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痛苦身世的秘密

    “是,族长。”二先生被带离了,那些完全忠诚于他的手下们也都被风霜比尔的人压了出去,如果不是地面上那一滩血迹,仿佛什么

    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天痕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着对面的奈落,无奈摇了摇头。

    风霜比尔道:“叛乱已经过去了。会议到这里也应该结束了。关于同圣盟合作的事一切如先前所说,同时,我很感谢圣盟各位今天对

    我比尔家族的帮助,尤其是天痕和罗丝菲尔审判者,比尔家族必将永远记住你们。至于奈落,虽然她是我唯一的孙女,我现在不会指定她

    为比尔家族嫡系继承人。什么时候她能得到所有人支持,什么时候我才会恢复她的身份。我想,这样大家应该会满意吧。好了,毒瘤已除

    ,今天的会就要这里吧。散会。”

    由于奈落脱衣现实出自己真正的性别,一场权力的斗争如同闹剧一般结束了,比尔家族中的毒瘤被摘除,重新恢复了正常的轨道。奈

    落也开始了在比尔家族重新的生活。小丝在奈落的劝说下谅解了她,二女和好如初。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不是奈落机敏,恐怕就算吉

    诺比尔及时出手也很难救下小丝。

    没有再多做逗留,天痕一行告别风霜比尔的比尔家族,踏上了返回地球的路程。

    “好哇,蓝蓝,你瞒的我好苦啊!”天痕坐在水蓝号上,捏着蓝蓝的手,不满地说道,直到现在他才有机会向蓝蓝兴师问罪。

    蓝蓝扑哧一笑,道:“没办法,在天平球时候我答应过奈落姐姐不说出她的秘密,我总不能做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吧。”

    天痕哼了一声,道:“等回地球再和你算帐。至少你要让我亲一百下才能偿还。哦,对了,奈落以前不是花心大萝卜么?怎么会……”

    蓝蓝嘻嘻一笑,道:“奈落确实很花心,她其实是女同性恋,那天要是二先生冷静一些。说不定真的能用小丝起到威胁效果,可惜,

    奈落姐姐一露真身,他就傻了。从小,奈落姐姐的爷爷和父亲就将她当成男孩子来养。养成了她男人的习性。那些曾经同她有关系的,其

    实都是女同性恋,包括小丝也是。奈落姐姐很漂亮吧。连女人都会被她所迷倒,银河联盟已经立法了哦。同性恋是受法律保护的,你可不

    能歧视她。”

    天痕没好气的道:“我错采用没心情歧视她,只要她别诱拐得你也成了女同性恋就好。”

    蓝蓝笑道:“看你吃醋的样子好有趣哦。那会儿,你似乎要将奈落姐姐吃了似的。奈落姐姐在心性上其实还是男性的,而且,她一被

    男人接触,就会难受。你要是想报复她太简单了,下次再见时,你抱她一下,恐怕她就要去吐上几个小时。”

    天痕气结道:“你就和她一起算计我吧。这个奈落啊!真是瞒的好紧。”他不禁想起当初第一次被奈落震飞的情景,看来,自己还真

    是错怪了他,那时候,估计就是因为自己碰到了她的身体,她的反应才会那么激烈地。

    蓝蓝轻叹一声,道:“奈落其实也怪可怜的,她身上承载的东西太多了,你以为当一个大家族地继承人容易啊!以后还不知道她在比

    尔家族会怎么样呢。其实,奈落很感激你,刚才临走时她还让我替她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点醒了她,恐怕今天还无法扳倒二先生那混

    蛋。天痕,说不定,你能成为第一个她不讨厌的男人哦。”

    天痕苦笑道:“少来。我现在有你和百合已经忙不过来了,何况在我心中,奈落始终还是男性。总算这次同比尔家族的关系更近一步

    ,我们也法白跑一趟。风霜比尔真是老谋深算,我想,就算没有我们的出现,他早晚也会铲除二先社,而奈落也终究会回到比尔家族的。

    这次,我们倒是被利用了一番。不过,奈落也算欠我们一份人情,将来他做了族长,比尔家族与圣盟地关系必然能更加密切。多一个朋友

    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现在我也放心了,他总不会再来抢我的蓝蓝了。”

    蓝蓝娇嗔道:“谁是你的蓝蓝,别臭美了。说不定,哪天我一高兴,也玩玩女同性恋什么的。哦,不,双性恋才对,人家还舍不得你

    呢。”

