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美杜莎终级变身

    看到罗迦掌心处的红色宝石,黑暗仪长与血皇同时失声叫到“血红之星。”

    罗迦的声音变得异常冰冷,“不,你门应该称它为邪恶的诅咒之心才对。既然你们如此算计,那么,今天就都毁灭在这里吧。一个也

    别想活着。我,罗迦,以灵魂祭祀的名义,以自己的生命与灵魂为祭礼,开启吧,伟大黑暗先知全部的力量。”清脆的破碎声响起,一道

    道蓝色的气流不段从罗迦的心脏处留入血红之星内,一道道细微的裂痕不断出现在血红之星的表面,异常庞大的力量笼罩着周围的一切,

    罗迦以自己生命与灵魂的精华不断开启着血红之星的封印。

    蓬——,血红之星变成了一片红色的粉末,罗迦的身体轻移,完全被这片粉末所覆盖,红色的光芒笼罩中,它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长长的蛇发将天痕送离自己身体一米,使其不至于被那红色的粉末所影响。罗迦的皮肤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而双眼却恢复了黑色,

    它的身体遽然涨大到先前的一倍,身高超过三米的角色美女在半空中一个旋身,强烈的诱惑四散分发,嫣然一笑间,罗迦轻声道:“你们

    看我美么?”

    黑暗仪长与血皇骇然对视,他们都是黑暗世界中的元老,当然明白先前罗迦的咒语代表着什么,恐惧在心中上升,两人原本准备攻击

    的能量同时回收。抵御着罗迦身上散发的诱惑。

    罗迦低着头,幽幽的说道:“美杜莎,原本是神官的美杜莎,因为为爱而被邪恶的根源所笼罩。一切,是那么的凄惨,一切,是那么

    的悲哀。美杜莎的泪水,比天时之泪更加纯洁。我春节的精华啊!奉贤给我最爱的人吧。”红色的光芒突然变柔和了许多,柔和而诡异的

    气息从那双眼眸中不断散发出来,悲哀和悠远消失了,那双大眼睛中,留存的只纯纯的爱意。两滴晶莹的泪珠缓缓从她那漆黑的大眼睛中

    滑落,泪水。在空中漂浮着,飞到了天痕的肩膀处。融进了那恐怖地伤口中。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天痕那可怕的创口处竟然渐渐融合,一

    条崭新的手笔逐渐从窗口中生长出来。包括天痕先前被打断地肋骨,都在不断的恢复中。

    罗迦抬起头,向包围着自己的十名黑暗世界强大地存在微笑道:“你们知道么?美杜莎一生中只能流一次眼泪,美杜莎的身体。是最

    邪恶的存在,但是,她的眼泪却是最纯洁之物。因为,那是她全部爱的结晶,凝聚着,她春节的心灵。为了我爱的人啊!美杜莎之泪,已

    经找到了她的归宿。任何生物,总有它归于尘土的一天。你们说,对么?”

    罗枷动了,瞬间突破了光速,消失于原地,就在血皇、黑暗仪长以及他们的手下茫然不知所措之时,柔和的声音同时在他们的耳中响

    起,“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它,将送你们到最后的归宿。凝望如秋水,美杜莎最后的凝望。”

