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虚空十三破

    声音响起,“外敌入侵,已确认,全部消灭。”

    什么时候。会议室的墙壁上突然翻出无数枪管,上百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二先生那些手下们全部消灭了,就连他门手中的雷射枪

    也没有留下。这是主控电脑所控制的防御系统。这些手下本就不是二先生的凭借,他们都只是比尔家族普通成员而已,二先生凭借的,是

    拥有青龙力的比尔家族直系成员,尤其是那七名长老,每一个所拥有的能力都不弱。凭借他们,才能与风霜比尔和圣盟的人对抗,没有绝

    对的把握,他有怎么肯轻动呢?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二先生措手不及,一时间呆立于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吉诺比尔贴近二先生背后,“怎么办?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二少爷,你快想想办法啊!”

    二先生全身一震,出震骇中清醒过来,怒视着先前都意见答应过支持他的比尔家族高层们,“你们都疯了么?难道你们忘记对我说过

    什么?奈落虽然回来了,但他有怎么可能带领我们比尔家族发扬光大,只有我,只有我才是最合适的族长人选。”

    一名原本“支持”二先生的比尔家族长老冷淡的道:“不错,奈落比尔确实不适合担任族长的位置,我们没有人会支持他。但是,作

    为族长之子,你在十几年前就开始拉拢人心试图叛乱,像你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坐族长之位?我们并不是忠心于奈落。而是忠心于风霜族

    长。你以为,我们这些长老真的会被你那些利益所诱惑么?你错了。没有风霜族长,就没有比尔家族的今天。他永远都是我们的领袖,更

    何况,我们都很满意现在地生活,根本不需要再有什么更多的利益了。而你,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你的系演到这里也该落幕了,

    一切请族长秉公处理。”

    “不,这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你们怎么会这样背我而去呢?各位长老,各位长老。难道我为家族做地事还不够多么?”目光转

    向风霜比尔,“是你,是你设下的局诱我上当,对不对,刚才他们所说支持我的话,都是为了引我上钩。”

    风霜比尔道:“现在你才明白么?已经太晚了。”

    二先生的样子已经有些疯狂了。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站的高,摔的才会更很,此事次刻,他的心已经乱了,多年努力付诸东流

    ,他怎么能甘心呢?

    风霜比尔叹息一声。道:“老二,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偏心于奈落的父亲和奈落,而始终冷落你么?现在我告诉你。因为。奈落的

    父亲是我唯一地儿子,而你,却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这个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是家族丑闻,我本不想说,但是。我不希望落得一个

    偏心的说法,奈落的奶奶生下奈落的父亲以后,我就继承了族长的围子,那时候,我每天都忙于处理家族中地各种事务,根本无法顾及她

    太多。开始时还没有什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奈落的奶奶渐渐耐不住寂寞,于一名本族家将通奸,就有了你。妻子怀孕了,我怎么会不

    知道呢?我好恨,带上绿帽子是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立刻秘密处死了那名家奖,奈落的奶奶那时也已经后悔了,但一切为时已晚。本来

    ,我想让她将孩子打掉,但想到孩子无辜,索性任由她将你生下。奈落的奶奶深决对不起我,在你出生的第三天就自杀了,临死前,她留

    下一封信,希望我不要为难你,留你一条命。人死灯灭,我心中地恨也已经淡了,我不但没有杀你,还认你为子,在外人所知,奈落的奶

    奶是因为难产而死。”

    听到这里,二先生脸上血色尽褪,倒退几步,如果不是吉诺比尔的搀扶,他险些跌倒在地,“不,不,我不信,我不信,这是借口。”

    风霜比尔苦笑一声,“借口?我用地着以污蔑自己来做借口么?你以为这种事很光荣?你和你哥哥一天天长大了,为了不引起心中的

    恨,我只有疏远你,尽量少见你面,在潜意识中,我已经渐渐的将你当车我自己的孩子看待。不错,你确实很努力,你的努力得到了许多

    人地认可,也包括我,当你哥哥死了以后,我开始将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你也确实做的很好。那时我就想,虽然因为你没有比尔

    家族的血统而不能成为族长,但也可以辅助奈落,好好管理比尔家族。所以,我对奈5落才放纵了一些。但是,你做了什么?刚一得势,你

    就开始在暗中结党营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的事情发生,正是你多年的计划所致,老二啊老二,你也太小看我了。看在你母亲的

