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七十九章 欧雅的心

    二先生眼中流露出一丝骇然,上次听奈落说有人能够吞噬青龙力他还不相信,此时真正面对,才体会到了地狱魔火的可怕,力量被抽

    离的感觉是如此痛苦,他不禁痛哼一声,与奈落对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撞向对方的身体,轰的一声,空中的金龙消失了,青龙领域也随之

    消失,虽然这样做让他们陷入被动之中,但至少不会再有外方的力量被天痕所吞噬。

    天痕冷哼的声,“你们以为这样就能与我抗衡了么?”身体如闪电般切入奈落比尔与而先生中间,力量完全内蕴于身体,凭借着超人

    的速度,同时向两人发起了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一时间,白色的光芒和金色的光雨不断在空中闪烁着,气劲碰撞的余波在地面上形成

    一个又一个深坑。天痕不会再给奈落叔侄再有任何联手的机会,充分利用自己对空间速度的理解,奈落比尔和二先生都感觉到似乎天痕只

    攻击自己一个人似的。在天魔变所产生的强大能量作用下,他们如同风中落叶一般,只能是不断的衰败,最后的结果必然是跌落尘埃。

    轰——奈落比尔被天痕一拳轰击的飞了出去,同时,天痕利用空间凝固的能力,连续三此凝固二先生身边的空间,又三此放开,使他

    对空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一时间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进退。

    光影一闪,天痕突然出现在二先生身旁,对于面前这个败类,他不会有丝毫留手,大喝道:“空间破——龙——杀——。”白色的光

    刃闪电般下劈。直奔二先生的面门,强大的压迫力令周围方圆数百米之内地面完全龟裂,空间凝固限制着二先生的身体,天痕在全力出手

    之下,有十足把握将面前这个能力接近五十级异能者水平的二先生毁在手中。这就第三重天魔变的能力,接近六十级异能者的实力。

    正在这时,一片红色的光芒电闪而至,正好挡在天痕和二先生之间,完全扭曲了空间的破龙杀准确的命中在红光之上,噗的一声,红

    光印上了二先生的胸口。骨骼的碎裂声清晰响起。而那红光也在冲击力之中向一旁斜飞而去。

    破龙杀当然没有这么容易就被消耗掉,光刃被红红色的光芒震偏。在二先生的惨叫声中,已经将他的左臂齐根砍下来。二先生也算了

    得,在如此重创地情况下,依旧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金龙再次出现,与破龙杀剩余的力量抵消,而自己也借着这股冲击力向外飞去。天

