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一百一十五章 奈落找回自我

    奈洛苦笑道:“忘记?我怎么可能忘记.要不是那件事,我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么?为了一时之气,我几科推动了自己拥有的一切.你也

    看到了,现在的我还像当初那个比尔少爷的样子么?这半年多的时间以来.我每天几乎都是在惊恐中度过的.现在的奈落,已经不是以前的奈落

    了,我没有过多的奢望,只是希望能够在这个地方过上平静的生活,我知道你和蓝蓝是好朋友,如果你看到她时,替我向她说场对不起吧.在这

    里居住的这段时间,我每天都会想很多事,想以前自己做过的事,连我自己都有些厌恶以前的自己了,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以前的

    我虽然嚣张,但却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现在,我只想过平静的日子,陪伴着小丝,你能成全我么?如果你执意要带我去见罗丝菲尔神判

    者,那我有一个请求,请不要连累到小丝,她是一个好女孩子,如果没有她,恐怕我早已死了.

    天痕眉头微皱,面前的奈落确实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他,话语中透露着真诚,精神没有丝毫波动,显然并不是编造出来的,天痕沉呤道

    L:奈落,我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据我所知,作为比尔家族的继承者,你们当代族长应该对你很疼爱吧,那件事虽然是因为你的原因而引起的,

    但真正侮辱了欧雅夫人的却是你叔叔二先生.如果我是比尔家族的族长,就算罗丝菲尔审判者问罪,也会将首恶二先生交出来保全你,但现在

    却正好相反,你却成为了被追捕的对象,我不明折为什么会这样.你知道么,当初欧雅夫人因为你曾阻止二先生,而让我不要杀你.

    奈洛比尔愣了一下,这个问题我到没有想过,当初.回到家族之后没多久,叔叔突然来找我.说事情败露了,怕爷爷责怪我,将我送出了家族

    所属星球,让我赶快去逃命.他说.他将承担起一切罪责.不久后,爷爷就发布了追缉今,在整个银河聪明范围内抓我,说是要将我交给罗丝非尔

    审判者处理,为了帮我逃脱.叔叔数次派人帮助我,他说,他一直在向爷爷苦苦哀求,等爷爷气消了再想办法接我回去.但是,通缉我的人却依旧

    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了,当我光到飞鸟星时,本以为在这若西家族的领地可以暂时安定下来,可谁知道还是被爷爷派出的手下围住.他们都

    是家族中的精英,人又多.我根本不是对手,虽然用了些计谋逃出来了,但却已经身受重伤,如果不是小丝救我,恐怕我早已经客死异乡了.

    不对.这里有问题.“天痕眼中光芒一闪,“奈洛,你爷爷是不是对你已经有了很深的不满?“

    奈洛比尔一楞,道:“没有啊!爷爷原来非常疼我,否则,我怎么会养成那种骄横之气,可这次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天痕大脑快速转动起来,仔细回想当初发生的一切,“奈落,如果你在比尔家族失势,利益最大地人会是谁?“

    奈落比尔皱眉道:“按顺位继承的话,我是第一继承人,然后是我叔叔,“脸色一变,他已经有些明白天痕地意思了,断然道:“不,绝不可能.

    叔叔从小就非常疼我,甚至比父亲对我还要好,他绝不会害我的.何况,如果他要害我,早就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了我,为什么还要帮我逃跑呢>?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如果你不是来抓我的,那你就走吧,我不希望有人打扰到我的生活.“

    天痕道:“难道你不想得回自己地东西了么?奈落,本来我很讨厌你这样的人,但上次你在最后关头帮欧雅夫人求情,却让我明白,你依旧是

    有人性的.但是,你的脑子还是太慢了,为了得到更大的权力,有地时候会不择手段.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被叔叔算计了.“

    奈洛比尔淡然道:“算计也好,不算计也罢,你走吧,我现在已经不想做回以前的奈落比尔了,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天痕微微一笑,道:“你自己不愿意去争,没有人会逼你.不过,有一个问题你想过没有,不论什么时候,你身上都流着比尔家族的血,你都是

    比尔家族的人.二先生这么算计你,就是为了取代你继承人的位置,一旦你爷爷死了,比尔家族落在那样的人手中,会怎么样?阴险,卑鄙,是不

    足以让家族发扬光大的,他只会带着比尔家族走向灭亡.我今天不会难为你,因为我想你的改变.送你一句话,人不怕犯错.只怕知错不改,以前

    地都已经过去了,如果,你还是个男人,你就应该去弥补以前所犯的错误,并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地责任.

