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紫清立顿

    沐浴在窗外洒落的阳光中,天痕很快进入了修炼状态,脑海中的白色晶体和胸口处的黄色晶体高速吸收着外界的能量分子。虽然在修

    炼着,但天痕并没有完全投入其中,毕竟,这里是立顿家族,又没人为他护法,随时都有被打扰的可能,再一个,他也在等一个人。

    两个小时后,房间通讯器响起,“天痕,我能进来么?”低沉的声音将天痕从修炼状态惊醒,睁开眼,他不禁微微一笑,等的人来了。

    门开,面容苍老的孤超·若西缓步而入,将门关好,一层淡淡的黑气飘然而出,房间内所有的电子设施同时失灵,黑色气息同时形成

    了一个隔音结界,使外人无法窃听到其中的声音。天痕微笑道:“长老请坐,我就知道你一会来的。”

    孤超点了点头,道:“黑暗之王,我想听一下您的解释。虽然我们一直都知道您在圣盟,但是,却并不清楚,您在圣盟中竟然有这么

    高的地位。您也知道,黑暗与光明从来都不曾并存过,虽然我们长老会中的长老都已经向您立下了灵魂·臣服之誓,但为了黑暗祭祀一脉

    的未来,我不得不向您问清楚。”得知天痕是圣盟领导者的继承人,孤超当时心中就充满了疑惑,好不容易才抽身前来,自然要问个明白。

    天痕微微一笑,给孤超倒了杯水递了过去,“孤超长老。其实你不用误会,我是圣盟的人,我也拥有黑暗异能,这些都不错。圣盟现

    在对我们黑暗势力并没有太多的敌意,这是其一,再一个,也是你最想确认的一点,我不会成为圣盟的最高领导者,这点我可以向你确定。这次前来立顿星,是我最后一次代表圣盟,回到地球后,我将向光明大长老请辞,离开圣盟,成为一个自由人。但是,我离开并不是因

    为身属黑暗势力的原因。而是为了一些其它事。今后,或许我们与圣盟之间还有合作的可能。你要明白,对于我们黑暗三大势力来说,最

    重要的,是不断增强自己的实力。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就算黑暗三大势力加在一起,也不可能与圣盟抗衡。”

    孤超沉吟道:“黑暗之王,我们宣誓向您效忠,就是希望你能带领黑暗祭祀一脉更好地在银河联盟中生存。我只是希望您在做一些决

    定的时候,也能为我们考虑一下,这就足够了。我们信任您的能力,若西家族也愿意为您做一切事。”天痕道:“孤超长老,等我离开圣

    盟后处理一些私事就赶去飞鸟星系与你汇合。有些事也该准备了,我的黑暗异能已经达到了审判者的境界,我想,到飞鸟星应该对黑暗祭

    祀们有所帮助。噢,对了,德库拉家族出现了一个潜藏的高手,不知道你是否知道?”

    孤超眼中寒光一闪,道:“黑暗之王,您指的是德库拉十三世吧。我不但知道他的出现,就在不久前,我们还与他曾经一战。”

    天痕心中一惊,急问道:“结果如何?有没有什么损伤?”

    孤超摇了摇头,道:“德库拉十三世是依足规矩前来拜访的。他现在已经统一了德库拉家族,他希望我们能与他合作。我们已经向您

    臣服,没有您的命令,我们自然不能答应他什么,后来,他就提出要比试能力。他比我们想中还要强大的多,我联合其他十余长老布下灵

    魂灭绝大阵,才勉强与他斗了个平手,他临走时说让我们再考虑考虑,他还会再去的。如果我猜的不错,离开我们那里后,他应该是去了

    黑暗议会。”

    天痕眉头微皱,道:“这德库拉十三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控制整个黑暗势力,如果在我到达飞鸟星之前他再去,你们不要同他发

