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六十五章 威胁白凤与烈龙

    在蓝蓝离开基地的同时,天痕也已经悄悄摸到了第三个禁地,有了神风豹的指点,他对此行的信心增加了不少。按照神风豹所说,他悄

    悄的摸上了白风和烈龙所在的山谷,用黑暗面具将自己全部气息都隐藏起来,小心翼翼的顺着山坳向上攀爬着,这里同神风豹所在的那个

    风谷明显不同,山是绿色的,同魔幻星其他地方一样,都生长着各种茂密的植被,为了能更好的隐藏自己气息,天痕前进的速灰很慢,几

    乎完全是用走的,在空间力量的作用下,他没有惊动所过之处的一草一木,随着逐渐向上的攀爬,天痕的心起来越紧张,毕竟,他要面对

    的是两只神级圣兽。

    山谷高耸,据天痕估计,海拔至少在两千米以上,以他的身体素质,攀爬这一座高山自然不会耗费太多体力,但由于过度紧张,致使

    心神比身体疲惫的多。终于,表他时刻警惕中,来到了这山谷的顶端。据神风豹说,这是整个山谷最矮的一段,也是距离山谷中心景近的

    一段。

    匍匐在柔软的长草中,天痕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有了黑暗面具的掩饰,即使走他的呼吸声也不会传出,放眼向山谷内看去,只见整个

    山谷完全被一片绿色所笼罩,而在山谷谷底的正中央,果然如神风豹所说,有一个突起的小山包。极目远眺,虽然天痕的视力很好,但毕

    竟距离过远,他无法看清楚那山包顶端是否有自己要我的东西,深吸口气,他闭上眼晴,开始调息着自己此时的状况,只有保持最好的身体

    状态,他才能有更多的机会。碧绿的宇宙气在体内中盘旋流转,吸收着天地之灵气。使天痕渐渐融入了大自然之中。他一边休息,一边等

    待着机会。

    神风豹告诉天痕,白风和烈龙的警惕性非常高,但他们都非常喜欢阳光的照射,每天正午时分,是他们晒着太阳睡午觉地时刻,只有在

    那时。他们的警惕才最松懈。天痕等的,就是那个时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随着魔幻太阳向顶峰攀升,周围的温度也随之逐渐上升

    着。

    宇宙气如丝如缕般凝聚在胸口处,重新恢复了碧绿晶体的形态,天痕深吸口气,弯曲双腿,双手撑地,整个身体如同待发之箭一般蓄

    势以待。

    意念,切断了精神与三种能量的联系。黑、白两色旋涡地体积瞬间收缩。同时加速向胸口地位置冲去。黑暗面具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黑

    色光芒,将天来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深深的吸了口气,胸口处的力量骤然爆发。瞬间蔓延到他体内每一个角落,肌肉更加坚实了,全身

    上下,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一咬牙,天痕吞下了塞里给他那防御药丸的第二颗,为了最后的成功,也顾不得再掉一级能力了。在天魔变

    和那药丸的作用下,天痕此时的身休变得坚如精坚,不在犹豫,摇身一晃,在黑暗面具地作用下,身体分出十多道残影,同时,腾空而起,

    以自己所能达到地景快速度——十倍音速,闪电般向谷底中央那突起地山峰上冲去。此时,魔幻太阳刚刚行至天空正中。

    几千米,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已到达,带着无数残影的身体舞然飘荡,眼前的山包瞬间放大,天痕一眼就看到自己要找地那如问篮球般

    大小的白色物体。身形一闪,双臂紧紧的将那白色的物体抱在自己怀中。喜悦,瞬间腾起,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半。

    低沉的咆哮和清亮的怒吼声同时响起,两个巨大的身影分别从谷底两侧腾空而起,刹那间,强大的压迫力从周围升腾而起,天痕散发

    出体外的地狱火瞬间被压回体内,整个包都在这两股强大的压迫力作用下发出了碎裂的声音。

    天痕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没有塞里给的那防御药丸,恐怕即使是天魔变也无法保住自己的身体。他怀中抱着的,是一枚蛋

    ,如同篮球般大小,洁白的蛋。而这枚蛋,就走他此行的关键所在。出奇的是,在周围庞大的压力下,那蛋竞然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天痕

    清晰的感觉到,在蛋体周围,空间竟然微微扭曲着,那看似不强的能量波动,却轻易的将周围庞大的压力御掉,天痕也沾了些光,在那白

    蛋的作用下,他也感觉到自己所受的冲击减弱了许多,眼看着那两个巨大的身影向自己的方向飞来,天痕紧紧的将蛋抱在怀中。大喝道:“

    别过来。”

