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章 光明的悲哀 上

    光明一笑道:“这件事确实是我和摩尔安排的。事先没有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有所准备,只有这样才能完全看出天痕的能力。不过,

    他在天魔变后所展现出的东西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大。昊天丹算是我们对你的补偿吧。大家都是兄弟,别说废话了。先吃了再说。”

    祝融笑了,目光与光明和摩尔相接,道:“不错,不错,这可是好东西。要是被算计一回就能有一颗昊天丹吃,下回这种好事你们还

    是找我吧。”随手将丹药丢入口中,吞咽下去,有了昊天丹的帮助,不但可以让他在一天之内恢复能力,同时,对他今后的修炼也大有好

    处。

    天痕清醒的神志在不断注入体内的金色宇宙气的作用下渐渐变的有些模糊了,他只觉得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熔炉之中,而自己的身

    体就在这熔炉中不断的融化着,胸口处那碧绿的晶体此时已经融化成为液体,在外力的作用下不断于经脉中游走着,所过之处,皆是一阵

    高热传来,汗出如浆,全身都在那热流中不断散发着一层层水雾。当那碧绿色的液体经过体内所有经脉之时,颜色突然发生了变化,由原

    来的绿色变成了淡淡的黄色,最后依旧会聚在胸口处,三名太上同时大喝一声,天痕清晰的感觉到,现在游走于体内的热流都异常舒服的

    清爽感,黄色的液体充满了胸腔,下一刻,它们已经开始了凝结的过程。

    在舒爽中,天痕始终紧绷的精神终于得于放松,精神力释放于全身,渐渐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剌目的光线令天痕缓缓睁开了眼睛,光线是由阳光而来,自己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床侧,是一扇由上到下

    的落地窗,阳光照射在身上,不断传来阵阵暖意。凝目内视,他欣喜地发现,自己原本已经失去的两种异勇重新出现,只不过,黑、白两

    异能并没有恢复,但天痕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只要晶体还在,他就可以经过修练恢复。

    最让他感到奇异的是,自己胸口处象征着宇宙气的碧绿色晶体此时已经被一块圆形的黄色晶体所代替,身体各处不断将一些细微的黄

    色聚扰到这块黄色晶体处,使它感觉总是那么凝实。回想着先前发生的一切,福灵心至,天痕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己地宇宙气终于

    突破了第三阶段的瓶颈,进入了第四阶段,那细微的黄色光点,正是由于外界的阳光而来啊!自己以后可以用身体直接吸收太阳能来补充

    自身了。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今后。即使没有吃喝,仅凭吸收太阳能,也路以维持自己的生命,这不但是能力的提升,也是身体的改造

    啊!

    “你醒了。”和煦的声音响起,天痕的目光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向看去,只见,房间的一侧处,圣盟大长老光明正静静的站在那里,透

    过窗户凝视着外面。阳光照射着他那一头金发。闪烁着淡淡的光泽,若有若无地神圣之气聚扰在他身体周围,使他年直去是如此的高大。

    从床上起来,天痕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比以前轻了许多。好象骤然减肥数十所似的。避开剌目的阳光,看向房间周围时,一

    切都变得更加清晰了,甚至连合金墙壁上的纹路都能够清晰的看到。

    “大长老。”面对看上去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光明,天痕不禁有些拘束。

    光明回过头,眼中射出两道金光,光芒直透天良眼眸深处,令他全身不禁一阵,金光一闪而逝,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光明一步跨出,

    未见其如何作势。已经来到了床前,天痕想站起来,却被他按住了肩膀,“坐着吧,我们聊几句。”

    天痕点了点头,在光明的大手下,他也确实没有站起来的能力,“长老,想必你已经知道我的一切了。”

    光明微微一笑,道:“不错,摩尔已经将关于你的一切都告诉我了,有些是你知道的,有些是你自己也不清楚的。我已经有十数年没

    未在银河联盟走动了,没想到,刚一出关,你就带给了我惊喜。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圣盟未来的希望。”

    天痕低下头,淡然道:“大长老,您还肯承认我圣盟地身份么?我拥有的可是黑暗系异能。”

    光明从旁边接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身体自然的靠在椅背上,左腿搭在自己的右腿上,看起来份外悠闲,“为什么不承认呢?天痕,

    你觉得圣盟对黑暗势力的态度应该是什么样的?”

