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九十二章 浮儿黑暗圣剑

    浮儿的身体一定,但是,她却并没有惊慌,黑色的气息骤然合拢,就在天痕短棍临身的瞬间,她竟然破除了空凝的封印,身体瞬间后

    转,黑色的气息重斩在天痕手中的短棍上。清脆的金属断裂声响起,天痕手中的短棍已经变成了两截,周时,异常强烈的黑暗气息顺着那

    半截短棍骤然上冲,那是异常尖锐的力量,破开天痕的防御,直接钻入到他经脉之中。天痕心中大骇,一个移形幻影先脱离了对方的攻击

    范围,体内的三种能量飞速的运转着,在黑暗异能的作用下,才勉强抵档住那股尖锐的力量,但他韧性十足的经脉中却不断传来强烈的刺

    痛。

    天痕的脸色沉了下来,双目紧紧地盯视着浮儿,刚才她所发出的力量绝对不是黑暗异能所能达到的,那一定是什么特殊的武器。

    浮儿娇笑一声,没有追击天痕,而是直接向洛严扑去,一道巨大的黑色光刃,如同开天辟地一般,带着弧形尾焰斩向洛严。在黑色的

    利刃处,闪过一点暗红色的光芒,庞大的气息,已经将洛严锁紧,就连他身旁的火狮都被逼迫出十米之外,这是一击必杀之势啊!看到那

    一点暗红色的光芒,再联想到浮儿的来历,天痕立刻意识到了浮儿用的是什么,没有任凭犹豫地将空间速度展开到极限,下一刻他已经挡

    在了洛严身前,双手一合,大喝一声,大次元斩暗藏着黑暗的气息骤然向浮儿发出的黑色光刃斩去。没有任何响声,天痕和浮儿的身体同

    时剧震,大次元斩发挥出了超强的攻击力,浮儿喷出一口鲜血,在剧烈的震荡和撕扯力中骤然而退。但是,天痕在她那强悍的攻击下也绝

    不好受,比先前更加尖锐、纯净的黑暗气息瞬间遍布全身,如果不是黑暗之神及时挡住了这黑暗气息的冲击,不断吞噬着那尖锐的力量。

    恐怕天痕的精神就要与自己的三种能力分享,而自行用出天魔变的力量了。此时,他的双脚已经深陷入地面之中,胸口处如同堵了块大石

    一般难以呼吸。

    浮儿的身形出现在数十米外的空中。此时,正如天痕所判断的那样,她的手上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根黑色的权杖,杖身只有尺余长

    ,尾部是一颗暗红色的宝石,而杖头则是一颗用暗红色宝石雕刻而成的骷髅头,这个东西在天痕脑海中印象极为深刻,正是当初在梅丽丝

    的地下城中,黑暗议长所拿的权杖。浮儿吃惊地看着天痕,“好,没想到,你竟然能挡住我全力一击还将我震伤,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

    不过,你可以小心哦!或许我随时都会出现在你身旁!”娇笑声中,浮儿高悬而起,向远方飞去。

    洛严大怒,刚要追上去,却被天痕一把拉住了,“队长,别追了,就算追上去,我们也未必能讨好。她拿的是黑暗世界三大圣器之一

    的黑暗圣剑。可以瞬间提升自己的攻击力。”哇的一声,天痕忍不住喷出一口瘀血。但此时侵入体内的黑暗气息却已经被黑暗之神吸了个

    干净。

    洛严全身一震,“黑暗圣剑?你说她手中的那根权杖吗?”他心中暗自骇然:如果天痕说的是的,那这浮儿在黑暗议会中又是什么地

    位?

    天痕坚定地点了点头,道:“肯定是的,我听摩尔老师给我仔细讲述过关于黑暗三件圣器的事,黑暗圣剑凡正是那样的形态,你看她

    那权杖,表面上虽然只有着清妖异,但其实,那并不是一根权杖,而是黑暗圣剑的剑柄,在黑暗异能的作用下,权杖上的骷髅形态宝石就

    能发出黑暗圣剑能量形态的剑刃,否则,刚才咱们也不会吃亏了。这浮儿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连黑暗议会的至宝都在她身上?”

