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姹女夺魂大法

    光影消失,光明的办公室陷入了一片寂静,天痕右手用力,全息影象储存器顿时变成了一堆粉末,粉末从指缝中滑落,他猛地转过身

    ,就向外走去。扭曲的光芒亮起,摩尔挡在天痕身前,怒道:“你干什么?”

    天痕双目喷火,“老师,您别拦着我,我立刻赶去哈木星。”

    摩尔挥手一掌将天痕打了一个趔趄,厉声道:“我刚说什么来着,就你现在这德性,去了也只是送死。成大事着,冷静是首要元素的

    道理难道你不明白吗?”他也不想打天痕,但是,他更不愿意失去天痕。

    摩尔的一掌将沉浸在深切痛恨中的天痕打醒,黯然道:“对不起,老师,我太冲动了。但是,我父母和朋友都在他们手上,我怎么能

    不去?”

    光明道:“我们没不让你去。这个全息影象储存器是今天早上送来了,指明让你亲收,考虑到最近的情况,我们替你打开了信笺。哈

    木星一定要去,但却需要从长计议,只有充分的准备好,才能将你的亲人和朋友都救出来,难道你想因为自己一时冲动断送了你和他们的

    性命?”

    天痕点了点头,道:“大长老,我听您和老师的。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光明道:“本来,我准备这两天让摩尔到立顿家族走一趟,但现在我们却先要把你的事解决再说。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将这个潜藏的

    毒瘤完全切除。否则,在黑暗中总有敌人威胁着。会令我们束手束脚。这样,天痕你不用急着走。先把身体都恢复了再说。他们不是让你

    一个人去吗?那你就一个人去。我们会带人悄悄跟去。我给你一个特殊的联络方法,可以在任何情况下与我联系,但你要小心,不能被他

    们发现,当你遇到危机的时候,一切以保护父母和朋友为主,其他的一切,就交给我们了。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动我们圣

    盟中人。”

    天痕吃惊的道:“大长老。您要亲自去哈木星吗?那圣盟这边怎么办?”

    光明淡然一笑,道:“我闭关十年,圣盟不一样正常运转着吗?有罗丝在就足够了。这次不但要救出你的亲人、朋友,我们还要顺藤

    摸瓜,找到他们的总部,虽然我并不愿意造下杀孽,但有人欺到我们头上,那么,我们必将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

    天痕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大长老,我现在就回去,尽快恢复能力。其余的一切就靠您了。”光明大长老既然要亲自出手。天

    痕心中大定,见识过八十级异能者的能力,天痕对光明信心十足。

    哈木星,是一颗中等行政星,属衡阳星系。自身并没有什么特别,大小同地球差不多,整体温度比地球要低十度左右,整颗星球上没

    有海洋的存在,只有几个巨大的淡水湖,占据了整颗星球百分之四十的面积,环境宜人,是一颗很适合人居住的星球。整颗星球有两亿三

    千万人口,由于地处内陆,当地政府大力发展移民政策,鼓励其他星球的人类搬迁到哈木星,或者到哈木星工作。

    走出运输站,清新地空气扑面而来,天痕伸展着自己的身体,不急于离开,目光四顾,观察着周遭的动静。经过几天的时间,在彼得

    所长提供的药物帮助下,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惦记着父母和达蒙等人的安危,第一时间赶到了哈木星,离开地球时,光明并没

    有对他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他一切小心相机行事,其他的一切,都会替他处理好。

    天痕心中暗想,既然对方让自己来到哈木星,就一定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父母会在这颗星球上吗?表面轻松,但他心里却万分焦急。

    巴不得对方赶快联系。在天痕内心深处,对这些抓走父母的人深恶痛绝,心中充满了杀机。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一辆普通的翔车飘飞而来,停在天痕面前,窗户遥下,里面的司机向天痕道:“显现,您需要翔车服务吗?”

    天痕摇了摇头,道:“不了。”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要翔车又有什么用?

