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德库拉十三世

    孤超点了点头,道:“经过我手下的仔细调查,已经有了一些线索,不久前,我们的人曾经发现在冥教的一个分布联络点曾经有陌生

    人出现,但他们向我汇报后不久,就都消失了,虽然还不能肯定,但我想,作为现在最大的黑暗势力,冥教的嫌疑很大。对不起,黑暗之

    王,我能查到的只有这些了。”

    天痕点了点头,道:“贼已经足够了,据我所得到的线索来看,那自称为撒旦的家伙,很有可能与冥教有关系,从现在开始,你将饲

    料情报力量全部用来调查冥教,定要查到他们总部所在,同时,命所有黑暗祭祀长老在飞鸟星待命,听候我的差遣。”

    孤超恭敬的道:“如您所愿,伟大的黑暗之王,我已经派人开始调查冥教了。不过,这个组织成立的时间虽然远比不上我们原本的黑

    暗三大势力,但神秘处却犹有过之,想查他们的总部并不容易。”

    天痕点了点头,道:“你尽量去做就是了,好了,先这样吧。”

    切断了联系,天痕目光转向蓝蓝,“你看到了,这就是若西家族的人。大长老孤超。”

    蓝蓝淡然一笑,道:“看见什么?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不用向我解释什么,如果你会成为新的黑暗之王,那么,我就是你的采离,

    不过,我相信你不会作出作圣盟不利的事。”

    乳白色的光芒再次亮起,天痕又一次向外界发出了联络信号,通过与孤超长老的交流,他深信自己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抓走自己父

    母和朋友嫌疑最大的,无疑就是冥教。

    “主人,您终于联络我了。”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模糊的屏幕中,蓝蓝惊讶的看向天痕,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是与你有灵魂奉献契约

    的那名吸血鬼么?”

    天痕轻轻的点了点头,眼中光芒连闪,“梅丽丝,我交代你的事情怎么样了?”

    梅丽丝的声音显得很疲倦,“对不起,主人,德库拉家族出事了。”

    天痕眼中光芒一山而敛,追问道:“出了什么事?你呢?你现在怎么样?”

    梅丽丝的图象清晰了一些,她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了。娇媚的面容多了几分凄然,“我,我现在还没事,不过,一个月后,我将接受

    质询,甚至是审判。”

    天痕眉头大皱,“为什么会这样,得到了血皇留下地力量,加上你自身的能力,你应该已经达到了黑暗审判者的境界才对,德库拉家

    族中还有谁能够与你对抗呢?”

    梅丽丝道:“本来我也是这么人为地,但就在我以为自己即将成功之时,族里却出现了极大的变故,新的血皇出现了,不,准确的说

    ,应该是老血皇出现了,他从隐没中降临,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族中所有的公爵的认可。”

    “老血皇?那是谁?”天痕隐隐感觉到,梅丽丝现在的处境很不妙。

    梅丽丝道:“是德车拉十三世,准确的说,他的辈分本原本的血皇还要高上三辈,拥有近两千年的生命。主人,我们德库拉家族的实

    力,与年纪大小有很大的关系,修炼的念头越长,修为就会越强大,像德车拉十三世这样接近两千岁,血继力量最纯正的王者,实力已经

    不是我所能想象的。在与他争斗之时,仅仅三分钟,我的能力就被他所封印,他的黑暗异能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我相信,很有可能

    他已经突破了八十一级的境界。看他的样子,恐怕是要将所有黑暗势力归拢于自己手中了,等我们德库拉家族自身的事情处理完后,恐怕

    就是他对外扩张之时。”刚说道这里,梅丽丝与天痕之间的联络突然中断了,影象变得一片模糊,连声音也无法听到。

    “梅丽丝,梅丽丝,你现在在哪里?”天痕焦急的问出心中最大的疑问,但是,联络已经中断,显然囚禁了梅丽丝的人发现了他们之

    间的联系。

    原本天痕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黑暗势力大部分的实力,但是,这德库拉十三世的出现却完全打乱了他的部署,不但没从梅丽丝口中得

    到关于父母的消息,她本人还陷入了囹圄。该怎么办?以梅丽丝的实力都只能坚持三分钟,那自己能与德库拉十三世对抗么?答案是否定

    的,依照梅丽丝所说,就算这德库拉十三世没有突破到守望者境界,实力也不会逊色于光明大长老,但是,自己咱们能看着梅丽丝有可能

    遭受到苦难呢?可又不知道她身在何处。对,还有灵魂之间的联系,以梅丽丝现在的能力,就算关押她的地方有足够强的重力,也无法阻

    挡她与自己之间的联系了,利用这个联系,自己一定能够找到她的存在,想到这里,天痕立刻将精神力完全集中,凭借着灵魂奉献契约中

    的联系向梅丽丝发出了呼唤。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直接将梅丽丝召唤到自己身边,但很快,天痕就发现这是不可能的,虽然灵魂的联系依旧存在着,但联系却十分微

