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复活的条件

    “痕,你,你没事吧?”蓝蓝刚一清醒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天痕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悲哀,哽咽着道:“我没事,但是罗迦却去了。蓝蓝,听过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么?将我自己的故事。我爱你,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对你有任何隐瞒。”他从自己与蓝蓝在梦幻城中见面开始说起,修炼的过程基本上都省略掉了,将自己当初如何遇

    到百合,如何遇到风远、梅丽丝、罗迦的过程详细的向蓝蓝诉说着,将自己与每一个人之间的感情纠葛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蓝蓝。即使紫幻

    的事也没有隐瞒。

    时间不断的流逝,黎明的太阳已经升起,天痕的故事,也在美杜莎破碎的心处化上了句号。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早已经沾满了天痕

    和蓝蓝的衣襟,天痕紧紧搂着蓝蓝,说出一切,他抑郁的心终于舒服了许多。

    良久,蓝蓝从天痕怀中挣脱出来,明亮的大眼睛中依旧蒙着一层水雾,“痕,一切我都已经明白了。不要难过了,好么?你说的对。

    罗迦妹妹并没有真的死去,当你能将她唤醒地时候,我和百合姐姐都会接纳他的。她为你付出了那么多,我们一定要好好补偿她。现在。

    只有我在你身边,让我来安慰你的心吧。”她的声音变的异常温柔,从她身。天痕甚至看到了百合地影子。

    蓝蓝缓缓拉开衣服的拉练,蓝色长裙跌落,露出了她那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的娇躯,完美地体态呈现在天痕面前。瀑布般的蓝色长发飘

    散在身后,除了颈项处的蓝色项圈以外,她身上已经再没有了任何遮挡物,重新融入了天痕怀中。蓝蓝羞涩的低声道:“本来,我应该是

    你第一个女人,现在。就让我还了当初地债吧。我爱你,像罗迦一样爱你,为了爱,我愿意奉献一切。”

    搂着那充满了强烈诱惑的娇躯,天痕的心却突然变得清醒了。他不敢去看,搂着蓝蓝,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不,蓝蓝,我不能。”

    蓝蓝一呆,“为什么?能告诉我原因么?天痕,我是心甘情愿这样做地。”她的眼眸流露出如同春水一般的温柔。

    天痕不是圣人,但却在如此诱惑中依然忍受住了心中地冲动。他双手捧着蓝蓝的脸,近距离注视着,“蓝蓝,你先听我说,好么?罗

    迦暂时的离去教给了我一件事。她让我明白,对于深爱的人要多去关怀,我不希望失去了才去珍惜这样的情况第二次在我身上发生。我爱

    你,所以,我必须要顾及你地感受,你与罗迦和紫幻不一样的,她们都是在有一定原因下才勉强与我结下合体之缘,而我们之间并没有任

    何其他原因,有的只有爱,而这份爱,我想在最正式的场合下才将其释放。等我向你外公求亲后,我们结为夫妇时,我才会要了你。现在

    ,我必须留给你应有的尊重。我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已经想开了,罗迦并没有死

    ,不是么?”他真的能不伤心么?不他不能。他只要一想到罗迦,就会心痛的无法呼吸,所以,他只能不去想,天痕已经暗暗决定,在罗

    迦复活之前,修炼将成为他生命中的主旋律。八十一级,那是一个遥远的数字,但是,天痕依旧有着执着的信念,为了罗迦,他必须要达

    到。

    搂着蓝蓝站起身,天痕拿起地面的衣物,小心的帮蓝蓝穿上,在整个穿衣的过程中,蓝蓝能够清晰的体会到天痕对自己的爱。

    蓝灵袍,静静的躺在旁边的椅子上,帮蓝蓝穿好衣服后,天痕将蓝灵袍捧在自己手上,上面那颗六芒星依旧蕴含着淡淡的能量气息,

    甚至还留有罗迦身上一丝幽幽体香,这是罗迦留给天痕唯一的东西,小心的将蓝灵袍送入自己的空间袋中,罗迦的音容笑貌不断在他脑海

    中回荡着。

    “蓝蓝,老大怎么样了?醒了没有?”外面传来风远低低的声音和轻轻的敲门声。

    天痕心中一阵温暖,低声对蓝蓝道:“刚才我对你说的话先不要告诉风远,我不希望他困为这些而为我担心。”叮嘱完蓝蓝,天痕上

    前将门打开,把风远让了进来。风远一看是天痕来开的门,顿时松了口气。

    “老大,你要吓死我们啊!你怎么回事,出去一趟,回来就弄的一身血污?”此时的风远,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轻浮的笑容。

