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凝聚太上长老的指点

    又指了指塞里和紫幻道:“这两位是本盟研究所的特级研究员塞里和紫幻,他们将负责对你们身体的改造。你们不用奇怪,我并没有

    说错,这种身体的改造主要是针对你们的抗毒能力,因为本盟曾经出现过有人中剧毒身亡这种情况,而你们都是圣盟的希望,绝不能因为

    任何原因而轻易威胁到生命,所以,接受抗度改造是非常重要的。从今天起,每天上午八点开始,对你们进行理论讲解,十点开始,与你

    们的指导着对练,下午自行修炼,晚饭后,除了自身免疫毒性的百合以外,全都进行身体改造,暂时的安排是这样的,如有变动,我会及

    时通知你们。现在,你们可以跟随各自的太上长老在广场中觅地修炼吧。”

    赤烟跟随着火系太上长老赤魍第一隔离开,而其他几人却都停留在中央,夜欢兴奋的来到天痕三人面前,笑道:“我们又见面了,看

    来,我们这个小组还真是不容易分开呢。天痕,你的等级升的好快啊!”

    天痕微笑道:“夜欢姐你好,这半年还好么?”

    夜欢微笑道:“还算不错吧,好好放松了一下。”

    蓝蓝跟夜欢打了个招呼,直接向百合走去,天痕吓了一跳,赶忙跟了上去,看着百合,蓝蓝心中渐渐发生了变化,她发现,虽然百合

    骤一看去并不美,但她身上那若隐若现气质却散发着淡淡的神圣气息,柔和的目光给人一种平静的感觉,就连自己心中那股微酸的味道也

    随之消失。

    “你好,我是蓝蓝。”蓝蓝主动向百合打招呼。

    百合微微一笑,看看蓝蓝,又看看她身旁的天痕,道:“你好。”

    蓝蓝扭头看了天痕一眼,道:“我听天痕说,他一直有一位红颜知己叫百合,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你。”

    百合俏脸微红,道:“我,我们……”

    天痕上前几步,走到百合身旁,“我们本来就是情侣,有什么可害羞的,我和蓝蓝是好朋友,自然会把咱们的事告诉她。”说着,拉

    起了她的小手。

    百合瞥了天痕一眼,低声道:“别这样,长辈们都在呢,先去修炼吧,以后再说。”

    天痕有些不舍的松开手,转身向蓝蓝道:的走吧,修炼要开始了,蓝蓝,加油。”

    就在刚才天痕拉起百合手的瞬间,蓝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同触电一般,有些僵硬的向天痕一笑,转身而去。她也不明白自己为

    什么会这样。一直以来,她始终认为自己喜欢的是绿叶,可是,为什么在看到天痕和百合有亲密举动的时候,却会这样呢?

    大长老光明并没有出现,百合独自一任在广场的角落处静修,而其他人则都跟随着所属的太上长老分别在不同的角落中,接受指导。

    采若天带着天痕来到广场的最东侧停了下来,他看着天痕,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天痕英俊的面庞上有着一丝他熟悉的感觉。

    女儿离开了几十年,他终于又从天痕身上找到了一分采离的痕迹。

    天痕心中奇怪,这位太上长老为什么看自己半天不说话呢?难道他在检验自己的心志么?赶忙收摄心神,不再想百合的事与采若天对

    视着。

    采若天回过神来,微笑道:“天痕,你想学什么?”

    天痕一楞,道:“太上长老,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异能修炼了也有几年,他只知道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力量和技巧,采若天骤

    然一问,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向这位能尚在老师之上的师祖学什么了。

    采若天正色道:“异能地强弱最主要的自然同你所处的等级有关,等级越高,所能使用的力量也就越强,但这些修炼方法却都是你熟

    知的。我不多教你什么。我们空间系异能者最擅长的,就是利用空间的种种变化来展现出自己的能力,而速度,则是最好的应用方法之一。这三个月的时间,我就教你如何提升和利用自己的速度,以及力量吧。”

    天痕道:“速度核力量?我在速度的应用上确实还有缺陷,尤其是速度,虽然已经接近四十级,但我觉得自己距离光速还有一段很长

    的距离,但是,力量的应用又有什么特殊呢?拥有了空凝的能力以及强大的精神力做后盾,天痕对自己的力量应用还是很有信心的。

    采若天微笑道:“你觉得力量该如何应用才能发挥出最强大的效果?”

