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八十二章 尴尬三个女人一台戏

    风远笑道:“那好啊!吃我最擅长了。虽然吃过早饭了,不过,我的持续战斗能力还是很强的。”

    达蒙莞尔一笑,和雪恩一起带着三人离开了中霆综合学院,在附近找了一家清静的餐厅,五人一边吃一边聊,天痕也似乎忘记了关于

    雪梅和莲娜的事,时间在欢乐的气氛中快速的度过着。

    包间门开,红色的身影再次出现,此时,雪梅脸上已经没有了愤怒,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中,走到空位坐了下来,瞪了天痕一眼,道:

    “怎么?不欢迎我来么?你不要我,有的是人枪着做我男朋友呢。”一边说着,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饮料,灌入腹中。

    天痕轻叹一声,歉然道:“雪梅,对不起,是我配不上你。”

    雪梅有些不耐的挥手道:“什么配不配的,莲娜跟我一起来的,她在外面等你呢,你赶快去吧。”

    天痕楞了一下,站起身,向达蒙和雪恩打了个招呼,不顾蓝蓝灼灼盯视着自己的目光,走出了房间。蓝蓝想跟出去,却被风远拦住了

    ,“算了,老大毕竟同那姑娘有好几年的感情,让他们自己去聊吧。”

    蓝蓝没好气的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天痕一向容易心软,我可不希望他同那样的女人在一起。”

    风远摇了摇头,道:“这个你可以放心,老大心里早有人了,他很专一的。”他的声音虽然不高,但蓝蓝和雪梅都清晰的听到了,二

    女异口同声的问道:“是谁?”

    风远一呆,赶忙摇手道:“别问我,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老大曾经提起过而已。你们想知道,就自己去问他好了。”

    “我要去洗手间。”蓝蓝站了起来。

    “我也要去。”雪梅也站了起来。两人同时向外走了出去。

    雪恩楞了一下,向达蒙道:“这是怎么回事?那蓝蓝不是号称非绿叶不嫁的么?怎么对天似乎很有意思似的。”

    达蒙微笑道:“老雪。你不觉得咱们岁数已经大了么?年轻人的事不是咱们能够了解的,让他们去吧。不过,三个女孩儿在一起,也

    够他一受了。快吃。这里的雪鱼味道不错的。”

    天痕走出房间后,一眼就看到莲娜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等待着自己,一见自己出来。低下头道:“我们出去说吧。”说完,当先外面

    走去。正如蓝缆索说,天痕的心一向很软,看到莲娜这样,不禁更增几分怜惜。赶忙跟上她的脚步。

    两人走出餐厅,莲娜在角落中停了下来,转过身,与痕的目光相对,深吸口气,道:“天痕,这几年你还好么?”

    天痕点头道:“还算好吧。你呢?听达蒙老实说,你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

    年娜苦笑一声,道:“是啊!是有了。自从你离开以后,这已经是我换的第七个男朋友了。天痕,你说心里,你还恨我么?”

    天痕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四年,是四年。我们在一起四年的时间。当初,你无情的抛弃了我们的感情,那时,我确实恨你。我

    真不明白,为什么多年的感情竟然那么容易抛弃。你还记得么?我们在一起第一年的周年纪念日之时,我从学院偷跑出去,冒着接受处分

    的危险,去买了一朵玫瑰花给你。我没钱,我的学费全是达蒙老师资助的,买那朵玫瑰花的钱是我一个月每天说吃一些饭菜节省下来的。

    玫瑰虽然只有一朵,但那却代表着我对你的真心。那时候,除了所学的知识以外,我的心中只有你。在我心里,你就像女神一样,我愿意

    捧着你,宠着你,只要我能做到,我原以为你献出自己所有地一切。每天,我都要有很长的学习时间,学习任务完成后,虽然身体和精神

    抖已经非常疲劳了,但当我一看到你的时候,所有的疲劳尽皆消失,不论你让我去干什么,我都非常乐意地去做。和你在一起的四年,虽

    然过的很凭单,但是,我却很满足,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你所有的生活习惯。你喜欢喝白水,不喜欢碳酸饮料,你喜欢吃米饭和口味清淡

