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八十四章 诅咒血红之星

    蓝蓝一楞,道:“储存能量?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东西里的手印,历史非常悠久,据说,是地球上一个叫古巴比伦的国家流传下来

    的。它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没有人知道,但据科研机构的研究,它并不是用普通的红宝石雕琢而成,其材质,竟然是异常珍贵的血钻。虽然

    我们银河联盟在银河系中已经占据了一千多个星球,但能出产血钻的却绝无仅有。只能通过科技合成才能得到。而这手印却是由天然的血

    钻雕琢而成的。你们想想,单是这一点,它已经绝对是无价之宝。更何况,血钻本身也是一种非常坚硬的东西。钻石你们都知道,很多器

    具融入钻石的成分后,都可以大大增加强度,因为它是密度极为紧凑的炭晶,而这血钻则更为特殊。它的强度竟然是普通钻石的一千倍。

    但重量却和普通的钻石一样。你们都知道,强度和密度成正比,而密度大,则物体本身的质量也会随之增大,这血钻却能以比钻石强韧一

    千度,重量却丝毫不增加,这种情况,即使用整个银河联盟已知的最高可以制作,都不可模仿的了。风远你现在知道自己偷了一样多么重

    要的东西了吧。”

    听了蓝蓝的话,天痕和风远眼中都流露出骇然之色,血手印竟然如此珍贵,确实是他们没有预期到的,这是应该留在博物馆中的东西

    啊!恐怕,能和它媲美的珍品少之又少了。即使是当初人类在地球上所发现最大的两颗钻石好望角之星和非洲之星期恐怕也没有它珍贵。

    蓝蓝继续道:“血手印不但是件珍贵的东西,同时,它也有着非同寻常的来历。或许,你们曾经听说过人类所开采出来增大的暂时,

    钻石这东西虽然有许多星球都出产,但天然美钻产量都极小,至今,最大的两颗钻石依旧是当初在地球上发现的好望角之星和非洲之星。

    而非洲之星则早已经被分割成大小不同的九块,其中最大的一颗。就是古地球时代中英国女皇皇冠上的。现在,非洲之星分割出的部分只

    剩下三块。都在地球最大的历史博物馆中陈列。那里有着最严密的保全设施。而好望角之星,则是一颗传奇式的钻石,它比非洲之星还要

    大,据说有相当于足球大小,通体呈现蓝色,它至今应该还是完整的。只是下落不明而已。奇特的是,好望角之星在刚被发现的时候,研

    究人员发现。它与非洲之星似乎有着很大的联系,两颗巨钻的断口竟然可以吻合,仿佛原本是一个整体似的。但偏偏是在地球不同的半球

    发现,也称得上怪异了。后面,科学家们推测,这两颗钻石很有可能就是一体的。只是因为地壳变动而分开。好望角之星也成为魔钻,每

    一位得到它的主人,最后结局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横死。但尽管如此,还是有无数人追逐它之后,而这血手印也称为血红之星,与好望角

    之星齐名。只不过,它的来历却更加神秘。除了知道是出自地球的古巴比伦以外,其他一切资料都没有。好望角已经销声匿迹多年,不知

    道在时间地方,而这血红之星却在这里,真是奇怪。血红之星极为神秘,如果只是拿着它,并没有什么,但如果妄图研究它的奥秘,却和

    好望角之星的主人一样横死。”

    天痕看着手中的锦盒,不禁微微皱眉道:“那这么说。这血红之星也是一个凶物了。不知道凯瑞他们从哪里弄来的。”

    风远搓了搓手,道:“那我们还要不要把它还回去?这东西要是交给银河联盟议会,我们一能得到大笔的奖金啊!”

    天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省省吧。这毕竟是凯瑞的东西,谁让你多手的。待会儿要赶快还给人家才行。”

    蓝蓝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许的光芒,“面对宝物而不动心,天痕,你不愧是我的朋友。这东西确实是凶物,还是不要的好。”

    正在这时,天痕体内的黑暗之神突然出声了。“天痕,这东西不要还回去了,先留下吧。”

    天痕楞了一下,在心中向黑暗之神问道:“为什么?刚才你也感受到了它其中蕴涵的能量么?”

