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光明的悲哀 下

    “我并不是一个小人,所以,我没有将末世存在的事汇报给上面,那天我离开后,由于对末世的好奇,我和采离经常会结伴到他那里

    去看他,而末世也并没有离开,虽然他身上经常充斥着强烈的杀气,但每次一看到采离时,他的眼神就会变得温柔。渐渐的,我发现了末

    世的神态,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我毅然带着采离离开了那颗星球,返回总部,重新申请一份新的任务。那之后,我和采离足有十年没再见

    到末世。我以为,末世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命运却戏弄了我们。”

    天痕问道:“光明大长老,那你为什么没有同采离结婚呢?如果你们成婚了,采离小姐最后也不会选择末世了吧?”

    光明叹息一声,道:“一切的错都在我,我从来没有恨过采离,对她只有敬佩。你说得对,如果我们结婚了,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一切。但是,我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在当初败给了末世之后,我就当着采离的面发誓,如果我不能成为光明系的审判者,就不配娶她为妻子。采离曾经多次劝我放弃誓言,但是,出于一个男人的尊严,我始终坚持着。凭借着心中执着的领头,我的进步很快。十年后,当我与末

    世再见之时,能力已经足以与他抗衡了。那时,他五十五级,而我五十二级,加上我的圣兽,与末世战成了平手。哦,对了,有件事我要

    先向你解释一下,以前摩尔告诉你时,应该说魔幻星是我与末世决斗的时候才发现的吧?其实不是的。那种说法是对非核心人员的解释。

    其实,魔幻星早就已经被发现了,在圣盟成立之时就已经发现,最早的时候。就是掌握在我们圣盟手中,发现者就是圣盟的第一任大长老。之所以说是那次决战才发现,是怕引起议会的过度注意。在这一点上,圣盟与黑暗联盟有着机同的共识。所以,摩尔即使是你的老师,

    也没有将实情告诉你,以前拥有圣兽的只能是本盟高层。但自从圣盟在银河联盟中有了更高的地位以后,为了加强实力,不得不对普通人

    员开启魔幻星,使他们拥有圣兽来增强实力,人多嘴杂,肯定无法对外继续隐瞒,既然瞒不住,索性我们就编造出了一个故事。这样,你

    就会明白我拥有圣兽并不矛盾。或许,你会奇怪末世进步的速度为什么会慢。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将大多数精力放在了征服黑暗

    势力的目标上。末世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人,他的理想还是后来通过采离,我才得知。你知道他的愿望是什么吗?并不是简单地统一黑暗

    势力,而是要做整个银河联盟的主人,让黑暗遍布银河联盟每一个角落。”

    “啊——”天痕惊呼出声,末世的理想可以说是疯狂的。

    光明道:“同末世再次见面的时候,他自身已经拥有了一定的的势力,但却依旧没有返回黑暗议会,也没有对黑暗三大势力动力,他

    在等,等待着机会。那次,我并不满意自己的表现,但却看到了希望,为了能尽快追上末世,我一次性闭关十年。而采离,也陪伴了我十

    年。当我出关之时,终于达到了梦寐以求的审判者境界。采离等了我那么多年,本来,我应该立刻迎娶她的。但是,战胜末世的渴望却催

    动着我带着采离离开了地球,却寻找末世的踪迹,那时,我始终执着地认为,只有彻底打败末世,才能洗刷当初的耻辱,才有权力同采离

    在一起。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了一年的寻找,我们终于找到了末世。但是当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却已经身重伤,奄奄一息。我自然不

    会趁着那种时候动手,我和采离帮末世打退了追杀他的敌人,带着他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疗养。末世答应我,等他伤好了后,就和我公平地

    打上一场。十年的时间他也没有荒废,同我一样,都刚刚突破了审判者境界,达到了六十四级水准。我对自己信心十足,这一次,我一定

    能胜。但是造化弄人,正在那时,圣盟突然传来了消息,我的父亲,病危了。我一接到这个消息,瘅乱了方寸,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不明

    白,以父亲的能力怎么会受到病魔的侵扰,当下,也没多想什么,留下采离照顾末世,一个人跑回了地球,去看父亲。毕竟,末世对采离

    似乎有情的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由于心中大乱,我也并没有多想什么。当我回到地球的时候,父亲已经处于弥留状态,他将圣盟大长老

    的位置传给我后溘然而逝。你知道我父亲为什么会死吗?他并不是得了什么病,而是受了重伤。光明异能六十八级的他,竟然受到了足以

    致命的创作。通过本盟中的几位审判者我才知道,父亲的伤来自末世的偷袭。是的,是偷袭!”光明紧紧攥紧了双拳,眼中充满了恨意。

    天痕吃惊地看着光明,“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末世不是把你当成朋友了吗?”

