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脚盆最卑微的民族

    天痕茫然的点了点头,水户银子冷笑一声,“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大脚盆民族的一员,一切都要以民族利益为重。”一边说着,

    她走到房间旁边,打开一个通讯器,“教主,任务完成。现在那些人已经没用了,尽快处决吧,省得有变,我再观察天痕几天,就带他回

    总部。”她刚说到这里,突然觉得脖子一痛,已经进入了一个大手之内,冰冷的气息锁紧她的身体。天痕冰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冥教

    教主,你给我听着,如果你敢动我家人和朋友一根头发,我必灭冥教。想控制我,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低沉的声音显得有些愤怒,“银子,怎么回事?”

    水户银子想回答,但此时却已经说不出话来,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天痕冷声道:“冥教教主,姹女夺魂大法对我无效,我父母和朋

    友在什么地方?如果你还想利用我,就先保证他们的安全。”本来天痕打算暂时装作被水户银子迷住,再跟着她想办法打入冥教内部,设

    法救出父母和朋友,但一听水户银子对冥教教主的话,他知道自己不能等了,否则,父母和达蒙等人失去了作用,恐怕会立刻被杀害。

    教主冷然道:“天痕,你比我们想象中还要狡猾,不受姹女夺魂大法影响,你还是第一人,我佩服你的能力。想见你父母和朋友吗?

    那你就等候我的命令吧,现在,你必须一切听从银子的吩咐,等候我的差遣,如果你敢有什么不轨地举动,恐怕就要后悔一辈子了。”通

    讯结束,在愤怒中,通讯器毁在了天痕大手下。

    随手一挥,将水户银子扔到一旁,眼中寒光连闪,“水户银子,我想,现在你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水户银子惶恐的后退到床边,“你,你怎么会?”

    天痕不屑的哼了一声,“我怎么会不受你那姹女夺魂大法的影响吗?我想,你没必要知道了,到地狱中。或许会有人告诉你。”

    水户银子并不像先前那司机般经过间谍训练,姹女夺魂大法并不能使她的心志有多坚定,“不,你不能杀我,怎么说,我也把自己最

    珍贵的东西给了你,一夜夫妻百日恩,难道你舍得杀我吗?何况,你父母和朋友还在教主手中,你要是想救他们,就更不能杀我了。”眼

    中流露出哀怨的神色,凄然看着天痕。

    房间中的气息突然便的冰冷了,天痕冷冷的道:“如果你先前没有对冥教教主说那句话,或许我还可以留你一命,毕竟你也只是工具

    而已。但是,现在你以为我还会留一条毒蛇活下来吗?你们这些小脚盆这样的劣等民族,只有毁灭才适合你们。”身影一闪,黑、白两色

    光芒同时出现在房间中,水户银子勉强抬起双手抵抗,但以她的能力,又怎么可能与天痕抗衡呢?光芒一闪,水户银子的身体消失了,在

    黑暗与空间两汇总异能的交错中化为了尘埃。天痕眼中流露出了嗜血的光芒,“水户银子,如果你下辈子投胎,不要再做脚盆人。”

    抬起右手,天痕用精神力直接引动生物电脑的联络系统,低声道:“此地有变,立刻封锁所有外放讯息,讯息只能进不能出。”说完

    这句话,他一脚将门踹开,都了出去,张口大喝道:“小脚盆们,都给我滚出来。”

    “八嘎。”无数身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黑气突现,空中出现三条模糊的身影,骤然向天痕冲来,三道冷光,从刁钻的角度划向天痕

    的要害。

    天痕杀气大放,骤然迎了上去,三刀几乎同时劈在了他身上,扭曲的光芒一闪,刀光滑过,没有带来丝毫伤害,天痕双一分,“死吧。”血光崩现,在白色的光带席卷中,那三个人的身体已经变成无数碎块,伴随着满天血雾洒落一地,在空间系异能的作用下,天痕没有

    沾染上一滴肮脏的血液,在他的意念中,只有杀戮二字,多日以来心中潜藏的恨意终于爆发了。移形幻影带着他的身体骤然冲入了那些身

    穿黑色制服的人群中,双手一黑一白,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同时劈出,巨响中,至少有十个人化为齑粉,愤怒中的天痕宛如魔神一般,他

    没有再用自身能量攻击,异能完全内敛,只有肉体搏杀才能更好的抒发他心中的怒火。

    数百名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捉摸不定地身影加上诡异的刀法让天痕想到了书中记载的忍术二字,忍术吗?那就来吧。

