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九十章 完成老师的任务

    月立顿微笑道:“傻孩子,你先养伤吧,等你的伤好之时,我们就随你一起回去。”

    天痕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惊喜道:“三位师母愿意同我一起返回明黄星了?”

    希拉点了点头,道:“等你的身体恢复了我们就出发,你现在还虚弱,在这里多休息。”通过刚才的探察,她已经发现,天痕身体的

    创伤经过这一天昏迷中的自我调整,以及她给天痕吃下的药物,基本上已经好转,只是能力还只有一成而已,需要静养修炼才能完全恢复。

    天痕现在很好奇,好奇摩尔老师给希拉的信中到底说了些什么,竟然能让几位先前还执意不肯原谅他的师母答应返回明黄星。

    希拉三人退出了房间,木屋中只剩下天痕和百合。百合看着天痕有些苍白的面庞,低声道:“谢谢你。”

    天痕拉起百河柔软的小手,“谢什么,如果我连这点都不能理解你,又怎么有权力来爱你呢?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空间,不是么?”

    百合主动靠入天痕怀中,“我会尽量早些做好自己的事,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天痕,你已经与黑暗势力打过交道,你以后准备干什么?”

    天痕眼中流露出一丝光彩,轻抚着百合柔软的发丝,道:“我虽然并不排斥黑暗,但也不会与他们同流合污,百合,其实,我心中有

    个想法。如果能够象你和罗迦说的那样重新统一整个黑暗世界,或许对于银河联盟的正常秩序会有帮助也说不定。”

    百合全身一震。抬头看向天痕道:“你,你要那么做吗?可是。在黑暗之中,人是最容易迷失的。”

    天痕坚定的道:“相信我吧,当初,我曾经看到前代灵魂祭祀留下地一些东西,如果那个预测是准确的,那么,我一定会成功。”

    百合地小手显得有些冰凉。“但那实在太危险了,我不想让你这样去做。”

    天痕微微一笑。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这还只是一个想法而已,但现在我还并不拥有去实现它的力量,在没有把握的情

    况下,我是不会轻易行动的。上次你也看到了,至少黑暗三大势力中。黑暗祭祀一脉由于有罗迦的存在。是支持我的。当我的力量足够时

    ,未必会面临什么危险。不久前,我曾经发现,银河联盟议会已经开始向黑暗势力有所行动,如果我猜地不错。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先清除

    掉黑暗势力这个眼中钉,然后再掉转枪口对付圣盟,说实话,黑暗势力的凝聚力太差,一旦银河联盟议会发起权利冲击,恐怕他们很难抵

    挡啊!”

    百合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天痕的意思,轻叹一声,道:“既然这样,那你准备如何去做呢?”

    天痕想了想,道:“等我回去后,会开始加紧修炼,在魔幻星的这几年里,不但我的实力提升了,同时,也真正的将基础打好,我想

    今后的修炼中,我地实力一定会很快地提升,我一个人毕竟太弱小,不会去想太多的东西,一切顺其自然的发展就是。当我的力量足够强

    大后,再做其他的事吧。哦,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中霆星贫民区中地人们组成了一个圣女教,以你为膜拜的对象,现在已经逐渐发

    展起来。”

    百合一愣,道:“圣女教,这怎么可以?我只是想帮助人而已,并不想……”

    天痕阻止她说下去,道:“不,你错了,如果你真的想帮助所有贫民,就必须要成为他们得当信仰,只有信仰之力才能拥有最强大的

    凝聚效果。以后圣女教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但我觉得却并不是坏事,说不定,不久的将来,圣女教会成为整个银河联盟中不次

    于圣盟的存在呢,毕竟,那些从贫民区走出来的人们,比起普通人来,更知道努力和上进。你也说过,银河联盟有一千颗行政星,以你一

    人之力是不可能解决所有贫民区的问题的,圣女教成立,不是正好能够帮你把问题解决了么?”

