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秒杀天云

    天痕颔首道:“麻烦你了,星剑。”一路而来,星剑的喜怒天痕能感觉得出,他虽然喜欢百合,但似乎对自己没什么敌意,天痕一向

    是吃软不吃硬的,既然对方对自己客气,那自己也不会为难人家,语气也变得客气起来。

    星剑展颜一笑,道:“麻烦什么,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算起来,也是亲戚了。你看,立顿堡中央的城堡就是我们族长直系所居

    之所。”他所说的中央城堡垒高耸于整个立顿正中的位置,从立顿堡内任何一个角度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灰色的城堡看上去散发着若隐若

    现的淡蓝色光芒,气势沉凝,威严之气澎湃欲出。

    天痕和星剑加快脚步。很快就来到了这堡中之堡内。城堡内布置考究,却并不豪华,看上去非常简洁,这种风格正是天痕所喜欢的,

    对立顿家族不由得多了几分好感。在星剑的带领下,他们直接来到城堡二层的大会议室,会议室门外,站着两名年轻人,一看到星剑前来

    ,左边的年轻人微笑道:“大哥,你怎么才来啊!刚才爷爷还问起你呢。”

    星剑微笑道:“来,你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圣盟的天痕。天痕,这两个是我的亲弟弟,星辉和星耀。他们负责守卫这里。”

    星辉和星耀有些好奇地看着天痕,向他微笑施礼,天痕大方地道:“你们好。”

    星剑催促道:“天痕。我们先进去吧。”说着,也不敲门,悄悄地推门而入,与天痕一起走了进去。

    会议室比天痕想象的还要大,足有近五百平方米,宽阔的会议室中央是一圈椭圆形的会议桌,上首位置,正坐着立顿家族的族长日·

    立顿,绝情·立顿站在他背后,一看到天痕和星剑进来,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冷光。天痕的目光落向日·立顿左首下方的一人,金色的短发

    ,笔挺的制服,正是奈落·比尔,虽然依旧是男装打扮,但现在的她看上去却多了几分少女的柔媚,看到天痕出现,向他微笑点头。

    日·立顿右首下方是一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极为魁梧,坐在那里,自有几分不怒而威的气势,此时他正在说话,“……

    ,立顿族长,我的意思就是这样。四大家族在银河联盟中有着超然的地位,如果四大家族纷纷与圣盟结下联盟,议会会怎么想?希望您慎

    重考虑。”

    星剑带着天痕从一旁绕过去,向他比画了一个手势,直接将他带到奈落·比尔下首方摩尔的身旁。摩尔见天痕到来,向他点了点头,

    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站在自己后面。天痕用眼神回复着摩尔,走到他背后站定,星剑·立顿则走到自己爷爷背后,与绝情·立顿并排而立。

    天痕刚刚站稳身形,就看到摩尔的正对面坐着一名老人,正是若西家族的首席大长老孤超·若西。他看到了孤超长老,孤超长老同样

    也看到了他,眼中光芒一闪,向天痕微微点头。天痕回以一笑,用眼神向他打了个招呼。不用问,先前说话的中年人就是冰河家族的雪夜

    ·冰河了。

    会议并没有因为天痕和星剑的到来而打断,只听日·立顿道:“结盟之事事关重大,经过昨天的会议,我听取了冰河家族和若西家族

    的建议后,觉得你们所言有理,特向我父亲老族长汇报,父亲的意思是,这件事由他亲自定夺,他说需要考虑考虑。在论武大会结束后再

    决定。”目光转向摩尔,道:“摩尔长老,这次的事实在不好意思,本来我们已经答应了结盟的事,但现在却不得不考虑其他两大家族的

    意思。四大家族同气连枝,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难处。三天后,论武大会结束时,我父亲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摩尔淡然一笑,目光如同实质般射向对面的孤超·若西和雪夜·冰河,“好,我就等老族长的决断。我相信,老族长一定不会像某些

    人那样杞人忧天。”此话一出,看到天痕出现的孤超·若西倒是没有什么表示,但脾气暴躁的雪夜·冰河却忍不住了,拍案而起:“你说

    什么?”原本站在他背后的一名年轻人眼中寒光一闪,整个会议室的温度顿时降低几分,似乎随时都有出手的意思。

    摩尔故作惊讶地看着雪夜·冰河道:“我说什么关你的事么?我点名点姓地说你了?真无聊,拣金子拣银子的有,没想到还有拣骂的。”

    雪夜·冰河眼中光芒连闪,刚要说什么,他背后的年轻人突然傲然道:“摩尔长老,你侮辱了我们冰河家族的尊严,我,天云·冰河

    向你挑战,以洗刷你对本族的蔑视,外面请。”

    摩尔笑了,看着雪夜·冰河道:“雪夜,我记得你应该和菲尔的关系不错,一直以来我都对你存有几分尊敬,可是,你这教弟子的功

    夫却不怎么样,大人说话,孩子也可以插嘴么?”

