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蓝蓝的绿叶

    光芒一闪,四道身影将天痕围在中央,除了风远还能还保持和善外,赤烟、夜欢和蓝蓝神色都有些不善。

    赤烟淡然道:“老大,跟我们回去听候发落吧。虽然你救了我们,但这却是原则问题。你救过我的命,如果本盟最后决定置你于死地

    ,我也绝不独活。但是现在你却必须跟我一起回去接受本盟监察所的审判。”

    夜欢点了点头,道:“天痕,没想到你竟然隐藏的这么深,拥有着邪恶的黑暗异能,是谁派你到圣盟来卧底的?虽然我们是队友,但

    是……”

    “不要再说了。”蓝蓝的声音有些颤抖,美眸注视着天痕,“你就是绿叶,对不对?虽然绿叶当时掩盖了自己的容貌了气息,但是,

    攻击时所产生的效果以及身上的气息却依然有着相似的地方,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你一直在看我的笑话,对不对?为什么要这样对

    我?”

    天痕看着蓝蓝,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天魔变所带起的黑暗气息是事实,也难怪几人会如此惊讶。

    绿色的光芒一闪,风远凭空挪移至天痕身旁,眼中流露出一丝毅然之色,道:“你们有没有良心,如果不是天痕老大出手,咱们谁能

    逃的过那地火蜥蜴王的攻击?老大就算有黑暗的气息又怎么样?他害过你们谁了?如果没有他出手相救。现在你们还能这样质问他么?如

    果你们要对付老大,就先过我这一关吧。我不管老大拥有什么能力,在我心中,他永远都是我的老大。”

    不管是其他几人惊讶的看着风远,就连天痕自己也没想到风远会这样护着自己,心中一阵温暖,抬手抓住风远的肩膀,微笑道:“好

    兄弟,谢谢你能理解我。但事情却不向你们想象的那样。我并不是什么黑暗实力派到圣盟的卧底的。从始至终,我都是圣盟的成员。赤烟

    、夜欢姐,我们始终都是队友,这一点不会改变。”

    赤烟一楞,皱眉道:“这不可能。本盟怎么会允许拥有黑暗异能的人在呢?”

    天痕轻叹一声,目光转向蓝蓝,道:“对不起,蓝蓝,我并不是故意要瞒着你。更不是想看你什么笑话。你说的不错,当初那个绿叶

    就是我。赤烟已经替我解释了。我是双系异能者,同时用黑暗与空间两种能力,由于身具黑暗异能,我又怎么能随便在你面前表露呢?如

    果那时你知道了我真正的能力,还会或我做朋友么?现在却不一样了,不久前,摩尔老师将我拥有两种异能地事告诉了光明大长老,大长

    老心怀宽广,不但没有计较,反而允许我成为本盟圣子。这一点你们随时可以查证。几位太上长老也是知道的,况且,刚才我用的能力你

    们也看到了,如果心怀不轨,你们能拦的住我么?蓝蓝,在得到了大长老他们的谅解后,我一直都想将自己曾经是绿叶的事告诉你,但却

    怎么也无法说出口。对不起。”

    蓝蓝的心在颤抖着,突然得知的秘密一知道令她无所适从,天痕与绿叶竟然是一个人,而自己却刚刚认定了喜欢的对象,以后,该如

    何面对他?她的心好乱,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出,哽咽说不出话来。

    听了天痕的解释,再回想着以往的种种,夜欢首先释然了,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天痕我相信你。至少,你从来都没有做过危害咱

    们圣盟的事。”

    赤烟犹豫了,道:“这件事必须经过查证,天痕,咱们还是先运输舰吧,搞清了这件事之后,我们再继续执行任务。”

