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紫幻仅存的冰族

    天痕的心此时是乱的。百合的温柔和大度,令他有了重新的认识。他明白,百合未必就不想独占自己的爱,只是由于她那追求中的的

    希望不知道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为了不让自己等的太辛苦,她才会这样说的。如果没有发生罗迦那样的事,天痕一定会坚贞不渝的

    等下去,可是,罗迦将最珍贵的处女之身给了自己,自己能够不负责任么?此时此刻他才深切的体会到当初摩尔所说了那句身不由己,确

    实是身不由己啊!

    咳嗽声响起,紫幻冰冷的声音打断了热吻中的情侣,“时间到了,进来,准备开始改造。来这里不是让你们谈情说爱的吧。”

    唇分,百合羞的伏在天痕怀中不敢看紫幻,而天痕心中则升起了一丝厌恶,毕竟,情在浓时被打断的感觉可并不美妙。轻轻的抚摩着

    百合柔软的长发,淡然道:“我知道了,这就来。”

    紫幻看了天痕一眼,转身而去,百合从他怀中起身,轻抚着天痕的面颊,道:“迹,快去吧。我自己去修炼了。在这里我们以后还是

    不要单独相处了,否则,会让别人说闲话的。”

    天痕眼中冷光一闪,道:“我不怕,谁愿意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你是我的,虽然暂时我们不能结合,但总有一天,你会是我的妻。”

    百合掂起脚尖,在天痕唇间轻吻,“快去吧,别让大家等急了。”天痕深深的看着百合,道:“你知道么?如果不能真正的娶你为妻

    ,我的心永远都不会安定的。”说完,转身向“食堂”内走去。

    百合看着天痕离去的背影,眼中的目光如水般柔和,这高大英俊的男子深爱着自己,并原以为自己的梦想而忍受孤寂。他的付出,自

    己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天痕,当百合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后,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好好爱你,不论那时你变成了什么样子。

    回到“食堂”中,天痕发现,在一旁的墙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扇门,其他几人都已经不在了,显然进了门后的另一个房间。大

    步走入。在房间中,他看到了五个像养生仓一样的东西,养生仓是全封闭的,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塞里向天痕打了个招呼,指了指最边上的养生仓道:“兄弟,脱衣服进去吧。”紫幻走到养生仓旁边,按动上面的开关,仓盖缓缓开

    启,养生仓内,碧绿色的液体几乎蔓延到一半的地方,天痕走到养生仓旁,看到紫幻一眼,道:“你是不是回避一下。”

    紫幻淡淡的看着天痕,道:“在我眼中,你和一个烧杯并没有任何区别。”

    “你……”天痕并不是脾气暴躁的人。但面对紫幻的冷言冷语也实在有些无法忍受了。

    紫幻没出去,塞里倒是出去了,临走时向紫幻打了个招呼,道:“天痕就交给你了。”

    天痕楞了一下,正在这时,他吃惊的看到,一脸冰冷之色的紫幻竟然在脱衣服,赶忙回过身去,微怒道:“你,你干什么?”

    紫幻的语气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你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几位长老决策,你将进行特殊的改造,而我是改造的媒介。快点,脱了衣

    服躺到池子里去。”

    “不,这绝对不行。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有了心爱之人,绝不能与别人做那种事。我不需要特殊的改造。和其他人一样就行。”紫幻

    的容貌并不比蓝蓝差什么。虽然背对着她,但天痕心头还是一阵激荡,毕竟,在他背后就是一个赤裸,受一点都不动心,绝对是骗人的。

    “混蛋,收起你那龌龊的想法,你以为我要做什么?”紫幻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怒意。

    天痕一楞,下意识的回过身来,他惊讶的看到,紫幻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凝结出一层寒冰般的晶体,美妙的娇躯若隐若现,看上

    去充满了强大的诱惑力,“你到底怎么做?不说清楚了,我绝对不会轻易让你对我进行改造的。”

    紫幻的声音从冰晶内传出,“你这个人烦不烦,如果换做塞里那混蛋,早就主动躺进去了。简单的说,对你进行的改造会有极大的痛

    苦产生,对身体的刺激过于强烈。所以,必须由我来用冰寒之体护住你神志清明,否则,一个不好,就将前功尽弃。我是玄玄星球上的冰

    族人,只是用我身体的温度来帮助你,并不是要和你做什么。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看到你和我在一起的样子。就快一点。”

    天痕不明白对自己的改造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虽然对紫幻没有太多好感,但他相信,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紫幻是不会骗自己的,

