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幸脱危机

    从塞里手中接过沾上天痕流出血液的切片,看着那黑色的液体,彼得脸色便的凝重起来。他当然知道天痕的抗毒能力有多强,这种毒

    能达到如此程度,可见其威力。沉声道:“里,增健三津液,那罗迪血清,同时注射。哦,再加上千蚕毒液。”

    塞里凝重的重复道:“是,增健三津液,那罗迪血清,千蚕毒液。”迅速从一旁拉过三根管子,插上了天痕不同的静脉中。

    罗丝菲尔皱眉道:“彼得,千蚕毒液似乎是剧毒吧。你怎么给天痕这小子用。”

    彼得一边用仪器检验着手中的毒液,一边道:“千蚕毒液虽毒,却不足以伤害到这小子,这是以毒攻毒指法,只能暂时克制住他体内

    的毒素,没错,就是那种毒。”

    三种液体不断流入天痕体内,塞里从旁边拿过一个器皿,在天痕背后接住他流出的毒液,此时,他的后背已经高高肿起,似乎是药性

    开始发挥作用了。

    十分钟后,彼得走到罗丝菲尔和光明身前,脸色便的异常凝重。

    光明沉声道:“还有救么?”

    彼得道:“我治不了这种毒。”他的话,顿时引起其他人的惊呼,就连罗丝菲尔脸色都变了。“但是,这小子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罗丝菲尔皱眉道:“彼得,你这老小子不要大喘气好不好,怎么一会儿治不了,一会儿没问题的,难道你以为我们的心脏很好么?”

    彼得横了他一眼,道:“论异能,我远远比不上你,倒要论其他,你就差的远了,我说治不了,是因为我还没有研究出这种毒素的解

    法,我说这小子不会有事,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经过改造。再加上圣液的洗礼,和自身经脉的坚韧,凭借着本身抗性,辅助我的治疗,才

    不会有什么问题。哼,多亏受伤的是这小子。要是换了任何一人,包括你和光明在内,中这种毒后能坚持十分钟就是奇迹了。”

    光明皱眉道:“竟然有这么毒么?这到底是什么毒?”

    彼得凝重地道:“你们还记得二十多年前,摩尔那死去的儿子和儿媳么?”

    光明眼中光芒大放,“你是说,我那外甥就是死在这种毒素下的?”

    彼得点了点头,道:“我现在还不能完全肯定,毕竟过去二十多年。当初的毒素已经变质了,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才能确定。但

    是,我八成可以肯定,这正是那种毒,而且,毒素已经经过改良,比那时候还要毒的多了。这件事你们先不要告诉老摩尔,否则,以他的

    脾气,做出什么事来恐怕难以收拾,等我完全确认后再说。好了,你们可以出去了,我要立刻给这小子动手术,拖地时间长了,毒素一旦

    进入心脉,我就也没办法了。”

    光明眼中光芒连闪,即使以他如此平和的心态,突然听到当初毒死自己外甥的巨毒出现,心中也不禁杀机大盛。

    “嗯,我,我这是怎么了?”蓝蓝无力的声音响起,增健三津液的珍贵由在圣液之上,是一种合成药剂,如果不是蓝蓝和天痕身份特

    殊,彼得还真未必舍得使用。在强大的药力作用下,蓝蓝已经恢复了许多,恰于此时醒转。

    光明一闪身来到蓝蓝身前,凝声问道:“蓝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袭击了你和天痕。”

    蓝蓝的目光依旧有些呆滞,“是,是一群黑衣人,天痕给我买花,我正兴奋时,那卖花的小姑娘突然拿出一把匕首向我刺来,我本是

    躲不开的。但天痕却突然挡在我身前。他将我甩出去,让我先走,我突然感觉到全身一阵冰冷,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他怎么样了?”

    听了蓝蓝的话,众人终于知道,为什么以天痕的强大还会背部被刺了,罗丝菲尔的目光落在天痕身上,流露出一丝异样,微微的点了

    点头。

    光明知道蓝缆索知有限,也没有再问,柔声道:“放心吧,天痕不会有事的。好孩子,你现在太虚弱了,先睡一会儿。”柔和的光芒

    从他手中发出笼罩住蓝蓝的身体,使她再次进入了睡梦之中。光明扭头看向罗丝菲尔,淡然道:“我们走吧。”