    的菜肴而从来不喝营养液。”说到这里,天痕的眼睛不禁有些红了,四年前的一幕幕不断在他脑海中回荡着,他的心再次痛了。

    听着天痕的话,莲娜脸上早已经有无数泪水滑过,抽泣着道:“是啊!现在想起那时的一切,我真的好傻。我一直都人,你对我那样

    是应该的,我觉得你没本事,你软弱,整天欺负你,对你发脾气。可你却总是在包容着我,每次,当我脾气不好,拿你出气的时候,你连

    原因还不知道,就已经开始向我承认错误,哄我开心。看到别的情侣吵闹打架,你却跟我说,女朋友不是用来打骂,而是用来宠的。偶尔

    ,我对你的脾气好一些,你立刻就会非常满足,那时,你才敢主动拉起我的手,同我一起在学院的大操场上散布。或者,拉着我的手在天

    空中飞翔。”

    “不要说了。”天痕的声音有些变化,“爱之深,责一切。正是由于付出了太多,最后得到的却是无情,所以,我才会那么痛苦。莲

    娜,我早已经不恨你了,因为我想通了。感情是双方面的,单是我一个人付出,却得不到回报,那又有什么意思呢?其实,我在和你交往

    那几年中一直都知道,你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爱上我,只是喜欢那种人被呵护的根据而已。只是,我一直都不愿意放弃,我希望能够用自己

    的爱来融化你的心,让你喜欢上我。”自嘲的笑笑,“但事实证明,我的做法是错误的。或许,我们之间就不可能产生爱的火花吧。终于

    到了你离开我的那一天,你选择了能带给你更多快乐地威廉,他比我高大,比我英俊,比我多金,比我更能让你开心。所以,你走了。我

    知道,我也有责任,但是,我的心却从那一刻开始冰冻,我可以不恨你。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却因为心的凝固而消失了。当我上次再见

    到你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看着你,我已经没有了那种触电般的心跳,没有了以往的激情。在我眼中,你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我的心,累了。”

    两道身影在距离天痕和莲娜不远处停了下来,她们本来是想过来质问天痕的,才听着莲娜和天痕个对话,两人却不禁停在那里,谁也

    不愿意过来打扰他们。不论是蓝蓝,还是雪梅,她们也都经历过情感,尤其是雪梅。交过的男朋友可以用车载斗量来形容,但是,天痕和

    莲娜口中叙述的平淡爱情,却是那么能触动她们的心。没有激情,但那分平淡中的包容,却足以感动她们。

    天痕此时地心情很激动,长时间憋在心中的话终于说了出来,“莲娜,当一个男人对感情已经感觉到疲倦的时候,那么这份感情就不

    可能再继续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处世方法,我想,我们不能成为情人,但还可以维持朋友关系吧。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尽可以对我说。现在的天痕,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跟在你后面,给你系鞋带,给你拿衣服的懦弱之辈了。”

    天痕呆呆的看着天痕,这些话,以前天痕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此时听来,她才知道自己对天痕的伤害有多大,不光是离开时的伤害

    ,或许,从两人交往的那一天起来,自己就成为了他心中的慢性毒药。除了对不其,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天痕深吸口气,平复着心中激荡的情绪,“莲娜,说吧。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对你的性格太了解,你是倔强的,从来不会认为自

    己有什么错误,你能主动来找我,必然是因为有什么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我说过,我们还是朋友,只要我能帮的,一定帮你。”

    莲娜用衣袖擦掉脸上的泪水,凝视着天痕的双眸,凄然道:“没想到,我们分手四年后的今天,能听到你这么多真心话。确实,我有

    事情想求你帮忙。但是,我现在却不想求你了。因为,我没有那个权力。”

    天痕淡然一笑,道:“不,你说吧。我们既然还是抛售,相互间帮助是应该的,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帮你。”毕竟曾经深深的爱过,

    虽然变成感情已经不在,但天痕又怎么忍心看着莲娜痛苦呢?

    莲娜摇了摇头道:“算了,天痕,我,我不能。”

    天痕皱眉道:“这可不像你了,说出来吧,我也未必能帮的上你。”

    莲娜犹豫了一下,鼓足勇气道:“我,我想请你带我离开这里,去哪里都行,只要离开这里。”

    天痕一楞,道:“为什么?你也是在中霆星长大的,这里才是你的家啊!”

    莲娜脸上升起一片潮红,道:“我也不愿意离开,但是,却又不得不离开。昨天,我和我现在的男朋友出现了问题。或许你不相信,

    同你在一起,以及后来的威廉等几个男朋友之间,都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我,我其实还是处子之身。但是,就在昨天,我这相交不

    久的男朋友却非要同我发生关系,他强迫我,在情绪不稳定的情况下,我用一柄裁纸伤了他那里。恐怕,恐怕不容易恢复了。”

    天痕呆了一下,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好笑的感觉,当初莲娜同自己分手时,是因为自己不敢与她过于亲热,而此时,却又……“这并不

    是什么问题,本身就是他的错,你有什么可怕的呢?这件事达蒙老师知道不知道?”

