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暗圣斩

    戈勒·力顿笑了,“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样的小子来教我了,继续攻击吧,你还有两次攻击的机会。”

    “好。”天痕也不客气,双手握住黑暗圣剑缓缓举过头,清晰可见的黑暗气息不断向圣剑凝聚着,脑海中突然闪过阵阵片段,仿佛多

    了些什么东西似的,下意识地,天痕喝道:“嗜——血——”黑色的双眼突然变成了红色,黑暗气息骤然增强,强大的杀气如同实质一般

    ,但奇异的是,这股杀气却并不外泻,而是不断向黑暗圣剑凝聚着。

    “吞——噬——”天痕再次高喝,吞噬的并不是对方的能量,而是刚刚凝聚的黑暗异能和庞大的杀气,紫色的黑暗圣剑将所有凝聚的

    能量完全吸收,它又重新恢复成了黑色的样子。

    “血——祭——”噗的一声,天痕喷出一口鲜血,鲜血在空中凝聚成一个血珠,叮的一声轻响,血珠融入黑暗圣剑之中,龙吟之声骤

    然响起,黑暗圣剑仿佛被开锋一般,散发出耀眼的红光,异常强大的气息令紫清·立顿和戈勒·立顿同时色变,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天痕

    竟然能拥有如此的能力。

    其实,天痕感受到自己所拥有的三种黑暗能力,都是黑暗之神被他吸收的灵魂中所记忆的,在心神完全沉浸在攻击之时,他终于挖掘

    出了属于自己的能力,他自身固然不是戈勒·立顿的对手,但是他有着黑暗世界第一攻击利器黑暗圣剑,现在的黑暗圣剑才是真正的黑暗

    圣剑,经过了嗜血、吞噬、血祭三重高等黑暗异能的作用,它终于重新湛放出了属于自己的光彩。虽然这还不是它的完全状态,但却已经

    足以同当初在前往阿拉姆司神殿时天痕同时使用两种黑暗圣器的威力相媲美了。虽然没有黑暗面具的配合使他用不出魔神斩,但是,现在

    的黑暗圣剑形态却是他最需要的。

    铿锵之声响起,灰色气流骤然融入戈勒·立顿的身体,厚实的铠甲使他突然变得高大了许多,身高竟然超过了两米五,如同岩石一般

    的铠甲护住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怒吼一声,“来吧,看是你剑利,还是我甲坚。”

    “接我暗——圣——斩——。”天痕一个跨步,已经再次来到了戈勒·立顿面前,只不过,这次的前斩与先前截然不同,没有光一般

    的速度,而是缓缓下劈,可以清晰看到黑暗圣剑那红色的轨迹,红光所过之处,空间完全扭曲,每下斩一分,在嗜血、吞噬、血祭三种能

    力的作用下,黑暗圣剑的红光就会增加一分。

    “噗——”戈勒·立顿的双臂成交叉状抬起,硬生生地架住了天痕的黑暗圣剑,刺耳的摩擦声响起,红光与灰光同时爆发,光芒一闪

    ,天痕已经到了戈勒·立顿身后的大门前,黑暗圣剑收入空间袋之中,背对着戈勒·立顿,他淡淡道:“我想我现在可以进去了。”说完

    ,他推开那并不是很沉重的门,走入异魂殿之中。

    戈勒·立顿依旧保持着先前的样子,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叮的一声轻响,他手臂上厚实的铠甲竟然化为了一块块碎片掉落在

    地,紧接着,他脸上的头盔和面甲处从上到下出现了一道白光,嗤——,头盔和面甲向两旁掉落,露出他那苍老的面孔。

    “他,他竟然破了我的防御。”戈勒·立顿喃喃地说道。几十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正面的战斗中破掉了他的防御,虽然对方并没

    有伤到他的身体,但做为甲系异能者来说,防御被破,已经相当于他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

    紫清·立顿来到戈勒·立顿面前,淡然一笑,道:“世间本来就没有永不可破的防御,何况你本身并没有输,不是么?天痕并没有真

    正的胜你,如果全力对决,你完全可以在他没有提聚足够的能量前将他杀死。”

    戈勒·立顿叹息道:“母亲,您不用安慰我,我没事,虽然我的速度和力量足以胜他,但是,我们原本的打算,也只是让他向我攻击

    三次,来检视他的攻击力而已。看来,您的眼光是正确的,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进入异魂殿。只是不知道他在挑选异魂之前能否有毅力先将

