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九十六章 被强奸主角的命运

    天痕微微一笑,吐出两个险些让这些长老们全都晕倒的字眼,“吃了。”

    “吃,吃了?”孤超停下脚步,骇然看着天痕。

    天痕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别让我解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吃的。你们也确实厉害,竟然能召唤出像地狱魔龙这么强大的存在。难怪

    黑暗祭祀能够成为黑暗势力中最强大的一支。有机会,还要向各位长老讨教关于黑暗能力的使用方法。”

    孤超由衷的道:“伟大的黑暗之王,您太客气了,我一向自诩对黑暗力量已经足够了解,但是,今天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孤陋寡闻,

    您所展现出的强大实力,尤其是最后那充满杀意的一拳,是我们闻所未闻之奇技,就算是当初的老黑暗之王,也未必能比您强的了多少。”

    在孤超的提醒下,天痕也想起了自己那将地狱魔龙击飞的一拳,“充满杀意的一拳么?那时,我心中只有胜利的执念。以前,我从来

    都没有那样攻击过敌人,既然你说那是充满杀意的一拳,就叫他杀拳吧。有机会到要试试,这杀拳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孤超脸色一变,连连摇手道:“不,千万不要。如果不是在我们地下城中有着强大的结界守护,刚才您与地狱魔龙一战,足以影响到

    整个飞鸟星。您那样的攻击力,如果直接作用在星球表面,恐怕,就连星球的内核都会受到影响。黑暗世界终于又多了您这样的审判者。”

    天痕自然不会说出那是自己天魔变后才能产生的能力,心中暗道,突破了审判者的境界,自己的天魔变也可以算是达到了第四重吧。

    经过了这次考验,十七名黑暗祭祀长老完全臣服于天痕,再没有任何顾忌。一边向外走,孤超一边给天痕讲述着关于黑暗祭祀的一切。

    黑暗祭祀,最早是出现于地球西方,依靠着特殊方法吸取黑暗能力而成,经过多年的繁衍,他们的后代在出生后,就能拥有黑暗的能

    力。也就是所谓的黑暗异能者,黑暗祭祀与另外两大黑暗势力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本身并不是强大的战士,所有的一切攻击防御手段

    ,完全是依靠自己的黑暗能力形成的。他们黑暗能力源自于精神,而不是肉体。所以,虽然没有吸血鬼和黑暗议会那些战士们强大的身体

    能力,但所迸发出的实力却能超过自己所拥有的,正是由于精神与身体的不同,所以他们才能成为黑暗势力中特殊的一支。

    终于回到了城堡之中,当天痕看到大厅中明亮而辉煌的灯光时,不禁有刚从地狱归来似的感觉,随后梳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散乱的头发

    ,想孤超道:“大长老,带我去见罗迦吧,她不是说在等着我么。”

    孤超点了点头,道:“是的,灵魂祭祀大人在灵魂塔顶等您。撒尔,你带黑暗之王大人过去吧。独越,你立刻将我们效忠于黑暗之王

    的消息传递给每一名我方成员知晓。从今以后,黑暗祭祀一脉自灵魂祭祀之下,完全听候黑暗之王大人的差遣。”

    天痕微笑道:“差遣到不会,暂时我还不会动用你们的力量。一切等我同罗迦商议后再说吧。”

    撒尔若西带领着天痕向城堡的另一侧走去,城堡中金碧辉煌的装饰可以说让天痕大开眼界,一边走着,他还在想,这灵魂塔会不会又

    是一个什么黑暗的存在呢?等自己同罗迦打个招呼后,还是赶快离开这里的好,虽然本身有着黑暗异能,但天痕却并不喜欢这种阴森的感

    觉。

    当天痕来到灵魂塔顶所在之处时,才明白原来这所谓的灵魂塔顶,只不过是整座城堡中最高的一个房间而已。这里,是灵魂祭祀居住

    的地方。撒尔走到门口处,在墙壁上轻按两下,恭敬地道:“灵魂祭祀大人,黑暗之王大人来了。”

    细碎的脚步声向去,高达三米的巨们开启,罗迦从里面飞身而出,冲到天痕身前,仔细的看着他身体的每一处,似乎怕他有一丝损伤

    似的,关切的问道:“大哥,你没事吧?”从回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没有平静过,一直在后卫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天痕去接受考验。

    一旁的撒尔道:“灵魂祭祀大人,黑暗之王已经通过了考验,长老堂十七名长老,以灵魂臣服之誓向黑暗之王效忠。”