    一双双澄澈的兰色的眼眸出现在z周围每一个人的脑海中,那时无法逃避的美杜莎凝望,两名吸血鬼亲王,以及六名黑暗议会长老的身

    体瞬间被石化。而黑暗仪长凭借着自己先前催动的强大力量阻止着美杜莎最后凝望所带来的感触。但是,那显示是不可抵御的力量,他的

    身体也在一点一点向石化方向发展。唯一没事的只有血皇,并不是因为他的势力有多么强大,而是他手上的黑暗之戒救了他。黑暗之戒最

    大的功效就是守心。美杜莎最后的凝望虽然强大,但是黑暗之戒散发出的能量依旧护住了血皇心头一快清明之地。

    经验,拯救了血皇的生命,他迅速作出反映,一掌拍在黑暗仪长的肩头,将他打的飞了出去,同时自己跟上,带着黑暗议长瞬间朝远

    方飞了出去。

    “这样就想走么?”罗迦的身体挡在他们身前,长长的指甲前伸,抓住血皇。

    实体出现,美杜莎最后的凝望效果消失,黑暗仪长勉强逃过一劫,但是,他与血皇的手下都已经变成了真正的石像。血皇先动,无数

    血影在他的身体带动下出现在罗迦周围,气劲爆破的声音不断响起,罗迦只是一只手,便接下了血皇的攻势。而黑暗仪长此时也清醒过来

    ,虽然在美杜莎最后的凝望作用下精神力大损,但他知道如果血皇被杀,那下一个必然就是自己。紫色的地狱之火凝结成一条匹链,从另

    一个方向向罗迦卷去,合两人之力,共与罗迦战斗。

    黑暗仪长与血皇的势力都已经超过了七十级黑暗异能,但是,他们却惊恐的反县,罗迦不经意的防御竟然是他们无法突破的。

    “血——液——霸——天——”血皇的身体突然向后一个转折,他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完全变成了一只红色的蝙蝠,带着澎湃

    的血光居然向罗迦冲去,为了保住自己的名,他不得不爆发出最后的救命绝招。

    黑暗仪长在血皇发动的同时,迅速咬破自己中指,在空中画出了一个个紫色的符号挡在自己身前,大蓬黑雾笼罩着他的身体,光芒一

    闪,他的身体竟然凭空消失了。

    看到消失的黑暗仪长,罗迦不禁楞了一下,那不是自己曾经使用过的黑凝定位么?没想到,黑暗仪长竟然掌握了这项黑暗祭祀才会的

    技能。怔松间,血皇已经扑到了罗迦身前。罗迦单掌拍出,满头红发除了卷住天痕身体以外,完全飘扬而起,黑色的双目变得异常深邃,

    比血皇高大一倍的身体气息完全湛放,一颗颗红色的血球出现在它拍出手掌周围。在它背后。淡蓝色的光影闪烁着,隐约间,那似乎是一

    条巨大的蓝蛇。

    “美杜莎小流氓破——碎——的——心——”两道红色身影在空中一错而过。

    罗迦背对着血皇,双手做捧心状,美眸中流露着深切的悲哀。在它背后三十米处,血皇静静地漂浮在那里,他已经恢复了人形。冷静

    的声音响起,“灵魂祭祀,你觉得这样值得么?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使用了血红之星的力量,但是,你的下场不会比我好。”

    罗迦幽幽的道:“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血皇,你知道么?你是毁灭在自己的自私中。今天之事本来与你没有关系。何必呢?”

    “自私?是啊!我是毁灭在自己的自私中,没想到,黑暗仪长还留了一手。在心计上,我不如他。”血皇的声音依旧平静着。但他的

    身体已经开始颤抖。先前,是他的机警将黑暗仪长从美杜莎最后的凝望中拉了回来,但最后,黑暗仪长为了自己能活命。却独自逃生了。

    罗迦淡淡地道:“你去吧,血皇。你放心,有我大哥在。德库拉家族不会就此毁灭。真没想到,黑暗三巨头,今天到有两个葬身的这

    美丽的夜空中。”

    血皇长叹一声,道:“临死前,你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接受了血红之心的力量后。你达到了多少级?”

    罗迦微微一笑,道:“你想知道么?我只能说,现在的美杜莎,是守望者美杜莎,而你,依旧还是审判者。”

    血皇全身一震,苦笑道:“或许,是我错了。现在想想黑暗本是强大地,但始终被光明所压制,因为黑暗源于自私。把这个东西给他

    吧。希望他能够在德库拉家族中挑选出我的继承者。希望,有一天他能达到你这样的势力吧,真正带领黑暗世界站起来。”一红,一黑,

    两点光芒从血皇处飘飞而出。下一刻,他地身体在寂静的空子中已经化为一片粉末。美杜莎破碎的心,超过八十一级的黑暗攻击,早已经

    将他的身体完全粉碎,先前,血皇只是靠着自己多年修炼地一点元气,才没有立刻破碎。

    罗迦张开手,红、黑两点光芒飘入掌心中,黑色气流围绕着的,正是黑暗三大圣器中的黑暗之戒。而那红色的,则是一枚蝙蝠形态的

    徽章。红色蝙蝠徽章,就如同血红之芯一般晶莹,其中光晕流转,似乎孕育着什么。看着它,罗迦轻叹道:“血皇啊血皇,你依旧是智者

    ,至少,最后你能下决心留下些东西给你的后人。”