    洛严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历,咱们当初回地球后,我就被安排到这飞鸟星上协助当地的行政长官处理事务,前些天,我

    手下一名操纵者发现了这魔女的踪迹,我以为是黑暗势力要对我们圣盟不利,就悄悄地跟上了她,这魔女狡猾得很,我足足跟了她五天才

    在这里将她截住,本想立上一功,却没想到碰上了一块铁板,今天要不是兄弟你,恐怕这个亏我就吃大了!可能连命都要交代在这里。”

    天痕想了想,道:“那咱们回你那里吧,将消息汇报给总部,要是黑暗谇会真的要对飞鸟星有所行动,咱们也好有些准备。”

    洛严微微一笑,道:“这到是不急,我才不怕黑暗议会对飞鸟星有什么不利,他们还没那么大胆子,魔女到这里,恐怕也只是探听些

    而已。你要知道,在这飞鸟星上,掌权的可是四大家族之一的若西家族,他们的实力对整个银河联盟议会都有着不小的影响,黑暗议会还

    没那么大胆子敢来抚虎须吧?他们要是真的惹上了若西家族,恐怕就离灭亡之期不远了。”

    听了洛严的话,天痕心头微震,若西家族?若西家族不就是黑暗祭祀明面上的身份吗?而他们的族长,也正是新一代的灵魂祭祀罗迦

    啊!没错!当初罗迦临走时对自己说过,如果有事可以到飞鸟星来找她,没有想到,通过这异空间的惊险旅程,自己竟然来到了罗迦她的

    势力范围。

    洛严见天痕沉思不语,问道:“你刚才是怎么出现的?在你出现前,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感受到你的气息呢?难道你又有了新的能力不

    成?”先前天痕突然出现的情况确实让他大吃一惊,这时才来得及询问。

    天痕苦笑道:“我可没有领悟这种能力的本事,说起来不怕队长你笑话,我的元气实在太好了,在乘坐运输舰由明黄星回中霆星时,

    遇到了异空间风暴。结果运输舰被异空间风暴撕碎,除了我侥幸逃生之外,所有的人都死了。说起来,我还要多谢你,幸好你召唤圣兽时

    在异空间中留下了一道缝隙,否则。我还不知道要漂流多长时间呢!真是再世为人啊!”

    洛严一呆,张大嘴道:“不会吧?异空间风暴你都能遇到!天痕,难道你已经强大到可以赁借内向在异空间旅行了吗?”

    天痕摇了摇头,道:“我可没那本事。是凤龙。她是空间系神极圣兽,现在已经进入了成长期。是它用自己的能力保护住我,我才能

    一直坚持现的在。哎!这次真是死里逃生啊!现在我才感觉到,原来正常空间竟然是如此美好!以后,恐怕我要患上异空间恐惧症了!”

    洛严哈哈一笑,拍了拍天痕的肩头,道:“怪不得你小子刚才出现时赤身裸体哪!原来是异空间绞碎了你的衣服啊!恐惧什么?大难

    不死必有后福!何况凤龙能救你一次,自然能救你第二次,兄弟,你注意到没有,刚才那魔女看到你的裸体时,眼中直放光哦!”天痕尴

    尬地回道:“队长,你就别取笑我了!咱们赶快走吧!到了你这里,你是地主,可以好好招待我!哦,对了,恐怕摩尔教师已经知道我的

    运输舰在异空间出事故,我要赶快通知他我已经脱离了危险,以免他担心。”

    洛严此时心情大好。他与天痕毕竟同在魔幻星生活了三年,此时见到天痕这个好兄弟,只有乐呵的份。他哈哈笑道:“你就在我这儿

    住上几天吧!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看来,我要多向你请教修炼的秘诀才好!走吧,我那里别的没有,酒还是有不少的。让你嫂子