    两个巨大的身影各自在距离天痕百米外停下身形,看到他们的样子,天痕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神风豹说白凤和烈龙的能力比他

    要强,单是这身体大小,就是神风豹无法相比的。山包左侧,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凤凰,体长大约三十米开外,但身体周围散发的精纯空间系

    力量却几乎蔓延到山包周围,看上去,它比祝融审判者的火凤凰还要神俊一些,只是此时那双蓝色的眼眸中却充满了愤怒。两只羽翼轻轻

    的拍动着,似乎整个山谷都随着他翅膀的扇动而微微的颤抖着。很显然,如果天痕怀中没有那枚蛋,就算他身上有护身法宝,此时也早已

    在这只高傲白风的攻击下被撕的粉碎。另一边,则是一头体长和白风差不多,全身覆盖着白色鳞片的巨龙,巨龙头升双有,巨大的龙翼充

    满了不可一世的霸气,它身体周围的能量仿佛都凝固了一般,竟然威觉不到丝毫空间系力量的波动,腹下有四爪,轻轻的挥舞着,显然已

    经愤怒到了极点。

    低沉的男声响起,“人类,放下我的孩子,否则,我将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既然你敢来夺我的宝贝,就应该知道,它是任何能量无法

    伤害的。”这低沉的男声竟然是白风发出的,天痕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白风是男性,而烈龙反到是女性了。

    天痕手腕一翻,长时间不用的合金匕首出现在右掌中,匕首的尖端顶在蛋壳上,冷笑一声。道:“不错,白凤和烈龙生下的弹有着空间能

    量的保护。自然地任何能量所无法伤害地。但是,那也并不绝对,我擅长的,正是空间系能量,而你们地蛋。恐怕对金属却没有多好的防

    御吧。不错,我承认你们的力量很强,速度也很快,但是,我也擅长的是空间系力量。就算你们再强大,速度再快,恐怕也没有我推一下匕

    首容易吧。这是你们的孩子,如果你们不想让它就这么夭折,就不要轻举妄动,我在害柏地时候。恐怕手就容易哆嗦了。“嘿嘿。”一边说

    着,天痕心中暗想,对不起了白凤、烈龙,我也不想么做,但是,为了能够得到强大的力量,现在也顾不了许多,你们那么强大。如果我

    不卑鄙一点,又怎么能得到你们的支特,让你们其中之一成为我的伙伴圣兽呢?大不了,以后再慢慢补偿你们吧。天痕很清楚。自己现在绝

    对不能有丝毫心软的想法,否则,不但得不到强大的圣兽伙伴,恐怕,自己条小命也会交代在这里,白凤和烈龙绝不走什么善男信女。

    烈龙怒吼一声,“混蛋,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威胁到我们么?”大口骤然张开,一颗巨大的扭曲光弹骤然向天痕飞来。光弹所过之处,扭

    曲的空间竞然保特着扭曲的形态凝固了,在空中留下一条诡异的痕迹,可见这一攻击有多么强悍。

    “你才混蛋。”白风大喝一声,双翅前扇,两片利刃般的能量从天痕头顶上方呼啸而过,准确地命中了烈龙发出的攻击,令天痕惊异

    的是,光芒相交,竟然没有发生剧烈的爆炸,空间的扭曲完全消失了,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但是,死亡的威胁却令天痕的心

    一阵颤栗。

    烈龙咆哮道:“白凤,你又想打了么?好,那你就来吧,今天,我一定让你死在我地攻击下。”

    白凤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这句话你每天都在说,但你又有哪一天实现了。先救我的宝贝再说,你那么冲动,要是宝贝死了,我跟

    你没完。”烈龙大怒,“什么叫你的宝贝,那明明是我地宝贝,难道你能生不成,宝贝可是我肚子里面生出来的。都怪你,要不走你天天

    跟我争宝贝的抚养权,宝贝今天能被一个弱小的人类拿来威胁我么?要是宝贝有一点点损伤,我才跟你没完呢。”

    天痕心中暗笑,看来神风豹说的没错,白凤和烈龙之间的矛盾,主要就集中在自己手中的蛋上,这说不准是龙蛋还是凤蛋的东西,是

    自己最有利的武器。那天,在风谷中神风豹告诉天痕,白凤和烈龙本走一对夫妻,但他们都有很强的好胜心,骄傲的谁也不会让着对方,

    都认为自己才是空间系最强大的圣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两人之间的矛盾才逐渐激化,近而转变成了动手。后来,当烈龙生下他们的龙