    罗迦脸上流露出一丝迷人的笑容,拉起天痕的手道:“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的,撒尔,你先下去吧。”一边说着,拉起天痕就

    向房间内走去。撒尔躬身行礼后转身离去,他突然感觉到,似乎黑暗祭祀一脉在这位还不算称职的灵魂祭祀率领下,即将有新的发展。而

    这一切,都是因为黑暗之王的出现。带着欣慰的笑容,他离开了灵魂塔顶,先前的召唤,以及后来的灵魂臣服之誓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能

    力。

    进入这若西家族城堡中的最高的房间,天痕惊讶的发现,同外面的金碧辉煌不同,房间中各种布置显得极为朴素,房间中,只有简单

    的布置,既然连张床都没有,只在角落中,有一张厚约十厘米,长两米宽一米的垫子,那应该就是罗迦休息的地方。

    空旷的房间中,最扎眼的,就是中央的祭坛,是的,那是一个祭坛。祭坛呈六角形,大约有五平米左右,高仅一米,祭坛上用深蓝色

    的颜料画有许多怪异的符号,中央,放着一块蓝色的宝石,天痕惊讶的发现,那正是当初罗迦带去参加黑暗联盟会议的灵魂之石,可是,

    那块灵魂之石不是已经破碎了么?或许是看出了天痕心中的疑惑,罗迦站在他身旁微笑道:“这是另外一块灵魂之石,是属于我的。”

    天痕道:“罗迦,现在我已经得到了黑暗祭祀长老们的认可,有件事我想问你,白天的时候,我碰到了一名来自黑暗议会的人,她的

    实力不弱,而且,身上还带着黑暗议会掌握的黑暗圣剑。这件事你知道么?”

    罗迦微微一笑,道:“飞鸟星系是我们若西家族的领地,黑暗议会的人来了,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你说的是浮儿吧。”

    天痕点了点头。“这么说,黑暗议会的人已经知道你们黑暗祭祀的下落了?”

    罗迦摇头道:“不,他们还不知道,只不过是猜测而已。那浮儿是黑暗议长唯一的女儿,这次她到飞鸟星系,并不是为了寻找我们。

    而是为了一样东西。不久前,我曾经花重金雇佣了银河联盟最出名的诈骗组织点金会,请他们给我找一样东西回来,可惜,他们在得手后

    竟然将那样东西丢失了。点金会的总部就在飞鸟星上,那样东西对于我们黑暗势力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黑暗议会派浮儿来,就是要找点金

    会的麻烦。”

    天痕心汇总一动,追问道:“你要他们找的这样东西是不是冰河家族所有的。”

    罗迦一愣,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听说了关于血红之星的事么?”

    天痕微笑摇头,道:“血红之星的秘密我到没听说过什么,不过,现在它就在我身上。”开启空间袋子,将装有血红之星的锦盒取了

    出来。

    罗迦接过锦盒,还没有打开就惊喜的道:“没错,这就是血红之星的气息。太好了。幸亏落在大哥手里。要是被黑暗议会或者德库拉

    家族得到,可就麻烦了。”俏脸上流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欣喜的看着天痕,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天痕道:“罗迦,这血红之星究竟有什么秘密呢?我只知道,这里面似乎含有着诅咒的力量。一旦被我们黑暗异能者开启其中的能量

    ,很有可能会产生一个只会杀戮的魔王,你可要小心一吓,千万不能冒险。”

    罗迦微笑道:“大哥,看来你对血红之星的秘密还真不够了解,不错,它所储存的,确实是诅咒之力,而且是异常庞大的诅咒之力。

    这种诅咒的力量如果被普通人开启,最后的结局必然异常悲惨,诅咒虽然是一种神秘的力量,但它确实存在着。但是,血红之星如果落在

    我们手中就不一样了,两年前,我们黑暗三大势力在探询中,无意间发现了一些上古流传的东西,其中就提到了血红之星。血红之升年个5

    是一位远古时伟大的巫师所拥有的宝石,那位巫师曾经以自己之力与当时最有名的教廷对抗长达百年,当他的身体衰老大无法支持的时候

    ,他将自己全部的法力化为诅咒之力输入了这颗血红之星中。那是绝对的黑暗力量,附带着诅咒等种种负面情绪的诅咒力量。”

    天痕若有所思的道:“既然如此,那过了这么多年,血红之星的能量为什么始终没有开启呢?”

