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悲伤中的沉沦

    教主冷笑道:“提又如何?你们实力虽强,但就算从我手中救下这些人,但是,只要我按一个按纽,就可以让本田星变成恶魔星。三

    年前,我手中已经拥有了基因武器,对象你们或许没用,但对付普通的人类,却还是好用的很。没有些好东西,我凭什么与各个谈判呢?”他很清楚,这么多强大的异能者在,虽然有多人看守着天痕的亲友,但在怪异而强大的异能下,根本无法保证威胁对方。

    光明脸色一变,“基因武器?说出你的条件。”他当然知道基因武器有多么可怕,如果这颗星球完全被撒旦他们体内拥有的这种基因

    所覆盖,除非将整颗星球毁灭,否则,必将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这颗本田星虽然算不上有多大,但也至少也有一亿人类,保护人类是

    圣盟的职责,为了不让本田星上的人类,光明已经准备作出让步。

    教主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微笑道:“我的条件很简单,让冥教在这颗星球上的人全部撤离,至少在三个月内,圣盟不得向冥教进行

    任何行动。只要你们答应我这个条件,我自己会带走基因病毒,并将这几个人放回给你们,如何?”

    天痕心中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安,冥教教主的条件并不算苛刻,但到了这种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再多想什么了,扭头向光明大长老看去。

    光明颔首道:“好,我可以答应你这个条件,但是,如果三个月内我发现有基因病毒传播,那么,就算圣盟只剩一个人,也不会放过

    冥教。当然,在离开前,我要一份基因病毒样本。”他没有要求对方将基因病毒全交出来,因为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基因武器是冥教

    最大的凭借,就算对方答应交给圣盟,也必然留有资料。到不如要一些样本,只要研究出免疫和治疗相应药剂,基因病毒之危自解。

    冥教教主哈哈一笑,道:“好,光明大长老果然是痛快人,撒旦,传我命令,所有人撤离本田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冥教足有数千人在本田星上,经过近一个小时地快速撤离,只剩下教主和撒旦小队的成员还留在冥教总部。

    教主站起身,道:“劳烦各位久等了,我也该走了。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能与各位见面。”

    天痕厉声道:“放了我的父母和朋友。”

    冥教教主道:“这次你们赢,但下一次却未必,放了他们。”撒旦小队成员将天痕父母等六人放开,天痕飞身而上,当先接下了自己

    的父母,蓝蓝、风远、夜欢和赤烟接下其他四人。看着父母苍白的脸色,天痕心中恨意狂升,骤然向冥教教主扑去。

    光影一闪,大长老光明拦在天痕面前,光明亮起,消融了他的攻击,“交出基因病毒样本。”

    教主得意的笑道:“还是光明大长老明白轻重缓急。您放心,等我们离开本田星后,基因武器自然会随之离开,这是样本。再见了。”说完,他将一支密封的试管扔给光明大长老。带着撒旦和撒旦小队成员离开了基地。摩尔和天痕都是双目喷火,但此时却无法动手。

    目送最后一艘属于冥教的战舰破空而起,光明叹息一声,道:“这次我们并没有赢啊!敌人太狡猾了。”

    突然赤烟指着远方道:“快看,那是什么?”众人顺着他手指地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绿色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光明脸色大变,“不好

    ,这群混蛋,竟然真的用了基因武器。”光明一闪,大长老光明已经冲了过去,摩尔和圣耀小队成员紧随其后。天痕此时已经顾不上其他

    ,和蓝蓝等人不断将宇宙气输给马利他们,唤醒他们体内的生机。

    冥教教主够卑鄙,但他却还是小看了大长老光明的能力,达到八十级的审判者,在人类中,几乎是等同于神的存在。金色的光芒腾空

    而起,在光速地作用下,大长老光明几乎只是一个闪身已经来到了那绿色蘑菇云的正中央,金色光罩瞬间扩大,犹如巨大的吸尘器一般,

    将所有的绿色气体向自己吸附。圣耀小队一共十六名成员适时赶到,那氤氲绿气在他们的齐心协力作用下同时向光明的长老的方向凝聚。

    “光明。日耀。”同样是光明三耀地第一种能力,但在光明手中用出,与希拉截然不同,天地间仿佛又多了一个太阳,比这个星系的

    太阳还要闪亮,灼热的光明气息飞快的将绿色烟雾向他的方向吸拢,金光所过之处处,基本病毒纷纷消融。

    光明凝重的声音响起,“圣耀小队听令,所有范围基因病毒笼罩范围内搜寻,一旦发现病毒感染体。全部……”犹豫了一下,才断然

    道:“全部消灭。”为了不危害到更多人类,他不得不下了这样的命令。

    ……

    冥教教主地座舰已经进入了异空间,他并没有进养生仓,哈哈大笑起来,“圣盟,圣盟算什么,多年的准备,岂是他们能轻易破坏的。”

