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九十四章 召唤考验的黑暗生物

    罗迦微微一笑,道:“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这几年你呆在银河联盟中,黑暗势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黑暗议会和德库

    拉家族在议会的打击下损失极大。他们多次派人放出消息,希望同我们黑暗祭祀一脉进行谈判,共同研究对抗议会的方法,这就是最好的

    契机。黑暗三大势力虽然本身就像一个带毒的利剑,非常危险,但如果能将这柄毒剑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你甚至可以重

    新创造黑暗世界的秩序,统一银河联盟中所有的黑暗势力。这样,我们就拥有与议会对抗的筹码。即使是圣盟,也未必会干预。在某种情

    况下,我们甚至可以同圣盟成为朋友,异能者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或许,我们能主宰这个世界也说不定哦。”

    创造秩序这个词让天痕心中大动。是啊!如果自己能够掌握足够的力量,重新创造新的秩序也未必就不能成功。脑海中不断翻腾着各

    种想法,半响,天痕微笑着点了点头,向罗迦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已经明白了。”

    罗迦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相信,天痕有着正确的选择。双手环住天痕的脖子,微笑道:“天痕大哥,等见过了我们的黑暗祭祀的策

    划者们后,我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那是黑暗祭祀一脉送给黑暗世界新主人的祭品。到时,你可一定要收下哦。”

    罗迦身上散发的幽香带来阵阵异样,天痕不禁有些不自然,不着痕迹的拉下她的手,道:“祭品?那是什么?”

    罗迦神秘地一笑,道:“现在还不能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我想,我们的长老也非常渴望能够见你呢。”

    一边说着,她拉起天痕的手向大厅的侧的小门走去。似乎是一个书房,里面有十余个从下到顶的书架,里面摆放着各种图书,罗迦拉

    着天痕走到最里面一个书架前,伸手将书架第四层处一个蓝色的书拉了出来。房间的光芒一暗,所有灯光都熄灭了。天痕只觉香风扑鼻,

    罗迦已经融入了自己怀中,刚要挣脱,却听罗迦轻声说:“大哥,别动。我带你去密室。”

    脚下,蓝色的洪荒骤然亮起,四散的光芒中蕴涵着神秘的力量。首先出现的,是一个蓝色的光点,紧接着,光点开始在他们脚下移动

    着,眨眼间,已经交叉行走构成一个蓝色的六芒星。光芒闪烁中,天痕只觉得自己身体被一股异样的能量所包裹。下一刻,周围的一切已

    经发生了变化。罗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那件蓝灵袍,这似乎是一个空旷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她随手一挥,数十道蓝色的光芒

    从罗迦手掌处激射而出,点亮了房间墙壁上的灯整个房间此时已经笼罩在诡异的蓝色光芒中。此时,天痕才发现,这房间中早已经有十余

    人到来了。仔细辨认下,一共有十七个人。从身形上看,排在最后面的一个,正是先前那总管撒尔·若西。

    罗迦松开拉住天痕的手,此时,她那纯洁的面庞上已经笼罩上了淡淡的寒意,犹如实质的目光扫视了一圈面前地十七人,十七个苍老

    的声音同时响起,“见过灵魂祭祀。”他们行的,是一种奇怪的礼仪,双手交叉在胸前,缓缓向罗迦鞠躬。

    天痕发现,这些身体笼罩在黑色斗篷下的黑暗祭祀长老们,身上竟然没有一丝生气甚至也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仿佛他们的身体已经完

    全与这房间融合了一般。怪不得以自己的能力,先前都没有任何觉察呢。他知道,这些人,正是黑暗祭祀中真正的中坚力量。

    罗迦淡然道:“各位长老你们好,这么晚召集大家过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我想,

    各位长老应该还记得老师临去前所说的一切。而今天,我曾经向你们提起的,黑暗世界世界新主人已经出现是,就是我身旁的这位。”