    而且,她也没有骗自己的必要。想到这里,不再犹豫,脱掉自己的衣服,走进的养生仓内躺了下来。绿色的液体将天痕身体没入,温暖的

    感觉从液体中不断传来。如同泡热水浴一般舒适,天痕仰着头,将口鼻露在外面呼吸。紫幻在冰晶覆盖下的手伸入养生仓内,将一个球形

    仪器塞入天痕口中,仪器后面连着一根管子,向外延伸。清新的氧气不断从仪器中传来,天痕突然觉得眼前一暗,养生仓盖子已经关闭,

    而一个异常冰冷的娇躯扶上了自己的身体,重量虽然不大,但那强冷却令天痕不禁有些难以抵抗。下意识的用出自己的空间系异能隔绝着

    与那冰冷身体的接触。他知道,那是紫幻的身体,如果是平常,一个赤裸的美女趴在身上,他恐怕早已经有了男人的反应,可现在却不哺

    养,紫幻身上传来的强冷,令他的兄弟根本无法抬头。

    养生仓内的液体似乎在不断的增加着,紫幻的声音响起,“不要用你的能力挡住我的身体,放松自己,去接受周围的一切。”

    液体似乎已经充满了整个养生藏,天痕只能凭借着口中的仪器进行呼吸,无奈的收回空间系异能。感受着冰冷的触觉。紫幻的手臂环

    上了天痕的脖子,身体上虽然覆盖着一层冰晶,但却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肌肤的弹性,两人的身体紧密的接触着,天痕暗暗苦笑,这算

    不算是半强奸?为什么现在的女性都喜欢这样呢?可惜是个冰陀,否则,到也确实非常享受,百合啊!我对不起你。

    在遐想中。周围的液体渐渐发生了变化,温度不断上升着,天痕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股热流不断侵袭着自己的身体,热度越来越强烈

    ,渐渐转变成灼烧的感觉,一股股热气不断冲击着自己的身体,即使他强大的精神力也感觉有些吃不消了。此时,紫幻传来的冰冷再不会

    令他排斥,反而成了救命稻草一般。冰冷的气息不断船如体内,中和着热流造成的负面影响。天痕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仪器传来的氧气,荒

    谬下意识的搂住了紫幻的娇躯,紫幻全身微微一颤。并不是因为天痕搂住了她,而是在灼热中,天痕的下体已经有了反应,顶在了某些柔

    软的部位上。

    天痕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好热,温度依旧在不断的上升着。他渐渐无法忍受了,在高热中。皮肤渐渐传来阵阵刺痛,最令他

    痛苦的是,自己体内竟然也如同烧着了一般,内热起来,他知道,这一定是先前喝下的那一杯东西起了作用,内外同时攻击,强烈的痛苦

    不断刺激着天痕的身体。他的双臂下意识收紧,身体与紫幻的接触更加契合。只有那外来的冰冷,才能减弱痛苦的侵袭。

    痛苦依旧在不断的升级着,不论体内、体外,都宛如万针穿身一样,产生着剧烈的刺激。天痕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起来,这种痛苦,

    即使是他的异能和宇宙气也无法排除,突然,天痕感觉到下体一紧,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巢穴,自己搂抱着的娇躯剧烈的颤抖了一

    下,冰冷的牙齿咬在了自己的肩头上。强烈的舒适感从下体不断传来,顿时分担了许多痛苦,令天痕神志清醒了一些。全身剧震,他立刻

    明白了自己做了什么,赶忙想向外撤出,但是养生仓内的空间是狭小的,只撤出了一半,他就无法再移动自己的身体,舒爽的感觉因为撤

    出而减弱了许多,而养生仓液体所带来的痛苦却成倍的增加着,在那几乎无法忍耐的痛苦中,天痕下意识的耸送身体,重新冲入了那温暖

    的巢穴中。

    紫幻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一股股冰冷之气不断从天痕的下体船如体内,痛苦与快乐交织的感觉给天痕带来了异样的刺激,在这一刻

    ,所有的顾忌都因为那异样的感受荡然无存,他开始了迅速而有力的冲击。只有疯狂的发泄,才能令身体的痛苦随之减弱。在他的冲击下

    ,紫幻的身体不断颤抖着,那温暖的巢穴紧紧的收缩着,似乎想将天痕排斥出去,但这样,却更加增强了刺激的感觉。

    随着痛苦和舒爽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不断提升着,天痕的神志渐渐有些迷离了,他只知道重复做着一个动作,下身所处的巢穴由原本

