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九十九章 不死鸟之焰

    虽然他不知道摩尔是怎么做到的,却明白,老师这么做是想为自己在圣盟中正名啊!有了圣盟最高领导者光明和各位元老的认可,他拥

    有黑暗异能的事今后就不可能成为困感了。为了老师的苦心,自己一定要胜,不但要坚持住那十分钟,同时,还要处于上风才行。想到这

    里,天痕心头一阵火热,全身充满着激昂的战意。

    摩尔的老师微微一笑,看了看身旁的四位后,向祝融道:“有我们这些老家伙做公证人,你总可以放心了吧。你们尽管放手施为,我

    们会做好一切保护工作的。”光芒闪处,五道身影分别出现在了空中大竞技场的五个方向。白、蓝、红、黄、青五色光芒同时大亮,五位

    太上右手向斜上方扬起,五色光芒电射而出,在空中凝结成一个五彩光球。天痕只觉得全身一紧,身体已经处于光球之中,而祝融,则在

    他的面前。

    天痕清晰的感觉到,身体周围这是一个异常强大的结界,虽然不是攻击的能量,但由于太过强盛,竟然压的自己有难以喘息的感觉,

    那股力量很奇怪,忽而如同山岳一般凝重,忽而又如同清风一般飘逸,在不断的变化中,始终令人琢磨不透。

    祝融心中的惊讶比天痕更加强烈,天痕最起码已经明白这一战是为了什么,但他却还被蒙在鼓里,但看到自己的老师和几位太上以及

    大哥光明的出现,他已经隐隐明白,自己与天痕一战必然有着什么因由,很显然,自己又上了摩尔的当。但事已至此,也只有尽快结束战

    斗才行。

    五彩结界中响起了光明的声音,“给你们十秒准备时间,十秒后开始记时。一共十分钟。天痕可以使用自己的对兽。”

    “不。”天痕摇了摇头,淡然道:“既然要比,那就要公平,我不会使用圣曾的。”为了能令自己的意志力达到最高的程度,他给自

    己施加了更严厉地限制。凤龙星痕的能力虽然还远比不上祝融的火凤凰,但其攻击力和一些特殊的能力还是非常有效的,天痕主动放弃星

    痕帮助。就是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同祝融比上一场,看看自己与审判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祝融听了天痕地话,眼中爆起一团精光,大喝道

    :“好小子,我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来吧,小心了。我可是不会留手的。有什么本事,你尽管用出来就是。”他本就对天痕很欣赏,此时

    见他面对自己竟然喜好不惧,好感更增,忍不住出言鼓励。

    不用祝融说,面对他这样强大的审判者。天痕又怎么会有所保留呢?眼中爆发出强烈的神光,从口中徐徐吐出三个字,“天魔变”一

    点紫光,从天痕额头处爆发了,这是边他自己以前也没有遇到的,经过与罗迦全体后,天痕地精神充分与灵魂全后所产生的精神力无比庞

    大,转瞬间已经切断了他自己三种能力的联系,额头上的紫色光芒骤然大亮,那是一个紫色的圆形光点。以光点为中心。一道道紫色的光

    芒向外散发,闪烁着犹如太阳一般的光华。天痕仰头向天,双臂朝身体两旁扬起,怒吼声中,全身的衣服完全化为了灰烬。整个身体变得

    如是紫水晶一般晶莹剔透,无比强大的气势以他为中心骤然向四周散发,胸口处,同样亮起一团紫色的光芒,那是一大块圆形的紫色宝石

    ,以宝石为中心,紫光不管席卷全身各处,一套精致的紫色铠甲覆盖住了他的身体。原本的黑发此时由头中央分成两色,一半黑,一半白

    ,就像他已经变化了的双眼一般,全身铠甲覆盖住了身上百分之七十的肌肤,同以前相比,多了护臂和护腿,一道道紫色地激电围绕着天

    痕的身体不断旋转着,他的气势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攀升着,身体周围三米范围内,完全被渲染成了紫色,五彩结界产生的气息,再也无法

    影响到他地行动。

    祝融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天痕,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道:“黑暗,这是黑暗的力量。”

    天痕的声音变得有些冰冷,“不,这并不单是黑暗的力量,而是黑暗与空间的凝结。祝融审判者,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

    天痕身上散发的气息,使他在祝融心中有着深不可测的感觉,没有任何保留,祝融的双眼已经变成了如同火眼一般的赤红色,身体周

    围的空间扭曲起来,那当然不是空间异能的力量,而是因为高热,燃烧了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一蓬火焰从祝融体内冒出,颜色瞬间由红