    生冲突,以免有不必要的损失,一切等我去了再说。放心吧,有我在,绝不会让他得逞。”想起德库拉十三世,天痕心中不禁有些沉郁,

    八十级的黑暗异能者毕竟太可怕了。集合自己,梅丽丝和蓝蓝的能力,或许有机会与其一争,但想赢却太难了,最怕的就是德库拉十三世

    分而噬之,单独面对的情况下,除了圣盟的大长老光明以外,谁也不是他的对手,看来,自己的实力还要更加增强一些才行。现在虽然失

    去了天魔变的能力,但黑暗异能已经达到了审判者境界,同样可以凭借肉体在异空间中生存,希望能够在那里快速提升自己的空间系异能

    吧。虽然冒险一些,但总比这样被动挨打地好。只是异空间中的能量似乎有一定界限,当能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之时就很难再吸收了,不知

    道这个界限有多大,能不能让自己的空间系异能从四十六级的程度提升到同黑暗异能一样的高度呢?

    正在天痕陷入沉思中之际,敲门声突然响起,房门上的通讯器已经被孤超屏蔽了,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不禁令他们同时一惊。

    天痕向孤超使了个眼色,孤超点了点头,飘身而起,如同一直大蝙蝠般吸附在房顶上,黑暗气息完全收敛,天痕道:“请进。”

    门开,一张冰冷的面庞出现在天痕面前,连带着她整个人都显得那么冷傲,“天痕,你出来一下,我找你有点事。”

    看着面前的绝情·立顿,天痕道:“立顿小姐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么?”

    绝情立顿哼了一声,“怎么,你堂堂的圣盟第七长老还怕我一个女人么?是男人的话你就出来,我在外面等你。”说完,转身就走。

    天痕用空间系异能收束着自己的声音向房顶上的孤超道:“你先回去吧,记住,从现在开始。若西家族改为支持与圣盟结盟。现在没

    有人知道你们黑暗祭祀的身份,与众多强大力量联合在一起,对于若西家族只有好处。我先去看这丫头耍什么花招。”说完,走出了房门。

    绝情·立顿见天痕跟了出来,满意地点了点头,向他道:“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天痕既然已经出来了,自然也没有再拒绝的理由,心中暗想,两位奶奶说过,现在立顿家族中修炼高等尖系异能的只有这个绝情立顿

    ,她从自己来到立顿星就对自己不太友善,这次叫自己出来,无非就是想和自己比试一下,也好,就看看这尖系异能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如果适合自己,倒是想办法学上一些,多一种能力总不是坏事,哪怕用来辅助也是好的。一边想着,他跟上绝情·立顿的脚步向外走去。

    在绝情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堡中之堡最高的第四层,这一层几乎没有人,绕过几个弯,绝情·立顿在两扇大门前停了下来,两扇大门

    显得极为厚实。雕刻着两柄长剑斜插而下,在交锋处,是一个代表着立顿家族的暗红色标志,这个标志竟然像是用整块红宝石雕刻而成的。

    绝情·立顿转身看了天痕一眼,“跟我进来吧。”用力推开沉重的大门。一股淡淡的清香从门后传出,天痕跟着她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空旷的房间,穹顶高达十米,整个房间显得很空旷,方圆上千平米内没有任何摆设,地面上是猩红色的地砖,散发着淡淡的

