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美杜莎的凝望

    罗迦眼中流露出非杂的情绪,突然,她毅然道:“大哥,我帮你,我带领所有黑暗祭祀与你共同对付他们。”

    天痕摇了摇头,道:“不,你说的对,你们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实力么?”

    “可以,可是你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族人交代啊!自从上次你毁灭了地狱魔龙之后,长老们都已经真心的向你臣服。”

    天痕微微一笑,道:“这件事由我而起,就由我自己来解决吧。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记得将消息传递给我,还有,这件事一

    定要保密,就算是超越极限几位长老也不要让他们知道。我在圣盟分部等你的消息。”光影一闪,天痕的身体凭空消失,大厅中只剩下罗

    迦一人。

    罗迦有些失落的看着天痕消失的位置,冷声道:“你们都可以出来了。”

    四道黑色的身影从角落中出现,他们对自己的气息隐藏的极好,即使是天痕也没有发现,正是超越极限四大长老。

    罗迦冷冷的道:“你们觉得这件事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狐超身体犹如没有重量一般,轻飘飘的来到罗迦身前,道:“就由黑暗之王自己处理吧。他说的对,如果他不能面对黑暗议长和血皇

    的挑战,将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黑暗之王。我们只需要做一些辅助工作就足够了。”

    罗迦眼中红光一闪,道:“你们真的这么想么?如果天痕大哥出事了。我们该怎么办?”

    狐超显然并不买罗迦的帐,“黑暗之王虽然重要,但是,我们黑暗祭祀一脉的传承却更加重要。若西家族走到今天这一步历尽艰辛。”

    罗迦冷笑道:“好,好,我明白了。狐超长老,我以灵魂祭祀的名义命令。从现在开始,黑暗祭祀一脉暂时由你指挥。”

    狐超皱眉道:“灵魂祭祀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罗迦淡然道:“没什么意思,我要以自己的名义协助天痕大哥,以灵魂祭祀的名义。”

    狐超断然道:“不,这绝对不行,灵魂祭祀一脉相传,如果您出了事,黑暗祭祀一脉该怎么办?我们绝不会同意的。”

    罗迦的声音变的很平静,“我知道。从我接任灵魂祭祀那一天起,你们就没将我看在眼中,所有族中的事务都是由你们来把持地。今

    天,我告诉你们,灵魂祭祀才是黑暗祭祀一脉真正的领导者,我的命令对于任何一名黑暗祭祀来说,都是必须要遵守的。我已经决定了,

    在我离开后,你们谁也不许参与到这次的事情中,直到我回来前。族中事务都交由你们处理。”

    黑影一闪,黑暗祭祀四大长老将罗迦围在中央。狐超淡然道:“灵魂祭祀大人,如果您要一意孤行的话,我们也只能暂时将您软禁起

    来,直到您改变注意,或者事情结束时为止。”黑色的雾气弥漫于若西家族城堡的大厅中。四名超过五十五级的黑暗祭祀长老们身上散发

    出强大的气势,不断增加着对罗迦地压力。狐超目光阴冷的注视着罗迦,他相信,这个小灵魂祭祀一定会改变主意的。

    罗迦笑了,右手抬起,轻抚自己的长发,原本,在契机牵引之下,她这一动应该引起四大长老的攻击,但是,狐超四人却骇然发现,

    罗迦身上竟然没有一丝破绽,尤其是那看上去有些诡异的笑容,看上去令他们不禁有些不安。

    “你们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任你们摆布的罗迦么?不,你们错了。我说过,我已经是真正的灵魂祭祀。”眼中红色光芒骤然大盛,怪

    异的气氛X绕在大厅之内,罗迦头上蓝色的长发从发根处转变成了红色欢舷虻氐孛嫜由熳牛难劬ν耆涑闪搜焐矫贾洌庑

    蔚暮焐κ鱿至耍掊人滞背こ隽顺ご锸迕椎睾谏讣祝涞男岸褚炝χ枞皇头牛氤郊匏拇蟪だ隙允牵谷凰扛獠徽枷

    路纭?br/>

    狐超吃惊的道:“邪灵附体,你竟然能使用邪灵附体?这不可能。你根本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

    罗迦的声音变了,变得异常低沉阴冷,“不,你们错了,这并不是邪灵附体,还记得老师曾经提到过,灵魂祭祀如果想有更大的突破

    ,就必须寻找到一样东西。而我,现在已经拥有了这样东西,并解除了其中的诅咒之力。”一边说着,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一点血光出

    现在掌心处,血光不断膨胀凝结,渐渐的,一颗手掌形的宝石出现在罗迦手中,她的声音充满了威严,“认得这颗宝石么?”