    天痕道:“摩尔老师教了我压缩能量的方法,能量在压缩后,所爆发出的攻击力可以是原本能量的几倍,这应该就是最得好方法吧。”

    采若天道:“确实,压缩是增强攻击力最好的方法,但是,压缩本身却又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方法,压缩本身是有极限的,当到达极限

    后就很难再继续提升,在使用过程中也会流失许多本身的能量。天痕,你接我一次攻击。”说着,采若天立掌如刀,向天痕劈来。

    白色光芒亮起,面对审判者级别的太上长老,天痕自然不敢有丝毫大意,赶忙用进精神力调动自己的空间系异能在面前凝结成一面坚

    实的盾牌。白色的光芒充满了震荡的力量,轰的一声,天痕向后退出了一步,但身前的空间扭曲之盾却依旧坚实。

    采若天道:“这是我一成能力所施展的攻击力。你的防御不错,下面,你接我一掌压缩后的能量。”白色光芒在采若天身前凝聚,掌

    心处飘飞出一个白色的光球向天痕飞来。

    天痕经过几个月的苦修,对压缩能量有着很充分的了解,空间盾牌上的孔去光芒不见了,能量在收缩成一面直径紧有二十厘米的光盾

    时迎上了采若天的攻击,这次的声响更大,天痕被震退了足有三步才站稳。

    采若天道:“同样是一成力,你觉得攻击力增强了多少。”

    天痕想了想,道:“应该是先前的三倍左右。”

    采若天道:“不错,就是三倍。压缩能量在达到三倍于平常的攻击力时几乎就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果再继续压缩,就要冒很大的风险。那天你和祝融比试时,基本上也可以产生出压缩后接近三倍的攻击力。来,你再接我一掌,还是一成力。”身影一闪,采若天已经来到

    了天痕身前。他的手直接印在了天痕的空间盾上。

    砰的一声,这一次,天痕足足退后了七步之远,压缩后的空间盾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化为点点光芒消失。他有些惊讶的看着采若听,

    似乎在询问,这还是一成力么?

    采若天向天痕点了点头,道:“依旧是一成力,你觉得这次攻击是最初时的几倍。”

    天痕道:“差不多在三点五倍到四倍之间,太上长老,这还是压缩后的攻击力吧,您不是说,再提升压缩程度就会有反噬的危险么?”

    采若天微微一笑,道:“不错,再提升压缩程度就有反噬的危险,但是,我这一掌同先前的压缩程度却是一样的。不同的是,我将压

    缩后的空间系能力完全内蕴于自身,这样。就可以在攻击时爆发出的全部力量。普通的异能者经过会产生误区,在与人动手之时,会将自

    己的能力完全展现出来,表面上看去虽然绚丽多姿,但其实实在释放异能的时候,已经有大量的能力流失了。而像我刚才这样,将能量完

    全收拢于自身之上,才能完全发挥出异能应有的攻击能力。”

    天痕眼睛一亮,道:“我懂了。您的意思是,在攻击的时候,要尽量减少能量不必要的损耗。”

    采若天微笑道:“正是这样,但是,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很难。如果仅是一成力量,凭借你的控制力现在就能实现。但你想过没

    有,当你压缩自己全部的能量形成攻击力后,又怎么能再内蕴于自身呢?简单的说,你的手掌能够承受那么庞大的压缩能量么?在能量释

    放时,距离极近,又怎么能不伤害到自己呢?这就是我要教你的东西。”

    天痕发现,采若天为自己打开了一道崭新的大门,心中大为兴奋,恭敬的道“请太上长老指点。”

    采若天道:“孩子,你不要叫我太上长老了,我是你老师的老师,你就叫我一声爷爷吧,今年我已经一百二十七岁,应该当的上这个

    称呼,天痕看着面前鹤发童颜的采若天,发自内心的道:“爷爷,这是应当的,以您的年纪,足以做我的太爷爷而有余了。”

    采若天心中暗叹,傻小子,我其实就是你的太姥爷啊!“我刚才说的是力量,下面,我们再讨论一下速度,如何将速度应用到最佳,

    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以你现在的能力,应该能够达到三十倍音速左右,但你现在却差的太多。我要教你的并非简单的速度,而是速度