    红色长发将天痕的身体席卷拉出,天痕的身体出现在罗迦的臂弯中。悲哀,重新出现在那双美杜莎的大眼睛中,罗迦轻声道:“大哥

    ,我好想哭啊。你知道么?我真的好想哭,但是,美杜莎之泪已经给了你,我无法哭啊!我要去了,或许,当你的灵魂将我唤醒时,我们

    才能再见面吧。”罗迦眼中光芒遽然大放,天很手中的黑暗圣剑,在她脸上的黑暗面具以及黑暗之戒和血蝙蝠徽章,化为四道光影,化为

    四个光点朝飞鸟星而去。眨眼间化为四个点,消失在远方。

    罗迦轻叹道:“大哥,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我只希望,在你心中,永远都能留下罗迦的一丝痕迹,那就已经足够了。”血

    红色的光芒遽然大感,包裹着天痕的身体,逐渐向他的左臂中涌去。

    …………………………

    蓝蓝焦急的在飞鸟城上空飞翔着。天痕离开后,她心中有些担忧,于是悄悄的跟了出去,为了怕被天痕发现,她只能远远的跟随,当

    天痕进入威龙大酒店后,它也悄悄的摸了进去。最后看到的,是天痕进入了一个房间,它很清楚,以天痕空间系异能,如果自己离的太近

    ,肯定会被发现的,所以,她只能远远的注视着那个房间,等天痕出来。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天痕却依旧没有出现,当她闯入

    那个房间时,天痕早已经鸿飞冥冥。

    蓝蓝的记忆力很好,她回想起来先前听到天痕要去的是元首级一号房,立刻凭借自己圣盟掌控者的身份命令酒店中人带自己去了那元

    首级套房。但是,当她来到那里事时,看到的,却是敞开的窗户。

    外面的世界是广阔的,蓝蓝没有办法,只能飞出威龙大酒店,四处感受着天痕的气息。如此渺茫的寻找,又怎么能发现呢?时间一分

    一秒的过去了,天痕依旧没有半点踪迹。

    轻叹一声,蓝蓝已经不准备继续寻找下去了。飞鸟星这么大,她又如棵去寻找呢?到不如回到别墅去等,或许,现在天痕已经回去了

    也说不定。想到这里,蓝蓝低沉的心情好了一些,掉转身型,刚准备飞回别墅十,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心脏处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一

    阵绞痛另蓝蓝停止了运动,下意识的抬头向天上看去,半空中,一片红云缓缓飘落,朝地面而去。下落的速度并不快,似乎被什么东西乘

    托着似的。

    蓝蓝心中一惊,虽然在红色光芒的包裹中,但凭借着她对天很的熟悉,还是辨别出那下落的身影。赶忙加速飞行,带起一道蓝色光影

    老到天痕身下,双手一托,将他的身体接入怀中。此时,天痕的身体被蓝灵袍包裹,身上的血迹依稀可辩,做臂同又臂一样,也边成了红

    色,只不过却不是同一中红色,右臂的红色,看上去带给人灼热的感觉,而左臂的红色,则充满了妖异的气息,其中似乎有一条条血色光

    芒不断流转着。蓝蓝心头大痛,紧紧的将天痕搂在自己的怀中,“痕,痕,你怎么样?”柔和的宇宙气输入天痕体内,它发现,天痕的身

    体并无大碍,体内气血运行平缓,只是昏过去而已,这才松了口气,辨别了一下方向,抱着天痕向圣盟分部别墅飞去。

    在天痕身体下落的同时,那艘天鹰集团的运输舰也已经高飞而去,重伤的黑暗议长在离去时心中仍然充满了恐惧。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痕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罗——迦——”猛的坐起身,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原本换好

    的干爽衣衫此时又多了些水渍。心跳加快,使他看向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

    “啊!痕,你醒了。感觉有什么不舒服么?”原本趴在床上睡过去的蓝蓝被他的声音惊醒,看着天痕有些恐怖的脸色,赶忙握住了他

    的手。

    天痕不断喘息着,先前经过的一切像过电影一般不断在脑海中闪现着。罗迦最后的变化令他记忆十分深刻,最后的变化使天痕充满了

    不安。

    “痕,你怎么了?”蓝蓝有些焦急的看着情绪极不稳定的天痕。

    天痕双手抓住蓝蓝的肩膀,“告诉我,我是怎么回来的?罗迦呢?罗迦她有没有跟我在一起?”