    天痕一楞,抬头看向一脸微笑的光明,道:“光明与黑暗,本就是背道而驰的两种不同的能量,光明代表着正义,而黑暗代表着邪恶。两者不能相融,圣盟一直以来的规矩,不都是视黑暗为异类么?否则,当初也不会有您与黑暗之王末世的倾世一战了。”

    光明行微微一笑,道:“是这样么?以前或许是吧,但是,那咱情况却早已经改变。只不过,这个改变是建立在一定基础上的。”

    天痕眉头一皱,“已经发生了变化?难道,圣盟愿意接受黑暗势力的存在么?”

    光明莞尔一笑,道:“那你以为,为什么在圣盟全盛的情况下依旧有黑暗异能者呢?本盟的实力你也看到过了,我们五名审判者,再

    加上五名审判者境界的太上长老,就算黑暗依旧在末世的统一下,恐怕也无法抗。可是,黑暗三大势力不依旧存在着么?”

    天痕道:“这是因为圣盟为也自保,而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吧。由于银河联盟议会的威胁,为也不出现鸟尽弓藏的情形,所有圣盟才一

    直没有对黑暗势力有所大的作为。或者说,黑暗势力隐藏的足够深,圣盟并没有彻底清理他们的方法,光有实力也未必就足够。”不知不

    觉中,他已经开始为黑暗三大势力说话了。

    光明并没有因为天痕质问式的话语而产生情绪波动,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你所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表面现象?”天痕的声音不禁提高了几分,“那其中窨存在着什么本质?”

    光明道:“这样吧,我先给你讲个故事,你就会明白了。正如你所说,光明与黑暗,本来就是对立的存在,这一点上,从原本的古地

    球朝代就已经开始了,我们圣盟最原始的雏形是以前地球上的教廷。教廷信奉的是光明的力量,作用,则是拯救世间一切痛苦,而教廷的

    组成成员,拥有光的就是光明的系的异能。与教廷时间,同样存在的,是黑暗势力,也就是现在地三大黑暗势力。他们出现的时间,并不

    比我们光明异勇者短。最初时,撑控黑暗势力的,德库拉家族,也主浊人所熟知的吸血鬼家族。他们以血继的力量传承吸血鬼的能力,他

    们确实是邪恶的,以及食人类的血液为生,血继中含有很强的病毒。在黑暗气息的催动下,一般人,只要被他们吸食部分鲜血,就会被这

    种病毒所感染,感染后只能有两种情况,身体强壮地人,会成为吸血鬼的下仆,而身体稍微差一些的,结果只能是死亡。在地球中世纪的

    时候,及血鬼曾经给那时地欧洲带了极大的恐慌,由于血继病毒的作用。他们的数量飞快的增长着。虽然普通及血鬼只能在晚上出现。但

    却足以影响到人类社会的秩序。从那时起,代表着光明的教廷就开始同吸血鬼斗争。当时的教皇,派遣六名红衣大主教,四各圣骑士以及

    十二名圆桌骑士向及血鬼发现了清扫战。”说到这里,光明停了下来。

    天痕开始时精神还有些紧张,但听到光明讲起故事,身体不禁渐渐放松,见光明停了下来,插言到:“我曾经看过关于古地球典籍,

    据上面记载,在教廷的努力下,吸血鬼各大家族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最后终于被彻底清除。现在看来,这些记载显然是片面的。吸血鬼

    依旧存在。”

    光明点了点头,赞许的看着天痕。似乎在赞赏他的博闻,“不错,所有典籍记载地东西都是有利于教廷的,毕竟,教廷是为也人类向

    吸血鬼发动的光明与黑暗之战。但事实却与记载所差甚远。在那场圣战中,教廷确实战据了上风,在教皇的带领下,极大的削弱了吸血鬼

    家族的实力。但是,黑暗的触须可以伸展到任何地方,想要彻底清扫又谈何容易,何况,教廷在那场圣战中也伤了元气,需要时间来恢复。正是由于吸血鬼势力的削弱,另一股黑暗势力迅速崛起,也就是现在黑暗议会的前身,最初的黑暗议会分为两个组成部分,一部分,是

    拥有着变异能力的狼人,他们是如何出现的,到现在也没有准确的说法,最有可能的估计,是基因突变。而另一部分,也就是那些生活在

    黑暗中的人。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黑暗异能者。而吸血鬼则是黑暗异能者中的旁支。由于吸血鬼各大家族的没落,黑暗议会