    撒旦道:“教主,这次我们做的太大了,是不是应该执行沉睡方案。”

    教主点了点头,道:“破坏了我的总部,我又怎么会放过他们,大脚盆民族的尊严是不容触犯的。他们得回去的不过是六具尸体而已。基因病毒也够他们忙一阵的了。样本虽然是真的,但等他们研究出对付的办法,我们的变异基因也已经出来了。光明还真是迂腐,竟然

    相信我的诺言,沉睡计画必须要执行了,圣盟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天痕,当恶魔从沉睡中苏醒时,就是你的死期,我真想看看,他眼瞧着

    自己亲人和朋友一个个死去。会什么表情。与我作对,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

    “恩。”在天痕浑浓的宇宙气作用下,马利和麦若先后恢复了说话的。“儿子。”

    “妈、爸,你们先别说话,休息休息,你们太虚弱了,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们,我会带你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好好奉养你们。”终于救回了父母,天痕的心舒服了一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比起报仇,父母活着更加重要。

    马利和麦若对视一眼,两人都流露出凄然之色,麦若叹息一声,道:“孩子,我们拖累你了。”

    天痕用力的摇着凑,哽咽道:“妈,是我不好,都是因为我的原因你们才会被那些混蛋抓走,你们放心,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了。”

    突然间,马利和麦若的脸色变了,原本苍白的面庞突然流露出一丝黑气,他们的脸有些扭曲了,身体如同筛糠般颤抖着。天痕大惊失

    色!赶忙加大宇宙习的输入,但是,宇宙气似乎对他们并没有太多帮助,“爸,妈,你们怎么了?”

    马利断断续续的道:“那……些人……给我们……吃了什……么东……西。”

    刹那间天痕明白了,冥教给他们服了毒啊!大脑如爆炸一般,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心头剧震,怎么办?该怎么办?冥教的毒他曾经领

    教过,以自己极强的抗毒能力都险些吃了大亏。更何况自然的父母了,“摩尔老师,我父母他们中毒了。”

    摩尔一直在天痕身旁,他也没有丝毫办法,沉声道:“我们赶快回天平球只有彼得所长有可能救他们。”

    达蒙、学恩、雪梅和莲娜四人也相继恢复了说话能力,同样的黑气出现带他们脸上,只不过由于身体情况和自身拥有异能,他们比马

    利和麦若要好一些。天痕刚要抱起父母回战舰,却被马利拉住了衣服,“孩……子,别……白费……力气……了,我,我能……感觉地…

    …到,那些……毒……已经……侵入……肺腑……,来…不及……了。”

    “不,不会的,爸,妈,我不让你们死。”泪水顺着天痕的脸庞流淌而下,父母养育他长大,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贫民窟之中

    ,这几年日子才刚刚好过了一些,却遇到了这样的事,这都怪自己啊!强烈的自责令天痕近乎无法呼吸。

    马利想抬手去擦天痕迹得泪水,但手却怎么也用不上力,天痕拉住父母地手放在自己脸上,马利强忍着体内强烈的痛苦,勉强笑道:

    “孩……子,……别难……过,妈妈……和妈…妈活……了这……吗大……年……纪,也不……算……夭……折了。你以……后要……好

    ……好……活……下去。你…还年……轻,你知…道吗?我……们多……想看……到你……结婚……生子……啊!但……是,……现……

    在……却做……不到……了。”

    “爸,您别说了,我立刻带回地球,到了那里,一定有救你们的办法。”天痕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心头不断传来阵阵剧痛。

    马利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你……听我……把话……说完,如……果不说……出来,我死……也无……法瞑……目。这是……

    最……后的……机会……了。”

    “马……,马……里,不要……说。”麦若虚弱地阻止着自己的丈夫。

    马利道:“不,孩子……他妈……,我要……说,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让天……痕始……终不知道

    ……自己的身……世啊……!说不……定,他亲……生地父……母还……活着。”