    两人一直都用宇宙气包裹着声音对答,听蓝蓝这么一说,天痕下意识的忘记了身在何处,也没用宇宙气护住自己的声音,大声道:“

    你敢。”

    “什么敢不敢的,天痕,难道你想欺负我外孙女不成?”罗丝菲尔不善的声音响起,天痕顿时记起他们还在水蓝号上,一脸尴尬的道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她不欺负我就是好的了,我哪儿还敢欺负她。”他的话,顿时引的舰上众人哄堂大笑,就连那些虎鲨小队成员

    也不例外。

    紫幻在一旁冷眼旁观,虽然她听不见天痕与蓝蓝交谈,但从他们的目光中也能感受到其间的浓情蜜意,不知不觉中,她不禁有些羡慕。当初与天痕结下合体之缘是因为自救,在她心中天痕与别的男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但随着慢慢的接触,她渐渐发现天痕的各种优点,尤

    其是不久前,天痕以一己之力灭掉了两条青龙时的样子深深地印在她心中,几道光影闪过,青龙即摧根本法国看清楚,敌人完蛋了。那潇

    洒自如的身姿,自信坚定的眼神,散发着异常的诱惑力,空间与黑暗集聚一身,两种异能对气质的影响使天痕本就显得卓尔不群。经过不

    断的磨炼,他已经逐渐走向成熟。英俊的容貌,沉稳的气质以为强大的实力,都是足以吸引异性关注的。

    此次比尔星之行,前后不到十天,紫幻只是随队前来,一直都只是在众人的保护下观察着周围。以前她也曾经离开过天平球。但离开

    的时间更短,且大多数却是为了研究,这次到比尔家族,叠湖和青龙殿带给她极大的震撼,她的心也在震撼中渐渐地发生了些许变化。

    水蓝号平稳的降落在圣盟总部天平球专署停舰场中,重新回到地球。大家的心情都不错,尤其是蓝蓝,母亲被辱之仇终于报了,虽然

    二先生没有死,但他饲料的权力都被剥夺。还成了残废,这种折磨令他比死更加难受。

    回到总部,罗丝让其他人都去休息。自己带着天痕里到光明的办公室,这次任务完成的还算顺利,天痕的表现也得到了他的认可,这

    一切都需要向光明大长老进行详细汇报。罗丝菲尔随天痕去执行任务了,光明并没有再闭关修炼,其他几位审判者都在魔幻星,天平球必

    须有人留守,也只有他才能胜任了。几位太上长老都有着超然的地位,平时是不参与圣盟事务。

    天痕跟着罗丝菲尔来到光明的办公室中,一进门,他惊喜地发现,摩尔老师竟然也在这里,摩尔和光明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显得有些

    阴沉,进天痕和罗丝菲尔入内,两人对视一眼,光明道:“你们回来啦,罗丝,你在水蓝号上发回的信息我已经收到了。与比尔家族合作

    地具体计划我已经派遣专业人员去做,这次你们完成的很好,尤其是天痕,临危不乱,当着比尔家族那些高层的面显示了我们圣盟实力。”

    天痕已经不像以前见几位审判者时那么拘束了,通过接触,他知道,这些审判者其实都是很和善的。即使是外表冷酷地罗丝菲尔也是

    外冷内热之人。信步走到摩尔身旁,微笑道:“大长老,您过奖了,其实,这次我们相当于是被风霜比尔利用了一把,他应该早有计划才

    对。”

    光明叹息一声,道:“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后续的合作我会安排好的。天痕,现在有两件事我们必须要告诉你,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天痕看着光明和摩尔的脸色心头不禁一沉,大脑飞快地运转起来,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失声道:“大长老,难道是我父亲

    那边出了问题?”在前往比尔星之前,光明曾经对他说,派人到中霆星去接他的父母了,此时看到他们如此表情,天痕第一个就想到了自

    己最关心的问题。光明与摩尔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摩尔道:“孩子,你要冷静一点,事情已经发生了,急也无法挽回。”

    涉及到自己的父母,天痕又怎么冷静的下来呢,急切的道:“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父母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光明道:“我派人去接你父母,但是,当他们到达中霆星宁定城的时候,你父母却已经消失了。据说,在一天前还有人看到他们。我

    们推测,可能是有人在我派去的人之前将他们劫掠了。至于是什么们干的,去了哪里,到现在还法国消息。但是,我可以肯定,那些劫走

    你父母的人,是针对你而来,因为,同时失踪的,还有我们圣盟的三名操纵者和中霆组合学院的一名老师,他们的名字你都很熟悉,分别

    叫,达蒙、雪恩、雪梅以及莲娜。这些人或多或少都与你有一定的关系。同时失踪,必然是针对你而来,很可能就是上回袭击你和蓝蓝的

    那伙人。”『网斋』

    天痕眼中冷光连闪,听了光明的话,他纷乱的情绪反而收敛了,精神力的控制下,冰冷的黑暗异能不断的冲击着他的脑海,使神志处

    于冷静状态,冷声道:“那现在有没有什么线索?哪怕是一点蛛丝马迹也好啊!”