    雪夜·冰河哼了一声,道:“天云是我的嫡亲孙子,为了捍卫家族荣誉,他并没有做错什么,难道,你没胆接受他的挑战?”

    “不,你错了,不是我爷爷不敢接受挑战,而是他不配。”天痕的声音异常冰冷,看着对面的雪夜·冰河和天云·冰河,眼中寒光闪

    烁。

    “你说我不配?”天云·冰河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作为冰河家族年轻一代最具有天赋的子弟,他一向眼高于顶。

    天痕不屑地哼了一声,道:“如果你想挑战,我愿意替爷爷接下,只要你能从我的中走出三招,就证明你配向我爷爷挑战。到时我绝

    不阻拦。”他毫无顾忌的话语一出,不单雪夜·冰河祖孙的脸色变了,就连日·立顿的脸色也变了。这样的挑衅对冰河家族是极大的侮辱。

    绝情·立顿看着一脸冷傲之色的天痕,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他那强悍的话语充满了男人的霸气。

    孤超·若西不动声色地依旧坐在那里,他是全场除了摩尔以外,唯一不怀疑天痕实力的人,就连摩尔身边的奈落·比尔也有些惊讶。

    毕竟,天云·冰河的实力绝不容小视,她相信天痕能够赢得了,但是只用三招却令她有些难以相信。

    日·立顿皱眉道:“天痕,不可太过分。这里都是你的长辈,你先退下吧。”

    天痕没有动,淡然道:“有志不在年高,我想,以我的身份。也可以代表圣盟做任何事。”说着,露出右掌心中的乳白色生物电脑。

    “我是圣盟第七长老。现在,我应该有与众位平起平座的权力了吧。”

    第七长老四字一出,会议室中顿时变得异常寂静,毕竟,圣盟五大审判者长老的强大都是众人所熟知的。摩尔是第六长老,但他们却

    没想到,摩尔的孙子竟然是第七长老。立顿的脸色再变,咳嗽一声,道:“这里不是你们圣盟。我不管你是第几长老,至少,你是我的晚

    辈。”

    天痕道:“不错,我是你的晚辈,但我却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既然天云·冰河向我爷爷跳战,就相当于挑战圣盟,有事弟子

    负其劳,难道只允许周官放火,却不让百姓点灯么?我代替爷爷接受挑战。难道有错么?”

    日·立顿顿时语塞,目光转向一脸不善之色的雪夜·冰河。雪夜·冰河气急反笑,“好,多年不曾与圣盟的异能者切磋,这倒也是个

    机会。天云,你就与这位第七长老切磋一番,看他怎么在三招之内打败你。”

    摩尔站起身,微微一笑,道:“我和天痕这次代表圣盟前来,对四大家族绝对是以诚相待,老雪夜,既然要切磋,总要有点彩头吧。”

    雪夜·冰河同样站了起来,他竟然比天痕还要高上半个头,淡然道:“切磋就是切磋,摩尔,你想绕我进去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天痕见雪夜·冰河在愤怒中仍然能够保持清醒,不禁心中暗赞,四大家族的族长,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日·立顿道:“既然你们定要切磋,那就外面请吧,不过,我先说明,在切磋过程中,谁也不许过度伤害对方,否则,就是与立顿家

    族为敌。请。”说完,带着星剑·立顿和绝情·立顿率先向外走去。雪夜·冰河紧随而出,天云·冰河在临出会议室之前,狠狠地看了天

    痕一眼。

    奈落站了起身,走到天痕身旁,向他伸出大拇指,“还是你强,第一次看到你这么霸道的样子。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天痕没好气地道:“你少来。精神上支持有个庇用,奈落,听说你又重新成为继承者了。”在他心中,从来没把奈落当成女人看待过。

    奈落苦笑道:“你不知道这段日子我有多苦,以前的快乐生活全然不见,爷爷对我要求异常严格。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处理族中事务