    “血红之星?”超越极限四大长老瞪大了眼睛,多年以来,黑暗祭祀一脉使用通过各种关系寻找着血红之星的下落,由于现在黑暗祭

    祀绝大部分实力都把持在四大长老手中,所以,在他们以为,就算血红之星出现,最先得到的也一定是他们。

    “不错,正是血红之星,我已经突破了其中两道封印,它已经完全与我的身体所融合。所以,现在你们看到的我,并不是邪灵附体,

    请叫我美杜沙。”说话间,她满头红色的长发飘然而起,发稍处竟然变成了一条条红色的小蛇向周围吞吐着蛇信,邪恶气息再盛,压迫的

    超越极限四大长老不禁向后退出几步。

    狐超沉声道:“堕落魔女美杜沙,你,你真的已经继承了诅咒的力量么?”

    “不错,我不但已经拥有了诅咒的能力,同时,我也继承了伟大的黑暗先知玛帝亚·若西部分能力。现在,我将以玛帝亚·若西的名

    义。惩罚你们对灵魂祭祀的不敬。看着我的眼睛。”血红色的眼睛突然变成了白色,罗迦曼妙地一个转身,白色的目光投射到四大长老身

    上。

    “不好,别看她的眼睛。是美杜沙的凝望。”狐超反应最快,抢先闭上了眼睛,但其他三位长老却没有这么幸运了,目光与罗迦相接。他们都清晰地感觉到一股诡异的能量瞬间传遍全身,在痉ruan中,他们的身体完全陷入僵硬,目光逐渐迷离,身体竟然完全变成了石头。

    娇笑声响起,充满黑暗气息的红色蛇发骤然向唯一躲过美杜沙凝望的狐超卷去,罗迦单手前伸,黑色的指甲遥遥锁定住狐超的喉咙。

    狐超飘然后退,在慌乱中,全身腾起大蓬黑雾。凄厉的咆哮声响起,一只黑色的魔狼出现在他与罗迦中间。咆哮瞬间变成了惨叫,在

    那红色的蛇发缠绕下几乎只是刹那间,魔狼地身体已经变成了碎片。罗迦没有继续追击狐超,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俯视着这位黑暗祭祀第

    一长老。

    “狐超,你现在明白了么?我不会杀你们,因为你们都是黑暗祭祀的支柱,从今天开始,我的命令。才是黑暗祭祀最高指令,如有违

    背。你自己知道后果。好了你可以开始执行我的命令了,出去吧。当黑暗议会和得库拉家族的人来到飞鸟星时,你要命令我们的人尽量隐

    藏好自己的气息,如果谁泄露了身份的秘密。那么你应该知道如何处理。”漂浮在空中的罗迦,犹如女王一般不可仰视。

    狐超的气息有些不匀,罗迦对他的威压实在太强烈了,他知道,那绝对是达到了审判者以上级别的灵魂祭祀才能拥有的,她说出的每

    一个字,都震撼着自己的灵魂,那种感觉,似乎已经不弱于原来的老灵魂祭祀了。多了几分恭敬,狐超道:“可以,灵魂祭祀大人,他们

    三个……”

    罗迦淡然道:“你最好祈祷我不会发生什么事,等我帮助天痕大哥回来后,自然会解开对他们的石化,否则,他们就只能是雕像了。”

    在黑暗世界中,处理矛盾关系时,实力是最好的方式,面对美杜沙附体的罗迦,狐超再没有反抗的念头,恭敬的向罗迦施礼后转身走

    出了大厅。狐超前脚刚一出门,罗迦立刻恢复了原状,脸色显的有些苍白,看着面前的三尊石像,喃喃自语道:“好强的反噬。希望在帮

    助天痕大哥时候,我能坚持的久一些吧。”她所吸收的,是血红之星诅咒的力量,能力虽然强大,但黑暗的反噬却也极为强烈,毕竟吸收

    时间尚短,罗迦还无法完全控制那神秘的能力,现在为了震慑住狐超四人,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强行开启美杜沙附体,对她的负荷极

    大。罗迦从上代灵魂祭祀留给她的记忆知道,如果想得到血红之星真正的力量,就必须将七重诅咒封印完全解开,但是,那又谈何容易呢?