    十七名黑暗祭祀长老除了已知端倪的撒尔·若西外,不禁都惊讶地抬起了头,三十二道犹如实质的目光在天痕身上。天痕只觉得全身

    一阵发冷。凭借自身强大的精神力,他清晰地感觉到,这十六名黑暗祭祀长老的精神力已经紧紧地锁定了自己。这十六人的实力各不相同

    ,越站在前面的,实力就越强大,尤其是最前面的四人,他们所带给自己强大的压迫力,甚至连体内的三种能量晶体都在随之颤抖。

    下意识的,天痕身上散发出一层白色的光芒,凭借空间系异能的力量,他将自己与黑暗祭祀长老们形成的压力隔绝。颔首道:“各们

    长老,你们好,我的名字,叫绿叶。”此时,他脸上依旧带着黑暗面具,所以,他并没有泄露真正的身份。在这·若西家族中,也只有罗

    迦才值得他信任。

    站在最前面四人中左首的一位长老上前一步,先恭敬地向罗迦施礼后,道:“灵魂祭祀,黑暗之王关系重大,请问,您如何能证明这

    位先生的身份呢?我想,在没有证明他身份之前,您应该将我族光明的悲哀收回来才是。”他的声音很低沉,但听起来,却仿佛在灵魂深

    处响起的一般,所带来的震撼力使天痕全身不禁一震。他知道,黑暗祭祀对自己的考验即将来临。

    罗迦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位长老的问题,而是转向天痕,介绍道:“大哥,这位孤超·若西长老,是我们黑暗祭祀一族中最

    年长的四大长老之一,论百分,他可以做我的祖爷爷而有余。也是我们黑暗祭祀一族长老堂的总祭。”

    天痕向孤超·若西行礼道:“您好,孤超长老,光明的悲哀之所以带在我身上,是因为我需要掩盖自己真正的身份。很快就能向各位

    证明,我就是上一任灵魂祭祀所说之人。也是黑暗之王的继承者。”天痕昂首挺胸,脸色虽然平静,但身上却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霸气。既

    然已经来到这里面对黑暗祭祀的长老们,他早已经放下一切顾虑。既然要表现,就要表现到最好。

    孤超低沉的声音再次和=响起。“既然如此,我想请问,您如何能证明自己就是新的黑暗之五呢?”

    天痕眼中冷光闪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口中吐出两个霸气十足的字眼。“实——力——!”

    “实力?我想,黯王所拥有的应该并不止是实力,你首先需要证明的,就是属于黑暗世界的身分。”孤超丝毫不让的追问着。此时,

    罗迦倒仿佛成为了一名看客。她的目光始终留在天痕身上。眼中散发着信任的光芒,她相信,天痕一定能顺利地处理一切。

    天痕上前一步,走到罗迦身前,此时,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要想让这些黑暗势力中的成员们成为自己今后的臂助,那么,自己不但

    要震慑住他们,同时,也要拿出诚意。随手一挥,摘下了脸上的黑暗面具,黑暗面具化为一小团。静静地躺在天痕的掌心中。

    天痕将黑暗面具递给罗迦,道:“一切让我自己来解决吧,我相信,自己能够通过一切考验。”再次转过身时,天痕双手平伸向前,

    白光一闪,他已经来到了孤超·若西身前。孤超·若西低喝一声,“好!这是空间系能力中的移形幻影,从熟练程序和施用速度来看,都

    很不错。”

    天痕淡然一笑,道:“长老,请您看着我的眼睛。”体内代表着空间之力的白色晶体,以及代表着黑暗之力的黑色晶体同时释放出强

    烈的光芒,天痕身上的气息开始发生了变化,在他的左手上,一团黑色的光球逐渐扩大,而右手,则是一团白色的光芒。当这两团光芒的

    体积扩大到足球大小时突然停了下来,低喝声中,天痕左手中的黑色光球突然缩小了许多。而并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被天痕用精神力

    强行压缩了。原本黑色的光球骤然变成了谈紫色,下一刻,腾的一下,紫色折火焰出现在他手掌正中。与此同时,他右手中那白色的光团

    在收缩后突然变成了银色,光芒微微地扭曲,周围带起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随之波动,就像银色的火焰一般。

    孤超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他的声音中终于出现了惊讶,“地狱魔火,凝实为焰。好强的黑暗与空间之力,不错,黑暗与空间的统一,

    同时拥有两种能力的你,确实可以成为新的黑暗之王继承者。”要知道,地狱魔火乃是黑暗审判者所能拥有的能力,而凝实为焰正是空间

    系审判者最擅长的。其实,以天痕的实力,在没有进行天魔变之前,根本就用不了地狱魔火这样强大的能力,就更不要说凝实为焰了。他

    能同时将这两种能力展现出来,其实是耍了一个小把戏。当散发出的黑暗与空间两系异能压缩后,本身能量积聚收缩,强度自然数以售计

    地增强着。天痕的精神力在异空间中增强了许多。在他巧妙的控制下,才体现出了惊世骇谷的紫、银两色火焰。此时,已经达到了他控制

    的极限。

    光芒,从天痕的双手渐渐收缩,直到消失不见。他暗暗松了口气,心中庆幸自己冒险下的成功。微笑道:“孤超长老,现在,我可以

    得到你们的认可了吗?”天魔变毕竟是他的秘密,不到万不得已,天痕绝不愿意用自己的本来在网上展现出天魔变的力量。

    孤超·若西声音一变,与身旁的其他三位长老用那怪异的语言交谈起来,天痕依旧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脸色异常从容,没有任