    之后的三天,地球险些被圣盟翻转过来,多年以来,作为圣盟领导者,大长老光明第一次发怒了,召集本盟异能高手,在整个地球四

    处寻找。同时向银河联盟议会施压,暂时封闭了所有的运输站,目的就是要找出伤害天痕和蓝蓝的凶手。虽然从蓝蓝口中没有问出什么,

    但娜雪和星痕却将当时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光明。

    圣盟的实力未必有多强大,更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力量,但是,圣盟在整个银河联盟中的威望却绝不在议会之下,骤然施压,就连上、

    下两议院议长也不敢轻缨其锋,一时间,整个地球都处于紧张气氛中。

    ……

    “卡迦,我不是警告过你,咱们不要有所行动么?现在地球上到处都飞着异能者,圣盟已经在怀疑我了。”上议院议长的声音中充满

    了愤怒和不满。

    教主透过保密性传讯仪冷冷的道:“议长大人,您要搞清楚,我是在为您完成任务。您不是很想祛除圣盟这个威胁么?这次,虽然我

    们的行动失败了,但却已经探询到了许多圣盟的秘密。何况,我的手下也损失不少,剩余的人,还需要您多加召拂。”

    议长的怒气平息了一些,道:“都探询到了什么?你手下那几个人。连我的命令都不听,如果不是你的原因,我早改造战士将他们撕

    碎了。”

    教主微微一笑,道:“议长大人,我已经找到上次摧毁我冥域主舰的人了。除了他,谁还能伤的了我头号手下撒旦呢?人既然找到了。他总有根。只要我们掌握了他的根,还怕他不就范么?”

    “根?”议长似乎已经明白了教主的意思,“好,你着手去做吧,你放心,你的那几个手下我会安排好的,不过,圣盟最近追查的很

    紧,短时间内他们恐怕不能回你那里了。等事情平息了,我再想办法送他们回去。”

    教主淡然道:“我办事您尽管放心,时机到时,我们手中必然能够掌握足够的东西。不过,我需要您在技术上的一些支持。”

    议长道:“什么技术上的支持?”

    教主冷然道:“我想要一些资料。关于改造战士和生物战士的资料。现在我手中地资金还比较充裕,通过上次的事,我觉得。与其消

    耗大量资源放在建造战舰上,到不如从人身上下手,人的潜能几乎是无限的,而且,银河联盟中人有那么多,我想找出一些体制好的也并

    非什么困难的事。”

    议长冷哼一声,道:“你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么?改造战士和生物战士的资料是联盟最高机密,这个我也无权给你。”

    教主哼了一声,道:“议长大人,改选的日期似乎又近了,我想,我对您的帮助应该还有些作用吧。继续把持住这个位置对您的意义

    用不着我明说。我现在手里控制的资源和人还可以起到一些作用。”

    议长微怒道:“你在威胁我么?”

    “不敢,我只是在阐述一些事实而已。我需要您的帮助,冥教的壮大对您来说也只有好处,不是么?”教主有恃无恐地道。

    议长似乎在想着什么,足足沉默了半分钟后,才道:“我无权将那些东西给你,但是,你的人不正在地球么?我可以体迥给你一些东

    西,但是,你比较向我保证,支持我连任。”

    教主哈哈一笑,道:“如您所愿,我也不想换一个合作对象。”通讯停止,教主冷冷的自言自语道:“总想拿我当狗来使用么?总有

    一天,我会站在权力的巅峰。”

    ……

    “蓝蓝,蓝蓝……,罗迦,罗迦……,百合……”梦呓中,天痕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着。一只柔软而有些冰冷的小手轻抚上他的脸,

    “痕,我在,我在这里。”

    柔声的呼唤似乎唤醒了那沉睡的灵魂,天痕双眼缓缓睁开,看着眼前模糊的景象。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安定着他的心,长出口气,终于

    回神,感受着脑海中不断传来的阵阵晕眩,天痕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我这是在哪里?”

    蓝蓝温柔的握上天痕的大手,“这是咱们圣盟的研究所的特护房间,天痕,你好些了么?”

    “蓝蓝,是蓝冷。你,你没事吧。那天吓死我了。”天痕紧了紧自己的手,却用不上什么力量,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安然无

    恙更幸福的呢?

    蓝蓝赶忙抓紧天痕的手,贴近他的身体,道:“你放心,那天我就受了点轻伤,在光明爷爷和彼得爷爷的治疗下,已经不碍了。倒是

    你,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用身体替我挡那匕首啊!”