    天痕在空中缓慢飞行着,他没有急于回别墅,利用飞行能够的时间在不断的思考着,罗迦的话点醒了他,他知道,在处理黑暗联盟的

    事情上,自己确实有些操之过急了。但是,他并没有惧怕之心,要来的总要来,天痕看了看自己通红的右手,暗暗决定,这次一定要让黑

    暗议长和血皇好好的认识自己。就算不使他们臣服,也要让在他们心中留下深刻的痕迹,等处理完奈落·比尔的事情后,就是自己全力真

    正收复黑暗之时。

    回到别墅,大家似乎都去休息了,只有蓝蓝一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待着他,一看到天痕进门,蓝蓝脸上的担忧顿时消失了,迎到

    他身前,道:“痕,一切还都顺利么?”

    天痕微笑道:“放心吧,我会处理一切的。蓝蓝,这几天我想闭关修炼,让自己的能力保持在最佳状态,你告诉洛严大哥,除非有若

    西家族的人来找我,否则,不要轻易打扰我。”

    蓝蓝道:“我一直都想问你,你同那若西家族年轻的族长到底什么关系?她好象很早以前就认识你了似的。”

    天痕轻叹一声,道:“说起来,我和罗迦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一时间也无法解释清楚,我现在只能告诉你,她是我的朋友。甚至整

    个若西家族都是我的朋友,所以,在飞鸟星上是最安全的。对了,我比关后,你要多注意奈落,虽然他变化很大,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蓝蓝微笑道:“我明白,那你去闭关吧。天痕,如果你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我不阻止你,但是,你一定要带上我,好么?”

    天痕呆了一下,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我不会做社呢们危险之事,我去了,你也好好休息。”他真的能带上蓝蓝么?当然不能。如

    果被罗迦说中,这次另外黑暗两大势力同来,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回到自己的房间,天痕除下鞋袜盘膝坐在床上,凝目内视,体内白、黄、黑三色晶体都闪烁着淡淡的光泽,丹田处,黑暗之神形成的

    紫色珠子依然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没有丝毫变化,看来,那地狱魔龙的能量确实需要耗费很长时间才能完全吸收。而右臂中地火神龙的神

    秘能量也完全内敛,天痕试着联络地火神龙,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寒光,地火,你寄居在我身体里,还想不出

    力么?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上船容易下船难。精神力完全回收于自身,调动起体内的三种能力,开始吸收外界的能量分子。

    庞大的精神力令天痕心神渐渐稳定,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修炼之中,他当然不会期望在短时间内能有有什么突破,他要做的,就是让自

    己的异能更加凝练,当遇到危险时,能够百分制的发挥出应有的能力。

    “什么?你把黑暗圣剑给丢了?”森冷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包裹在黑暗长袍中的黑暗议长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浮儿把弄着身前衣襟,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像犯了错误的孩子似的。“爸,我本来只是想到圣盟的那个分部看看,

    探听些情况,可,可谁知道他们那里突然多了好几个掌控者级别的异能者,一个比一个厉害,还都有圣兽,所以,我

    失手了。”黑暗议长冷冷的注视着自己的女儿,“记得当初我将黑暗圣剑暂时借给你用的时候曾经说过,剑在人在,

    剑亡人亡。你是我的女儿,对黑暗议会的情形应该清楚的很,对于我们来说,黑暗圣剑不但是一件强大的黑暗圣器,

    同时也是黑暗议会的象征。剑没了,你还回来做什么?”

    浮儿扁了扁醉,“爸,您不会那么狠心吧,您可就我这一个女儿啊。”

    黑暗议长似乎软化了一些,苦笑道:“正是因为就你这一个女儿,所以我才破例让你带着黑暗圣剑去寻找血红之星的

    下落。你到好,一去就是半年多,不但血红之星没找到,反而将黑暗圣剑给弄丢了。我虽然是议长,但黑暗议会可并不是

    我一个人能做主的。那些长老们,每一个都虎视耽耽的看着我,等着我犯错好将我从现在的位置上赶下去,你啊你,让我

    怎么说你才好?”

    浮儿哼了一声,道:“那些老家伙算什么,咱们黑暗议会中,就您一个拥有着审判者的能力,他们有什么本事?能把您赶

    下议长的位置?”

    黑暗议长怒道:“你少给我打马虎眼,这次你犯的错误太大了。黑暗圣剑落在圣盟手里,还怎么可能拿的回来?要是让血

    皇和灵魂祭祀知道,我们黑暗议会还怎么能保持现在的地位?”

