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再临飞鸟星

    时间虽然长了些,天痕心中却依然兴奋,彼得是什么人?在他的带领下,圣盟研究所都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制造出来,那是什么概念?

    彼得所长,那就多谢您了,到时,我们提前些时间来这里听您的指导吧。“

    彼得道:“可惜啊!我看的出来你小子是个喜欢钻研的人,要是我早遇上你,一定让你当我的弟子。”

    “老师,您又想收谁当弟子特?”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从地火蜥蜴王的巨大尸体一边转出一个人,看到她,天痕顿时脸色一僵,因

    为,来的正是紫幻,同以前相比,紫幻看上去变化很大,脸上的冰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俏脸上淡淡的微笑。紫幻本就极美,冰冷消

    失后,更增添了几分柔媚,看上去极为动人。天痕看到的她,她也看到了天痕,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几步走到彼得身旁

    ,“老师,原来是有贵客到来啊!天痕、蓝蓝,你们好,听说你们去执行任务了。”

    自从上次天痕与紫幻结下合体之缘后,他就一直没见过紫幻,此时的紫幻,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不禁令他有些不适应,“你好紫幻。”

    蓝蓝惊讶的看着紫幻,再看看一旁的塞里,她实在不明白,原本的冰霜美女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

    紫幻微微一笑,道:“你们不用疑惑了,我的冰体已破,现在,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朋

    友。”

    天痕自己也不知道对紫幻是什么感觉,从感情上讲。两人并没有发生过什么纠葛,但偏偏天痕却得到了紫幻的第一次,虽然说那是为

    了救她,为了化解她体内的冰毒,但责任感极强的天痕,心中始终对紫幻有些愧疚的感觉,微微颔首,道:“我们不已经是朋友了么?”

    彼得道:“你们年轻人聊聊吧,紫幻、塞里,待会儿你们负责送他们出去。我要继续研究这大家伙了。”

    看着快步走向地火蜥蜴王尸体的彼得,紫幻微笑道:“你们别介意。老师就是这样的,在他心中,研究永远多斗争占据着最高的地位。”

    天痕想问问紫幻最近的情况,但爱与蓝蓝在身旁,他也没有问出口,紫幻的目光在看到他时,总会多了一些什么,但是,却并没有过

    多的表示。一夜情缘。将两个原本并不熟悉的人连在一起,面对对方,他们都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

    天痕和蓝蓝离开了研究所,紫幻只送他们到第三层的电梯处就回去了,一上电梯,蓝蓝就迫不急待地向塞里问道:“那个紫幻是怎么

    了?变化也太大了吧。”由冰冷变温柔的紫幻,在容光上丝毫不逊色于她。

    塞里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那是秘密,恐怕只有彼得老师和紫幻自己知道,他们不说,我也不清楚。不过,自从当初你们来这里

    集训后不久,紫幻就进入了闭关状态。后来,她花费在研究上的时间明显说少数了许多,有一天,还突然跟我,以后所长的位置就让给我

    了,她再也不会和我争,只是希望能和我成为朋友。一位美女如此要求,我自然不会拒绝了。这段时间以来,原本的冰山不见的。她和研

    究所中每一名特级研究员的关系都改善了许多,美女的威力比是大的,就算以前曾经记恨她的人,也都在她的微笑中淡忘了以前的事。我

    总有种感觉,或许,不久之后她就会离开研究所,虽然彼得老师没说过,但从紫幻最近神神秘秘的行动看,我的猜测有八成没错。”

    天痕皱了皱眉,“闭关?难道她在修炼自己的异能么?紫幻的能力应该是冰吧。”

    塞里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身旁少了一座冰山总是好事,但没人和我斗了也并不舒服,只有把精力都放在药物研究上了。”

    音速电梯带着他们重新回到了天平球,塞里返回到研究所继续做研究,天痕和蓝蓝向光明和罗丝菲尔汇报了他们此行的经过。在光明

    大长老的安排下,他们同风远、夜欢、赤烟三人并没有多做耽搁,一个星期后,当确认天痕的身体完全恢复后,在罗丝菲尔亲自护送下,

    悄悄的送他们离开了地球,本来罗丝菲尔还派遣蓝鲸小队跟随着他们,却被天痕拒绝了,理由很简单,他们要依靠自己的力量。

    天痕五人看着罗丝菲尔的座驾高飞而起,转眼间消失,他们心中都不禁升起解放般的感觉。除了天根以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来到飞