    痕清晰地,二先生的肩膀地创口处一片金色的光芒阻止血液喷洒,虽然打断他的胸骨,又砍掉他一条手臂,但显然都不是致命的创伤。

    地面上,出现一个直径接近十米,深三米的大坑,这还是在破龙杀的力量被抵消掉大半的情况下,结合了黑暗与空间的力量,天痕这

    绝强的一击确实有破龙地实力。

    光芒一闪,天痕已经出现在那红光旁边。由于抱着欧雅夫人,他用不出移形幻影之法,一把捞住红光时,却发现二先生的身影已经消

    失了。

    “哼跑的到真快,对不起,夫人,我没能杀了他。”天痕不是想追杀二先生,但是,一来,欧雅夫人此时赤身裸体,需要帮助,另外

    ,在刚才与奈落叔侄全力搏斗之时,也消耗了他当量的能力,地狱魔火所需要的能量是相当庞大的,他的天魔变毕竟施展时间有限,就算

    追上去,也未必能真的击杀二先生。

    欧雅夫人含泪摇头,将面庞埋入天痕怀中,不断哽咽的抽泣着。

    天痕随手将那团红光扔进自己开启的空间袋中,一掌将追来的奈落比尔击飞,空间凝固地能力瞬间困住他的身体,令他丝毫动弹不得。

    空气,在这一瞬间显得格外凝重,先前能量飞溅的场面完全消失了,一切又恢复到寂静之中,古堡在微风中傲然而立,而天痕,此时

    则掌握着敌人的命运。

    冰冷的声音令奈落打了个寒战,只听天痕道:“看在欧雅夫人的面上,我今天我杀你。不过,没有下一次。

    奈落比尔通红的眼睛渐渐恢复了正常,不断喘息着看着天痕,他是聪明人,当然知道不论如何自己也无法奈何面前这隐藏在模糊中的

    绿叶,“好,这是第二此了,下次,我绝不会放过你。”他突然升起一种无力的感觉,除了说说狠话以外,自己还能做什么特?从小到大

    ,他在众星捧月般长大,他也内勤过,否则,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实力,但是,自从这个绿叶出现,自己的人生就发生了变化,先后两次,

    自己都惨败于他手,为了救叔叔一命,甚至连比尔家族的至宝龙魂盾都落入了天痕的手中。

    天痕淡然一笑道:“看在你还有几分人性的份上,下次我再给你机会。还是那句话,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绿叶,滚。”

    奈落比尔的身体恢复行动能力,他狠狠的瞪了听痕一眼,也顾不上那些先前被天痕和风远打昏的手下们,飞身而起,眨眼间消失不见。

    天痕抱着欧雅夫人落在地面上,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罩住欧雅夫人的身体,强忍着自己体内不断升腾的欲望,低声道:“夫人,您的

    人好像要来了。我先走,再见。”一边说着,将一股精纯的宇宙气输入欧雅体内。

    欧雅全身一震,体内的毒素在天痕的宇宙气和自己削弱的能力作用下不断的驱除着,抬起头看向天痕,眼中流露出复杂地光芒。“谢

    谢你,绿叶,如果不是你。我……”

    “不用说谢,我们都是异能着,不是么?我真的要走了。”小心的将欧雅夫人放在地面上,天痕刚准备离开,却听欧雅道:“等一下

    ,绿叶,你为什么同时拥有空间与黑暗的能力。”

    天痕全身剧震,失声道:“你怎么知道?”他实在无法相信,在黑暗面具的掩盖下,欧雅夫人竟然还能辨别出他的能力。

    欧雅俏脸微红。道:“我,我刚才在你用那白光对付青龙领域之时。看到你身上闪过的紫光,那时,你似乎已经将力量施展到了极限

    ,由于我对黑暗气息十分敏感,所以才能察觉的出。但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原来你真的拥有两种能力。”

    天痕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使用地狱魔火的时候,由于能量过于庞大,黑暗面具无法将其完全掩饰,才被欧雅夫人发现了秘密,

    无奈地苦笑道:“既然夫人已经发现了,那我也不多辩解什么,如果您觉得绿叶不像坏人,那就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吧。我要走了,夫人,

    我只能告诉您,我虽然拥有着黑暗异能,但我却并不是黑暗势力的人,您信也好,不新也好,言尽于此。或许,以后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

    吧。”说完这句话,听痕腾空而起,几个闪烁,已经消失在古堡那高大的院墙之后。

    欧雅夫人依旧是全身酸软无力,看着天痕消失地背影,喃喃的道:“你怎么可能是坏人呢?如果你是坏人,又如何会救我,或许,还

    ……绿叶,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地人?”

    墙头上身影一闪,一个人风驰电掣般朝欧雅夫人的方向扑来,欧雅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却是天痕,天痕刚才一出城堡的院墙,立刻

    换回自己那身制服,这才重新飞了回来。绿叶的使命已经结束,剩余,就要他真正的身份来完成了。

    飞身到欧雅夫人面前,天痕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问道:“夫人,那二先生和奈落比尔呢?您怎么样?”