    那司机脸色突然一变,低声道:“上车。”

    冷光从天痕眼中一闪而过,心中暗道,来了。登车而上,坐在了司机旁边的位置。翔车猛然加速,划破长空,向远方而去。

    天痕的精神力已经可以当做眼睛来用,清晰的感受着翔车内部的情况,这艘翔车不大,司机以外,只有六个座位,里面布置简单,看

    上去像是最地等的翔车,但是,这艘翔车地速度却比高档豪华翔车还要快,只是瞬间就加速到了十倍音速,坐在他旁边的司机一言不发,

    天痕索性也不吭声,既来之则安之,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要将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

    翔车飞快的行驶着,十倍音速几乎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带天痕到这个星球任意一个地方,半个小时后,翔车进入一片山区时速度降慢了

    下来。那司机在操作盘上按了几下,整艘翔车突然周遭亮起一层防护罩。而前封挡和周遭的玻璃突然都变成了黑色,将外界的景物完全隔

    绝。整艘翔车进入了自己行驶状态。天痕惊讶的感觉到,整艘翔车突然加速,而在外围防护罩的作用下,自己的精神力已经无法准确的判

    断出外面的情况了。这是在防备自己吧,只是,突然加速的翔车要带自己到什么地方去呢?

    翔车内部亮了起来,淡淡的白光使天痕能够清晰的看到翔车中的一切,那名司机相貌极为普通,属于那种放在人群中找不出的样子,

    他正看着自己。脸流露着虚伪地笑容,“天痕是吧,欢迎你来到哈木星。”

    痕淡然道:“欢迎就不用了。你们用我父母和朋友威胁我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够直说吧。”

    司机道:“我们只是请他们来做客而已,天痕先生不要误会。”

    天痕冷笑道:“误会,请我父母来做客,就让他们住在那样的地方吗?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待客之道?你们已经不止一次向我下手了,

    那叫什么撒旦地家伙是你们的人吧,当初偷袭我们的舰艇编队也是你们的吧,如果你做不了主,就叫你们教主来。”

    “我们教主才……”说到这里,司机顿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脸色大变。失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没为。你们的消息灵通,难道我就是吃干饭的吗?现在,可以带我去见你们教主了吧。”天痕已经快压制不住

    心中的怒火了,体内三种异能蠢蠢欲动。

    司机的脸色平静,森然道:“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但你的判断未必就正确,这次,负责与你谈判的就是我。想让你父母和朋友回到

    身边很简单,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要向我们臣服,一切听从我们的调遣,这样的话,你的父母和朋友就能过上好的生活。”

    天痕脸色微微一变,道:“照你的意思来看,就算我答应你们的条件,你们也不会放我父母回来了?”

    司机道:“当然,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不过,时间不会太长,当你帮助我们颠覆圣盟后,那时,你的父母就会回到你身边。”

    天痕身形前欺,抬手锁住司机的咽喉,“告诉我,我的父母和朋友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相信,人都是怕死的。”

    司机淡然道:“那只是普通人,对于我们这些经过专业训练的高等间谍来说,死并不可怕。为了伟大地XX民族,死又何妨?”

    天痕眉头微皱,“什么民族?大脚盆民族?”他没有听清那两个字,似乎与脚盆谐音,“我管你什么大脚盆小脚盆,如果你们敢动我

    父母和朋友一根寒毛,我定让你们十倍、百倍的偿还。”脚盆族他还是听说过的,据以前在图书馆所查阅的资料记载,脚盆族是一个最劣

    等的的民族,当初,他们曾经侵略过自己祖先所在的国家,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虽然天痕并没有经历过那样的历史,但对于禽兽般的脚盆

    族还是深恶痛绝的。一听对方竟然是脚盆族遗留下来的余孽,他心中杀机更盛,手不禁紧了紧,令那司机的脸不禁涨的通红。

    看着对方阴毒的目光,天痕缓缓放松,那司机剧烈的喘息几声,平静的道:“你用不着威胁我,那里没的,任何手段对于我来说都是

    无效的。你可以杀了我,也可以令我死无全尸,但你的父母和朋友也会遭到同样的下场。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接不接受我们的条件。”

    天痕哼了一声,道:“好,我同意加入你们,但是,你们必须放了我的家人和朋友。”

    司机道:“现在是求我们,而不是我们求你,先放开你的手。”

    天痕松开手,冷冷的注视着司机,司机道:“天痕先生,我们没必要在兜圈子,心里放了你的家人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果你表现的

    好,对我们有极大的贡献,到可以考虑先放一部分。这就要看你自己的行动了。”

    天痕道:“行动?不看到我的家人平安,我是不会帮你们做任何事的。就算你们不放他们,至少也应该让我见见,以确保他们的平安

    吧。”

    司机嘿嘿一笑,道:“天痕先生的能力我们深为了解,我们不会给你任何救人的机会,想让他们好好的活着,你就必须要表现出自己

    的诚意,你也不用再套我,在没有证明你确实诚心加入我们的组织前,你不可能见到他们。”

    看着面前这油盐不进的司机,天痕心中不禁有些着急,沉声道:“你们不表示一些诚意,那我如何相信你们?”

