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七十四章 初遇改造人

    黑暗之神有些苦涩的道:“力量哪儿是那么好恢复的,这里的黑暗气息倒是不错,可惜,你不会一直在这里待下去。我估计,我现在

    的力量也就等同于十级黑暗异能者,帮不上你什么的。不过,随着你不断修炼,我的能力也会进步的快一些,毕竟,你的力量越强大,塞

    所能吸收的黑暗气息也会越多。”

    天痕心中暗想,你的力量还是弱一些的好,如果能力超过了我,恐怕还不定会出什么问题呢,“黑暗之神,刚才那四个人你也看到了

    ,他们本身肉体的力量并不怎么强,但身上的装备却是我所仅见的,真没想到,离子高能炮居然能浓缩后加载在人的身上,如果不是我及

    时阻止他们用出最后手段,口怕,就是不死也要重伤在这里。

    黑暗之神道:“你说的不错,那几个人的能力都不算强,但却似乎是专门为了对付拥有黑暗能力之人的,他们身上的那件衣服对黑暗

    气息有着极强的免疫能力,连你的腐蚀黑焰都无法透入。我不懂你们人类那什么科技,但你刚才毁坏的那东西,确实可以威胁到四十级以

    下的异能者,以后你还是小心一些,遇到敌人,先弄清对方的实力再动手,我可不想跟你出来却思在外面。”

    天痕右手一挥,空间的力量在空中形成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先前率入废墟中的改造战士抓了出来,天痕扯下他身上那能够免疫黑暗气

    息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虽然胸口处有了破损,但那改造战士的身体很大,将衣服掖好,到也看不出什么。

    “咦。”天痕仔细看着这名改造战士身上用超合金铸造的盔甲,发出一声惊呼。盔甲上的各种攻击方法虽然已经都被损坏了。但阴隐

    隐露出的银光还是令他一阵厌恶,苦笑道:“看来,不光是他们的衣服有抵抗黑暗力量地能够,连盔甲也是,这已经不是普通的超合金了

    ,真不知道上议院为了装备这些改造战士花费了多大的代价。”扒下改造战士身上的甲胄,将这造价不菲如同肌肉般形态的合金送入自己

    的空间袋中。没有了盔甲,这改造战士看上去也不再是那么健壮。看上去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双臂和左半个身子依旧两只眼睛完全是用

    科技制造而成的,他地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金属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令天痕感到可悲的是,这名改造战士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象征。

    低沉的龙吟声突然变成了嘹亮的凤鸣,天痕扭头看去。看到了绚丽的地一幕,散发着七彩光芒的汁液从小凤楼背後两个突起处喷出,

    沾满了它的身体,小龙龙眼中神光电射,两只湿湿的羽翼骤然向身体两旁展开,由于刚破身而出,羽翼显得有些皱褶,正在不断的伸展中

    扩大着。两翼展开,竟然有三米左右的宽度,上面覆盖着一层比身体要细小些的鳞片,正像是烈龙身上龙翼的缩小版。在他那双凤目两旁

    ,各向个延伸出一根长约三十公分地银翎,似乎是眉毛,但看上去却坚硬无比,这是烈龙和白凤身上都不曾有的特征。此时的他,除了这

    新生的银翎以外。拥有着凤首、凤身、龙爪、龙鳞,龙翼,终于从幼生期进化到了成长期。

    用力的抖着全身,在那七彩汁液的作用,小龙龙长出翅膀处的创口快速的合拢在一起,使翅膀完全与身体贴合,兴奋的名教形成一声

    ,终于完成了乘胜红第一次蜕变。现在地它虽然因为翅膀刚生出还不能飞。但看上去,已经比以前漂亮的多了,尤其是眼部两旁斜上方的

    银翎,和尾部那三根长长的尾翎。更是给增添了许多美感。

    “咱们要走了。”天痕向小凤龙招呼一声,将小凤楼直接送入了异空间,夹起那失去铠甲的改造人破空而起,眨眼间消失在银街之中。虽然龙凤合鸣的声音震惊了整条银街,但由于先前改造战士所表现出的杀机,没有人敢靠近过来,所以,银街中人能看到地,只有小凤

    龙刚开始蜕变时升入空中的龙、凤白光,而这些,也仅能让他们产生一阵遐思而已。

    天痕一边快速的飞行着,一边犹豫要不要将怀中这个改造人杀死,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显然将他杀死是最好地选择,但是,百合在

    同自己分离时所说的话不断在而便回想道,使他始终无法作出决定。先前杀其他三名改造人的时候,是因为对方已经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

    ,而此时昏迷中的改造人只会让他感觉到悲哀。如果换做自己是他该怎么样?