    罗迦看着手中的锦盒,眼中流露出恭敬的神情,“那位巫师的能力已经达到了人类所能达到的颠峰,他的能力又岂是一般人可以开启

    的呢?在这颗血红之星中,有着九道封印,只有用特殊的方法将这就道封印全部打开,才能获得其中的力量。”

    天痕惊讶的道:“这些都是那古迹中所记载的么?其中有没有说开启这九道封印的方法?”

    罗迦微微一笑,道:“我刚才说的这些,都是我们找到的那个地方所记载的,但是,其中并没有开启封印的方法。只是说,只要信奉

    黑暗之人得到了其中的力量,就可以接受那名伟大巫师的传承,掌握众多神秘的黑暗力量。没开启一道封印,血红之星中的能力就会释放

    一部分。”

    天痕道:“既然并没有开启封印的方法,你还是不要试探的好,毕竟,这名伟大的巫师既然能够留下封印,又拥有庞大的诅咒之力…

    …”

    “不,我一定要开启血红之星中的能量。”罗迦坚定的说道。“大哥,虽然那古迹中没有留下开启封印的方法,但是,这方法我却知

    道。”

    “什么?你知道?”天痕吃惊的看着她。

    罗迦微笑道:“不错,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知道这位伟大的巫师是谁么?他就是我们黑暗祭祀一脉的创始者。伟大的黑暗闲职玛

    帝亚若西。在我们灵魂祭祀的记忆中,永远都保留着他所流传下来的记忆,其中,正有接触这九道封印的方法。所以说,血红之星被别人

    得到就是一颗灾星,而如果让灵魂祭祀得到,那将是我们提升能力最好的宝物。再加上老师留给我的东西,可以在短短几年内使我真正拥

    有灵魂祭祀的能力。”

    天痕哈哈一笑,道:“看来,这血红之星确实与你有缘,正好让我送到你面前。那你就留下吧,刚才,我发现那些黑暗祭祀长老们对

    你似乎不够恭敬,可能就是因为你的能力还不够强大吧,有了血红之星,以后就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了。”

    罗迦咬了咬下唇,道:“天痕,我说过要送你一样东西的。现在,我就送给你吧。”她只叫了天痕的名字,却没有叫大哥,不禁让天

    痕有些奇怪。看着神情怪异的罗迦道:“罗迦,你要送什么?太珍贵的东西我可不能收啊!”

    罗迦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天痕,道:“大哥,你看。”

    瓶子是粉色的,似乎是用水晶所制,但却并不透明,天痕接过来请请的摇晃两下,发现里面似乎是粉状的东西。“这是什么?”

    罗迦神秘的一笑,道:“自然是好东西了,你打开闻闻就知道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来的东西,叫龙香。”

    人的本性都是好奇的,天痕打开瓶盖,凑上去一闻,一股扑鼻的清香通过嗅觉传遍全身,舒爽感令他不禁呻吟出声,“好东西,确实

    是好东西。罗迦,这龙香有什么用呢?”

    罗迦见天痕闻过了龙香,脸上的神色顿时发生了变化,有些幽怨的看着他,道:“大哥,对不起,这是一种麻痹性毒药。”

    “毒药?”天痕皱起了眉头,冷静的看着罗迦,道:“为什么?我不相信你会害我。”

    罗迦凄色一笑,道:“当然,我当然不会害你,我们之间有灵魂臣服的誓约。大哥,这之所以对你用这种迷药,是因为我怕你不肯收

    下我送的礼物。对不起,如果以后你要怪我,罗迦任凭你处置。”

    天痕呆呆的看着罗迦,他心中很迷惑,不明白罗迦是什么意思。正在这时,一股热流瞬间传遍全身,天痕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

    然有些发软,神经仿佛都麻痹了似的,但偏偏神志却是清醒的,精神力并没有失去对自己能力的控制,但是,脑海中不断传来虚弱的感觉

    ,明明有力量,却说什么也用不出来,身体一软,缓缓软倒在地。

    罗迦双手交叉在自己胸前,转身面对背后的祭坛,喃喃的念叨了几句什么,会坛中央的灵魂之石缓缓上升,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笼

    罩整个祭坛。回过身,罗迦走到天痕面前,将他的身体抱起来,飘身而起,落在了祭坛之上,蹲在祭坛中央,小心的将天痕平放。

    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梳拢着天痕黑色的头发,罗迦脸上满是温柔的微笑,“大哥,你不用试图挣扎了,龙香,是最神奇的一种药物,只