    司机道:“诚意当然是有,不过,首先要看你的诚意了。你不用打哈木星的主意,你的家人根本不在这里。这儿只是我们组织的一个

    分部而已。来吧,我们差不多到了。”在他说话的同时,翔车的速度开始逐渐降低,天痕精神力四散,却发现翔车周遭完全是一片黑暗的

    空间。

    翔车停下,司机带着天痕走了下来,这似乎是一个洞窟,但周遭却非常干爽,空气通畅,并没有憋闷的感觉。微微一笑,天痕眼中神

    光湛放,经过了那么多事,不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能保持冷静,谨慎的观察周遭,司机道:“天痕先生,请跟我来吧。”说着,当先在

    前面带路。

    在他的带领下,天痕不断深入,很快,眼前一片开阔,一个小型的基地出现在他面前,这里停靠着数十辆样式各异的翔车,周围的布

    置很简单,只有几十间金属房屋。与天痕想象中截然不同。阴森的气息弥漫,透过精神力的感知,天痕发现,在这个地方至少也三百人隐

    藏于暗处,都不如何强大。但也算气脉悠长,应该是修炼体术的高手,可惜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看来,对方是有恃无恐了。上次偷袭自

    己的撒旦等人应该不在这里。想到这儿,天痕的心反而沉了下来,既然撒旦他们不在,很有可能自己的父母也不在。

    司机带着天痕走到一件房屋外,恭敬的在外面道:“副教主,人已带到。”

    门开,天痕突觉劲风扑面,但却并不是朝自己而发,光芒一闪,一只纤细白晰的手印上了那司机的胸膛,司机惨叫一声,全身剧烈的

    颤抖了一下,向后跌退几步,扑倒作地,再也没有爬起来,七窍中渗出鲜血,他的胸骨已经在骤然一击中完全粉碎,五脏六腑完全糜烂。

    “擅自泄露组织的秘密,该死。”悦耳的清冷声响起,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出现在天痕面前。此女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身上穿著

    紧身黑色制服,勾勒出丰满而诱人的身材,一头卷曲的黑发飘散在背后,虽然容貌不似蓝蓝那么美,但她脸上的冰冷却给人一种异样的感

    觉。

    天痕淡然:“何必下杀手呢?我早已经猜到了你们的身分,副教主吗?看来,你在冥教中的地位应该不低了。”他当然不会在意一个

    脚盆族的人死活,似是想刺激一下眼前这个美艳的副教主。

    副教主仿佛刚才杀人的不是她,神情不变,冷冷的看着天痕,道:“天痕先生,请进来吧。”转身走入了房间之内。天痕精神力外放

    ,随时注意着周遭的变化,跟着她走入房间之内,同时透过生物电脑以特殊频段外发送着微不察的信号。

    房间内并不像外面光线那么暗,房顶上散发着淡淡的白光,这个房间有三十平米大小,看布置就像普通人家似的,沙发、桌椅,甚至

    还有一张看上去很舒适的大床,整洁的房间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合理的布局看上去甚是典雅,副教主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天痕先

    生,请坐吧。”

    天痕一边坐下,一边道:“既然你是副教主,应该可以做的了主了。先前翔车上我与那司机的对话你应该已经都听到了,现在该给我

    个答复了。放,还是不放?”

    副教主脸色不变,“我叫水户银子,你可以称呼我为银子,放你的家人和朋友并不难,这就要盘你如何为我们做事了。”

    “银子?淫荡的淫吗?”天痕眼中流露出邪邪的光芒,黑暗气息悄然从脚下向房间的角落处蔓延着。使房间中更加冰冷了几分,他在

    琢磨着面前这个所谓的副教主在冥教中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地位,如果抓了她,是否可以换回亲友呢?

    副教主眼中寒光一闪而过,“是金银地银,天痕先生,如果你想救回你的父母,最好客气点。”

    天痕靠入柔软的沙发中,不屑的道:“对于卑鄙无耻的小脚盆族,我意想不知道什么叫客气。现在这样坐下来和你说话,已经是最客

    气的表现了,水户银子,我与冥教无怨无仇,你们却抓我亲友,你觉得我应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你呢?”