    转蓝,再转化成青色,最后由青色转白,配上他那红色的双眸,气势毫不在天痕之下,这才是他火系审判者真正的能力。”原来你和老摩

    尔一样,是双系审判者,空间与黑暗的能力,有意思。小子,你隐藏的真深啊!就让我们好好的干一场吧。”天痕的异京戏已经激发了他

    心中的好胜之气。

    天痕双掌在胸前一上一下,掌心相对,眼中黑、白两色骤然大放,一颗紫色的光球,自然知道那不但是空间与黑暗能力的结合,同时

    ,也是压缩后的异能。”火神之盾。”白光一闪,一面小巧的盾牌出现在了祝融左臂上,这面盾牌呈火焰形态,但却是实体状,大约有十

    厘米厚的样子,上面闪烁着各种怪异的扭曲形光芒,几乎看不见他不所动作,火神之盾已经挡住了紫色光球。

    哧——,没有爆发,青烟闪过,天痕的紫色光球与白色的火神之盾同时消失了,空中的二人同时全身一震。祝融上身向上空飘去,而

    天痕则飘退出三米之外。能量的过于强横,使他们的能量碰撞达到了否极泰来地程度,同时抵消了。

    撑起结界的五名白发太上脸色同时一变,只听摩尔的老师沉声喝道:“五元素力转,结夺天之印记。”感受到天痕和祝融攻击力的强

    大,他知道。现在的结界已经不足以抵挡他们的冲击力了。一旦两人的能量爆发,很有可能冲破结界,波及到空中大竞技场。五色光芒纷

    纷发生了京华。由原来地白、蓝、红、黄、青就了夺目的金色,金光剧烈的旋转起来,结界犹如一个巨大的金色旋涡般将天痕和祝融保护

    在内。

    天痕此时眼中只有祝融……根本没去注意外界的变化,身体闪电般向祝融冲去,毫无花哨的第一圈击出,他用地是摆拳,似乎要击向

    祝融的脸部似的。在先前的第一次接触中,祝融已经发现。天痕压缩后的攻击力就算比自己弱,也弱不到哪里去,此时见他攻来,丝毫不

    敢大意,双手在胸前一喝,一柄闪烁着炽热白光的火焰长刀已经出现在他手中,刀身一横,向天痕地拳头挡去。到了他们这种级别,花哨

    的攻击都没有任何作用,完全是能量的比拼。就看谁气脉能够维持的更加悠长。谁的攻击力更强横一些。

    天痕眼中光芒再盛,尤其是额头上那颗紫色的太阳,闪耀出强烈的光芒,右拳燃烧起地狱魔火之光,奇异的是。火光并没有向周围分

    散,而是完全包裹在拳头上,就在祝融凝神准备好迎接他的攻击时,却吃惊的发现,天痕这一摆拳似乎算错了距离,拳头在距离火焰长刀

    三尺处挥空,击在了一旁地空地处。就在祝融一楞之时,他看到了奇异地景象,天痕明明击空的一拳,却在自己的身体旁产生了一个并不

    大的紫色旋涡。强烈的撕扯力令祝融全身一紧,由于全神凝聚在火焰长刀上准备接招,突如其来地变化顿时使他反应慢了一拍,身体下意

    识的向一旁斜去。被旋涡强大的吸扯力拉离原地。

    外面观战的光明和摩尔同时握紧双拳,大喝一声,“好。”天痕这一拳显然是蓄意而为之的,充分利用了空间的力量,硬生生的将祝

    融扯离原地,使他处于被动。他们当然不知道,其实天痕这一招是同玄天所学,只不过应用在了自己的天魔变之中而已。由于他强大的精

    神力与对空间的理解,用出此招,比玄天自然更要玄妙的多,即使是祝融这样的实力依旧被骗过了。

    果然,天痕一拳挥出,没有任何犹豫,在拳势的引导下,身体快速一个旋转,右拳集全身之力重劈而出,紫色的光带在扭曲中斩向祝

    融有些失控的身体。身体犹如一条紫色旋龙一般,不但动作飘逸,所带起的能量也是凝而不散,如同实体长刀一般劈落。

    祝融毕竟有着无数战斗经验,虽惊而不乱,右手一拍,白色的火焰吞噬了天痕先前击出的旋涡。同时身体闪电般向两旁各自一晃,顿

    时带出两条身影,分散了天痕的注意力,左腿闪电般踢出,脚尖点向天痕以天魔变全力挥下的紫光。

    能量骤然爆发了,这一次可不再是否极泰来的情形,一圈混合着紫、白两色光芒的光弧骤然向四周飘去,轰然巨响中,炸在了周围的

    金色旋涡上,金色旋涡骤然停滞了一下,才重新恢复旋转,两道身影静静的隔空相望,反震之力令他们暂时分开。

    光明微微一笑,向摩尔道:“兄弟,你教出来的好徒弟啊!刚才这一下,老祝可是吃了暗亏。看来,你的说法没有丝毫夸大之处,天

    痕这孩子不但拥有着强大的变异能力,而且实战经验也非常不错。”