    说完这句话,天痕转身向外走去,看到奈落的样子,他心中突然感到有点落寞,原本,在他心中奈落比尔是讨厌的不能再庞大的人了,但是,

    现在的他竟然有了如此巨大的改变.这是天痕从没想到过的.天痕是理智的,当初奈落虽然去掳蓝蓝,其实并没有给蓝蓝造成真正的伤害,说不

    上原谅,但是,天痕却愿意给奈落比尔一个机会,一个从新做人的机会.与奈落比尔想比,天痕更恨阴险卑鄙的二先生.

    走到前面的柜台,小丝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天痕,清秀的面庞上流露着怒意,似乎巴不得天痕赶紧似的.天痕微微一笑,道:“如果你想让奈洛

    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就应该支持他去做应该做的事,而不是窝在这里做一个只夫逃避的懦夫.“

    走出店铺大门,天痕抬头看了一眼蒙蒙的天空,他突然觉得心中很舒服,有的时候,放一个人比杀一个人难.而帮一个,比放一个人更要难

    的多.自己能够帮助奈落么?如果自己做到了,那么自己的心胸就足以承担一切,看来,光明大长老的选择是正确地.

    春风扑面,蓝蓝飞也似的扑到天痕身前.一看到天痕,立刻急切的道:“我听洛严大哥说你们见到奈落比尔了,那混蛋在那?我要杀了他.“天

    痕拉住蓝蓝的手,接过她手中几个装着衣服的提袋,低声将刚才自己与奈洛的谈话向她简练述说一遍.

    蓝蓝一楞.道:“你说的是真的么?像他那样的人居然会想过平静的日子?“

    天痕微微一笑,道:“我还会骗你不成?以前的奈洛确实曾带给你困扰,但现在他已经变了,相信我看人的眼光,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

    蓝蓝深吸口气,看着天痕的眼睛,说:“好,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放他一马,不过,那个二先生曾经侮辱过我妈妈.绝对不能放过哦.“

    天痕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当然.还债的时候已经不远,伯母所受的侮辱,我一定让那二先生百倍偿还.

    蓝蓝眉头舒展,搂住天痕的手臂,微笑道:“有你在身边的感觉真好.等这次度假结束后,咱们就摸上比尔家族,嘻嘻.“

    “蓝蓝,好久不见.“蓬头垢面地奈洛比尔从店铺中走了出来,看着蓝蓝,他的表情很平静.

    虽然蓝蓝已经答应天痕不再贫穷奈洛,但一看到他出现,还是不禁柳眉倒竖,冷声道:“奈洛,以后最好不要让我见到你.“

    奈洛比尔走到天痕和蓝蓝面前,深吸口气,道:“天痕,谢谢你点醒了我,你说地对,我必须要担负起自己的责任.蓝蓝,以前的一切我还,我

    们之间的一切,就一笔勾消吧.“一边说问及此事,他右手突然亮起青光,翻手向自己的左肩拍去.

    天痕闪电般抓住奈洛比尔蓄势一掌,但奈洛决心极强,依旧扫到了自己地肩膀,血光迸现,虽然骨头并没有碎,但却扫掉了一大块皮肉.

    “奈洛.“小丝从店铺中冲了出来,紧紧的抓住奈洛比尔的手.

    奈洛的脸色多了几分苍白,柔声道:“放心,我没事.这是我欠人家的.“目光转向蓝蓝,恳切的道:“你能原谅我么?“

    蓝蓝看看天痕,再看看奈洛比尔,手中蓝光一闪,柔和的光芒覆盖在奈洛户头上的伤口处,水系异能的治疗能力施展,顿时止住了外流的血

    淡然道:“以前的事就算了,不过,我是看在天痕的面子上才原谅你.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奈洛展颜一笑,道“事实会证明一切.天痕,我想请你们帮我.可以么?如果你们能帮我得回应得的一切,那么,比尔家族将永远是圣盟最坚

    定的盟友,这是我奈洛比尔的承诺.我一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既然叔叔做了那么多事,显然早已经有万全准备.“

    天痕看着他,正色道:“帮助朋友是不需要酬劳的,难道,你不愿意和我们做朋友么?“

    奈洛比尔摇了摇头,道:“不,我很荣幸能成为你们的朋友.不过,从小爷爷就教导我,世间一切事务都存在着利益关系.所以“

    蓝蓝微怒道:“什么叫利益关系,天痕说你同这个女孩子感情很好,难道你们之间也存在着利益关系>“

    奈洛比尔理所当然的道“不错,我们之间也存在着利益关系,因为我要得到小丝的爱,所以我必须付出自己的受,小丝的爱对我来说就是利

    益,而我的爱,则是我付出的利益.就这么简单.“

    天痕微微一笑,阻止蓝蓝同奈洛抬杠,向奈洛伸出手,道:“虽然我并不赞同你这种说法,但是,我还是愿意帮助你.“

    奈洛伸手与天痕相握,“谢谢.我会牢记自己的承诺,永远不会改变.你知道么,活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有了真正的朋友.“