    何情绪上的波动。先前展现过自己的两种能力,这些黑暗祭祀长老们看天痕的目光已经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虽然表面上天痕很年轻,但在

    黑暗祭祀们看来,天痕全身都散发着神秘的感觉,仿佛像无底深渊一般,不知道拥有着什么样的能力。

    最前面的四位长老停止了交谈,孤超·若西再次面对天痕,一只枯瘦的手从斗篷下面伸出,指着身旁的三位长老,道,“这三位分别

    是独越·若西、吴极·若西、流限·若西,他们同我一样,担任黑暗祭祀长老,都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我们商量了一下,新的黑暗

    之王,对于我们黑暗祭祀来说至关重要,绝不能有任何差错,如果今后因为你的失误而牵累整个黑暗祭祀一脉,那么,我们就有着不可推

    卸的责任。所以,我们一致决定,要对你进行一个测验,想通过这个测验,需要极为强大的实力。我们可以放松一些,只要你能坚持一个

    小时,就算你通过了测试,虽然只有一个小时但也需要综合你的智慧和力量才有可能做到。”

    天痕心中一动,孤超、独越、吴极、流限这四位长老名字后一个字,合起来就是超越极限。看来,他们要给自己的测试,恐怕也要超

    越自己所拥有的能力了。幸好自己还有隐藏的天魔变没有施展,不论什么考验,自己应该有应付的能力。想到这里,天痕不禁信心大增,

    微笑道:“那就请四位长老出题吧。我想,我还能应付得了。”

    孤超点头道:“有两种方法可以对您进行测试,第一,由我们这十七人联合向你发动攻击,你坚持一个小时;第二,由我们联合召唤

    一只黑暗生物来对你进行考验。第一种方法,我们可以控制,至少可以保住你的性命,但如果是第二种方法,由于是联合召唤,黑暗生物

    必然会极为强大,恐怕连我们也无法控制,但整体实力上,或许黑暗生物会比我们联合的攻击要弱一些。”

    天痕听的目瞪口呆,虽然他猜测到黑暗祭祀给自己的试练必然极为困难,但也没想到变态到如此地步。其他长老不说,单是面前超越

    极限四大长老的能力,恐怕都要在五十级以上,换算成普通异能者,他们恐怕可以同六十级的异能者相比了,再加上其他这十几名能力超

    过掌控者境界的黑暗祭祀长老,那不是要自己的命么?~超越极限,这可真是超越极限的了。他刚要说话,却听到身后的罗迦怒声道:“

    不行。”

    罗迦走到天痕身旁,怒视着超越极限四大长老,道:“难道,你们在怀疑老师的决策么?如此程度的测试,就算是老师还在,也未必

    能够通过。更何况是他了,我已认定,他就是新的黑暗之王了,以灵魂祭祀的名义,任何人不得再有怀疑。”

    孤超淡然道:“灵魂祭祀的命令,我们无条件遵守。但是,请您想清楚,既然黑暗之王是统治整个黑暗世界的,在能力上自然要超过

    黑暗祭祀,如果绿叶先生没有完全慑服我们的力量,恐怕,难以令人心服吧。我们又怎么可能出全力助他呢!~”

    天痕微微一笑,按住刚想反驳的罗迦,”好,我愿意接受长老们的测试,以证明自己确实是新的黑暗之王。”

    罗迦大急,”不行啊,我不能拿让你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天痕捏了捏罗迦的手,坚定地道:“相信我。”罗迦凝视着天痕的目光,心神摇曳,她突然觉得,面前的天痕是如此高大,那若隐若

    现的气势,使她的芳心不禁一颤。天痕莞儿一笑,再次道:“相信我,我是一个怕死的人。”

    罗迦一楞之时,天痕已经大步走到孤超#若西的面前,”我选择第二种测试方法,我想,这里应该不是适合之地吧!”

    孤超抬起头,天痕看到他,是一张布满皱纹的脸,昏黄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赞赏,”现在,我已经有些相信,你是真正的黑暗之王。”

    天痕微笑道:“谢谢您的称赞,您的提议很好,我也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咱们换个地方吧。”

    孤超目光转向罗迦,恭敬的道:“请灵魂祭祀示下。”

    罗迦深吸口气,此时她已经恢复了镇定,能被选为灵魂祭祀,她自然有着出色的地方。”大哥,你真的决定了么?”