    欧雅夫人眼中充满了愤怒了火焰,“那两个混蛋已经走了。是绿叶救了我,可惜,他却已经走了。天痕你别动我身上这件衣服,我再

    休息一会儿就能将毒素逼出体外。”

    天痕心中松了口气,他知道,欧雅夫人并没有认出自己,不禁感叹着,黑暗面具确实是掩藏气息最好的东西。站直身体,调息了一下

    体内不足四成地能力,双掌隔空下压,将宇宙气缓缓传入欧雅夫人体内。

    欧雅夫人突然神情一动,似乎发现了什么,但紧接着,她的面庞又恢复了平静,这个细节天痕并没有注意到,全力行功,希望能更快

    的帮欧雅夫人将毒素逼出体外。

    欧雅闭上双眼,体内的宇宙气在先前绿叶,和现在天痕的帮助下,缓缓将二先生那种可以暂时封锁住异能,并致人全身无力的毒素逼

    在一起,随经脉上行。

    十分钟后,在天痕的帮助下,欧雅夫人终于将困住自己异能的毒素逼迫在一起,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黑色的血箭,蓝色地冰冷气流绕

    体而出,娇躯在空中一转,绿叶留下的衣服已经将身体曼妙一处全都笼罩在内。

    “谢谢你,天痕,”欧雅的声音无比冰冷。

    天痕心头一寒,道:“欧雅夫人,您没事吧?”

    欧雅冷冷遥望远方,寒声道:“二先生,你给我记住,欧雅今日之辱,他日,必百倍奉还。比尔家族,从今天开始,我与你们势不两

    立。”

    天痕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如何劝慰欧雅夫人,只得转移话题道:“夫人,那些先前被我们打倒地人怎么办?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

    他们的翔车还在外面。要不要把这些人都送到中霆星政府去听候发落?”

    欧雅摇了摇头,美眸中充满杀机,“送的政府有用么?以比尔家族的势力,可以轻易的将他们弄回去,你以为政府是什么?那只不过

    是当权者利用的工具而已。”空气中的温度急剧下降,欧雅全身湛放出刺目的蓝色光芒,空间裂开,一只巨大的冰虎圣兽出钱在她身旁,

    对圣兽熟悉的天痕知道,这是一只天级的圣兽。

    欧雅夫人淡淡的道:“冰冰冷,地上这些人就交给你了,我不希望有谁能再呼吸空气。”转过头,看向天痕,“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刚才的话语气重了,走吧,进去先把其他人救过来再说。”说完,挥手带起一道蓝光,包裹着自己和天痕的身体,飘入古堡之中。

    天痕心中升起一丝不忍,欧雅夫人的命令很简单,显然,那些被自己和风远打倒的比尔家族成员们,谁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他对

    这些人虽然并没有好感,但那毕竟是一条条生命啊!但是,此时他又能说什么呢?受了这么大的侮辱,恐怕现在谁也拦补助欧雅夫人心中

    的杀意。

    刚刚踏入古堡,外面已经传来了一声声惨叫,即使在昏迷之中,疼痛也是可以刺激人清醒的。不用看也知道,此时,古堡外面的空地

    已经成为了一片修罗地狱,完全是单方面的大屠杀。

    古堡大厅中,十几名操纵着们横七竖八的躺在地面上,他们都是清醒的,只不过同先前欧雅夫人一样,丝毫动弹不得。欧雅双手抬起

    ,蓝色的光芒包裹着属下们的身体将他们聚拢在一起,冰冷的气流冲入这些同为水系异能者属下们的体内,提炼着他们体内的毒素。

    天痕知道,自己此时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叹息一声,站在一旁吸收外界的能量分子恢复自己的能力。