    天痕拍拍他的肩膀,道:“已经没事了。只是无意中遇到两个熟人切磋了一下,其实我并没有受伤,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风远心胸一向开阔,见天痕没事,脸上顿时又挂上了笑容,“没事就好,那我不打扰你们亲热了,老大,我让夜欢给你煮了粥,你要

    是饿了,我现在就去给你弄来。”

    天痕楞了一下,“你让夜欢?你什么时候同夜欢姐变得这么亲密了。”

    风远得意的一笑,道:“老大,你可不要小看你兄弟,我现在正追夜欢姐,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说我的夜欢了。哎呦,谁打

    我。”刚说到这里,头上一痛,扭头看去,只见一脸娇嗔之色的夜欢一手端粥。一只手刚刚从他的头上收回。

    天痕看看风远,再看看脸上红晕流露的夜欢,心中地沉郁释放了许多,“小风,加油吧,在这件事上,我支持你。”

    夜欢没好气地将粥碗塞入天痕手中,“刚醒过来就说风凉话,快,堵住你的嘴。”

    天痕接过粥,碗中伟来的淡淡清香不禁让他的肠胃有了些许反应,轻叹一声,端起粥碗,一口气将热腾腾的米粥全部灌入腹中。灼热

    的粥液顺喉而下,烫慰着天痕的心,似乎不那么疼痛了,眼中流露着淡淡的寒光,道:“你们聊吧,蓝蓝。你跟我出去一趟。我想到外面

    走走。”

    蓝蓝自然明白天痕要干什么,柔顺地点了点头,搂着他手臂向外走去,天痕经过风远身旁,低声在他耳边道:“小风,有机会就不要

    放过,要知道珍惜机会。夜欢姐是很好的选择,你可要把握住。”

    风远嘿嘿一笑,道:“好了。老大,你们走吧,夜欢,我们去你房间里聊会儿天好不好?”

    夜欢俏脸大红。没好气的道:“谁让你进我房间。”说完,如同风一般跑了出去。风远向天痕使个得意的眼色,脚下一错,如影随形

    般跟了上去。在能力上他虽然远不如夜欢,但在速度上。却要比夜欢快的多了。

    天痕轻叹一声,道:“我们走吧。”走到门旁,将窗户打开,搂着蓝蓝纤细的腰肢飘身而起,在淡黄色光芒的包裹中,与蓝蓝一同飞

    向远方。

    若西家族城堡,天痕已经是熟客,城堡中的佣人们见到他都主动行礼。天痕带着蓝蓝直接走进城堡大厅,一进门他就看到了大厅中央

    那三尊石像,看到他们,美杜莎凝望五个字出现在天痕内心深处,长出口气,平复着绞痛的心,“来人,请孤超长老以及所有本族长老到

    此。”

    感受着天痕身上散发的威严,佣人们不敢不从,但他们自然不敢直接找孤超等人,一会儿的工夫,负责城堡内普通事务的撒尔?若西走

    进大厅,一看是天痕,赶忙上前几步,恭敬的道:“拜见黑暗之王。”

    天痕淡然道:“撒尔长老不必多礼,请所有黑暗祭祀长老到此,我有话要说。”

    撒尔?若西自然知道天痕和罗迦一起出去了,但此时与天痕同时回来的却换了另一个人,他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但是,也只能是疑惑而

    已。没有多说什么,赶忙去联络孤超等人了。

    天痕始终站在三尊石像中央动也不动,蓝蓝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一向温热的大手此时竟然是那么的冰冷。

    光芒闪烁,天痕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悲痛,足足半个小时过去,黑暗祭祀长老们才陆续到齐,天痕目光空洞,始终没有看他们,当所有

    人到齐后,孤超忍不住走上前,恭敬的行礼道:“黑暗之王,请问您对我们有什么吩咐?还有,灵魂祭祀现在何处?”在黑暗世界中,实

    力象征着一切,天痕当初就是用实力征服了这些黑暗祭祀长老们地心,而那天罗迦所施展的美杜莎的凝望起到了同样的效果,此时,孤超

    对于罗迦早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轻视之心,准备等罗迦这次回来后就将黑暗祭祀一脉的势力全部交给罗迦处理。