    的紧缩渐渐便的温软了,滑腻的感觉另进出更加容易,突然紫幻的深特剧烈的痉挛起来,那温软的巢穴剧烈收缩,一股股强烈的冰冷感冲

    击着天痕坚挺的部位,强烈的舒适令他完全释放,脑海中一阵昏沉,在剧烈的舒适中,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多了多长时间,天痕缓缓清醒过来,舒适与痛苦都消失了,全身一阵温暖,缓缓起身,他发现养生仓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

    开。原本碧绿色的液体此时已经变成了淡黄色,那一切都是幻觉么?天痕问着自己。突然,他看到了黄色液体中的一丝血红,全身一震,

    他立刻明白,那绝不是幻觉,而且,紫幻竟然还是处女。在神志迷糊的情况下,自己竟然与那冰山美女结下了合体之缘,这算是她强奸自

    己,还是自己强奸她呢?好不容易因为百合的开解而平静了些的心此时又便的混乱了。无奈的从养生仓中爬出来,仓内黄色的液体并不沾

    身,一出养生仓,天痕立刻感觉到全身传来一股热流,自己的皮肤与以前相比显得晶莹了许多,皮肤下似乎有光晕流转一般,打开空间袋

    ,穿上一件衣服后凝目内视,天痕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经脉竟然变成了水晶一般的颜色,血液流淌是那么的清晰,而自己的能力,也

    已经完全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身体变化到了什么状态他并不知道,但却可以肯定,不论是皮肤还是经脉,强度和韧性都大幅度的增加了。

    “你醒了。”冰冷的声音传来,天痕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紫幻想正俏立于门口处,她的娇躯,已经再次被那身白色的制服所

    包裹。

    尴尬的看着一脸冰冷的紫幻,天痕苦笑道:“昨天,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紫幻哼了一声,道:“那是我故意的了?”

    天痕认命的苦笑道:“的是我的错,紫幻,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作出任何补偿。”

    出奇的,紫幻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本就美丽的她,当笑容出现时,更是犹如仙落凡尘一般,分外动人,“你用不着内疚,这

    本来就是设计好的。这是我应该,也是必须要做的事。”

    天痕一楞,“设计好的?那这么说,还是你强奸我了?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虽然你也是圣盟的成员,但也用不着为

    了圣盟而付出如此之大吧。那种事情,应该没有谁能要求你的才对啊!毕竟,处子之身应该是你最珍贵的东西。”

    紫幻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凄然道:“最珍贵的东西?不,你错了,对我来说,甚至对整个冰族人来说,那都是致命的毒药。你不

    用内疚什么,虽然我那样做成全了你成为水晶之体,但是,你也同样成全了我,解决了我生命的危机。”

    天痕一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紫幻看了看自己那块高科技合成的腕表,道:“其他人醒来还需一些时间,你是我第一个男人,就讲给你听吧。你知道冰族么?”

    天痕迅速的搜索着脑的资源,突然,他眼睛一亮,有些吃惊的道:“你指的是那个传播寒毒瘟疫的冰族么?”冰族他曾经在银河联盟

    发展史中看到过,那是大约在一百多年前,冰族产生在一颗叫玄玄的星球上,那颗星球只有冬季,常年覆盖于冰雪之中,而冰族人就是在

    银河联盟发展到那颗星球时发现的,冰族有着很奇怪的特别,可以将自身所具有的寒毒传播给人类,曾经有上百人死在这种寒毒之中,在

    银河联盟中曾经产生过恐慌,为了不影响到人类,银河联盟对玄玄星上的冰族进行了一次大清剿,已经将其灭族,并且将玄玄星列为禁忌

    之星,不允许任何人用任何方法登陆,否则一律毁灭。没想到,面前这位美女紫幻竟然是其族人。

    紫幻冷哼一声,道:“在所有银河联盟的记载追,都应该说我们是瘟疫了。但你知道事实是什么样的么?”