    份上,我不杀你,你自己废了青龙力,我会派人送你到一个山明水秀的星球去度过余生,冲现在开始,你不再属于比尔家族成员。”

    二先生脸色大变,眼中突然两起冷厉的光芒。“父亲,不,我应该叫你风霜族长,你这样就想驱逐我么?想的恐怕太容易了吧。我没

    有败,就算今天我死,我也要拉着你们所有人做垫背。”没有任何人发现,几滴透明的液体从他手中滑落地面,迅速的挥发不见。

    风霜比尔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还想着神级舰艇偏队么?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它们的主炮正瞄准着这里,只要你一声令下,就可以将

    我这青龙殿夷为平地?你决得,我会给你这种机会么?神级舰艇偏队是我们比尔的根本,就凭你也想收买他们?你的准备不可谓不齐全,

    还有什么王牌,都打出来吧。看看你是否能威胁到我。”淡淡的霸气散发而出,所有的一切已经都在他掌握之中。

    天痕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听风霜比尔说到这里。他心中不禁有些怪异地感受,在这种权利的斗争中,说的好谁正谁邪么?胜者为王

    ,同风霜比尔地老谋深算相比,二先生还是差太远了,一步错则步步错,他已经完了。刚想到这里,他突然感觉到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

    来,甜香的气息闻起来有些腻。天痕一直与蓝蓝在一起,蓝蓝身上那处子幽香他已经闻的习惯了,突然闻到另一香味他不禁楞了一下,下

    一刻,他骤然反应过来,大喝道:“不好。有人下毒。”

    话音刚一落,所有会议桌旁坐着的人全都脸色大变,他们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软绵绵的丝毫动弹不得。

    罗丝菲尔扭头想天痕看去,“好强地毒,我提聚不了异能了。”

    二先生阴阴一笑,道:“你们不用白费力气了。这是我通过特殊渠道得来的宝贝,名叫倾心醉,其实。他并不是毒药,而是一种补药

    ,闻了这种药后,对身体有极大的好处,相当于经过一次锐变术。价格不菲啊!可惜的是。这种药闻过之后,至少要三个小时的时间全身

    酸软,就算你们有通天撤地之能,恐怕也无法再与我作对了吧。三个小时,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就让我们拼个鱼死网破吧。”

    天痕急垂体内三种能力,但正如二先生所说,这并不是一种毒药,他自身对毒性的抗力对这种药物根本起不到作用,全身软绵绵地,

    用不出一丝力量。正在焦急间,熟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天痕,我帮你。”白色光芒在体内亮起,天痕侵袭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

    一点一滴的恢复着,那声音正是星痕的。“天痕,我的成长是依靠吸收你地能量而进行的,那香味确实是补药,我与其他圣兽不同,对空

    间的感知比较敏感,香味挥发地地方都已经被我的能量包裹住了,我将它们都吸入我自己的身体,其他的,就看你的了。嘿嘿,我也趁着

    机会补一补。”

    天痕心中大喜,他长不在乎什么补药,现在最重要地是恢复能力。不动声色的看着二先生,快速的凝聚着自己的异能。

    “二少爷,你快把解药给我吧,我好帮您啊!”站在二先生背后的吉诺比尔焦急到道。他和那些忠诚于二先生的人也已经软倒在地。

    二先生微微一笑,道:“三个小时的时间长的很,其实,想化解药力也不容易,有水就足够了。”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将其中清水

    弹出,落在自己那些手下的眼睛中,包括吉诺比尔在内,他的手下们酸软的感觉快速消失着。一个个先后站了起来。

    二先生冷冷的笑着,“风霜比尔,按你刚才所说,是你杀了我的父亲,逼死了我的母亲,那么,我杀你替父母报仇不为过吧。你就先

    去吧。他们一定在天国等待你。”

    手,在众人各种不同的目光注视下缓缓抬了起来,怒叫声此起被伏的从比尔家族高层们口中响起,但是,声音是无法阻止二先生行动

    的,淡淡的青色光芒不断凝聚着,低沉的龙吟咆哮声围绕着他的身体四散,每个人都知道,当青龙出现时,就是风霜比尔陨命的一刻,无

    法提聚能量抵挡,在青龙力面前,人的身体只有破碎一途。

    罗丝菲尔怒孔道:“混蛋,你敢动手,圣盟将永远是你的敌人”

