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黑暗议长的阴谋

    酒店呈环行设计,共有大小房间近两万间,楼高达二百层,其中最高级别的元首级套房三见,单日消费额达到了惊人的五十万宇宙币

    ,而且还需要拥有相应的身份才能入住。

    走入敞亮的大厅,周围极尽奢华的装饰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一名漂亮的女服务人员走到天痕身前,恭敬的道:“先生,您需要

    订房么?请问,您有没有预约?”悦耳的声音令天痕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好感,看了那名服务员一眼,道:“不,我是来找人的。”

    服务员的声音突然压低了一些,道:“先生请跟我来。”作出一个请的手势后,当先走在前面。

    天痕心中一动,感觉上,这名服务员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迅速搜索自己的记忆,顿时想起,这不正是当初在酒吧自己逼迫过的那

    名女黑暗祭祀么?怪不得她身上的气息如此熟悉,看来,罗迦应该也在这里了。

    在女服务员的带领下,天痕被带到了一层左侧的一个房间中,服务员打开门,将他让了进去。

    “大哥。”熟悉的声音响起,身穿蓝灵袍的罗迦,俏生生的出现在天痕面前。服务员转身离去,将门带上。房间中只剩天痕和罗迦两

    人。罗迦走上前,搂着天痕的手臂将他让到柔软的沙发上,淡淡的幽香刺激着天痕的嗅觉,即使以他坚毅的心性,也不禁为之一荡。或许

    是因为能力的不断提升,罗迦的气质越来越具有吸引力了。

    坐定,天痕淡然一笑,道:“他们已经来了,是么?”

    罗迦点了点头,道:“是的。中午刚到,是黑暗议长血皇,但让我奇怪的是,他们两个竟然连一名随从都没有带,正在元首一号房。

    大哥,以你我的实力,再加上黑暗祭祀一脉,只要设计妥当,完全可以将他们留在飞鸟星上。之前的计划可以改变了。”

    天痕眼中闪过一道冷光,道:“不,原计划不变,我并不是要杀了他们。而是要折服他们为我所用。何况,他们既然敢单独前来,必

    然有着万全的准备,就算他们不知道黑暗祭祀就是以若西家族为基础地,但他们却必然要考虑到圣盟的因素。”

    罗迦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大哥,你真的要独自去面对他们么?”

    天痕点了点头,道:“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不是么?罗迦,黑暗势力的总体实力正在不断被削弱,只有联合在一起才能更好的生存。”

    罗迦展颜一笑,绝美的姿容不禁另天痕看地微微一呆,“我明白了。大哥,你越来越有黑暗之王的气魄了。那好吧,不过,在去之前

    ,能不能请你将黑暗面具还给我。”

    天痕心中一动,看着罗迦眼中若隐若现的那份坚决,暖意流淌于心间,“罗迦,我知道你想帮我,何苦呢?让我自己去处理吧。”

    罗迦微笑道:“大哥,你要面对的不仅是血皇和黑暗议长,应该加上我才对啊!难道你忘记了,灵魂祭祀才是黑暗三巨头中最强大的。我不但是你的妹妹,同时,我也是你的属下。这一次,就当是黑暗联盟会议提前举行好了。”

    天痕与罗迦四目相接,来自于灵魂之间的沟通令天痕心神一阵荡漾,突然发现,自己与罗迦之间多了几分末期,那是完全源自于自然

    的。

    微微一笑,天痕豪气大升,“好,那就让我同时与黑暗三巨头一起来聊一聊吧。咱们走。”开启空间袋,将黑暗面具递给罗迦。

    罗迦随手将黑暗面具带上,嫣然一笑,挽着天痕的手臂站了起来,并没有同天痕向外走,而是拉着他进了里面的房间,在房间的墙壁

    虚按,黑暗气息弥漫,光芒一闪,一个门户出现在两人面前。“从这里可以直达元首级套房处。我可不希望别人看到我的蓝灵袍。”

    门开,两人蹬上电梯,天痕没有再说话,而是不断思索着该如何面对血皇和黑暗议长。

    电梯将他们送到了最高的二百层,门开,两人走了出去,罗迦地声音在天痕心底响起,“不知道他们同时看到你我出现会有什么感觉。大哥,你要不要掩盖住自己的容貌。面对这两个老家伙,还是保持神秘一点地好。”

    天痕点了点头,宇宙气发动,一层黄色的光芒笼罩在他脸上,同时也掩盖住他全部气息。在罗迦的带领下,两人来到左侧一个高达三

    米的房门前,罗迦随手在外面按了一下,一个十五寸的屏幕翻了出来,在她灵巧地手指按动中,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是谁?”