    自己的能力恢复到最佳状态……”

    “哇——”刚踏入异魂殿,天痕还没来的及看里面有着什么,一口鲜血已经脱口喷出,全身一软,坐倒在地,倚靠着异魂殿的黑色大

    门,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嗜血、吞噬、血祭三种能力固然可以将他的黑暗能力调整到最强状态,但同时也透支了他的力量,尤其是血祭,

    那并不是随便喷出一口鲜血,喷出的乃是身体精华所凝聚的精血,每用一次都会大伤元气,再加上戈勒那甲系异能所带来的反震之力,天

    痕虽然勉强胜之,但此时也已经失去了九成的能力。

    不用天痕刻意去催动,刚刚升入第五阶段的宇宙气立刻散发出柔和的能量,滋润着他每一道经脉,他的身体确实强悍,在那样强大的

    反震力作用下,真正受到的创伤并不严重,更多的只是透支而已。喘息渐渐平复下来,天痕闭上眼睛,感受着第五阶段宇宙气不断传来的

    温暖感觉,精神力四散,天痕不自觉地进入了感知周围一切的万物如神境界。

    在精神力的作用下,胸口处那碧绿色晶体发出晶莹的光泽,如同雷达扫描一般向四周弹去,心眼代替真正的眼睛,天痕清晰地感觉到

    ,自己在一个宽阔的房间中,房间的墙壁不知道是什么所造,思感竟然无法探出,但仅是在这房间之中,他已经清晰地感觉到无比庞大的

    各种气息,有狂躁,有温和,有流水般的动感,也有如同山岳般的巍峨,每当他感受到其中一种感受,立刻就会被其深深地吸引,生命的

    气息化为无数能量分子融入自身,不但补充增强着他的宇宙气,同时也弥补着他那两种异能的消耗。在这万物如神的境界中,已经没有了

    属性的差别,只有完完全全生命的感知,那是美妙而清晰的。在不知不觉中,第一次进入万物如神的境界。就因为周围庞大的生命能将他

    真正带入了宇宙气第五阶段的感觉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痕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叮的一声轻响,掌心处那乳白色的生物电脑竟然化为齑粉飘散,天痕睁开了眼睛,此

    时此刻,他才真正看到了自己所在之处的样子。

    正如精神所感知的那样,这是一个宽阔的房间,房间顶部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这淡淡的微光,带来的却是太阳般的温暖,在这光芒

    的映照下,使整个房间每一处都纤毫毕现。一个个石柱立于房间之中,每一个石柱都有一米五高,约小孩合抱粗细,石柱完全一样,整齐

    地排列在他面前,每一个石柱上都有一碧玉制的盘子,盘子中放着种子,有的盘子中有数十颗,最有的则只有数颗,最少的,甚至还有一

    颗的。天痕眼中光芒一闪,他知道,这些,应该就是力顿家族不传之秘尖系异能的异魂了。

    异魂们的样子千奇百怪,有黑漆漆的,有散发着淡淡毫光的,甚至还有巴掌形态的,在每一根石柱上都没有标识,放眼看去,他根本

    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挑选。

    清晰的光幕出现在半空之中,紫清·力顿慈祥的面孔出现,“天痕,由于你不是本族中人,所以我们取消了所有标识,在这里一共有

    三百二十七种,其中包括两百余种普通的异魂,八十多种中等异魂,高等异魂的数量不多,挑选异魂只能凭借你自己的感觉,相信自己,

    祝你成功。”

    光幕消失了,天痕却楞住了,这几率也太低了吧,最多只有不足五分之一可以挑选到高等异魂,如果只是挑选了个普通的,对自己几

    乎不可能有什么帮助,这让自己怎么选择呢?想到这里,天痕不禁皱起了眉头,脑海中不断转换着各种念头,眼前这三百多种异魂种子不

    断在他脑海中闪烁,琢磨不定的感觉令他很不舒服。

    突然,天痕脑海中一亮,功利的感觉消失了,自己的宇宙气提升到了第五阶段,已经得到了许多,何必还在乎那么多其他呢?不论得

    到什么样的异魂,这都是运气所致,随便挑选一个就是了,外围的未必是低等,里面的也未必就是高级。

    想到这里,天痕正准备随手拿起一个异魂,正在这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在角落中看到一个异魂,那是不起眼的角落处,同样的碧玉盘