    光明苦笑道:“对方做的非常干净,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敌暗我明,对我们非常不利。现在只有等下去,对方抓走了你的父母、朋

    友,他们的目的最终还是是落在你身上,只有他们联系上你,我们才能想出应对之法,所以,现在你必须要保持冷静,不可给敌人可乘之

    机。”

    天痕深吸口气,心中如同波涛汹涌般澎湃起伏,他虽然知道光明大长老说的很对,但他根本不可能完全冷静下来。从比尔星归来的好

    心情荡然无存,心头宛如压着一块巨石似的无法喘息,双拳紧握,道:“大长老,您不是说还有一件事么?您说吧。”

    光明刚要开口,却被摩尔阻止了,摩尔摇了摇头,道:“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等救了天痕的父母,我们再说也来得及,反正这

    么多年都过去了。”虽然表面上天痕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熟悉他的摩尔又怎么会看不出此时他复杂而沉重的心情呢。实在不忍心再刺激

    他,所以才阻止了光明。天痕呆了一下,他隐隐感觉到第二件事对自己同样有着巨大的影响,坚定的道:“老师,您告诉我吧,我能挺的

    住。”

    光明向摩尔点了点头,道:“索性就一次都说了吧,本身两件事也有联系。”

    摩尔犹豫了一下,拉着天痕的手,道:“孩子,还记得当初在魔神殿中的事么?那时,我发现你使用了黑暗异能,但却没有为难你。”

    天痕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他自然想不出摩尔要说什么。

    摩尔叹息一声,道:“我恨黑暗异能者,如果不是因为你极特殊的原因,当时你早已经死在我手中了。我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你是

    我的孙子。嫡亲孙子。”

    天痕全身剧震,“老师,您,您说什么?我,我没听错么?难道我父亲是您的……”骇然看着摩尔,他万万没想到,摩尔会说出这样

    的话。

    摩尔摇了摇头,道:“不,我和养育长大的父亲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却真是的是你的爷爷。”当下,他将当初在魔神殿中,自己

    要杀天痕时,末世及时出现,以及两人交谈的一切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着摩尔的叙述,天痕的心越来越冷,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对他的震惊实在太大了,“不,我不信,我怎么会不是爸、妈亲生的孩子。

    老师,您,您是在骗我对不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潜意识中天痕明白,摩尔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一切是

    真的。养育了自己二十年德父母竟然并非亲生,而自己最尊敬的老师竟然是自己的亲爷爷,而曾经的黑暗之王却是自己的外公。

    摩尔慈祥的目光凝视着天痕,“孩子,你信也好,不信也罢,爷爷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等救出你父母后,你问问他们就会知道了。我

    并不是要将你从他们手中抢过来,所谓生不如养,他们永远都是你的父母,但是,事实却是不容改变的,你确实是我唯一的孙子。”

    天痕呆呆的看着摩尔,“那您那死在剧毒之下的儿子摩奥就是我的父亲,而我的母亲,却是黑暗之王末世的女儿了。”

    摩尔颔首道:“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刺激很大,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告诉你,我怕你冲动的去寻找仇人。摩奥已经去了。如果你

    也因为冲动去寻找仇人而送命,我唯一的寄托就没了。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当初我让你去找希拉她们。因为她们是你的奶奶,如果不

    是你的出现,她们也怎么肯轻易回到我身边呢?孩子,接受事实吧?”