    凤蛋宝宝后,这个矛盾终于爆发了,白凤和烈龙都认为应该由自己来抚养这个孩子,而又不愿意让对方插手,为了他们的宝宝,两人几乎

    天天拼命似的同对方开打。所以,天痕想想收服白凤和烈龙其中之一,就必须要先得到这颗龙凤蛋,龙凤蛋是足以让白凤和烈龙投鼠忌器

    的宝贝,也是当初激化他们矛盾的东西,只要将它掌握在手中,至少就占据了主动权,一切小心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够成功。白凤和烈龙

    实在太强大了,天痕也知道个方法很卑鄙,而且会引起白凤和烈龙的反威,但走,他却不得不这么做,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眼看着白凤和烈龙就要吵起来,天痕赶忙用合金匕首平拍着手中的龙凤蛋,道:“你们有完没完,先别吵了,你们还要不要你们的宝

    贝了?”

    白凤和烈龙同时一楞,目光再次落在了天痕身上,白凤声道:“人类,是谁告诉你我们有宝宝这个私密的。告诉我。”

    天痕冷笑一声,道:“现在你们似乎没有要求我的权力吧。我想,你应该询问我一下,我有什么条件才会将你们的宝贝还给你们呢?”

    白凤全身气息不稳的波动着,一向以来,还从来没有谁敢如此无视他,当然,烈龙除外。怒哼一声,道:“人类,我会让你死无葬身

    之地。”

    天痕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道;“既然敢来这里,我就根本不怕死,就算你要杀我,也应该先让你们的宝贝安全了再说吧,否则,我要

    是外一手哆嗦一下,恐怕……,我想,你们应听听我的条件了。

    想让我放了你们的宝贝其实很简单,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你们其中之一同我订立契约,成为我的伙伴圣兽,随我离开这座山谷,以

    后帮助我共同提升实力,成为我有力的臂助。就这么简单。”

    白凤和烈龙抢着道:“好,我答应你。”天痕怡然自得的看着它们,道:“不用那么急着答应,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如果,我同

    你们其中之一签定的是平等契约,一旦你们反悔,可以随时解除契约,到时候,我还不是要死。所以,我要求的是,你们跟随我的那个要

    同我签定主从条约,当然,我是主。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的将你们的宝贝还给你们,怎么样?”

    “不行。”烈龙愤怒的咆哮着,“你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想奴役我,门都没有。”一边说着,她那庞大的身体作势欲扑。

    “笨蛋,你冷静点,没看到我们的宝贝还在他那里么?”白凤阻止了烈龙,凤目转向天痕,目光冰冷,“人类,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太过

    分么?没有谁能限制我们的自由,你既然也拥有空间系的力量,就应该明白,对于我们空间系圣兽来说,自由是最可贵的。”

    天痕淡然一笑,道:“我当然明白,但是,你们不觉得在这片山谷中实在太寂寞了吗?外面的世界是美好的,你们谁跟了我,我都可以

    带他去外面的世界,同时,虽然签定主从契约,但我可以发誓,不会奴役你们,只是同你们成为朋友而已。”

    烈龙怒道:“你们人类那么卑鄙,发誓又有什么用。我们绝不会答应你条件的,这里是我们的家,谁也不能对我们产生威胁。”

    天痕冷冷的道:“那么说,你们是不想要自己的孩子了。据我听说,你们想生一个孩子可并不容易。我想,在你们心中,我的性命远

    远比不上你们的宝贝吧。”他刚说到里,突然发现有些不对,白凤的目光并没有看着自己,反而看向了烈龙,刹那间,天痕感觉到身体一阵

    冰冷。下一刻,他发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间竟然完全凝固了,就连自己的血液,也受到那凝固能量的影响,整个身体陷入一片僵硬之中。

    两个巨大的身影,同时向自己的方向扑来,而手中的合金匕首,竞然说什么也无法刺下去,在外来的威胁中,白凤和烈龙竟然联手了。

    生死存亡的瞬间,天痕爆发了异常灵敏反应力,虽然身体不能动,但他的精神和意念却是空间凝固能量所无法阻挡的,在天魔变的作用

    下,天痕拼尽全力,完全用精神力在自己身前劈开了一道缝隙,是的,那是次元斩,但在力量无法应用的情况下,产生的效果远远无法同

    当初的异空间大次元斩相比。但是,天痕的目的也不是用这次次元斩去攻击白凤和烈龙,他知道,那样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他用精神力