    天痕道:“刚才你不是说了,想得到,就必须先要有付出,世间没有有劳而获的事.跟我们走吧,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

    “我也跟你们走.“小丝有些焦急的道.她拉着奈洛比尔的手,似乎惟恐推动他似的.

    蓝蓝扑哧一笑,道:“也只有你会将这个花心大罗卜当成宝贝看待.,“

    奈洛正色道:“蓝莉,我已经没有以前那种心情了,在我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小丝.小丝,我不能让你跟我一起走.我们要做的事

    太危险,你在这里才能安全一些.我答应你,等我做完应该做的事,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接你.我奈洛比尔的妻子只会是你.“

    小丝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突然,她松开了奈洛的手,毅然道:“你去吧.我爱你,所以,我支持你的决定,不论多久,我等你.“

    奈洛全身一震,紧紧的将小丝搂入自己怀中,肩膀上先前流下的鲜血染红了小丝的衣服.

    半响,奈洛直起身,深深的凝望着小丝,道:“我给你的那些钱应该够你生活一段时间的了,把店关了吧,别亏待自己,等我回来.快则一年,

    慢则三年,我一定会来接你的.“说完,他不敢再多看小丝一眼,转身就向处走去.

    小丝有些呆滞的看着奈洛离开的背景,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滑灌,看着他们的样子,天痕和蓝蓝对视一眼,两人拉着的手同时紧了紧,与

    奈洛和小丝相比,他们是幸运的,至少他们可以不用分开.

    由于奈落的出现,众人也没心情再逛下去,聚集之后,重新返回了别墅.虽然多了奈洛,但众人听了天痕的解释后,谁也没有过多在意.

    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奈洛跟随着他们离开凤凰街的时候,黑暗中,几道人影缓缓退去,消失于凤凰街另一头。

    回到别墅后,奈洛第一件事就是好好洗了个澡,先前他之所以蓬头垢面,是因为他不想被别人认出自己的身份,经过梳洗后换上一身新衣

    服,将肩膀处的伤口处理一下,顿时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奈洛原本就非常英俊,此时又没有了以前那嚣张的气焰,顿时给人以好感。

    聚集在大厅中,洛严将奈洛让到一旁的沙发上,道:“你先说说情况吧,我们也好想办法帮你。“

    奈洛道“经过天痕的点醒,我才明白,落得如此地步很有可能是我叔叔在背后操纵的。但是,现在我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些。如果真的是叔

    叔,恐怕他早在爷爷面前说了许多坏话。以前我确实不争气,做了许多错事,现在想重新得到爷爷的信任,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天痕颔首道:“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否则,你叔叔的位置会一天比一天稳固。以后再想对付就更困难了。你现在的情况主要是因为当初

    在中霆星上的事,我们先到罗丝菲尔审判者那里把事情说清楚了,然后请他让你爷爷出面,你将一切解释后,先得到你爷爷的信任最重要。由

    你爷爷出面,恢复你继承人的身份并严惩二先生方为上策。“

    风远道:“老大,既然有上策,那一定还有下策了?下策是什么?“

    天痕眼中寒光一闪,道:“下策就是简单了,奈洛你对比尔星熟悉的很,我们几个实力强的跟他去一趟比尔星,将那二先生直接做掉,然后再

    慢慢善后。首惹一除,其他的事情就好办的多了,不过,比尔星毕竟是比尔家族的地盘。要是先杀了二先生,我们脱身恐怕有困难。危险性大,

    还不容易让奈洛得到他爷爷的信任。所以,此为下策。“

    奈洛摇了摇头,道:“不。这样绝对不行。虽然现在我们怀疑叔叔,但却并没有真正的证据,如果冤枉了二叔,那我就百死莫赎了。天痕,还

    是照你先前所说吧。咱们一起去一趟地球。只要菲尔爷爷不再怪我,一切都好解决了。我现在最怕的是,二叔因为觊觎族长之位,会对爷爷有

    什么不利。“

    天痕颔首道:“很有可能,当初二先生随你一起去中霆星,显然就已经是算计好的,他计划如此周密,又怎么会不管比尔星系内部呢。所以,

    我们的行动必须要秘密为之,消息尽量做官,只要不被他察觉。我们就占据了主动地地位。这样吧,最近这些日子以来。你担惊受怕的,先在

    别墅中修养,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十天后,我们再启程回地球。“目前留在飞鸟星天痕有两件事要处理。他必须要找罗迦好好谈谈。看如何