    天痕带着那名改造人直接飞出了中霆星,他不想有任何麻烦,由于现在翔车已经成为了主流代步工具,为了尽量保护行政星的自然环

    境,中霆星除了大城市周围和一些矿物开采地以外,大多数地方还处于最原始状态。他直接多着改造人降落在中霆城和宁定城中央位置的

    一片丘陵上,找到一片洼陷处,将改造人放在了地上。

    柔和的宇宙气在天痕力量的作用下输入到改造人体内,刺激着他的身体机能,当宇宙气顺着改革人的静脉行至那半边金属身体的时候

    ,天痕惊讶的发现,那金属身体竟然完全是模拟人体而成的,其中竟然也有经脉的存在,只不过这些经脉就要简单的多了,在宇宙气的刺

    激下,改造人的半边金属身体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呻吟声响起,他渐渐的清醒过来。

    为了防止改造人的满反抗,天痕月空间凝固之法来束缚住他的身体,静静的等待着。

    片刻之后,改造人睁坑的自己的双眼,一看到黑色气息笼罩中的天痕,就挣扎着想攻击,但他原本的力量很大程度上凭借的就是那身

    甲胄,此时在空间凝固的作用下又怎么还能反抗呢?怒视着天痕,恨声道“为什么不杀了我。你动手啊。”

    天痕淡淡的看着他,冷然道:“我不想杀你,但是,我希望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在改造人醒来的瞬间,他已经想好了解决问题地

    办法,虽然黑暗之神一再的告诉他,只有杀人灭口才是保守秘密最好的方法,但天痕发现,这个改造人的身体已经打动了自己的心,心无

    杀机,又如何下手呢?他并不是心慈手软的人。但也要看对象是谁。最后的决定很简单,只要问清楚自己想知道的事,塌毁用黑暗地力量

    破坏这名改造人的记忆,虽然不至于成为白痴,但却能让他忘记许多事。

    “哼,想让我回答你的问题么?别做梦了。我你,从我成为改造人的那一天开始。就知道自己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至

    于死亡什么时候来临,我从没有考虑过。对于我来说,活着比死更痛苦。你不用不想使折磨我的方法逼我就范,那对我来说是没月的,我

    所有的痛感神经都已经失去,你也看到了。我这副身体还怕什么,来吧,给我个痛快。”改造人显得很平静,这样的情形,不禁让天痕犯

    难。

    深吸口气,天痕道:“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不过,我很奇怪的是,为什么你会做一个改造人呢?我想只要是人类,就没

    有谁希望自己变成同别人不一样的怪物吧。除非,你对力量的追求达到了顶峰。但是,看你地样子似乎又不像。你也有家人,难道你就部

    委他们着想?如果你死了,他们会难过,会伤心。那是你想看到的么?“哈哈哈哈——”改造人疯狂的大笑起来,“难过?伤心?他们早

    已经经历过了,在他们心中,我已经是死亡的。当我从第七特种部队回到地球执行任务时,议院已经向我的家人发出的死亡通知。真没想

    到,你这么一个黑暗生物竟然也懂得亲情?”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屑。

    “黑暗就一定是错的么?那照你这么说,银河联盟议会就肯定是对的了?如果银河联盟上议院拥有都是行的正,做地明,那又怎么会

    出现你这样的改造战士。现在银河联盟两议院依旧统治着,或者说是着整个银河联盟,有人说过他们什么嘛?有人为你这样的改造战士伸

    冤么?你可以说,政治本是黑暗的,为了更好的统治整个银河联盟,这是议院以后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巩固他们地势力,但反过来想,黑

    暗势力就一定都是错,所做的一切就都是邪恶的么?我的老师跟我说过一句话,力量,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黑暗异能也是如此。我

    不认为我做错过什么,今天,也是你们率先向我发动地攻击。在你、我眼中,我们彼此都是错误的,谁又能说对方什么?”天痕说的很平

    淡,语气中没有丝毫做作,在说话的过程中,他依旧用宇宙气不断滋润着改造人的身体。

    改造人听了天痕的话有些发楞,脸上的不屑渐渐消失了,“那这么说,你觉得自己并不邪恶了,也没做过邪恶的事?”