    ,你以为这个继承人好当啊!要是能换,我倒愿意像你似的不受什么约束。”她的相貌丝毫不差于蓝蓝,此时露出小女儿态,顿时看的天

    痕一愣。

    摩尔看着天痕,微笑道:“这样也好,你就向他们显示一下我们圣盟的实力,也好让他们有所顾忌。“他知道天痕最近心情不好,对

    于唯一的孙子,摩尔的态度已经不能用疼爱来形容了,明知道天痕刚才的话有些过分。也不忍心再责备他什么。

    孤超·若西的声音在天痕耳中响起,“暗黑之王,我先出去,如果需要我做什么,您尽管吩咐。”黑暗祭祀就是若西家族的事毕竟是

    秘密,孤超向来稳重,所以先前并没有直接与天痕相认。

    天痕看了孤超一眼,向摩尔道:“爷爷,我刚才太冲动了。但是,今日之事如果我们不在四大家族面前展现足够的实力,恐怕很难与

    立顿家族结盟,只要压住冰河家族,其它的事就好处理多了。”

    摩尔微笑道:“你是圣盟下任大长老的继承者,本来这次就应该是你处理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几人走出会议室,在外面,其他人都在等待着,眼看天痕他们出来,雪夜·冰河向日·立顿道:“立顿族长,还要麻烦用一下你们的

    演武场。”日·立顿道:“冰河族长不必客气,各位,请跟我来吧。”

    一行人在日·立顿的带领下,走出堡中之堡,向立顿堡东侧走去。由日·立顿亲自带领,使他们这一行人看上去非常醒目,有专门立

    顿家族的人员负责给他们开道,很快,就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广场内,广场周围由合金封闭,像一个体育场似的,里面足以容纳数万人之大。

    一进入这宽阔的演武场,天云·冰河猛地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天痕,说声请字,当先向空中飞去。他飞行的速度极快,只是一闪身,

    已经到了半空之中,之前在路上他一言不发,但心中的怒火上升到了极限,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蔑视他。

    天痕向摩尔行礼,这才不紧不慢地飘身向空中而去,先前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他的空间系异能和宇宙气都有所恢复,当着四大家族

    的面,黑暗异能自然是不能用的,星痕和地火神龙他们也因为帮助自己而处于虚弱状态,尽管如此,但天痕对自己还是有着绝对的信心。

    现在的黑暗异能虽然不能通过宇宙气完全转化成空间异能,但刚才天痕默默地试探了一下,黑暗异能可以通过宇宙气的转化暂时以空间系

    异能的形式来用,转化后大概十秒左右,能量就会重新变回黑暗异能,流回丹田之中,但是,对于天痕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天云·冰河冷冷地看着天痕,“我要开始了。”作为冰河家族的人,基本礼数他还是不会忘记。

    天痕看着对方,淡然道:“请吧。”

    天云·冰河相貌英俊,有着深蓝色的短发,配上他那天蓝色的眼眸,却是人中龙凤。蓝光骤然湛放,空中的温度急剧下降,一层淡淡

    的霜雾从他体内散发出来,天云·冰河左拳右掌,竟然完全变成了蓝宝石一般的颜色,大喝一声:“拳——掌——令——天——冰——雪

    ——寒——。”蓝光骤然爆发,霜雾澎湃扩张,眨眼间已经弥漫于空中,从四面八方向天痕罩来。

    刚刚突破审判者级别的黑暗异能在天痕暗暗的转化中,以空间异能的形式出现了,由于能量过于庞大,空间异能发生了质的变化,银

    色的光芒围绕着他的身体飘然而出,转眼间已经弥漫于天痕身体周围,“看清楚了,这是第一招,空间·反向领域。”银光湛放,向那带

    着蓝色光芒的霜雾缠绕而去,天云·冰河所用的,正是他最擅长的冰雪领域,此时见天痕也张开了自己的领域,心头不禁一紧,赶忙加大

    能量的输出,当他的冰雪领域与天痕的空间·反向领域相碰触时,天云·冰河突然惊讶地发现,天痕所用的领域似乎并没有对自己的冰雪

    领域有任何影响,银光飘散,能量虽然若隐若现,但自己的冰雪领域能量更是已经发挥到最佳状态,整个领域之中,温度已经下降到了零

    下一百度。对于普通人来说,在如此奇寒的环境下,不论能力有多强,至少都会受些影响。可惜,他面对的是天痕。虽然地火神龙因为耗

    力过度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但它那纯阳的气息在天痕体内已经留存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中,天痕早已经拥有了对抗寒冷的能力。