    摩尔微微一笑,道:“光明老大,只要你们不因为天痕的黑暗之力而难为他就行了。等他们这一战结束后,我就把天痕交给你了。”

    光明深深的看了摩尔一眼,道:“放心吧,他是你的孙子,也就是我的,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就舅爷,黑暗,或许这真的是一个契机。”

    摩尔正要再说什么,突然间瞳孔放大,惊呼道:“老祝看来是生气了。”

    果然,夺天之封印中的祝融已经发生了变化,正如光明的判断,刚才那一击虽然他反应极快,但毕竟在仓促之间迎击,并没有完全化

    解天痕全力一击,此时,冰冷的黑暗气息混合着充满撕裂性的空间力量已经顺着脚部冲入他体内,不断的肆虐着。至少有十数年祝融没有

    遇到这样的情形了,身为审判者的他,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受伤,好胜之心大胜,身体发生了变化。原本的白色火焰渐渐变回了红色,只

    不过这次的红色明显与初级火系异能不同,红色的光芒中多了一丝淡淡的青气,天痕不明白,但外面的摩尔却知道,这是火系异能达到反

    璞归真后才会产生的现象。天痕将要面对的,是最强的祝融,——火神祝融。

    “好小子,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怪不得摩尔老家伙信心那么足了,既然如此,你就接我一招达到七十级后领悟的终极火系异能绝

    技吧。”祝融的双眼就成了白色,身体周围的空间不再因为高热而扭曲了,因为,凡是他身体周围的空气,都已经被超强的高热燃烧殆尽

    ,形成了炽热的真空。

    浑厚的长吟声从祝融口中发生,声音由浑厚逐渐变得高昂起痕,他的身体完全被高热中的红色火焰所霞盖,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球一般。气势疯狂的提升着,火焰似乎出现了一丝变异,就连周围那夺天之封印的金色旋涡内部也渐渐蒙上了一层淡红色。

    天痕并不是不想趁胜追击,但是,刚才那一击他虽然占据了上风,但祝融的实力即使是他天魔变之后相比也有所不及,反震之力今他

    一阵气血翻诵,当他利用天魔变之力平复了体内激荡的气息时,祝融的变化已经开始了。感觉告诉天痕,此时的祝融是绝对危险的,自己

    能做的,就是保持好最佳状态痕迎接他滔天一击。深吸口气,周围上升的温度对于他的影响虽然不大,但天痕还是下意识的将天魔紧晶铠

    的防御力提升到了极限,双手一分,两只手的颜色渐渐发全了转变,左手变得漆黑如墨,而右手则如同被霜雪覆盖一般变得异常白皙,渐

    渐的,白色提升成为银色,头上长发无风自动,天魔变的能力被他彻底激发了。没有任何保留。此时,他已经提聚起了自己全部的能力。

    礼融散发的红色火焰已经提升到了极至,激昂的长啸声呜然而止,浑厚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响起,“不——死——鸟——之——焰——”每道出一个字,他身体周围的火焰光芒就会发生一分变化,当最后一个字吐出时,火红色的光芒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大鸟的形态,那是如

    同火凤凰一般的样子。祝融,或许在天份上不如摩尔,但是,他在修炼过程中付出的努力却要比摩尔多的多。今年他已经八十二岁。在这

    八十余年的生命中,从记事那一刻起,他无时无刻不在修炼,虽然他对玛瑞·露的爱很深。但却从痕没有因为情爱之事影响自己修炼。不

    死鸟之焰并不是火系异能达到一定程度就能拥有的,它是祝融的特殊技,凭错多年的修炼,加上与火凤凰的相处切磋才研究出痕的终极火

    系能力。其燃烧的,不仅是自己的能力。也同时包括了自己的身体。这是一招拼命式的技能,如果战胜了敌人,身体自然会通过精神力重

    新凝固,否则。一旦对方将不死鸟之焰完全化解,那么,祝融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火焰滔天,激昂的鸣叫声响起,巨大的火鸟身体骤然缩小到原先的三分之一,犹如一只实体大鸟般向天痕冲去。