    “朋友?”光明不禁苦笑一声,“在黑暗势力中,末世虽然可以说是最好的一个。但是,他却有着野心。黑暗中人做事从来都是不择

    手段的。况且,末世也不知道,当时的圣盟的大长老就是我的父亲。他杀父亲的理由很简单,为的是能够统治整个黑暗世界。我也是不久

    后才知道。原来,末世在达到了审判者境界后,就返回了黑暗议会,凭借着强悍的实力加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的黑暗三大圣器,的遍

    整个黑暗势力无敌手。他并没有杀自己的哥哥,反而扶值自己的哥哥成为了黑暗议会的议长。并提出统一整个黑暗世界的想法。你应该也

    知道,黑暗势力中人都是极为自私的,绝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他一提出统一所有黑暗势力,顿时遭到了一片反对声。”

    最后,由当时的灵魂祭祀、黑暗议长和血皇同时提出,如果末世能够杀死圣盟大长老。那么,他们就愿意臣服。末世毫不犹豫的答应

    下来,自己一个人到了地球总部。经过数个月的埋伏和调查,终于找到了我父亲一定的生活规律。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全力向父亲发动

    了偷袭。如果正面交手,虽然末世有黑暗圣器的帮助,但也不可能赢的了我父亲,因为。他最多只能同时使用两种黑暗圣器。而父亲却有

    强大的圣兽伙伴,凭借着比他更高的等级,父亲一定能胜。但是,偷袭却不一样了,黑暗三大圣器中有一样名为光明的悲哀,可以将自己

    的气息完全掩盖住,再加上一种对光明系异能特有的腐蚀力,骤然偷袭下,父亲顿时受了重伤,虽然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实力逃回了圣盟总

    部,但最后还是伤重不治。而末世也受到父亲反噬,受了重伤。而我与采离遇到他时。是血皇的人在追杀他,显然是想趁他重伤之时将他

    除去,以免末世统一了整个黑暗世界。”

    天痕长出口气,道:“原来经历了这么多曲折。那你恨末世么?你有没有问过他,如果他知道大长老是你父亲,还会不会动手呢?”

    光明向天痕伸出了大拇指,“你问到了点上,我那时不但恨末世,更恨我自己,如果我早些将末世的事情汇报给本盟总部,或许就不

    会出那样的事了。我拼命的跑回末世养伤的地方,想找他理论,但是,当我到那里时,末世和采离却都已经消失了。按时间算,末世的伤

    差不多应该好了。我拼命的找他,但是,这次却怎么也找不到,甚至想找一名黑暗三大势力的成员都是那么困难。终于,通过本盟的一些

    渠道,我得知,末世得偿所愿,终于统一了整个黑暗势力。我虽然恨他,但我同时也佩服他。作为一个曾经被自己哥哥陷害而变成残疾得

    人,竟然能够凭借着自己坚韧得毅力获得了强大得实力,经过二十年得隐忍,终于完成了自己得目标。这种如同狼一般得忍耐力令我深深

    佩服。更为可贵得是,末世统一了整个黑暗势力后,用了五年得时间,将整个黑暗势力真正得统一了起来,再不会有人违背他得命令,那

    五年里,他也借助黑暗三大圣器得帮助,终于突破了七十级得异能境界。在末世得约束下,黑暗三大势力竟然完全放弃了原本的营生,也

    就是说,除了德库拉家族需要吸食人血来维持生命以外,他们已经不再做任何危害人类世界的事。单是这一点,如果不是铁腕政策,绝对

    不可能达到。直到现在,也没有哪一方黑暗势力敢违背末世当初定下的规矩。”

    天痕急问道:“那后来呢?你就因为这些放过了末世么?”