    天痕道:“我不想死,也不会死,对我有点信心吧!~”

    罗迦毅然道:“好,四大长老,测试由你们全权负责,如果他通过了考验,该怎么做,就不用我说了,我在灵魂塔顶等候。”蓝色的

    光芒包裹住她的身体,光芒一闪而逝,罗迦消失了。

    孤超向天痕做了个手势,道:“请跟我来,”十七位长老分两侧而行,孤超带着天痕向房间的另一头走去。

    一边前行,天痕惊讶的发现,这房间黑暗的另一侧竟没有尽头,地势向斜下方延伸着,每走过十米,两旁墙壁上就会各自亮起一盏蓝

    色的灯,那并不是普通的电灯,其中的蓝色光芒,竟然如同火焰一般,不断的波动着。

    天痕之所以选择第二种测试方法,自然是因为黑暗之神的缘故,他相信,有黑暗之神的震慑在,自己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所以才

    痛快地答应下来。他确实怕死,这一点毋庸置疑,只要是普通人,谁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黑暗祭祀,是黑暗三大势力最强大的一脉,

    如果受到十七人的围攻,天魔变之力根本不可能坚持一小时,而换做是黑暗魔兽,自己有黑暗之神相助,或许能直接将其毁灭。

    黑暗祭祀走的并不快,足足向斜下方走了半个小时后,带着天痕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蓝色的灯光没有再亮起,周围的一切都陷入

    黑暗之中,天痕只能凭借着听觉和自己的精神力跟随着众黑暗祭祀长老前行,在精神力的探视下,他发现,这是一个空旷的广场,具体有

    多大,连他都无法探察到,因为,当精神力离体百米之后,周围的黑暗气息变的异常浓郁,精神力无法渗透。

    超越极限四大长老突然停了下来,四人口中同时响起了怪异的音符,澎湃的黑暗气息大减,天痕心中一凛,下意识得将宇宙气布满全

    身。

    红色的光芒在脚下亮起,那是一个个脸盆大小的红色光点,血红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光芒不强,只能模糊地看到周围的景象。

    天痕惊讶的发现,这些红色光点是有一定规律的,一共有一百零八个之多,分布在广场周围,而这个巨大的地下广场,却因为周围的

    黑暗,依旧望不到边际,就连顶部也无法看到,除了红色光芒照耀的地方以外,其他位置依旧笼罩在黑暗之中。他注意到,地面上那红色

    光点周围,密布着复杂的纹路,纹路不深,只有半寸左右,像是一条条线,杂乱得围绕着那些红色光点。

    超越极限四长老的吟声停止,孤超向天痕道:“绿叶先生,现在您还可以改变主意,选择另一种方法,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会召唤出

    什么,我们无法保证您的生命。”孤超已经一百多岁,他自然看得出,天痕与罗迦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不得不顾及到天痕的生命。

    天痕摇头道:“不用改了,长老,开始吧!~我希望能尽快结束测试。”

    孤超眼中蓝光一闪,“那好,请您先退到一旁,这一百零八点红光,是我们的祭灵之位,它们封印着整个地下广场。所以,呆会儿您

    可以放手施为,不用顾及这里的一切,一旦您坚持不住时,请提前通知我们,因为,收回魔兽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无

    法保证您生命安全的原因。”

    天痕飘身而起,落在一旁,他现在有些好奇。这些黑暗祭祀长老们,到底能召唤出什么呢?~

    长老们动了,同先前的缓慢不同,他们的身形变的异常矫健,在不断的后退中,他们围成了一个直径百米的大圈,红光亮起,每个人

    手中都已经多了一根权杖,杖长约一尺,杖头是一颗蓝色的宝石,超越极限四位长老权杖上的宝石明显比其他人要大上一圈。

    孤超举起手中的权杖,蓝色的光芒骤然大放,周围黑暗气息波动得更加强烈了,低沉而充满神秘的声音响起,”以我的灵魂为祭礼。”

    所有的长老都举起了自己的权杖,“以——我——的——灵——魂——为——祭——礼——。”

    独越的权杖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构成奇异符号,沉声道:“以我的鲜血为引。”

    所有长老跟随吟唱着,“以——我——的——鲜——血——为——引——。”

    无极做出了与独越一样的动作,“黑暗间阻隔一切的障碍啊!”“黑——暗——间——阻——隔——一——切——的——障——碍—

    —啊——!”

    流限手中权杖在空中先是一横,紧接着又竖立起来,以高昂的声音大喝到:“破除吧!”“破——除——吧——!”

