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九十三章 黑暗祭祀的总部

    夜总会后门,女子小心意义的探出头来,向四周看了看,确认没人后,这才小心的跑到拐角出阴暗的角落重,动作极为矫捷。再手腕

    的手表处俺了一下,淡绿色的立体光芒亮起来,她低声到:“蜂巢,蜂巢,我是十七号工蜂,有一外来黑蜂,识破工蜂,来历不明,想入

    蜂巢,请注意。必要时请用蜂尾招待。”简单的一句话似乎包含了许多意义,绿光闪烁了一下,她再次按动那个按钮,光芒小时,身上发

    出一层淡淡的黑气,重新向夜总会后门走去。

    “以前我听过一首诗,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看来,你诗准备用蜂尾之针招待我这只黑蜂了,可惜,

    你已经没有机会。我又没有恶意,你又何苦要如此呢?”天痕懒洋洋的靠再夜总会后门处,看着面前那有些痴呆的女子。

    身为黑暗祭祀的女子,此时反到冷静下来,先前,虽然她知道天痕又着不俗的实力淡却没有惧怕,毕竟,作为黑暗势力中最强大的黑

    暗祭祀一脉,她根本久不用怕什么。之所以选择离开,诗因为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而已,但此时却不一样,再这偏僻的胡同中,她已经不

    用再有什么顾及了,冷冷的道:“不论你诗什么来历,都束手就擒吧,我懒得跟你动手。”

    天痕微笑道:“现在,你终于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黑暗祭祀小姐,又能有幸知道你的名字么?”

    黑暗祭祀冷哼一声,“你不配。”站在原地没动,信手一挥,一片黑色的无期已经挡在她与天痕之间,凄厉的惨叫直刺天痕耳骨。天

    痕突然感觉道,似乎再这黑暗的小巷子中多了众多生物似的,她以前虽然与罗迦再一起数天,但对暗黑祭祀毕竟没什么了解,赶忙收敛心

    神,黑色的气息透体而出,刚想有所行动,却听到体内的黑暗之神道:“既然是一些黑暗小爬虫,天痕。让我来帮你吧,随你离开魔幻星

    后,还从来没让你见识过我的力量。”从异空间出来。天痕的受益固然最大,但黑暗之神的能力也恢复了不愈多,具体恢复到什么程度,

    连天痕都不清楚。

    紫色的光芒亮起,天痕清晰的感觉到丹田中的那围绕着自己黑暗异能的紫色星光顺经脉而上,眨眼间来到了左肩头,与紫色的太阳合

    而为一,刹那间,只设定额光芒骤然大亮,仿佛天痕的肩膀上安装了一个探照灯似的。即将冲击到天痕身前的黑雾再紫色的光芒的照耀下。顿时发出无数的惨叫,倒吓了天痕一跳,刺鼻的味道传来,黑雾在紫色的光芒的照耀下散尽无疑,除了那一脸惊愕之色的黑暗祭祀以外。地面上出现了数十只天痕从来没见过的生物,只不过,此时他们都已经肠穿肚烂了,地上布满了他们的尸体和墨绿色的黏液,看上去令

    人反胃。

    “不,不可能的。我黑暗召唤不可能久怎么被破处的,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黑暗祭祀脸上的神色看上去极为广义。右手在身前一划

    ,一个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六角星出现在她面前,双目瞬间编程了同样的幽蓝色,以一种起一的声音低吟着。

    “老黑,她这是在干什么?”天痕有些奇怪地问道。黑暗之神有些惊讶地倒:“原来这黑暗祭祀既然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她这是与哪

    里地黑暗世界相联系,通过一种特定地呼唤方法,将哪里地黑暗生物召唤出来为自己作战,召唤越强大地黑暗生物,之神所收地负荷也就

    越大,她这样是在以自己地血肉和灵魂左祭品,如果召唤地东西超越了她所冷承受地极限,要么失败,要么召唤成功之后自己却被所召唤

    地黑暗生物毁灭。”