    鸟星,蓝蓝舒展着自己的娇躯,道:“这回可以放松一下了。天痕,咱们到什么地方去。”除了天痕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来飞鸟星要做

    什么。

    天痕微微一笑,道:“就去队长那里吧,你们还记得洛严队长么?他现在就是飞鸟星地掌控者,咱们就去他那里度假好了。这段时间

    大家也好放松放松,光明大长老给咱们一年的假期,一年后,再返回地球,不过虽然是骨架,大家也不要放松修炼,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

    ,上次我们被袭击的事你们应该还记得,虽然这里属于若西家族的地盘,但也未必就安全,要时刻保持警惕,尽量不要分开,以免被逐个

    击破。

    五人都穿上了普通的休闲服装,穿着运动衣,没有了制服的死板,令他们看上去朝气蓬勃。天痕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由于他的衣

    服费的最多,离开圣盟时,光明特意关照,给他准备了许多件适合不同场合的衣服,反正他的空间袋容量极大,此时,天痕的右手上带了

    一只手套。红色的手掌太引人注目,有了手套,自然就要好的多了。黑色的长发搭在肩膀上,英俊的面容流露着淡淡的微笑,或许是拥有

    两种不同属性异能的原因,天痕虽然穿着随意,身上却隐隐散发着淡淡的威严。

    蓝蓝依旧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蓝色衣服,合体的纯棉运动服穿在她身上丝毫无法阻挡她那股空股幽兰般的灵气,反而更增添了几分活泼。始终跟在天痕身旁,或许是因为感情有了依赖,天下的她比以前地笑容更多了,众人知道天痕与蓝蓝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但碍于两人的面子,谁也没有点破,只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为了不因为衣服颜色而引起别人的注意,夜欢、风远都没有穿同自己异能颜

    色一样的运动服,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白色,在天痕的要求下,几人将气息完全内敛,虽然俊男美女依旧容易引人注目,但不熟悉他们

    的人很难看出他们真正的不凡之处。

    走出运输站,风远向天痕道:“老大,这飞鸟星有什么好玩儿的么?我可是有点等不及了。这几年以来,一直都没有放松一下的机会。哦,你给干妈他们打电话了么?你和答应过他们,一个月最少联络他们一次。”

    天痕微笑道:“现在才想起你干爸干妈啊!等你说,黄花菜得凉了。我早已经打过了。他们挺好的,你放心吧。我爸说,过几天他们

    可能要搬到一个新的地方住,也在宁定城中。说起来,那个以百合为信仰的圣女教成立地公司还真是很有发展潜力,短短几年时间,在中

    霆星的影响极快增大。现在整个宁听城的商业几乎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中,不过,据说开垦了一片环境不错的地方建造了别墅区,我父母就

    要搬到那里。”

    蓝蓝轻叹一声,道:“虽然我没见过百合是如何教导那些贫民的,但能想的到,打一定是用自己善良的本性和渊博的知识感化他们。

    也难怪他们会以百合为信仰了。在这一点上,我永远也比不上百合,我可没有她那种精神,我是自私的。”

    天痕微微一笑,道:“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都有不同的选择,在我心中,你和百合同样重要,她在追求自己的理想,而你能陪伴着我

    啊!”

    “那我呢?大哥你不是把我忘记了吧一个带着几分怪异的女声响起,众人心中一凛,同时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运输站外,不

    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靠了十辆一模一样的高级豪华翔车,全都是黑色的,数十名全身黑色制服的大汉站在翔车旁,最前面是一名蓝发少女

    ,比蓝蓝稍微矮一点,但丰满程度犹有过之。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正看着天痕。

    天痕心头微震,“罗迦,你怎么来了?”来的正是罗迦,此时的她,身上已经没有当初刚吸收了血红之星诅咒能量后那种邪异的样子

    ,同以前一样,依旧是美女娇憨的少女,在她身旁跟着四名老者,此时也都穿上了笔挺的制服,他们的容貌虽然天痕记忆并不深刻,但是

    ,他们身上隐隐散发的气息却令天痕清晰的辨认出,他们就是当初曾经测试过自己的黑暗祭祀超越极限四大长老。

    罗迦走到天痕身前,看了他身旁的蓝蓝一眼,道:“是不是很奇怪我是如何知道你们行踪的。是你们圣盟光明长老通知我的。我们若

    西家族一向同圣关系不错,光明长老拜托我照顾你们呢,你来了,我怎么能不迎接呢?”