    罗迦微笑道:“是你们要找的人。”说完,她推开门,同天痕一起走了进去,在天痕惊讶的注视下,罗迦的声音在他心中响起,“要

    是连门都打不开,我也不配是飞鸟星系的统治者了。”

    元首级套房中,单是大厅就有近两百平米,高贵的纯毛地毯,以及周围各种现代化装饰别具匠心,虽然奢华,但却给人一种自然的感

    觉。两名英俊的男子出现在天痕和罗迦的面前,其中那名年轻人天痕认得,正是当初参加黑暗联盟会议的血皇,而另外一名中年人不用说

    他也猜到,正是黑暗议长真正的样子。看到罗迦的出现,血皇和黑暗议长不禁皱了下眉头,彼此对视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黑暗议长道

    :“请坐吧。”

    天痕突然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自己与这黑暗三大巨头面对,简直就像要进行商业谈判一般,从血皇和黑暗议长完全内敛的气息根本

    无法发觉他们拥有任何能力。

    罗迦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大哥,这位就是天鹰集团董事长米洛斯先生,而这位则是德尔家族族长李司?德尔先生。”

    米洛斯淡然道:“灵魂祭祀,何必来这些虚套,看样子你应该已经站在了他一边。”无意中一挥手,一道黑色气流直奔天痕胸口而来。

    天痕手中白光一闪。极为微小地次元斩出现在空中,黑气被那微小的裂缝所吸取,坐在沙发上的天痕,身体不禁微微一震,“这里的

    装饰恐怕价格不菲,议长又何必急着动干戈呢?”他突然奇怪的发现,这黑暗议长的能力虽然在自己之上。但好象却相差不远似的。

    米洛斯眼中冷光一闪道:“你就是从我女儿手中夺走黑暗圣剑地那个人?”

    天痕悠闲的靠在沙发上,“不错,就是我。我想,我们也不必拐弯抹角的了,今天黑暗三大巨头都聚集在这里,我只有一件事要说。”

    血皇冷哼一声,“你不用说了。想做第二个末世么?只要你本事足够就可以。”

    天痕不动声色的道:“那要如何才算我本事足够呢?”

    血皇眼中红光一闪,“很简单。只要你能杀掉圣盟的光明,我们就承认你的能力。”

    天痕淡然一笑,道:“就像当年的末世么?”

    黑暗议长直视着天痕,“看来,你知道地事情还真不少。我想,首先要明确的是,你与末世是什么关系。”

    天痕心中暗笑,他明白,黑暗议长与血皇对末世始终存在着一丝畏惧,如果是末世重新出山,他们恐怕就要有所忌惮。但是,自己要

    做黑暗之王又怎么可以依靠末世的威慑,如果是那样。自己将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黑暗之王。天痕摇了摇头,道:“我与末世没有任何关

    系。”

    黑暗议长追问道:“那你为什么知道我们黑暗联盟的事,如果不是熟悉我们,你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难道是她?”说着,目光转向

    了罗迦。

    天痕微微一笑,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远古时期,有一句古话不知道两位听说过没有,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合则两

    利。黑暗世界只有完全凝结在一起,才能真正的强大起来,与银河联盟中任何一方都能有对抗的能力。”

    黑暗议长站起身,走到一旁宽厚的落地玻璃前,任由阳光洗礼着自己的身体,金色短发在阳光地照射下闪闪发光,“道理人人会讲。

    你的目的还不是要掌握所有黑暗三大势力么?有件事你必须要明白,你只是一个人,而且你和当初的末世并不一样。至少,你的出身已经

    值得怀疑。你以为,凭借一个人地能力,就可以令整个三大黑暗势力臣服么?不,你太幼稚了,灵魂祭祀肯协助你,那是因为他们黑暗祭

    祀一脉需要借助你的名义,胁天子以令诸侯地道理我明白。”

    天痕也站了起来,凝视着黑暗议长的背影,“一个人的力量有的时候足以扭转乾坤。”

    “不,你并不是一个人,黑暗祭祀一脉,早已经决定全力支持新主。”罗迦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她并没有反驳先前黑暗议长对自己地

    评价。因为,对于她来说,那并不需要。以她为首,所有黑暗缉祭祀长老的灵魂臣服之誓早已经最好的说明了一切。

    血皇冷哼了一声,“我还是那句话,如果能杀了光明,一切好说,否则,德库拉家族不会轻易臣服。”

    天痕笑了,“血皇,我不是末世,同样的事情做起来有什么意思?在你认为,圣盟还算是黑暗三大势力最重要的敌人么?”