    莲娜摇了摇头这种羞人的事我怎么能说的出口呢?而且,我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家人,天痕带我走吧,不论去哪里都可以,我那个男

    朋友家里很有背景,他的父亲,是中霆星财务长官,如果我不离开,恐怕,恐怕麻烦很快就要来临了。“

    “我想,你用不着离开了。”蓝蓝清冷的声音响起,她和雪梅一起向天痕和莲娜走来。其实天痕早就发现了她们,只不过自己同莲娜

    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也就任由她们偷听了。蓝蓝走到莲娜身前,淡然打:“这件事就交给我解决吧。财务长官的儿子是吧。”

    莲娜一楞,呆呆的看着蓝蓝,“你,你怎么帮我解决。”她实在不能相信,像蓝蓝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能有什么解决办法。但天痕

    却知道,蓝蓝有这样的能力,就算不依靠家族的势力,单是她圣盟掌控者的身份,已经是中霆星行政长官都不敢得罪的了,更何况是一个

    财务长官。

    天痕点了点头,道:“莲娜,这件事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吧,相信我们,你不会有事的。”

    蓝蓝瞥了天痕一眼,先前的怪异已经消失了,但眼眸深处却到了些什么,扭头向莲娜道:“坦白说,我不喜欢你。因为你伤害过天痕。但我却更恨那些强迫女孩子的禽兽。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处理的很好。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雪梅突然发现,蓝蓝有着一种自己不具备的威严,心头微震,道:“莲娜,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达蒙大哥和我哥哥说呢?”

    天痕道:“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并不知道我们的身份。雪梅,你带莲娜回去吧。我们也要离开了,明天,会先把这件事处理好。”

    雪梅有些失落的道:“你们这就要走了么?什么时候再回来?”

    天痕摇了摇头地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对不起,雪梅,我……”

    雪梅嗔怪的瞪了天痕一眼,“行啦,你婆婆妈妈的烦不烦,难道除了你我就找不到男人了不成。莲娜,我们都吧,这几年你就同我在

    一起,我谁敢动你一根头发。天痕你回去把这事告诉我哥和达蒙大哥。”说着,拉起莲娜就走。

    莲娜有些不舍的看了天痕一眼,她很清楚,这次分离,或许是永久的分离,她后悔自己当初的年少冲动,但是,一切却已经晚了。

    蓝蓝主动拉上天痕的手臂,微笑道:“我们也回去吧。别让达蒙老师他们等的急了。对了,我有件事要问你。刚才听风远说,你似乎

    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告诉我是谁好不好?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

    雪梅和莲娜并没走远,蓝蓝的话她们自然也听到了,不禁听下脚步回过头来,一时间,六到目光全都集中在天痕身上,等待着他的回

    答。

    天痕暗骂风远大嘴巴,感受着照射在身上那六道目光包含着的不同含义,不禁尴尬的道:“其实,其实那恐怕又是我一次单恋吧。能

    不能不说?”

    “不能。”三女声音显得格外高昂,异口同声的号喊道。在这一点上,她们终于有了共同语言。

    莲娜道:“我想知道,为什么能让你重蹈覆辙的是什么人?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和她谈谈。”

    雪梅道:“没错,我也想知道,更想见见她。看她有什么地方比我强,能让你不理我。”

    蓝蓝眼中流露着含有威胁的笑意,“快说。作为你的朋友,我想,我应该知道你的事吧。你要把我当朋友,就说实话。”

    三个女人一台戏。天痕充分体会到了其中的含义,苦笑道:“我投降,我说还不行么?她叫百合。”

    “她很美么?”蓝蓝有些酸酸地问道。

    天痕眼中流露出一片朦胧。摇了摇头,道:“不,她并不是很美,甚至比不上你们其任何一位。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早已经进驻了

    我的心。她和我一样,都在宁定城贫民窟。在我三年前离开时,她答应等我,但是,当我回来后,她却走了。”

    雪梅疑惑的道:“就这么简单?”