    蓝蓝摇了摇头,道:“我只看到你一个人从空中落下来,身体被血红色的光芒所笼罩,当我接住你的时候,那红色的光芒已经消失了。但感觉上很怪异,似乎那红光是属于黑暗异能的一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痕痛苦的摇了摇头,“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罗迦。她,她,我要出去找她。”说着,从床上跳到地面。

    蓝蓝赶忙一把抱住天痕的腰,“不,现在你情绪这么不稳定,哪里也不能去。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蓝蓝的温柔中,天痕僵硬的身体逐渐软化,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蒙之色,喃喃的道:“蓝蓝,现在我也不想再瞒你什么了。来到飞鸟

    星,我的任务就是要将整个黑暗势力控制在自己手中。也就是说,要彻底征服黑暗祭祀、黑暗议会和德库拉家族。这是我同光明大长老的

    约定,只有将黑暗一统,才能更好的控制。罗迦,就是黑暗祭祀中的灵魂祭祀,而若西家族,其实就是黑暗祭祀一脉的基础。还记得上次

    同你交手的那个浮儿么?她是黑暗议长唯一的女儿,你应该也猜到了,上次是我故意放她离开的,在她离开前,我夺下了她的黑暗圣剑,

    并让她转告黑暗议长,到飞鸟星来找我。我的目的,就是要成为第二个末世,第二个黑暗之王。我与光明大长老商量过,当我整合了所有

    黑暗三大势力后,他会将圣盟也交给我,使所有异能者能够连结为一体,那样就不用惧怕任何一方的实力了。但是,我还是小看了黑暗议

    长,他来了同血皇一起来的,但却设下了圈套。令我和罗迦钻了进去。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我的左臂被血皇打成了齑粉,肋骨也断了

    数根……”说到这里,天痕突然看到自己正抓住蓝蓝双手的左手,全身一震,左手那血红色的光芒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正是罗迦变身时

    的颜色啊!

    脑海中瞬间如同爆炸一般,天痕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左臂红色光芒骤然大放,将蓝蓝身体弹开。把天痕笼罩在内,如同一个红色大

    茧一般。蓝蓝吓了一跳,看着那妖异的红光,突然间感觉到脑海中一阵昏沉,软倒在地面上。

    天痕重新回到了那寂静的夜空中,只不过,这次回去的却是他的意识。他看到了,正好看到了自己刚刚在罗迦的能力下昏迷过去的那

    一刻。

    “大哥,当你看到这个景象时,证明你已经想起了我。本来我是不想让你看到这一切的,但是,为了今后你对黑暗势力的统治,这些

    你必须要看。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一起死要好。你看到的变身,是我所发动的美杜莎终极变身。以我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为代价,终于一次

    性开启了全部血红之星中的能量。大哥,不要为我难过,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并没有死,我用美杜莎之泪帮你重新塑造了左臂,当我做

    完一切,接受反噬的时候,我将自己剩余的灵魂都投入到了你的左臂之中,不要为我难过,好么?我只希望你能记得我。或许,当你真正

    能力超过八十一级后,能凭借对能量分子的掌控帮我重新塑造身体,那时你再将左臂中的灵魂注入,罗迦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我已经将

    自己的部分记忆通过灵魂的烙印留在了你灵魂深处,有些事,你到时候就知道该怎么做了。”罗迦的声音平和的在天痕脑海中响起,并没

    有带出一丝情感波动。脑海中的画面开始发生了变化,令人惊心动魄的一幕幕不断出现了。

    ……

    “我,罗迦,以灵魂祭祀的名义,以自己的生命与灵魂为祭礼,开启吧,伟大黑暗先知全部的力量。”

    ……

    :“美杜莎,原本是神官的美杜莎,因为为爱而被邪恶的根源所笼罩。一切,是那么的凄惨,一切,是那么的悲哀。美杜莎的泪水,

    比天时之泪更加纯洁。我春节的精华啊!奉献给我最爱的人吧。”

    ……

    “你们知道么?美杜莎一生中只能流一次眼泪,美杜莎的身体。是最邪恶的存在,但是,她的眼泪却是最纯洁之物。因为,那是她全

    部爱的结晶,凝聚着,她春节的心灵。为了我爱的人啊!美杜莎之泪,已经找到了她的归宿。”

    ……

    “美杜莎破——碎——的——心——”

    “大哥,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我只希望,在你心中,永远都能留下罗迦的一丝痕迹,那就已经足够了。”

    ……

    影象中呈现出罗迦留下的每一句话都深身的震慑着天痕的心,美杜莎纯洁的眼泪,美杜莎破碎的心,其中包含着的都是对自己的爱啊!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以血红之星的诡异,罗迦有很大可能自己逃回飞鸟星。但是她为了自己,却放弃了生的希望。这份奉献的爱,又

    是自己怎么能还的清的啊!