    从罗迦的表情中天痕看不出一丝异样,仿佛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但是,罗迦毕竟是天痕第一个女人,他永远也忘不了当

    时的情形,轻叹一声,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蓝蓝,水系掌控者,这是风远,风系操纵者,……”天痕介绍完蓝蓝四人后,

    转而介绍罗迦,“这是罗迦,我的好朋友,她是若西家族新任不久的族长。”

    虽然蓝蓝四人已经隐隐猜到罗迦的身份不简单,但却怎么也没向奥,面前这美丽的少女竟然是四大家族之一,神秘若西家族的族长,

    要知道,作为若西家族的领导人,她手中掌握的势力是非常庞大的,单是那一个神级舰艇编队就让任何人小看不得。

    蓝蓝有些疑惑的看着天痕,暗暗猜想着他和罗迦之间的关系,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疑惑的光芒。

    罗迦大方的道:“你们好,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欢迎你们来到飞鸟星,请让我来款待你们吧。”

    蓝蓝微微一笑,道:“你好,罗迦族长,没想到四大家族之一的族长竟然这么年轻,以前倒是没听天痕提起过。”

    罗迦微笑道:的蓝蓝姐姐真漂亮,要说起来,天痕大哥曾经救过我的命,那时我到中霆星去办点事,如果不是他,恐怕我就回不来了。“

    女人最喜欢的就是别人称赞自己的容貌,看着罗迦娇俏可人的样子,蓝蓝心中那一丝绸芥蒂渐渐的淡化了,微笑道:“族长也很漂亮

    啊!”

    风远从蓝蓝背后探出头来,目光闪烁着看着罗迦,嘿嘿笑道:“罗迦族长,不知道你结婚了没有?”

    罗迦一愣,看了天痕一眼,道:“为什么这么问?”

    风远道“虽然有些冒昧了,但我只是想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族长你可千万别误会。”

    天痕没好气的敲了风远的头一下,“你少说几句,咱们圣盟的脸都让你丢尽了。罗迦,我们还是不跟你去若西家族了,到了飞鸟星,

    我们还是要先到这里的掌控者那里安顿下来,改天再登门拜访吧。”

    罗迦楚楚可怜的道:“大哥,你不是故意躲着我吧,罗迦家那么让你讨厌么?”她身上的气息突然发生了变化,强烈的诱惑竟然连天

    痕都险些把持不住。天痕分享了罗迦灵魂中的一些东西,虽然不像梅美丝灵魂奉献那样联系密切,但心与心之间碰撞却非常敏感。趁着自

    己还没有完全迷失之前,天痕赶忙道:“这是圣盟的规定,罗迦,你先回去吧,过几天我一定去看你。”一边说着,他的目光转向超越极

    限四大长老,向他们点了点头。超越极限四大长老的神情非常恭敬,依旧站在罗迦身后,就像她的仆人一般一言不发。

    罗迦无奈的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不过,你也不能让我白跑一趟吧。我们这现成的翔车,就送你们过去吧。洛严掌控者那里我

    还认识。”她的身份作那儿摆着,天痕也不好再拒绝,一行五人跟随着秣迦和黑暗祭祀四大长老蹬上了前面最大的翔车。

    车门关闭,翔车内陷入一片寂静之声,天痕心底突然响起了罗迦的声音,“大哥,你不要这么拘束好不好,难道你还恨我么?”

    突然在自己内心深处听到的话语,天痕不禁吓了一跳,有些骇然的向罗迦看去,罗迦向他报以一丝狡慧的微笑,心底的声音再次响起

    ,“有什么好奇怪的么?别忘记,我的身份是灵魂祭祀哦。何况,我们经过那次后,心与心早已经相连,你试着用精神力去感受与我之间

    的精神波动,自己就能与我联系了。”对于灵魂的口头,还有谁能比黑暗祭祀一买的领袖更加清楚呢?

    天痕心中一动,目光故意转向一旁不看罗迦,精神力外放,感受着她身边的精神波动。果然如罗迦所说,他们的精神力似乎能够产生

    一种奇异的共振。天痕试探着将自己的想法通过精神力传递过去,“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不过,上次的事确实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罗迦眼中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在心中道:“大哥,我知道那是我不对。但你也要理解我啊!如果没有血红之星中的能量帮助,我还

    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够得到灵魂祭祀的知道的力量特,你放心好了,那件事永远只会留在我们彼此心底,我还是你的妹妹,不会让你为

    难的。”

    天痕没有回答,他真的还能将罗迦当做妹妹看待么?这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刚想再说什么,他们之间通过精神力的交谈却被风远打