    弱,显然梅丽丝所在之地与自己距离非常远,银河联盟拥有一千七百多颗星球啊!只有一个模糊的方位让自己怎么找?根本不可能在一个

    月的时间内寻找到梅丽丝的下落,宇宙中的变数很大,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蓝蓝看着天痕焦急的样子,“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要不要先向光明爷爷汇报一下。”

    天痕坚定的摇了摇头:“不,先不能告诉光明大长老,蓝蓝,梅丽丝形势危急,我一定要想办法先将她救出来,而且赶在那些掳走我

    父母的家伙联系我之前,如果这件事告诉光明大长老,他一定不允许我去的。我现在就走,明天这个时候你再向他汇报吧。”

    蓝蓝微怒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们不是说好了,不论你去哪里都要带上我么?你现在根本就没有把握能救出梅丽丝,带上我,希望

    总是会的一些的。”

    天痕苦笑道:“我现在确实没把握。就连能否找到梅丽丝所处的位置我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带你去呢?蓝蓝,听话,你留下来吧。”

    蓝蓝脸上的线条突然变得温柔了许多,“痕,带我一起去吧,你不是想看看阿拉姆司都带给了我什么样的能力么?这一次,说不定你

    就有机会了。他给我的能力非常特殊,就算对方实力比咱们强大,凭借着你的天魔变和我那似乎与异空间有关的的水之力,我们有很大机

    会可以成功的,不要抛下我,现在,你可甩不掉我了。”

    “异空间。”天痕眼中一亮,他已经想到了一个找到梅丽丝最间接地方法。灵感,正是来源于当初运输舰在异空间破裂后,自己的那

    一段异空间旅行,那一次,不但大幅度的提高了他的异能,同时,也让他对异空间有了一定的认识。

    “蓝蓝,我有办法了。只不过,这个办法实在太危险,一个不好,很有可能会迷失在异空间,从理论上来说,这个办法是可以实现的

    ,而且很有可能会对我们的能力有所提升。”

    蓝蓝惊喜道:“那还等什么?究竟是什么办法?”

    天痕仔细的想了想,道:“但是,这个办法实在太危险了,我……”

    “别说了,梅丽丝现在那么危急,不论是什么办法我们总要试一下。”

    天痕笑了,眼中亮起如同繁星一般璀璨的光芒,“虽然这个办法很危险,但是,我有七成把握会成功,这次行动地契机就在于梅丽丝

    与我之间的灵魂联系,自从接受了罗迦的部分灵魂以后,我对灵魂的感知已经非常强了,这就使我可以无时无刻的与梅丝保持联系。”

    蓝蓝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你的意思是……”

    天痕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就是那个意思,蓝蓝,我们走吧,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一边说着,他眼中突然亮起两团蓝

    色的火焰,举起自己的左手,虚空向身前划去。

    房间中,出来了一层幽蓝色的暗影,一个蓝色六芒星出现在地面中央……天痕沉声喝道:“灵魂附着。”左手一亮,一团蓝色的火焰

    飘然而出,悬浮在蓝色六芒星的正上方而不散。

    “风远,你干什么呢?”天痕冷静的用生物电脑联络上了自己的好兄弟。

    “老大,是你么?找我干什么?我和夜欢正准备去游泳,放松放松。这几天咱们不是就要行动了么?忙里偷闲,你不会怪我吧。嘿嘿

    嘿嘿。”

    “放松一下也好,你告诉其他人,这几天大家就好好放松一下,我要和蓝蓝一起闭关修炼几天,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要进入我的房

    间,以免导致我们的修炼走火入魔。”

    “知道了,老大,这几天估计也没人顾的上你,几位长老都忙着与那些掌控者讨论什么事,已经让他们都住进了研究所,你修炼你的

    吧,哦,老大,你不会是要和蓝蓝……”

    “呸,别把我想的和你一样龌龊,就这样啦。”

    天痕挂断了与风远之间的联系,向蓝蓝点了点头,道:“已经没问题了。我们走吧。”

    蓝蓝道:“现在去哪里?”