    影象终于进行到了最后,血皇和黑暗议长一死一逃,罗迦的身体逐渐消失,化为血红色的光芒涌入了自己的左臂中。那似乎是灵魂地

    注入。

    “大哥,你已经看到一切的过程了,现在你听到的,是我凭借最后意识留下的话。大哥,我好希望能陪伴在你身边,哪怕是以妹妹的

    身份。但是,自从那次的事情横后,你似乎心对我存在着芥蒂。其实,我是真的爱上了你,或许是我们的灵魂先天有相融的特性吧。别再

    气罗迦当初的行为了。大哥,我要去了。如果你对罗迦还有一份情,那么你就一定要爱护你的身体,别忘了,在你的身体上,也有我的一

    部分存在着。大哥,去若西家族吧。到了那里,请你用灵魂开启我残留在左臂中一颗红色的光球,超越极限四长老有三个被我石化了,你

    在开启光球的时候,要让那三尊石像在你身体周围十米范围内。我已经留话给他们了。当他们看到我的留言后,你就到我的灵魂塔去,我

    将黑暗三大圣器与血皇留下的血蝙蝠放在了那里。你将他们收好,将来你可以找一个德库拉家族中合适的人选将血蝙蝠交给他。扶助他成

    为新的血皇,那样,德库拉家族就可以在你的掌控之中。至于黑暗议长,他受到了美杜莎最后凝望的伤害,至少三年之内无法恢复。大哥

    ,对不起,这次的事是我不好。如果我能多进行些周密的安排,也不至于会变成这样了。大哥,我真的要去了。还想见过,你就努力修炼

    吧。只有超过八十一级的纯正黑暗异能才能唤醒我的灵魂,才有可能重组我的身体。希望我们再见之时,你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黑暗之王…

    …”

    声音淡了,血红色的光芒重新被吸入到左臂中,与罗迦那种灵魂契合的感觉不断从左臂传来,但是,罗迦的灵魂却早已不具有意识,

    就算是先前天痕听到的话,也只是她在将自己灵魂融入天痕手臂时留下的。

    轻轻的抚摩着自己的左臂,泪水顺着天痕的眼睛流淌而出,“罗迦,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你的死而难过。因为,在我心中,你根本

    就没有死,我一定会争取早日达到八十一级黑暗异能,将你唤醒,那时,我将永远都不会让你再离开我身边。罗迦,你是我第一个女人,

    我又怎么可能不要你呢?只是,我再见你时有些迷茫,有些不敢正视。罗迦我错了,美杜莎的凝望,美杜莎的眼泪,都回永远烙印在我内

    心的最深处。”

    眼中寒光一闪,天痕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落在了同样通红的右臂处,左掌立起,眼中寒光大放,黑暗与空间的能力不断向左掌的峰

    锐处凝聚着,他的目标,是自己的右肩。右手突然不受控制的翻起,一把抓住天痕的左手,灼热的气流对抗着黑暗与空间两种能量。

    “不要啊!天痕,你疯了么?你要做什么?”地火神龙的声音多了几分惊恐。

    天痕在心中冷冷的向地火神龙道:“是的,我是疯了,我想知道,为什么在那时候我呼唤你却悄无声息,如果不是因为你不出现,罗

    迦回被逼迫的使用美杜莎终极变身么?好,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我为什么还留着你,抛开这条右臂,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只需要左臂

    就足够了。”

    “不不,你听我解释。”地火神龙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恐惧,“你听我说嘛,我并不是不想帮你,而是有心也无力。那天,你们所面对