    天痕心中一动,似乎对黑暗祭祀四个字又了新的了解,眼看着那蓝光渐感地六角星,向黑暗之神倒:“那我该怎么对付她呢?我并不

    想伤害她,可她似乎又很多神秘地力量,如果我不用强些地攻击,恐怕很难令她停止反抗吧。”

    黑暗之神嘿嘿一笑,道:“天痕,这些什么祭祀地家伙恐怕以后日子难过呢,因为他们遇到呢我,黑暗生物么?我就是黑暗生物的老

    祖宗,祭祀能力没有恢复,但是我地位阶还在,只要黑暗世界中没有智慧地生物,都会自觉地服从我的命令。让她玩儿好了,我倒要看看

    ,她能召唤处什么来,刚才那些小东西,是最低级的黑暗生物,除了恐吓以外,根本没有攻击力,看来,这个什么祭祀的能力也有限的很。”

    听黑暗之神所自己是黑暗生物的老祖宗时,天痕不禁笑了起来,是啊!自己拥有两只强大的圣兽,如果整个黑暗祭祀系统都只能召唤

    黑暗生物替自己作战的花,那只要自己又黑暗之神在,黑暗祭祀久无法对自己构成任何威胁。

    一声低沉的吼叫声响起,男生的六角星骤然放大,一只黑色的豹子从六角星中钻了出来,那黑暗祭祀在召唤这只黑豹后,眼神明显暗

    淡了许多,显然是因为精神耗损过渡所致。黑豹有着一双黄色的眼镜,咆哮一声,直接向天痕扑了过来。

    紫色的光芒再次从天痕的肩头上亮起,将扑来的黑豹罩在其中,黑豹的身体在空间骤然停顿,原本气势汹汹的扑击完全停止,落在天

    痕脚下。低低的吼叫一声,趴在地上不干动弹分毫,身体似乎还在微微的颤抖着。他是相当于高级身手的暗魔豹,在黑暗之神的威慑下,

    凶焰尽收。

    天痕不想再耽误时间,随手一挥,黑豹被她送入了异空间,身体刹那间前飘,庞大的安安气息将黑暗祭祀完全笼罩再内,他那坚定有

    力的大手,缩住了黑暗祭祀的咽喉,冷声道:“别再白费力气了,现在,你应该可以带我去若西家族了吧。”

    黑暗祭祀眼中的神色连变。他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自己的黑暗召唤既然对面前的这个懒人没有任何作用。

    天痕刚准备继续逼问,突然感觉道黑暗祭祀体内的黑暗之力既然急速波动起来,心中一惊,赶忙用能力封锁了他的身体。“想自杀么?虽然我很想看看力用生命的代价能召唤出什么样的黑暗魔兽,但是,我却不愿意让力久怎么死去,你应该明白。以我的力量根本没有必

    要骗你什么,带我去见罗迦,我是他的朋友。”一边说着。天痕送开了手,精神力紧缩着前面的黑暗祭祀。

    正在这时,四道黑影从远方急飞而来,那黑暗祭祀严重流露出一丝喜色,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除非拜城尸体,否则,你别想威胁

    我。”

    四道黑影眨眼间来到这阴暗的小巷中,他们的身体都再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包裹中,看不清面孔,只有那幽蓝色的眼神散发这是慑人

    的光芒。

    天痕心道。同样是黑暗生物。这黑暗祭祀可要鼻德库拉家族那些小蝙蝠强德多了,至少,再自己勉强他并没有屈服。看来,不让他们

    明白自己确实没有恶意,恐怕很难简单罗迦了。想到这里,天痕身上德黑色气息开始发生变化,黑气犹如实质般向外扩散着,散发出淡紫

    色地光芒,气流随身缠绕,冷声向面前地五位黑暗祭祀道:“你们非要逼我出手么?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应该就有去见罗迦地权力了。”一边缩着,他开启空间袋,取出黑暗面具罩在自己地脸上,在精神力的作用下,刹那间天痕分出十数道身影,在紫色的光芒的掩映下,