    光芒,一看就知道是一种特殊的矿物,刺眼的颜色看上去给人一种烦躁的感觉。周围的墙壁则被白色的墙砖所覆盖,同样是一种特殊的矿

    石,在现今社会合金大行其道的情况下,这样一间宽阔而铺满矿石的房间,显得有些怪异。房间内连一扇窗户都没有,似乎是一间封闭的

    禁室。

    绝情·立顿走到房间正中央停了下来,转身面对天痕,突然喝道:“魔阳现。”灼热的气息骤然从绝情全身散发而出,红色的光芒澎

    湃而起,绝情·立顿的身体突然消失了,一朵巨大的红花出现在她原本的位置上,那似乎是一个向日葵,红色的向日葵,妖异的光芒带着

    灼热的气流骤然四散分发,无数枝叶藤蔓从红花下向四周席卷,粗大的藤蔓铺天盖地般向天痕而来。

    尖系异能。看着这些藤蔓,和那朵巨大的红色向日葵,天痕心中不禁有些兴奋,他没有反抗,任由那些藤蔓将自己的身体缠绕住,当

    藤蔓接触到他的身体时,天痕清晰地感觉到,这些藤蔓上似乎有着许多吸盘,同时吸附住自己的身体,充满麻痹性的灼热气息顺着藤蔓的

    吸盘向自己体内疯狂涌入,即使以天痕如此坚韧的身体,在那麻痹的气息作用下,身体也不禁一阵颤抖,那怪异的气息似乎在刺激着他体

    内的神经末梢,产生的剧烈疼痛是无法忍受的,黑暗异能在外力的刺激下顿时作出反应,达到审判者境界的黑暗异能如同潮水一般布满了

    的经脉,灼热,麻痹的气息顿时被黑暗异能逼出体外,黑芒一闪而逝,那缠绕着天痕身体的藤蔓顿时在强大的腐蚀力作用下变成了齑粉。

    飘身而起,天痕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半空中,藤蔓依旧快速向他追来,那朵巨大的红色向日葵突然发出如同火焰一般的红光,光芒犹如

    活物一般,带着丝丝黑气配合着上蹿的藤蔓将天痕所有闪避的空间封死。看到这种情形,天痕不禁有些失望,这就是强大的尖系异能么?

    感觉上也并没有什么,如果在外面,这些藤蔓和光芒根本不可能对自己构成任何威胁,凭借空间系异能,可以随意地闪躲,可为什么两位

    奶奶说尖系异能才是立顿家族中最强大的后天异能呢?一边想着,他手中却并没有停止,不想伤害绝情·立顿,空间反向领域瞬间爆发,

    在他的意念控制下,反向领域改变着藤蔓和红光攻击的方向,使它们朝相反的方向落下。

    绝情·立顿不包含任何情绪的声音响起,“魔阳现,破印封。”巨大的红花中突然变换出一圈淡黄色的光晕,天痕吃惊地发现,自己

    的空间反向领域消失了,这还是他的领域第一次被对手破掉,心中一惊之时,先前的攻击再次重复,而且速度比先前更要快了几分。

    天痕心中暗道,果然有些门道。身体周围闪耀着扭曲的光芒,将率先冲来的藤蔓完全挡在外面。红色的光芒接触到天痕身体周围扭曲

    空间防御突然发生了变化,红光闪烁,从外围将天痕完全包裹在内,所有的藤蔓在红光外围迅速包裹起来,呈椭圆形,就像一个巨大的茧。

    凭借精神力的感知,天痕清晰地发现,那些藤蔓正在把自己拉向那朵巨大的红色向日葵,虽然天痕不知其用意,但也明白,那红色向

    日葵处必然有着什么恐怖的攻击能力。观察到这里,他决定不再藏拙,立掌如刀,骤然向身旁由红光和藤蔓组成的墙壁上拍去。

    砰的一声巨响,天痕足足用了七成空间系异能的轰击竟然没有任何效果,眼看着茧即将到达红色向日葵处,天痕再无任何保留,虚空

    十三破透掌而出,虽然茧内地方狭小,但天痕利用手臂的伸缩瞬间增强攻击速度,轰然巨响中,刚刚积蓄不久的全部空间系异能被他毫无

    保留地全部用出,白色光芒包裹中的拳头先后十三次撞击在同一部位,叠加的能量带着疯狂的撕扯之气瞬间爆发,轰然巨响中,枝蔓飞溅

    ,天痕破茧而出,身形一闪,他刚一出茧,就看到红色向日葵近在咫尺,澎湃的红色光芒传来强烈的麻痹能量,天痕只觉得全身一震,竟

    然有些失去控制似地向那红色向日葵落去,关键时刻,显现出他丰富的实战经验,宇宙气包裹住自己最先落下的右脚,带着淡黄色的光芒

    最先向红色向日葵点去,同时全力催动黑暗异能抵消着那强烈的麻痹感。

    天痕的右脚与红色向日葵接触的刹那,他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异常强大的吸附力吸扯着自己的身体,更为恐怖的是,他布置在右脚的