    黑暗之神道:“那确实是能量,而且,是一种非常怪异的能量,如果我的感受没错,它拥有的,应该是诅咒的力量。”

    “诅咒?真的有诅咒这回事么?”天痕惊讶的问道。

    “当然有,而且,诅咒是极为可怕的力量,即使是我,也不敢轻易与这种力量相接触,但如果能够得到诅咒地力量,并成功运用,那

    么,不论是你还是我,整体能力都会有巨大的提升,这什么血红之星之蕴涵的诅咒力量非常庞大,你千万不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探询,否

    则,被诅咒之力影响,你体内地黑暗力量就会爆发,甚至会影响到你的心志。”

    天痕心头微震,“既然这东西如此危险,你为什么还让我留着它,一个不小心,可就麻烦了。”

    黑暗之神道:“什么事情都具有两面性,越危险的东西,蕴涵的力量也越庞大,让我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将它的诅咒之力化解或

    是利用。它这股诅咒之力其实也是属于黑暗类别的。如果是普通人引动了其中的诅咒,肉体和精神将同时受到黑暗生物的吞噬。这也就是

    你那朋友说的横死原因。但如果是你引动了其中的力量,那么诅咒力量会让你的黑暗之力十倍、百倍般的增强,你在人类是社会就会像我

    当初我在魔幻星上那样,成为无人可敌大魔王。”

    天痕掌心出汗,如果不是边上还有旁人,他恐怕已经将手中的盒子扔了出去。力量强大固然是好事,但如果迷失了本心,那就绝对恐

    怖了。看来,这血红之星绝对不能让黑暗势力的人得到。否则,恐怕银河联盟就要遭殃了。这东西的能力,恐怕比黑暗三大圣器还要霸道。否则,不会连黑暗之神这样的超神级圣兽都很紧张。想到这里,他决定要向凯瑞三人问个清楚。

    “走吧。我们也差不多该去登舰了。”蓝蓝站起身,动作优美的伸展着自己的娇躯。天痕将盒子揣入怀中。三人一起走出餐厅,像登

    舰的入口处而去,剪票后,三人顺利的登上了并未晚点地运输舰,豪华仓中的一个个房间房门都禁闭着,天痕总不能挨个去寻找。只得让

    风远和蓝蓝先进房,而自己在甬道中等待着凯瑞三人。

    蹬舰地人络绎不绝,突然,两名男子引起了天痕的注意,他们身穿同样的白色制服,连头发也是雪白色的,两人并排而行。看上去都

    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容貌竟然有八分相象。一看就是兄弟。肩宽背阔,同自己的身高差不多,英俊的面庞上笼罩着

    一层寒霜。一边走,似乎在一边找着什么。天痕的精神力四散,感受着那两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很快,他惊讶的发现,这两个人竟然带给

    他深不可测的感觉。在他们的身体周围,有着一层无形的能量场,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无法探入其中。正向前走着,其中一个突然拉住一名

    运输舰服务人员,问道:“豪华仓中的三人间有没有一女两男入住的?”他的声音异常冰冷,仿佛使周围地空气都随之凝固了一般。

    服务人员打了个寒战,赶忙道:“对不起,我不能将其他客人的隐私告诉您。”

    “哼——”高大男子指了指自己左胸处一个指甲大小的冰花状徽章道:“认识这个么?现在,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了。”

    服务人员一看到他胸口处的徽章。眼中不由得流露出惊讶之色,紧接着,赶忙恭谨的道:“这次豪华仓中有许多一女两男的客人。三

    人间一共二十一间,有十四间都是您所说的这种。”

    高大男子皱眉道:“那一女两男年纪不大。男的看上去比较英俊,而女的则非常漂亮。”

    服务人员一楞,下意识地看向站在走廊中的天痕,刚才,就是她将天痕三人带入房间的。“那位先生和他的同伴似乎同您所说的一样。”

    高大男子眼中寒光一闪,两道犹如实质般的目光电射天痕,天痕楞了一下,眼眸流露出一层莹润的光芒。毫不避忌的与对方对视。

    两名高大男子舍下服务员,大步向天痕的方向走来。天痕清晰的感觉到,他们每前进一步,身体散发地能量就会增强几分,虽然那些

    能量只停留在他们身体周围三寸左右的位置,但无形的压力还是令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他们要干什么?难道是来找我们的麻烦地不成?