    血皇眉头微皱,冷声道:“光明与黑暗,永远都是不可化解的矛盾。我的要求不会改变,如果你想表示自己的诚意,那么先交出黑暗

    圣剑。”

    天痕淡淡的道:“猜到你们要来,我并没有认为自己有说服二位的能力。我只是想先见见分别掌握着黑暗议会和德库拉家族的你们。

    至于黑暗圣剑,是我凭借自己的实力得回来的。如果想拿回,就用你们自己的实力吧。谁打败了我,我就将黑暗圣剑交给他。”

    黑暗议长猛的转过身,眼中精光大放,道:“好,以黑暗世界的老规矩,实力证明一切。我想,我们应该换个地方。”

    天痕挺起胸膛,森然气息骤然大减,丝毫不畏惧于黑暗议长与血皇的压迫力,“好,悉听尊便。”交手是不可避免的,不论是天痕还

    是黑暗议长、血皇,都要凭借实力来试探对方。

    黑暗议长冷然道:“那就在太空中吧,只有在那里,才能完全发挥出应有的能力。”

    罗迦的声音在天痕心中响起,“外太空应该没事,在他们到来后,我曾派人在飞鸟星系附近侦察,通过神级舰队的搜索,并没有发现

    除了他们那艘运输舰以外的任何随从战舰。”

    黑暗议长打开窗户,飘身而起,眨眼间冲入高空,血皇随之而去。天痕与罗迦对视一眼,两人飘身而起,紧随血皇和黑暗议长破空而

    去。四人分成两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划破长空,不断的向高空飞去。一边非着,天痕通过灵魂的感应,在心中对罗迦道:“待会儿如果

    他们只有一个人与我动手,你千万不要插手,只需要盯紧另一个人就足够了,我对自己有信心。”

    罗迦道:“大哥,你要小心,这两个老家伙毕竟已经成名多年,能力都非常强,就算圣盟的几位审判者,除了光明以外,也没有谁能

    奈何他们。黑暗异能属于高级异能,他们虽然没有圣兽,但实力绝不会比有圣兽的普通审判者差。”

    空气渐渐稀薄,罗迦身上的蓝灵袍散发出淡淡的蓝色气息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在黑暗面具的辅助下,根本不需要耗费多少能力。

    天痕达到第四阶段的宇宙气显示出过人的能力,在黄色光芒的包裹下,自身气息形成基本循环,已经隔绝了外面的空气,高速飞行中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飞鸟星大气层附近。

    血皇与黑暗议长的身体化为一红一紫两道光芒,破大气层而去。

    天痕和罗迦不敢怠慢,赶忙跟随着冲入了大气层。周围的空间变的复杂起来,这还是天痕第一次凭借肉体穿越大气层,凭借着空间系

    异能的作用,大气层所产生的压力并没有对他产生过多的影响,全身一轻,他与罗迦已经来到了寂静的夜空之中。脚下的飞鸟星逐渐变小

    ,两人停止了飞行,他们突然惊讶的发现,在视线中已经失去了血皇和黑暗议长的踪影。

    天痕反映极快,立刻将两种异能提升到极限,感受着周围的气息,毕竟,在光线并不强盛的夜空之中,黑暗异能者隐藏起来极为容易。

    罗迦突然全身一震,失声道:“不好,我们上当了,快回飞鸟星。”他毕竟是灵魂祭祀,虽然还没有完全继承灵魂祭祀的能力,但自

    身的感知却是异常强大的,就在她停下身体用自己对灵魂的敏锐向四周探察时,吃惊地发现,至少有十个人的气息他们周围,而且已经形

    成了合围之势。突如其来的惊讶令罗迦有些乱了方寸,拉着天痕就想顺原路返回。

    天痕阻止了罗迦,拉着他柔软的小手,淡然道:“已经来不及了,我们还是大意了,人家有心算无心,不可能给我们跑的机会。”

    “好,单是这份冷静,你自诩的黑暗之王身份已经让我相信了几分,可惜的是,我们不可能允许再有一个末世的出现。”黑暗中,方

    圆五百米之内,十二个人影显现出来。为首者正是血皇和黑暗议长。只是与先前不同,他们都换了装束,黑暗议长像第一次天痕见到时那

    样,全身笼罩在黑色镶金边的大斗篷内,而血皇除了头部以外,全身都在猩红色的披风包裹中。血皇背后,漂浮着两个全身笼罩在冰冷气

    息中的人,正是两名吸血鬼亲王。而黑暗议长背后,则有六名与他同样笼罩在黑色斗篷内,全身黑雾缭绕的黑暗议会长老。十个人的气息

    牢牢锁定住天痕和罗迦。

    看到同时出现的十个人,即使以天痕坚毅的心性,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明显是一个绝杀之势啊!身处飞鸟星大气层外,恐怕罗迦