    天痕苦笑道:“当时时间紧迫,那刺客出手的速度太快,而且攻击力极强,短时间内我已经来不及凝聚足够的能量,只能用身体了。

    否则,以那刺客的速度和力量,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你很可能会被一剑穿心,如果你有什么事,我就百死莫赎了。”

    蓝蓝心中一阵甜蜜,还有什么比自己心爱之人舍身相救更让她欣慰的呢?在这次的事情之前,她对天痕始终有着一丝隔膜,她总觉得

    ,天痕对百合总要比对她更为亲近一些,但是,这次天痕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一切,遭遇刺客时,只是瞬间之时,哪怕只有一丝犹豫,天

    痕也不可能及时赶到,柔声道:“以后你可不能这么傻了,要是你去了,我该怎么办呢?”说到这里,眼圈不禁一红。

    天痕此时的神志已经又清醒了些,微微一笑,道:“傻丫头,我不会死的,我舍不得你们啊!不论为了你们谁,我都会好好活下去。

    这次的事都是因为我太大意了,要是没有受伤,那些家伙也未必能对付的了咱们,甚至还会多留下几个。不过,那毒还真是厉害,以我的

    身体抗性似乎都抵挡不了。”

    蓝蓝脸色微变,后怕的道:“听彼得爷爷说,这次多亏是你中毒,如果换做其他人,早已经一时三刻毒发身亡了。上次那三隔越的时

    间没白费,正是由于你本身抗毒性极强,才能勉强抵挡的住,将毒素逼一处。”

    有些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该吃药了。”天痕勉强偏头看去,只见脸色平淡的紫幻托着托盘走了来,托盘中有几瓶药剂,看上去,

    她显得清减了几分,穿着白色制服,勾勒出美好身材,虽然冰冷不在,但还是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蓝蓝看看天痕,又看看紫幻,不禁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天痕当初已经将自己与罗迦、紫幻的事情都告诉了蓝蓝,此时当着蓝蓝的

    面再见紫幻,他怎么能不尴尬呢?倒是紫幻,仿若无事一般走到天痕身前,将几个药剂瓶中的药物兑在一起,然后把兑好的药剂给了蓝蓝。

    “谢谢。”蓝蓝向紫幻友善的一笑,扶着天痕半坐起来,将药喂入他口中,药剂入口,有些酸涩,天痕微微皱眉,但还是都喝了下去。

    紫幻道:“天痕,你体内的余毒都已经肃清了,还需要修养几天,你既然已经醒了,要多修炼宇宙气,这样体力才能尽快恢复。”她

    用平淡的声音说着关心的,带给天痕怪怪的感觉。

    药剂入腹,天痕体内一片温热,精神顿时好了几分,“谢谢你,紫幻。这次要不是你们,恐怕我就完蛋了。”

    紫幻眼中突然多了些什么,“你不用谢我,谢蓝蓝就行了,她身体刚一好点,就天天守在你身边。少说话,多休息,我先走了。”

    蓝蓝突然站起身,拉住紫幻,道:“现在天痕醒了,我也就放心了,紫幻,你帮我照顾他一会儿好么?我想先去睡会儿。”

    紫幻楞了一下,看着一脸疲倦之色的蓝蓝,想拒绝,心中似乎梗着些什么东西,始终没能硬下心肠拒绝。蓝蓝向天痕眨了眨眼睛,在

    他额头上轻吻一下,这才转身走了出去。紫幻反应过来时,特护病房中,只剩下天痕和紫幻两人。

    看着紫幻,天痕不禁想起当初在养生仓中那销魂蚀骨的一晚,心头一热,不禁问道:“紫幻,你还好么?”

    紫幻低下头,淡然道:“没什么好不好的,生命再不受那冰冷的威胁,算是比较好吧。你现在的情况应该用不着看护了,我还是先走

    了,省得引起你那些红颜知己的误会。”

    天痕看着紫幻平静的娇颜,轻叹道:“别太苦着自己,研究虽然可以让你不去多想其他,但却无法真正填补你心中的空虚,试着去接

    受周围的一切吧。世界之大,并不只局限于你所看到的这些。外面的天地广阔,也会让你的心便的更加宽广,人之一生可以有许多经历,

    不是么?”

    紫幻轻叹一声,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你,你都试图改变我呢?你觉得,我是容易改变的么?我早已经决定了。这一生都奉献给研究。”

    天痕突然拉住紫幻的手,有些冲动的道:“那我呢?你能忘记那天晚上发生地一切么?”