    天痕道:“去运输站,凭我们自身的能力还不足以跨入异空间,只有借助外力了。”

    ……

    啪,梅丽丝丰满的娇躯被一股大力带起,重重的撞击在附着有重力结界的墙壁上,缓缓滑落在地,一缕鲜红的血丝顺着嘴角流淌而下

    ,她的眼中充满了怨毒之色,盯视着面前身材瘦长的男子。

    那名男子看上去有接近两米高。身体完全包裹在黑色的斗篷中,衣领高高竖起,苍白的脸色呈现出病态的感觉,暗红色的短发梳理的

    异常整齐,英俊的面庞显得有些扭曲,右手在自己面前把玩着一枚紫色的戒指,用怪异而阴冷的声音:“没想到啊!梅丽丝,你身上还带

    着通讯器,说,刚才是和谁在联系。”一边说着,那紫色的戒指已经在他指尖冒出的黑色光芒中化为了齑粉。

    “里德你不要以为得到了德库拉十三世的宠信就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难道你忘记不久前你卑躬屈膝的样子了么?想从我这里知道

    什么?哼,你别妄想了。”梅丽丝眼中充满了恨意,看着面前这和自己曾经同是吸血鬼公爵的里德。

    “喋喋喋喋。梅丽丝,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相比。有伟大的德库拉十三界血皇大人在,已经容不得你再嚣张了。你不是很得意么?如果不猜的不错,一定你暗害了原来的血皇和两位亲王大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得到了血皇的力量,如果你肯在这个方法告诉我,我倒

    可以让你过的舒服一些。”

    梅丽丝不屑的哼了一声,“这就是你的目的么?做梦。”

    里德脸色一变,右手一招,将毫无当抵抗之力的梅丽丝吸到自己身前,抓住她的头发,口中啧啧有声,“美,真是很美,不愧是咱们

    德库拉家族第一香艳美女,不过,听说这几年一转性了,似乎对那方面已经不太感兴趣,不过,我对你的身体可是很感兴趣啊!今天正好

    让我品尝一下,你这丰满的肉体味道如何。”

    “你敢。”梅丽丝双眸喷火,但眼中已经流露出了惊恐之色。

    里德嘿嘿一笑,道:“你现在是我口中的美食,我有什么不敢的?那会儿你不是很得意么?还要做新血皇,让我们都向你臣服,现在

    我倒要看看,是我臣服于你,还是你臣服在我胯下。”手中黑光一闪,在梅丽丝的尖叫中,她的衣服已经化为了灰烬,露出了完美的娇躯。

    里德眼中亮起了灼热的火焰,“小梅梅,我突然改变主意了。原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棒。本来我只想逼你说出实情,现在看来,我还

    是先拿你爽一爽,只要破了你体内的黑暗闭灵结界,再以灵魂摄取之法,还怕不手到擒来么?喋喋喋喋。”当淫笑中,里德的手抓向了梅

    丽丝饱满的胸部。

    “嘶——,啊——”里德一把丢开梅丽丝,痛苦的尖叫起来,他那只抓向梅丽丝的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燃烧起了一团紫色的火焰

    ,只是顷刻间,整手手就消失了。

    一个充满威严,而低沉的声音响起,“是谁赋予你权利动她的,难道你不知道,德库拉家族每一个子民都属于我,伟大而高贵的德库

    拉十三世么?”房间黑暗的阴影处,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猩红色的披风包裹着他的身体,光芒一闪,一只坚实有理的大手抓住了里

    德的脖子,在这只大手的食指上,正戴着当初天痕给梅丽丝的黑暗之戒。

    如刀削一般的苍老面容上带着一道道皱纹,出奇的是,这些皱纹却并不给人以丑陋的感觉,相反,满是皱纹的苍老满溶上流露着一丝

    邪异的魅力,他那双眼睛是黑色的,但四和却没有眼珠存在,完全是由黑色雾气凝结而成。

    里德的身体在德库拉十三世的大手作用缓缓离地,全身剧烈的颤抖着,眼中充满了惊恐和乞怜神色,可惜,他现在已经无法说话了。

    德库拉十三世淡淡的道:“杀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但是,杀了你却会弄脏我高贵的手。这是第一次,硬是最后一次,

    如果再有任何违背我命令的行动,地狱魔火燃烧的部位将会从手变成你的身体,滚吧,给我准备十三个处女的鲜血,供我服用。”

    黑色雾气骤然大放,在德库拉十三世的威压下,里德大公爵竟然现出了蝙蝠本体,在空中不稳的一飘,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房间。

    德库拉十三世转身面向梅丽丝,右手一挥一层给色雾气笼罩在梅丽丝身上,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这层黑色雾气也暂时成为了梅丽丝

    的衣服。

    血红色的光芒亮起,在房间正中央,也就是德库拉十三世的背后,一张完全由能量形成的椅子出现了,他缓缓坐下,淡然道:“我想

    ,是该我们好好谈谈的时候了。梅丽丝,你说是么?”