    趁着教廷需要恢复元气的那段时间迅速发展壮大,凭借着实力强大的狼人,和诡异莫测的黑暗能力,他们很快就取代了吸血鬼的地位,成

    为黑暗世界中最大的实力。”

    天痕已经完全融入了这段历史之中,“那时,教廷应该有所动作了吧,如果任由黑暗议会的势力发展,他们的破坏力恐怕还在吸血鬼

    之上。”

    光明轻叹一声,道:“本来是应该这样的,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就在教廷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可笑的是,吸血鬼各大家族竟然联合

    起来,与黑暗议会发生了战斗。黑暗议会对人类的影响比吸血鬼更大。因为,他们从事着各种黑暗的活动,如倒卖军火,贩毒,色情等等。但是,他们的出现却在黑暗世界中影响到了吸血鬼的权威。其实,如果在黑暗议会处于颠峰时期的那段时间内与及血鬼联合,恐怕教廷

    也无法与之抗争。但他们毕竟是黑暗,黑暗中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贪婪,为了自身人利益,他们彼此之间发起了战争,那断时期,教廷并

    没有插入,而是任由他们开战,只要不过大的影响到人类社会,教廷斩时放弃了对他们的追究,因为,教廷在等待机会,终于,当近百年

    的时间过去后,黑暗议会终于暂时将吸血鬼家族压制下去,可那时,他们已经从颠峰走向了衰落,与之相反的是,经过百年休养生息,教

    廷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壮大。在当时最有名的教皇圣子与十四使徒的带领下,向黑暗势力发起了最强大的攻势。那时候,黑暗议会与吸血鬼

    家族已经根本不可能抵抗了。”

    天痕微微一笑,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正视光明道:“但后来他们又崛起了,对么?”

    光明有些奇怪的道:“你谡考验支这样认为呢?那时,教廷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在教廷审判所的追踪下,黑暗势力被来断的蚕食。”

    天痕道:“因为你开始的时候曾经说过,黑暗与光明永远是对立的,既然有光明就会有黑暗,就算一时光明完全压制了黑暗,当有所

    放松时,黑暗势力凭借着顽强的生命力依旧会重新崛起,这是必然的结果,否则,也不会现在的黑暗议会和德库拉家族了。”

    光明点了点头,道:“结果你说的很对,但过程却是非常曲折的。在教廷全盛之时,黑暗势力之所以没有被彻底消灭,是因为一个人

    的出现。”

    “她是如此的强大,按照我们现在的异能程度来说,她很有可能是第一个达到了守望者,也就是突破了八十一级境界的黑暗异能者,

    凭借着各种诡异而神奇的黑暗诅咒,她以自己一人之力,竟然与整个教廷抗衡达百年之久,为黑暗势力的重新崛起挣得了宝贵的时间。”

    天痕砰然心动,他当然知道,这个人就是黑暗祭祀一脉的创始者,由光明口中说她出的强大,可见这位伟大的巫师在黑暗与光明较量

    的历史上留下了多么重要的痕迹。

    光明看向天痕,道:“你已经猜到她是谁了么?不错,她就是黑暗祭祀的创始者,也就是第一代灵魂祭祀。幸好在她的弟子中没有一

    个能继承她的衣钵,否则,面临灭亡的将不是黑暗,而是代表着光明的教廷了。她也是唯一一个,在与教廷的斗争中从来没有失败过的黑

    暗中人。就这样,黑暗与光明两种完全对立的势力在相互的斗争中过去了一年又一年。有时,光明会占据上风;有时黑暗会压制光明,但

    这些情况都只是暂时的。即使一直斗争到现在,也没有分出真正的胜负。后来,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开始向外星球迈出了前进的步伐,

    黑暗与光明之间的斗争也暂时停息了一段时间,由于科技的高度发达,信仰遭到了质疑,教廷自行引退,但我们光明系异能者却始终存在

    着,教廷这个名字,永远都活在我们心里,教廷不灭,我们永远都是教廷的成员,而我,就是这一代的教皇。”