    光明摇了摇头,道:“虽然光明的力量代表的是正义、和平、善良等正面情绪,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又怎么能放过末世呢?我

    一边努力的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一边象疯了般查找着末世和采离的下落。终于,有一天,末世和采离来到了我面前。”他那原本红润的脸

    色突然变得了苍白了,嘴唇微微有些颤抖着,“采离在见面的那一刻,对我说,希勒,我和末世成婚勒,我已经是他的妻子,对不起。”

    寂静,整个房间完全陷入勒一片寂静之中,只有光明急促的呼吸声,作为八十级的光明系异能者,能够影响到他的心绪,可见这段回

    忆对他来说是多么的痛苦。

    天痕没有发问,静静的看着光明,他知道,就算自己也曾经经历过女朋友背叛的事,但也绝对无法理解光明的心情。毕竟,他和莲娜

    之间的感情是四年,而但是光明和采离之间的感情,恐怕有四十年之长了。采离可以说是光明的目标,如果不是光明的父亲死了,他刻苦

    的修炼完全都是要为了在采离面前证明自己,而采离却结婚了,新郎不是他。这种痛苦,任谁也无法承受。

    两滴泪水顺着光明的脸庞滑落,他笑了,笑的却比哭还要难看,“三十多年过去了,没想到,我还是无法忘记当时发生的一切。采离

    对我说完那句话,我觉得自己要疯了,是的,我要疯了。那种痛苦根本不是我能够承受的。我疯狂的问她为什么,但采离却始终都不肯说。我向末世发起了挑战,但是,在那种状态下的我,又怎么是势均力敌的末世对手呢?我败了,又一次的败了,同以前相比,这次输的更

    惨,因为,我不但输了能力,也输了自己的妻子。末世和采离走了,他们走的时候,采离哭了。直到后来他们两个一起退隐时我才知道,

    其实,采离爱的还是我,她所做的一切,固然是为了末世,但更多的却是为了我啊!”

    天痕听的有些糊涂了,但光明此时心绪不稳,显得如此痛苦,他又怎么忍心再发问呢,只得等待着他自己说下去。

    “三十多年前那一战你应该听摩尔说过吧。”光明突然冷静下来,但是,天痕却发现,他得手再流血,是因为指甲刺破手掌所导致得。

    点了点头,天痕道:“是的,我听说过。那一战,最后是您获得了胜利,也拯救了整个银河联盟。”

    光明哼了一声,摇头道:“不,其实这只是一场戏,末世导演得一场戏而已。这件事,除了末世、采离和我之外,再没有任何然那知

    道。”

    天痕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什么?演戏?那倾世一战会是演戏?”

    光明郑重得点了点头,道:“没错,那就是一场戏。我们三个是主演,而其他得角色,则是由不知情得人来配合得。”

    天痕喃喃得道:“难道那黑洞的事是假的不成?”

    “不,那是真的。”光明肯定的说道,“那不但是真的,而且是末世多年以前就设下的局。他的深谋远虑实在令我佩服。如果不是因

    为采离的原因,恐怕,银河联盟真的要落在他手中也说不定。所谓的倾事之战就是在漠视利用自己当年的布局来导演的一场戏。你所知道

    的事有一部分是真的,末世确实向银河联盟发出了最后通牒,只要银河联盟不答应他的要求,就会用特殊的方法引动黑洞。甚至在那一战

    之前,我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前几战结束了,采里作为他那一方赢得了一场,最后的胜负将在我和末世之间决出。我已经下定决心,就

    算是自己死,也要拉末世当垫背的。但是,当我们从正空间打到异空间时,末世,却停手了。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我。”

    “真相?”听痕竖起耳朵,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哪一刻能让他像现在对这件事有如此强烈的求知欲望。

    深吸口气,光明才继续说道:“原来,当初我走了以后,末世在采离的帮助下,身体逐渐恢复了。一次偶尔的机会,他将自己袭击了

    我父亲的事情告诉了采离。采离当时大惊,就要和末世拼命。当她攻击末世时,末世却没有躲,因为末世那时才知道,自己袭击的竟然是

    我的父亲。采离本就善良,更何况面对的是足以让他怜悯的末世,在对方完全不还手的情况下,她又怎么下的去手呢?末世告诉采离,如

    果她不杀自己,那么。自己就将颠覆整个银河联盟的统治,让黑暗降临人间。”

    “那采离动手了么?”天痕追问道。

    光明苦笑着摇了摇头,“直到末世向我说出真相时,我才知道,他原来一直把我当成兄弟,也是唯一的朋友看待着。正是因为误杀了

    我的父亲,所以,他才决定一命换一命,借着采离的手来了结自己的一生。他自负必死,终于向采离吐露了自己隐藏在心底多年的爱慕之

    情。说完一切后,等待着采离了结他的生命。但是,采离却没出手。因为,面对末世她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她向末世提出了三个条件。

    第一,在末世统一了黑暗势力后,必须约束所有黑暗势力成员不得危害人类。第二,当第一个条件完成后,末世必须退出黑暗设立,不得

    再与圣盟和人类为敌,也必须放弃他心中的渴望。第三,不论末世用什么办法,必须帮助圣盟将地位提升十倍。而作为这三个条件的回报

    ,采离答应。只要模式做到了,她就嫁给他。并且阻止我向末世报仇。当末世对我说出采离提出的三个条时,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你知

    道是什么吗?”