    的敌人太强大了,就算我将自己所有的能量都奉献出来也未必有用,更何况,我至少需要三成能量来保护住自己的意识。不可能使用全部

    力量。上次的事难道你忘记了?上次,可是我替你挡下了那什么超能炮,那次的损耗太大了,而且我多少也算救过你一次吧,不要那么绝

    情啊!你不是同样没有派出你那只圣兽么?因为你知道,你那圣兽出去只有送死,那时你在接下血皇的攻击时,还强行阻止圣兽初级,不

    就是为了保护它,看来,在你心里我永远也比不上它,哎,如果你真的想将我毁灭,那我们就一起毁灭吧。”

    天痕因为气愤而冲昏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确实,在血皇那血手印临身之时,自己曾经阻止星痕出击,按照地火神龙的说法,它现在

    能用出的能力应该比星痕也强不了什么,即使出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无论怎么说,地火神龙也曾经救过自己和蓝蓝等人一次,这次的事

    情确实也无法怪它,散去了左手凝聚的能量,“对不起,地火,我太冲动了。我的心很乱,请原谅。”

    地火神龙长叹一声,道:“没想到,你们人类中竟然有那么多强者,那天围攻你们为首的两个人,每一个都相当于我全盛状态八成以

    上的能量,如果还有以前那具防御力超强的身体,或许我还能帮的上你,可是,我只有六成的力量,使用三成,对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帮助

    ,最多能帮你解决一个协助围攻的人,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对不起,天痕,以后我再想办法弥补你吧,不过,你那女性朋友的能力太强

    大了,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引动的,但是她引动后的能力,竟然比我全盛时期还要强大许多,就算我有以前那具身体,也绝不是她对手。”

    天痕叹息道:“不要再说了,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地火,你继续沉睡吧。”

    双手轻抬,天痕将蓝蓝吸入自己怀抱中,怀抱着蓝蓝充满弹性的娇躯,天痕空旷的心充实了一些,紧紧的搂着蓝蓝,他暗暗发誓,今

    后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自己所爱之人受到伤害。

    “我,罗迦,以灵魂祭祀的名义,以自己的生命与灵魂为祭礼,开启吧,伟大黑暗先知全部的力量。”

    ……

    :“美杜莎,原本是神官的美杜莎,因为为爱而被邪恶的根源所笼罩。一切,是那么的凄惨,一切,是那么的悲哀。美杜莎的泪水,

    比天时之泪更加纯洁。我春节的精华啊!奉献给我最爱的人吧。”

    ……

    “你们知道么?美杜莎一生中只能流一次眼泪,美杜莎的身体。是最邪恶的存在,但是,她的眼泪却是最纯洁之物。因为,那是她全

    部爱的结晶,凝聚着,她春节的心灵。为了我爱的人啊!美杜莎之泪,已经找到了她的归宿。”

    ……

    “美杜莎破——碎——的——心——”

    “大哥,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我只希望,在你心中,永远都能留下罗迦的一丝痕迹,那就已经足够了。”

    ……

    影象中呈现出罗迦留下的每一句话都深身的震慑着天痕的心,美杜莎纯洁的眼泪,美杜莎破碎的心,其中包含着的都是对自己的爱啊!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以血红之星的诡异,罗迦有很大可能自己逃回飞鸟星。但是她为了自己,却放弃了生的希望。这份奉献的爱,又

    是自己怎么能还的清的啊!

    影象终于进行到了最后,血皇和黑暗议长一死一逃,罗迦的身体逐渐消失,化为血红色的光芒涌入了自己的左臂中。那似乎是灵魂地

    注入。

    “大哥,你已经看到一切的过程了,现在你听到的,是我凭借最后意识留下的话。大哥,我好希望能陪伴在你身边,哪怕是以妹妹的

    身份。但是,自从那次的事情横后,你似乎心对我存在着芥蒂。其实,我是真的爱上了你,或许是我们的灵魂先天有相融的特性吧。别再

    气罗迦当初的行为了。大哥,我要去了。如果你对罗迦还有一份情,那么你就一定要爱护你的身体,别忘了,在你的身体上,也有我的一

    部分存在着。大哥,去若西家族吧。到了那里,请你用灵魂开启我残留在左臂中一颗红色的光球,超越极限四长老有三个被我石化了,你

    在开启光球的时候,要让那三尊石像在你身体周围十米范围内。我已经留话给他们了。当他们看到我的留言后,你就到我的灵魂塔去,我

    将黑暗三大圣器与血皇留下的血蝙蝠放在了那里。你将他们收好,将来你可以找一个德库拉家族中合适的人选将血蝙蝠交给他。扶助他成

    为新的血皇,那样,德库拉家族就可以在你的掌控之中。至于黑暗议长,他受到了美杜莎最后凝望的伤害,至少三年之内无法恢复。大哥

    ,对不起,这次的事是我不好。如果我能多进行些周密的安排,也不至于会变成这样了。大哥,我真的要去了。还想见过,你就努力修炼

    吧。只有超过八十一级的纯正黑暗异能才能唤醒我的灵魂,才有可能重组我的身体。希望我们再见之时,你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黑暗之王…