    天痕惊讶地看着光明,体会着教皇两个字所带代的含义,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

    光明继续道:“随着人类的不断发展,原本数量极少的风、水、火、土四系异能者数量渐渐多了起来,而光明系异能者却由于某些原

    因,数量不断地减少着。为了能继续与黑暗势力做斗争,我的先辈成立了现在的圣明,招揽除黑暗外的各系异能者,凭借着圣盟整体的力

    量与黑暗势力依旧战斗着,只要黑暗势力有什么不利于人类的举动,那么,他们身边就会出现我们圣盟的成员。这也就是你所知的,为什

    么圣盟原本排斥黑暗的原因。那时,不仅仅是排斥这么简单。我们是夙敌,斗争了上千年的夙敌。那时的黑暗势力已经发展成了现在的样

    子,变化最大的是吸血鬼家族。吸血鬼中最大的一个家族中,出现了一个英明的领导者,也就是德库拉家族的德库拉十三世,他凭借着过

    人的智慧和铁腕手段征服了所有吸血鬼家族,所以,现在黑暗三大势力中,能有着德库拉家族一脉的流传,而并不存在其它吸血鬼系统。”

    天痕微微一笑,道:“光明大长老,您所讲述的已经不是一个故事了,而是圣盟与黑暗势力的历史。我想,您一定是想说明什么吧?”

    光明颔首道:“这些,只是我要说的故事序曲,之所以多说几句,是希望你能明白真正的情况并非像流传的那样。现在,我的故事要

    开始了。在这个故事中,有三个主人公。故事发生在大约八十几年前,银河联盟已经统治了七百颗左右的行政星,那时候,我们的圣盟还

    远远没有现在的规模和影响力。其中一个主人公,就是当时圣盟大长老,也就是圣盟盟主的儿子,他叫希勒,出生在了地球圣盟总部的天

    平球中。很小的时候,希勒就以自己的父亲为榜样,他的人生目标很简单,就是凭借自己出色的表现,而在未来继承父亲的衣钵。为了这

    个目标,他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修炼自身所拥有的能力:纯净的光明系异能。在同辈中,他永远都是最出色的,当时的几位审判者

    都非常欣赏他,在各方面给他最大的方便,让他能够更好地修炼。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希勒的光盟系异能不断地增强着,终于在二十四

    岁的时候,达到了审判者境界。而希勒,就是我的名字。”

    虽然天痕隐隐已经猜到,但当光明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还是不禁全身一震,因为,光明在说到自己的名字时,眼中流露出一丝

    难以掩饰的悲哀。天痕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光明继续说下去,他隐隐感觉到,今天光明对自己说这么多,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目的。

    光明轻叹一声,继续道:“由于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在圣盟总部中修炼,所以,我的朋友也只能局限在圣盟总部中。这些朋友们也就

    是当时掌权的各位审判者的弟子,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祝融、罗丝、沃马、奥凯、摩尔和采离。”

    最后一个名字对天痕的震撼最大,采离这个名字他是第二次听到,第一次出现时,是摩尔所说,那时,采离的名字是与末世连在一起

    的啊!

    “除了采离之外,我和其他几个人都是最好的兄弟,我们一起修炼,一起进步。你也听到了,直到现在,他们都还以老大来称呼我。

    而采离,则是我们中最特殊的一个。也是唯一的女性。采离很漂亮,她有着空谷幽兰一般的气质。她是你老师摩尔的师姐,也是你昨天见

    到的空间系太上长老采若天唯一的女儿。那时候,兄弟们对采离都有好感,但他们却谁也没有发起追求的攻势,因为他们知道,我深爱着

    采离,而采离也深深地爱着我。我们是一对令任何都要羡慕的情侣,她,也就是我这个故事中另外一个主人公。”

    天痕脱口而出道:“那第三个主人公一定就是末世了,对不对?”

    光明一楞,紧接着释然道:“一定是摩尔告诉你的吧?不知道他跟你说了多少。听我说下去吧,有些事情,是连摩尔也不知道的。不

    错,你说的对,我这个故事中第三个主人公就是末世。我这一生中,一向自傲,但我却发自内心的佩服两个人。就是末世和采离。当初,

    我二十四岁就成为了圣盟中最年轻的掌控者,正是年少得意之时,而采离的天份并不比我差什么。能力比其他几位兄弟都要强上几分。我

    们被誉为圣盟年轻一代中的金童玉女。大家都以为,在不久的将来,我和采离能够成为最幸福的夫妻。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如果一切都

    正常的发展下去,或许,我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这都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这个人,自然就是黑暗世界中不世出的奇才——末世。”