    天痕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终于明白了,原来末世对采离的爱比你更深,因为,他甘愿为采离放弃一切。”

    “哈哈哈哈。”光明大笑起来,笑的泪水横流,“不错,我正是明白了这一点,我觉得自己真是很可笑,如果为了采离,我肯放下自

    己那无谓的尊严,又何至于失去自己最爱的人?我佩服末世,我最佩服他的,就是他这能够为了爱而放下一切的精神。我做不道德,他却

    做到了。其他的,不用我说你也猜到了。末世的隐退并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采离。采离之所以选择跟随末世,固然是因为可怜他,同时

    也是为了我和整个圣盟啊!如果没有采离的付出,就算末世被他杀了,黑暗势力依旧会成为圣盟极大的威胁,那个隐藏的黑洞也随时可以

    成为爆发的核弹。采离用她自己来挽救这一切,她提出的三个条件,无一不是在为我着想。那时的我,还有什么权利去杀她的丈夫呢?何

    况,末世的实力那时绝对在我之上,如果真的全力相拼,最后死的一定是我而不是他。戏按照末世导演的勾画结束了。故事也讲完了,是

    最强大的异能者,但其实,比起末世来,我只是一个懦夫,他和采离才是真正的枭雄和英雄。我只是这个故事中的配角而已。”

    终于明白了一切,天痕的心有些颤抖,缓缓站起身,走到光明面前,凝视着他的双眸道:“不,你并不是一个懦夫。你也是真正的男

    人。只不过,你与末世的追求不一样而已。你对采离的爱绝不比末世少,正是因为你太爱她了,所以才想将万米的自己表现在她面前。你

    错的只是方法,但你的心却并没有错。光明大长老,一切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您心中的结也开解开了。何必让自己永远生活在痛苦之中

    呢?”

    光明有些茫然的看着天痕,道:“那我该做什么呢?除了修炼以外,我几乎每天都沉浸在过去之中。”

    天痕抓住光明的手臂,坚定的道:“您应该祝福他们。三十年过去了,时间足以令你想清楚一切,现在的你,应该去祝福他们,毕竟

    ,他们一个是你最好的朋友。一个是你曾经的恋人,事情已经发生了。与其痛苦的回忆着,不如敞开胸怀去接受这个事实,并将自己的精

    力放在其他是上,回忆虽然是痛苦的,但又何尝不是美好的?除了您,谁能有如此丰富而曲折的经历呢?大长老,不论您自己怎么想,听

    完这个故事,您在我心中,同样是一位英雄,如果没有您,圣盟也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强大,虽然您可能会为以前的某些事后悔,但其实,

    那正是正直的您所表现的啊!放弃过去吧。”

    光明注视着天痕的眼睛,喃喃的道:“祝福他们,祝福他们。”他的情绪在不断的变化着,紧握的双拳也逐渐放松了,他的眉宇舒展

    了,脸上的神色也重新恢复了平和。一丝淡淡的为,出现在了光明的脸上。

    “谢谢!”光明手上亮起两团金色的光芒,光芒闪过,手上的伤口消失不见,“天痕,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忆过这些了,其实,我早已

    经想明白。只是心中却始终有些不甘而已。你说的对,我确实应该去祝福他们才对,哎,谁对谁错已经无法判断,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

    不会再多想什么,你放心吧,我没事的,我已经不会再沉浸于痛苦与仇恨之中了。我现在追求的目标只有守望着!天痕,握有一个预感,

    今天。将这些都说出来,使我的心恢复了畅通。或许,用不了太长时间,我就能真正的成功。”

    天痕看着光明恢复了正常,微笑道:“那我先恭喜您了。大长,我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您今天跟我说了这么多。而且其中有

    很多还是您和圣盟的秘密。我想,不会仅是让我听个故事吧。有什么事您直说好了。”听完光明的故事,天痕成竹在胸,既然光明如此坦

    率的将一切都告诉自己,很显然不会对自己有恶意,应该是有什么事要自己去做。”