    麦若眼中泪水横流,黑暗的血液走嘴角处流出,但她的身体却停止了痉挛,眼中充满慈祥之色,看着天痕。

    马利转向天痕,“孩……子,这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其实……,我和……麦若……并不…是你……的亲……

    生父……母。当初……在贫民……窟我……们还……年轻时,……有一天,……在宁……定城……附近散步……。突……然看…到天空…

    …中一……道红光……滑过……落在不……远……处的……山野……中,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年轻……地时……候

    ……胆子……都……很大,我和……麦……若走……到……那……里,却看……到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圆球,那…。时候

    ……我……们还……不知道那……叫……救……生仓,仓盖打……开…着,而你,……就……在里面,那时……候,你最……多可……能

    也……只有……一……岁吧。你……是那……吗的……可爱,我们就……收……你为子,由……于你……是……从天而……降,是上……

    天………留下……的痕迹,……所以,我们给……你取……了天痕……这样……的名字。孩……子啊!你……可能还……其他亲人……存

    在。可惜没……有任何…线索……,以后……,如果……”

    真相终于大白了,摩尔拉住马利的手,老泪纵横,“我就是天痕的亲生爷爷,我已经认出了他,谢谢,谢谢你们养育了他这么多年。”

    马利眼中流露出惊愕之色,他的眼明已经变成了死灰色,欣慰的一笑,“好,那……太好……了,麻……烦您……,好好……照顾。

    …天……”他的脸完全变成了紫黑色,七窍同时出血,溘然而逝。

    “爸──”天痕仰天悲吼,他的身体在颤抖着,无法忍受的痛苦冲击着他的心。

    “天……痕……”麦若虚弱的呼唤声叫醒了天痕,“妈,妈您好点了吗?”

    麦若摇了摇头,她笑了,“我……是自私……的,本……来,我……和马利想……将……这个……秘密……瞒……上……一辈子,在

    我……们心……中,……你永……远是……我……们亲……生的……儿子,你……明白……吗?”

    麦若柔和的笑着,“孩……子,……妈妈爱……你,……可是……妈……妈再……也……不……能照……顾你……了。以后……你多

    ……保……重自……己……,……一切……都要依……靠你……自己……了。妈……妈要……去陪……你爸……了,要……不,他……一

    个人……走了……,会……多寂……寞啊!孩……子,别……哭…别……哭,别……”同样七窍流血,麦若在马利之后失去了所有的生命

    力。

    天痕全身僵硬的看着自己的父母,目光有些呆滞了,短短几分钟,父母先后离去,这样巨大的打击,让他如何才能承受啊!

    “孩子,我们赶快上战舰吧,要不,你这些朋友恐怕也……”摩尔提醒着天痕。

    天痕木然的点了点脱,空间系异能亮起,小心的托起父母的身体,和摩尔等人带着同样中毒的达蒙他们,用最快速度返回到战舰上。

    “等一下。”一直没有开口的达蒙突然阻止摩尔启动战舰。

    天痕呆滞的目光落在一脸黑气的达蒙身上,“达蒙老师,您……”

    达蒙黯然向天痕摇了摇头,“来不及了,这种毒太剧烈,我们最多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天痕我们都有话对你说,不要启动战舰了,我

    怕会加速血行,使我们的时间更少。麻烦几位朋友将我们都放下吧。”他的话语很平静,在修炼异能和宇宙气作用,声音并没有像马利和

    麦若那样断续。但是,谁都听的出,他已经有了死的觉悟。

    “天痕,我,我不要死,救救我,救救我啊!”莲娜突然哭嚎出声,从夜欢手中挣脱出来爬向天痕。天痕赶忙上前扶住她,“莲娜。”

    莲娜眼中充满了恐惧之色,“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要死。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抓奥,我你已经没关系了。我……”哇的一声,一

    口紫黑色的鲜血从她口中喷出,洒在天痕的胸膛上,原本动人的娇躯刹那间失去了生机,软软的,软软的倒在了天痕怀中,她没有异能,

    身体并不比麦若和马利强什么,成为了第三个离去的人。

    接连流失的生命使天痕的神经有些麻木了,深吸口气,他小心地将莲娜平放在战舰的地板上,与自己的父母放在一起。来到达蒙、雪

    恩和雪梅身前,蹲下体体,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嘴唇已经咬出鲜血,“两位老师,雪梅,你们还有愿望就说吧,只要我能做的。”