    也来不及叫援手,以黑暗议长和血皇为首,自己和罗迦能够逃脱的了么?他突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太小看黑暗议长了。

    血皇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光芒。“就凭你们也想与我们抗衡么?灵魂祭祀,你毕竟还太嫩了,你以为,在得知圣盟的人取走了黑暗

    圣剑后,我们会轻易到飞鸟星上去?议长,看来你的傀儡术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连我们的灵魂祭祀都已经被骗过了。”

    听了血皇的话,罗迦顿时感觉到全身一阵冰冷,傀儡术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傀儡术她也会,那是以黑暗异能为基础,凭借自身的黑暗

    气息通过一定媒介制造出来的人形黑暗能量体。可以凭借施术者的控制做一些简单的事情。刹那间,她完全明白了,自己派遣手下接到酒

    店中的两个根本就不是血皇和黑暗议长本人。只不过是黑暗议长制造出的两个亏累而已,为的就是吸引自己和天痕的注意力。

    黑暗议长低沉的声音响起,“傀儡术的应用效果确实不错,你们两个现在可以束手待毙了。没有了灵魂祭祀和黑暗之王的人,今后。

    黑暗势力只会在我和血皇的领导中。现在,你们应该不需要再反抗了,让你们死个明白吧,其实,我们都在运输舰中,只不过隐藏的比较

    秘密而已,在你们注意力集中在两个傀儡身上时,我们早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血皇飘飞上前,“先前耗费了议长地能力操纵傀儡,现在就由我来对付他们吧。”血红色的光芒骤然大盛,两只翼展超过三米的巨大

    血红色翅膀出现在血皇背后。冰冷森然的气息骤然笼罩向天痕和罗迦的身体,淡淡的道:“不用做没有意义的抵抗了。”獠牙从唇间露出

    ,周围的气息顿时数以倍计的强大起来。

    天痕在开始震惊后,很快就恢复了冷静,他非常明白,只有在冷静中,自己和罗迦才能留有最后一线生机。面对十名黑暗势力的强者

    ,他已经放下了一切包袱,眼中神光一闪,身体散发的气息顿时发生了质的变化,紫色的太阳在额头出现的瞬间,来自于血皇庞大的威压

    顿时反卷,紫晶天魔铠甲出现了,紫色光芒照亮了夜空,天魔变的能力是血皇和黑暗议长闻所未闻的。感受到天痕巨大的变化,血皇不禁

    微微一呆。

    天痕的实战经验极强,绝不会放过任何机会,下一刻,紫与红两色身影瞬间在半空中重合,由于一切都是在刹那间完成的,天痕根本

    没有时间取出黑暗圣剑,压缩后的天魔力直接吻上了血皇的双掌。

    只有真正与黑暗世界强者交手,天痕才感受到血皇的强悍。骤然爆发的天魔力仿佛遇到了一股巨大的吸扯,血皇身体向旁边轻闪,双

    掌骤然一拧,与天痕并不相同的黑暗异力骤然迸发,轰然巨响中,血皇与天痕的身体同时向后抛飞,在能量冲击波的作用下,黑暗议会与

    德库拉家族联手包围圈顿时被撑大了许多,连黑暗议长也不禁为之色变。

    天痕的身体停止了,右手上的紫晶天魔铠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在刚才这一击中,他清晰的感觉到,血皇的实力绝对在祝融之上。他的

    黑暗异能充满了邪恶的气息,虽然被自己化去许多,但天魔力包含的黑暗气息却隐隐有反噬的趋势。

    血皇的惊讶比天痕更大,从黑暗议长得到的消息,天痕只不过是双系四十级而已。他深信,凭借自己的能力,一击就可以将天痕轻易

    解决,但天魔力却带给他巨大的震撼,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刚才一击中他已经吃了点小亏。空间的撕裂与黑暗的侵蚀压缩后爆发,给他

    带来极大的影响,此时体内气血依旧在不断的翻涌。此时此刻。他不得不对天痕有了重新的估计。

    光芒一闪,黑暗圣剑出现在天痕手上,天魔变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他根本不敢耗费过多的时间与血皇拼斗。带着一串残影,天痕再

    次冲向了血皇。黑暗圣剑乃是黑暗三大圣器中攻击最为强悍的,对天痕和罗迦威胁最大的无疑是血皇和黑暗议长,天痕的目的很简单,就

    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重创血皇,那样,或许他们还有一丝逃生的机会。

    血皇冷哼一声。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奇异的一幕出现,一个黑色的旋涡出现在他左小臂处,那绝不是普通的旋涡,因为,在黑色的气