    存在于飞鸟星系,刚才我给你这一小瓶,需要近十年的时间才能提炼出来。它本身对人体是非常有益的。可以增强人体各种机能,只不过

    ,在闻过龙香之后,三个小时内,不论多么强大的人,都无法移动分毫。”

    天痕想说话,但发现自己的舌头竟然也软绵绵的。只能发出细微地哼声,目光中流露着疑惑和询问。

    罗迦微笑道:“大哥,你知道我们灵魂祭祀最珍贵的是什么吗?每一位灵魂祭祀都是女性,从刚出生那一刻起,就接受黑暗之力的洗

    礼,只有先天拥有黑暗圣女体质的人才能成为灵魂祭祀的候选人。当我继承了老师的力量后,本身的灵魂之力已经达到了异常庞大的状态。而我的处女之体,如果与男人结合,那个男人的身体就会完全与灵魂事例,同时,像我们黑暗祭祀一族似的领悟灵魂的力量。你能通过

    长老们的考验,证明你已经拥有了非常强大的实力,但是,在银河联盟这个大染缸中想要顺利的生存下去,必须要有更强大的力量。如果

    ,你能得到我所支援的灵魂之力,那么,在你今后的修炼中,对于各种能量分子的感知将数以倍计提升,这。就是我要送你的礼物。”

    天痕目瞪口呆地看着罗迦。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罗迦要送给自己的,竟然是处女之体,一直以为,他都将罗迦当作妹妹看待。罗迦

    很美,但他从来没有起过任何歪心,此时此刻,面前这被自己当作妹妹的女子竟然要将她最珍贵的东西送给自己。怪不得,她说自己不会

    接受了。心中一阵苦笑,当初,蓝蓝假意将身体送给自己,使自己走入了异能者的世界,而此时,罗迦却是真的要这样做。被美女强奸,

    这难道就是我的命运吗?他试图用自己的眼神去阻止罗迦这有些疯狂的念头,但是,罗迦却并没有看他的眼睛。

    “大哥,你知道么?我别无选择。你放心,我不需要你的负责,因为,我知道你喜欢的是百合姐姐,也只有她的善良才配得上你。你

    不用因为这件事而产生任何责任感。我并不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同样,也为了保护我自己。你也知道,现在的我,还不足以令所有黑暗

    祭祀臣服。虽然表面上,他们对我非常恭敬,但是,在每一任灵魂祭祀刚刚接任的前十年中,所有黑暗祭祀的事务都是由长老堂决定的。

    想提前掌握领导全族的实力,需要的是力量。所以,我才希望能够得到血红之星。只有它,才能在短时间内提升我的实力。可是,破解血

    红之星第一重封印极为困难,其中,最重要的媒介,就是灵魂祭祀自身的处女之血。从小到大,我都是在师傅身边长大的,所能接触的人

    很少,尤其是男人,就更少了。在我所接触的人中,只有你,只有你才能让我心甘情愿地奉献这最珍贵的东西。我喜欢你,但却不能说爱

    你。既然,总要失去的,我自然要为自己选择一个喜欢的人。当初,在我得到血红之星的下落时,就已经决定这样做了,可后来血红之星

    却被点金会的人丢了。今天,当你来的时候,我就想,如果这次我不能把握住机会,或许,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了,我想先将自己的

    第一次送给你,然后保留起自己的处女血液,等待寻找到血红之星再开启封印。在你刚才接受长老们的考验时,我心中一直都在犹豫,犹

    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这么做。我有点怕,我怕这样做了以后,你不愿意再成为我的朋友。可是当你取出血红之星的时候,却坚定了我的信

    心,这一切,都是黑暗之神的安排啊!对不起,大哥,罗迦只能这么做了,我只有一个奢求的愿望,当这一切结束后,你还愿意认我这个

    妹妹。”

    天痕的心在颤抖,罗迦的语音很平淡,但他却从中听到了许多无奈。是的,罗迦并不爱自己,她也一直将自己当成哥哥看待,可是,

    为了实力,为了黑暗祭祀一脉,她却决定要如此牺牲。自己该自己做呢?他不知道。况且,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身上一凉,天痕不禁闭上了眼睛,他的衣服已经被罗迦颤抖的双手脱掉了。看着天痕近乎完美的身材,罗迦的俏脸羞的如同红苹果一

    般。低下头,在天痕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呢喃道:“大哥,如果你不愿意接受的话,就当这是一场梦吧。”两滴晶莹的泪水滴落在天痕的