    看看身边的三尊石像,天痕长叹一声,道:“灵魂祭祀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回来了,请各位长老退出我附近十米之外,我要先接触这三

    尊石像上的诅咒封印。”听了天痕的话,众祭祀长老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但在灵魂臣服契约的作用下,他们谁也不敢违背天痕的命令,只

    得一个个向后推出。蓝蓝也松开天痕的手,跟随着孤超长老退到外围。

    缓缓抬起左手,一圈淡淡的红色光晕散发而出,妖异的气息散发,孤超认得,这正是那天罗迦所散发出的气息。此时此刻,天痕的意

    念已经沉入了自己的左臂之中,在意念的搜索下,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光团,黑色光团并不是呈现圆形,而是不断变化着自身的形

    态,在天痕的左臂中徐徐游走着,精神力刚一同那黑色气流接触,天痕立刻清晰的感到来字灵魂的触摸,啊!那是罗迦沉睡的灵魂啊!天

    痕全身剧烈的一震,泪水夺眶而出。第一次看到罗迦时,她看上去是一名纯洁的少女,她是那么美,她有着上天恩赐得天独厚的条件,可

    是,现在的她在世间只留下了这一团黑色的灵魂,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天痕的心好痛,他不断在那黑色的气流中呼唤着罗迦的名字。

    或许是感受到了天痕心中的悲哀,那黑色气流传出一股温暖的气息,安抚着他,通过接触,天痕发现,这团黑色气流中竟然包含着异

    常复杂的能量分子,其中带来的感觉,有以前罗迦的,也有血红之星的,那是异常邪恶的气息,但偏偏正是这邪恶的气息在安抚着自己。

    黑色气流引导着天痕来到经脉中的一个地方,他终于看到了那罗迦描述中的血红色光球,没有丝毫犹豫,天痕的精神力直刺光球之中。

    黑暗祭祀长老门突然看到天痕流泪,心中都不禁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就在这时,天痕的左手发生了变化,低沉婉转的声音回荡而起

    ,他的手完全变成了通透的红色,就如同放大的血红之星一般,一团黑色的气流以天痕的身体为中心席卷而出,红色光芒突然变得晶莹了

    ,天痕的手有节奏的轻轻挥动着,一颗颗红色手掌状的星星飘然而出,晶莹的光芒带着异常强烈的邪恶气息,围绕着天痕的身体缓缓旋转

    着。

    红色星光在空中穿成整齐的一串,围绕着天痕的身体旋转起来,在黑色气流的衬托下,显的异常绚丽。天痕动了,左手闪电般拍出三

    掌,围绕着他身体的星光骤然大放,瞬间凝结在一起,以天痕为中心,红色的光罩出现了,将他身边那三尊石像完全笼罩在内。

    在红色光芒的笼罩中,三尊石像开始发生了变化,保持着原本如*的石化身体渐渐变软,三位长老终于从石化中恢复了正常。但是,天痕

    身上的异状却并没有结束。黑色气流在三名长老身体恢复正常之时骤然膨胀,整个大厅中的光线都暗了下来,红色的光芒撑起,一幕景象出

    现在大厅上方,正是天痕与罗迦被黑暗议长和血皇带领着人围攻时候的情景。

    蓝蓝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况,前后一共二十分钟左右,当天痕的身体被血皇重击后手臂消失鲜血狂喷之时,她不禁惊呼出声,在这一