    达蒙笑了,“天痕,我没有看错你,几年的时间,你已经走上了历史的舞台。能有你这样的弟子,老师很高兴,别难过,你是男人的

    有的时候就必须学会承受,老师没什么其他的愿望。我死后,将我的尸体送回中霆综合学院吧,我在那里教学十年,那里才是我的家。”

    雪恩的声音响起,“我也是,把我和达蒙葬在一起,我们生是好兄弟,死同样也是。天痕你要坚强些,我们还指望着你报仇。”

    看着强忍着痛苦的达蒙和雪恩,感受着他们毅然付死的豪情,天痕的双手已经因为用力紧握而使关节处便的青白了。

    “天痕,还有我呢。”雪梅虚弱的叫着他。

    “雪梅,你……”天痕看着雪梅,泪水再次流淌而出。

    “我送你的布娃娃呢?还在吗?”雪梅轻声问道。

    “还在,还在的。”天痕赶忙打开空间袋,取出了当初雪梅总给自己的礼物。

    雪梅眼中流露出满足地笑容,“谢谢,谢谢你还一直留着它。天痕,以后永远带着它,好吗?就当它是我,我要死了,抱抱我,好吗?我不想死在冰冷的地板上,拿你当个垫子,怎么也舒服的多。”

    天痕小心的将雪梅搂入怀中,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泪水滑落在雪梅的脸上,雪梅勉强握住天痕的手,“哭什么,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死没什么可怕的,其实,你可不要太自做多情哦,我,我其实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两滴泪水悄然滑落,紫黑色的鲜血涌出,她也去了。

    正在这时,谁也没有发现,天痕搂着雪梅的左臂处突然亮起一道极淡地蓝光。蓝光瞬间钻入雪梅体内,来回进出几次,悄悄的消失了。

    在雪梅生命逝去的几十秒后,所有人还处于强烈的悲伤气氛中时,达蒙和雪恩相互握住对方的手,带着些许不甘,平静的离开了人间。至此,被冥教抓走的六个人,先后死在了冥教那毒辣的H病毒之下。

    战舰上变得一片寂静。天痕紧紧的搂着雪梅,再没有泪水流出,表情不平静的有些可怕,摩尔、蓝蓝、风远、夜欢和赤烟都担心的看

    着他,却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慰,六名亲友,先后离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啊!

    “都死了,都死了。”天痕喃喃的念叨着,珍而重之的将雪梅送给他的布娃娃收回了空间袋中,小心的将她的尸体平放在地面上。

    摩尔向蓝蓝使个眼色,蓝蓝赶忙走到天痕身旁,拉住他的手臂,“痕,别难过了,你还有我。”

    天痕仿佛没听到了的,依旧重复着那句话,“都死了,都死了……”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起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六具尸体,脸色变

    得越来越苍白,突然,身影一闪,天痕以移形幻影之消失在舰仓之内,蓝蓝吓了一跳,“天痕──”

    本田星阴云密布,天痕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微风吹拂,仿佛带给他几分苍凉。蓝蓝几人都追了出来,她刚想再去安慰天痕,却被

    摩尔制止了,摩尔摇了摇头,低声道:“让他静一静吧。”

    光明大长老处理完了基因病毒。飞到摩尔身旁,惊讶的看着天痕,问道:“天痕这是怎么了?”

    摩尔黯然道:“他的养父母和朋友们都死在了冥教的剧毒之下,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

    光明眼中光芒一闪,失声道:“什么,都死了?混蛋。”自从成为圣盟掌权者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激动,基因病毒和天痕亲友的死