    天痕摇了摇头道:“我不会这么认为,我也做过错事,我也杀过人。有的时候,为了保护自己,或者保护我的亲人,朋友,我必须做

    些自己本不愿意做的事。但是,我在努力,至少,在别人没有威胁到我的时候,我不会轻易杀人。我不是好人,但我也不承认自己是坏人。刚才如果不是你们动用了离子高能高炮,如果不是你们感受到我拥有两种异能,我或许不会下杀手。那时,如果我不动手,死的就是我。”

    改造人的脸色渐渐平和下来,“黑暗与空间的融合,而且能够达到如此境界,你是我所知道最怪异的异能着,你既然害怕泄露自己的

    能力,又用我不明白的方法遮掩住自己的容貌,想必你的身份也绝不简单,冲你如此坦白,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但是,我也一

    个条件,你必须答应。否则,我什么都不会说。”

    天痕一楞,他没想到先前还如此坚持的改造人会突然转变,下意识的问道:“是什么条件?如果不是太过分,我想,我会考虑的。”

    改造人淡然道:“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当你得知想知道的一切后,请杀了我。”

    “杀了你?”天痕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他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居然还有人会提出这样的条件,这是他完全想不到的。

    “没错,杀了我。我们改造人,尤其是想我这种低等级的改造人,已经不被看成是人类了,我们只是议院利用的工具。正如你所说,

    我也有着妻子和儿女,有着慈祥的父母,为了他们,我必须死。如果我被你抓走后反而还活着,最后的结果,恐怕会祸及家人。这也是议

    院控制我们最好的办法,既然你知道我们改造人是出自上议院,应该也了解过,改造人大多是出身于军人,作为一个军人,我不怕死,但

    我却不能连累心中的寄托。”他很平静,似乎不是在谈论自己的生死一般。

    天痕并没有急着问梅丽丝的事,已经过去了几天,如果改造人对梅丽丝,恐怕她早已经成为了尸体,面前的改造人心中似乎有着许多

    隐情,在怜惜和担忧的心情作用下,天痕不禁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改造人。难道,上议院就不顾你们心中的想法

    ,而强行将你们改造么?如果真是那样,一旦消息泄露,恐怕会引起军队的哗变吧。”

    改造人道:“当然不是那么简单,意愿的手段不但非常秘密,而且,他们也相信我们不会随便把事情说出去。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你

    刚才说的话,我突然有种不吐不快的形成,坦白说,你身上的黑暗气息令我很厌恶,但我还是想说出来,只是希望,你在我死后,不要告

    诉别人是我告诉你的一切,你可以最残忍的方法杀死我,甚至使我的尸体不留下任何痕迹。”

    顿了顿,他接着道:“我们改造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身体良好好的基础下,为了变成势力强大者,完全自愿接受改造,希望通

    过改造能得到超人的实力。这种人数随着在改造人中只占据一小部分,但由于只有心中充满欲望,且意志无比坚定的人才会选择这条路,

    所以,他们才是改造人中最强大的存在。而像我这样的,就属于另外一种情况,我原本属于特种部队,军舰中的登陆格斗兵,少尉军衔,

    说起来可笑,正是因为我身体素质好,各方面成绩优异,才会落得这个下场。我奉命返回地球,与许多同我情况差不多的人聚集在地球议

    会总部,就手各种严格的训练和淘汰,我在其中并不算出色,第二拨训练就被淘汰了下来,联盟总司令部直接命令我们,必须接受联盟的

    一切命令,只要答应成为改造人,那么,我们的家人就会享受到一切优厚待遇,否则……”说到这里,改造人眼中充满了愤怒和悲伤,还

    有些许不甘。

    “当时,向我们宣布命令的长官是这么说的,如果,你们不能为国尽忠,那么,国家有权剥夺你们,甚至你们家人所有一切权力,同

    时,不保证你们的安全。”

    听到这里,天痕解除了施加在改造人身上的空间凝固,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在这样赤裸裸的威胁下,或许换做说我,也会像你这

    样选择。”

    改造人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但他改造过的眼睛却没有丝毫反应,“你知道么?我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但是,想哭时却偏偏无法哭的感