    二十分钟后,在欧雅夫人不惜消耗大量的能力情况下,操纵着们一个个恢复过来。

    “操,我去杀了他们。”廖恩的脾气一向不好,双眼血红的就要冲出去,其他的异能者们也比他强不了什么,一个个因为愤怒而身体

    不断颤抖着。

    “都给我站住,你们忘记这里谁才是主事者了么?欧雅夫人的声音充满了威严,虽然只穿了绿叶留给他的布衣,但仍然难以岩石她高

    贵的风华。

    “可是,夫人,就这么放过他们么?”廖恩急道。

    “当然不,二先生已经跑了。现在想抓他谈和容易。五分钟后,你们出去把外面给我清理干净,我与比尔家族的仇恨,只能用鲜血来

    洗刷。天痕,你跟我来。”一边说着,欧雅夫人转身向楼上走去。

    廖恩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天痕向自己摇了摇头,只得颓然叹息一声,做到一旁的沙发中。

    欧雅夫人带着天痕上了二楼,那里,有着只属于她自己的房间,房间内完全是以兰色为主的冷色调,随手一挥,门关。欧雅夫人团染

    转过身看向天痕,他脸上的冰冷逐渐溶解着,身体开始有了轻微的颤抖。

    天痕吓了一跳,赶忙上前一步扶住欧雅夫人的娇躯,关切的问道:夫人,您怎么了?是不是毒素没有祛除干净?”

    欧雅用力的摇了摇头,猛的扑入了天痕怀中放声大哭,泪水随着哭声澎湃而下,染湿了天痕前胸的衣襟。似乎要将心中的委屈完全发

    泄出来似的,哭声充满了悲伤。

    天痕一时间被欧雅弄了个手足无措,双手还停留在欧雅肩头,放开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尴尬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在不只不觉中,心

    中对欧雅升起了一丝怜惜,轻声道:”夫人,别哭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想,那些家伙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绿叶,谢谢你,谢谢你挽救了我的贞洁。如果今天被那混蛋侮辱了,我还如何苟活于人世啊!你对欧雅的恩情,欧雅永不忘记。”

    天痕全身一震,有些骇然的望着伏于自己怀中的欧雅,”夫人,您在说什么,我不明白,绿叶并不在这里啊!”他的确不明白,欧雅

    到底是怎么看出他身份的。

    欧雅缓缓从天痕怀中抬起头,俏脸上梨花带雨,更是惹人怜惜,轻叹一声,道:”再瞒下去还有意思么?我知道你心中有顾忌,但是

    ,你却瞒不过一个女人的直觉。天痕,你知道我是如何发现你就是绿叶的?因为你身上的味道。我从来不用香水的,先天身上有一股特殊

    的香气,这股香气很淡,不注意是闻不到的,而不在之前从二先生手中救下我时,抱了我一段时间,身上难免沾染上了我身上的香气,虽

    然你已经换了衣服,但我自己难道还不认识自己的气味么?况且,你给我那件衣服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怀疑了,那样的布衣是只有贫民

    窟那种地方才会有的,而你出身我却清楚的很,真没想到,你竟然就是绿叶,本来,我是不会发现你秘密的,但你心地太好,怕我一个人

    在外面受伤害,换了衣服又赶回来。”说到这里,欧雅停顿了一下,深深的看了天痕一眼后才继续道:”不论如何,今天谢谢你。”

    天痕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了,一直隐瞒着的秘密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欧雅夫人得知了。欧雅的身份太特殊

    ,她不但是蓝蓝的母亲,同时,也是罗丝非尔审判者的女儿,一旦自己的秘密传出去,将永远无法在圣盟立足。而这一切,又是他如何愿

    意看到的呢?他有些悠远了,体内的黑暗之神告诉他,让他杀了欧雅夫人和外面的所有人栽赃到二先生和比尔家族身上以绝后患,但是,

    天痕能那么做吗?单是欧雅夫人是蓝蓝母亲这一点看,他就不能,更何况欧雅夫人曾经还是他的恩人

    无奈地苦笑一声,“夫人,没想到还是被您看穿了。我本以为,自己岩石的够好,但看来是我错了。不错,我确实拥有黑暗能力,您

    愿意怎么处置我,随便吧。不过,我有黑暗能力这件事也只有我自己知道,请您不要牵扯上其他任何人,尤其是我的父母。”