    脸上。那冰凉的触感不禁令他重新睁开了眼睛。罗迦深深地凝望着他,颤抖的双手,缓慢地解脱着自己身上的束缚。

    足足十分钟后,罗迦与天痕的身上都已经再没有了凭借遮蔽物,呆呆地看着天痕,罗迦此时有些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

    “不——,不要。”天痕在心中呐喊着。他呼唤星痕,却吃惊地发现,星痕似乎也在龙香的作用下同自己一样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这

    是心之契约的作用。刚才天痕闻龙香的时候,生性好奇的星痕不禁也闻了一下,此时,它已经美美地睡着了。

    罗迦呆滞了一会儿。突然从祭坛上跑了下去,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中,一会儿的工夫,那个房间内传出一些咿呀的声音,似乎是男女

    做爱似的声音。在天痕怔忪之际,罗迦已经红着脸跑了回来。此时天痕才发现。罗迦的身材比想象中还要火爆,丝毫不输给梅丽丝。

    罗迦红着脸低声道:“大哥,你别误会。我,我不会那个,刚去看了前些天找来的电影。现在我会了。”

    天痕差点儿昏过去,天啊!她还要看黄色电影来学习,这也太强了吧。下身一凉,强烈的刺激感令天痕回身,他吃惊地看到,罗迦此

    时正伏自己身下。强烈的刺激,不断冲击着天痕的神经,虽然罗迦的动作很生疏,同梅丽丝不可同日而语,但正是那丝生疏却让天痕的感

    受倍加强烈。昂扬已起,天痕不禁发出一声呻吟,罗迦抬起头,呆呆的看向天痕,道:“大哥,它好大啊!比电影里那个人的大。”

    天痕心中同样呻吟出声,天啊!让我去死吧。

    罗迦跨上天痕的身体,扶正那昂扬的凶物,咬着牙,一点一点将那她以前从没见过的家伙吞入体内。

    “嗯。”呻吟声同时响起,天痕是因为强烈的刺激所致,而罗迦,则是因为剧烈的疼痛。原始的气息弥漫于祭坛之上,祭坛上的深蓝

    色符号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不知道是谁说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在阵阵强烈的刺激下,天痕很快就忘记了一切,而经历过初始的疼痛后,罗迦也逐

    渐进入了状态。在异样的气氛中,他们的身体不断融合着。灵魂塔顶,弥漫着浓浓的春意。

    在一声长长的呻吟声中,天痕死了。神志短暂的陷入空白之中,灵魂似乎与肉体脱离了一般,从未体会过的舒爽在温润的收缩中激烈

    的抖动着。生命的精华喷洒,与花露混合,给这原始的乐章划上了最完美的句号。

    罗迦伏在天痕的胸膛上,不断地喘息着。由于是她主动,此时早已经累的香汗淋漓,朦胧的双眼看着天痕,呢喃道:“大哥,我不后

    悔。”

    天痕回魂,他突然发现,此时此刻,自己的神志异常清醒,不用催动精神力,他也能够感觉到自己和罗迦体内最微小的血液波动,周

    围的一切都清晰起来,虽然仍不能动,但感官却数倍增强了。对于灵魂这种虚无飘缈的东西天痕并没有太多的理解,但此时,他却明白,

    自己已经得到了罗迦先前所说的一切。他的心是茫然的,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自己身上伏着的“妹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深爱的百合。

    闪耀着妖异光芒的血红之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罗迦掌心中,只不过,此时的血经之星已经不再是那么晶莹剔透了,什么蒙上了一

    层污浊的痕迹,那正是罗迦的落红之血。

    泪水,从罗迦白皙的面庞滑落,“大哥,大哥,别怪我。作为见证我开启封印的唯一,我希望你能永远记住今天,哪怕只是埋在心底。今天之后,你仍然是新的黑暗之王,而我只是你的属下。”

    罗迦的心剧烈地颤抖着,深吸口气,双手捧着血红之星离开了天痕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温暖的巢穴,天痕不禁一阵空虚,他会恨罗迦

    么?会恨一个将身体奉献给自己的女孩子么?不,当然不,此时此刻,天痕心中只有怜惜,和一丝丝悔恨。他暗暗的呼唤着,百合,我该

    如何面对这些啊?

    罗迦在祭坛中央站直身体,双手将血红之星高举过头,她那诱人的娇躯散发着象牙般的光泽,在血色掩映下,看上去是如此的神秘。

    带着些伤感,罗迦再次看了天痕一眼,凄然吟唱道:“伟大的灵魂祭祀之祖啊!作为延续您伟大黑暗能力的继承者,请您允许我以灵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