    宇宙气竟然消失了,强大的腐蚀力瞬间融化了他的鞋子,刹那间,天痕及时作出反应,几乎在瞬间将黑暗异能部分转化为空间异能,一个

    移形幻影,远离开魔阳花的攻击范围。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的宇宙气为什么会消失,低头看了一自己的右脚,险而又险的,那腐蚀力并没

    有侵入到皮肤。天痕有些愤怒了,如果对方不是立顿家族的人,恐怕他已经催使着自己强大的黑暗异能将其彻底毁灭,但是,他现在却不

    能那样做。

    正在天痕犹豫之时,魔阳花的攻击停止了,所有的藤蔓都向红色向日葵方向收拢,很快消失不见,红光闪烁中,脸色有些苍白的绝情

    ·立顿出现在先前的位置,嘴角处挂着一丝鲜血,似乎是先前伤在了天痕的虚空十三破之下。

    天痕飘然而落,扭头向一旁看去,三个人从侧面一个小门处走入这空旷的房间之中,为首者,是一名年约五旬的中年女子,相貌虽然

    很普通,但她身上的气息却令天痕大为警惕,在她两旁,各自有一女搀扶着她的手臂,正是自己的两位奶奶,月·立顿和星·立顿。

    中年女子微微一笑,道:“好,不错。能在这种情况下脱离魔阳花主体攻击,应变能力确实很强。”

    看到她的出现,天痕已经猜到几分,躬身行礼道:“您好,请问,您是——”

    月道:“天痕。还不快拜见祖奶奶,这位是我和星的奶奶紫清·立顿,也是立顿家族的太上长老。”

    与天痕猜测的相同,他赶忙再次向这位祖奶奶行礼。

    紫清·立顿微微一笑,道:“不用多礼了,每天拜我的人还少么?我想,你已经猜到了,是我让绝情丫头来试探你的吧。”绝情·立

    顿向她行礼后退到一旁。

    天痕点了点头,道:“但是我却不明白祖奶奶是什么意思。”

    紫清立顿道:“或许你会觉得刚才的比试并不公平。无法发挥出你空间系异能的特性。而且,你一直都没有尽全力。魔阳花,是我们

    立顿家族中最强的几种异魂之一,刚才,是它的本体攻击。如果由绝情丫头本身与魔阳花共同攻击的话,效果会更好一些,也不会受到地

    域的限制。只不过,现在绝情丫头的修为还浅,对本体幻象攻击的操纵还不够熟练,容易控制不住,所以。我没让她使用。我听月和星说

    ,你有意兼修尖系异能,所以,我让你先看看,什么是尖系异能。说来惭愧。现在本族中能修炼高等尖系异能的只有绝情丫头一个,立顿

    家族最高功法已经面临着失传的危险。天痕,我想听听,通过刚才一战,你对魔阳花有多少了解。”

    天痕心中一动,想了想道:“尖系异能是利用植物的特性,象征着植物的异魂必须足够强大,才能发挥出尖系异能的优势。通过刚才

    的战斗,我发现魔阳花应该有着封锁,麻痹和吞噬三样能力,尤其是那种吞噬的能力很可怕,不但有很强的吸扯力,似乎,连我的能量都

    可以吞噬掉似地。而且,它的腐蚀性是我见过最强的,只不过是瞬间的工夫,我的鞋就完了,如果时间稍微长一点,恐怕我的身体也会被

    腐蚀掉。只不过,这种吞噬的能力似只有在魔阳花周围才能实现,这就有了一定的局限性。时间太短,我也只是感受到了这些。“

    紫清立顿道:”这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你感受到了魔阳花最强特性。魔阳花,又称为腐蚀之花,有一点你说错了,你先前施放在右脚