    百合犹豫了一下,才道:“或许你是对的吧,但我并不太喜欢宗教这种方式。一切顺其自然好了,我只做我自己心中想做的事。天痕

    ,再有一到两天,你的能力差不多就可以恢复了,那时,我可能会离开这里,就不随你们一起返回明黄星了。”

    听了她的话,天痕心头微微一酸,强忍着心中的不舍,道:“去吧,追求你的理想。但有事人心险恶,你还要多加小心才是。如果有

    了危险,就到明黄星或者中霆星,这两个地方对你而言,应该是最安全的。”

    百合微微一笑,道:“天痕,我从来都没想到,作为一名异能者,你能够如此的理解我的心,谢谢你,我第一次觉得,我们是有未来

    的。”

    天痕紧紧的将百合搂入怀中。低下头,找到她那温润的双唇,小心的,柔和的,吻了下去。他们的心,终于可以彼此交融,真正的建

    立了那爱的桥梁。

    两天后,希拉三人随天痕一起返回了明黄星,而百合,则去了她下一个目的地,她告诉天痕,在天痕离开的三年时间中,她已经又完

    成了一个星球的贫民区解放,而这次的目的地,则是一个新的星球,她没有说这次要去的具体是什么地方,天痕也没有问,既然答应给对

    方以空间,就要给对方绝对的信任,他爱百合,所以,他绝对尊重百合的选择。

    虽然与百合再次分离,但天痕却并没有难过,希望有了,他的心也随之复活。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准备十个月之后,与玄天之战。

    痕迹号平稳的降落在梦幻森林异能者基地旁的空地上。光芒闪烁中,六条身影依次被传送出舰外。

    月立顿微笑道:“这艘战舰还真是够快,不愧是研究所那群疯子地最新成果。姐姐,以后让光明大哥给我们也弄一艘好不好?”

    希拉微笑道:“你啊!年纪也不小了,对这些新玩意儿还是那么大的好奇心,也不怕天痕笑话。”

    月立顿道:“笑话什么,每个人都会有好奇心地。我很老么?虽然已经七十岁了。但我却一直都以为自己还处于二十岁的状态呢。现

    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摩尔时的样子,他来我们家族作客。就是因为好奇,在各个房间中乱闯,结果遇到了我和妹妹。”星立顿脸一红,低

    声道:“姐,别说拉!那时的事多羞人啊!”

    天痕看着三位师母,心中暗道:从表面上,确实无法分辨出她们的年纪啊!就算对别人说她们是自己的姐姐。恐怕也有人相信。

    索斯丁恭敬的道:“三位师母。这边请,刚才我已经通知老师了,我想,他应该会过来迎接你们地。”

    希拉一听索斯丁提起摩尔,脸上顿时闪现出一层淡淡的寒霜。抬头看向月、星姐妹,道:“待会儿谁也不许给他好气,这次我们可不

    是为了他才答应回来地。”对于儿子的死,她始终耿耿于怀,虽然她也知道,那件事的错未必就在摩尔,但唯一的儿子惨死,她心中的悲

    哀却始终无法释放,这次如果不是天痕带给了她新的希望,恐怕一生都不会离开云荡星那巨大的花园了。

    几人正向前走着,数十道身影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前方不远地森林前,他们的动作极快,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已经排列成整齐的两

    行,中间空出一道三米的甬道,同时恭敬地向希拉三人道:“弟子见过三位师母 ̄”这些空间系异能者中,有以前就见过希拉三人的,也

    有后拜入摩尔门下,以前根本就没见过三位师母的。看着三名风格各不相同的美女,他们除了尊敬以外,心中并没有一丝杂念。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甬道尽头缓缓走出,那是一名相貌英俊的中年人,身材同天痕差不多,就连相貌也有五、六分相象,嘴角出带着一

    丝淡淡的微笑,虽然缓步前行,但当他迈出第三步的时候,已经来到希拉三女面前,“希拉、月、星,欢迎你们回来。”

    从这个人身上,天痕似乎看到了年长后的自己,不禁想道,难道这是老师的儿子么?可是,摩奥不是已经死了,而且语气也不像。

    希拉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冷声道:“摩尔,你不是已经老了么?怎么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不要告诉我,你那是在骗我们的。”

    摩尔苦笑道:“我骗谁也不敢骗你们啊!当初,你们离开以后,我生无可恋,自暴自弃,身体自然在时间的冲洗下不断的衰老着,背

    驼了,身体也显得矮小了,头发白了,皱纹攀登上了我原来英俊的脸。你们也知道,以为的能力,又怎么会变成那样呢?可是,我不愿意

    改善自己,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维护自己的外表去给谁看。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们回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你们却依旧是这么美,我

    不想在陪着你们一起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被别人说,看,那个糟老头怎么有三个漂亮的女儿,所以变回了现在的样子。”

    月和星听了摩尔的话同时扑哧一笑,月没好气的道:“谁要做你的女儿,你想的到美。”

    摩尔向月、星微一笑,轻叹道:“为了找回青春,我的宇宙气降低了足有一级。希拉,如果你们喜欢我老迈的样子,我愿意为你们再

    变回去。”摩尔的语气深情款款,眼中流露出的感情是不可能装徉的。到了他这样的修为,减低一级宇宙气可不是一年能够修炼回来的。

    天痕目瞪口呆的看着摩尔,道:“老师,这样也行?原来,原来您年轻的样子竟然……可是,您怎么和我这么像啊!”

