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八十八章 百合你竟然在这里

    在十五分钟的等待里,天痕不断思考着自己昨天在村子里通过电脑查询到的云荡星资料。落云星系是一个比较稳定的星系,其中,落

    云太阳是一颗非常稳定的恒星,太阳离子释放恒定,而围绕它运行的六颗行政星距离落云太阳都有着比较远的距离,所以不会受到太大的

    影响。云荡星是一颗很美的行星,星球表面上有三分之一的面积为海洋所覆盖,由于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珍惜矿物,所以被开发成了一

    颗旅游行政星,除了三座现代化的城市以外,完全呈现自然形态,绿色覆盖率与明黄星相比毫不逊色。摩尔告诉天痕,他的三位妻子就在

    云荡星上的云荡城中。具体地址已经标明在天痕的生物电脑中,据摩尔自己说,他这三位妻子的脾气都不太好,但相互之间的关系却非常

    亲密,否则,也不会一起离开他了。天痕知道,自己这一趟恐怕是个苦差使,但为了完成老师的任务,他已经做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的准备,一定争取迎三位师母返回明黄星与老师团聚。希望能像摩尔老师所说,一切都会顺利吧。

    十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周围空间的扭曲从剧烈渐渐变得平稳起来,思思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进入云荡星大气层,请指示

    城市。”

    索斯丁道:“目标云荡城运输站。”由于思感不能与痕迹号主脑相连,他也只能口头发布命令了。

    数秒钟后,思思道:“信号已发出,运输站准许着陆,十秒后进入着陆程序,请作好下舰准备。”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扭曲的光芒完

    全消失。

    天痕心中暗赞,真是快啊!七千多光年的距离,竟然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到达,如此效率,确实不愧是最快的战舰。

    痕迹号平稳的着陆在云荡星运输站上,保护装置撤除,索斯丁向天痕道:“昨天老师特意叮嘱了,这次的事由你自己来完成,我们两

    个就在痕迹号上等你,快去快回,注意安全。如果有变化,及时用生物电脑联系我们。”

    天痕点了点头,在痕迹号的传送光中,被引出了舰身。运输站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甚至还有淡淡的花香传来,放眼望去,湛蓝的天

    空中,只有圆盘大小的落云太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宜人的气候令天痕感到份外舒适,生物电脑中的卫星定位系统与云荡星卫星相连,准

    确的标识出他此行的目的地。即将见到几位师母,天痕心中不无紧张,但既然已经来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前往了。飞身而起,朝云荡城

    深处飞去。

    天痕离去,索斯丁从痕迹号储备仓中取出两瓶饮料,一瓶扔给摩亚,自己打开一瓶灌了两口,“老摩,你说这次天痕能成功请回几位

    师母么?”摩亚耸了耸肩膀,道:“我哪儿知道?不过,几年前老师就找到了几位师母的下落,却一直都不曾过来相请,这次应该有几分

    把握吧。”

    摩尔对于自己三位妻子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说三女都有着不凡的来历,同为圣盟中的异能者,由于当初伤心离去,脾气可能差一

    些,但心性绝没有任何问题。这些简单的资料令天痕根本无法推敲自己这几位师母的性格,一切,只能随机应变了。

    云荡城看上去并不是非常发达,没有什么工业设施,在空中飞行着,天痕似乎能感受到这座城市中的和谐气氛,他的心也渐渐平静下

    来。

    通过生物电脑中的卫星定位系统感知,天痕距离自己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突然,一股扑鼻的香起袭来,香味虽不浓郁,但却异常清

    晰,深吸口气,香味入体,天痕顿觉一阵心旷神怡,目光向香味发出的方向凝视,只见远处竟然有一片花的海洋,放眼望去,至少数十平

    方公里都种满了各种花草,或许是由于这里气候温暖的原因,各种花朵争奇斗艳,看上去绚丽异常,竟然仿佛像是在童话中一般。在花丛

    正中,有一个小院子,从天空中俯视,院子不大,似乎只有七八间房屋,都是像魔幻星上那样,用木头盖起的简易房屋。生物电脑提示,

    目的地已到达。

    天痕心中一动,看来,那木屋中居住的就应该是自己的三位师母了,这个地方真是很美,最为可贵的是,在这巨大的花园外虽然有不

    少行人经过,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进入花园的范围之内,很显然,三位师母在这云荡城中必然有着超然的地位。天痕正想飘身向那木屋