    右手一振,空间系异能凝结成一柄扭曲的长刀,身随刀走,将一名攻向自己的敌人砍成碎片。天痕的攻击向来是没有任何花俏科研的

    ,完全是力量的对决,对付这些明显弱于自己的敌人,他根本不躲闪对方的攻击,一刀换一刀与对方互砍,对方砍不进他的防御,但他的

    空间刃却如同死神镰刀一般不断的收割着生命。

    “交错斩。”疯狂的怒吼声响起,两道黑影从旁边掩杀而来,速度骤然增加,交叉而至,瞬间斩向天痕的身体。空间刃竖,叮叮两声

    轻响,挡下了敌人的攻击,黑色丝线般的能量从天痕背后散发,缠绕向这两名足以威胁到自己的敌人。

    蓬蓬,两团烟雾亮起,那两个人突然消失了,天痕微微一楞时,众黑衣人已经对他形式了合围之势,先前的两名黑衣服人毫无预兆的

    出现在他面前二十米外,其中一人冷声道:“我们的副教主呢?”

    天痕眼中冷光电射,“在地狱,很快你们就能见到她了。”他才懒得和这些人废话,虽然被数百高手围攻,但天痕却没有一丝惧怕,

    “杀──”

    华丽的白没有任何花俏的前斩,两名为首地黑衣人顿时向两旁闪开,但他们的手下却没有那么幸运了,在天痕的怒斩之中,顿时有数

    人被劈成两半。体内的脏器撒落一地。血腥的气息弥漫。黑衣人们被天痕接连的杀戮完全激怒了,如同潮水一般向他冲去。

    天痕并不会什么战斗中的技巧,但他却有着绝对的力量,冥教教主判断有些失误,他根本没想到握有人质的情况下天痕敢动手,所以

    在这分基地中的,都只是原来的人手而已。这些修炼忍术的脚盆人与普通人类相比自然是强大的,但与天痕这样的异能者比。却要差的远

    了。

    “天──魔──变──”紫色气息席卷而出,光芒闪烁中,最先冲到天痕身前的黑衣人身体在紫色晶体的覆盖下变成了雕塑。“灭。”随着天痕一声怒喝,那紫色晶体雕塑般的身体顿时变成了一片齑粉。

    “空──间──凝──固──”天魔变后,天痕的能力最大的增强,四个字从口中念出,包括为首的两名黑衣人在内,这些脚盆族人

    全部被定住,天痕冲了出去。没有使用大规模杀伤的能力,手中空间刃疯狂的斩劈,每一下。都会带起一片血雨,仇恨,只能用鲜血来洗

    礼。那是他自身的仇恨,同时也是对脚盆族地痛恨。摩尔告诉他的事。他基本上已经相信了,如果彼得所长判断不错,那么,自己的亲生

    父母就是死在冥教的剧毒下,刻骨的仇恨蒙蔽了天痕的理智,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血红色,空间砍开对方血肉与骨胳的奇特声音不断

    刺激着他,强大的杀气如同实质一般,虽然身上并没有沾染一滴鲜血,但在脚盆族人眼中,他已经沾满鲜血的恶魔。

    当所有黑衣人从空间凝固中解脱出来时,这黑暗的基地中,已经多了一百一十三具尸体,所有的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浓烈的血腥

    气息加上那满地碎肉,即使是这些心志坚定的杀手们也不禁心生惊怖,这还是人吗?竟然可以如此残忍的杀戮。

    “天痕,够了,收手吧。”光明笼罩基地,数十道身影出现在黑暗之中,正是以圣盟大长老光明为首的异能者。看着一地碎尸,蓝蓝

    和夜欢不禁干呕起来,包括光明在内,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他们都杀过人,但这样残忍的场面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天痕仿佛没有听到光明的话似的,紫色的身影骤然加速,两名黑衣人首领在他那如同鬼魅般的速度下被空间刃绞的粉碎,大蓬血雨飘

    洒。

    天痕手腕一紧,已经被摩尔抓住,“够了,孩子,我知道你心中有恨,但这样杀戮,有伤天和。”

    天痕眼中寒光连闪,恨声道:“摩尔老师,别拦着我,我说过,敌人对我做的事,我必将百倍偿还。”

    光名抓住天痕的另一只手,“要杀他们,也不需要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够了,不要再闹了,你完全可以轻易解决他们的生命,何苦如

    此呢?”