    天痕后退一步,从摩尔地手中挣脱出来,双目通红地道:“老师,您让我怎么接受?我的父母刚被抓走了。您却告诉我他们并非我亲

    生非木。而我亲生的父母早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我怎么能接受啊!我,我……”哇的一声,天痕喷出一口鲜血,英俊的面庞便的如

    纸般惨白。

    光明和罗丝菲尔同时走到天痕身旁,光明柔和地道:“孩子,本来我们也不想这么快告诉你,但是,我们相信你坚定地意志能够承受

    这一切。你亲生父亲的死对摩尔刺激很大,难道你还想刺激你的爷爷么?摩尔为了寻找杀害摩奥和你母亲的凶手,这些年来不知道受了多

    少苦。现在终于有了一丝线索。还记得你所中的鼓么?经过彼得所长仔细研究,同当初你父亲所中之毒完全相同。如果我们判断不错,抓

    走你养父母的人,就是杀害你亲生父母地凶手。不要怀疑,你奶奶曾经用你的血做过实验,事实证明,你确实是摩尔和希拉嫡亲的孙子。”

    天痕的大脑很乱,心中不断传来一阵阵强烈的绞痛。黑、白、黄三色光芒不断交替闪烁着,不稳地气息弥漫于体外。

    “天痕,你……”摩尔有些急切的想上前帮他稳定住体内的能量。

    天痕再次后退一步,涩声道:“老师,我没事。您,您让我静一静好么?”话音一落,他猛地向外冲去,摩尔刚要去拦住他,却被光

    明阻止了。“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等他想清楚了,会没事的。”冲出房间,天痕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天平球,他现在只想逃避,逃避这

    一切,纷乱地心不断传来阵阵抽痛,风声不断从耳边掠过,他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心中不断重复着一个疑问,我到底是谁的孩子,我到

    底是谁的孩子啊!

    不知道飞了多长时间,天痕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强烈的刺激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会引起精神暂时的崩溃。但是,他毕竟有着钢铁一

    般的意志。飘身落在地面上,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面前是一座山,一座不知名的山,天痕突然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阵模糊,他好像又看到

    了撒旦那邪恶的身影,愤怒的咆哮一声,身体骤然加速,重重的一拳轰击在面前的山体上。

    黑、白两色交加的身影在短短三秒内连续闪烁十三次,接连与那高大山峰接触,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体内的能力消耗殆尽,天痕平静地躺在地面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刮来一阵清风,那座山动了,包括山上所有的植被,在轻风的吹拂

    下变为烟尘缓缓飘散,大片大片的尘土覆盖了天痕的身体,不断向远方蔓延着,一座高度超过七百米的山,就这么消失了。在极度悲痛之

    中,天痕终于做到了采若天所说的凝而不散,虚空十三破已经将整座山化为了齑粉。第二天新闻报道中出现了这样一条新闻,地球非洲某

    城突遇百年不曾出现过的沙尘袭击,整个城市完全覆盖上了一层厚厚地尘土。

    眼前一片黑暗,天痕的身体被掩埋在灰尘之中,对于他来说,可以依靠宇宙气吸收外界能量支持身体所需的一切,不需要吃喝,甚至

    也不需要呼吸。深埋于尘土之中,他的心反而平静了许多,没有刻意去修炼,只是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这与世隔绝的尘土之下,摩尔的话

    不断在他脑海中重复着,老师是我的爷爷,我亲生的父母就是惨死于那种剧毒之下,原本的父母不是亲生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在

    内心深处,天痕甚至永远都不想知道这些,他不断的想着,如果自己没有进入圣盟,没有遇到摩尔老师,就不会知道这一切,莫名其妙的

    多了一身血海深仇,原本的父母和朋友被未知的敌人抓走,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天痕,天痕,我是蓝蓝,收到请回话,你别吓我啊!”生物电脑中响起蓝蓝的呼唤,那急切地语气将天痕从痛苦中唤醒。蓝蓝,是

    蓝蓝,下意识的,天痕将自己现在地方位通过生物电脑告诉了蓝蓝,似乎突然找到了一片浮萍似的,他冰冷地心升起一丝淡淡地暖意。

    尘土飞扬,一个被灰色所覆盖的身体从尘土中冲了出来。身体在半空中快速的几个旋转。甩掉了身上的浮尘,天痕静静地飘落地面,

    仰头看向蔚蓝地天空,天痕大声地呼喊着,似乎要将心中的抑郁完全倾泻一切,在不断地释放中,他脑海中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将摩尔

    所说地一切与自己以前的事串联在一起,他已经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他相信摩尔的话,老师是不会骗自己的。也没必要骗自己。虽然

    ,在天痕心中,亲生父亲摩奥甚至连个影子都不曾存在。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又怎么能不报呢?