    天痕的意志,在不死鸟出现的那一刻骤然提升到了极限。双手问时向自己身前劈出,一黑一白两只手掌在空中相遇,爆发出刺耳的磨

    擦声。压缩后提纯的黑暗之力,与压缩后提纯的空间之力磨擦。如果没有强大的精神力控制,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天痕本人。在这场战斗之

    前,如此攻击方式天痕只有理论上的基础,而此时,面对不死鸟之焰的威胁,他强行江理论付诸于实践,能否成功,他不知道,但他却已

    将一切抛于脑后。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玄天追求力量极至的想法,只有在这种真正的对决中,才能充分的感受到力量的存在。

    不死鸟越痕越近了,天痕劈出的双掌缓缓高举过头,摩擦后的黑、白两色能量形成一勿奇异的黑白晶体覆盖在他手上,“重塑,秩—

    —摩——之——斩——。”连结在一起的双手,带着他的身体,化为一条聚拢着黑白光芒的龙,没有恐惧,没有战栗,有的,只是那一往

    无前的冲击。

    黑白色巨龙,与不死鸟凤凰之焰缓慢的划破天空,此时,夺天之封印中的空气已尽,那是真空中的碰撞。

    单是这一击的蓄势,已经花费了天痕和祝融大量的时间,他们已经完全将精神与力量合一,谁心中也不再有胜负,他们都只有一个念

    头,那就是将自己的攻击力展现到极至。

    外面的光明有些焦急的大喝道:“各位太上,准备救人。”他和摩尔同时冲了出去,在不死鸟之焰成形之下,他们谁也没有料到事情

    会发展到如此地步,祝融竟然执着的用出了不可收回的能力。

    黑、白、红三色光芒完全纠缠在一起,红光大盛,黑、白两色光芒虽然要弱一些,但却坚强不屈的坚挺着。

    当光明和摩尔冲入夺天之封印后才吃惊的发现,即使以他们的力量,竟然也无法将这三色光芒分开了,集合两名审判者级别近乎燃烧

    生命后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几乎已经没有谁再能够阻止。

    五个直径一米的巨大掌印同时从夺天之封印的金色漩涡中拍出,那是五种奇异的光芒,混合着银的白色掌印,混合着青的红色掌印,

    混合着灰的黄色掌印,混合着绿的青色掌印,以及混合着白的蓝色掌印。犹如五只晶莹的巨掌一般,飘然印上了空中那纠集在一起的三色

    光芒。

    轰——

    光明在五只巨掌印上三色光芒的同时,全身散发出大片金光将自己和摩尔护在其中。下一刻,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

    夺天之封印,在各种彩光芒的四散飞溅中化为了乌有,但它强大的防御力硬是没有让那些气息透出分毫。两道身影分别向后抛飞,一

    道,是天痕的,此时,他身上的天魔紫晶铠已经变成了碎片,随着后飞的过程化为了粉末,身体已经变成了血红色,那是他自己的鲜血。

    而另一道身影则是一团凝实的火焰,但是,火焰却是一团,不具有实体形态。

    一道红色的身影骤然闪烁到那团火焰旁,低沉的大喝声响起,“不死之鸟,欲火重生。”红光爆闪,一切火焰都消失了,脸所苍白的

    祝融身体虚浮的飘在半空中,他的气息明显不匀,尤其是双手。此时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那高大的红色身影正是五位太上之一,一掌按

    上了祝融的肩膀,将纯净的火之力输入到他体内,帮他恢复着元气。

    而那位擅长空间系异能的太上。也就是摩尔的老师,则接住了天痕的身体,碧绿的光芒笼罩住天痕,异常庞大的宇宙气温和的滋润着

    天痕的身体。其他三位太上分出一人帮祝融恢复,而另外两人也来到天痕身旁。不断将宇宙气输出。帮助先前那名空间系太上治疗着天痕

    的伤势。

    光明毕竟是最强大的异能者,经过短时间的震撼后很快恢复了正常,而此时的摩尔,则被先前那巨大的震荡力暂时剥夺了六感。在光

    明的帮助下才逐渐恢复过来。

    先前那一击,如果没有众审判者级别的异能者相助最后的结果必将是天痕死,祝融伤。祝融的力量毕竟是自己实实在在修炼而来的,

    而且,本身的能力也在天痕之上,再加上不死鸟之焰强大的攻击力,确实不是天痕所能抵挡的。如果不是他那别生心裁的秩序之斩,根本

    不可能顶住祝融的攻击。但即使如此,他的气脉远不及祝融悠长,天魔变后的能力也要逊色,最后。必将被不死鸟之焰所吞噬。而祝融在

    他的秩序之斩影响下,至少也需要一年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长出口气,祝融句两位太上点了点头,两人撤力,他此时已经恢复了五成能力。审判者的称号不是白来的,祝融的强悍同样表现在身

