“那,我们能做朋友么?普通朋友。”

    “当然可以。”蓝蓝的认错,让天痕对她大为改观。现在的蓝蓝才是最真实的她,美女的请求他又怎么能拒绝呢?

    蓝蓝拉着天痕坐了下来,看着眼前那一片火红色的树林,微笑道:“天痕,你知道么?我外公前些日子帮我举行了一个可笑的比武招

    亲。”

    天痕点了点头,道:“我当然知道,我想,每一名异能者都知道的吧。”

    蓝蓝双手玩弄着自己的衣角,道:“其实,这次比武招亲对我的触动很大,经过这次的事,我仿佛一下就从孩子变成了大人,明白了

    许多以前自己不懂的事。比武招亲这种形式虽然可笑,但是,在其中我却重新找到了自我和人生的目标。”歪头看向天痕。“你知道么?

    你很像一个人,尤其是背影,那个人,是第一个进入我心扉的男人,我已经认定了他。今生今世,非他不嫁。”

    天痕心头大震,勉强控制着自己脸上的表情,低下头道:“我听说了,在你那天比武招亲上出现了一位名叫绿叶的异能者,你说的是

    他吧。”

    蓝蓝点了点头,俏脸羞红道:“是啊!就是他,你不知道,他那天有多么威武,打的奈落比尔那个花心大萝卡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他

    身上的霸气是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没想到,我最反对的比武招亲竟然将他这样一个英雄送到了我面前。”

    “英雄?你说他是英雄么?”天痕目瞪口呆地看着蓝蓝,心头五味杂陈,险些将自己就是绿叶的事直接说出来。

    蓝蓝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在我心中他就是英雄,他不但挽救了我的婚姻,也挽回了我们异能者的尊严,啊,我说的太多了

    ,天痕,你可不要把我的话告诉别人哦。还有,我们以前的事就让他过去吧,那都是我们彼此的秘密。”

    天痕会意的点了点头,莞尔一笑,道:“你看我像一个多嘴的人么?我记性一向不好,以前发生过什么,我早就忘记了。”

    蓝蓝扑哧一笑,道“没想到你也挺有意思的。对了,绿叶也是空间系的异能者呢,你可要加油啊!或许,有一天你能达到他那样的境

    界也说不定。还记得那天凤凰攻击咱们的样子么?那突然出现的异空间大次元斩,像极了绿叶对付奈落比尔时所用的能力。我这些天一直

    在想,他会不会也在这魔幻星上呢?如果在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找出来的。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可要帮我才行。”

    天痕全身冷汗直冒,听蓝蓝说到这里,他不禁暗骂自己,没事逞什么能,那天明显是祝融审判者在试验大家,幸亏他不在场,否则,

    很可能会看破自己的能力,那时,自己的黑暗异能恐怕连躲都没地方躲了。口中敷衍着蓝蓝,“恩,你放心吧,只要有线索,我一定帮你。”

    蓝蓝从怀中拿出一张最原始的纸制地图,道:“你看,这就是我们明天要前进的路线,我刚才已经仔细看过了,这一路上,几乎都是

    森林和丘陵地区,我们的这个路线会从三个红色标识地区的边上经过,那红色标识地区,就是所谓的禁地了。你怎么看?”

    天痕接过地图,在自己膝盖上摊开,地图虽然看上去有些简陋,但标识却很清楚,正如蓝蓝所说,在用蓝色表明的线路两旁,会经过

    三个红色的区域,路线的终点,则是一块黑色区域。黑色区域虽然并不大,但上面却标上了四个字,“禁中之禁。”

    “蓝蓝,你看,这禁中之禁的黑色区域是什么?祝融老师有没有特意说明?”天痕指着地图上的黑色区域,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奇异

    的感觉。在那片黑色区域中,或许有着什么自己所期待的东西存在着。

    蓝蓝颔首道:“我就知道你会问,祝融爷爷特意说明了那里,他说,让咱们在距离那块地方三十公里能上能外必须返回,不能接近那

    片区域,在魔幻星所有的禁区中,那是最大的一块儿,在那里,有着非常危险的圣兽存在着,而且不是一只、两只,而是一大群。那里,

    也是黑暗势力最想去的地方。整个魔幻星唯一拥有着黑暗气息的区域。祝融爷爷说的很严重,看来,那里真的有些我们无法抗衡的东西存

    在着。”

    听了她的话,天痕心头顿时一片火热,拥有黑暗气息的区域,那不是自己最希望能够找到的么?如果能跟那区域边缘修炼自己的两种

    异能,必然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就再也不用担心黑暗异能的修炼了。而且,那里必然有着黑暗系圣兽的存在。如果能弄上一只,或许

    比空间系圣兽对自己更加有用。想到这里,他直接向蓝蓝道:“那你怎么看?我们就按照这蓝色的线路前进么?”