    断了,风远向罗迦问道:“罗迦族长,你们这飞鸟星上有什么好玩儿地地方而?我们这回是来度假的,我想,你应该对这里最熟悉了吧。”

    罗迦微微一笑,道:“好玩儿的地方倒是不多,飞鸟星是工业星球,所有可利用资源都被大量开采,虽然最近这些年已经开始注意绿

    化了。同那些旅游星球还是无法相比的。不过,在飞鸟城中有一条著名的购物街,你们有机会倒各异去看看,那里确实能找到些好东西。”

    夜欢忍不住道:购物街?是卖衣服的么?我已经有很久没有买过新衣服了。“购物果然是女人的话题。一说买东西,连蓝蓝都来了兴

    趣,插言道:“我也很久没有买过东西了,罗迦族长,购物街在什么地方?”

    罗迦道:“那条购物街名叫凤凰街,里面卖什么的都有,衣服自然不会少了。不过那里却是因为倒卖各种防身器具而出名的。一些有

    钱人经常会到那里去搜寻些高科技防身产品,你们都是强大的异能者,倒是用不上。到哪里,最主要的就是要小心小偷,尤其是买了东西

    后。”

    蓝蓝微笑道:“那到无所谓,有机会去看看就是了。至于小偷嘛,我倒不怕。”

    风远低道:“是啊!到时间,指不定谁偷谁呢。”

    翔车飞行的速度很快,闲聊中已经来到了圣盟在飞鸟星长的基地,也就是天痕上次来过那座别墅。

    十辆巨大的翔车引起了别墅中异腾者们的注意,十余名操纵者级别的异能者纷纷从别墅中飞了出来,当他们看到翔车上若西家族的标

    志时,眼中地敌意才消失了。罗迦亲自将天痕五人送下翔车,“天痕大哥,你过几天可一定要来找我哦,大家一起来吧,我请你们吃饭。”

    天痕向罗迦点了点头,在心中向她道:“力量的积蓄不能操之过急,血红之星中蕴涵的诅咒过于强大,你切可能轻易触之。”

    罗迦并没有回到天痕的话,向众人打过招呼后返回翔车。黑色的翔车在能量气息包裹下飞逝,天痕心中暗叹,看来,自己和罗迦之间

    已经有了一定的隔阂,有机会,还是应该同她好好谈谈。

    别墅中的异能者们大都见过天痕,一看到她,赶忙纷纷行礼,其中为首一名火系异能者走了过来,“天痕,你怎么有空来了。”

    天痕道:“总部放我们假,到飞鸟星来度假了,洛严大哥和嫂子在么?”

    这名火系异能者低笑一声,道:“他们都在,不过似乎又打架了,我们怕被牵连到,这不都在外面院子里活动,你来了,应该能缓和

    一些。”

    天痕失笑道:“他们珍惜一堆欢喜冤家,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看来,他们的精力实在有些太旺盛了。”

    刚一走进别墅,天痕就听到了肖诗的声音,“洛严,你个混蛋,有种你永远都别进我的房门。”咣当一声巨响,又不知道是什么家具

    倒霉了。

    天痕低笑道:“肖诗嫂子这脾气还是没变,洛严大哥有的受了,咱们别打搅他们,随便先坐坐吧。”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正在这时,洛严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你有完没完,女人还有三分土性,肖诗我不早就告诉你了,我和那魔女根本就什么关系都没

    有,你再逼我,我,我就……”他的嗓门明显没有肖诗大,在气势上先弱了三分。

    蓝蓝惊讶的看着天痕,“这是洛严队长么?他怎么好像很害怕似的。”

    天痕低声在蓝蓝耳边道:“妻管严啊!你别看洛严大哥外表粗矿,其实非常怕老婆,咱们等他们演完这一出再说吧。”

    肖诗的声音更高昂了了几分,“你什么体?你敢怎么着?有本事你滚,出去找你那魔女去。人家又漂亮还又温柔,你找她去,再也别

    回来。”

    听到这里,天痕心中一动,魔女?魔女是指的谁?难道那黑暗议会议长的女儿浮儿又来了么?“

    洛严的声音顿时软化了几分,“好老婆,你就给我留点面子吧,你想想,我是咱们圣盟的掌控着,怎么可能同黑暗势力中人发生关系

    呢?我前天去追她,只是想将她抓住啊!只是,她的能力比我只强不弱,我不敢跟的太近,一直跟着她到若西家族附近。就没了人影,我

    又找了一段时间。可谁想,反倒被她给反跟踪了,你怎么能相她的话呢?我发誓,我洛严发誓,一生只爱肖诗一人。……”