    天痕通过自己手上新得不久的生物电脑联系上运输舰的主控电脑,带领着其他四人腾空而起,在火云星大气层内等待着运输舰的到来

    ,重新返回到舰上,几人第一件就是洗澡,舒服的洗去身上的污垢与汗渍后,天痕换上一身普通的衣服。他没有到控制室是,而是独自一

    人来到了运输舰休息月的房间中,房间不大,只有十平米左右,简单单人床和养生仓占据了大部分面积。

    平躺在床上,天痕的心点点安定下来,大家都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能力也好,省得自己还要瞒得那么辛苦,以后也可以在大家面前使用

    黑暗异能了。之所以选择会休息室,他是给赤烟等人以时间,令他们去证明自己所说的一切,看来,阵营不同,足以影响到信任,除了风

    远以为,就算是蓝蓝,在得知自己拥有黑暗能力后,也一定怀疑过什么,黑暗真的就那么不堪么?不,总有一天,我要让黑暗势力成为像

    圣盟一样正大光明的存在。

    敲门声响起,“老大,你在里面吧,我能进来么?”是风远来了。

    “小风,进来吧,门没锁天痕淡淡的回答着。门开,风远走了进来,神色中带着几丝笑意,“老大,你瞒的小弟好苦啊!难道你还不

    相信我么?”一边说着,他坐到天痕的床上,舒服的靠在一旁的墙壁上。

    天痕叹息道:“不是不相信你。只要是我的朋友,我都会无条件的信任,只是,我不想给你带来麻烦而已。那时,我并不知道圣盟对

    待我这样拥有黑暗系异能的人是什么态度,一旦发生什么事,如果你早知道我拥有黑暗能力,一定会被连累的,你能有现在的成就付出了

    多少努力你自己最清楚,我是你的好兄弟,又怎么能让你以前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呢?你明白么?”

    风远微笑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大哥,虽然咱们两个年纪差的并不多。但从当初离开中霆星一直到现在,你始终都照顾着我,

    是你给了我拜摩尔掌控者为师的机会,是你让我踏入了异能的大门,是你帮助我拥有了风神豹这样强大的圣兽,是你,让我有了家的感觉。”说到这里,他的眼圈红了起来,“不只是想告诉你,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哥,我不过孤家寡人一个,怕什么连累呢?我们是兄弟啊!”

    天痕坐了起来,看着风远眼中坚定的光芒,看着他眼眸内蕴涵的泪水,心情一阵激荡,“好兄弟,我明白,我都明白。”

    风远摸掉眼中的泪水,“不论你是在圣盟,还是在黑暗势力中。我都会在你身旁。反正,我这条命也不值钱。嘿嘿。”

    “不值钱么?那要看对谁了,对我而言,你的生命并不比我自己的差什么,他们呢?已经查清楚我说的了吧?”天痕问道。

    风远耸了耸肩,“赤烟和夜欢姐都不好意思来见你,让我向你替他们说声对不起,说什么不应该怀疑你,哼,真到有了问题时才能看

    清楚一个的真面目。”

    天痕摇了摇头,道:“这不能怪他们,他们并没有错,如果我只拥有一种能力,突然发现他们中有黑暗异能的人,也会产生警惕的。

    他们有原则也并不是坏事。”

    风远道:“我明白,我没有怪他们,只是有些不满而已。明明是你救了大家,他们还要怀疑你。真不知道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哦,

    对了,蓝蓝回来以后,也回了房间,再没出来过,连夜欢姐将调查结果告诉她,她都没有开门。老大,你是不是去看看她。怎么说,人们

    也暗恋你好几年了。真没想到你就是绿叶,刚才一听你承认,连我都吓了一跳呢。老大,你真是强啊!这么多你孩子喜欢你。”

    从床上跳下,天痕在风远头上轻敲,道:你呀,总是油嘴滑舌,其实你的条件一点都不比我差,怎么会没人喜欢呢?你就在这里休息

    休息吧,我去看看蓝蓝,是该向她解释清楚了。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我不希望她心中产生什么隔阂。“