    觉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折磨。你说的不错,在那样地命令下。我们只有答应。而我们这些被选中的人,全都是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所以联

    盟除了给我们家人优厚的待遇,并给予一张死亡通知书以外,根本用不着多做什么。我就已经被从这个世界抹杀了,有的,只是一个冰冷

    的编号。我恨,我恨议院所有的人。但为了我的家人,我又偏偏无法背叛。”

    天痕心中升起一丝嗜血的疯狂,冷然道:“议院这么做,总有一天,他们会遭到报应的。麻烦你告诉我,前几天从银街抓走的那个女

    吸血鬼现在在哪里?我要找到她。”

    改造人深吸口气,激荡的心情渐渐平复。红色的眼睛看向天痕,道“其实,我已经猜到你要问我的就是这个,那个女人确实很厉害,

    干掉了我们两个兄弟才被剿暗抓住,足足用了六个剿暗网才将她完全困住。后面,从她的力量上,我们队长推测出。她很有可能就是黑暗

    联盟中吸血鬼家族地十二公爵之一,现在看来,队长的推测是正确的,我们四个今天到银街去,本来就是想将那里的黑暗势力肃清,你运

    气不错,那个女人我们准备抓回去上交给上议院处理,现在还活着。”

    听到这里,天痕顿时松了口气。只要梅丽丝还活着就有希望,赶忙追问道:“那她在哪里,有没有离开中雷霆星?”

    改造人摇了摇头,道:“还没有,队长准备等我们将银街中其他吸血鬼剿灭后,再一起返回地球。我们来中霆星的目的,就是要将这

    里的黑暗势力彻底清除。”

    天痕灵机一动,突然摸清楚的议院的做法,虽然这些改造人是来消灭黑暗势力地,但真正的目的恐怕还在圣盟。如果没有黑暗势力的

    威胁,圣盟这只良弓也就不再有任何作用。到时候,上、下两议院再调集全部势力清剿,或者诋毁,就要容易的多了。看来,这些改造人

    对付黑暗联盟的行动一定非常秘密,幸好自己回来想让梅丽丝用她的实力帮自己寻找百合,否则的话,以后恐怕都见不到梅丽丝了。想到

    这里,他也隐约猜到了其余改造人和美丽丝的所在,沉吟道:“那这么说,你们已经将美丽丝关押在中霆城政府地某个地方了。”

    改造人眼中红色一闪,“你很聪明。我们来到这里黑,用议院的命令要求本地政府将我们秘密安排在中霆城三号秘密基地,位置就在

    中霆城西北三十公里的那片山中。那里属于军事管制地区。防卫严密。那个女吸血鬼,在异地地下三层的超重力地牢中,受到相当于数百

    倍星球引力的影响,任何探测装置都无寻找到那个吸血鬼的气息。当然,在那么强的重力作用下,她能支撑着不死,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如果你要去,那现在就去吧。”

    天痕点了点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么详细。以后有缘,我们还会再见地。”

    改造人一楞,怒道:“你已经答应了要杀我,难道你想反悔不成?”

    微微一笑,天痕道:“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人的生命毕竟只有一次,虽然现在你已经失去了很多,但只要活着,就有再见家人的可

    能。我有一权宜一计,虽然依旧会伤害到你地身体,但至少可以让你留住自己的性命。我会将你身体的机械部分打伤,然后用黑暗异能清

    楚你部分记忆,我想,你身上一定有某种感应器能够让你们的人找到吧。他们找到你的时候,发现你已经被我的黑暗能力重创,相信也不

    会多怀疑什么,就算怀疑也没用,毕竟,你对我的记忆也失去了,这样对立,对我都好。”

    改造人眼中红光连闪,沉声道:“银河联盟研究所有着最强大的研究力量,你就不怕他们恢复我的记忆后我把你的事情说出去么?”