    在所有长老高昂的吟唱声中,他们的眼哞已经被蓝色的光芒所充满,手中权杖同时射出一道蓝色的闪电,十七道蓝色四粗十三细,在

    空中相遇,凝结为一体,紧接着,他们同时抬起了另一只手,屈指轻弹,十七点血光飘飞而出,投入到那凝结的蓝色光团之中。

    天痕心中暗道,怪不得这些黑暗祭祀们大多数都很瘦,要是每次施展能力都要用自己的血,不瘦才怪呢。

    蓝色的光芒在空中旋转起来,光芒外圈,闪烁着一层血红色的光晕。

    孤超#越西口中发出一声悠远的轻吟,似乎是在声音的刺激下,空中那蓝色的光团不断变大,眨眼间,直径已经达到了十米。

    周围的黑暗气息收敛,天痕惊讶的发现,这地下广场的空气竟然清洁了许多。正在这时,孤超再次开口,”伟大的黑暗之神,请允许

    ,我呼唤您,作为您忠诚的信徒,请您将黑暗之力赐予我们,开启黑暗世界之门,借助伟大的黑暗魔兽之力,惩罚我们的敌人吧。”

    众黑暗祭祀长老们同时大喊道:“开——启——黑——暗——世——界——之——门——。”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将自己奇异的黑

    暗能力提升到了极限。

    天痕心中大为好笑,向丹田中的黑暗之神道:“老黑,你看,他们似乎在崇拜你啊!你要不要出去跟他们见个面。”

    黑暗之神的声音有些凝重,”不,他们并不是在膜拜我,他们膜拜的,是天地间所有的黑暗能量,天痕,你小心些,这些老家伙们的

    黑暗气息都极为浓郁,说不定,真的能召唤出什么特殊的东西出来,一旦我无法威慑到它,恐怕你就危险了。”

    天痕一楞,道:“你不会吧,你不是说,只要是黑暗系的生物,你都能威慑到么?~”

    黑暗之神没好气地道:“你有没有听清楚?我说的是,只要是黑暗系没有智慧的生物我都能威慑,但是,如果他们召唤出的东西有神

    级能力,那黑暗魔兽就会拥有智慧,人家又不傻,怎么会察觉不到我现在的状况呢?如果真是那样,你就自求多福好了。”

    天痕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字眼”靠——”

    空中的蓝色突然发生了变化,刹那间由幽蓝变为了血红,血红光芒中散发着凄厉的惨嚎声,不断翻涌变幻成千奇百怪的各种形态,阴

    森的恐怖气息弥漫于这地下广场之中,十七名黑暗祭祀长老同时大喝出声,半空中那团红色的光芒骤然而降,融入到了地面之中,将方圆

    上千平方米内都渲染成了血红色。

    权杖收于胸前,每一名黑暗祭祀长老都飞快的吟唱着天痕听不懂的那种语言,他们身上都散发着淡淡的血光,超越极限四大长老高飞

    而起,四支权杖同时下指,孤超的声音变的异常激昂,”以地狱之门为传送的终点,出来吧,伟大的黑暗魔兽之王。”

    噗,鲜血,从黑暗祭祀长老们口中狂喷而出,交织成一片血雾,大地开始了剧烈的震荡,就在先前那血色光芒融入的地方,一道裂缝

    骤然向两旁列开,撕列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的怒吼,灼热混合着黑暗的气息不断地向外散发着,似乎那开启的是岩浆之门,暗红色的光芒

    产生出强大的压迫力。

    超越极限四大黑暗祭祀长老似乎都显地很兴奋,孤超沉声道:“大家撤,绿叶先生,我们就在不远处等待你的胜利。”

    长老们动作都显得有些迟缓,虽然天痕无法真正探察到他们的状态,但使出如此规模庞大的黑暗召唤之术,对这些黑暗祭祀长老恐怕

    也是巨大的负荷。现在,他已经不能再有任何保留了,劈空开启自己的空间袋,从中取出两样东西,一个,就是摩尔给他的拟态珠,而另

    一个,则是当初塞里给他的那种可以在二十分钟内将自己身体变的无比坚硬的药物,为了保命,他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不得已时,只能牺牲掉自己一级的能力了。当初,天痕曾经询问过塞里这种体力药的原理,塞里告诉他,体力药是因为刺激使用者的神经

    ,使体内的异能燃烧后所产生出的强大抗拒力。当使用它的人能力越强时,燃烧的一级异能能力也会越大,随之而来,防御力也能成倍提

    升。

    在宇宙气的作用下,分别将拟态珠和体力药吸附在双手的手腕上,此时,他并不急于使用天魔变,天魔变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必须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