    处的能量不是被吞噬了,而是被腐蚀了。魔阳花的花身,可以腐蚀任何东西,包括能量在内。所以说,它的花体几乎是不灭的,除非攻击

    的能力强大到它来不及腐蚀,否则,不论是能量还是物体的攻击,都无法对它造成真正的打击。如果能以魔阳花为异魂将尖系异能修炼到

    最强状态,那么,会同时出现九朵魔阳花,任意攻击上千平方米范围内任意敌人,同时,修炼者本身的速度也能提升到光速,虽不敢说是

    无敌的,但在人类世界中,想找个对手也不容易。可惜啊可惜,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能将魔阳花修炼到那种程度。”说到这里,她眼中

    弃满了遗憾之色。

    天痕:“祖奶奶,那您是什么意思呢?我虽然对尖系异能很感兴趣,但也知道这是立顿家族不传之秘,已经不再奢望什么了。”

    紫清·立顿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说,我让你修炼尖系异能呢?你愿意么?”

    天痕眼中光芒一闪,道:“当然愿意了,不过,我所学较杂,不知道还能不能修炼尖系异能了。”

    紫清立顿道:“尖系异能是建立在宇宙气的基础上,必须拥有庞大的自然之力,修炼起来效果才会好。绝情虽然勉强得到了魔阳花之

    力。但是,由于她的宇宙气较低,所以,始终无法提升到更高境界。”

    天痕道:“我的这宇宙气已经达到了第四阶段,距第五阶段还差了一些。”紫清·立顿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赞叹道:“真不知道你

    这么小的年纪是如何练成的,第四阶段的宇宙气按你这个年纪太难得了。不过,要想将尖系异能修炼到最高境界,基本要求就是第五阶段

    的宇宙气。立顿家族有史以来,还没有人到宇宙气第五阶段才开始修炼尖系异能,因为第五阶段的宇宙气已经极难达到,天赋差的,就算

    修炼一百年也没用,不论是宇宙气还是尖系异能都需要很高的悟性,而你已经拥有。”

    天痕道:“那您的意思是,等我的宇宙气达到了第五阶段。就让我修炼尖系异能么?”

    紫清立顿摇头道:“不,达到第五阶段也不是什么难事。但立顿家族的尖系异能却不是那么容易外传的。我今天让绝情丫头试探你的

    能力,就是要在你能力允许的情况下与你谈谈条件。”

    天痕道:“那您请说吧,如果我能够做到的话。”他虽然对尖系异能很感兴趣,但绝不会因为学习这种异能而付出太多,毕竟,有黑

    暗空间两种异能,对他来说已经够用了,单是这两种能力想提升已经非常困难。加上尖系异能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紫清·立顿淡然一笑。道:“首先,让你修炼尖系异能我是有私心的。因为,只有将尖系异能修炼的越强大,所能产生的种子,品质

    也就越优秀,只有那样,才能更好地将我们立顿家族的最强能力传承下去。我对你了解并不深,但你是摩尔的孙子,也是我两个孙女的孙

    子。我相信,以他们的基因传承,以你现在所能达到的地位,绝不是奸诈之人可以作到的。再加上你刚才手下留情,我相信你的品性足以

    胜任继承尖系异能。可惜,我虽然是本族唯一的太上长老,但尖系异能外传这种大事却不是我一个人可以说了算,所以,你必须要经过现

    任族长,以及所有本族高层的同意后才有可能得到尖系异能。“

    天痕眼中光芒一闪,脑海中迅速判断着紫清·立顿话语中的意思,灵光一闪,他似乎想通了什么,澄澈的目光直视紫清立顿,“对不

    起,祖奶奶,我想,我还是不学尖系异能了。”

    紫清·立顿惊讶地看着天痕,道:“为什么?难道不屑于立顿家族最强的能力么?”