    风远低声:“老大,不行你就把蓝蓝收下吧,凭你那七十二般软功,一定能把她哄的夫服服帖帖的。对付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征服她

    的心。”

    天痕没好气的笑骂道:“你才有什么七十二般功。让蓝蓝听见,小心她收拾你吧,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去看看蓝蓝。”说

    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走到蓝蓝的房间门口,天痕犹豫了半天,他倒不是怕见到蓝蓝,只是不知道见面时较说些什么。但既然已经来了,自己还是进去吧,

    临阵退缩,可不是自己的性格。轻轻的敲了敲门,道:“蓝拉,是我,你睡了么?”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蓝蓝平淡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

    天痕轻叹一声,道:“我们一直是朋友,彼此都将对方当成最好的朋友看待,有什么事不能说清楚呢?”

    蓝蓝微怒道:“现在全天下都知道我喜欢的是绿叶,而你却一直在我身边,你让我怎么却面对其他人?怎么去面对我妈妈和外公,你

    还说不是故意瞒我的,我在你面前多次表示对绿叶的好感,你却始终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不就是诚心要看我笑话而?我知道你有了百合

    ,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你走,你走,我不要再见到你。”“说到最后,她的话语中已经带出了几分哭音。

    听了蓝蓝的话,天痕反而心中一喜,他明白,蓝蓝并没有生自己的气,只是因为女孩子的羞涩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解铃还需系铃

    人,看来,想化解蓝蓝心中的隔阂,必须要自己动手了。精神力迅速向房间内探去,如同眼睛一般把握了其中的位置,光芒一闪,天痕以

    移形幻影之法“穿墙”而入,悄悄的进入了房间之中。

    轻巧的身体落在无声,他一眼看到趴在床上的蓝蓝正微微的抽泣着。飘身落在蓝蓝身旁,天痕没有动,静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少

    女。

    或许是因为没有再听到们外天痕的声音,蓝的抽泣声渐支止,喃喃低语道:“这个混蛋,难道就这么走了。也不安慰安慰我。”一宾

    说着,她缓缓翻过身,当她看到立于床前,一脸微笑的天痕时,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尖叫声险些刺破了天痕的耳膜。

    天痕苦着脸捂住自己的耳朵,“哇,蓝蓝,你不用这么大声吧,幸好这房间隔音还不错,否则被其他人听到了,还以为我强奸你呢?”

    蓝蓝的俏脸上梨花带雨,身上散发着刚洗过澡过少女特有的体香,蓝色的长发蓬松显得有些散乱,看上去异常诱人。“你,这让你进

    来的。你就是诚心看我出丑是不是。”左手一拍床,身体漂浮而起,一掌在天痕胸口处打来,蓝色的光芒瞬间弥漫,眨眼间笼罩了天痕的

    身体。

    天痕没躲,一层冰晶凝结在他身体周围,他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一具冰雕一般。

    蓝蓝楞了一下,惊呼出声,由于在羞愤之中,她刚才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几分力,此时看到天痕身体僵硬的呆立在那里,顿时联想到他

    先前因为与地火蜥蜴王搏斗后的虚弱,赶忙双手按住天痕的胸口,将自己的能力收了回来。寒冷消失,天痕全身一软,滑倒在蓝蓝怀中,

    脸色看上去异常苍白,似乎已经昏了过去。

    蓝蓝心中大急,赶忙将天痕拉到床上,拍拍他的脸,“天痕,天痕,你个笨蛋,你为什么不躲?”