    二先生不屑的看向罗丝菲尔:“不要急,他完了。下一个就轮到你。圣盟算什么,你们能斗的过议会么?将你们几个结束在这里你们

    圣盟的不满,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吧。老菲尔,我可不是吓大的。不错,你们这些异能者确实很强,这次来的也都是你们圣盟中的精英

    ,可惜啊可惜,现在全变成了软脚虾,哈哈哈哈哈哈哈…………”在大笑声中,青龙终于出现了,为了铲除心腹大患,二先生这一击用出

    了全力,栩栩如生的青龙飘然而出,在空中咆哮一声,骤然想风霜比尔撞去。

    从二先生的“补药”开始发生作用以后,风霜比尔一直保持着平静,眼看青龙冲向自己,依旧没有流露出惊慌之色,单是这份泰山崩

    于前面而不变的气度,就是二先生所远远不及的。

    青龙前多了一个人,黑色与白色两股完全不同的气流骤然纠缠在一起如同一个巨大旋涡般跌出一步,而那道身影长啸一声,迎着他扑

    了上来。动手的,正是天痕。凭借着当初接下风霜比尔攻击的方法,他顺利的挡下了二先生全力一击,但是,二先生的强悍还是令天痕有

    些以外,虽然使用了两种超过四十级的异能,但此时他全身都被青龙力针的有些发麻,体内气血一阵翻涌,如果不是本身体质强悍,恐怕

    他已经吐血了。

    二先生脸色大变,怒喝道:“给我上。”他好不容易才占据了上风,怎么能被天痕破坏呢?

    两道身影同时从二先生背后闪出,正是两名比尔家族直系成员,青龙力骤然湛放,天痕吃惊的发现,这两人的能力竟然不在二先生之

    下,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能再藏私了,比尔家族的人第了无所谓,要是被二先生伤害到任何一名圣盟中人,他必将抱憾终身。

    天痕没有使用天魔变,那是他最深的秘密,一旦使用天魔变,风霜比尔老到的经验,很可能会看出其中奥秘,冷哼一声,“接我一招

    ,虚空破。”身体骤然前闪,群深没有带出一丝光芒,双拳同时迎上了迎面扑来了两条青龙。

    轰……,巨响声令整个会场颤抖了一下,青龙前冲的势头顿时被遏制,但是,一切并没有结束,天痕在反震之力的作用下身体向后弹

    出一米,正在这时,怪异的一幕出现了,众人眼中,竟然同时出现了两个天痕,是的,两个天痕,那是因为速度太快而产生的。虚空破的

    精髓终于出现了,同样的两拳再次轰击上了青龙的头部,头破,天痕的身体向后弹出,但是,空中依旧是两个天痕,第三拳几乎在第二拳

    结束的瞬间又轰了上来。天痕的拳中,凝聚着澎湃的压缩空间系能量,这第三击达到了预料之中的效果,青龙灭。

    第四拳,是的,还有第四拳,在残影中,没有人看清天痕的第四拳是什么时候发出的,但是,骨骼碎裂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入每个人耳

    中,他的两名对手已经软倒在地,他们体内的骨骼再没有一根是完整的。这两个人已经相当于背叛了比尔家族,对于他们,天痕手下没有

    留情,反正风霜比尔也不会饶恕他们的。

    天痕优雅的身影出现作二先生身前,先前的震撼令二先生根本不敢与之抗衡,手中一震,出奇的。天痕并没有向他发动攻击,而是夺

    走了他手中那个装水的瓶子。手腕一抖,瓶中之水化为一道蓝色的光芒飘入罗丝菲尔审判者眼中。

    前后不过数秒钟的时间,天痕却已经解决了一切。虚空破,是他当初在三个月的身体改造中,经过空间系太上长老采若天的指点后所

    领悟出的绝招。只属于他自己地绝招。原理其实非常简单。但除了天痕之外,却绝不可能再有人能做到,因为,只有他同时拥有了黑暗、

    空间两种异能,而虚空破正是将这两种异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虚空破利用的,是速度与力量。攻击力全部压缩在双拳之中,第一击只不过是整套攻击的引子,目的是要缠上对手,在第一击出现的

    同时,黑暗系异能于暗中发动。以黑暗所特有的吸附力将对手封定,如果对方能力不足,自然会毁灭在第一次攻击之中。反之,挡下第一

    记攻击,自然会产生反震之力,使天痕地身体后错,这样,就会使天痕与自己的敌人之间形成这个微妙的距离。利用这个距离,天痕凭借

    着空间系异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瞬间加速再次前冲,凭借着速度,使他那包含着压缩性空间系能量的双拳再次攻击。此时,敌人必然还在化