    摩尔瞪了他一眼,道:“竟然什么?像什么?就算是像,也是你像我,而不是我像你,你想想,你才多大岁数,而我多大了。”

    希拉横跨一步,挡在天痕面前,哼了一声,道:“你还和以前一样,就会吓唬孩子,有本事,你冲我来,摩尔,别以为我们回来你就

    得意了……”

    摩尔苦笑着打断了希拉的话,“希拉,你看,当着我这么多弟子的面,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怎么说,咱们也是老夫老妻。”

    希拉回想起信中摩尔那苍老的样子,再加上此时摩尔的故意讨好,心中的气也消了大半,毕竟多年夫妻,分离时还不觉得什么,这次

    重逢,她心中又何尝不激动呢。轻叹一声道:“那走吧,先到你的基地再说,希望你那里不要乱的像狗窝一样。”

    摩尔大喜,赶忙道:“不会,不会,知道你们要回来,我早已经收拾干净了。”在他身后不远的容容忍不住低声道:“明明是我收拾

    的。”

    空间系异能者们从来都没看到过自己的老师如此卑躬屈膝的样子,大多数人眼中都流露着笑意,却又偏偏不敢笑出声来。

    摩尔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向天痕道:“欧雅通知蓝蓝,让她回去了,风远也跟着一起去了,让我转告你,等你回来后,就直接回中

    霆星。你再住几天吧,这次的事你做的很好。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别打扰我同你们师母团聚。哈哈哈哈。”

    天痕微笑道:“为老师做事是应该的。”看到老师和师母们团聚,他又何尝不高兴呢。只是蓝蓝和风远返回中霆星,让他感到有些意

    外。

    老摩尔带着希拉三人返回到自己的房间中,虽然他早就料到,只要天痕前往,自己的互子们必然会回来,但真正见到她们,他的心还

    是非常激动:足足分别了二十几年啊!

    希拉三女毫不客气地各自找地方坐了下来,希拉开门见山地道:“摩尔,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次回来并不是因为你。说吧,怎么回事?”

    摩尔苦笑道:“不用说的那么直接吧?我一直都很希望你们回来,几年前,我才找到你们所在的地方,只是一直都没有勇气去见你去。希拉,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难道你还在恨我吗?”

    希拉脸色一变,眼中流露出凄然之色。“恨?你以为我在恨吗?如果恨你摩奥就能活过来,我或许会吧。我们当初离开你,是因为不

    想看着你而想起儿子。摩尔,你把天痕的事解释清楚。否则,我立刻就去认他!摩奥有了后代,你为什么不让我们相认?”

    摩尔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希拉,你以为我不想同孙子相认吗?只是我不能啊!为了天痕的安全着想,我们还不能认他。”当下

    ,他将当初如何发现天痕拥有黑暗能力,如何与末世交谈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正如末世所说,在银河联盟中,嘱然有潜藏的危机始

    终盯着我们,我与你们各自代表不同的势力,我不能冒险认了天痕后让他像摩奥那样被奸人所害!”

    希拉眼中神色连变,看了看月和星。她们默默地点了点头。希拉到:“那好吧,我现在可以不去认天痕。但是,儿子的死你有没有找

    到凶手?我们不能无止境地等下去吧?”

    摩尔摇了摇头。道:“我尝试了各种办法,通过各种渠道去探询,但依旧没有任何结果。对于摩奥的死,我心中的作痛绝不比你们少。自然不会永远这样等待下去,当天痕变得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一定会将事情全都告诉他。我们的孙子比想象中还要出色得多!他不但有

    着两种异能,同时,也拥有着异能变异的能力。或许,摩奥的仇最后还要由他自己来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给他创造更好的修炼条件

    ,让我们的孙子强大到任何敌人无法威胁到的程度,只有那样,我才能放心啊!”

    星站了起来,走到摩尔身旁,道:“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由于摩奥的事,我们确实不能冒险了。就照末世所说的那样吧。只是我很

    担心,当初末世在归隐时曾经说过,究竟与黑暗的统一者,将是他黑间之一的继承人,难道,这个继承人就是天痕吗?”