    与力量的结合。速度与力量的关系是成正比的,在你攻击的时候,速度越快,所产生的攻击力就越强大。或许你曾经听说过,一名审判者

    境界的异能者可以摧毁一颗星球,那他凭借的是什么呢?单纯的力量么?那是绝对不可能达到的。但是,如果力量加上速度。在理论上所

    产生的攻击力确实可以拥有将星球摧毁的能力。当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也要看星球本身的密度大小。光速,是我们异能者所能达到的

    极限,突破光速,直接就会进入异空间,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而光速,就是你的目标。好了,现在我们开始吧。希望在三个月之后,

    你能将我所教的东西充分领会,这些,都是我们空间系异能者最大的秘密,只有嫡传圣子或圣女才有学习的权力,即使是摩尔,也并没有

    学到过这些。”

    天痕想问是否采离学到了。但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一老一少,在这地下的空间内,一个教一个学,开始了传承的仪式。

    一天的时间在精神完全集中的情况下,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采若天并没有让天痕去应用什么,只是详细的给他讲解着具体的修炼

    方法。通过他的讲解,天痕了解到,原来每一系的异能者都有者一定秘密的存在,那就是特殊的修炼方法,圣盟为了维护高层的尊严,这

    些修炼方法只能以口相传,只有下一任的圣子、圣女才能真正的学到,而且,这是绝对不允许外传的。这些修炼方法听起来并不困难,但

    真正修炼时,如果没有人指导,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就像空间系速度与力量的结合,说来简单,但真正做时,技巧性却非常强。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天痕你该和大家一起去吃晚饭了。然后,进行身体改造。”采若天微笑的看着天痕说道。经过一天的接触

    ,他对天痕非常满意,天痕极为聪明,对于他讲解的一切,往往能举一反三,原本需要三天时间来说明的方法,仅仅一天时间,已经完全

    灌输给了天痕,今后需要的,就是长时间的修炼和实践了。

    天痕从思索中惊醒,扭头看去,只见其他人早已经聚集在广场中央继而其他四位太上长老都已经不知去向。采若天道:“你们年轻人

    多联络联络感情,彼此在理论上多切磋一些,或许会有更深的领悟。不过,本系的修炼秘密是不能说出去的。”

    可惜的是,本盟中并没有掌握黑暗异能修练的秘密,否则,你的能力必然能够提升到更高境界。”

    光芒一闪,采若天的身影消失,那是天痕最渴望达到的光速。

    大步走到众人面前,除了百合依旧表情平静以外,其他的几个人都显得很兴奋,显然这一天的时间已经让他们学到了许多以前学不到

    的东西。

    赛里和紫幻从履带处走了过来,赛里道:“走吧,大家去吃饭了。今天给你们准备的可很丰盛。”

    一听到丰盛的晚餐,风远顿时食欲大动,赶忙兴奋的蹿到赛里身旁,嘿嘿笑道:“赛里大哥,有什么好吃的?有没有龙虾、鲤鱼什么

    的,我听说鲤鱼可以明目,就先给我来几个一头鲍吧。我可是早就饿了。”异能者由于本身及收外在的能量分子,对于食物的欲望并不强

    ,所以,几位太上长老规定,他们每天只能吃一顿饭,对于嗜吃的风远来说,可是太难过了。

    赛里笑道:“绝对是比龙虾和鲍鱼还要好的好东西。来吧,看到你们就明白了。”

    当天痕六人跟随着赛里和紫幻来到所谓的餐厅的时,六人不禁大跌眼镜。这里,依旧是一个由合金建造的房间,与其说是食堂,到不

    如说是实验室。里面摆放着各种仪器,还有各种乘放着不同颜色的液体。

    风远目瞪口呆的向赛里道:“大哥,你不是让我们吃这些东西吧?”

    赛里嘿嘿笑道:“为什么不呢?这些可都是咱们圣盟最新研制出来的好东西,来吧,你不是饿了吗?