    看上去极为诡异。

    先前那名女黑暗祭祀惊呼道:“光明的悲哀,裂影分身,你,你难道就是黑暗世界的新主人。”

    分影合一,天痕平伸出自己的双手,掌心中分别冒出一白一黑两色光芒,“我已经向你们真名了自己的身份,带我去见罗迦。如果不

    是看在你们十他属下的份上,我早送你们去地狱了。”他有许多事想向罗迦询问,而在飞鸟星却只有这一晚的停留时间,自然不愿再耽误

    下去,说话的口气也变得强硬起来,双眼变成一黑一白,两道实质般的光芒射入先前那名黑暗祭祀女子的眼中,只有他看到了天痕的政面

    目,再灵魂侵蚀能力的作用下,天痕强行扫除了他脑海中对自己容貌的记忆。

    离开了异空间,天痕的精神力变得更加强大,他发现,通过黑暗气息对灵魂的感知,当对手比自己弱小的多的时候,自己就能凭借精

    神力以黑暗气息为媒介,从对方的灵魂中扫除自己想扫除的记忆,当然,这是再一定时间内的。

    女祭祀全身一震,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再加上先前精神力的透支,顿时瘫软在地,全身微微的抽搐起来。

    后来的四名黑暗祭祀顿时紧张起来,其中一人将女黑暗祭祀抱起来,冷声道:“阁下既然带有光明的悲哀,那请跟我们走吧。”四道

    黑影飘身而,飞入半空之中,天痕如同上天梯一般,左脚向前迈出一步,身体已经追到四名黑暗祭祀背后,跟着他们一起飞向飞鸟城伸出

    而去。

    若西家族的总部,其实就在飞了成的正中央,来到这里,天痕才发现自己是多么愚蠢,这若西家族总部足有近十万平米之广。整体设

    计就像一个巨大的堡垒一般,所有的建筑物全是由白色的合金所建,似乎是为了掩盖其中所包含的黑暗一般。

    从正门走入,四名黑暗祭祀在宽口的院子中停了下来,院中种植着各种花草树木,夜风吹过,清新的空气不禁令人精神舒爽。

    阴影出,一道黑色的身影轻飘飘的飞了过来,他的身体仿佛没有任何总量似的,黑色的斗篷笼罩全身,从外表可以看的出,这个人很

    瘦,四名黑暗祭祀看到他,赶忙鞠躬行礼,其中移民黑暗祭祀用天痕听不懂的语言在说着四名。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天痕反而不急了,当