    刻,蓝蓝心中突然充满了对罗迦的感激,如果没有罗迦的牺牲,恐怕她永远也无法再见到天痕了.夜空中,那惊心动魄的场面却震撼着在场每一

    个人的心,尤其是当罗迦变身成为终于体美杜莎之时,所有的黑暗祭祀长们都不由得跪下身体,那是黑暗祭祀最终极的形态啊,在历史上,罗迦

    是第二个达到这样能力的人。

    一切都结束了,红色的光芒却并没有减退,罗迦平静的声音传出,“我想,当天痕引动我这一段留言时,长老们应该都在场。由于以灵魂和

    生命为大家引动了血红之星全部的能力,所以,我要去了。我的生命即将释放,灵魂的意念即将消亡,但是,为了灵魂祭祀的传承,我不能去,

    我的灵魂之石将失去意念的灵魂和我的生命烙印都保存在了天痕的左臂中,从现在开始。你们必须要完全听从天痕的调遣。当他的能力足

    够时,我会回来的,那时,我将真正拥有黑暗先知的能力。超越极限四位长老,黑暗祭祀一脉暂时就要依靠你们了。灵魂祭祀将会永远传

    承。

    天痕已经站在那里,通过与手臂中罗迦那失去意识的灵魂交流,他心中唤醒罗迦的希望大增,精神力小心翼翼的从手臂中撤出,面对

    着跪了一地的黑暗祭祀长老们,淡淡的道:“各位长老,大家已经看到了一切,这是我的错误,是我使灵魂祭祀陷入了沉睡。在这里。我

    用自己的灵魂起誓,不论经历什么样的困难,我都一定会将灵魂祭祀从手臂中唤醒,你们都起来吧。”

    在超越极限四大长老的带领下,众黑暗祭祀缓缓起身,孤超叹息一声,道:“黑暗之王,您不必因为灵魂祭祀暂时失去生命而难过。

    其实,这未必不是一个过程。血红之星的开启方法只有我们四个和灵魂祭祀知道,方法有两种。普通的方法是将血红之星中的封印逐一开

    启,逐渐接受其中的黑暗能量,这种方法需要经历漫长的过程。能否将封印完全开启,要看拥有者自身的能力和很大的运气成分。一旦在

    开启某层封印的时候失败,拥有者自身就会被血红之星所吞噬,之前开启地封印将重新聚合。而另一种方法,就是以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为

    代价将血红之星的封印彻底开启。这种方法只有黑暗先知的继承者灵魂祭祀才能使用。使用后,虽然灵魂祭祀会失去自己地生命和灵魂的

    意识,但是,使用这种方法却需要一个寄存体,这个寄存体绝不能破坏,否则,灵魂祭祀的生命烙印和灵魂将完全消失。”

    天痕心中一喜,急切的问道:“那这么说,我的左臂现在就是罗迦地寄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恢复她的生命呢?”

    孤超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这种方法之所以比前一种方法更加困难,并不是因为不会被破坏的寄体难寻,而是因为,灵魂祭祀

    的灵魂很难被唤醒,寄体的存活时间毕竟是有限的,一旦在有限的时间内灵魂未被唤醒,那么,结局依然是可悲的。”

    天痕皱眉道:“孤超长老,您就直说吧,到底需要怎样才能将罗迦的灵魂唤醒。罗迦留给我的话只是说当我的黑暗异能超过八十一级

    的时候,才有可能将她的身体重组并唤醒她的灵魂,却并没有说具体的方法

    孤超点了点头,道:“确实,想唤醒灵魂祭祀,就需要达到守望者境界的黑暗异能者。异能达到守望者境界后,对本系能量分子的控

    制足以达到随意而为的境界,凭借外界的能量分子重组身体的方法我不知道。但唤醒灵魂的方法却是有的。那需要用心去唤醒,用灵魂去

    融合。”

    天痕一呆,“用心去唤醒,用灵魂去融合?具体要怎么做呢?”

    孤超苦笑道:“上古流传下来的方法只有这两句口诀,具体要怎么做我也不清楚。一切只能由您自行摸索了。”

    天痕深吸口气,道:“我明白了,谢谢你,孤超长老,我会爱惜自己的生命,因为我已经不是再为自己一个人而活了。”

    蓝蓝走到天痕面前,低声道:“痕,你不是说,罗迦还留给了你一些东西么?我们先取吧。”这里毕竟是黑暗祭祀的领域,作为普通

    异能者,她对于这里的气息非常不适应。尤其是刚才天痕身上散发出的邪恶气息,刺激的她的身体一阵阵颤栗。

    天痕点了点头,向孤超道:“我先去灵魂塔,然后会离开这里,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黑暗祭祀就是若西家族的事依旧还是秘密。你们必须要将这个秘密保守下去,用不着向黑暗议会和德库拉家族报仇,黑暗议长还活着,我总会去找他报仇的,罗迦的生命不会白白

    付出的。”

    光芒一闪,天痕拉着蓝蓝。以移形幻影之法直接升到了二层,大步向灵魂塔走去。一边走着,天痕用宇宙气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向蓝蓝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