    天痕双目喷血,“够了吗?不,还不够,光明大长老,您不是中国的后裔,不知道脚盆族的可恶,但是,上古那段史前的耻辱,却永

    远在我心中,对不起,这次我要违背您的命令了。”天魔力骤然大放,他猛地挣脱了光明和摩尔的手,再一次冲了出去。

    摩尔楞了一下,皱眉道:“原来是脚盆族的余孽,该杀,确实该杀。天痕,你动作慢点,给爷爷留几个。”他的速度丝毫不比天痕慢

    ,同样冲了出去,用的也是与天痕同样的手段,圣盟此次前来的,除了以天痕为首的几名圣子圣女以外,就是光明手下的圣耀小队成员,

    这些人中倒有一半以上拥有着古中国的血统,他们没有说话,但都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光刃现,血雨翻飞。杀戮蔓延,再也无法阻止。

    光明大长老虽然没有古中国的血统,但那段历史他是知道的,轻叹一声,回过身去,却没有再说出一句阻止的话,血的仇恨,就需要

    用血来清洗。再没有任何其他的途径。

    对于强悍的异能者来说,冥教这些杀手们根本不算什么,几分钟后,这地下的基地中,除了圣盟的成员外,再也没有一个活口。

    紫色气流收敛,天痕飘身到光明身旁,天魔变的消耗虽然不少,但对他的影响却不是很大,毕竟没有一个能够与他抗衡的对手。

    光明看了天痕一眼,“下面你准备怎么做?”

    天痕道:“透过与冥教教主简短的几句谈话,我生物电脑上的卫星定位系统已经锁定了他的方位,我想,那应该就是他们的老巢了。”杀戮的快感令他心中的愤怒释放了许多,但这还不够,用父母和朋友的生命威胁自己,他定要将这银河联盟的毒瘤──冥教彻底铲除。

    正是因为他查到了冥教总部所在,才会毫无顾忌的在切断这里与外界的联系后立刻大开杀戒,这不但是报复,同时,也是灭口。只有死人

    是不会通风报信的。

    光明叹息一声,道:“天痕,你需谨记守心二字,明白吗?”

    天痕道:“我没事,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像脚盆族这样污浊的灵魂们,留下一个都是祸害,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

    “对,杀的好。”摩尔来到天痕的身旁,哈哈大笑:“不愧是我的孙子,作为炎黄后代,就需要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爷爷永远支援

    你。”

    那些拥有中国血统的圣耀小队成员们看天痕的目光已经不同了,作为大长老光明的直属成员,他们都拥有着极强的光明异能。

    当初,得知光明准备让一个拥有黑暗异能的人继承他的位置时,这些圣耀下对成员们虽然没有反对,但心中却始终有些芥蒂,但经过

    刚才这屠杀般的一战,天痕的表现已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尤其是那些拥有古中国血统的圣耀小队成员们,更是对天痕好感大增。

    “光明重现人间,神圣驱除邪恶,净化吧,污浊的灵魂们。”一个金色的“小太阳”出现在光明手中,手腕一振,“小太阳”破空而

    起,光明骤然湛放,金色光芒笼罩整个基地,血腥的污浊气息在光明的圣力作用下尽皆消散,地面的残尸在光明闪耀中化为灰烬,扫除了

    一切痕迹。

    天痕没有再停留,一手拉着蓝蓝向外走去,他连看都不愿意再看一眼这黑暗的地方,冥教的分部就这么毁了。三百六十二人,没有一

    个逃出。

    坐上摩尔的战舰,天痕的心还没有平复下来,闭着眼睛,心中回荡着先前杀戮时的情景,他清晰的感觉到,体能的黑暗异能似乎在那

    疯狂的杀戮中变得更加淳浓了。心中杀机不但没有因为杀戮而减弱,反而变得更加强盛了几分。他们已经启行前往天痕所探知的方位,必

    须在对方没有发现前,找到冥教的总部所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冥教彻底消灭,救出自己的父母和朋友。

    “痕,你没事吧?”蓝蓝握住天痕的手。

    天痕摇了摇头,温柔一笑,道:“我会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蓝蓝,你是不是在怪我刚才的杀戮。”

    蓝蓝摇头道:“不,我明白你为什么会那么做。别想的太多了,伯父、伯母他们一定会没事的,等救出他们后。咱们就带他们回天平

    球,在那里,他们就会安全了。”

    相知的感觉令天痕冰冷的心温暖了许多,这些日子以来,蓝蓝一直跟在他身边,经历了这么多,两人地感情不断升温。不知不觉间,

    天痕对百合的思念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

    ……

    冥教总部。教主在房间中来回行走着,分部突然的变化令他有些措手不及。原本,他打算用水户银子牢牢的控制住天痕,为自己所用

    ,但现在看来,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一时间,他倒也不知该如何处理了。对他来说,天痕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当初