    再做点好菜,咱兄弟好好喝上一顿!”两人腾空而起,在洛严的带领下,朝飞鸟星首都飞鸟城而去。

    飞鸟城,一座占地面积巨大的城市,与那些受到资源保护的星球不同,作为银河联盟最外围的星系之一,飞鸟星系基本上全是工业星

    球和军事星球。一共五颗行政星,其中,飞鸟星作为星系首都星,更是集工业与军事为一体,银河联盟十大神级舰艇编队之一,就驻扎在

    飞鸟星上,经常要进行星球巡视,以查看银河联盟势力范围外的星系是否有异族入侵。银河系中拥有生命的星球极多,在这一点上,银河

    联盟处理的方法非常极端,为了能够让人类更好地繁衍生存,每次控制一颗行政星时,只要是星球上拥有智慧的生物,都将遭到地毯式的

    清洗。将其完全屠戮后,才会安排人类迁移定居。在这一点上,下议院曾经多次提议改善,但都遭到上议院一致的否定。从某种意义上来

    说,人类早已经成为了银河系中最大的侵略者。但是到现在为止,人类在所有得到的行政星上,还从没遇到过真正的抵抗,凭借着高科技

    手段所向披靡,有了今天的规模。

    一边飞行着,天痕清晰地看到飞鸟星上聚集着各种大型的工业基地,不无感叹地向洛严道:“队长,飞鸟星真不是一个适宜生活的地

    方啊!我看,当这颗星球上的各种矿物被开采干净后,恐怕银河联盟就会放弃这颗星球了。”

    洛严有些无奈地道:“这种事咱们圣盟也无法干涉,银河联盟那些高官一向认为,在整个银河系中,人类是最高贵的存在,而银河系

    中的星球数以亿计,就算毁坏了一些,他们也绝不会心疼。现在还好多了,由于人口的问题,暂时停止了向外扩张。你没发现,现在整个

    银河联盟都在鼓励生育吗?如果不是因为克隆技术遭到反对,恐怕,下一轮的扩张早就已经开始了。”

    无奈地摇了摇头,天痕道:“希望银河系不要有什么强大的生物在吧,咱们人类这样无休止地侵略下去,一旦银河联盟的管理力度不

    够,恐怕会出现许多潜藏的危机。队长,这飞鸟妈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而且又有强势的若西家族在,真不明白总部为什么还要派人过来。”

    洛严低声道:“这一点你就不用多猜疑了,我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拉拢若西家族,你也知道,咱们圣盟同议会的矛盾越来越明显

    了,而若西家族是议会也无法控制的大势力之一,并且与我们圣盟的关系一向不错,其它的,就不用我明说了吧?”

    天痕中心雪亮,圣盟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寻求力量的支援了,只是恐怕总部的领导者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要联络的,竟然是黑暗势

    力中最强大的黑暗祭祀一脉。既然已经来了这里,自己也应该去见见罗迦了。三年过去,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天痕一直将罗迦当成妹

    妹看待,现在又有了对黑暗势力新的打算,却见罗迦自然是势在必行的事。

    飞身而落,洛严带着天痕来到了飞鸟城郊外的一座单独的别墅,这里虽然不能和欧雅夫人所在的古堡相比,但占地也有上万平方米之

    广大。

    刚到门口,两位操纵者已经迎了上来,看到洛严,赶忙行礼道:“掌控者,您回来了!”

    洛严道:“传我命令,所有飞鸟星上的本盟成员都返回这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随意外出。”浮儿的危机未过,为了保护下属,这是

    最好的选择。异能者们聚集在一起,浮儿绝不敢轻易来这飞鸟星的总部。

    洛严带着天痕直接来到了别墅在大厅,刚一进门,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洛严,这几天你死到哪里去了?”