    天痕道:“听你这么说,其中应该还有一段隐情了。”

    紫幻眼中流露出强烈了恨意,“世界上根本没有冰族存在。我们所谓的冰族人,其实都只是普通的人类而已。银河联盟每发现一颗可

    以生存的新行政星,得会派遣一支探险小队到那颗星球上去研究。而我的先辈,正是那支探险小队的组成着。一共有三百多人。当时,刚

    一到玄玄星,他们根本无法适应那里的温度,太空舰的能源不可能永远支持下去。而当初在探测时,曾经在玄玄星上发现过各种适合人类

    生存的环境。于是,当时的舰长决定,在玄玄星上进行探险活动,三百人留下数十人守护军舰,其他人全体出动,在零下四十度的低温情

    况下开始了对玄玄星的探测。足足近一个月的探询后,他们发现了一个山谷,那个山谷中如同春天般温暖。在发现山谷的那一刻,所有的

    研究人员都不禁欢呼出声。但是,他们却又哪里知道,正是因为这次探险,将他们推上了死亡了深渊。研究人员们进入山谷后,开始研究

    其中的各种植物,他们发现,在植物中有一种红色的果实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可以供人类食用。为了研究,他们其中部分人以自己的身

    体为实验品吃下了那种果实,结果比预想的还要好,那种果实不但能够恢复体力,补充人体所需要的所有养分。同时,还令他们拥有了抵

    抗寒冷的能力,并令身体衰老和机能减退的情况消失,如果按照人类的话来说,那可以算的上是仙果了。可惜这种果实的数量并不多,有

    了这个发现,他们立刻就向银河联盟议会作出了报告。得到了议会的嘉奖。咱们圣盟的圣液。就是经过研究后按照这种果实的营养比例制

    作而成的。当时,研究员们想,如果能将这种果实移植到人类的所有星球去,必然能够整体提升人类自身的能力。很快,银河联盟又派遣

    一批人到了玄玄星,由当时银河联盟议会的议长直接率领。一共有十余名议员随行,其他的,竟然都是机器人。当时,第一批研究人员的

    舰长以为议长是怕玄玄星上的环境影响,所以才带了明令禁止开发的机器人。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勘察过山谷后,议长带领的

    机器人直接占领了他们的战舰,并开始了大屠杀。”

    “啊?那是为什么?那种果实的发现应该是功劳啊!为什么会屠杀功臣?”天痕皱起了眉头。

    紫幻恨声道:“因为贪婪。当时,舰长是直接向上议院议长汇报的,为了能够将这种果实据为己有,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灭口是他

    们的选择,所以,他带领着自己的心手下亲自来到了玄玄星。我的先辈们在遭受到突然的袭击后,立刻做出了反应,但他们

    毕竟弱小了,面对强大的机器人,他们只有逃跑。当时,就已经有上百人死于非命,其他人跑出去,利用不畏严寒的身体拼命的逃着。议长指挥着机器人追杀他们,人的身体永远无法和机器人相比,死去的人越来越多。在最危急的关头,科研人员们又发现了一座山谷,

    为了躲避追杀,他们只得逃了进去。山谷中的环境救了他们,那里的温度竟然比玄玄星其他地方低上几倍。足有零下一摆渡,即使是机器

    人,在那种环境中也无法生孙。大量的机器人完全毁坏,只有极少一部分被冻住,科研人员们凭借着对科技的认知,将这些机器人的程序

    改变,在程序中加入敌全灭的思想后带到山谷外放了回去,这样,才让他们暂时得以逃生。当时的上议院议长将玄玄星列为禁忌之星后,

    以你所知道的理由毁灭了一切证据,那如春天般温暖的山谷,就这样被他霸占。可笑的是,他编造出的冰人居然真的出现了。隐藏在冰谷

    中的科研人员虽然不畏惧严寒,但一个很大的问题却威胁着他们,他们毕竟是人,还需要食物啊!无奈下,只能在寒冷的山谷中艘搜寻,

    或许是上天眷恋这些即将牺牲于贪婪高位者手里的研究员么,他们又发现了一种蓝色的果实,那时,已经没有研究的时候了,为了解除饥

    饿,他们只有吃下这种东西,结果,冰族人产生了。那种蓝色的果实,其实是至寒之物,即使有以前吃过的红色果实抵消了部分寒气。却

    依然不断的侵蚀着他们的身体,盛行便的短暂了,一共不到一白人。在几十年里相继去世,数量便的越来越稀少,直到二十二年前,彼得

    老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由本盟大长老光明亲自护送来到了玄玄星。他们避开了银河联盟议会留下的守卫,对整个玄玄星进行了勘测。当

    他们寻找到冰谷时,在一个山坳中惊讶的发现了一个襁褓中的女婴和上百具人体的冰雕以及这些人留下的遗迹。从遗迹中他们才明白,原

    来冰族人的秘密竟然是这样的。而那个女婴就是最后一个冰族人,也就是我。”