    光明眼中流露出温和的光明,“确实,我跟你说这些确实是有目的地,天痕正是因为采离的三个,所以我才会命令圣盟所属不再与黑

    暗三大势力为难。银河联盟虽然有对圣联不利的想法,但我却从来都没有怕过,所以,我不对黑暗三大势力动手,是因为他们自己改变的

    原因,而绝不是为了其他的。天痕,现在是一个契机,一个千年难遇的好机会,我需要你的帮助。”

    天痕一楞,“我?您掌握着圣盟如此庞大的实力怎么会需要我的帮助呢。大长老,有什么事您就说吧,如果我能办到的话,毕竟,我

    还是圣盟成员。不过,我希望您不要让我去做危害黑暗势力的事。”

    光明微微一笑,道:“正相反,我要你去帮助黑暗三大势力。”

    “帮助?”天痕惊讶的看着光明。

    光明点头道:“不错,正是帮助,黑暗三大势力现在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尤其是德库拉家族,他们正遭到银河联盟的清扫,虽

    然不知道为什么清扫暂时停止了,但德库拉家族已经损失惨重,而且表面虽然停止,但银河联盟议会却调动了隐藏在暗中的势力,悄悄的

    吞噬德库拉家族的一切,黑暗三大势力毕竟源自于黑暗,很难完全整合在一起,当初末世做到了,我希望你也能够做到。所以及你现在要

    做的就是将整个黑暗世界统一起来,将他们牢牢的控制在你手中。”

    天痕眼中光芒连闪,道:“大长老,我有些不明白了。黑暗与光明始终处于对立的,如果黑暗三大势力联合起来,只会便的更加强大

    ,这样对圣盟能有什么好处呢?恐怕,有的只是威胁吧?”

    光明微笑道:“当然不是。还记得你与祝融攻击时候的第一次接触么?那时的样子是什么样你不会忘记吧?否极泰来,我所说的契机

    ,就是指黑暗与光明的统一。在一定的条件下,圣盟完全可以与黑暗世界结成联盟。”

    “你说什么?”天痕失声惊呼,他怎么也没想到光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天痕肯定一笑置之,但说出这话

    的却是整个圣盟中最高领导者,其可信性自然极高。从身份地位上来看,光明根本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可是,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光明微笑道:“难以相信是么?其实,我说过,因为黑暗三大势力隐匿后完全收敛,这二、三十年以来,我们与他们之间的仇恨已经

    渐渐的淡化了,除了你那摩尔老师对黑暗势力最为不满以外,现在本盟高层已经不再将他们当成威胁。我这个提议虽然大胆,但却未必就

    不能实现。我所说的结盟,是战略性的结盟,而并非将光明与黑暗放在一起。异能者最主要分为七大类,光明、黑暗、空间、水、火、土

    、风。现在圣盟拥有其中六种异能者,如果能再加上黑暗,那么,整体实力的提升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况且,如果想与银河联盟议会对

    抗,那么,圣盟与黑暗三大势力组成的联盟就比较连结在一起,各自处于不同的领域,才能威慑银河联盟议会,使他们不敢稍动。”

    天痕心中不断转换着各种想法,毕竟,光明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对他的惊骇实在太大,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光明会将自己的故事毫无

    保留的讲出来了,他是让自己充分明白黑暗与光明之间都发生过什么。可是,他会不会是利用自己来达到某种目的呢?

    半晌,天痕眼中流露出一丝冰冷,“光明大长老,我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您所说的在一定条件下,这个条件是指的什么?第二,

    您又怎么肯定我就能统一整个黑暗联盟呢?”

    光明微微一笑,道:“在摩尔将你的事情告诉我以后,我就先你是最好的人选,既然选择了你,自然相信你有那样的能力,你展现东

    西,已经让我完全可以放心了。至于我所指的条件,就是在体成为新的黑暗之王,将所有黑暗三大势力聚拢在自己身边之时。”

    天痕目光灼灼的看着光明,道:“光明大长老,您觉得我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么?”

    光明眼含深意的看着天痕,道:“不论你是否有野心,都必须要去做。因为,这是你的责任。”

    天痕一楞,道:“我的责任?您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其实,在拥有异能者之前,我只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让父亲颐养天

    年而已。”

    光明摇头道:“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告诉你,以后你的摩尔老师会说明的。收服黑暗势力的事,由你自己来决定,在这件事上,圣盟是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