    体上。眼神复杂的看着天痕,叹息道:“我败了。”是的,虽然在能力上他赢了天痕,但是,当两人最后碰撞之时已经达到了十分钟。作

    为审判者的他,自然不会强辫什么,一恢复过来,首先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身上散发着红光的太上微笑道:“祝融,虽然你败了,但是,你的能力比以前提升了许多,不愧是我的弟子。”

    祀融有些惭愧的道:“对不起,老师,我太冲动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心中充满了释放的渴望。”

    火系太上微笑道:“这也不怪你。到了现在的境界,很难有完全释放自己能力的机会。如果换做是我,或许也会有同样的选择吧。”

    天痕虽然受到了重创,但此时他却依旧保持着清醒,庞大的精神力清晰的将身体情况汇报给大脑,天痕终于知道自己与真正审判者的

    差距。他明白,如果祝融只使用保守战略与自己动手,十分钟内,自己完全可以坚持,但一过了十分钟,自己就只能任由宰割。祝融的强

    大,确实不是他所能对抗的,即使是空间与黑暗两种高级异能融和,再加上适合的战术,也不能弥补实力上的差距。

    三月庞大的宇宙气以最快的速度修复了他身体的创伤,本来天痕的伤还应该更重一些的,但是,在最后关头,他取出当初得自奈落·

    比尔的龙魂盾护住胸腹,这才减少了不死鸟之焰对身体的影响。虚弱感随着宇宙气的输入不断消失。丹田处只剩下黑暗之种留下的紫色光

    球,脑海中的空间系能量晶体也消失了。而胸口处的宇宙气碧绿晶体却在外界的力量作用下逐渐恢复,而且变得越来越大。

    三位太上丝毫没有保留的将宇宙气输给天痕,以他们对宇宙气的熟悉,在能力刚进入天痕体内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他正处于第三阶段

    第九级程度,为了成全他,三人并没有在天痕身体恢复之时停下来,而是依旧将宇宙气不断输入。他们的分工很明确,空间系太上主要负

    责巩固天痕体内的经脉,而另外两名太上则用自己纯净的宇宙气帮天痕提升着。随着输出的能量越来越大,碧绿色的光芒逐渐发生了变化

    ,先变成了淡黄色,最后竟然变成了金黄色,天痕的身体完全被金光所渲染,看上去异常绚丽。

    摩尔和光明对视一眼,长出口气,天痕是他的孙子,而祝融是他的好兄弟,他不希望两人任何一个有事。

    祝融飘飞而来,没好气的向摩尔道:“你赢了。你瞒的我好苦啊!天痕这小子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强大的能力了?而且,他的黑暗异能

    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告诉我以前你不知道。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摩尔心神平稳下来,有些戏虐的道:“我以前当然知道,你有问过我么?老祝,你可要记着,欠我一件事哦。”

    祝融瞪了他一眼,道:“我明白了,你拿我当白老鼠是不是?不过,黑暗毕竟容易引发各种负面情绪,我看,天痕……”

    光明打断祝融的话,道:“老祝,其实你上当了。天痕本身并不具备那样的实力,那只因为黑暗与空间两种异能在特定的情况下产生

    的变异而已。他的天魔变只能坚持十分钟的时间。至于天痕的心性,我同摩尔仔细研究过了,至少暂时不会有问题。”

    祝融怒道:“好哇,摩尔,你又骗我。我就知道你让天痕跟我动手一定有什么阴谋。”

    摩尔装出无辜的样子,“既然你知道还上当,可见你的脑子确实有问题。”屈指一弹,一道白色光芒飘向祝融。

    祝融随手抄出那道白光,本想发作,但当他一看到那白光是什么时,不禁愣了,“昊天丹?老摩,这东西你不给你徒弟,怎么给我?”

    摩尔微笑道:“给你你就吃,哪儿那么多度话。”

    礼融的目光与摩尔相交,心中不禁一暖,他知道,这是摩尔在句他赔礼,喃喃的道:“这应该是最后一颗昊天丹了吧。你这老小子,

    就是嘴上不服输。”昊天丹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丹药,当年,圣盟五位审判者和摩尔年轻时,在银河联盟二百多个星球上搜集了近十年才采

    集全了需要的药材,根据一本上古流转下来的典籍炼制成功,不但能生死人、内白骨,最大的功效就是固本培元,一共仅得十颗。多年年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