    天痕摇了摇头,道:“祖奶奶,您别误会。相信两位奶奶已经告诉您,我本身就拥有着两种异能,对于我来说,尖系异能仅是锦上添

    花而已,虽然我对它有一定的兴趣,但是却不想因为学习这种能力而冒太大的风险,况且,尖系异能毕竟是立顿家族的不传之秘,我本身

    已经麻烦够多了,实在不愿因为学到这种异能而担负起更多的责任,所以,我决定还是放弃的好。请您原谅。”

    紫清·立顿有些怪异地看着天痕,半晌才道:“好,好,看来,月和星还真是没看错你,能不贪图更多的能力,你的心性比我想象的

    还要好。不过,你也比我想象的要狡猾。既然你心中已经明白,我也不再藏着什么,不错,为了尖系异能的传承,我们必须要找一个继承

    人,而这个继承人各方面要求都非常苛刻,目前为止,只有你才拥有符合的条件。我明白,你并不是不想学尖系异能,只是不想承担更多

    的责任而已。你这个狡猾的小子,好,我可以成全你,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两年事。”

    天痕微微一笑,心中暗道,不愧是立顿家族的老祖宗,自己只不过刚一拒绝她就看出了自己的目的,确实,以立顿家族的声望来说,

    根本不可能去找外人来继承自己一族的最强能力,而他们这么做了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种最强的能力有覆灭的危机,必须要借助外

    力才能保存下来。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既然如此,自己一定要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才好。“祖奶奶,您请说吧,只要是在我承受能力

    范围内的,我非常愿意帮助立顿家族。”

    紫清·立顿眼中光芒一闪,威严的气息四散,“孩子,虽然你和立顿家族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第,但是,从名义上来讲,你也可以勉强

    算是立顿家族的外围成员了。为了尖系异能的发扬光大,我必须要让你答应两个条件才能给你修炼它的机会。这两个条件也是我们的底线。第一,从你得到尖系异能那一刻起,你就是立顿家族最核心的成员,当立顿家族遇到危机之时,你必须要为了家族的利益和存亡而努力

    ,你能做得到么?”

    天痕心道,来了,得到任何东西都要付出代价,现在只能希望尖系异能真有自己那两位奶奶所说的强大吧。点了点头,郑重的道:“

    祖奶奶,这是我应该做的,就算您不传授我尖系异能,以我两位奶奶与立顿家族的关系,当立顿家族出现危机之时,我也绝不会袖手旁观。”

    紫清·立顿脸上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道:“另一个条件相对来说要简单一些,但是却有可能给你带来一些困扰。”

    天痕心中一惊,听了紫清·立顿的话,他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

    紫清·立顿向一旁的绝情·立顿招了招手,绝情当着这位立顿家族中唯一的太上长老,脸上原本的冰冷早已不见了,几步上前,恭敬

    地道:“祖奶奶。”

    紫清·立顿虽然年纪已高,但她的身体却没有一丝龙钟之态,比起绝情·立顿还要高上小半个头,轻轻地抚摩着绝情·立顿柔顺的长

    发,道:“孩子,你为家族已经付出了许多,祖奶奶怎么忍心看着你被魔阳花所吞噬呢?天痕,我的第二个条件就是,当你得到尖系异能

    后,必须将绝情带在身边,帮助她度过修炼的难关,直到她能充分的领悟尖系异能的奥秘,并成功控制住异魂,不再会被其反噬为止。到

    那时,只要你将自身异魂所产生的种子,交给绝情带回来,你就不再欠立顿家族什么,这样的条件,我想你应该可以接受了吧。”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