    流中竟然蕴涵着金色的光点,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庞大地吸扯力作用下向他聚拢着,光芒闪烁间,那每一个金色光点都犹如活了一般。凄

    厉的惨叫声不断在旋涡中回响着。而旋涡的起点,正是血皇手指上的黑暗之戒。

    轰——,天痕蓄满势头地一剑重重的斩在血皇小臂的黑色旋涡处,与此同时,天痕看到了一只血红色的巨大手掌。

    黑暗圣剑在天魔力的作用下,带起的是如同紫色晶体一般的剑芒,当紫晶剑芒与黑金色旋涡盾牌相触的刹那时,剑芒与旋涡竟然同时

    消失了。

    天痕并不是不想在攻击中变换剑势去抵挡那血红色的掌形能量,但是。他深知,即使是自己天魔变后的能力,依旧不是血皇的对手,

    所能凭借的只有黑暗圣剑,如果自己撤力回防,立刻就要处于被动,在没有机会反击血皇了,所以,他选择全力以赴攻敌,希望能够在斩

    开那盾牌后创伤血皇,就算自己也伤在那血红色的掌形能量下也算是值得了。可事与愿违,突如其来的变化将他的身体直接送上了血红色

    的掌印处。在危机之中,他能做到的,就只有抬起自己的左手当在身前,用瞬间积蓄的能量迎了上去。

    血皇眼中流露出一丝狰狞,轰然巨响中,天痕的身体迎声抛飞,鲜血,同时从七窍中喷出,他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身上的紫晶天

    魔铠防御力全开,也无法完全阻挡住那庞大的能量。胸铠化为紫色的齑粉飘散,天痕的左臂寸寸碎裂,带起一碰血雾消失杂空气中。

    一切都是瞬间发生的,惊呼中,罗迦接住了天痕的身体,她现在才反应过来,此时,天痕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苍白。天魔力虽然还没

    有散去,但失去左臂的天痕,此时全身不断出现剧烈的痉挛,强烈的疼痛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虽然他的身体足够坚韧,但这突如其来的

    打击还是对天痕身体和心理形成了巨大的阴影。自从拥有了天魔变能力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

    黑暗议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飞到了血皇身旁,他们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以猫戏老鼠的姿态看着天痕和罗迦。

    黑暗议长带着嘲弄的声音响起,“幼稚,真是太幼稚了。你们以为,凭借黑暗圣剑就能如何么?对于黑暗三大圣器,你们还是太不了

    解了。虽然在三大圣器中以黑暗圣剑为最强,但是,黑暗之戒却有一种特殊功效。那就是抵消。抵消是黑暗之戒的几个功能之一,一旦发

    动,必须经过七日恢复才能重新使用。除非敌人的攻击超过黑暗之戒两倍以上,否则,必然会被完全消融。你们,还不具有破除黑暗之戒

    防御的能力。可惜了那特殊的能力。我真是替你们感到惋惜。血皇啊!我们就结束他们吧。”

    红色的光芒与紫色的地狱魔火同时出现在半空中。血皇与黑暗议长已经不愿意在玩下去了。

    天痕从罗迦的怀中挣脱出来,宇宙气已经组织了肩部血液的喷涌,大量失血,使他的脸色变的更加苍白了,天魔力所产生的紫气若隐

    若现,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坚定的毅力依旧支撑着他,通过灵魂的沟通,向罗迦道:“我拼死档住他们,你趁乱快走。”

    罗迦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你觉得我会走么?大哥,有件事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的心,在身体交给你的同时,也已经交给了你。

    如果有重来的机会,我还会那样选择的。”蓝色的身影骤然挡在天痕身前,罗迦悲啸一声,“爆发吧,黑暗先知的诅咒。”

    蓝色,由弱转强,渐渐发生了变化,红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披散在罗迦背后,她的眼睛完全变成了血红色,两眉之间,菱形的红

    色宝石出现了,罗迦双手同时长出了长达十厘米的黑色指甲,冰冷的邪恶异力骤然释放,她已经又一次使用了美杜莎附体。但是,这一次

    不同的是,她的美杜莎附体进入了完全形态。罗迦双手缓缓抬起,红色的气流在掌心中不断的交流着,额头上菱形红色宝石处光芒骤然大

    放,手掌形态的血红色宝石出现在她双掌之间,在这一刻,罗迦身上散发的邪恶气息已经达到了顶点。

    “罗迦,不要。”天痕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罗迦眼中红光一闪,天痕只觉得自己的大脑陷入了一片昏暗,眼前一黑,已经失去了知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