    欧雅幽幽一叹,“抱紧我,好么?现在你是绿叶,而不是天痕。请抱紧我。过了这一刻,你依旧是天痕,或者是隐藏下的绿叶,而我

    ,也还是你心中的欧雅夫人。”

    天痕呆了一下,下意识的收紧双臂,将欧雅夫人搂入自己怀抱中,此时,他真切的感受到了那股淡淡的香气。香气清幽,但却心人心

    脾,他似乎已经明白了欧雅夫人的意思。

    欧雅夫人闭上眼睛,安详的伏在天痕怀中,随着喘息,胸前的丰满紧贴着天痕坚实的胸膛微微律动着。她对天痕,自然不会有那种感

    情,此时,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到一个避风的港湾。在天痕温暖而宽厚的怀抱中,她,就像一艘从来都不曾靠岸的船终于有了自己

    的港湾。这种安全的感觉令她陶醉,各种复杂而激动的心情,终于在天痕的温暖中逐渐平复。呼吸也变得逐渐均匀了。

    “绿叶,谢谢你,你带给了我二十年来未曾感受到的温暖。你不但救了我,也给了我重新找回自我的机会。你知道么?一直以来,我

    都如行尸走肉一般。我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活着。每天,我所面对的只有圣盟琐碎的杂务。表面上,我是光鲜的审判者之女,是统御中

    霆星所有异能者的掌控者,但实际呢?我是什么?我不知道。小的时候,我也曾憧憬未来,那时,我就像蓝蓝一样,每天都过着开心的生

    活,想象着,长大以后能嫁给一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父亲虽然是严厉的,但由于我努力修炼,他对我也非常的慈祥。现在,我真的还怀

    念好怀念那时的生活。后来,我一天天的长大,所要面临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当有一天,父亲突然对我说。让我嫁给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

    男人时,我地美好生活破灭了。”

    天痕静静的听着,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都有自己地经历,欧雅将这些东西憋在心里二十年了,此时,抒发出来。对她的身体只

    有好处。

    欧雅的声音变得有些哀怨,“那时的父亲似乎再不是以前那个疼我的审判者。我?反对。但又没有蓝蓝的勇气。在朦胧和糊涂间,我

    最后终于没能违背父亲的命令,嫁给了我的丈夫,也就是蓝蓝的父亲。蓝蓝的父亲,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他对我很好,虽然长相一般,但

    他确实是个好人。刚嫁给他的时候,由于我对这份婚姻地不满,整天都对他冷冰冰的,就像你所见到的欧雅,但他却从来都没有责怪过我

    什么,每天除了繁忙的工作以外,几乎无时无刻不陪伴在我身边,说一些暖心的话来引我开心。甚至放下自己的尊严,每天连洗脚水都端

    到我面前,亲自为我……,他虽然出身高贵。但却没有一丝骄傲之气,他的朴实,他的温暖,逐渐令我的心温暖起来。渐渐的,我不再冰

    冷,我知道,自己地心已经逐渐接受了他。”

    欧雅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温柔,“后来我们有了蓝蓝。不论对我,还是对我们掌上明珠一般的女儿,他永远

    都是那么好。他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同时,也是一个合格地父亲。渐渐的,我发现我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他了,也开始满足这份婚姻,幸福

    ,正悄悄的走向我,我的心被他的温柔所融化。但是,正在我的幸福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一切突然都变了。他的家族受到了另外一个大

    家族的打击,各种报复手段层出不穷,忙的他焦头烂额,终于,有一天晚上,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没有月亮,天空中下着希呖呖的小雨,