    洛严有些尴尬地看了天痕一眼,低声道:“是我家那只母老虎,兄弟见笑了。”

    天痕心中暗暗好笑:这豪爽的队长似乎对自己的妻子有些畏惧啊!一个女人从大厅中的旋转楼梯走了下去,她穿着黑色的长裤,上身

    罩深蓝色毛衣,一头火红的头发就像她的脾气,相貌甚美。只不过,她此时眼中流露着不善的光芒。

    当她从楼梯上走下来,天痕才惊讶地发现,这位洛严队长的妻子,身高竟然同自己差不多,比洛严也仅矮上几厘米而已,仿佛没看到

    天痕似的,她几步不走到了洛严身前,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大声道:“你说!你这几天跑哪里鬼混去了?老实交代!否则,让我查出来你

    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就让你好看。”

    洛严苦笑道:“好了好了,没看到有客人在吗?你就给我留几分面子吧!我能去哪里?还不是去追查黑暗势力的事了。你随便查好了。”

    洛严的妻子目光转向一旁的天痕,眼中的怒气收敛几分,松开揪住洛严的手,道:“你好,我叫肖诗,欢迎你到我们这里来做客。”

    天痕差点笑出来:脾气暴躁的她,竟然有一个这么温柔的名字,回想先前洛严的遭遇,赶忙收敛心神道:“大嫂你好!我是天痕。”

    洛严似乎松了口气,道:“小诗,天痕是和我一起去魔幻星历练的兄弟,他是空间系异能者,实力可比我强得多了。”

    肖诗眼睛一亮,“我就喜欢实力强大的人,天痕,咱们出去比划比划吧!我和洛严一样,都是火系异能者。”

    天痕苦笑道:“嫂子,你别听队长替称吹嘘,我这两下天怎么能同你们相比呢?”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这

    位嫂子的样子,似乎对力量的热衷尚在洛严之上,只是不知道她的实力怎么样。

    洛严咳嗽一声,搂住妻子的腰道:“别闹了,赶快去做点饭菜招待天痕吧,我他带先去打个电话。”

    肖诗瞪了洛严一眼,“晚上再和你算账。”说完,转身而去,估计是去厨房做饭了。

    看着肖诗的背影消失,洛严扭头看着天痕,苦笑道:“你要是想笑就算好了,没办法,我这怕老婆的毛病是改不了。”

    天痕面露笑意:道:“怕老婆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啊?这证明你对大嫂的爱。队长,用不用我帮你向嫂子解释一下,否则,你晚上恐怕

    上不了床了。”说到这里,他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洛严在肖诗面前的样子实在太好笑了,外面是老虎,回到家里,他却像一保小猫。

    洛严没好气地拍了天痕一下,“臭小子,也不给我留点面子,我可警告你,你大哥我就这么点秘密,千百万不要说出去,否则,我这

    脸面”

    天痕微笑道:“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赶快带我去打电话吧,恐怕摩尔老师那边正为我着急呢。”

    摩尔已经足足等待了将近一个月,这一个月的霎时间里,他和自己三位妻子的关系到是改善了不少,可天痕却经络没有消息。

    生物电脑传给摩尔信息,有电话找他。摩尔面无表情地回到房间,打开了卫星电话的仪器,光芒一闪,两个人出现在仪器投射出的画

    面中。看到他们,摩尔不禁呆了一下,下一刻,他大叫出声,“天痕,你!你小子没死!”

    天痕通过卫星电视看着摩尔那发自内心的焦急,眼中一热,道:“老师,要不是幸运地找到了异空间裂缝,恐怕我就再也见不到您了!”

    摩尔的心热了想来,全身的血液都仿佛沸腾了似的,一个月的辛苦等待终于有了好的消息,他又怎么会不激动呢?他老泪纵横地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现在在哪里呢?那运输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痕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似乎是遇到了异空间风暴,再不是星痕护着我,恐怕我也被那风暴吞没了。老师,

    您放心吧,我现在在飞鸟星洛严大哥这里,明、后天我就回中霆星了。都是我不好,让您担心了!”