    摩尔皱眉道:“这个问题我也曾经想过,恐怕确定是的。天痕很有可能就是末世所指的继承人。”

    “不!我绝不允许!”希拉断然道。“我不能让我的孙子成为黑暗势力中的一员,摩尔,从现在开始,不要让天痕离开我们一步。”

    摩尔无奈地走到希拉身旁坐下,搂住她的肩头说:“亲爱的,那是不可能的啊!小鹰长出了翅膀,需要磨炼才能更好地适应世界。我

    们不能让天痕始终在我们的羽翼下。那样,根本不可能让他变得更加强大。至于黑暗势力的事,我到觉得未必是坏事。黑暗的力量,如果

    能够妥善应用,确实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天痕的宇宙气比同级别的异能者要强大得多,再加上有空间异异能在,心声几乎不可能被影

    响。”

    希拉横了摩尔一眼,道,“那这么说,你是支持天痕成为像末世那样的黑暗统治者了?那样的话,他还如何在银河联盟中立足?”

    摩尔叹息一声,道:“你们久不在联盟中走动,对外面的了解自然少了许多,你以为天痕不进入黑暗势力就能在银河联盟中立足吗?

    简单的说,自从当初末世被光明老大逼迫得隐退之后,银河联盟议会就已经开始针对咱们圣盟做准备了。现在他们的准备还没有完善,否

    则早向我们下手了。随着圣盟的影响力一天天增大,议会那些奸滑的家伙早已经将我们视为心腹之患。天痕的路,就让他自己去选择吧!”

    希拉的神情软化了几分。“摩尔,我们都很幸运,二十几年前,我们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但上天却没有抛弃我们,二十几年后,又将

    我们唯一的孙子送到了你面前。其他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在乎,我只要天痕好好地活着:即使他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你能理解我的心情

    吗?”

    摩尔深情地看着希拉,郑重地点了点头。“我明白。因为我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我也曾想过让天痕只做一个平凡人。但从他的境遇

    来看,这却几乎是不可能的。明珠的光辉不会永远被掩盖。我想,不久的将来,就是他发光之时。我们的孙子不但天赋好,就连运气也很

    多。像他这个年纪时,我还远远比不上现在的他。希拉,你们隐居了这么多年,我想,应该去见见大哥了。虽然天痕有黑暗能力在,但我

    想,以老大的胸怀,不会计较那么多的。如果能争取到他对天痕的照顾,那一切担忧都可以抛却。”

    希拉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你的意思是,让大哥将几位前辈请出来吗?可是他们愿意帮助天痕吗?”

    摩尔微笑道:“这点把握我还有。别忘了,我的师傅也是其中之一啊!我们就这么一个孙子,想让他更快的成长起业,也只有请几位

    前辈出山相。他们应该也知道圣盟潜藏的危机,这一次,我并不仅是为了天痕,只要是我们圣盟中有希望的孩子,都可以得到他们的指点。”

    登上运输仓,天痕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他在梦幻森林中留了三天后才离开,老师同三位师母之间的关系似乎很融洽。仿佛以前

    的芥蒂都已经消失了似的。但他们看自己时偶尔流露出异样的目光总会令自己感到有些别扭。那目光中究竟包含着什么呢?老师一定有什

    么瞒着自己。虽然他很想知道摩尔究竟瞒了他什么。但天前好自己这位老师的信任却是有些盲目的。

    这次没有蓝蓝在,天痕选择的是经济仓。虽然圣盟每个月都会至少发给他十万宇宙币的津贴,但他却从来都不愿意乱花钱。这是从小

    养成的好习惯。上次离家之前,他已经将大部分钱都给了母亲。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天痕计划着自己未来这十个多月的修炼计划。再有四

    个月左右,他就要返回地球着受圣盟总部分配的任务了。这四个月,天痕决定不再离开中埏星,刻苦地修炼一段时间,然后再回地球。有

    了摩尔对力量的分析,现在他对自己信心十足,就算拼不过玄天,至少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

    隆隆声响中,运输舰起航了。天痕直接进入了养生仓,在这种密闭的环境下才更造合他的修炼。为了能得到更强大的实力,他不愿放

    弃任何一秒修炼的机会。闭上眼睛,宇宙气与两种异能同时运转起来,在精神放松的状态下,他进入了修炼之中。

    白、绿、黑三色晶体在天痕体内不断释放着淡淡的光芒,外界的能量分子在他强有力的吸拢下注入其中,一分一毫地增强着他的实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痕突然被黑暗之神发自灵魂的呼唤声叫醒,黑暗之神急切地向他道:“不好了!快准备逃生!”自从那天被