    才能将黑暗三大势力统一起来,另一个,黑暗圣剑现在在他手中,浮儿昨天应该已经离开了,以黑暗圣剑地重要性,就算黑暗议长明知道自己这

    里是个陷阱,他民不得不来,有十天的工夫,应该足够等到了。“

    蓝蓝看着天痕道:“那我也跟你们一起回去吧。“

    天痕微笑道“当然,你可是我们说服罗丝菲尔审判者最重要的砝码。就这么定了,洛严大哥,麻烦你给奈洛安排一个住处吧。蓝蓝,你们留

    在别墅中,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一会儿就蜀犬吠日来。“奈洛的出现已经打乱了天痕原本地计划,他必须要提前去见罗迦了。

    风远道:“老大,你不是说大家最好不要分开么?我们跟你一起去吧。“

    天痕摇头道:“不用,我只能自己一个去,风远,有空你要多修炼,只有能力增强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我们这次秘密来飞鸟星,上次偷袭我

    们的人未必知道,何况这里毕竟是若西家族的势力范围,想在这里动手,那些人也要好好考虑考虑。“一边说着,他拍拍蓝蓝的手站了起来,向

    众人各别一声,独自己一人离开了别墅。

    心有灵犀地感觉让天痕感觉很舒服,蓝蓝和他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眼神中流露出的信任却让天痕心中一阵温暖,自己一说要一个人去,

    她没有跟出来,也没有多问什么,虽然和蓝蓝确定关系的时间不长,可是因为这几年的接触,使他们之间早已形成了一种默契。

    飞身破空而起,按照自己记忆朝若西家族总部而去,天痕根本不怕自己找错路,与罗迦结下合体之缘,承担了她部分灵魂xx的能力后,两人

    之间的灵魂感触就如同与天痕定下灵魂奉献契约的梅现丝似的紧密,精神力释放,偏僻有一根无形的丝线牵着天痕地心神,即使闭着眼睛,他

    也能轻易找到罗迦所在之地。

    同在飞鸟城,以天痕现在地能力,没有刻意加速的情况下,数分钟后已经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飘身而落,落在若西家族城堡外围墙处的大门外,自己白天来拜访,自然不能像上一次那样闯进去了。当他刚要按门铃,门突然开了。

    古堡内地地面上绿草如茵,各种用来装饰的植物修建的非常整齐,两排多达百名身穿黑色制服的人整齐的站立在通往古堡的大道两侧,一

    身蓝色长裙的罗迦从大道的另一端向自己走来,蓝色长初衬托着罗迦高挑的身村,流露出几分成熟之美,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双目隔空与天

    痕相望,或许是她施展了什么能力,灵魂交融的感觉不断侵袭着天痕的心,下意识的,他一步步向罗迦走去。

    两道身影缓缓接近,罗迦脸上笑意淅浓,“大哥,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一边说着,她挽上了天痕的手臂,伴着他向城堡走去。

    淡淡的幽香泌人心脾,今天痕不禁又想起了当初那龙香的威力,和罗迦在一起。强大的他,不禁产生出一丝战战兢兢的感觉。

    古堡中很寂静。一切都强上次天痕来时的样子。除了天痕和罗迦之外,并没有多余的人存在。罗迦反手关好门,幽幽的道:“大哥。你是

    不是还在生我地气。现在你还不愿意原谅我么?“

    天痕目光复杂的看着罗迦,苦笑道:“不,我没生你的气。与其说吃亏,到不如说我占了便宜我不想提那件事,好么?“

    罗迦眼中流露出一丝幽怨的目光,走到天痕身前,轻叹一声,道:“还说没生我气么?那你为什么一直都对我有勤务之心?大哥,我早已发下

    了灵魂臣服之誓,我又怎么能害你呢>?上次的事是我不对,可是,我如此不那样做,你是不会答应的啊!?说到这里,罗迦突然嘻嘻一笑。低声道

    :“大哥,你不会也是第一次吧。要不要我包个红包给你?“

    天痕脸一红。看着俏笑嫣然地罗迦,没好气的道:“你这丫头,现在这张小嘴变得越来越厉害了。“

    罗迦突然睁大了眼睛,“不是吧,难道你那时还真是处男>?这怎么可能?难道你以前没有交过女朋友么?“怪异的目光像看稀有动物似的看

    着天痕。眼中的笑意不断扩大,在笑意中,似乎包含着些什么。

    天痕恼羞成怒道:“说了不要再提那事了。处男很可耻吗?谁说我以前没交过女朋友。“

    罗迦眼中地笑意突然消失了,流露出一丝温柔,拉起天痕的大手,深情的凝望着他,正色道:“大哥,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天痕腿一软,差点摔倒,“你说什么?“一掌向罗迦肩膀抓去。