    没反应,天痕依旧保持着原状。蓝滥用手按在天痕胸口上,发现他的气息很微弱,似乎生命正逐渐离体而去似的,较集中也顾不上其

    他了,深吸口气,低下头,吻住天痕的嘴唇,将氧气与自己的宇宙气同时渡入天痕体内,温暖着他的身体。

    天痕真的晕了么?当然没有,他的宇宙气已经强大到第十阶段,完全可以对自己的身体控制自如,蓝蓝那一掌也根本没有什么力,他

    只是就势装作而已,这样,至少能够化解一些尴尬。

    但当蓝蓝毅然吻上了自己的唇时,天痕才不禁后悔起来,于是,那有些冰冷的唇带着纯净的芳香,很快就令天痕并不坚强的意志渐渐

    的消失了,对于蓝蓝,他本来就有几分愧疚,此时在蓝蓝不断的渡气中,天痕下意识的反吻住她,搂住蓝蓝的娇气,将她紧紧的收入自己

    的怀中。蓝蓝吻上天痕时神志也有些迷糊地这是她的初吻啊!在迷失中,并没有注意到天痕的动作,两人就这么彼此深吻着,谁也不舍得

    破坏这短时间的甜蜜。

    胸中的氧气越来越稀薄。蓝蓝不禁睁开了双眼,恰巧天痕也在此时睁开,两人彼此侧卧对视着,四唇依旧相连。蓝蓝想去推天痕,但

    想起先前自己打了他一掌,眼神顿时软化了,转过身背对天痕,低声道:“你,你好了么?”

    “好,好的不能在好了。”天痕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当刚才那一吻,似乎是灵魂的接触一般。回想起自己与蓝蓝从

    认识到现在的几年,自己由对她的朦胧认识到厌恶,再经过魔幻星上的几年由厌恶逐渐而转变成好感,蓝蓝那明亮的大眼睛,始终都停留

    在自己心中。这一刻,天痕突然想开了,感情本身就是两相情愿的事,既然自己对蓝蓝有情,又何必去伤害她呢?或许,是自己太不够开

    放了吧。

    长臂轻舒,天痕从后面搂住了蓝蓝的纤细的腰肢,令她融入自怀中,两人身体紧贴,低下头,轻嗅着蓝蓝发间的清香,天痕的心静了。

    蓝蓝的娇躯有些颤抖,但天痕温暖的怀抱实在太舒适了,她明知道自己应该挣脱,但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天痕,你,你干什么?”

    天痕温柔的在蓝蓝耳边道:“不要叫我天痕,叫我绿叶吧。我是那个你喜欢着的绿叶,蓝蓝,其实,在我心中始终有你,更不想伤害

    你,你只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蓝蓝全身一震,咬了咬下唇,道:“那百合怎么办?难不成,你还想同时要我们两个么?”

    天痕苦笑道:“我不知道。我只能说,天痕是百合的。而绿叶是蓝蓝的,这个解释可以么?”

    蓝蓝转过身,面对着天痕,眼中闪烁着泪光,“不,我不要绿叶,我只要天痕,在你今天舍命飞回来救我的时候,我才明白了自己的

    心,绿叶只是我的梦,女孩子都会憧憬的梦,其实,我心里喜欢的是天痕,并不是虚无缥缈的绿叶。”

    天痕心中一阵冲动,紧搂住蓝蓝。凝望着她那充满柔情的眼眸,深深的吻住了她唇间的芳香。蓝蓝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她从来没和

    一个男人如此亲热过,她的心在颤抖,长长的睫毛缓缓闭合,在自己深爱的男子怀中,她是如此的满足。

    天痕并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紧搂着蓝蓝,吻着她,这一吻名没有包含任何淫靡的色彩,只是纯纯的爱,抒发着心中情感。

    良久,唇分,蓝蓝伏入天痕怀中,低声呢喃着,“你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么?难道,你真的想同时要我和百合?”