    解着他地第一波攻击,两次攻击加上速度的叠加,所产生的攻击力比起第一击要更加强悍。当然,这并没有结束。因为,后面还有以同样

    原理随之而来地第二击、第四击……,天痕曾经试验过,凭借他的能力,在全力施为下,可以持续攻击十三至次,所以,他的虚空破也名

    虚空十三破。随着能力的提升,攻击的次数本可增加,天痕却没有再增加攻击地数量,而是在不断的修炼中,提升着虚空十三破攻击的强

    度。毕竟,十三次叠加攻击已经足够了。

    虚空破最可怕的地方是攻击力,但是,这持续的攻击却是在黑暗异能的辅助下才能完成的。只有黑暗异能中特技跗骨之蛆才能让他盯

    牢对手,持续不断的发出攻击,否则,第一击刚结束,对方就已经跑了,自然无法发挥出虚空破的威力。当然,天痕的虚空破并不是没有

    破绽的,破绽就在于他的速度还不够快,采若天曾经对他说过,如果他的速度能够达到光速,凭借着虚空十三破,在进行天魔变之后足可

    以挑战现在任何一位审判者。天痕曾经与采若天试过,采若天也不敢正面连续接他在天魔变后的连续十三破,只能凭借自身对攻击的感知

    ,以最快的速度破掉他的跗骨之蛆,再凭借速度甩开天痕,才能避其锋锐,不过,天痕全力使用一次虚空十三破之后,也会立刻解除天魔

    变,暂时失去攻击的能力,需要恢复一段时间才能再次使用。

    上次天痕与蓝蓝遭遇袭击后,由于身中毒刃,速度大大减慢,而对手又过于强悍,使他根本没有机会使用虚空十三破,今天第一次在

    对敌时用出,竟然轻易的解决了两名能力相当于普通四十级异能者的对手,而且只用了四破而已。这样的成绩足以令他自豪了,毕竟,他

    还没有使用天魔变。

    二先生手中的水瓶容量太小,根本不足以救在场这么多人,所以天痕选择了水系审判者罗丝菲尔,只要他一恢复,自然就可以帮在场

    所有人化解那“补药”之危,试问,二先生的手下中,又有谁能对付的了罗丝菲尔呢?

    天痕的选择完全正确,罗丝菲尔刚一恢复,整个房间中就充斥满了蓝色的光点。同时,一个蓝色结界将二先生极其手下等人完全困在

    其中,如果不是有风霜比尔在场,险些因为暗算而阴沟里翻船的罗丝菲尔早下毒手了。

    天痕,以他自己之力化解了这场危机,见会场中众人一一恢复过来,他不禁松了口气。

    二先生的目光便的有些呆滞了,眼看着周围的蓝色光芒,他再次陷入了疯狂之中,“好,好,好,真没想到,不但我多年德准备竟然

    全在你们算计之中,现在还出了这么一个连补药都不吸收的小子,真是天要亡我啊!但是,我还有最后一步棋!奈落,你看看,这是谁?”他突然向自己身后一名手下抓去,那名手下一直都静静的站在那里木然而立,两旁还有二先生其他手下,此时看来。她应该是被看护着

    才对。二先生一把将其拽过来。头上的帽子打掉。露出了一头飘逸的秀发。俏美的面庞上没有一丝血色,看着奈落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这

    个人,竟然是奈落在飞鸟星的女友??丝丝。

    二先生一把捏住丝丝的脖子,另一只手在她身上轻拍,嘤咛一声,丝丝恢复了说话了能力,焦急地大叫道:“奈落,别管我,快杀了

    这混蛋。”

    奈落全身大震,“小丝,你,你怎么会……”

    二先生厉声道:“奈落,想要你爱人的活命么?如果你不想她死。就用你的命来换她的,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没想到吧

    ,在你到飞鸟星的时候,我就留了这么一手。始终派人监视着你,你一离开,我就将这个女人抓到了,我倒要看看,你在不在乎自己心爱

    的人。”

    风霜比尔的能力也已经恢复了,不理二先生,目光转向奈落,淡淡的道:“现在,该是你表现的时候了,为了比尔家族,有的时候,

    需要做出一定的牺牲。我相信,我的继承人应该能力做到这一点。”

    奈落全身微微有些颤抖着,看着二先生,他眼中不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二先生状似疯狂般的大笑起来,“奈落,难道你想她死?还

    不动手?”