    浮儿飘身到黑暗议长身旁,搂住自己父亲的手臂,央求道:“爸,您就不要处罚我了,也未必就拿不回来啊,当时,那个

    夺走我黑暗圣剑的人其实还救了我,要不是他,我早就被圣盟的那帮家伙抓住了。”

    “救了你?怎么回事?”黑暗议长有些惊讶的看着女儿。当下,浮儿将那天与天痕之间发生的一切仔细的讲述了一遍。当

    黑暗议长听她说到天痕同时拥有空间与黑暗两种能力的时候。全身不禁一僵。“黑暗与空间,难道,预言中黑暗之王的

    继承者终于在三十余年后的现在出现了么?浮儿,你肯定他拥有的是两种异能?”看着父亲急切的样子,浮儿惊讶的道:“

    是啊!我肯定,爸,虽然那小子拥有两种异能,但实力也不过只比我强一些而已。他既然拥有黑暗异能,估计不会将黑暗

    圣剑交给圣盟吧。您说,他会不会是德库拉家族或者黑暗祭祀派在圣盟中的奸细呢?”黑暗议长坐回自己的位置,眼中不断

    闪烁着淡淡的幽光,喃喃的低语道:“不,他不属于任何一方。这个人的出现,很有可能会改变黑暗联盟现在的局面。浮儿,

    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我会处理。记住,你跟我说的这些不要告诉任何人,明白么?”

    “哦,我知道拉,爸,您不惩罚我了么?”浮儿试探着问道。

    黑暗议长没好气的回答道:“惩罚你有什么用?黑暗圣剑也不会因为你的惩罚而自己飞回来,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你

    不许离开自己的房间一步,否则,别怪我不念父女之情。”

    “不出去就不出去,哼,我一定要努力修炼,总有一天,这次受到的侮辱我要加倍让那个混蛋偿还。”一边说,她嘟着小嘴

    走出了房间。黑暗议长并没有注意女儿的话,完全陷入了沉思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缓缓抬起头,“四十级的黑暗,

    空间双系异能者,相当于五十级左右的普通异能者,现在,也只有趁他羽翼未丰之际将其铲除,绝不能让另一个末世出现,

    否则,黑暗议会将再难有抬头之日。”

    三天后,飞鸟星运输站。运输站停机坪上方,破空尖啸声响起,一艘黑色的运输舰徐徐而落,同其他的运输舰比起来,这艘

    运输舰明显要大上许多,巨大的舰身如同翱翔的黑鹰一般,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淡淡的乌光,与其说它是一艘运输舰,

    到不如说它是一艘战舰来的形象,表面上虽然看不到攻击用的设施,但其自身所蕴涵的威严已经有极强的震慑力。在黑色的

    舰身中段,喷涂着一只蓝色的巨鹰图案,看上去霸气十足。

    黑色运输舰在半空中一个盘旋,缓缓向地面落至,它并不像其他运输舰那样落入普通的停舰坪,而是飞到停舰坪左侧一片宽阔的

    空地上,这片空地周围由高达三米的围栏圈住,地面早有许多运输站工作人员在等候。

    巨大的黑色运输舰缓缓下落,平稳的停靠在特殊停舰坪中央,早有数辆豪华翔车等候在那里,两排身穿黑色制服,身材高大的男子

    以整齐的脚步跑到运输舰仓门两侧,恭敬而立,等待着。

    舰门开,在蓝色的光芒中,两个高大的身影在光芒的笼罩下被送下运输舰,左侧之人,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看上去二十几岁的

    样子,容貌极为英俊,黑色短发梳拢的异常整齐,身材高大笔挺,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给人很温和的感觉,右面一人,身材

    同样高大,刚毅的面容看上去三十几岁的样子,金色短发整齐的梳理着,比起左边的年轻人,他更多出几分威严。

    一名五十多岁男子从身穿制服高大保镖们形成的甬道中走了出来。恭敬的走到从运输舰上下来的两人身前,弯腰行礼,道:“

    尊敬的天鹰集团董事长米洛斯阁下,古老的德尔家族族长德尔阁下,欢迎你们来到飞鸟星,我是思敌.若西。”我代表若西家族欢迎你

    们。”

    金发中年人淡然道:“思敌客气了,我们这是第三次见面了吧,不知道贵家族新任族长现在如何?我这次同李司一起过来,只是要处

    理一些私人事务而已,何必如此劳师动众。”

    思敌.若西谦卑的道:“尊敬的米洛斯董事长,本来我们族长是想亲自来迎接两位的,只是因为最近事务繁忙,身体又不太好,所以才

    委派我前来,如有怠慢之处还请两位原谅,两位请上翔车,住处我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

    米洛斯道:“那就多谢了,李司,请。”说着,同年轻人一起走上了旁边第一辆翔车。三辆翔车在众人登上后缓缓起飞,向飞鸟城中

    心方向而去。看着翔车消失,特殊停舰坪的工作人员们才松了口气,他们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其中一名年轻的工作人员向一旁的同伴

    问道:“刚才这两个是什么人?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受到如此礼遇,若西家族不是很少与其他势力来往么?”