    半个小时后,蓝色地光影出现在半空中,那竟然是罗丝菲尔的水蓝号。一点蓝光从水蓝号中飘落,快速的向天痕而来,而水蓝号自身

    则在加速中消失了。“天痕。”蓝蓝猛地冲入天痕的怀中,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腰,似乎要将自己充满弹性地娇躯融入天痕的身体似的。为

    了能以最快地速度赶到天痕身旁,蓝蓝请求罗丝菲尔使用水蓝号带自己前来,一看到天痕,她的心顿时放松了许多。

    “放心吧,蓝蓝,我没事。出来释放一下。我已经好的多了。”天痕抚摩着蓝蓝的长发,平静地说道。

    蓝蓝抬头看向天痕,温柔地道:“我也是刚从外公那里知道一切,没想到,你竟然是摩尔爷爷的亲孙子,痕,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天痕注视着蓝蓝,“我们去喝酒吧。我想大醉一场,一醉解千愁。我只想痛快地大醉一场,好不好,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蓝蓝俏脸一红,柔顺地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还是回中国城去喝吧。你喝醉了,我也好带你回去。”

    天痕搂这蓝蓝飘飞而起,两人按照生物电脑中的电子路线图,朝中国城的方向回飞。黑影一闪,摩尔出现在天痕刚才站立的地方,长

    出口气,喃喃地道:“还是女人的威力强大啊!现在天痕最需要地就是安慰,希望他能早一些接受事实吧。”天痕离开天平球的时间他就

    跟了出来,始终守护在天痕附近,当天痕使用虚空十三破时,摩尔大为吃惊,因为,那是他在没有进行天魔变时所用的,仅凭四十一级的

    黑暗与空间两种异能,就摧毁了一座山岳,即使换做自己,也很难像他那样将山完全化为齑粉,而不产生任何爆炸性的声音。

    “酒??”天根朦胧地向服务生挥着手。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瓶子,他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蓝蓝一直在陪着他喝,只不过,蓝蓝的酒

    量比他好的多了,虽然俏脸色上多了一抹陀红,但神志还是清醒的。他们两个一回到中国城,立刻就找到了这家酒吧,天痕以往很少喝酒

    ,根本就不知道该喝什么,乱点一气,弄了一大堆酒上来,他喝得很快,不论什么酒,都是一瓶一瓶的灌入腹中,此时,酒劲上涌,阵阵

    晕眩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可惜的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可比,以其身体强韧程度,想喝醉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抬起头,天痕朦胧地看向蓝蓝,断断续续地道:“蓝……蓝。你觉……得么?活……着……,真他……妈的……痛苦……,为什么…

    …总有那……么多事发……生?”

    蓝蓝抓住他的手,低声道:“少喝点吧,酒和多了会伤身的。”

    “不,我……不。”半醉状态地天痕就像一个孩子,“我还……要喝,喝醉……了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了。蓝蓝,我他…

    …妈的……好痛……苦。”

    蓝蓝叹息一声,道:“人从一出生时就是哭泣德国,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痛苦,关键是要看你能否顶得过去,痛苦总有尽头,难道

    你没听说过苦尽甘来么?为了我,为了百合姐姐,也为了等待你能力提升后帮助复活的罗迦,你都要坚强起来,那样才是我们所爱的天痕

    啊!”

    天痕抬头看着蓝蓝,此时,蓝蓝在他眼中已经变成了两个,“那,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你教……我好……不

    好?我想……杀……人。”

    看着醉话连篇的天痕,蓝蓝心中充满怜惜,“杀吧,我陪你去杀。就杀那些害死你父母的凶手,不论天涯海角,我都会陪你去寻他们

    报仇。”

    天痕似乎清醒了一些,“报……报仇,你也认……为我应……该报仇……么?是啊!我……要报……仇。为那从……没见到……的老

    ……爸老妈报……仇,我杀……”我……杀。“一边说着,他抄起一个瓶子将淡黄色地酒液继续向自己口中灌去,漏出的酒沾湿了他的衣

    襟。

    “美女,别理这个酒鬼了,陪我们喝几杯吧。”几个衣着怪异,头发染成鲜艳颜色地年轻人走了过来。蓝蓝的相貌如此出众,一进门

    就引起了酒吧中客人们的注意,幸好现在是白天,客人比较少,否则,恐怕早就有人前来骚扰了。

    天痕不满地看向那几名年轻人,摇晃着站起身道:“你,你们……说谁……是酒……鬼,我……还没醉,没醉,我还……能……喝,

    有……本事,你们……跟我……喝。”

    一个黄头发的青年推了天痕一把,叫嚣道:“靠,就你这德性还想跟我们哥几个喝酒?要喝,也要这位美女才行。”天痕脚下虚浮,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