    紫幻脸色大红,虽然她也有冰异能,但此时面对虚弱的天痕又怎么能用呢?稍微挣扎了一下就停止了反抗,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道:

    “能,我能忘记。”

    天痕微微一笑,道:“骗自己很有意思么?如果你真能忘记,为什么怕伤到我而不挣脱呢?紫幻,我知道,在你心中,或许我不是一

    个好男人,但是,我至少也可以成为朋友吧。你这样始终自闭着自己的心,对身体不好。难道你不希望快乐么?”

    紫幻凄然道:“快乐?在我脑海中,这个词汇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从我出生那一天开始,就一直在与病魔抗衡着。如果没有彼得老师

    ,我早已经死了。现在虽然已经不再有病魔的侵扰,但是,为了报答彼得老师的恩情,我不能多想其他什么,只有不断地帮助老师研究,

    以报答那永远也无法报答的再生之恩。”

    “不,孩子。你错了,你以为老师救你是为了让你报答么?我同样也希望你能快乐啊!”门开,彼得所长和光明大长老一起走了进来。紫幻一看到他们,顿时大羞,赶忙将自己的手从天痕掌握中抽了出来,站起身,恭敬的道:“彼得老师,大长老。”

    在她心中,彼得所长的地位绝对是至高无上的。

    彼得走到天痕床前,笑骂道:“你个臭小子,有了蓝蓝还不知足么?还来撩拨我们紫幻,不过,你说的对,紫幻确实需要多一些快乐。”

    天痕眼中一阵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是啊!自己有了百合、有了蓝蓝,还有了罗迦,感情上的事已经有些杂乱了,幸

    福和快乐,恐怕是只有不能带给紫幻的,反而,更多的将会是困扰吧。

    紫幻有些茫然的看向彼得,道:“老师,我,我不会听他的,我会始终陪您做研究的,你别不要紫幻。”

    彼得微微一笑,拍了拍紫幻的肩膀,道:“孩子,你从小就跟着我,我始终将你当成自己的亲女儿看待,研究虽然是一种乐趣,但是

    ,如果你不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又怎么知道研究是不是真正适合你呢?天痕说的对,你应该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样对你会有帮助的

    ,老师也希望我的小紫幻能够向天使一般快乐啊!”

    紫幻眼圈一红,道:“老师,您真的不要紫幻了么?”

    彼得眼中流露出慈爱的光芒,“怎么会呢?你塞里都是我最得意的弟子,都是我的好孩子。出去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你觉得倦

    了,这里总是你的家!如果你在外面见识过后,仍然觉得研究是你唯一愿意走的路,研究所的大门始终都会向你敞开。上次塞里去了魔幻

    星数年,这次,也该你出去走走了。光明老大,这件事你可必须要答应我,让紫幻出去走走,当然,还要派得力的人保护她。要是我们紫

    幻有一丝损伤,我就罢工给你看。嘿嘿嘿嘿。”他在圣盟中的地位并不比几位审判者低,提出这个条件自然有恃无恐,不怕光明不答应。

    听着彼得赤裸裸的威胁,看着他眼中狡诈的光芒。光明大长老无奈的道:“你这老家伙,都一把年纪了,还一点正经都没有,当着孩

    子们像什么样子。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紫幻啊!你准备一下,过几天,你跟随我们总部的一个任务小队出外历练吧。”

    “老师,我,我真的不想去。”紫幻有些焦急的向彼得求助。

    彼得却仿佛没看到似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紫幻,咱们出去吧。老师给你准备了几样护身的法宝,省得到时候出去别人说我们研

    究所的人没本事。”一边说着,他拉着紫旱走了出去。

    天痕欣慰的看着紫幻的背影,心中松了口气,他始终觉得,像紫幻这样的好姑娘,命运却如此多磨,确实应过的快乐一些才是,在内

    心中,默默祝福着她。

    光明都到天痕床前,微笑道:“傻小子,不要看了,身体好点了没有?”

    天痕脸色一红,支撑着想坐起来,却被光明阻止了,只得躺着道:“我已经问题不大了,刚才我用精神力扫描全身,已经没有毒素留

    存。创口也已经合拢,我想,以我的身体素质,最多再有三天,就能够恢复过来。大长老,查到那些是什么人了么?”