    “嘘,你小声点,你这小子,乳臭未干,什么都不懂。别人可以不招待,今天来的这两个却必须要招待的,他们可都是大人物。你不

    要看他们年纪不大,其实,至少都要七十岁以上了。他们可都是整个联盟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所掌握的实力仅次于四大家族。虽然并不在

    议会中任职。但手中掌握的财力却都是极为庞大的,那个米洛斯,是跨星球大财团天鹰集团的董事长,天鹰集团主要从事各种军用基础设

    施材料的开采和炼制,他们所经营的,占据整个联盟百分之四十的份额。你想想那是多少钱?虽然天鹰集团不像四大家族那样拥有自己的

    星球领地,但其掌握的财力却丝毫不弱于任何一大家族。我们飞鸟星系许多需要的军事资源都是由他们所提供的。而那个德尔家族的族长

    就更为神秘了,据说德尔家族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其麾下子公司多达数十个,占据着许多重要的领域,同样财力非常雄厚。他们都是

    同咱们若西家族族长可以平起平坐的身份,自然可以得到礼遇了。走吧,快中午了,该去吃饭了。”“跟您在一起真长见识,哎,我要是

    能有他们这样的权威该多好。”“你?别开玩笑了,就像咱们这样的小人物,还不及人家九牛一毛。塌实的工作吧,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

    东西。”

    飞鸟星,圣盟分部别墅。蓝蓝在天痕的房门处轻敲,“天痕,你还在修炼么?有若西家族的人来找你。”

    清越的声音从房间中响起,“蓝蓝,我已经醒了。”门开,天痕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当蓝蓝看到天痕的那一瞬间,不禁全身一震,因

    为,她从天痕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那股气息非常怪异,不但在感觉上变换莫测,同时,其中还包含着强大的冰冷之气。天痕微

    微一笑,双眼逐渐恢复了常态,“我一直在修炼,能力还没有完全回收,放心,没事的。”

    随着天痕身上的气息渐渐收敛,外表已经恢复了正常。蓝蓝松了口气,道:“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被黑暗异能怎么样了。”

    天痕搂上蓝蓝纤细的腰肢,微笑道:“咱们走吧,别让人家等的太久。”时间虽然只有三天,但静下心来修炼三天,对天痕还是有着

    不小的好处,达到四十级的他越来越深刻体会到双系异能者的优势,尤其是像自己这样将两种异能修炼的完全平衡,不论在攻击还是防御

    上,空间与黑暗会达到接近完美的互补,实力逐渐被完全发挥出来。来到楼下大厅,天痕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厅中央的撒尔.若西。见到天

    痕,他微微躬身行礼,道:“天痕先生,您好,我受族长委派而来。”天痕道:“撒尔总管,还让您亲自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快请坐

    吧。”

    撒尔.若西摇了摇头,道:“不用坐了,族长让我告诉您,该来的人已经来了,是两个,现在就住在天威大酒店元首一号房间中。告辞。”说完,他再次向天痕施礼后转身离去。

    蓝蓝一头雾水的道:“天痕,他说的是什么人?”

    天痕心中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深吸口气,道:“是我必须要去见的两个人,蓝蓝,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蓝蓝突然觉得心中有什么不妥,赶忙拉住天痕的手,道:“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天痕微笑摇头,道:“不,不用了,这件事必须

    要由我自己处理,我不希望对方知道我在圣盟中的身份。你放心,我只是去谈判而已。”身影一闪,以移形幻影之法,消失在蓝蓝面前。

    看着天痕消失的地方,蓝蓝不禁一阵发呆,自己心中所爱到了飞鸟星后似乎变的越来越神秘,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去看看呢?他是与什么人

    谈判?又要谈些什么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蓝蓝眼中闪烁出淡淡蓝色光芒。天痕飘身飞起,朝飞鸟星市中心而去,在空中,他用自己的

    空间系异能简单的整理一下仪容,撒尔.若西说来了两个人,看来,应该是血皇和黑暗议长一起到来了,难道他们没有带领手下前来么?该

    解决的事总要去解决。虽然尚未见面,但血皇和黑暗议长的到来,对天痕心理上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压迫,这种压迫并没有动摇天痕的信心

    ,反而令他的精,气,神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颠峰状态。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