    …”

    声音淡了,血红色的光芒重新被吸入到左臂中,与罗迦那种灵魂契合的感觉不断从左臂传来,但是,罗迦的灵魂却早已不具有意识,

    就算是先前天痕听到的话,也只是她在将自己灵魂融入天痕手臂时留下的。

    轻轻的抚摩着自己的左臂,泪水顺着天痕的眼睛流淌而出,“罗迦,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你的死而难过。因为,在我心中,你根本

    就没有死,我一定会争取早日达到八十一级黑暗异能,将你唤醒,那时,我将永远都不会让你再离开我身边。罗迦,你是我第一个女人,

    我又怎么可能不要你呢?只是,我再见你时有些迷茫,有些不敢正视。罗迦我错了,美杜莎的凝望,美杜莎的眼泪,都回永远烙印在我内

    心的最深处。”

    眼中寒光一闪,天痕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落在了同样通红的右臂处,左掌立起,眼中寒光大放,黑暗与空间的能力不断向左掌的峰

    锐处凝聚着,他的目标,是自己的右肩。右手突然不受控制的翻起,一把抓住天痕的左手,灼热的气流对抗着黑暗与空间两种能量。

    “不要啊!天痕,你疯了么?你要做什么?”地火神龙的声音多了几分惊恐。

    天痕在心中冷冷的向地火神龙道:“是的,我是疯了,我想知道,为什么在那时候我呼唤你却悄无声息,如果不是因为你不出现,罗

    迦回被逼迫的使用美杜莎终极变身么?好,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我为什么还留着你,抛开这条右臂,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只需要左臂

    就足够了。”

    “不不,你听我解释。”地火神龙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恐惧,“你听我说嘛,我并不是不想帮你,而是有心也无力。那天,你们所面对

    的敌人太强大了,就算我将自己所有的能量都奉献出来也未必有用,更何况,我至少需要三成能量来保护住自己的意识。不可能使用全部

    力量。上次的事难道你忘记了?上次,可是我替你挡下了那什么超能炮,那次的损耗太大了,而且我多少也算救过你一次吧,不要那么绝

    情啊!你不是同样没有派出你那只圣兽么?因为你知道,你那圣兽出去只有送死,那时你在接下血皇的攻击时,还强行阻止圣兽初级,不

    就是为了保护它,看来,在你心里我永远也比不上它,哎,如果你真的想将我毁灭,那我们就一起毁灭吧。”

    天痕因为气愤而冲昏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确实,在血皇那血手印临身之时,自己曾经阻止星痕出击,按照地火神龙的说法,它现在

    能用出的能力应该比星痕也强不了什么,即使出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无论怎么说,地火神龙也曾经救过自己和蓝蓝等人一次,这次的事

    情确实也无法怪它,散去了左手凝聚的能量,“对不起,地火,我太冲动了。我的心很乱,请原谅。”

    地火神龙长叹一声,道:“没想到,你们人类中竟然有那么多强者,那天围攻你们为首的两个人,每一个都相当于我全盛状态八成以

    上的能量,如果还有以前那具防御力超强的身体,或许我还能帮的上你,可是,我只有六成的力量,使用三成,对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帮助

    ,最多能帮你解决一个协助围攻的人,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对不起,天痕,以后我再想办法弥补你吧,不过,你那女性朋友的能力太强

    大了,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引动的,但是她引动后的能力,竟然比我全盛时期还要强大许多,就算我有以前那具身体,也绝不是她对手。”

    天痕叹息道:“不要再说了,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地火,你继续沉睡吧。”

    双手轻抬,天痕将蓝蓝吸入自己怀抱中,怀抱着蓝蓝充满弹性的娇躯,天痕空旷的心充实了一些,紧紧的搂着蓝蓝,他暗暗发誓,今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