    就你先来吧。”说着,从旁边拿起一个空的一升装的大烧杯,到前面的仪器中盛出液体,每一种液体的量似乎都有严格的限制,经过

    仔细的测量后,当烧杯装满时,已经变的五颜六色,看上去极为浑浊。散发着剌鼻的味道。赛里将烧杯递给风远,道:“喝吧,好东西哦。”

    风远哭丧着脸道:“赛里大哥,如果你把我毒死了,咱们圣盟可就少了一名有为青年。”

    紫幻冷冷的道:“你可以选择不喝,不过,在你们训练的三个月过程中,每天只有一杯这个。不喝的话,饿死活该。”

    风远怒道:“你……虽然你很漂亮,但就冲你这样的脾气,恐怕一辈子也找不到男人。”

    紫幻冷哼一声音,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男人,没有更好,你喝不喝,不要耽误时间,吃完饭后,休息半个小时你们就将开始今天的

    改造。”

    风远认命的道:“我喝,我喝还不行吗?哎,我忍了。”捧着烧杯,大口大口的将浑浊的液体灌入腹中。虽然闻起来不怎么样,但这

    浑浊液体倒没有什么异味,就像白水一样,一会儿的工夫。就被风远喝了个干净。

    赛里道:“你们可不要小看这些液体,这是我们九名特级研究员在彼得所长地领导下经过多年研制后,不久前刚刚成功的。它不但是

    你们身体抗毒改造的第一步,同时,也是增强你们身体强度最好的补品。

    里面包含着从银河联盟各个星球上采来的多种珍惜药物。经过合成提练而成。之所以你们的集训期为三个月。正是因为所有的药物只

    够你们喝三个月的。我想,三个月以后,你们就是想死都难了。议会研究出的改造人算什么。经过修练后,这些液体可以将你们身体内的

    器官完全改善。不使用异能地情况下,凭借肉身就可以在异空间不被撕碎。如果遇到激光打击,就像洗澡一样。你们说,这是不是好东西

    呢?”

    风远眼睛大亮,“是,是。这确实是好东西。赛里大哥,再给我来一杯吧。”

    赛里白了他一眼,道:“你这小子,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选你当圣子。什么东西都是有度的,这点道理你还不明白么?你们所服用的剂

    量是经过无数次研究后才确定的。去一边待着,该其他人了。”

    众人纷纷喝了这并不美味的晚餐,在比赛的解释下,他们也算是心甘情愿了。当蓝蓝最后一个拿起烧杯的时候,小心的问道:“比赛

    里,这东西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

    赛里尴尬的道:“这又不是我研究的,能有什么副作用。你们尽管放心,单是实验,就用了五年多的时间。以后,你们想喝还没有了

    呢,几位最主要的药物现在已经绝迹。”

    喝下这浑浊的液体,天痕只觉得全身一阵发热,并没有特殊的感觉,也没有太在意,休息的时间只有半小时,他还有事儿要处理,向

    百合使了个眼色彩,率先走了出去。他与罗迦的事如同鱼剌在喉,如果不向百合说出来,他永远都不会安心。他已经准备好面对百合的责

    备了。

    百合俏脸微红,扫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其它人,低着头跟了出去。

    蓝蓝眉头微皱,她也想跟着出去,几次起身,但最后还是坐了下来,百合与天痕的早上那瞬间的亲密,直到此时仍然深深的印在蓝蓝

    心中,随着水系太上长修练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此时静下来,她的心里却始终无法平静。她开始思索,思索自己对天痕到底是什么样的

    感情。是友情?还是其他的什么?蓝蓝的心,乱了。

    出了“食堂”,天痕转过身,直接将跟随自己而出的百合搂在怀中,百合先是全身一僵,抬头看了天痕一眼,柔顺的伏在他宽阔的胸

    膛上,感受着天痕有些不匀的气息,柔声道:“痕,你怎么了?”

    天痕紧搂着百合柔软的妖躯,那咱满足而充实地感觉是如此舒适。动情的道:“百合,只有抱着你。

    我地心才能平静,才会有安全感。”

    百合微微一笑,道:“尽说傻话。你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刚接触异能的初哥了,连四十级的火系异能者都不是你的对手,还说什么安全

    感?”

    天痕摇了摇头,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只有抱着你,我的心才能不迷惘。百合,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么?”

    百合的目光有些迷离。轻声道:“我,我也想你,我喜欢被你抱着的这种感觉。天痕,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百合值得么?”

    “值得。当然值得。”天痕坚定的说道,“百合,其实,你同样是我避风港湾啊!只有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不会因为其他时而心

    情纷乱,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是那么舒服。在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曾经想到,你是我一生的归宿。”

    百合没有再说话,双手环上天痕地腰。搂紧他。仿佛生怕失去他似的。两人就这么相拥着,感受着彼此心中的柔情。

    半晌,天痕身体微微一震,他这才想起自己叫百合出来的目的,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将一切都告诉百合,“百合,我做错了一件事。”

    百合抬起头,年喜新厌旧天痕有些黯然的神色,轻声道:“什么?”