    光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摇了摇头,道:“当时的情形你的圣兽都已经告诉我了。那些怪兽很明显不是人类,也不同于改造战士或是

    生物战士,这几田我们几乎搜索遍了整个地球,却一点线索也没有发现,看来,这隐藏在暗处地敌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天痕眼中寒光一闪,道:“大长老,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次的事一定与议会有关,以我们圣盟异能者的能力,地球虽大,但又怎么会

    找不到几个人呢?如果不是议会包庇,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逃脱得了。议会很显然已经知道我们这些圣子、圣女地身份。”

    光明眼中流露出凝重地光芒,“这件事你就不要多说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刚才的话不要说给别人知道,至少,在表面上我们与

    议会之间仍然是合作的关系。你也知道,异能者在整个人类中毕竟只是小众,一旦与议会闹僵,对我们非常不利,天痕,现在只有忍一时

    之气,等待机会。我已经向议会施压了,相信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再有什么动作。这几名圣子、圣女中,只有你的家属不在我们掌控之内。

    我已经下令派人去接你父母来地球了,只要将他们安顿在咱们总部,凭借你的能力,只要增加些警觉性,那阴暗中地敌人想对付也不是那

    么容易的。”

    听光明这么一说,天痕心中不禁一阵温暖,自己刚想到的问题,光明大长老已经派人去解决了。如果父母能来天平球中,确实是最好

    的选择。

    光明接着道:“那天除了蓝蓝以外,只有你真正与对方的首领交过手,你怎么看他的能力?”

    天痕想了想,道:“他的力量很怪异,我可以肯定,那不是属于我们圣盟任何一种异能的能力,而是邪恶的能力,那种近乎疯狂的邪

    恶之气不但能瞬间提升他的战斗力,而且一旦得手能够给敌人造成巨大地伤害。据我判断,那个家伙的邪恶能力足以相当于一名审判者的

    力量了。如果那天不是我有当初从奈落那里得来的龙魂盾将他能力中的邪恶气息过滤掉,恐怕也很难讨好。只有我在全盛状态下,或许能

    够与其拼吧。不过,我看的出,那家伙非常自负,否则走狗也不会被我用移形幻影偷袭成功了。这显然是一种新的能力,大长老,会不会

    是议会研究出来的另外一种改造人呢?”

    光明摇了摇头,道:“听你这么说,再加上当初星痕的叙述,我几乎可以肯定,这种邪恶的生物,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你要知道,其

    他能力可以通过各种科技手段赋予,但是有属性的能力却是非常难以制造出来的,尤其是这种邪恶的气息,那完全是由内而外,并非人力

    可以创造。”

    天痕心中一动,道:“那这么是,那些怪物业绩是在某颗星球上出现的新型生物了。哦,对了,我记得他的手下曾叫他撒旦队长。”

    光明颔首道:“这个我也听星痕说了,你知道撒旦二字的含义么?”天痕脱口而出,道:“恶魔?”

    光明沉声道:“不错,就是恶魔。我想,这些怪物很有可能就是恶魔一族,虽然这个种族是第一次听说,但他们却真正的存在着。现

    在,我们只能希望这样的恶魔数量不要太多,否则,不但我们圣盟有麻烦,就连整个人类恐怕都会有很大的麻烦。”

    天痕心头微沉,道:“所以,这件事我们一定要尽快搞清楚。大长老,我与撒旦队长交过手,就交给我吧,我有信心探察出他们的底

    细。”

    光明摇了摇头,道:“这件事虽然重要,但却不急于一时,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完成,对于咱们圣盟来说,这件事更加重要。”

    天痕眼中一亮,道:“你是指奈落的事么?这么说,圣盟已经决定帮助他得回自己应得的东西了。”

    光明微微一笑,道:“我发现,有时候跟你这小子说话真的很省事,我还没说,你就已经明白了我的想法。不错,正是奈落的事。我

    与其他几位审判者研究过了,比尔家族实力庞大,如果能与之结盟,对圣盟来说绝对是好事。更何况罗丝与比尔家族的老族长关系一直不

    错,于情于历,这件事我们都必须要帮助奈落。所以,我们已经决定,就以体为首来完成这件事吧。天痕,你有信心么?”

    天痕自信的一笑,道:“这是我的荣誉。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又怎么配成为圣盟的第七长老呢?”

    光明眼中光明大放,爽朗的笑道:“好,我没看错人。这件事就交由你去办理。当然,这次事关重大,我会派遣一些人做你的助手。

    记住,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就算失败了,你们几个也必须给我活着回来,明白么?”

    天痕点了点头,道:“这次都谁跟我去,我想,风远、蓝蓝他们几个是少不了的。还有谁呢?”

    光明正色道:“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这次罗丝菲尔审判者将跟随你们一同前往,同时,还有他手下的虎鲨小队的八个人。再加上你

    们几个,实力已经足够强大了,多年以来,我们圣盟还是第一次派遣两名审判者级别的任务执行一个任务。虽然罗丝跟着你们,但指挥却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