    处落去,突然看到一个白色身影从木屋中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水壶,似乎要浇灌周围的花草似的。

    看到这个人,天痕全身剧震,险些从空中摔下去,这个人,他太熟悉了,也是他心中一直挂念着的。正是圣女百合。

    天痕发现,自己的神经似乎有些痉挛了,突然看到百合,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悲是喜,她竟然在这里,她竟然在这里,所有其他

    的一切全都全都抛于脑后,此时此刻,他眼中、心中,都只有那一身白衣的百合。他的心有些颤抖了,就那么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凝视

    着心中的思念。或许是感受到天痕灼热的目光,本来准备浇花的百合下意识的抬起头向空中看来,当她的目光与天痕相接时,手中的水壶

    不禁脱手跌出,掉落在地面上,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百合原本平静而柔和的目光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同天痕

    还有再见的一天。

    体内的血液沸腾着,天痕终于回神,在空中接连几个闪烁,已经来到了百合面前,看着面前这一身白衣的圣女,天痕竟然一句话也说

    不出,两人就那么默默的凝视着对方。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水壶中的水汩汩流出,只能滋润到周围的一些花草。

    弯下腰,天痕将水壶拣起,右手轻抚,去掉上面的泥土,看着淡蓝色的水壶,他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声音有些沙哑的道:“为什

    么?”

    短短的三个字,却像巨锤一般敲击上了百合的心,百合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摇了摇头,道:“天痕,对不起,我……”

    “不,不要说对不起。”天痕阻止百合再说下去,苦笑一声,道:“你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什么,感情的事本来就是双方面的,我又

    不能强迫你喜欢我,不是么?我只是想当面听你向我说明白。你知道么?我离开中霆星的时候,你跟我说会等我三年,在这三年中,不论

    经历什么,我的心中始终有你为牵挂,你就是我心灵的寄托,或许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吧。”再次见到百合,天痕心中澎湃的感情无

    法克制的澎湃而出,百合在他心中有着异常重要的地位,百合离去对他的打击丝毫不比当初与莲娜分手时的痛苦少,此时再见,天痕下意

    识的说出了心中的话。

    百合看着天痕眼眸深处那一抹凄然,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天痕,百合不值得你这样的。我们属于不同的世界,各自有各自的

    理想,光明与黑暗又怎么能在一起呢?我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你什么,也不想被你所影响,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天痕摇了摇头,“我不明白,我只是知道,爱是没有界限的,光明如何?黑暗又如何?难道你没学过恒定学么?在一定条件下,任何

    事物都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着黑暗的能力,所以污染了你圣洁的光明?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无话可说。”

    “不,不是这样的。”百合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激动,“天痕,我,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那样对你是不公平的。我早已经把自己的

    身和心都放在了别的地方,都给了那些贫民们,终我一生,都会将帮助他们作为第一目标,而你需要的,是一个能帮的上你忙,或者是能

    陪伴在你身边的妻子。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妻子聚少离多么?更何况,我们并没有深接触过,拥有光明和黑暗不同的属性,必然会造成我

    们完全不同的性格,在一起只会徒增痛苦而已,天痕,长痛不如短痛,让我们做普通朋友,好么?”

    虽然天痕早已经猜到百合会拒绝自己,否则,当初她也不会离开了,但当他亲口听到百合说出时,他的心还是不禁冻结了,沸腾的血

    液犹如凝固了一般,胸口处仿佛梗着一块巨石,有些冷硬的道:“既然如此,我明白了,谢谢你坦白的告诉我。确实,是我痴心妄想了。”

    百合的心丝毫不比天痕好受,看着天痕眼中的落寞,她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轻叹一声,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天痕淡然道:“其实,我并不是来找你的,而是来找这木屋的主人。只是没想到会碰上你,不知道我们算是有缘还是无缘了。”

    百合眼中多了一丝惊讶,刚想说什么,却听木屋中传出一个柔和的声音,“百合,外面是什么人来了?”