    摩尔胸口处不断地起伏着,断然道:“你先不要着急回中霆星,你父母那里我已经通知了,说让你留在我这边多住些日子。明天我亲

    自到飞鸟星去接你,运输舰那破玩意儿实在相信不得,以后你要去哪里,我用痕迹号送你,这样我才能安心。”

    天痕呆了一下,身体不自觉地有些颤抖,“老师,您,您不用那么辛苦,异空间风暴也不是轻易能遇到的,您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摩尔微怒道:“放心个屁,这次就差点急死我,我可不想再有下一次了,你给我在飞鸟星老实地等着,这是我的命令,好了,先这样

    吧,我要赶快把好消息告诉你那几位师母去,她们这些天也急得够戗。”说完,摩尔挂掉卫星电话,迫不及待地从房间中跑了出去。

    “希拉,月、星,天痕有消息了!”他的声音极大,通过空间系异能的传播,恐怕方圆数十里之内都能清晰地听到。

    天痕看着面前黑了的屏幕,心中了阵激动,摩尔老师对他的好他一直都是知道的,但这次出了事,他才深切地体会到,老师对自己的

    关心竟然是这么深,那是如同父亲一般的关怀啊!扭头看向有些呆滞的洛严,轻叹道:“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老师,永远都是老师。”

    洛严感叹道:“我以前也见过摩尔掌控者几次,但从来都没有看到他如此认真过,不过刚才那真的是摩尔掌控者吗?在我的记忆中,

    他似乎没有这么年轻吧?”天痕微笑道:“队长,那确实是摩尔老师啊!最近几位师母回到他身边了,他用宇宙气调整了自己的外貌。”

    天痕又给父母和蓝蓝分别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要等几天才能回去,他们显然都不知道天痕乘坐运输舰出事,并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麦若告诉天痕,让他尽快回家。天痕突然感觉到,自己陪伴父母的时间实在太少了,这次回去,一定特别待到去圣盟总部报道的期限

    再离开,多陪陪自己的父母。原本,天痕因为天魔变的事已经不准备再追求什么,但天魔变的事情顺利解决。他对自己的未来又有了羔羊

    好的憧憬。本身,他就不是一个安于寂寞的人,在他内心中,最想做到的,就是将自己的拿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在洛严和肖诗的盛情款待下,天痕吃了美美的一顿。分别不过几个月,但他和洛严像有说不定的话似的。天始天痕还没有注意。到后

    来他才明白,洛严是故意拉着他聊天的。似乎不太想面对自己的妻子似和。可是聊天不可能无休止地进行下去,该要面对的总要去面对,

    当夜幕降临之时,洛严安排好了天痕休息的地方,在无奈中,回房间接受妻子的审讯去了。

    坐在房间空阔的大床上,天痕换了身衣服,罩起黑暗面具,明天,摩尔老师就要来接自己了。想要见罗迦,今晚是唯一的机会。

    小心地打开窗户,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飘身而起,在黑暗气息的掩盖下,天痕飞身而起,朝高空而去。

    他并不怕自己的黑暗气息引起这里的异能者们注意。有黑暗面具来掩盖,他需要的只是黑暗气息的颜色而已。眨眼间,他已经来到了

    数千米的高空,望着那点点星光,天痕呼出胸中浊气。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完全从异空间的惊险中恢复过来,漂流的一个月,不但提升了

    他的实力,也让他的心志在危机中锻炼得更加坚定。异空间,使人类能够顺利地在各个星球中来往来,但同时,其中也蕴含着极大的危机

    ,可惜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谁能弄清楚异空间中的能量究竟是怎么回事。否则,这个“工具”就能更好地为人所利用。但天痕相信,总有一

    天,异空间中的奥秘将会被开启。那时,又会有什么变化呢?