    蓝蓝扑哧一笑,道:“你也想到了对不对,如果只按照规定线路前进,恐怕我们根本不会有什么大收获,我可不想弄一头水牛做圣兽。”

    两人同时流露出会心的微笑,蓝蓝竖起自己的手掌,天痕同样伸出右手与她那白皙柔嫩的小手对在一起,异口同声的道:“宝贵险中

    求。”

    两人相视大笑,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顿时化去了他们原本的隔膜,在微笑中,他们成为了朋友,也成为了战友。两人的手指分别点上

    了三个红色区域和那最后的黑色区域。蓝蓝沉吟道:“这几个区域既然是禁区,其中必然有着极为强大的圣兽存在着,甚至有可能达到祝

    融爷爷凤凰的程度,但同样的,危险性也必然非常大,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不能有丝毫急躁,寻找适当的机会再出手。如果没有机会

    ,我们就等待。我外公曾经跟我说过,在魔幻星上的禁区里,由于有超级圣兽的存在,普通圣兽处于尊敬和恐惧都不会进入他们的区域,

    就像咱们现在所处的梧桐森林。所以,进入禁地后,我们相对是安全的,只要不受到超级圣兽的攻击。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决定到这几个禁

    地去探险么?因为,包括我外公和祝融爷爷在内,他们五位审判者的圣兽都是从这些禁地中找到的。禁地在魔幻星上一共有十一个,除了

    被祝融爷爷收去的火凤凰后解除的梧桐树森以外,还有十大禁地,其他小队的地图我也扫了一眼,他们所能经过的禁地只有一到两个,只

    有我们这一组经过的才最多。很明显,祝融爷爷是希望我们能有所收获,虽然我们的力量不足以收服超级圣兽,但有的时候,实力并不能

    说明一切,就算是强者如龙,也有打盹的时候,我们伺机而动,应该还是有机会的。祝融爷爷特意跟我说了,在距离禁中之禁最近的那个

    禁地,存在着两种空间系圣兽哦。”

    天痕眼中喜光闪烁,“空间系圣兽?是什么?”

    蓝蓝微笑道:“据说是两只非常强大的空间系圣兽,是连摩尔爷爷都没有办法收服的,如果有机会,我们去试试就是了。”

    天痕嘿嘿一笑,道:“自然要试的。我现在真的很期待明天的到来,但是,我们的计划太危险,你跟夜欢姐说了么?她会同意?”

    蓝蓝点头道:“夜欢姐对魔幻星的好奇还在我之上,她是有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自然是没什么问题。我现在担心的是那胖子塞里。

    他的能力太弱了,根本没有自保的实力,一切都要依靠我们才行。我怕,到时候他会拖累我们,毕竟,在面对超级圣兽的时候,恐怕我们

    就顾不上他了。我在前些天的训练中就想好了要去禁地探险了,只是没想到祝融爷爷会把塞里和我分成一组,所以,刚才我才会极力反对。”

    天痕眼中流露出睿智的光芒,“其实不要紧,什么事都是两面性的。祝融审判者的想法我明白,他就是怕我们太大胆了,所以才让塞

    里跟着咱们,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我们只要考虑到塞里,自然就不会去太危险的地方。但是,祝融审判者却忘记了一件事,塞里大哥是

    药剂师,而且是圣盟研究所中的特级研究员。蓝蓝,你千万不要小看塞里,他研制出的药虽然都有副作用,但在有的时候,却绝对是保命

    良方。祝融审判者不是说过,只要能得到好的圣兽,什么方法都可以使用么?显然也包括用药。塞里大哥没把握制造出灵药,毒药恐怕还

    是没问题的吧。”

    听了天痕的话,蓝蓝眼中光芒大放,她是聪明人,立刻就明白了天痕的意思,“你,你是说,我们想办法给那些圣兽下药么?”

    天痕嘿嘿一笑,道:“虽然成功机会也不大,但总比其他办法要好的多了。怎么样?现在你不觉得塞里大哥累赘了吧。在来魔幻星的

    时候,他带来了很多各种各样的药物,我建议,咱们的行动延迟三天再出发,这三天时间,让塞里大哥准备出一些必要的东西。”

    这梧桐树林中的一男一女同时流露出阴险的笑容,看着地图上的禁地,两人同时呐喊道:“超级圣兽,我们来拉。”

    “走,我们现在就去找塞里,让他赶快弄出些药来。”蓝蓝急不可待的道。

    天痕摇了摇头,“现在不行,这三个月的研究让塞里消耗很大,他已经睡了,让他好好休息一天,明天早上我们再跟他说。”

    蓝蓝站起身,微笑道:“好吧,那我们先回去再说。”心中暗想,绿叶,你等着看吧,等我有了超级圣兽,实力就不会比你差,到时

    候,我一定不让让你再有拒绝我的机会。她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直罹着,并暗暗与之比较的绿叶,现在就站在她身旁。

    第二天一早,当其他四个小组都各自按照自己的路线离开了基地时,天痕、蓝蓝、夜欢、三人却聚集在天痕他们的房间中,等待着塞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