    百合脸色微变,先前的凄然顿时变得柔和了许多,恭敬的道:“妈,是我的一个朋友。”

    天痕呆了一下,难道自己找错了地方么?如果里面生活着的是自己的三位师母,那怎么又会有百合的母亲在呢?

    木屋内柔和的声音道:“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请人家进来坐吧。远来是客。”

    百合看向天痕,向他露出询问的目光。如果不是有摩尔的嘱托,天痕面对百合的决绝,早已经转身离去。此时,却不得不收摄心神,

    向木屋中走去,进入院子,天痕首先感觉到的,就是那一分清幽,院子不大,布置也很简单,只在角落处摆放着几个盆栽,几间木屋虽然

    没有出奇之处,但院子中打扫的却非常干净,纤尘不染,看上去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百合跟着天痕走进来,道:“去我的房间坐坐吧。我们也可以好好谈谈。”

    天痕摇头道:“谢谢,不用了。百合,这里除了你以外,是不是有三位女士居住呢?”

    百合一楞,“难道你是代表圣盟来的么?不过,我的几位母亲已经不再参与圣盟中事了,她们不喜欢被打扰。”

    “几位母亲?”天痕明白,自己应该是没有找错地方,“百合,你的母亲有几位之多么?”

    百合点了点头,道:“是几位母亲收养了我,我原本是个孤儿,她们既是我的母亲,也是我的师傅,在这个世界上,她们是我唯一的

    亲人。”

    天痕轻叹一声,道:“看来,你想和我斩断关系确实并不容易,她们是你的母亲,恐怕却是我的师母了。”

    正说到这里,门开,一名身穿素衣的女子从正房中走了出来,她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容貌极美,年龄似乎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

    何痕迹,尤其是那淡雅的气质,竟然丝毫不在百合之下,她刚一出现的瞬间,天痕突然清晰的感觉到,面对这名女子,自己心中难以自持

    的升起一分亲切感,赶忙上前施礼道:“您好。”

    中年女子脸色平缓,看向天痕道:“你是百合的朋友么?这还是她第一次有朋友到访,请屋里坐吧。”

    天痕道:“前辈,请允许我先这么称呼您。我此来,是受人之托,请问,您是否认识摩尔这个人呢?”

    中年女子原本平和的神色在听到摩尔这两个字时,不禁变得冰冷了,沉声道:“不认识。”

    天痕心中暗自苦笑,看来,自己的预估是正确的,恐怕,三位师母与老师之间的问题很难解决,“前辈,您真的不认识摩尔老师么?”

    中年女子冷声道:“没想到他还记得我们,如果你是为他而来,那么,你可以走了,以后也不用再来。摩尔这个名字早已经不在我记

    忆中。”

    百合在后面拉了天痕一下,用自己的能力包裹住声音传入天痕耳中,“别再说了,我妈从来没发过这么大脾气,我们还是先去我房间

    吧。”

    天痕似乎并没有听到百合的声音似的,“前辈,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您又何必再计较呢?何况,摩尔老师也非常难过啊!您就

    给他一个机会吧。老师现在一个人很孤独,希望几位师母能够回去。”

    中年女子胸前微微起伏着,“够了,他自己为什么不来?我知道,他是没脸来见我们。当初要不是因为他的倔强,又如何会出现后来

    的事。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我们与他之间再没有任何余地,除非,摩奥能够死而复生,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愿意见他。”如果换

    一个人来,她一听对方提起摩尔二字,早已经将其赶出去了,但是,她同天痕一样,在血缘的因素上,同时感觉到了那种莫名的亲切感。

    天痕还想再劝,另外两个房门几乎同时打开,两名同样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子走了出来,她们的容貌竟然有八分相象,脸色冷峻一人

    穿绿衣,一人穿蓝衣,纷纷走到先前这名素衣女子身旁,蓝衣女子道:“姐姐,您别生气,对身体不好。小子,你可以走了,把姐姐的话

    告诉摩尔。”

    感受着对方不善的气息,天痕却没有退缩的意思,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完成自己的任务,虚空一划,从空间袋中驱除摩尔交给他的电

    子书信,道:“三位前辈,我想,你们应该就是我的三位师母吧,既然你们不愿意听我说,我就走了,但这封电子信是摩尔老师托我交给

    你们的。看在你们和他多年的夫妻情分上,就看了这封信吧。摩尔老师说,如果你们看了这封信,一定会改变主意的。”