    天云·冰河心想,难道他只是装装样子,本身并没有什么强大的能力么?不,今天自己一定不能输。想到这里,拳掌在身前加速地摩

    擦了一下,一轮如同弯月般的巨大冰刃飘然而出,在剧烈的旋转下,向天痕切割而来。虽然这只是试探性的攻击,却已经凝结了天云·冰

    河四成能力。

    天痕淡然一笑,昂然不动,双眼此时已经变成了完全的银色。下方观战的众人都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眼看着天云·冰河发出的冰

    刃向天痕飞去,飞到一半时,旋转的冰刃突然毫无预兆地在空中一个旋转,反倒以更快的速度向他自己的方向飞去。

    摩尔满意地一笑,“嗯,不错,看来天痕的反向领域运用得更加自如了。”

    最惊讶的莫过于天云·冰河本人,眼看着自己的冰刃飞回,他不禁心中大惊。虽然他的能力并不弱,但实战经验却远远无法和天痕相

    比,眼中光芒一闪,左掌后收,右掌前击,迎上了自己冰刃的攻击。在慌乱之中,他并没有发现,天痕此时眼中的银光已经如同皓月一般

    闪亮,整个周围的空间全都变得扭曲起来,天云·冰河突然吃惊地发现,面前的冰刃突然消失不见了,一拳顿时击在空处。没等他反应过

    来,背后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劈至,天云·冰河只觉得全身剧震,护体冰河力险些被完全击溃,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在冲击力的作用

    下,顿时向地面跌去。

    轰——,天云·冰河的身体重重地摔在演武场的地面上,砸出一个直径两米,深一米的大坑,幸亏他自身的冰河力确实修为不弱,倒

    没有受到重创,但却仍然忍不住接连喷出三口鲜血。天痕此时依旧在半空中漂浮着,银光消散,冰雪领域也因为失去了天云·冰河的控制

    而丧失了效果。就这么简单,前后不到十秒的功夫,胜负已分,天痕甚至连一次攻击都没有发出,天云·冰河已经败了,彻底的败了。

    天云·冰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下面的人却看得清楚,先前,就在天云·冰河向返回的冰刃发动攻击的时候,所有人看到的,就是

    他回身出拳的情景。但是,他背后却什么都没有,将整个背后给了自己发出的冰刃,他又怎么会好受呢?别人不明白,摩尔却是心中雪亮

    ,他清楚地知道,天痕是利用空间·反向领域先后两次耍弄了天云·冰河,第一次,是迫使他的冰刃改变方向回攻自身,第二次,竟然直

    接将天云·冰河的身形掉转,要知道,利用反向领域直接控制对方的身体是极为困难的,天痕对空间·反向领域的控制已经到了出神入化

    的地步。

    飘身而落,天痕看都不看雪夜·冰河祖孙,向日·立顿道:“立顿爷爷,不知道这刚才这算是用了几招。”

    “不算,不算,你分明就是耍赖,明明是人家让你的。”绝情·立顿到现在也没明白刚才那一战为什么会这样结束,不满天痕的傲慢

    出言反驳。

    日·立顿此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天痕了,他当然不会像孙女那样什么都没有看懂,他很明白的知道,刚才空中发生的一切都在天痕的

    操纵之中。对于天云·冰河的能力他还是很清楚的,如果天痕在天云·冰河被自己的冰刃击中时出手,早已要了天云·冰河的命。这一战

    ,确实是天痕胜了,三招之内完胜。准确地说,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一招未出,只凭借领域的能力就轻易获得了胜利。

    天云·冰河的伤也并不算很重,此时已经走回众人面前,身上的雪污和凌乱衣着使他看上去有些狼狈。眼中光华内敛,道:“是我输

    了。”

    天痕见他直接承认了失败,转身看向他道:“你知道自己输在什么地方么?”

    天云·冰河道:“我太大意了,应该先想办法破了你的领域。”他是当事人,自然明白,自己输就输在了天痕那奇怪的领域上。

    天痕摇了摇头,道:“不,你输在了骄躁二字上。以你的能力,如果仔细观察,绝不会那么容易被我击败。你的冰雪领域很强,只不

    过,作用得太分散了,根本对我构不成威胁。下一次,希望你能变得更强一些。”

    天云·冰河看着天痕,表情变得平静下来,“现在我已经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你能够利用领域控制住我的身体。就算我

    及时发现你领域中的奥秘,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我败得心服口服,但只是现在,却不是永远,将来,我一定会再次向你发出挑战的。”

    说到这里,他转向摩尔,弯下腰,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恭敬地道:“摩尔长老,我为我先前的狂妄向你道歉。我确实没有挑战你的资