    说到这里,光明跟中的痛苦盛几分,他和身体甚至有些微微的颤抖着,这么多年过去了,但当初的回忆却始终没有因为时间而冲淡,

    “末世比我和采离都要大,我二十四岁那年,他已经三十岁。那时的我,还生活在长辈们的庇护之中。而末世,却已经在黑暗世界里打拼

    十年之入。末世出身于黑暗议会,但却并不属于黑暗议会的范畴。据他自己说,当他出生的时候,先天就拥有六级黑暗异能。他的父亲,

    也就是老黑暗议长,而现在的黑暗议长,则是末世的亲哥哥。末世的童年我并不太了解,只知道,由于他的天分奇高,年仅二十岁的时候

    就已经达到了掌控者境界,黑暗掌控者啊!二十岁的黑暗掌控者在当时来说简直是个奇迹。正是由于他的天才,受到了他哥哥的嫉妒。在

    黑暗世界中,一向是强者为尊,如果顺利地发展下去,继承黑暗议长位置的,必然是末世。为了保住自己将来可能得到的权力,他的哥哥

    用卑鄙的方法将末世囚禁起来,由于他们兄弟与自己的父亲老黑暗议长都有生命相连的能力,所以,末世的哥哥没敢杀他,而是挑断了他

    四肢经脉,废了他的黑暗异能,悄悄地将他送到了一个未经开发的星球上。每过一些时间,才亲自送些吃的过去,以维持末世的生命。”

    天痕吃惊地听着光明的话,他从来没有想到,号称黑暗世界中唯一的王者,黑暗之王末世竟然有如此可悲的童年。

    光明站起身,走到空前,沐浴在阳光之中的他情绪才显得稳定了一些,“与我相比,末世受的苦太多了。但是,他却有着钢铁一般的

    意志力。在这一点上,你和他很像。或许,这就是他选择你继承黑暗之王位置的原因吧。不要奇怪我为什么知道,不论是传言还是我的判

    断力,都很容易就能明白这一点。所谓十年磨一剑,当末世三十岁的时候,他终于离开了那颗荒芜的星球,并不是因为他的哥哥发了善心

    ,而是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以肉身飞回了银河联盟所属的星球。那时的他,用了十年的时间,不但重塑身体,黑暗异能更是达到了惊人的

    五十级。末世让我佩服的地方不仅是他的意志力,还有他的耐性。如果换做你我,恐怕早已经返回黑暗议会痛陈自己哥哥的罪状来讨回自

    己应得的东西了。但是末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有着更为远大的理想。他找到一处隐秘的地方,开始了长时间的静修。而也是在那时

    ,我和采离认识了末世。”

    最后几个字,光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金色光芒瞬间波动了一下,巨大的压力令天痕不禁下意识地催动宇宙气抵挡,“大长老,您没

    事吧?”

    回过身,光明歉然道:“对不起,我失态了。或许,正是因为我到现在还无法做到放下,才致使始终无法突破八十一级的瓶颈。”

    脸上的神色渐渐平静下来,光明才继续说道:“当初,我二十四岁达到了掌控者后,按照规定,被分配到了一颗银河联盟所属行政星

    上负责那里的异能者事务。那时,圣盟还没有得到银河联盟的承认,这些都只是咱们圣盟内部的事。而那颗鉴于,也就是末世选择隐藏修

    炼的星球。我真的很后悔,那时为什么要带采离到那颗星球去,如果不是因为如此,最后我也不至于失去了自己的至爱。”

    天痕道:“难道是因为采离遇见了末世后移情别恋而离开了你么?”

    光明摇了摇头,痛苦的道:“如果是那样,我也不至于现在还无法忘记,毕竟,一个用情不专的女人,又怎么值得爱呢?听我说下去

    吧。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在一个人的面前诉说心中的一切。我们和末世第一次见面时,他是那么的孤寂,虽然只有三十岁,但却不像普

    通异能者那样不显年纪,反而像四十许人一般。当时,我们是无意中遇到的,末世一发现我光明系异能者的身份,立刻就要出手杀我,虽

    然我和采离的能力都不弱,但对上已经五十级的末世,却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在我即将被末世击杀之时,采离挡在了我身前。到现在,

    我还记得当时她的目光,目光中流露出的是坚决。除非末世先杀了她,否则,绝对无法杀我。那时,末世问我们,如果只有一个人可以活

    着离开,会是谁。我和采离都毫不犹豫地回答,是他。”

    说到这里,光明眼中多了一丝甜蜜,“末世当时就楞住了,那时候,我已经受了重伤,完全依靠采离的搀扶才能站稳。过了好半天,

    末世依旧没有动,仿佛失了魂一般站在那里,回想着自己内心痛苦的事,半晌后,我们成为了他的听众,他又像是说给我们听,又像是自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