    天痕轻叹一声,道:“如果是一年前,你问我这个问题,我的答案绝对是否定的,那时,我一直都认为,感情影响是独占的。我要进

    自己全部的爱都给百合。永远只爱她一个。但一年过去了,带我身上发生了许多事,不但是异能,还有许多感情上的纠葛。摩尔老师曾经

    对我说过,在感情面前,有的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到了一定程度,抉择权根本不在我手上。你知道,我爱百合,而我也不愿意伤害你,只

    是我对你的爱一直因为你的身份和你心里所想而深埋心底,现在我该怎么做呢?让我抛弃你们其中之一与另外一人结合么?不,我做不到

    ,因为我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一人,况且,在我心中的责任还不止你们两个,刚才,在我进入你房间的时候就已经想清楚了,奥么就是都到

    ,要么就都不要,只是这两种选择,才不会让我伤害到你们谁。”

    蓝蓝一楞,“这么说,你还有别人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大多数时间都是和我在一起的啊!全要?或者全不要。真亏你想的出来。”

    天痕心道:你不知道的多了,但罗迦和紫幻的事还是暂时先不说的好。叹一声,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光明大长老对我寄予厚望

    ,我不能因为感情的事而影响了正事。对于我们来说,年龄根本不是界限,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们还做朋友好么?一切等以后再说吧。”

    蓝蓝哼了一声,道:“你讨厌,你混蛋,我不管,反正我早就说过,非绿叶不嫁,你就是绿叶,百合的事我可以不计较,只要你有本

    事说服我外公和我妈就行,算是便宜你了。”

    听蓝蓝这么一说,天痕的心顿时活络起来,“你,你真的愿意同百合在一起么?”

    蓝蓝俏脸一红,“我什么都没说。”

    天痕抱着蓝蓝飞身而起,在空中转了一圈,兴奋的道:“蓝蓝,谢谢你,谢谢你。”

    蓝蓝靠在天痕怀中,道:“谢我什么,我们以后的未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如果一切都能平静的度过,我还没变心的话,或许吧……”

    天痕恶狠狠的道:“你都已经答应我了,还想变心么?”

    蓝蓝扑哧一笑,道:“追我的人可很多哦。其中不乏身份显赫实力强大的,你要想坐稳我男朋友的位置,可要努力了。”

    天痕用力在蓝蓝嫩滑的俏脸上吻了一下,道:“我看谁敢打你的主意,别忘记,我可是有另一个身份的,谁敢招惹你,我就打断他的

    腿。我才不会在乎什么正义和邪恶。”

    蓝蓝搂着天痕的脖子,道:“你怎么那么霸道?”

    天痕双目灼灼的盯视着她,道:“我就是要霸道,既然有了你和百合,再也不会被世俗的牢笼所限制,你是我的人,要不,咱们生米

    煮成熟饭吧。反正你当年也已经强奸过我一次。”说着,他不怀好意的向蓝蓝那天鹅般的修长脖子处吻去。

    “我!你坏,讨厌啦。”蓝蓝从天痕怀中挣脱出来。在刚才那一刻,其实蓝蓝是经过仔细思考才答应天痕愿意与百合同时嫁给天痕的

    ,因为蓝蓝很明白,以自己的条件和身份,想找到一个合适的丈夫太难了,从小到大,接触的男人虽然不多,但其中却不乏优秀者。可他

    们同现在的天痕比起来却远远逊色。先不说蓝蓝与天痕培养出的浓厚感情,单是天痕的自身条件已经足以让蓝蓝满意。他用拥有的实力,

    都是靠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提升上来了,他有着奋斗的精神,现在更得到了圣盟高层欣赏,成为圣盟领导者的继承人,虽然与其他人同

    时分享天痕的感情令蓝蓝感到有些委屈,但她很快就释怀了,毕竟,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同,强大者多有几个妻子只能证明他的实力。以天

    痕现在的情况,如果自己坚持他必须抛弃别人,那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将他赶离自己身边。所以,经过短时间的考虑,蓝蓝作出了最正确的

    决定。同天痕一样,正视了自己的感情后,蓝蓝心中一直纠缠的困扰完全消失了。

    激吻之后,天痕看着蓝蓝,眼中流露一丝温柔,“咱们出去吧,运输舰能源有限,先想办法完成了任务,好尽快返回地球。”

    蓝蓝柔顺的点了点头,道:“其实办法还不简单么?以你先前对抗蜥蜴王时展现的力量要想杀几只普通的地火蜥蜴太简单了。对了,

    你看究竟是什么力量,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强大?我曾经见过外公展现自己的力量,似乎也就是你当时的那种程度而已,难道,你已经拥

    有了审判者的力量么?”