    他以一己之力能够消灭一个舰队。就连自己手下最强的撒旦都伤在他手中,如果贸然让银子带他回到总部,一旦出现什么问题,恐怕冥教

    多年的基业就保不住了。直到现在,教主才真正明白圣盟在银河联盟中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和他们掌握地实力是分不开的。虽然冥教凭

    借各种黑色收入拥有大量的资源储备,但像异能者那样的强者毕竟太少了。现在天痕已经发现了抓走他父母的就是冥教,如果他罔顾后果

    的连接圣盟向冥教发动反击,那么,自己就危险了,一边想着,教主心中怒火上涌,一掌拍在桌子上,“这群混蛋,竟然让他发现了秘密。”

    全息影象联络器滴滴作响,教主随手启动,光影闪现,上议长出现在影象之中,“教主阁下,你好啊!”

    看到这一脸虚伪笑容的胖子,教主不禁冷静下来,“您好,上议长阁下,找我有事吗?”

    上议长道:“现在事情有变,你那边的事暂时先放放,如果上次你抓的那几个人不知道你的底细,就先将他们放了,否则,就除掉灭

    口。”

    教主一楞,道:“上议长阁下,您这个什么意思?”

    上议长道:“现在因为某些事,议会必须重新与圣盟合作,你应该也得到消息了。圣盟得到了比尔家族的支援,现在我们还动不了他

    们,你抓的那些人已经没什么用了,尽快解决,千万不要遗留什么把柄被圣盟抓到,最好是放了,就算圣盟猜到与议会有关,也不会有什

    么问题。

    教主如同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心中一阵发冷,“上议长阁下,您不是开玩笑吧,与圣盟合作?那我这边怎么办?”

    上议长道:“你最近先收敛一些,不要有什么大动作,等我这边的事处理好后,我自然会联络你。”

    教主从上议长淡漠的神色中已经看出了些东西,冷笑道:“可惜,我已经开始行动了,而且,我那些笨蛋手下已经泄露了秘密,对方

    那个天痕的小子得知抓走他亲人的就是冥教。”

    “什么?”上议长脸色大变,“你怎么办事的?你知道这样做影响有多大吗?”

    教主无奈的道:“您通知的太晚了,而且那小子油滑的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了消息,不过,他现在被我控制在分部,我在琢磨

    该如何处理,您看,现在怎么办?”

    上议长断然道:“这还用问吗?立刻灭口,绝不能让他把消息传出去。虽然圣盟还不知道议会与冥教的关系,但如果他们针对冥教做

    出什么事来,你能保证你的手下不会泄露吗?”

    教主眼中冷光连闪,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我那边人手不够,必须要派撒旦小队过去才有击杀那个人的可能。”

    上议长皱眉道“时间上的问题你必须解决,想办法稳住那个人,切断所有与外界联络的信号,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联络中断,教主原本就不好的心情此时变得更差了,他很清楚,冥教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上议院是不会保自己的,一但出了问

    题。恐怕他会立刻转枪头对付冥教,按住通讯器,“撒旦,你到我这里来一趟。”

    ……

    两战舰平稳的降落在本田星上,凭借着圣盟研制出来的超级战舰,他们仅仅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抵达了到达站。

    天痕取出自己的生物电脑,判断了一下方位,向身旁的摩尔道:“老师,就是这里没错,我们行动吧。”

    众人依次下舰,光明向天痕道:“找到对方总部后,行动不要急,以你亲友的安危为重。”

    天痕点了点头,道:“希望冥教这边还没有发现那边的变化。我带路。”开启生物电脑地定位系统,破空而起,当先朝指定的方位飞

    去。

    ……

    “教主,我们要不要带着他的家人去。我带着全体撒旦小队成员有杀死他的把握,但如果他跑的话,我们却未必拦的住。带着人质,

    效果应该会好的多,至少让他有所顾忌。”撒旦一听教主又让自己去对付天痕,显得有些犹豫,上次天痕用怪异的攻击模式使他受了重伤

    ,不久前才刚刚恢复。

    教主道:“保险起见,你就带上他的母亲去吧,威胁他也足够了。你等一下,我先联络银子,让她稳住那小子。”一边说着,他启动

    通讯系统,联络成功,“银子,银子,回话。”另一方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音,教主接连试了几次,结果是一样的,死人又怎么可能接

    听他的通讯呢?