    强行开启的次元斩,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自己,是地。他用自己的力量臂向自己。

    次元斩劈开的缝隙产生了强大的吸扯力,吸的天痕向前跌出,身体在地上一滚,直按向山包下落去。与此同时,来自白凤和烈龙打击

    也降临了他的身体。

    轰——。天痕只觉得自己全身仿佛升入了云端一般,竟然威觉不到任何痛苦,但是,同时他也威觉不到自己他身体,眼前。是一片淡

    淡的黄色光芒,哇的喷出一口鲜血,下一刻,他在这强大的攻击中已经昏迷过去,在昏迷的刹那,他依旧紧紧地抱着自己怀中的那枚蛋。

    我死了么?朦胧中。天痕问着自己。没有谁能给他答案,身体仿佛在云朵中漂浮着一般,六感似乎完全消失了。那在睡梦中曾经出现,

    呼唤着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要将他从什么中拉出来似的,冰凉的气流不断围绕着身体运转着,何乎在重新带拾他生的机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痕地意识终于和身体重新连接。在逐渐的清醒中,身体传来的疼痛也在不断的增强着,几乎每一块骨骼和肌肉

    都通过神经末梢向大脑传递着呻吟的声音。“恩——”痛苦的皱了皱眉,天痕强撑着睁开了眼晴。先前发生的一切不断在脑海中回想着,

    他的心在后悔着,为什么自己那么不小心,虽然已经足够警惕了,但还是小看了白凤和烈龙地能力,尤其是烈龙那能够瞬间远距离凝聚空

    间的力量,那是自己根本没有想到的,在后悔中天痕吃惊的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死,因为,睁开眼晴后,他看到了一片淡淡地红色光芒

    正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同时,也包裹着自己怀中那枚篮球大小的蛋。两颗巨大的头就在他面前一米外,单走头,也要比自己身体大的多了

    ,他们喷吐的呼吸热气不断刺激着自己的身体,虽然带来了温暖,但同时也带来了恐惧,是的,那两颗大头,正是属于烈龙和白凤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没有杀自己?在自己昏迷中,他们完全可以将他们的宝贝拿回去啊!天痕的脑子飞速的转动着,然既没死,当然要

    争取更大的生机,生命可贵啊!在两只强大神兽级圣兽的威胁下,天痕的大脑格外灵敏,短短的瞬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活着,必

    然同那红色的光芒有关。等等,红色血光,那不是订立契约时才能产生的光芒么?血光笼罩着自己和怀中那枚蛋,难道说,难道说自己竞然

    和蛋订立了契约不成。想到这里,天痕的心不禁火热起来,在来这里之前,他只是想让白凤或烈龙变成自己的伙伴圣兽,却始终没有去多

    想这枚蛋,一直都准备将蛋作为自己与白凤、烈龙谈判的工具而已。此时,他才突然意识到,白凤和烈龙诞生的孩子,至少也应该是神兽

    级的圣兽啊!

    生物电脑传给天痕信息,明确的告诉他现在的状态,“异能等级,十六,宇宙气,第三价段二级。状态,极度虚弱。”状态,多了一

    个状态?看来,自己确实够虚弱的了。回想着先前发生的一切,天痕顿时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活着,在白凤和烈龙攻击自己的时候,自己利

    用次元斩,以最快的速度躲开了他们攻击的正面,而自己无极徽章在自己内心恐惧的同时爆发出强大的防御力,配合自己已经提升到极限

    的身体强度,这才避免了被撕裂的结局,以自己如此强度的身体,此时却还受了重仿,虽然是幸运的,但也体现出了两只神级圣兽的强悍。

    轻咳一声,天痕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了,“两位老大,你们是不是离的远些,这样看我干什么?”

    白凤和烈龙的目光不善,那无形的压力也足以让天痕不断升起恐惧之心,他发现,自己胸口上的无极徽章已经布满了裂纹,显然是因

    为承受了超过极限的力量,已经完全损坏了。自己现在的状态,绝不可能再一次承受来自白凤和烈龙任何一人的攻击了。

    白凤沉声道:“你竟然敢同我们的孩子订下主从契约,你知不知道,这是对我们最大的侮辱。请你立刻解除契约,我们可以放你离开这

    里。”

    天痕的心活络起来,看来,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而且。竟然在无意中,与这枚龙凤蛋结下了主从契约。主从契约只有为主地一方主

    动解除才能结束,而从属一方则只能听从命令,一旦主人死亡,虽然不会像灵魂契约那祥致使从属一方陷入死境,但影响却是必然的。而

    且很大。

    “白凤老大,现在这种情况你让我如何相信你们呢?你们打个喷嚏也能像捏死蚂蚁似的把我弄死,为了我自己的安全着想,至少现在我

    不会答应你的条件。先前,先前我已经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而你们却突然袭击了我,如果不是你们地攻击,恐怕我也不会因为喷血同你们