    “旅客们请注意,旅客们请注意,请尽快回到你们的座位上,本此运输舰即将起飞,目的地明黄星,请大家做好准备,以免发生危险。”

    ……

    中霆星运输站,一女两男遥望着运输站即将起飞的巨大银白色运输舰,眼中都不禁流露出一撕笑意。凯瑞柔美的声音响起,“这下麻

    烦终于解决了,他们去了明黄星,再想回来找咱们麻烦恐怕很难,咱们也该返回总部了,这次成功的从冰河家族那个败家子手里骗出血红

    之星。我想,我至少可以休息个半年不用行动了吧。”

    奎斯特微微一笑,道:“本来我还有些担心,但没想到堂堂冰河家族两大圣堂武士竟然这么笨,真的以为咱们要去明黄星呢。这趟运

    输舰上和咱们类似的一女二男可很多。年纪差不多的也不少。恐怕,他们在运输舰起飞之前是不可能发现自己上当了。”

    天骑微笑道:“这就是咱们的本事了。反正他们也不可能再找到我们。哦,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天痕和风远的变化似乎很大,真

    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可惜这次没机会和他们攀谈了。他们似乎就是中霆星人,或许,以后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也说不定。咱们走吧。”

    突然凯瑞脸色骤然大变,失声道:“啊!我的血红之星呢?怎么不见了。”

    天骑和奎斯特骇然对视,他们机关算尽,没想到好不容易才到手的珍宝竟然不见了。

    奎斯特急道:“凯瑞,你再好好找找,到底放在哪里了?是不是掉了。”

    凯瑞把自己全身都摸遍了,也没有发现血红之星的下落,颓然道:“不可能失落的,那么重要的东西,我都是卡在腰带的储物槽里贴

    身带着的,根本不可能失落,除非是被人偷走了,可是,我也没与谁接近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已经向上面汇报了。这回去可怎么交

    代啊!”眼中光芒一闪,凯瑞突然想起了什么,“啊!我知道了,刚才我唯一接近过的只有那叫风远的小色鬼,难道是他动了手脚么?”

    天骑脸色大变,“走,赶快登舰,一定是风远暗恨你上次骗他,所以才报复的。”话音一落,三人也顾不得惊吓旁人,赶忙运用宇宙

    气飞快的向运输舰入口处跑去。但他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运输舰尾部冒出火红色的光芒,推动着那巨大的银色破空而起。

    凯瑞娇躯一晃,险些摔倒在地,呆呆的自语道:“完了,完了。一定找不回来了。这下可怎么向组织交代啊!而且,这次的东西是若

    西家族要的,我们还要在人家的地盘混下去呢。”他们根本不知道天痕和风远的身份,更不知道他们要去明黄星什么地方,是怎么可能再

    找到呢?

    天骑眼中冷光连闪,怒吼道:“该死。”脚下重重一踏,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痕迹。

    奎斯特稍微冷静一些,“现在咱们也只有赶快追查天痕和风远的身份了,从这两次的接触看,他们并不是贪心的人。或许,风远只是

    想同凯瑞开个玩笑而已。但我们却没有登舰,只要能找他们,而且他们不知道血红之星的来历,或许会还给我们的。”

    天骑此时也冷静下来,点了点头,道:“现在也只有这样了,奎斯特,你立刻把情况通知组织,画影图片,寻找天痕和风远的身份。

    要记住一点,他们的名字有可能是假的。这次的事就由我来承担组织的处分吧。组织要派人来调查,你们都推到我身上就是了。”

    凯瑞眼圈一红,“那怎么可以,明明是我的失误,如果不是我去取笑那个风远,东西也不会没了。”

    天骑叹一声,道:“谁让我是你大哥呢?该承担的总是要承担,我是队长,就算你承认是你的错误,我也脱不了关系,还不如由我一

    个人来承担的好。就这样决定了。凯瑞,你赶快去买下一趟去明黄星的运输舰票,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现在也职能碰碰运气了。希

    望我没看错天痕那个人吧。奎斯特,组织那边联络就交给你了,别忘了我说的话。真没想到,大江大河都过了,却在阴沟里翻船。”

    ……

    运输舰在微微颤动中起飞了,而此时,天痕却依旧在走廊中站着,他并不是不想会房间,而是面前所站的两名高大男子气机始终紧锁

    在他身上,一旦有所动作,恐怕会立刻引来对方的攻击。那两名那子从刚才走到自己面前开始,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

    自己。似乎想让自己在他们的气势下屈服似的。以天痕的倔强又怎么会轻易屈服呢?三人始终面对着,谁也不出声。运输舰起航了。三人

    依旧没动,虽然在起飞时有着强烈的冲击,但对于天下来说,却无法产生丝毫影响。

    “天痕,都起飞了,你怎么还不进来?找人也不急在一时。”蓝蓝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门开,她信步走了出来。刚一出门,她就感

    觉到了不对,目光流转,落在天痕对面的两人身上,惊讶的道冰河家族的人?你们这是干什么?“她的出现,顿时破坏了双方原本凝聚的

    气势。

    天痕淡然道:“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我似乎并不认识什么冰河家族的中的人。”口气虽然平淡,但天痕也不禁心中暗惊,冰河