    初,罗迦对自己有着灵魂·臣服誓言,虽然不像梅呢丝之间的感觉那么深刻,当此时天痕夜能感受到,罗迦就在着宽阔院落中央的那巨大

    城堡内。

    高瘦的黑暗祭祀挥了挥手,那四名黑暗祭祀带着昏迷的女祭祀飘身你去,而他则走到天痕面前,微微施礼道:“尊敬的先生,您好。

    我丝若西家族总管撒而·若西,欢迎您来到夜之城。”一边说着,从那黑色的斗篷中伸出一只枯瘦的手。

    看到这只手,天痕不禁一惊,因为,在这枯瘦的手掌的掌心处,散发着淡淡的暗紫色光芒,对方明前是要试探自己。没有犹豫,天痕

    伸手握了上去,“撒尔总管你好,我叫绿叶。”两手相握天痕感觉道冰冷的黑暗之力从对方手中彭湃而出,似乎要输入自己体内似的。撒

    尔却吃惊的发现,天痕的手如同铁铸铜浇一般,自己的黑暗能力既然无法渗入他的经脉分毫。

    天痕在与对方握手之时,根本不趴对方发现掌心的生物电脑,虽然能力已经达到了掌控者级别,但由于生物电脑用处很大,所以他始

    终没有用能力将生物电脑震碎,此时,他已经用黑暗气息将自己的手完全包裹住,撒尔与其所丝握住了他的手,到不入所丝握上了他的黑

    暗能量。

    撒尔·若西刚才听了属下们的汇报,虽然知道面前这个人很有可能丝灵魂祭祀罗迦所说的新一代黑暗之王。

    但为了若西家族的秘密着想,除非是罗迦亲自下的命令,撒尔绝不能让天痕离开若西家族城堡。所以,他要先试探天痕的能力,再决

    定如何应对。

    天痕微笑道:“撒尔总管,现在可以带我去见罗迦了吗?我也算远道而来,对待客人,我想,你们应该宽容一些才是。”

    撒尔听得出天痕话里有话,咳嗽一声,松开握住天痕的手,道:“尊敬的客人,里面请吧!”一边说着,他带着天痕走入了城堡之中。

    若西家族的这座城堡可要比欧雅夫人那座古堡大得多了,一进门,就是宽阔的大厅,有上千平米之广,大厅四周的墙壁上,悬挂着一

    幅幅油画,有男有女,画像上的人物栩栩如生,每一个画像的角落处,都有一个小的记号,那似乎是年代的记录,只是字体怪异,天痕并

    不认识。

    撒尔将天痕让到大厅中棕色的皮沙发处,道:“您请坐,我这就去请族长大人。”向天痕再次施礼后转身而去。

    天痕继续打量着四周,整个大厅的地面上除了入口入是一块红色的地毯以外,其它地方全都是珍贵的长毛真皮地毯,自己这一路踩来

    ,到留下了一排发黑的痕迹。这若西家族真是有钱的很,恐怕,自己留下这些脚印的清理费就要不少钱吧?

    年轻的女佣送上一杯香茶,天痕刚要喝,却听到楼上先前撒尔离去的方向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蓝色的身影在刚刚从楼梯上出现之时已

    经像一只乳燕般投入了天痕的怀抱,不用眼睛去看,单是那亲切而熟悉的感觉天痕也知道,来的正是灵魂祭祀罗迦。

    “天痕大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啊!”罗迦显得异常兴奋,而抱着她的天痕此时却尴尬水已,同三年前相比,罗迦已经不是那十六

    岁的小女孩儿了,十九岁的她已经完全发育,傲人的身材丝毫不比白天见到的浮儿差。不带任何凡尘之气的俏脸此时因为激动而沾染上了

    淡淡的红晕。

    “罗迦,你长大了。”幸好大厅中就天痕和罗迦两个人,否则,被一个美女如同八爪鱼般缠在身上,尤其是这位美女还是若西家族的

    族长,如果被别人看到,恐怕,天痕就要被目光所杀死了。

    咳嗽声响起,撒尔若西从罗迦刚才出现的楼梯上走了下来。看了天痕一眼,再转向罗迦,恭敬地道:“族长,这位确实是您的朋友吧?”

    天痕心中暗道:这还用得着说吗?罗迦这才发现自己不雅的姿势,赶忙从天痕身上跳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蓝色长裙,淡然道:“

    是的,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我们整个黑暗祭祀一笑的朋友。撒尔长老,传我灵魂令,命家族所有长老在一号密室集中,我有事要宣布。”

    撒尔若西弯腰行礼,道:“是,族长大人。”黑色的斗篷冒出一股淡淡的蓝色烟雾,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凭空消失了。

    罗迦看着天痕惊讶的目光,笑道:“大哥,那可不是你们空间系的移形换影,只不过是我们的黑暗祭祀擅长的遁影术而已。算时间,

    你应该已经从魔幻星回来些日子了吧?怎么到现在才来看我啊!”