    罗迦嘻嘻一笑,脚下一划,闪电般划出三米外,“我说。我会对你负责的啊!你的第一次都被我强暴了,难道我还不应该负责么?“

    天痕知道自己怎么也说不过罗迦的,索性不说了,坐到舒适的沙发上道:“罗迦,我这次来找你是有正事的。过几天,我可能就要离

    开飞鸟星,暂时返回地球去处理一些事。”

    罗迦收敛笑容,走到天痕身旁,挨着他坐了下来,“大哥,什么事你说吧。黑暗祭祀一脉都已经宣誓对你效忠,你只需要吩咐下来,

    我们能做到的一定做到最好。”

    天痕不好过于疏远罗迦,右手虚空一挥,空间袋开启,探手而入,红黑色的光芒带着浓烈的黑暗气息扑面而至。

    罗迦脸色一变,吃惊地道:“黑暗圣剑?大哥,黑暗圣剑怎么会在你手上?难道黑暗议会也已经向你臣服了么?”

    天痕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昨天又看见浮儿了,她偷入圣盟在飞鸟星的总部,我出手夺了她手中的黑暗圣剑。并让她传话给黑暗

    议长,如果黑暗议会对黑暗圣剑足够重视,我想,不久后,他们就会来到飞鸟星找我,这是个机会,你明白么?”

    罗迦看着天痕手中地黑暗圣剑,道:“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天痕道:“黑暗议长知道黑暗圣剑落入圣盟手中,这次不来则已,只要来了,必然是倾巢出动,黑暗议会实力不可小视,我不想让圣

    盟与他们冲突,我希望能借助若西家族的势力随时注意运输站动向,一旦他们出现,最好能将他们引到一个空旷的地方进行谈判。就算以

    武力逼迫,也一定要让黑暗议会臣服,剩余一个德库拉家族就好处理了。”

    罗迦眼中光芒连闪,道:“大哥,这件事你处理的太莽撞也太心急了。黑暗议会的实力比你想象中还要庞大地多。黑暗议长更是老谋

    深算。虽然黑暗圣剑落入你手中,如果我是他,一定会想到这是圣盟的圈套。未必会带人前来,黑暗圣剑固然重要,但还比不上黑暗议会

    的存亡。”

    天痕皱眉道:“但是,我已经向浮儿表露了自己的两种异能,黑暗议长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坏了。”罗迦脸上突现惊容,“大哥,你表露自己身份太早了,恐怕黑暗议长会与德库拉家族联络,他们都不愿再臣服于任何人之

    下啊!”

    天痕道:“你的意思是,德库拉家族会与黑暗议会一起到飞鸟星来么?”

    罗迦点了点头,道:“恐怕是这样的。以我所掌握的实力,如果加上若西家族在飞鸟星全部势力,应该能与他们相抗衡,但这样一来

    ,若西家族的身份必然会暴露,以后还如何能在银河联盟中生存下去呢?恐怕,银河联盟议会不会放过我们,甚至会向飞鸟星系发动战争。”

    天痕笑了,“我明白了。罗迦,这件事那你就不要插手,一切都由我自己来解决吧。”说着,他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大哥,你……”罗迦焦急的拦住天痕,“你知道,我不是不想帮你的,但是,我必须要为整个黑暗祭祀一脉考虑啊!”

    天痕微微一笑,道:“傻丫头,我怎么会怪你呢?这件事确实是我卤莽了,你只需要将黑暗议会和德库拉家族来到飞鸟星的准确时间

    ,和他们落脚的地方告诉我就足够了,我想一个人找他们谈谈。”

    “不,那怎么行?大哥,你还是快走吧。暂时先离开飞鸟星,只要他们找不到你人,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的。”

    天痕眼中冷光连闪,傲然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临阵退缩的人么?如果我这次走了,那么,我将永远也无法成为真正的黑暗之王。想

    征服他们的心,就要用实力来证明,你放心吧,以我的能力加上黑暗圣剑,就算不能胜他们,但逃走应该还没什么问题,不要忘记,我是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