    天痕轻叹一声,道:“人之一生,如果什么总是要生活在畏惧中,还有什么乐趣,就算你把我的事说出去能怎么样?第一,你没见过

    我的样子,第二,你不知道我的身份。你以为银河联盟议会的人就能找到我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好了,你准备一下,我要动手了,扫

    除记忆是非常痛苦地,即使你失去了所有痛感神经,当脑波被黑暗力量侵蚀之时,也绝不好受。”一边说着,天痕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等一下。”改造人突然大喝一声。

    天痕一楞,道:“你还也什么要交代的么?能不死而度过难关,对你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又何必非要寻死呢?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说

    不定,什么时候你的身体还恢复。”

    改造人地眼珠虽然不能表露出心中的感情,但从他微微颤抖的身体,天痕可以看出。他的内心中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长出口气,改造人颓然道:“看来,还是我错了。直到刚才这一刻,我才相信你先前说的是真的。没想到,拥有黑暗能力的你竟然真

    的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否则,也就对不起你为我如此设想了。其实,我之所以一切都告诉你,是希望你到三号基地

    去送死。你杀死地另外三个改造人,都是与我从同一基地出来的兄弟。我要为他们报仇。但是,既然你如此对我,我还有什么好放不开的

    呢?毕竟,在敌对之时,我们也同样不会留手。三号基地你不能去,那个女吸血鬼是不能被你救走的。”

    天痕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改造人,道:“为什么?”

    改造人正色道:“因为我们地队长在那里,他是最强大的三名改造人之一,虽然你有着两种能力,但面对他之时也绝不可能有任何机

    会,因为,我们的队长玄天,已经拥有了接近异能着中审判者的修为,那绝不是你所能对付地。”

    天痕全身一震,“接近审判者的修为?这不可能。审判者不但有着光速的能力,而且可以将本系异能发挥到最强大的状态,以一人之

    力几乎可以同神级舰队的护卫舰相抗衡,难道,上议院竟然可以将一名改造人强化到那种程度么?”

    改造人凝重的点了点头,道:“希望你能相信我的话。玄天队长,是改造陈中最成功的一个,他的改造完全是用最高科技来完成的,

    已经达到了可以吸收任何光能补充自身地境界,而且,在他身上没有任何金属和科技武器,所依靠的,完全是自身。但是,他的身体却早

    已经强化到超越任何金属的地步,身体就像一个巨大的能量炉一般,随时可以释放出庞大的能量,如果你对上他,首先一点,你根本不可

    能伤害到他的身体,其次,他瞬间释放的能量,足以同我们先前所用的离子高能炮相比。不过,我们缩小版的离子高能炮口只能一发,但

    他随手的攻击却都可以达到那样的强度。队长的能力究竟有多强我们都不清楚。只是,上次在与圣盟火系审判者祝融的切磋中,他最后虽

    然败了,但也给祝融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据说,还将祝融审判者的身体打伤了,而他最后也是因为能量完全耗尽才输了比试。但身体却没

    有丝毫损伤。或许,祝融审判者还有传说中的圣兽可以依仗,但从那一战来看,玄天队长也只稍落下风而已。除非你自认可以达到审判者

    的境界,否则,我建议你还是别去的好。你刚才也说了,生命是重要的。”

    天痕淡然一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想,或许现在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可惜我要清洗掉你的记忆,否则,我一定会把自己的名字

    告诉你。”

    改造人全身一震,道:“你还是要去么?”

    天痕拍拍他那坚硬的肩膀,“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朋友有难如果不救,那我还算是一个人么?何况,我相信自己的能力,就算

    你们队长再强,我也未必没有机会,毕竟,我的目的只是救人而已。再见啦。我的朋友。”一边说着,天痕拍在改造人肩膀上的手骤然发

    力,在改造人的惨呼之中,他的一条机械左肩已经被天痕卸了下来。

    伤害对方。只是为了让其更好的活下去,天痕没有任何留手,双手幻化出一片虚影,带着黑暗强烈的腐蚀力,不断侵蚀着改造人的身

    体。

    身影停滞,天痕改造人面对面的站着,改造人原本看上去极为健壮的身躯此时已经便的千疮百孔,黑暗腐蚀金属产生的气味连天痕都

    有些无法承受。

    改造的声音便的沙哑的许多。“谢……谢……”留下最后两个字,身体缓缓向天痕的方向倒去。天痕向后还退一米,右手成爪抓在改

    造人的头部,轻叹一声。“我用会记得,你是一个人,而不是怪物。”黑色的气流瞬间从改造人的七窍刺入,剧烈的颤抖传遍改造人身体

    每一个角落,但是,他并没有再惨呼出声,天痕最后的话令他的意志便的无比坚毅。

    小心的将改造人的身体平放在地面上,天痕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深施一礼,身体如同炮弹般腾空而起,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