    面对罗迦的质问,天痕不禁张口结舌,他虽然也曾想过到飞鸟星看望罗迦,但从魔幻星回来以后,一直都有各种不的事耽误,如果不

    是这次异空间中的惊险经历,恐怕自己一时半会儿还来不了飞鸟星呢。苦笑到:“不是我不想来,但从魔幻星回来以后,总要去看看父母

    吧。”

    罗迦眼中流露出一丝向往之色,“大哥,如果我要也能去魔幻星就好了,能有一只魔兽作为伙伴该多好啊!”

    天痕惊讶地道:“你们黑暗祭祀一脉不是可以随便召唤黑暗生物与敌人战斗吗?刚才为了找你,我还同你的属下们打了一场呢。”

    罗迦轻叹一声,道:“我们的召唤,其实就是用黑暗能力产生的共振,呼唤异空间中的生物,自身的能力越强,能召唤来的异空间黑

    生就越强大,但我们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召唤来的是什么,只能凭借运气,而且,召唤来的生物非常难以控制,一个不好,还有反噬的可

    能。就算顺利的使用召唤兽达到了目的,也要消耗祭祀的精神和能力,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不愿意使用黑暗召唤术的。而你们圣盟

    的圣兽就不一样了,圣兽的能力不但稳定,而且还会根据主人的能力而有所提升,越强大的圣兽同主人能力之间的关系就越密切,它们才

    是真正的伙伴。”

    天痕微笑道:“等以后有机会,我带你也去一趟魔幻星,若西家族不是同我们圣盟有关系很好吗?审判者们会破例也说不定。”

    罗迦哼了一声,道:“就你们圣盟那些老古板,才不会让我这样的外人去魔幻星呢,对于圣盟和你们异能者来说,魔幻星绝对是最高

    机密,虽然我们也曾经打听过魔幻星如何去的方法,但是,却始终找不到真正的坐标方位,当初三十年前那一战你也知道吧?末世前辈主

    要为的就是魔幻星的归属问题。最后的结果是我们失败了。不说这些了,天痕大哥,这次你在魔幻星有什么收获吗?”

    天痕看着罗迦的一脸好奇,道“当然有,我不但有了自己的圣兽,在实力上也有了一定提升,魔幻星确实是一个很美的地方。罗迦,

    你呢?你继承灵魂祭祀的位置已经三年了,老灵魂祭祀留下的东西你有没有完全领悟?”

    罗迦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轻叹道:“老师留下的东西博大精深,虽然他将精元全部输给了我,但到现在为止,我也只能参透其中十

    分之三、四而已,有些东西不但艰涩难懂,要应用和控制更是难上加难。不过,我一定会强大起来的。天痕大哥,三年过去了,我现在再

    问你,你到底准备如何面对现在黑暗势力三方呢?任由我们这样分散下去吗?前些天,上议院经过讨论后,已经决定对黑暗势力下手了。

    除了我们黑暗祭祀的踪迹他们无法找到以外,德库拉家族和黑暗议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暂停了行动,但议会迟

    早会对黑暗世界下手的。而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你们圣盟。现在,黑暗世界急需站出一位领导者,以魄力和慑人之气势将整个黑暗世界

    统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完全聚拢在一起,黑暗世界的势力或许比你想象中还要强大。只要能够统一调配,就算是议会也拿我们没什么

    办法。大哥,坦白说,你拥有黑暗异能,可以说是黑暗中的一员,为了黑暗力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你都应该站出来,我相信老师临去时的

    预言,更相信黑暗之王末世留下的希望。大哥,只要你愿意,黑暗祭祀将是你的助力。我愿带领祭祀们永远跟随在你身边。”

    天痕直视罗迦,沉吟道:“你真的能肯定,我就是你老师预测中的人吗?银河联盟本是无神论的,占卜术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又如