    中,摆放着一枚瓜子形态般的异魂种子,这个异魂并没有光芒发出,淡绿色的形态让天痕看的有些眼熟。下意识走到异魂之前,脑海中突

    然升起先前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外面铁门最上方那几片形态普通的叶子不断萦绕在他大脑之中,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与那叶子相同形

    态的异魂。先前进入万物如神的境界时,已经令他对这些异魂有所感觉,虽然无法感受到其真正的能力,但隐约间却仿佛看到他们的形态

    似的。

    天痕正准备将这枚异魂拿起来,旁边的一颗红色异魂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一颗红色的瓜子形态异魂种子,与自己面前的这颗不同

    ,那颗异魂看上去更加圆润一些,红色的光芒散发着淡淡灼热之气,天痕心一动,他明白这应该就是绝情·立顿所拥有的魔阳花种子了。

    魔阳花绝对是高等异魂之一,自己应不应该选择它呢?至少,这是有绝对把握的。

    思虑之中,天痕半晌也无法做出最终的判断,正在这时他仿佛看到了蓝蓝的身影,蓝蓝和梅丽丝都还在地球上等他,记得当初与蓝蓝

    和解时,他们曾经说过一句话,富贵险中求,相信自己的判断吧,就算错了又如何呢?

    手如闪电般抓出,绿色的种子吸入掌心之内,天痕刚想去感受它的特性,绿光一闪,这颗异魂竟然如同融化了一般,迅速融入了他的

    身体,清凉的气流瞬间传遍全身,使天痕一阵舒爽,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异魂呢?

    没等天痕多想,原本清凉的气流瞬间变成了灼热,天痕只觉得自己全身仿佛像爆炸了一般,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地跌倒在众

    石柱之中。

    绿色在身体中亮起,胸口处属于宇宙气的碧绿宝石中央,那颗种子出现了,在碧绿色光芒的包裹中,它瞬间萌芽,淡淡的绿光融入天

    痕的血液之中,灼热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强,从这颗种子所在的方位,天痕感受到了一种情绪,属于高傲的情绪。

    一圈圈绿色的光晕不断从天痕体内散发而出,一缕缕长草从他的毛孔中冒出,瞬间延伸到整个房间的每一处角落。那晶莹的绿色竟然

    在疯狂地吸收着其它异魂强大的生命力,天痕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要爆炸了一般似的,宇宙气碧绿晶体的体积不断膨胀着,只是一会工

    夫,就已经达到了原本的菱形状态。

    天痕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了,变成了一片浩瀚无边的草原,思感可以轻易地蔓延到草原的每一个角落,这都是属于自己的领域,灼热

    的感觉不见了,突然间碧绿被墨绿所取代,叮的一声响,意识重新回复到自身之中。他吃惊地发现,代表着宇宙气的能量晶体竟然已经消

    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颗种子,碧绿色的种子,正不断散发着一层层碧绿色的气流!

    一切都归于平静之中,当天痕睁开眼睛时,他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所有异魂种子中的生命能至少减弱了一倍以上,自己身上的衣

    服早已消失,而自己的身体则变得异常轻柔,意念所到之处,似乎可以化为一缕缕烟尘似的。

    墨绿色、虚无般的身体,这代表的是什么?天痕突然想起了四个字——以神为虚。

    难道,在这短短的瞬间,自己已经达到了宇宙气的第六个阶段么?不,这太不可思议了。意念转向那墨绿色的种子,右手轻挥,十余

    根草叶激射而出,身形转换间,自己竟然也变成了了同样的草叶,那是柔韧的力量,连通天地一般的感觉。仿佛在这一刻自己已经成为了

    植物中的帝王,周围所有剩余的三百二十六种异魂都在向自己膜拜一般。

    眼中神光大放,天痕的意念转换到自己的两种异能处,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是,现在黑暗异能已经不再是天痕能力的

    中心。在瞬间明悟的驱使下,黑色向墨绿色流动,在那高傲的墨绿色光芒冼礼下,黑色不断转化为白色,流向上方。

    转化,自己终于又可以真正地将能力进行转化了,黑暗异能在达到了以神为虚的宇宙气转化中不断加入到空间系异能的行列之中,黑

    、白两色晶体在天痕的不断协调下,终于渐渐进入了一个平衡的过程。

    当它们变成同样大小之时,天痕突然有了一种感觉,黑暗与空间双系审判者的感觉。失去了高达七十级的程度,却换来了两个六十四

    级的审判者能力,自己的双系异能终于进入了大乘。而这一切,都源自于那刚刚得到不久的尖系异能。可以吸收万物为源的庞大宇宙气啊!