    地孩子结下契约吧。这是你们的错。你们尽管放心,既然我已经与你们的孩子订立了主从契约,我是绝不会伤害他。让我带他离开这里吧。”

    烈龙暴怒道:“你在做梦?我们就这么唯一的孩子,你想带他走?就先要过了我一关。”因为愤怒。烈龙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幸亏

    白风及时用自己的力量护住了天痕,否则,单是气息已经足以致天痕于死地了。白风用眼种阻止烈龙发怒,面对孩子的问题,他们已经暂

    时相互妥协了,毕竟,孩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所谓虎毒不食子,像白风和烈龙这样的存在也不例外。

    天痕苦笑道:“那你们说怎么办?我可不能冒险解除契约。而且你们地孩子现在还在蛋中,我可不知道该怎么接触主从契约。”

    白凤的声音柔和了许多,“人类。你应明白,我和烈龙都不会甘心被你所奴役的,以你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得到我们的认可。但是,

    我可以用空间系神级圣兽名誉发誓,只要你解除了同我们孩子之间的契约,我们保征不伤你一根寒毛,还会治疗好你的伤,并帮你开启一

    些空间中你并不能拥有地能力。甚至,我们还可以帮你找一只次神级圣兽作为你的伙伴圣兽。这是我们所能做到的全部,希望你慎重考虑。”

    听了白凤的话,天痕心中大动,毕竟,白凤身为神级圣兽,说出地话自然有一定份量,何况,圣兽的里再强大,毕竟不是属于自己的

    ,只有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佳选择,更何况,白凤还答应给自己弄一只次神级的空间系圣兽作为补偿,在能够活命的前提下,

    如此忧厚的条件,自己根本没有不答应的理由。想到这里,天痕不再犹豫,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就答应你们。之前我所做一切,还

    请你们原谅,虽然,我知道你们心中一定对我存有不少芥蒂,但我真的很希望能成为你们朋友。”一边说着,天痕轻轻抚摸这枚龙凤蛋。

    这样的解决方法,无疑是替大欢喜的,自己可不能随便树立这么两个强大的敌人,所以,说点软话还是很必要的。

    白凤和烈龙明显放松了一些,天痕既然答应了他们的条件,至少对他们自身没有什么损失,白凤道:“既然如此,你就先在我们山谷

    中留一段时间,我们的孩子应也应该快孵化了,等它孵化出来后,你就可以与他解除主从契约了,到时,我们自会帮你找一只伙伴圣兽。”

    天痕长出口气,道:“希望这个时间不会太长才好。”一边说着,他将日光笼罩中的龙凤蛋托了起来,递到白凤和烈龙面前。白凤和烈

    龙同时探出一只前爪,两人对视一眼,前爪停滞在半空中,谁也没有继续行动,白凤摇了摇头,向天痕道;“还是你抱着我们的孩子吧,在

    它孵化出来前,恐怕你们之间主从契约都将处于半订立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是不能分离的,否则,不论对你,还是对我们的孩子,

    都是一种危害。所以,也只能先由你带着它,等我们的宝贝孵化出来再说。你放心,在段时间中,我们可以帮你开启一些空间的力量。”

    看着手上那红光缭绕的龙凤蛋,天痕无奈的点了点头,道:“现在也只有这样了。”

    白凤道;“你不要小看身处之地,这个山包乃是整个山谷灵气之所聚,所以我们才会将宝宝留这里,让它吸收灵气,逐渐孵化,虽然孵

    化的速度慢了一些,但对它却有着极大的好处。你就在边里养伤吧。我们负责给你找吃的,在这里不论你的伤还是增强修为,都非常有利。”

    天痕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了一幕异常的景象,手中那篮球大小的龙凤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一道细小的裂缝出现在了蛋体

    上方。扭曲的光芒闪烁,原本围绕在蛋体周围血红色光芒飞快的从那道裂缝中渗入到龙凤蛋之内,整个蛋壳渐渐变成了红色。

    轻微的破裂声逐渐响起,以最开始那道缝隙为中心,细小的裂痕不断向周围分散着,红色的蛋壳内部渐渐迸发出一道道白色的光芒,

    天痕只觉得自己手上的龙凤蛋变得异常温热,一股股莫名的能量不断从中流荡而出,温暖着自己的身体,使自己体内疼痛逐渐减弱着。

    白凤和烈龙目瞪口呆的看着龙凤蛋,他们眼中此时已经没有了警惕、愤怒等种种负面情绪,留存的光芒,只有期持,对那小生命的期

    待。

    碎裂声逐渐响起,白色的光芒突然变得异常强烈,刺激的天痕和白风、烈龙都暂时失去了视觉,清脆的鸣叫声从天痕手上传出,一个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