    素衣女子道:“不用了,我说过,我们与摩尔之间早已经没有半点关系,更不想看他的什么信,你走吧。否则,别怪我们逐客了。”

    天痕先受到百合的拒绝,此时又被三位师母冷言相象,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怒气,坚定的道:“三位师母,摩尔老师教导我能力,他是

    我最尊敬的人,我觉得,什么矛盾都是可以解决的,如果三位师母执意不看老师的信,我说什么也不会走的。”

    蓝衣女子眼中寒光一闪,“你以为你是他的弟子我们就不会向你动手了么?”衣袖一甩,一道湛然蓝光骤然向天痕胸前涌来。

    天痕淡然一笑,面对充满了压迫感的强大气息,他突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没有使用自己的能力,也没有闪躲,任由那蓝色光芒冲击

    上自己的胸前,砰的一声,一股极寒之气瞬间遍布全身,血液像他的心一样,瞬间冰冷,天痕虽然没有抵挡,但也没有退后半步,任由那

    蓝色的光芒攻入自己体内,不用他去刻意控制,体内的三种能量受到外力入侵,顿时加速运转起来,化解着那强大的攻击力。

    鲜血,顺着天痕的嘴角流淌而出,虽然蓝衣女子并没有用全力,但这下攻击也足以令他受创。

    百合惊呼一声,赶忙扑到天痕身前,想用自己的能力为他疗伤,但一想起天痕的黑暗异能,却只能停止了,“二妈,不要伤害他,他

    ,他是我朋友。”

    蓝衣女子看着百合,眼中的光芒顿时柔和了许多,“既然他是你朋友,那你就带他离开吧,以后也不要让他再来了。”

    百合赶忙点点头,拉着天痕就要向外走,天痕手臂一甩,争脱百合的束缚,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坚定的道:“三位师母,请看信吧。”

    “天痕。”百合有些焦急的挡在他身前,惟恐自己的几位母亲再次伤害他,“别再说了,咱们先走吧,我们从长计议,好不好?”

    天痕淡然道:“百合,你应该明白,刚才那一刻开始,你与我之间已经再没有任何关系。我不需要你的帮助,这是老师对我的嘱托,

    今天,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百合凄然道:“我们不再是朋友了么?”

    天痕苦笑道:“朋友么?你不早已经决定再不见我,这朋友二字又从何说起呢?不是我不想做你的朋友,而是你早已经不愿意再见我。”

    蓝衣女子走到百合身旁,皱眉看向天痕,再看看百合,“女儿,你和他的关系似乎不太简单啊!难道,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百合俏脸微红,轻轻的点了点头,“妈,他就是我说的那个人,您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就看了他的那封信吧。我,我……”

    蓝衣女子扭头向素衣女子看去,素衣女子冷声道:“你们都闪开,你叫天痕是吧,看在百合的关系,我给你一个机会,既然摩尔敢派

    你来,想必你已经得到了他很多的传授,听百合说,你不但拥有空间系异能,而且,还有着黑暗能力,我这一生中,最厌恶的人是摩尔,

    而最厌恶的能力就是黑暗,摩尔竟然收你为徒,不可能不知道你拥有那种能力,他如此做,已经早已经忘记了儿子的死。你已经接了我二

    妹一掌,如果你还能接我一掌而不死,那么,我就看你的信,还放你离去。当然,你可以抵挡。”

    “妈,不要。”百合焦急的看向素衣女子。素衣女子冷声道:“百合,你忘记你哥哥是怎么死的了么?如果不是摩尔,如果不是黑暗

    势力,他又怎么会英年早逝。只要我见到黑暗势力中人,绝不会留手。更何况,他还是黑暗世界预言中的那个人。”

    天痕笑了,“黑暗世界预言的那个人么?我明白,你们认为我就是末世的继承者,对吧。摩尔老师也知道我拥有黑暗能力,但他老人

    家并没有因此而对我如何,反而更悉心的教授我各种能力。老师说,不论是什么样的能力,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师母,我愿意接您