    “谢谢你,德库拉十三世。”虽然梅丽丝对德库拉十三世没有一丝好感,但对方毕竟将她从被侮辱的边缘救了回来。她的喘息有些不

    均匀,勉强站在那里,但眼中却流露着不屈的光芒。

    德库拉十三世仿佛要看穿梅丽丝地身体一般,眼中黑色雾气变得浓郁了许多,“梅丽了,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杀你么?”

    梅丽丝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估计是因为我对你还有些用处吧。”

    德库拉十三世点了点头,道:“不错,你对我还有用。我之所以离开潜修地地方重新回到族人中来,是为了挽救我们德库拉家族,我

    知道眼睁睁的看着家族毁在你们手中。”

    梅丽丝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不用说的那么伟大,以前血皇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来?当初家族臣服在黑暗之王末世手中地时候你

    为什么不回来?”

    德库拉十三世眼中光芒一闪,梅丽丝只觉得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传入自己体内,冰冷的寒流瞬间传遍全身,仿佛要将自己的每一个细

    胞都分解一般,惨叫一声,顿时委顿在地。

    德库拉十三世冷然道:“我不喜欢别人歪曲我的想法。小丫头,如果不是看在你还有一定的能力,我早把你毁了。当初,我之所以没

    有回到家族,是因为我正在与血继病毒相抗衡,那是你无法理解的痛苦,在那种情况,我根本不可能做什么。”

    “血继病毒?”梅丽丝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体内的寒流如同来时一样,毫无预兆的消失了。但她已经无法再站起身。血继病毒是什

    么她当然知道。对于吸血鬼来说,生命几乎是无尽的。但是,却并不代表吸血鬼就不会死。血继带给了吸血鬼力量,同时,也带给了他们

    足以致命的的病毒,当这种病毒经过若干年的变异后,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旦爆发,吸血鬼将没有任何抵挡的能力。血统越纯正的吸血

    鬼,血继病毒发作时越剧烈。梅丽丝还是第一次听说,竟然有吸血鬼凭借自己的力量抗衡了病毒爆发时的痛苦。

    “很奇怪是么?”德库拉十三世的声音显得多了几分苍老。“你是不会明白那种感觉的,未来,如果你也面临到血继病毒的痛苦,你

    就会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经过了病毒的洗礼,连我自己都很奇怪,自己竟然还活着,从那以后,我对世间已经再没有了任何欲望

    ,如果不是血皇和两个亲王的死,我是不会再出现的。但是,现在却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伟大的德库拉家族毁在你手上,被你带领

    着又臣服于他人之下。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选择向我臣服,以灵魂;臣服之誓臣服,另一个,三天后,接受审判,我已经没有耐

    心再等下去了,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答复。”

    梅丽丝哼了一声,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呸。”向一旁吐了口带血的口水,“这就是我给你的答复。”

    德库拉十三世皱眉道:“丫头,你自身的能力不差,根骨也好,家族培养你成长,赋予你能力,难道,你就不后悔对家族的背叛行为

    么?”

    梅丽丝突然尖声大笑起来,“后悔?德库拉十三世,你认为灵魂奉献之誓有后悔的可能么?我这一生早已经奉献给了我的主人,别再

    多费唇舌了,要审判,你就审判好了,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你,我梅丽丝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没有背叛家族,当初,新任的灵魂祭祀曾

    经拿出老灵魂祭祀留下的东西给血皇和黑暗议长看,那是一个预言,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根本预言的指点而为。”

    “预言么?我从不相信那些虚无飘渺的东西。我只相信自己所看到地一切,梅丽丝,灵魂奉献之誓已经将你推上了不归之路。我很遗

    憾,三天后的审判,我将完全剥夺你的能力。”

    黑色光芒大放,雾气弥漫而起。当浓厚的雾气逐渐消失时,德库拉十三世已经失去了踪迹。

    梅丽丝再也坚持不住,摔倒在地,凄然的喃喃自语道:“主人,您可千万不要来啊!梅丽丝死不要紧,你不能有事。”嘴上虽然这样

    说着,但梅系丝却清晰的感觉到,与自己灵魂相连的气息,已经开始向自己接近了。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三天内,梅丽丝不断重复着一件事,用自己的灵魂不断发出危险的信号,拒绝着那不断接近气息的来临,但