    天痕并不知道若西家族的总部在什么地方,既然他们能将真正的身份隐藏得那么秘密,必然无法通过黑暗气息来寻找。仔细地思索后

    ,天痕想到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身体如同流星一般,眨眼间飞入了飞鸟城的范围之内。

    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天痕落了下来,取下脸上的黑暗面具后,走在了并没有因为夜色而冷清的大街上。周围各种彩色的灯光不断地

    闪烁着,有看似神秘的夜总会,也有各种娱乐场所,不论在任何地方,人们总需要有一些放松精神的理想场所。

    “先生,您要不要进来坐坐?”一个殷切的声音响起。天痕扭头看去,那是一名女子,看上去年纪应该不大,只是脸上妆很浓,甚至

    无法看清她真正的相貌。看看她背后,那是一个夜总会的招牌。这样的情形,不禁令她想起了当初认识蓝蓝时的过程。

    那女子看天痕停下脚步,赶忙走过来,她那令人有惊心动魄感觉的短裙中肉光隐现,“先生,我们这里是飞鸟城最好的夜总会之一。

    进来坐坐吧,在我们这里,您一定会感觉到非常放松的。”虽然天痕穿着朴素,但他脸上的英气以及内蕴的气质却显示着他绝不是一个普

    通人。

    天痕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我还有事。哦,请问,你知道若西家族在什么地方吗?”

    听到“若西家族”四字,那少女楞了一下,有些怪异地说:“你找若西家族吗?”

    看着她脸上那丝怪异的表情,天痕心中如同明镜一般:如果是普通人,听到若西家族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敬畏,另一个就是惧怕。

    而这两种表情都没有出现在面前的少女脸上,那解释就只有一个:这个少女与若西家族之间定然有着什么关系。虽然这个猜测有些好笑,

    毕竟这只是一名站街女,但天痕却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往往最容易被人忽视的人,才会隐藏着最大的秘密。

    “是的,我找若西家族有些事,你能否告诉我他们在哪儿?”天痕眼中闪烁着深邃的光芒,黑暗异能透过双眼消然散发,那是蛊惑的

    能力。

    正如天痕所猜测的那样,这名少女并不简单,刚一接触天痕那包含着黑暗气息的目光,立刻扭头避开,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天痕微微一笑:“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没想到你身为一名黑暗祭祀,却愿意从事这样的工作,难道在这里能够得到什么消息吗?”

    女子脸色大变,以至于脸上的粉向地面跌落,她怎么也没想到,天痕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身份,“你是黑暗议会的人?”警惕地

    问道。

    天痕耸了耸肩头,道:“不要乱猜,我不是黑暗议会的,也不属于德库拉家族。带我去若西家族,见你们的灵魂祭祀吧。”他没想到

    自己远气竟然这么好,本来只想找一个普通人问问若西家族所在的方位再去寻找,可在这里,却遇到了一名隐藏在风尘中的黑暗祭祀。

    女子冷笑一声,道:“你在做梦吗?我不知道什么祭祀不祭祀的,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如果你要找若西家族,自己向南走吧!”

    天痕看着她道:“本来,我确实只想问一下方位而已,但现在我却改变了主意。我想,我愿意支付给你足够的钱,让你暂时离开工作

    岗位。麻烦你带我走一趟吧,我想,你们的灵魂祭祀很乐意看到我。”

    女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慌乱之色,突然,她大声喊道:“快来人啊!有人要捣乱了!”

    天痕楞了一下,不禁有些好笑,这明显是黑暗祭祀的少女竟然用这种方法来掩饰吗?

    夜总会中,冲出四五名身高体壮的大汉,门外只有天痕一人,不用问,他们也知道目标是谁,顿时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而那少女却

    趁此机会向夜总会中而去。夜总会中人多嘈杂,是她现在脱身的最好选择。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