    象征着空间系异能的白色晶体此时已经变成了银色,在脑海中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星痕兴奋的声音不断在天痕脑海中回荡着,天痕知

    道,星痕在自己达到空间系审判者的同时,已经开始向自己的终极体进发了。

    银与黑,两种不同颜色眸子闪耀着如同闪电般的光华,身形如同虚幻一般来到大门处,意念一动,这个封闭的空间再也无法阻止住天

    痕的思感。下一刻,他已经出了神秘的异魂殿。

    墨绿色的叶子缠绕着他的身体,遮盖住某些重要部位,以免枪弹外露。全身充满爆炸力的感觉使天痕清晰地明白,已经成为双系审判

    者的自己,拥有了足以挑战任何强者的资格。

    异魂殿外站着一个,明眸皓齿,正是还原本色的紫清·立顿。她吃惊地看着天痕身上的叶片。她的目光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不。这,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在三百二十七种异魂中选中异魂中的霸主——帝王花。”

    天痕淡然一笑,道:“世间本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不是么?祖奶奶,谢谢您的成全。”

    “天意。真是天意啊!天痕,你知道帝王花象征着什么吗?”紫清·立顿有痴呆地说道。

    天痕一楞,摇了摇头,道:“我对异魂并不熟悉,怎么可能知道呢?难道这帝王花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么?”

    紫清·立顿苦笑道:“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帝王花_是最强大的异魂,从当初得到这颗帝王花种子到现在,本族曾经有六十六名勇

    士尝试过让它成为自己的异魂,但最后的结果,都是被帝王花种子所吞噬,连一个能够走出异魂殿的都没有。没想到,它竟然愿意认你为

    主,成为了你的异魂。这下,麻烦可大了。”

    天痕皱眉道:“什么麻烦?祖奶奶,在你所说的这个帝王花作用下,我的宇宙气应该已经达到了第六阶段以神为虚的境界。再加上我

    自身的异能,应该不会被它反噬才对。”

    紫清·立顿摇了摇头,道:“不,我不是指你被它反噬。既然你已经走出了异魂殿,就证明帝王花已经向你臣服了。我担心的,是立

    顿家族的祖训。你不知道,由于帝王花中隐藏着谁也不知道的奥秘,以及无比博大的生命能,所以,祖上曾经规定,本族中人,如果谁能

    得到帝王花为自己的异魂,那么,这个人就是本族族长,不论当时的族长继任多久,都要立刻传位于他。同时,因为帝王花过于霸道,必

    须要有一名处子之身的女子向帝王花之主奉献自已纯洁的身体,以贞洁之血,开启帝王花真正的花蕾。可是,可是你却不是本族中人,这

    族长的位置,又如何能够……”

    天痕淡然一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让您为难,您大可不必多想。我对贵族族长的位置没有一丝兴趣,至于您所说的处子之体倒

    是不急,或许,等我以后结婚之时,自然就有办法了。”说到这里,他的脑海中不禁闪过蓝蓝与百合的娇颜,心头一热,如果由她们其中

    之一帮自己开启这帝王花的花蕾,那将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百合虽然不敢肯定,但蓝蓝是绝不会拒绝自己的。或许,自己的婚期已经

    近了吧。

    紫清·立顿怔忪地看着天痕,“你,你不想坐上立顿家族族长的位置么?以你现在的能力,加上我对你的认知,也不是不可能。天痕

    ,你要知道,立顿家族作为四大家族之一,手中所掌握的,几乎是整个银河联盟中接近十分之一的势力,单是各种稀有金属就足以使我们

    的财才不弱于比尔家族,难道面对这些你一点都不动心么?”

    天痕耸了耸肩膀,道:“您觉得我很需要钱或者势力么?坦白说,离开立顿家族后,我将脱离圣盟。或许您也已经知道了,作为圣盟

    第一圣子,如果我继续留在圣盟中将会得到什么。我连在圣盟的地位都可放弃,又怎么会做立顿家族的族长呢?我现在只想过闲云野鹤般

    的生活,寻觅我的仇人。”

    紫清·立顿息一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咱们出去吧。由于我们决定让你进入异魂殿,戈勒已经下令与圣盟结盟了。冰河家

    族和若西家族虽然不愿,但也无法再提出什么意见。这几个月以来,你爷爷也等得够辛苦了。”

    这四轮到天痕吃惊了,“几个月?什么几个月?”