    一掌。”一边说着,天痕全身骤然散发出一层扭曲的光芒,空间系异能被他瞬间提升到极限,右手轻托,将百合送到一旁,同时用空凝之

    力束缚住她的身体,百合的空间系异能虽然比天痕的能力强的多,但天痕突然出手,她没有任何准备,再加上空间系异能本就擅长束缚,

    一时间令她无法挣脱。

    素衣女子踏前一步,右掌前拍,一个金色的掌印透手而出,眨眼间已经来到了天痕面前。在这看上去并不强大的金色光芒中,天痕感

    觉到了恐惧,那是死亡的气息。黑暗之神的声音骤然在天痕心中响起,“快挡,否则会死的难道你想让我和梅丽丝都跟着你死么?”

    天痕心头一震,是啊!自己同梅丽丝以及黑暗之神有着灵魂契约,何况,自己还有父母未能尽孝,怎么能如此颓废呢?眼中神光骤然

    大放,双手抬起,直接挡在自己胸口处,既然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空间与黑暗两种能力,天痕没有丝毫保留,左手黑暗,右手空间,合

    拢在胸口处,双掌对击,混合着黑暗与空间的两种异能,一面黑白相间的能量盾骤然出现在天痕身前。

    就在那金色掌印即将与天痕的盾牌接触时,天痕清晰的看到,素衣女子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光芒,心头微震,迅速将宇宙气贯穿全

    身。

    轰——,一声巨响,天痕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对光明的力量,他感觉到的,是温暖,是的,没有疼痛,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黑暗与空间组成的盾牌,破碎。身体倒飞而出,直接撞塌院墙,跌到了外面的花园之中。鲜血狂喷,在身体接触地面的那一刻,天痕突

    然意识到,刚才那金色的掌印,不正是摩尔老师交给自己的压缩能量么?那素衣女子的能力,恐怕至少也有五十级以上吧。

    “天——痕——”百合争脱了天痕施加在她身上的束缚,在天痕被击飞的那一刻,她突然发现,自己心中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内心

    深处不断的呼唤着天痕的名字,祈祷着他千万不要有事。

    天痕没死,在最后关头,自身强大的宇宙气拯救了他的性命,缓缓从地面上爬起来,看着冲至自己面前的百合微微一笑,刚想说什么

    ,一口咸献的热血却从口中喷出,身体一晃,险些摔倒。百合赶忙一把扶住他,关切的问道:“你,你怎么样?”

    天痕摇了摇头,道:“放心,我还死不了,就算要死,我也会站着死。你关心我的,不是么?不要再骗自己了,百合。把这个师母拿

    去吧。我,我先走了。”说着,将手中的电子信塞给百合,转过身,步履蹒跚的走了,所过之处,点点鲜血飘洒,但他的脚步虽然虚浮,

    却透着一股坚定。百合呆呆的看着天痕,她明白,天痕是不想让自己看到他受伤后虚弱的一面,没有追上去,看了手中的电子信一眼,转

    身飞回了院子。

    素衣女子接过百合递来的信,轻叹一声,道:“难道是我错了么?真是个坚强的孩子,能受我一掌而不死,他至少已经拥有掌控者的

    实力了。就让我看看,摩尔究竟有什么要对我们说的。”开启电子信金属球上的按钮,光芒一闪,摩尔的面庞出现在影象中。

    看到摩尔,百合的三位母亲同时一楞,素衣女子喃喃的道:“他,他怎么变的这么老了。”

    摩尔的声音响起,“希拉、阿月、阿星,你们看到我的样子是不是很惊讶。以你们的脾气,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定还在恨我吧。希拉,我们的儿子死了,我的心其实比你更加难受,他是我后半生最大的希望啊!但是,他走了,他走了。我好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

    同意他与我们儿媳的事,但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可吃。我现在已经老了,作为一个老人,我没有任何奢求,这些年来,我在浑浑噩噩中度

    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并不是想让你们同情什么,但是,我们始终是夫妻,不是么?还记得当初我在

    你们之间抉择时的痛苦么?我深深的爱着你们每一个,不论什么时候,我对你们的爱都不会改变。我并不奢求你们原谅我,我这次让天痕

    去找你们,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希拉,我知道你恨我,但请你看完这封信再毁掉金属球吧。现在,请让天痕回避一下,后面的话,我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