    他踉跄着脚步回了家。我刚一打开门,脸色青灰的他就倒在了我的怀中。敌对的家族终于被完全铲除了,但是,他也在最后中了毒,一种

    无法解救的毒。我拼命的想帮他把扶逼出去,但他却告诉我,一切都没有用了。他赶回来,只是为了见我最后一面。那一晚,他跟我说了

    很多,他告诉我,原本,在我们结合之前,他也非常不满自己的政治婚姻,但同我一样,他也无法违背长辈们的命令,只能无奈的与我结

    合。但是,当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他就已经爱上了我。将心中一切不满抛弃,全心全意的想对我好一些,希望在结婚后能够慢慢培养

    出感情。他说,他是那么的爱我,愿意为我奉献一切,而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之间让我接受了他。绿叶,你知道他在临死前最后一个要

    求是什么吗?他希望我叫他一声老公。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那么叫过他,每次都是直呼名讳。我叫了,在痛哭中,我叫了,但是,一切

    都已经晚了。他去了,去的那么不甘心,我知道,他是舍不得我,舍不得我们的孩子。可以,他还是去了,我……”泪水,不受控制的流

    淌而出,欧雅夫人紧紧的抓住天痕的衣服,心中的痛苦不断释放着,整个娇躯都在剧烈的颤抖。一向坚强的欧雅,此时却像一个小孩子似

    的,心中是那么的悲苦,多少年以来,她第一次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

    天痕心中一阵发酸,眼眶不禁温热着,轻轻的抚摩着欧雅那蓝色的长发,柔声劝慰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别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

    ,现在你不是还有蓝蓝么?为了蓝蓝,你也要好好的活着。”

    欧雅哽咽着道:“是啊!就是为了蓝蓝,否则,在她爸爸死的时候,我可能早就随之而去了。蓝蓝的爸爸死的早,为了让她能过更快

    乐,我一直对她非常放纵,养成了她娇纵的脾气,但我却真的不愿意管束她。我只是希望,她能幸福快乐的度过每一天。我羡慕蓝蓝,因

    为她有胆量违背我父亲的命令,她比我强。这些年来,我除了修炼之外,心都放在蓝蓝身上,她闯祸了,我就替她收尾。二十年了,已经

    足足二十年了,我真不知道这二十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始终处于浑浑噩噩之中,我曾经不止一次想去死,但每当想起蓝蓝的时候,我好

    不容易继续的勇气却又消失了,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我舍不得蓝蓝,但我活着真的好痛苦好痛苦。”

    天痕有些茫然了,对于一个对生活没有任何憧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的人来说。活着或许真的比死痛苦吧。搂着欧雅温软而颤抖

    着的娇躯,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才好。

    “绿叶,以后你帮我照顾蓝蓝好不好。”欧雅的声音突然变得平静了许多。

    天痕全身一震,道:“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欧雅柔声道:“蓝蓝跟我说过,绿叶是第一个闯入她心扉的男人,而且,现在你与她之间的矛盾也已经化解了。我想,如果她知道绿

    叶就是你的话,一定会愿意和你在一起的。蓝蓝其实本性很善良,也是个好哄的女孩子,你只要对她好一点,我相信,她一定会十倍百倍

    的回报给你。我看的出,你也是个好孩子,而且又有着强大的力量,把蓝蓝交托给你,我也能够放心了。”

    “不,夫人,我不能。”天痕坚定的回答着。

    欧雅从他怀中抬起头,“为什么?你嫌弃蓝蓝不好么?还是怪他当初利用你?其实……”

    天痕阻止欧雅夫人再说下去,摇头道:“不,不是因为这些。夫人,您想把蓝蓝托付给我后一个人走么?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我同蓝

    蓝在一起,男女之爱同母爱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有了我而失去了您,蓝蓝一样会痛苦。蓝蓝已经失去了父亲,难道,您还忍心让她

    失去母亲么?更何况,我虽然对蓝蓝很有好感,但我一直只是将她当成朋友,她有着高贵的出身,但我却不自卑,我有资格做她的朋友。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