    “哼,你少跟我来这套,如果你们之间没有什么,那为什么每次你一追她至少就有一晚不回来,谁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好事。”

    洛严苦笑道:“完了,不是跳进银河也洗不清了。好,好,好,你不让我进房间,我去楼下睡沙发,沙发一样舒服的很,哼!”撂下

    “狠”话,洛严从楼上走了下来,刚一走到楼梯处,他就看到在大厅地沙发上坐着几个熟人,以天痕为首,每个人都强忍着笑。一看洛严

    下来,大家再也忍耐不住,不禁放声大笑起来。夫妻吵架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不过,除了天痕以外,其他几人都不知道,原来外表粗

    犷豪放的洛严竟然如此惧内,被老婆赶的连房门都进不了。洛严一看到众人,脸顿时变成了酱紫色,接连咳嗽了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你们怎么来了,外面那些小子们也不先汇报一声。”

    天痕走到洛严身前,笑道:“不能他们不想汇报,主要是怕被你们误伤啊!你这又怎么招惹大嫂了,听她的意思,似乎那个浮儿又出

    现了?”

    洛严苦笑着点了点头,道:“那鬼丫头真是我的克星,这回被她害死了,你也知道,我只是她对手,无意中发现她的行踪,只能悄悄

    的跟上去,看看她准备做些什么,可谁知道却跟丢了,被那丫头来了个反跟踪,她一直跟着我回到这里,突然出现,跟你大嫂说我强奸她。你也知道你大嫂那脾气,一点就着,这不,火山又爆发了,哎,我这张脸都丢尽了,你们愿意笑就笑吧。”

    风远走上前,正色道:“大哥,这不怪你,我能深刻的理解你,你是因为太爱嫂子了,所以才这么迁就她,我说的对吧。”

    洛严眼中流露出激动的光芒,一把拉住风远的手,道:“好兄弟,风远,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终于有人能理解我了。”

    风远低声道:“洛严大哥,坦白吧,你一个月有多少天要睡沙发?怪不得你们还没有小洛严,哎,我同情你……”

    洛严色僵,看着风原眼中不断扩大的笑意,这才明白自己被耍了,怒道:“好小子,我就说你怎么突然这么明白事理了,原来是黄鼠

    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找我收拾你,是不是。”火红色的光芒从洛严手中亮起,一掌就向风远拍去。风远怪叫一声,“啊!洛严大哥,我

    不是故意的清光一闪,风远一个加速退开了洛严的攻击范围,天痕拉住洛严的手,笑道:“大哥,别理他,他一向都这么口无遮拦的。”

    天痕用的是右手,并没有运动自己的异能,但当他的手抓上洛严手上的火光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火光一山而灭,竟然就那么凭空

    消失了,天痕只觉得手上一热,右臂似乎多了几分力量似的。洛严原本也只是吓风远一下,都是自己兄弟,他怎么可能真动手,但天痕这

    一抓却吓了他一跳,不禁怪异的看着天痕,“难道你又多了一种能力?”天痕的手套已经在火系能量中化为了灰烬,露出了通红的手掌。

    天痕甩掉手上的灰烬,微笑道:“这说来话长,待会儿我再跟你解释。用不用我替你劝劝嫂子。”

    “不用了。”洛严还没开口,肖诗就从楼上走了下来,听到下面的谈话声,她还怎么在房间中待的住,看着楼下大厅多了这么多人,

    肖诗脸不禁一红,道:“谁爱跟他计较,看在天痕的份上,这次就算了。”

    天痕微笑道:“我就知道嫂子最大度了,其实,以洛严大哥的脾气,根本不可能同那魔女有什么关系的。”洛严赶忙道:“就是嘛,

    小诗,你看,连天痕都这么说,你以后就不要再怀疑我了。”

    肖诗从楼上走下来,没好气的向洛严道:“还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些都是你们一起去魔幻星的朋友么?”

    洛严道:“除了这位红头发的兄弟以外,其他的都是,天痕你认识了,那说话招人讨厌的是风远,朋友的两位妹妹是水系的蓝蓝和土

    系的夜欢,他们可都是我们小队当初的佼佼者。差不多现在都有掌控着的能力了吧。这为大哥,还没请教?”

    洛严的目光落在赤烟身上。赤烟微微一笑,道:“你好,洛严,我叫赤烟。”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