    希拉的光明之力侵蚀之后,天痕的黑暗异能虽然恢复了,但黑暗之神却始终显得很虚弱,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空如其来的呼喊吓了天痕一

    跳。

    由于刚刚清醒,天痕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养生仓震荡得很厉害,不禁向黑暗之神发出了询问。

    “这破玩意儿似乎出了问题,天痕,现在正处于异空间之中,而它的速度极不稳定,恐怕,随时有爆炸的可能,如果我判断得不错,

    应该是遇到了小型的异空间风暴。快做好准备,否则就来不及了。”黑暗之神所指的破玩意自然是远输舰了。听了他的话,天痕不禁大骇。毕竟,在异空间是绝对无助的,那庞大的扭曲撕裂能力,恐怕只有达到了六十级以上能力的异能者才能勉强抗衡。

    在惊骇之中,天痕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样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不禁向黑暗之神问道:“现在应该怎么办?”

    “没什么好办法,做好异空间源流的准备吧!”黑暗之神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无奈。“没想到同你一起离开魔幻星却要经历这么多坎

    坷。”

    天痕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我想啊!运输舰在异空间出问题的可能性只有千分之一,我的运气一向很好,没想到,这次好得竟然连千

    分之一的都赶上了。异空间河流是怎么回事?以我现在的能力,恐怕禁受不起异空间中的能量撕扯吧?就算用天魔变,也坚持不了多久的。”凡清

    黑暗之神道:“凭你一个人当然不行,但是还有我和凤龙在。异空间对我们没有影响,尤其是凤龙。它是拥有空间能力的神级圣兽。

    有它保护你,短时间内绝不会出问题。异空间漂流,就是指在异空间中漂浮。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够找到一个出口。否则,就只有等

    死了。”

    天痕刚要再说什么,养生仓突然剧烈的震荡了一下,仓中的红灯亮了起来,已经处于警报状态。而现在运输舰上的大多数人因为流向

    了睡眠剂,此时依旧陷入沉沉的昏睡之中。一旦运输舰真出了问题,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得性命。天痕也想帮助其它人逃生,但他现在

    连自己都顾不上,又怎么帮助其它人呢?深吸口气,空间系异遍布全身。他抱有最后一丝希望向黑暗之神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用

    能力操纵整艘运输舰趋于稳定状态呢?这什么恐怕足有一千人啊!”

    黑暗之神没好气地道:“你以为你是那几个强大的审判者吗?如果我的能力全在,或者凤龙进入终极体还有可能,但现在我们三个的

    能力就算都加在一起也没用。赶快带上你那面具,做好准备吧!我已经感觉到,前面是一个异空间风暴漩涡,足以将这艘运输舰分裂。”

    天痕心中一阵黯然,他既担心自己的生命,同时也为这艘运输舰上的人们感到悲哀。黑暗面具罩在脸上,他做好了随时进行天魔变的

    准备。

    “用你的力量包裹住这养生仓,这东西对异空间能量有一定的抵抗作用。”为了保住自己,黑暗之神不遗余力地指点着天痕。

    轰——,巨响声中,天痕骤然感觉到巨大的能量从养生仓外冲入,体内的空间系异能迅速做出反应,将养生仓包裹在内。黑暗异能形

    成第二层屏障,使养生仓不至于被突如其来的异空间能量粉碎而宇宙气则回护自身,控制着自己在养生仓内的稳定。

    当再一次巨响传来之时,天痕的心跳骤然加快,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外面其它养生仓中的生命正在一个又一个地消逝,无力感遍布全

    身。此时此刻,他心中充满了对力量的渴望——如果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就能保护这艘运输舰上的人不至于丧命了。但是,现在可能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不断的巨响声传来,运输舰舰身发出刺耳的声音,异空间狂暴的能量不断地撕扯着舰身,整艘运输舰已经开始破裂了。

    异常强大的扭曲感猛地将天痕最外围的空间异能撕碎,黑暗异能虽然抵挡住这突然的冲击,但也减弱了许多。正在天痕准备进行天魔

    变之时,白色光芒从身上亮起,直接钻出了养生仓。下一刻,他清晰地感觉到,从外面传来的压力大为降低,凤龙星痕嘹亮的鸣叫声响起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