    是,她的作为都是无效的,灵魂的接近没有一丝减缓地意思。

    门开,两名吸血鬼伯爵出现在门口处,“梅丽丝,跟我们走吧。”

    梅丽丝站起身,三天的时间,已经使她的力气恢复了一些,有些蹒跚的走去,两名伯爵去拉她的手臂,却被她用力甩开了,傲然道:

    “我自己会走。”不知道为什么,即将面临审判,她却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她巴不得自己的生命早些结束,也好中断那灵魂的联系。

    黑暗的大殿座落于地底深处,上首那巨大的椅子上,德库拉十三世平静的坐着。下方两旁,一共十名德库拉大公爵战战兢兢的保持着

    平静,谁也不敢发出哪怕一丝的声音。

    “今天,将对企图颠覆家族的大公爵梅丽丝进行审判,你们有什么意见么?”德库拉十三世淡然问道。

    十名德库拉大公爵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

    德库拉十三世眼中流露出不满的光芒,哼了一声,道:“怪不得德库拉家族在你们手里会逐渐没落,都是一群应声虫,不但没有足够

    的能力,连心性都如此不堪。”

    “梅力丝带到。”黑暗大殿门开,梅丽丝一步步走了进来。

    德库拉十三世眼中光芒连闪,盯视着那德库拉家族第一美女。

    梅丽丝蹒跚的走到大殿正中央,目光毫不示弱的盯视着德库拉十三世。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梅丽丝,我可以给你一个最后的机会。”德车拉十三世眼中流露出惋惜之色,在德库拉家族现在的情况下,他

    确实希望能有一个实力足以辅助自己的人,梅丽丝无疑是最好的人选,但是,灵魂奉献之誓已经将这个可能完全消除了,即将能力如他也

    无法打破这个誓言的作用。

    梅丽丝显得很坦然,“我没什么要说的了。德库拉十三世,我只想告诉你,别妄图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给自己所下的封印是与灵魂

    相连的,你可以剥夺我的能力,剥夺我的生命,但却绝无可能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一旁的里德愤怒的道:“死不悔改。伟大的德库拉十三世,宣判她死刑吧。”

    德库拉十三世眼中寒光一闪,“我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么?”

    里德吓的全身一颤,噤若寒蝉的不敢再吭声。

    德库拉十三世目光转向梅丽丝,“你现在还有一个最后的机会。告诉我你的族人在哪里,告诉我他是什么人,我可以饶你一命。你放

    心,虽然我无法中断你的灵魂奉献之誓,但却可保你不会受到誓言影响而毁灭,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梅丽丝淡然一笑,凄美的面容流露出坚定的神色,“梅丽丝与主人是一体的。我说过,你不用妄图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审判吧。德库

    拉十三世希望你不要带领我们德库拉家族走向毁灭,你心里应该明白,灵魂祭祀临死前的预言,几乎没有失败过,能带领黑暗异能者发展

    下去的,只有我的主人,而不是你。”

    德库拉十三世哈哈大笑起来,“是么?说实话,我倒不急着审判你了,就算剥夺了你的能力,我也不会让你死去,如果你的主人真有

    你说的那么伟大,或许,他会来救你吧。我倒想看看,他有什么魅力,竟然能够吸引我们德库拉家族第一美女如此忠诚,在我心中,银河

    联盟只有一个对手,那就是圣盟的光明,至于你的主人,我想,或许我会让灵魂奉献之誓同样出现在他身上。”

    梅丽丝有些惶恐的怒吼道:“不,为什么不杀我。你不是要审判么?你不是说我要将家族带向毁灭么?杀了我,你杀了我吧。”

    看着状若疯狂的梅力了,德库拉十三世得意的笑了,“是的,我要对你进行审判,但是,想死却并不那么容易。或者剥夺领域。”光

    芒一闪,原本黑暗的大殿突然被紫色所充满,梅丽丝全身剧震,在她脚下,一个紫色的六芒星出现了。

    紫光大放,将梅丽丝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在身体的一阵痉挛中,她惊讶的发现,自己达到审判者级别的能力竟然完全恢复,有了力

    量,她自然不会任由宰割,开始了拼命的挣扎。但是,那紫色的光芒却异常坚韧,不论她如何运自己的能力,都无法摆脱紫光的束缚,身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