    奈落笑了,他突然异常怪异地笑了,“叔叔,我再最后叫你一次叔叔。你以为,拿小丝就能威胁我么?你错了。今天,你已经再没有

    任何机会,何必困兽犹斗。你也太小看我了,虽然我以前是纨绔子弟,但却并不表示我没脑子,小丝只不过是我安排的一步棋,当初我头

    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想到,有一天或许会有人拿她来威胁我。没想到,这步棋竟然真的用到了。对我来说,小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小丝有些呆滞地看着奈落,泪水从大眼睛中不断滑落,身体在二先生的掌控中不断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奈落眼中冷光连闪,向风霜比尔道:“爷爷,有些事也该让大家知道了。这些就由我来处理吧。”

    风霜比尔向他点了点头,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二先生此时心已乱,气急败坏地道:“奈落,作为一个男人,你连自己的拟稿都保护不了,还有脸活在世间么?”

    奈落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你是这样人为地么?那好,我给你看样动作,”一边说着,他缓缓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外衣甩落一旁,之

    后是内衣,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奈落贴身的,竟然是紧紧缠绕在身上的白布,他的皮肤异常白皙,宛如水晶一般透彻。

    布落,傲然双峰从束缚中挣脱出来,呈现作众人眼前,刹那间,震撼的感觉席卷在每个人的心头,奈落轻笑一声,向二先生道:“叔

    叔,没想到吧,其实,你一直‘疼爱’的侄子竟然是女的

    二先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奈落,嘴唇在颤抖间嗡动着,“这,这不可能,不可能……”女人怎么可能爱女人,他最后的凭借,终于在瞬

    间瓦解了

    青光突然从他背后亮起,二先生只觉得手臂一凉,丝丝已经离开了他的掌握,同时脱离的还有他那双手。鲜血疯狂的喷涌而出,失去

    双手的二先生已经落入的吉诺比尔的掌握之中。在青龙力的作用下,血止,但二先生也失去了行动了能力。

    小丝被飘身而至的奈落搂入怀中,“小丝,你受苦了。别哭,别哭,刚才我是为了稳定住他才那么说的,乖,不哭了。”

    二先生艰难的扭头看向吉诺比尔,“你,连你也背叛了我,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邀功请赏么?风霜比尔同样不会放过你的。”

    吉诺比尔淡然一笑,道:“二少爷,话不能这么说,我并没有背叛,你,准确的说,应该是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老族长。我与老族长

    从小一起长大,当年,老族长破例将青龙力的修炼法门传于我,始终以兄弟相待,那时间我就已经决定,吉诺的一生都会奉献给风霜比尔

    这个名字。你以为,我会背叛他么?你从我口中知道的一切,都是老族长想让你知道的,而奈落少爷流落在外,也是老族长故意安排,让

    他外出历练的。你已经输了,认命吧。”

    蓝蓝拣起奈落先前抛掉的衣服罩在她身上,微微一笑,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奈落姐姐,这是你自己说出的秘密,我可没有说过

    哦。”

    天痕有些呆滞的看着奈落和蓝蓝,他终于明白了一切,怪不得上次在天平球中罗丝菲尔认同了奈落,怪不得蓝蓝与奈落之间亲近了许

    多。原来,原来她竟然是女子,这令人啼笑皆非的结局令天痕有些哭笑不得。刚才,就算自己不出手,有吉诺比尔这个“内奸”在二先生

    一方,恐怕风霜比尔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怪不得他如此沉稳了,二先生自以为是的所有算计,反倒全在风霜比尔的算计之中。

    风霜比尔手掌前拍,青色的龙形能量飘然而出,没入了二先生胸口,二先生惨叫一声,全身青光一闪,鲜血从口中狂喷而出,软倒在

    吉诺比尔怀中。风霜比尔沉声道:“吉诺,你先带他下去,我已经废了他的青龙力,他已经不配再拥有比尔这个姓了,从今天开始抹除,

    看在他死去的母亲份上,我不杀他,送他去一颗荒凉的星球,不用再向我汇报了。”说到这里,他显得有些疲惫,毕竟,被人背叛总不是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