    教主全身一震,“坏了,那小子恐怕已经离开分部了,撒旦,行动暂时取消,快,将他那些亲友带过来,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所谓狡兔三窟。冥教可不止有这一个地方可以作为总部,意识到危险的存在,他立刻做出了最佳决定。

    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教主和撒旦的身体同时一震,两人骇然相望,教主皱眉道:“好快,一步错,步步错,我还是太低估了那小

    子了。”

    监控设施启动,画面不断的切换,总部外面的各种防御设定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被破坏着,一个又一个冥教的手下惨死在包裹在光芒中

    的异能者手中。危机迫近,教主反而冷静下来,“撒旦,去带那些人过来,记得给他们喂下延缓剂和H病毒。解除所有防御设施。让我们的

    人撤到内部来,放他们进来,圣盟,哈哈,圣盟,来吧,要来就都来吧。”

    撒旦犹豫道:“教主,您……”

    教主冷声道:“照我的话去做,我自有道理。”

    ……

    天痕一拳轰暴一个防御雷射枪,突然发现,再没有光束向自己射来,冥教总部就位于本田星运输站附近,总部最上面是一座不起眼的

    写字楼,透过特殊装置和检验才可以进入内部,检验对于天痕他们来说自己是多余的,凭借着强大的实力,他们直接冲入,冥教总部的防

    御体系立刻发动反击,延缓着天痕他们的前进脚步,但也只是延缓而已。

    透过定位系统,天痕罔顾其他人还没有跟上来,当先向冥教总部深处冲去。刚进入冥教总部时,他们遇到了激烈的抵抗,圣盟众人分

    撒,从不同的方向向冥教总部进发,光明手下地圣耀小队显示出过人的强悍实力,对于他们来说,冥教的防御设定行同虚设,一路高歌猛

    进,见到冥教中人,毫不留情,一律斩杀。

    金属门一个接一个敞开,一直来到最深处,也没有再遇到任何抵抗,面前一扇巨大的金属门突然开启,“请进吧,圣盟的客人。”

    天痕昂然而入,当他在黑暗中看到父母苍白的面庞时顿时全身大震,“爸──,妈──。”

    马利、麦若、达蒙、雪恩、雪梅和莲娜站在这间超过一百平米的房间最里面,每个人身后有有两名撒旦小队成员,他们似乎已经失去

    了说话的能力,看到天痕,脸上都不禁流露出激动之色。撒旦小队的成员们都已经完成了变身,闪烁着幽绿光泽的鳞甲散发着阴森的气息。大办公桌后,教主平静的端坐者,“你就是天痕吗?”

    天痕平静的道:“放了他们,我可以放过你这一次。”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是那么艰难,但为了养父母和朋友们的生命,他不得不暂

    时放过这很可能是杀害自己亲生父母的仇人。

    此时,光明大长老等人也都已经到了,原本宽阔的房间中多了几十个人,顿时显得有些拥挤。

    冥教教主站了起来,“真是荣幸啊!没想到,光明大长老竟然亲临蜗居。”

    摩尔厉声道:“摩奥和他的妻子是不是你们毒害的?”

    冥教教主淡然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难得摩尔掌控者,哦,不,应该是摩尔审判者还没有忘记。不错,是我派人做的。你那儿子还

    真不太好对付,让我损失了不少人手,最后用E病毒才将他们解决。但你不想知道是谁主使我们做的吗?”

    摩尔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恨意,天痕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多年苦寻的仇人终于有了下落。

    冥教教主仿佛没看到摩尔的愤怒,继续道:“冥教从成立至今,一直高速发展,我自觉做事谨慎,但没想到却因此一时的疏忽而导致

    陷入死境。冥教能这么快的发展,和诋毁帮助是分不开的,我们一直都是上议院的合作伙伴,议会对你们圣盟忌讳很深,瓦解你们的势力

    是议会给我们冥教最重要的任务。摩尔审判者的儿子落了单,我们又怎么好意思放过呢?如果你真要找仇人,应该找议会才对。其实,我

    这里有逃生的设施,虽然只能有极少部分的人逃走,但只要我能离开,你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但是我没有走,因为我想见见圣盟的异能

    者们是什么样子。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说不定,在某种情况下,我们冥教也可以与圣盟相互合作,不是吗?”

    天痕怒道:“废话少说,放了我的家人,我给你一条生路,换个时间再见时,再定生死。”

    教主冲天痕摇了摇头手指,“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如果你还想你的父母好好的活下去,就听我把话说完。今日之变。必然导致冥

    教的没落,议会自己不会承认和我们冥高的关系,甚至会对付我们,但这些我都已经不在乎了。放了这些人很容易,但我有一个条件。”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