    天痕淡然一笑道:“我和她之间就是这么简单,我们甚至没见过几次面。好了,该交代的我已经交代了。”说完,当先向餐厅走去。

    三女都看到了天痕脸上那份落寞,不约而同的沉思着,半晌后,雪梅和莲娜离去。而蓝蓝也随天痕之后返回了餐厅。

    告别了达蒙和雪恩后,天痕三人直接去了中霆星政府办公的地方,一名掌控者,两名达到二十五级以上的操纵者,再加上蓝蓝背后的

    势力,中霆星行政长官根本都没敢多说什么,立刻答应,解决好财务长官的事。毕竟,这些地方官员还不清楚议院与圣盟之间地矛盾。面

    对圣盟在银河联盟的权威,以及异能者的强大,他们又怎么敢对抗呢?

    ……

    地球。上议院密室。

    一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这宽阔的房间中来回度步。此人仪表堂堂,穿着最高级的西装,虽然在度步追显得有些情绪不稳,但

    不经意间,却散发出隐隐威严。在他身前不远处,站着一名身材高大,全身散发着冷硬气息的男子,那如同刀削斧凿的面容,流露着无形

    的威压一气。

    中年人终于听下脚步,看向那始终站着不动的男子,沉声道:“玄天,你知道这次自己的错误么?”

    玄天淡淡的道:“对不起,行动失败了。我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一名足以和抗衡的异能者。”

    中年人微怒道:“没想到?我不相信黑暗势力中能有几个和你抗衡的人在,据我们情报部门得到的消息,血皇、黑暗议长都不可能在

    中霆星。而据说灵魂祭祀又有了新的更替。别说他还没有完全继承灵魂祭祀的能力,就算已经继承了,也绝不会拥有你说的那样攻击方法。”

    玄天的表情依旧平淡,似乎没有什么事能改变他的心情似的,“你怀疑我的么?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会说谎。也没有那个必要。”

    中年人的气息渐渐平稳下来,他实在有些不敢得罪面前这位强大的改造人,和声道:“对不起,我的语气重了。但你也明白,上议院

    为了改造人这个项目投入了多少,你这次地去的六个人竟然五死一失忆,损失实在太大了。他们每一个人身上的装备和改造过程所花的经

    费都价值近亿宇宙币,这么大的损失,我实在没法向议长交代。你说的那个人真有那么可怕么?与你上次对阵的火系审判者祝融比,谁更

    强?”

    一说到能力相比,玄天的情绪明显好了些,道:“从能力上看,还是祝融要强一些,虽然我对自己很有自信,但面对祝融时,我绝没

    有一丝取胜的机会,那个老家伙非常狡猾,上次,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根本就没有用全力,更何况,他还也圣兽没有用出。圣兽的力量

    或许比不上他,但也绝对不会弱多少。我想,如果对付圣盟的审判者想要完胜,必须和疯马、流飞同时出手才有机会。但能不能将其杀死

    还很难说。而这次我面对的这个人却不一样,他的力量很怪异,虽然我们交手只有一下,但我却几乎可以肯定,他绝不只单纯的拥有黑暗

    力量。但他的那股力量却非常霸道,比我改造后修炼而成的皇极道还要霸道。在能力上,我应该和他差不多,就连气势。他也不弱于我。

    我没把握胜他,但却有能力和他拼的同归于尽。从那个人的声音追分析,他的年纪应该不大。我也搜索过情报部门所有关于黑暗异能者的

    资料,并没有这个人存在。据我估计,比起血皇,他也不会逊色多少。我想,他会不会是黑暗势力制造出来与圣盟相抗衡的人?如果只有

    一个他这样的人还不足为惧,但如果数量不止一个,我想。我们的计划就必须改变了。他可怕的不止在能力上,更在于他的神秘性。我想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中年人眼中流露出惊讶的光芒,玄天是什么样的人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当初,就是他将玄天带入上议院的,玄天只有一个要求,就

    是不惜任何代价增强实力。当他经过六次改造后,终于凭借改造后的朝强身体和坚韧的毅力研究出皇极道的能力后,除了另外两名超级改

    造人能够勉强与他抗衡之外,在上议院的秘密基地中,再没有谁敢于接近他。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能说出这么高的评价,显