    家族他是知道。那正是四大家族之一,家族位于银河联盟南部的冰河星系,本身拥有五颗行政星。势力极为庞大。

    对方左手的男子冷然道:“你们应该不是现在才知道我们是冰河家族的吧。既然知道我们家族,现在可以将东西交出来了。然后跟我

    们走一趟。我是冰血,这位是我兄弟冰迹。这里属于公共地方,我们不想随便动手。”

    蓝蓝眼中惊忙更盛,“冰河家族的圣堂武士中最强大的血迹兄弟。我实在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我们并没有拿你们什么东西吧。”

    冰血冷哼一声,道:“现在还演戏么?怪不得少爷会被你迷的团团转。果然有几分姿色。虽然你染了头发。但也别想逃脱出我们的手

    掌心。”

    蓝蓝好笑的道:“冰血,你没搞我错吧?我会染头。虽然你你们冰河家族势力庞大。干也要讲理吧。你凭什么说我们拿了你们的东西?前些日子我们一直就在中霆星,跟就没去过你们的冰河星系。何况,以我们的身份,还用不着当小偷那么龌龊。”

    冰迹冷然道:“看来,你们是不打算承认了。不错,你们是没有偷,但却骗了少爷。从一年前开始,你们以冒充的身份接近少爷。让

    他迷惑在你的美色之下,终于骗取了我们冰河家族的传家至宝。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来,否则,就死——”

    天痕愤怒了,莫名其妙被人诬陷及他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死?谁死还不一定呢吧?你们算什么东西。”身体周围的空间逐渐

    扭曲起来。正在他要出手之时,却被蓝蓝拉住了。蓝蓝捏了捏天痕的大手,道:“先别动手,把话说清楚再说。我们虽然不怕什么,但也

    不能随便也别人顶雷。血迹兄弟,你们看这是什么。”一边说着,蓝蓝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露出掌心处的血红色宝石。

    血迹兄弟同时一楞,冰血惊讶的道:“圣盟掌控者?你是圣盟掌控者?哼,伪装的随着很像,别想骗过我们。”

    蓝蓝嗔道:“你们这两个榆木脑袋,我用的着伪装么?坦白告诉你们,我叫蓝蓝,我妈就是中霆星的掌控者,而我外公,是圣盟五位

    审判者之一的水系审判者罗丝菲尔。以我的身份,还用去辫?想得到什么东西,对我来说再简单不过了。你们是冰河家族的核心成员,想

    必知道我们圣盟有一个秘密基地叫魔幻星吧。几个月以前,我们还都在魔幻星上接受训练,又怎么可能去你们冰河星系呢?如果你还有所

    怀疑,等到了明黄星后,的可以让冰河家族直接与我们圣盟接触,看看我们是不是说谎。”一边说着,蓝蓝掌心处冒起一股蓝色的光芒,

    凝结成一朵漂亮的冰花,周围的空气急剧下降,她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蓝色。“水与冰本是一家,我们菲尔家族与冰河家族关系一向很好,

    我想,你们应该很快就能得到答案。”蓝蓝现在比以前已经成熟的多了。知道事情地轻重缓急,冰河家族是不能随便得罪的,所以她才如

    此婉转的向对方解释。

    一听蓝蓝提起菲尔家族,冰血和冰迹的脸色便的柔和了一些,两人对视一眼,冰血喃喃地自语道:“难道真是误会了么?二弟,你去

    运输舰操控室,让舰长暂缓进入异空间的时间。然后用随舰的卫星电话证明蓝蓝小姐所说的事,把骗少爷那个少女的照片也调过来。我在

    这里等你。”

    冰迹飘身而去,冰血平静的向蓝蓝道:“我们本在修炼,族长突然通知我们出动,出来的急,忘记带了那几个人的照片。只知道大概

    的形态,又怕他们易容,只能一路追来,我们在路上已经锁定了目标,但蓝蓝小姐还有这位朋友同他们其中两人的身形非常相象。所以我

    们才会冒犯。如果真如小姐所说的那样,我们定向你们赔礼。现在,还请等待一段时间。”

    蓝蓝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冰河家族什么传族至宝丢了?难道是冰河力的正本被人偷了不成?”