    何呢全信呢?况且,只有你一个人认可我是不够的。黑暗祭祀既然号尔黑暗三大势力中最强的一支,定然有着许多高手,也就是说你先前

    所说的长老们吧。就算你愿意帮我,他们又能愿意吗?我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看不惯黑暗势力所做的一切,毕竟,我的心并不属于黑暗。”

    罗迦微微一笑,道:“大哥,这些你都不用担心,道先,老师临去之时已经向所有黑暗祭祀长老们宣布了他的决定,为了黑暗祭祀一

    笑更好地延续,当新的黑暗世界主人出现时,我们都将无条件地服从他的命令。你不是有天魔变吗?我已经召集所有长老了,当着他们的

    面,你只要展现出自己那特殊的能力,再加上有我的支持,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至于你说看不惯黑暗势力所做的一切?其实这大可不必。大哥,在银河联盟中,从某种意义来说,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正大光明的世界;一个,就是地下的黑暗世界。光明世界无庸质疑,它

    永远都会存在。但有一点你或许没想过,其实黑暗世界也是永远都会存在的,只要有光明的世界一天,黑暗的世界就会对立存在。就算我

    们现在的黑暗三大势力转白,也没有任何意义,会有新的黑暗势力崛起来替代我们。更何况,现在整个银河联盟中地黑暗世界本就不是黑

    暗三大势力在控制。”

    天痕楞了一下,道:“罗迦,你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你所指的黑暗世界空间是什么、又包括什么?”

    罗迦轻笑一声,一只手搭上天痕的肩膀,“大哥,黑暗中所包括的,自然是无法生存在光明下的东西,黄、赌、毒,是其中最主要的

    因素。别说现在的银河联盟对这些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他们想大力打击,这些东西也是不可能完全清除的。只要人有,黑暗元素

    就永远会存在于世界上。我们黑暗异能者虽然称为黑暗势力,其实本身所做的事却未必能有多少沾染那些元素的。我们黑暗祭祀,表面上

    是若西家族,实力遍布整个飞鸟星系,在这个星系上,我现在只要随便说一句话,都会成为圣旨,我还用得着做什么吗?或许你不相信,

    最近一段时间,我正在大力打击黄、赌、毒这些危害人们的东西。而德库拉家族虽然差一些,但他们也只是对色情沾染得比较多,再加上

    随便吸吸血而已。至于黑暗议会,或许你不知道,他们本身就是一个跨国大财团,各种白色收入他们花都花不完,除了有事采取些非常手

    段以外,也早已经与那些真正的黑暗告别了。当然,他们的公司同我们一样秘密。我们所谓的黑暗三大势力,无非是做事随心一些,按自

    己的喜恶,心中没有任何道德限制。真要说黑暗,我们已经算不上什么。而现在,遍布整个银河联盟的黑暗组织冥教,才是真正黑暗的根

    源。他们做的事比我们要恶毒一百倍。所有地下的东西他们都沾手。尤其是经营各种毒品,精神药剂,他们才是毒害银河联盟的根源。而

    你知道他们的幕后老板是谁吗?”

    天痕茫然摇头,罗迦的话已经打乱了他对黑暗势力的谁知。罗迦冷笑着道:“冥教真正的老板有两个,就是现在上、下两议院的议长。而冥教,则是他们的打手。一些明面上无法做的事,议院全都交给冥教去完成。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一个不成文的协议,不论是谁接替

    了议院议长的位置,冥教都会向其效忠。随时为议会解决任何问题。而议会向他们承诺的,就是绝不会彻底扫除冥教的存在。有事,在社

    会舆论逼迫下,也只会摆摆样子而已。冥教不但是议院的打手,同时也是他们的金库。现在,你说到底谁是光明,谁是黑暗呢?”

    天痕眉头微皱,他知道,罗迦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她所说的一切都可以查证。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所谓的黑暗三大势力,确实

    不足以称为黑暗了。“罗迦,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一切真如你所说,那我愿意站出来。但是,这一切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吧?上次黑暗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