    天痕微微一笑,道:“从某些角度来看,确实是的,我身体变成紫色时所施展的能力是天魔变,为什么会拥有这种力量到现在我都没

    弄明白,那是一种变异后的力量。结合了空间、黑暗两种异能与宇宙气相结合,在三种能量融合的作用下,就可以让我的能力短时间增强

    到原本的数倍,也就是你所肯定的能力,以我现在的情况,进行天魔变之后,确实可以达到审判者的境界,只不过,实力增强后,由于变

    异是提取我自身潜力而来,所以不能坚持太长的时间,大约只有十分钟左右吧。”

    蓝蓝有些羡慕的道:“那也已经足够了啊!当初,你不就是凭借着这种能力打败奈落比尔么?不过,那时你隐藏的真好,就连我外公

    都没有看出你拥有黑暗异能。”

    一边说着,两人从床上起身,蓝蓝温柔的帮天痕整理哈衣服,娇羞多再次伏入他怀中。

    天痕心中一阵温馨,搂进蓝蓝的娇躯,微笑道:“看来我妈还真是有先见之明,你终于还是成了我的人。”

    蓝蓝轻捶天痕道:“你想的美,谁是你的人了,什么时候我外公同意了咱们的事,你才能这么说。”

    天痕苦笑道:“如果没有百合,我有十足的把握你外公能够同意,至于现在么,却不能着急,这次回去后,我要独自完成一个任务,

    任务后,我想,光明大长老一定会帮我的。”他没有明说,但心中却早已打算好,只有自己成为光明大长老真正的继承者时才会去向罗丝

    菲尔审判者提亲,那时,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娶蓝蓝为妻,毕竟,在他对于了罗丝菲尔的认识中,强大的势力才是说话的底蕴。

    出了房间,两人直接向控制室走去,经过身份验证后,他们来到运输舰的中枢部位,一进门,天痕就看到风远、赤烟和夜欢三人正坐

    在那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天痕主动向他们打招呼,“怎么样?想到对付地火蜥蜴的方法了么?”

    赤烟脸色微变,站起身,道:“老大,我……”

    天痕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淡然道:“你们没有错,我也没有错,之前发生了一切就当从来都不存在吧,我们依旧是好兄弟,只要

    你还认我这个老大,就足够了。”

    赤烟叹息一声,苦笑道:“是啊,我们又能说的上谁对谁错呢?”

    夜欢微笑道:“老大,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保守密密的,光明大长老吩咐我们,你的事将是圣盟最高机密,绝不能轻易泄露。现

    在咱们该怎么办?既然你仆役使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我想,地火蜥蜴该不是什么问题了吧。”

    天痕眼中寒光一闪,道:“普通的地火蜥蜴确实不算什么,但是,我想再去斗斗那地火蜥蜴王,从之前与它的战斗来看,如果我能有

    一柄不会因为压缩能量而破损的武器,我有很大把握能够破开它最外面的防御,只要破坏了它脑部的中枢神经,我就不新杀不了它。”面

    对强者,天痕心中早已升起了挑战之心,地火蜥蜴王,是他准备迈过的目标,既然做,就要做到最好,即使强大的如果地火蜥蜴王也不能

    阻止他心中的执念。

    “不,不行,我不让你去。”蓝蓝有些焦急的看着天痕,拉着他的衣袖,仿佛唯恐他跑了似的。

    天痕微微一笑,道:“你不相信我的实力么?”

    蓝蓝摇头道:“不是不相信你的实力,可是,那地火蜥蜴王实在太强大了,谁又知道它还有什么其他的能力没有展现呢?如果你出了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