    ,令这位圣盟的大长老心中怒火上升到了极限。

    正在这时,漂浮在半空中的天痕突然发生了变化,淡淡的黑色气息从他身体散发而出,渐渐地,这精纯的黑暗异能越来越强盛,逐渐

    向灰色转化着,那是毫无生机的死气。

    “不好。”光明低喝一声,身形一闪,已经来到天痕背后,探手向他肩膀抓去。

    天痕全身一晃,骤然转过身来,身体奇异的一扭,那灰色的死气如同实质一般,竟然将光明势在必得地一抓挡在外面。

    “小脚盆,我操──你──祖──宗──。”巨大的声浪从天痕口中发出,上身的衣物突然爆裂分飞,一道道灰色的魔纹出现在他皮

    肤上,强烈的灰色死亡气息骤然膨胀,手腕一翻,黑暗圣剑悄然出现,光明还不来得及阻止,天痕一剑已经挥了出去,灰色的光芒透过黑

    暗圣剑骤然前斩瞬间融入了冥教总部那座写字楼。灰气骤然释放。写字楼如同冰雪一般消融了,异常强大的腐蚀力不断向下延伸,天痕怒

    吼着,“死──吧──”巨大地轰响中,整个本田星震荡起来,直径超过千米的巨大洞穴出现下众人脚下,险些连累到不远处摩尔和光明

    在运输站内的战舰。

    “天痕,你冷静点。”光明飘身而上,金色光芒大盛,再次向天痕抓去,这一次,他已经用上的淳浓的光明异能。

    天痕抬起头,满头黑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银白色,心中悲伤至极的他,竟然瞬间白头,灰色的双眼毫无生气,眼看着光明向自

    己抓来,景山一横手中黑暗圣剑迎了上去,光明吓了一跳,改抓为拍,与黑暗圣剑相接,他清晰的感觉到,异常强大的死亡之气骤然膨胀

    ,顺着黑暗圣剑疯狂的向自己涌来,心中一惊,金光骤然大放,天痕的身体地着黑暗圣剑被震的飞了出去。

    一团黑色的光芒从天痕丹田处骤然上涌,天痕身体一震,灰色的双眼突然变成了漆黑,狂笑一声,“哈哈,没想到这么快就等到了。

    失去了神志,这具身体就是我的了。有了身体,我必将让黑暗重临世间。”那分明就是苍老的黑暗之神,灰色气体重新变成黑色,异常浓

    浓的黑色。

    光明心头一震,他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也知道天痕的身体已经被另一股力量控制了,双手在身前一合,沉声喝道:“光明·圣灵

    阵。”金色的光晕以他为中心骤然向四周散发。将天痕的身体笼罩在内,强烈的光明圣力将那黑色气息瞬间压制。

    黑暗之神楞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当初,在魔幻星时,为了换取天痕迹的信任离开那里,他向天痕发下了灵魂奉献之

    誓,作为强大的黑暗生物,他又怎么会轻易屈服于别人呢?他一直在等待机会,透过那时瞬间的接触,他清晰的判断出,当天痕的黑暗异

    能达到一定程度,需要作出重大的突破时,必然会面临着神志迷离的过程,透过那个过程,天痕就能成为拥有更强黑暗异能的强者。否则

    ,必然会被黑暗所吞噬,彻底毁灭。他之所以敢于向天痕发愿,就是因为这个过程的存在。在魔幻星上所受到的光明之神诅咒已经他的能

    量遭到了巨大的破坏,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修养,他在等待机会,一旦天痕的神志和意念完全丧失或者处于那种迷离状态时,他就可以凭

    借自己强大的黑暗能力反控天痕的身体,以天痕本体为基础,成为新的黑暗之神,那时,由于他控制着天痕的本体,只要身体不受损害,

    誓言自然就没有效果了。只是黑暗之神没有想到,天痕的心志竟然非常检坚毅。在相处的这几年中,他对自己的判断逐渐失去了信心,照

    那样发展下需,恐怕在他面临重大突破时神志也能保持清醒。只要天痕的意念还存在,就不可能控制他的身体,因为那样是违背誓约的,

    利用天痕的能力吸收了地狱魔龙后,黑暗之神的能力虽然恢复了一部分,但他却觉得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因为随着天痕能力的提升,他的

    心志也变得越发坚定了。就在他以为天痕永远都不会出现那种神志完全消失的情况时,在巨大的刺激面前,黑暗之神最想看到的事情终于

    发生了,机会千载难逢,虽然他的能力还远未恢复,但昨天刚刚完全吸收了地狱魔龙的能量,此时也有最佳的状态时五成的能力,立刻用

    自己的神志占据了天痕的大脑,修炼可以慢慢来。但控制身体的机会却很难再出现。

    光明·圣灵阵所带来的纯净光明系能量分子使黑暗之神不禁想起了当初的光明之神,顿时大怒,手中黑暗圣剑在身前闪电般划出一个

    十字。“其想困住我,没那么容易。看我的破除一切封印的黑暗·裂魂十字斩。”黑色气流骤然转盛,缓慢的向光明方向印去。

    光明脸上流露出凝重之色,双手在身前一合,“光明·月耀。”白色的光华如同弯月一般形成在他身前,形成一道巨大的光柱,骤然

    向黑暗十字的中央轰去,为了不伤害到天痕,他并没有用全力。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