    然对方很不简单。玄天对于上议院极为重要,除了上议院的议长以外。没有人可以对他下达命令,而且玄天也有着绝对的自由,他的能力

    已经达到任何科技都无法在其身上留下限制性仪器的地步。之所以肯为议会出力,就是因为他要利用上议院的科技手段来不断增强自己的

    实力。

    理顺心中的思路,中年人道:“好吧,那这件事就先这样,我会立刻去向议长汇报。对付黑暗势力地行动先暂时停止,等我们调查清

    楚那个人的来历后再考虑如何继续。玄天,这次你辛苦了。回去后好好休息吧。”对于这个比任何武器都更具威力的改造人,议院对他的

    待遇,绝不比任何一位神级舰艇编队的司令差。除了非常重要的使命以外,绝不会轻易动用,所有的待遇完全都是最好的。

    玄天向他点了下头,道:“如果那群疯子有什么新的研究成果适合我,请及时通知我。”

    中年人苦笑道:“能适合在你身上的科技太少了。你又不要任何科技武器辅助,单是提升身体的能力,你几乎已经达到了极限。”

    玄天摇了摇头,道:“不,如果在没与圣盟审判者和那神秘人战斗过,或许我会以为自己的能力已经达到了人类的极限,但现在我却

    明白,人体的极限几乎是没有尽头的,我想,你可以向议长建议,多做这方面的研究,如果成功的话,你们也能省些经费了。”

    中年人叹息一声,道:“那是不可能的,科技好研究,但想拥有你这样的身体,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你最清楚,没有坚韧的意志起,

    是不可能接受改造的,那种痛苦,没有几个人能承受的起。现在议院已经面临军部的压力了,所以,我们的改造人项目要尽可能的避免伤

    亡。”

    玄天皱了皱眉,不再理会中年人,转身而去。

    中年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中流露出复杂的光芒,半晌,当他听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滴的一声轻响后,神色才放松了一些。走

    到墙壁处,在没有任何按纽的墙壁上轻按,一道光芒亮起,房间中顿时出现一个清晰的影象。那是一名看上去比他年纪少大的中年人,脸

    上挂着一撕笑容,如果单从外表来看,他就像一位和善的长者一般,身体微微发福。但是,他那细小的眼睛中却闪烁着淡淡的寒光。

    “议长大人,他已经走了。”中年人恭敬的说道。不错,影象中所呈现的这位微胖之人,正是银联盟最高统治者之一,上议院的议长。

    “恩,刚才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玄天是不会说谎的。稍后,你立刻派遣情报部门中的得力人手去查那个人身份。看来,这次我们

    真的是失算了,不但低估了圣盟的实力,同时,也低估了黑暗势力中隐藏的势力。能与圣盟对抗多南果然并非容易消灭的。原本,我以为

    没有了黑暗之王末世,一切就都好办了,但现在看来我却是错了。调整我们的策略,暂时停止一切对圣盟的行动,加大对科学院的投资。

    玄天说的很有道理,想要提升更强的实力,只能从人体自身发展,毕竟,科技手段终究是有尽头的。”

    中年人道:“议长大人,实在不行,我们找个机会,不不是可以用武力解决圣盟的人?他们虽然有着很强的能力,毕竟也是血肉制取

    ,我们新研制出的超级战舰,应该拥有足以消灭他们的能力了吧。”

    议长哼了一声,道:“你懂什么,对付圣盟,绝不能从明面上。他们的势力在联盟中早已经根深蒂固。影响力之大是你所想不到的。

    一切只能从暗中出手。更何况,你以为光明那五个老家伙好对付么?以他们的能力,就算突然遭受到超级战舰的全力攻击,也未必就不能

    保命。照我的吩咐去做吧。我待会儿要和下议长去因此一下,看看咱们的改造人同他们的生物战士有没有可以相互借鉴的东西。”

    中年人恭敬的道:“是,议长大人。”

    “等一下。”议长似乎想起了什么,“最近四大家族似乎经常会出现些小问题。你要注意。他们都是我必须笼络的对象,再过一年,

    就该是议会重要选举的时刻了。想保住你的位置,就必须要住住我的位置,你明白么?尤其是比尔家族,老比尔那里,你一定要注意。在

    上议院一百三十八个席位中,他们比尔家族就占据了二十席之多。至于冰河家族和力顿家度一向都是支持我的。而若西家族那边你也要抓

    紧做些工作,他们随着只有七席,但却摇摆不定,很可能站在我政敌的那一面,最不济,你也要让他们保持中立。明白么?”

    “是,议长大人。您放心,针对比尔家族那边我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不是若西家族不太好解决。他们的掌权者一向都是女子,前

    几年换成了一名年轻女孩子,叫罗枷若西。我与她接触过一次。她的态度不冷不热的,恐怕很难透投其喜好行事。”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