    冰血眼中闪过一道白光,摇了摇头,道:“既然小姐与这件事情无关,还是不要问了吧。那些都属于家族机密,我不方便透露。”

    天痕见蓝蓝已经将误会解释清楚。大度的道“既然是误会,那冰血兄请到我们的房间坐坐吧。等你兄弟回来,一切就清楚了。”

    冰血点了点头,道:“那就打搅了。”说着,当先走进了天痕他们地豪华包房。

    天痕和蓝蓝在冰血背後交换了一个眼神,天痕用空间力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向蓝蓝道:“冰河家族那个宝贝会不会是血红之星?凯瑞

    他们三个可正是骗子,而且同咱们一样及也是一女二男。我看,凯瑞他们才是冰河家族的目标。”

    蓝蓝微微点头,用宇宙气包裹着自己的声音送到天痕耳中,“很有可能。但现在我们却不能承认血红之星在我们手中,否则就解释不

    清楚了。很可能还会使冰河家族和咱们圣盟结下没必要的仇恨。况且,你和风远认识凯瑞那三个人。如果血红之星交出去,也不好交代。

    干脆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吧。我想,凯瑞他们恐怕未必上了运输舰,如果他们上了,到时候就把血红之星还给他们

    ,如果没说。咱们就先保留着。等以后见到他们再说。血迹兄弟的问题好解决,待会儿你提醒风远一下,别让他乱说话。”一边说着,两

    人已经走进房间。

    风远看到一个不认识地人和天痕、蓝蓝一起走进来,不禁站起身,疑惑的看着冰血。天痕向风远使了个眼色,简单的解释了几句。风

    远脑子转的快,和天痕又相处了不短的时间,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客气的招呼冰血坐下。

    蓝蓝微微一笑道:“冰血,你们冰河族族长同我外公的交情很不错,他老人家还好么?”

    冰血颔首道:“族长还好,只不过,这次的事却捅了马蜂窝,族长大为震怒,小少爷已经被关了起来,如果不是事情紧急,也不用我

    们兄弟出面了。蓝蓝小姐,还没请教,这两位是?”先前天痕能与他和冰迹对峙而气势不落下风,冰血心中非常惊讶。

    天痕主动道:“你好,我叫天痕,是圣盟空间系操纵者,他叫风远是风系操纵者。”

    冰血有些惊讶的道:“你只是操纵者么?我还以为你也是掌控者呢,看的出,你的能力已经非常强大了。”

    天痕微微一笑,道:“我所拥有的,是空间系异能,对于气势的操纵比较得心应手,所以才能在两位面前坚持的住。”

    一会儿的工夫,冰迹回转,向自己的兄长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误会,族长亲自向罗丝菲审判者证实了蓝蓝小姐几个月前确实不在

    银河联盟中,大哥,我们确实找错人了。”冰血站起身,向天痕三人深施一礼,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兄弟施礼了。以后有机会,定然

    登门道歉。我们还要去查找那三个人的下落,就不耽误你们休息了。”说完,和冰迹一起向外面走去。

    送血迹兄弟离开后,蓝蓝将门关好,风远低笑道:“看来,冰河家族才是那血红之星的正主了。凯瑞他们还真是狡猾啊!”

    天痕有些犹豫的道:“我们要不要将东西还给冰河家族特?那毕竟是他们的东西。”

    蓝蓝摇头道:“不能还。刚才已经说清楚了。如果我们贸然将东西拿出来,恐怕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你就先收着吧。看这情形

    ,凯瑞他们是真的没上运舰。血迹兄弟都出动了。可见冰河家族对血红之星的重视。只要凯瑞他们够聪明。绝不会同血迹兄弟冲突的。”

    天痕疑惑的道:“蓝蓝,看你的样子,这血迹兄弟应该有着很强大的实力吧。他们在冰河家族是什么身份?连你都如此忍让。”

    蓝蓝道:“他们确实有让我紧张的理由。你们都知道,冰河家族也是银河联盟四大家族之一,虽然比不上比尔家族势力那么庞大,但

    也相差不了多少。掌握着五颗行政星,在联盟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冰河家族拥有一种古老相传的修炼方法,他们是练宇宙气的,而

    直接修炼这种能力。如果认真的说起来,他们甚至也可以算是异能者,只不过,他们的能力是冰,而不像我们水系异能者是将水转化冰而

    已。他们的能力并不是与生具来的,而是通过修炼冰河力而不断提升,冰河家族的冰河力和比尔家族的青龙力,都是神秘而强大的功法。

    当修炼到一定程度后,比我们异能者的能力有过之而无不及。其能力之强悍是非常可怕的。而这血迹兄弟,正是冰河家族的佼佼者,冰河

    家族有十二圣武士,专门负责家族内外攻坚,只执行特特殊任务。血迹兄弟正是圣堂武士中的正副队长。在整个冰河家族中,能力绝对能

    排上前五名。你不要看他们外表年纪不大,其是,他们的岁数恐怕比我妈妈还要长上一些。外公曾经说过,冰河家族的圣堂武士,比他手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