    天痕叹息一声,若笑道:“这件事我真地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你自己看吧。我把自己的记忆传递给你。”

    “传递忘记?”百合惊讶的看着天痕。

    天痕点了点头,道:“我的精神力变得强大以后,突然发现,利用黑暗与空间两力量的融合,领悟了一种新地能力,可以直接读取别

    人的忘记。当然,前提是对方的精神力远不及我才能做到。同样的,我将这种能力逆向施为,就可以将自己的忘记传送给别人,你放松身

    体,否要抵抗,我把忘记传给你。看了这段忘记后,你愿意怎么处罚我都行。谁对谁错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至少我的忘记不会是假的。”

    说到这里,天痕缓缓的抬起右手。食指点向百合的眉心处。

    百合闭上眼睛,他对天痕自然不会有任何戒备之心,一股清凉的气流顺着天痕的手指传入百合体内,百合只觉得全身一震。一幕影像

    清晰的呈现在脑海中,天痕用记忆转移之法,由自己乘坐运输舰开始,将运输舰遇异空间风暴,自己如何在异空间风暴的作用来到飞鸟星

    ,以及后来同罗迦发生的一切,都准确的呈现在百合面前。

    记忆闪烁的很快,二十分钟后,天痕收回了自己的手指,心情忐忑的看着百合,等待着她对自己宣判。

    百合长长的睫毛开启。柔和的眼眸中多了一分什么。天痕松开手,低着头向后退了一步,道:“如果你觉得我不配抱你,那我……”

    他心情很乱,面对自己的至爱,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发生的一切都已经通过记忆完整的告诉了百合,现在他只能等待宣判。

    “不要说了。”百合的语气很平静,俏脸微红,显然是受到那幕春宫的影响,上前一步,重新融入天痕怀中,轻笑一声,道:“就为

    了这件事么?”

    天痕一楞,道:“难道你不怪我?”

    百合抬起头看向天痕,柔声道:“在感情方面,虽然我未必有多么大度,但也不会吃些无聊的醋。这件事完全是罗迦一手操纵,同你

    有什么关系?错不在你。况且,以我的情况,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独占你。”

    天痕脸色一变,道:“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爱我吗?”百合如此温柔的对待他,天痕反到有些不适应,潜意识中,他到希望百合发

    怒,那样可以证明百合是爱自己的,可是,百合的反应却是如此平静。

    百合轻叹一声,道:“天痕,你不要误会,你也知道我的理想,为也这个理想,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照顾你,帮助你。所以,我并不

    反对你有其它的妻子。”

    天痕苦笑道:“这不会是几位师母教导你的吧,爱,不都是应该独占的吗?”

    百合微笑摇头,道:“不,爱是给予。我爱你,所以我才要为你着想,我希望你能快乐,不单是罗迦,我看,蓝蓝似乎对你也有感觉

    吧。你为了我,愿意长时间等待,如此付出,我怎么还能要求独占你呢?

    那对你是不公平的,你不是一个平凡的男人,我不希望你因为这方面的事儿而对自己有任何束缚影响心情,放开怀抱,如果你真心喜

    欢人家,人家也对你有感情,我不在意多几个姐妹。”说到这里,她的脸更红了,她又怎么会不想独占呢?但正如天痕所说,从小跟随三

    位母亲的她,对于这方面看的很开,而且,由于自身的理想,百合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得到真爱。天痕的感情对他可以算是个意外,对于这

    愿意为自己付出一切的男子,他心中多少有几分愧疚。

    天痕搂着百合,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样是好,但至少罗迦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他明白,百合对一夫多妻并不反对,在很大程度上

    必然是受到三位师母的影响。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谢三位师母,还是该责怪他们,至少现在他的心中有些不舒服。

    百合道:“天痕,等这次集训结束以后,我依旧要回那个星球去继续做自己的事儿,你不用因为我而限制自己什么,虽然罗迦嘴上说

    只是因为血红之星才会那样做,但我想,如果她对你没有感情,又怎么会选择你呢?有机会就去找她吧,光明舅舅已经把你的事情都给我

    说过了,统一黑暗势力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有黑暗祭祀一脉支持你,成功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

    天痕捧起百合的脸,重重的吻了下去,贪婪的吸吮着那温柔的唇瓣,似乎在发泄着对百合的不满似的,百合的娇躯一阵颤栗,但很快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