    天痕心中充满了怜惜。怪不得紫幻对任何人都那么冰冷,原来她竟然有着如此凄惨的身世,飘身上前,温柔的将紫幻冰冷娇躯搂入怀

    中,看着她泪流满面的俏脸,柔声道:“都已经过去了,别难过,那些人总会得到报应的。”

    紫幻哽咽着道:“是彼得老师给了我新生的希望,他将我带回研究所后,就发现了身上所拥有的寒毒。为了能让我活下来,他用尽各

    种办法想将寒毒驱散,但是,我体内寒毒的温度却达到了竟然的零下二百四十度。任何药物一进入我身体,都会立刻被冰封。即使用浸泡

    的方法,也只能暂时维持我的生命而已。时间

    一天天过去,我逐渐长大,彼得老师始终为我的事而困扰着。十几年前,他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行的办法,如果能用上千种珍贵药材融

    合后的方法研制出一种药物,再经过高热洗礼。或许才有办法将我体内的寒毒化去。但是,这种方法去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必须有一个人

    做引子,如果是普通的人,即使有审判者的能力,也会被我的寒毒伤害,只有黑暗中的火焰,才能抵挡住这种寒毒的入侵,也就是你知道

    的地狱魔火。药物研究出来了,但是作为引子的人却始终找不到。黑暗世界中。能拥有地狱魔火实力的人被就很少。何况,他们都是能力

    惊人的黑暗审判者,又怎么能轻易使其就范呢?一个不好,恐怕我也会被其伤害。几天前,在你祝融审判者堆栈之时,彼得老师其实也在

    大竟技场,作为圣盟高层中的一员,他知道你拥有黑暗能力,当时并没有报太大希望,只是想看看你的黑暗异能达到了什么境界,可没想

    到,你居然能够使用地狱魔火,于是,彼得老师在同光明老大商量过以后,决定让你和我彼此作为对方的媒介。以十倍的药量对你进行浸

    泡改造,通过模拟实验和以前的多次研究,在理论上是绝对可行的,于是,就有了昨天晚上那一幕。可惜的是,理论毕竟不是实践。药物

    逐渐浸透你的身体后,已经引发出你潜藏的地狱魔

    火能力,但是,却依然无法成为引子驱除我体内的寒毒,正在我有些绝望的时候,你,你却进入了我的体内,寒与热相连,理论终于

    变成了实践,我的身体被你不断传来的热度所影响,体内的寒毒终于被逐渐驱散了,我得到了新生,而你,也成为了水晶之体,经过四个

    小时在药物中的锻造,你的身体已经可以承受自身修炼而得的八十级异能冲击,而外来的攻击,除非强度能够超过四十级异能,否则绝不

    可能伤害到你。我指的是你不用自身能力防御的情况下,现在,你的皮肤已经比任何一种已知的科技研究出来的轻型盔甲还要坚韧的多。

    所以,我们是互相利用而已,你完全没必要因为我的事而多想。我以前曾经听过一夜情这个词汇,我们之间,就算是有这一夜情缘吧。”

    抬起头,紫幻向天痕展颜一笑,道:“其实,还是我占了你便宜才对,你只不过是身体改造,而我却是重生。”

    天痕微微一笑,道:“紫幻,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继续在研究所做研究么?”

    紫幻摇了摇头,道:“不一定,其实,我也是圣女的候选人之一,由于我先天冰体,所以拥有着特殊的能力,不是正统的水系异能,

    而是纯冰系的异能。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我的能力已经完全开启,使用也不用再顾忌引发寒毒了,我的能力特殊,蓝蓝也为百是

    我的对手哦。由于你我合体,你才是唯一的破绽。我要走了,寒毒排出,我也可以开始修炼,如果我能拥有绝对零度的能力,我想,

    不会比审判者境界的异能者差什么。以后你们身体改造,就由塞里那胖子全权负责了。”天痕怀中站直身体,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毅然

    转身向外面走去。

    “等等。”天痕下意识的唤住紫幻。

    紫幻回过头,“还有事么?”美眸中雾气闪现,看着高大英俊的天痕,她的心不禁有些激荡。

    天痕道:“的我们以后还能再见么?”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问。

    紫幻淡然一笑,道:“我不知道,如果有缘,或许我们还能再见吧。天痕,或许以后当我需要温暖的时候,我会来找你吧。”冰冷,

    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庞上,一道冷冷寒光从紫幻眼中闪过,她毅然转身而去。解决了生命的危机,她现在只有恨,对于那些残害她先辈之人

    的恨。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