    副教主冷声道:“天痕,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侮辱我的民族,我随时都可以送上一具尸体给你,你亲人地尸体。”

    天痕似乎软化了,“那银子小姐想让我怎么与你合作?”在他说银子二字之时,脑海中想象的绝对是淫荡的淫,来到这里,天痕下定

    决心,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先将父母和朋友们都救出来。

    水户银子道:“很简单,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可以了。只要你做了,我就先把你的朋友都放回去。至于你父母吗?却是暂时不能放的。”

    天痕打断水户银子的话,道:“什么事,你说吧,既然我来了,自然有心理准备。”能救出一个是一个,他想听听,对方到底让他做

    什么。

    银子走到大床前,抬起纤细的小手,竟然拉开制服的拉链,里面并没有其他衣物,雪白的胴体清晰的呈现在天痕面前,双峰傲然挺立

    ,她没有停顿,紧接着连制服裤子也脱了下来,露出雪白而丰满的娇躯,柔嫩的肌肤,配上她那清冷地气质,充满了异样的诱惑力。

    天痕皱眉道:“干什么?”

    银子道:“和我做爱,这这些我们的条件。”

    心头一震,天痕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提出这样条件,不禁皱起眉头,上下扫视着银子的身体,“这就是你的条件?小脚盆就是小脚

    盆,连个女人都不吗不要脸。”

    银子脸色一变,“看来是你不想让你的亲人和朋友活命了。”

    天痕站了起来,身形一闪,已经来到水户银子面前,一把抓住她黑色的头发,将脸贴近她的,在近距离注视着面前的赤裸美女,两人

    呼吸可闻,天痕道:“做爱是吗?好,我奉陪,记住你刚才说的哈,完事后放回我的朋友。”

    第一次距离一个真正的男人如此近,银子心中不禁有些慌乱,白晰的面庞带起一抹桃红色,她正想说什么,却被天痕随手一推,银子

    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顿时被推倒在床上,天痕飘身而上,粗鲁的分开她那白嫩的双,没有任何前戏,猛地冲入了她的体内。

    惨叫一声,银子如同爪鱼一般绕上了天痕的身体,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下体的紧凑感令天痕不禁低头看去,他惊讶的发现,一缕心血正从他们的结合处流了出来,处女?这什么副教主竟然还是个处女?如

    此,但他心中却没有丝毫怜惜之情,父母与朋友们被抓,早已经令天痕心中的怒火达到了极点,他没有等待,立刻发起了猛烈的冲锋。

    “啊!你轻一点,难道你们圣盟的人都这么粗鲁吗?”下体的剧痛令银子的身体不断痉挛着,双手拍打着天痕的后背。

    “对于敌人,你觉得我应该怜惜吗?你们脚盆女人既然欠操,那我就成全你。”天痕不得不承认,身下的银子诱惑力确实不小,紧凑

    的非常强烈,对于银子的痛呼,他不但没有停止,却更加快了速度,心中的怒火在中级中不断的发泄着,征服的快感传遍全身。他很清楚

    ,银子让自己和她做爱,绝不是没有目的的,但不管目的如何,天痕现在已经不在乎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床上的征伐就是自己与

    冥教的第一场战争。

    天痕在这方面的能力极强,只有在梅莉丝身上得到过真正的满足。此时没有任何顾忌,他发挥出了自己全部水准,巨大的分身毫不留

    情的强烈冲击着,银子身体的痉挛越来越厉害,但剧烈的疼痛却带给她一种怪异的感觉,渐渐地,她已经不再反抗了,呻吟声伴随着痉挛

    发出,身体已经不似开始时那么僵硬,下体开始分泌出一股股柔滑的花蜜。

    天痕暗道,这脚盆女人真是不要脸,自己这样毫不怜惜的冲击她都能感觉到快感吗?哼,那我就让你快感个够,宇宙气冲入下体,分

    身更涨大几分,天痕又开始的新一轮狂暴的冲击,银子惨叫一声,在天痕剧烈的冲击下,痛楚伴随着强烈的快感,使她险些晕了过去。但

    他知道,自己绝不能晕,任何还没有完成。

    一咬舌尖,在疼痛的刺激下勉强提聚着精神,水户因子终于开始发动了反击,在怪异能量的作用下,她的身体开始如同水蛇般扭曲着。强烈的快感顿时冲击着天痕的身体,一层淡淡的粉红色光芒从银子身上散发而出,包裹着她自己与天痕地身体,猛地睁大眼注视向天痕