    格。”

    摩尔本不是小气的人,上前搀扶起天云·冰河,微笑道:“嗯,怪不得你爷爷这么看重你,果然有几分道行,现在这样多好,大家和

    和气气的,不比吵来吵去舒服得多么?其实,你也不用觉得委屈,天痕的修为一点也不比我差,你要是能胜了他,也就不用挑战我了。老

    雪夜,你怎么说?”雪夜·冰河没好气的道:“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这老东西本事不怎么样,倒是教出来个厉害的孙子。”

    摩尔哈哈一笑,走到雪夜·冰河面前,“都那么大岁数了,何必还生气呢?你可要保重身体啊!刚才在会议室,是我的话太刻薄了。

    现在,咱们也没必要再争些什么,到底与圣盟是否结盟,最后就让老立顿族长定论吧。其实,你也没必要窝火,天痕是光明老大选出来的

    继承人,又怎么会差呢?论起地位来,在圣盟中他现在比我只高不低。”

    摩尔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的人却清晰地听到了,孤超目光有些怪异地看着天痕,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却多了几分疑惑。而其

    他人更多的是惊讶,天痕的实力之强已经给他们带来很大的惊讶,此时一听,他竟然是圣盟最高领导者的继承人,看他的眼神顿时变了几

    分。

    奈落·比尔凑到天痕身旁,嘿嘿一笑,道:“第一圣子,这回你可威风了,没想到你比上次在我们比尔星时又厉害得多了,哎,亏我

    这几个月一直努力修炼,现在看来,想赶上你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说完,她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暧味,脸不禁微微发红。

    日·立顿道:“时间也不早了,我早已经准备好立顿星特色菜肴请大家品尝,一起去用饭吧。星剑,你给天痕在我们这里安排个住处。”

    天痕本想立刻回森林贫民窟那边去看看百合,但他刚才注意到了孤超的神色,明白自己必须要向他解释一下,以免他心存芥蒂,也就

    没有说什么,任由立顿家族安排了。

    午饭中,由于天痕先前的表现,得到了众人在实力上的认可,坐了主席,洒成了这顿午饭的主旋律,摩尔显然心情不错,连连和日·

    立顿和雪夜·冰河拼酒。雪夜·冰河先前输了面子,正想找回来,几个嗜酒之人喝得不亦乐乎。

    奈落也少喝了几杯,席间,只有天痕和孤超滴酒未沾,孤超显得很低调,午饭间一共只说了不到五句话。

    酒劲上涌,摩尔和雪夜·冰河似乎都已经忘记了先前的冲突,在微醉的情形下,两人竟然开始称兄道弟起来。日·立顿对摩尔的态度

    明显好了许多,席间天痕曾经问自己两位奶奶的下落,日·立顿告诉他,月和星好不容易回立顿家族一次,此时正在陪伴着立顿家族的老

    祖宗,也就是整个立顿家族中辈分最的紫清·立顿。紫青·立顿。今年已有一百七十岁的高龄,是日、月、星三人的亲奶奶,五十年前,

    她就已经不问世事了,是立顿家族中的太上长老,地位之尊崇,在立顿家族内无人可比。就连现任族长日·立顿的父亲,号称四大家族第

    一高手的戈勒·立顿也不敢不听从自己母亲的吩咐。不过这些年银河联盟并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立顿家族的事务自然烦不到紫清·立顿

    那里。日、月、星小时候都极得紫清·立顿宠爱,这次回来,自然要去陪伴这位立顿的老祖宗几天。

    午饭结束以后,天痕并没有跟这些各族的大佬们再聊下去,直接回了星剑给他安排的房间,黑暗异能虽然已经完全吸收,但宇宙气和

    空间系异能本身的微弱,转化了黑暗异能使用出空间系的能力使天痕已经有些不适,他需要时间来恢复自己的能力,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幸好宇宙气进入了第四阶段以后,自身的恢复能力极强,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恢复了五成左右。

    星剑给他安排的房间很宽阔,是一个里外套房,外面是待客用的小客厅,而里面则是一个大卧室,足以睡下三个人的大床一看就很舒

    服。

    盘膝坐在床上,天痕没有浪费任何一点时间,三种异能同时开动,精神力分为三股,对黑暗异能自然是加强控制,而宇宙气和空间系

    异能则是加速恢复。进入了审判者境界,天痕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不同,虽然先前黑暗异能险些剥夺了他的意识,但在那紫气上攻的同时,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