    ,原本黑色的眼眸刹那间变成了粉红色。天痕只觉得脑海中一阵晕眩,身体地感触似乎增强了许多,下体传来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似乎即

    将攀升到巅峰似的,欲望冲击着他的神经,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大脑中不断呼唤着自己,让自己沉睡似的。

    正在这时,一股冷流突然冲入脑海中,天痕神志一清,他看到在自己的脑桥中多了一层粉红色的雾气,正与一股蓝色的气流相互纠缠

    倾轧着,刹那间,他明白了水户银子的阴谋,虽然他不知道水户银子用的什么能力,但那必然是一种影响心志的做法,在两人做爱的情况

    下,水户银子才能将这种能力发挥到极限,只要她控制了自己的神志,那目的的达到了。而脑海中那蓝色的气流,显然罗迦失去意识的灵

    魂在保护自己,这些冥教中人看来还是不够了解自己,用这种控制神志的方法对付自己这个灵魂控制大师,不是在说笑吗?就算没有罗迦

    的力量在,凭借自己的黑暗异能,也绝不可能被他们所控制,既然他们想控制自己,那么,索性就随了他们的意。丹田中的黑暗异能上行

    ,顷刻间吞噬了那粉红色的能量,天痕不断冲击着的身体渐渐放慢。目光在刻意的控制下变得呆滞起来。

    水户银子一边忍受着下体的冲击,一边观察着天痕的变化,当她看到天痕的眼神渐渐迷离时,心中顿时一喜。从小,她就在冥教中接

    受最严格的训练,尤其是这姹女夺魂大法,更是重中之重。姹女夺魂大法讲究在交合时施展,因为在这时男人的意志才是最薄弱的。尤其

    是处女之身用出时,在强大的诱惑力和特殊的功法作用下,可以轻易控制对方的神志供自己驱策,只要每日行房一次,就可以持续控制这

    个男人。水户银子并不是唯一被培养训练修炼这姹女夺魂大法的,当初,她们一共有近千人同时修炼,但在各种严酷的修炼过程中,她们

    那些挑选出来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最后剩下的只有三十余人,她们这些女人,每一个都挂着副教主的名义,但其实都只是工具而

    已。每一个姹女所经历的第一个男人,必是银河联盟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正是使用这种方法,冥教才能迅速的发展起来。她是最后一个姹

    女,也是姹女夺魂大法修炼最好的一个,冥教教主对天痕非常重视,当初他以一人之力毁灭舰艇编队主舰的强悍实力给整个冥教都留下了

    深刻的印象,所以才派水户银子前来,希望用这种方法将能力超卓的天痕收服,那样,不但可以更好的掌握圣盟的高层秘密,也能使冥教

    中多出一个超级高手。

    天痕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骤然加快前击的速度,生命的精华疯狂的喷洒,刺激的水户银子脑海中一片空白,身体在痉挛中攀升到了

    欲望的巅峰。密汁不受控制的疯狂喷洒着,连她自己也没想到,竟然在第一次交合中就达到了高潮。

    天痕静静的趴在水户银子身上一动不动,水户银子渐渐从高潮中回醒过来,看到天痕的样子不禁大喜,要知道,在冥教中像她这样的

    姹女,只要能笼络住一个大人物,在冥教中的地位必将大大提升,对于天痕,她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她以前的同伴们所面对的大多是一

    些年长的人,天痕虽然看上去对冥教极不友善,但最起码他年轻,他英俊,并有着健壮的体魄,水户银子甚至有些感激教主将自己安排给

    他。

    “你,你起来。”水户银子轻声道。

    天痕一翻身,坐了起来,目光呆滞的看着水户银子,水户银子眼中喜光连闪,从一旁拿起纸巾给自己和天痕擦拭了下体的污秽,将衣

    服穿好,站起身,道:“你也穿上衣服。”

    天痕照做,穿好衣服站在水户银子面前。水户银子看着天痕,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按说他应该执迷于我的美色才对,但看他的

    样子,怎么好象有些傻了?难道是我的姹女夺魂大法太霸道,毁了他的脑子吗?”她第一次在真人身上施展这种能力,有着很大的把握性

    ,但也不能完全确定。她话音刚落,面前的天痕突然上前一步,眼中流露出迷惘之色,喃喃的道:“银子,银子,给我。”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