    紫清·立顿微微一笑,道:“难道你自己都不知道,在异魂殿中你已经足足待了六个月么?为了等你,圣盟可是来了不少人。我刚刚

    已经通知他们你出关了,想必,现在他们正在外面等待着你。”一边说着。她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白色的光芒出现在紫清·立顿周围,这一次,天痕再不是什么都无法感觉到了,那白色的光芒带给他一种玄妙的感触,完全融入天地

    一般的感觉令天痕心中那墨绿色的异魂不断地悸动着。这才是宇宙气终极的境界天人合一啊。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墨绿色的叶

    片消失,天痕趁着这瞬间的机会,快速换上了一身银色制服。

    光芒闪烁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看到眼前的一切,天痕不禁一愣,等待着他的竞然是六名女子。除了月、星两位奶奶以外。其余四女见到他,都不禁流露出兴奋之色。

    “百合、蓝蓝、紫幻、梅丽丝,你们都来了。”天痕有激动地看着面前神态各异的四女,这一刻,他心中充满了温暖。

    “痕——”蓝蓝猛地扑入天痕怀中,美眸通红,“你骗人,你说过只走十天到一月的。可这一等,你就让我等了足足半年啊!”天痕

    离开一个月后,蓝蓝和梅丽丝就再也等不住了,二女在征求了光明大长老的同意后,结伴来到立顿星,在这里她们遇到了百合和紫幻,得

    知天痕正在闭关修炼后,一直在苦苦地等待着。此时再见心中爱人,蓝蓝还又怎么忍得住呢?

    搂着蓝蓝那充满弹性的娇躯,天痕柔声安慰道:“蓝蓝,乖,都是我不好,让你久等了。”

    紫清·立顿微笑道:“我可把你们的宝贝还给你们了。再不还,恐怕我的耳朵就要被你们磨穿了。天痕,记住你曾经答应过我的事。”白光亮起,紫清·立顿飘然而去。

    百合走上前,看着天痕,柔声道:“我们回家吧。”

    天痕一愣,道:“家?哪里是我的家?我的家已经被冥教那些混蛋毁了。”

    百合轻叹一声,道:“圣盟就是你的家啊!难道你不想回去看看么?摩尔审判者已经先回去了。与立顿家族结盟后,圣盟要做的事还

    有很多很多,那里需要你。只要你愿意,我不会再离开你,好么?”

    天痕清晰地感觉到怀中蓝蓝的娇躯微微一震,在这一刻,他突然下定了决心,坚定地摇了摇头,道:“不,我不会再回圣盟了,那里

    不是我的家。百合,我们的追求不同,你尽管去做你愿意做的事吧。我还是那句话,我永远是你的港湾,当你完成了一切之后,我等着你。蓝蓝、紫幻、梅丽丝,我想,我们该走了。两位奶奶,麻烦你们转告爷爷,就说天痕不孝,在没有报仇之前,我不会再去地球。”

    绝情·立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这个房间之中,眼神复杂地看了天痕一眼,低头不语。

    看到她的出现,天痕不禁暗叹一声,看来,自己就算离开了圣盟,麻烦也还是有的。

    银光,从天痕的体内迸发而出,光芒包裹着蓝蓝、紫幻、梅丽丝和绝情·立顿的娇躯,骤然消失在房间中。他走了,带着对百合对亲

    人的不舍,他还是走了。他已经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

    百合呆立于原地,喃喃地自语道:“天痕,你就这么走了吗?我的追求,是啊!我的追求真的就那么重要么?对不起,对不起……”

    泪水夺眶而出,百合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已经伤了天痕的心,在与天痕认识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为天痕做过什么呢?自己根本没有尽一

    个女人应尽的责任。不论什么时候,自己记挂的始终是那些贫民,而天痕,永远都被自己放在了第二位。现在,他走了,带着那些爱着他

    的女人走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自己的选择真的正确么?是的,自己没有错。但是,幸福却正在悄悄地从自己身边溜走。

    悬浮在半空之中,遥望着脚下的立顿城,天痕眼中流露出一丝迷离。轻轻地摇了摇头,他叹息道:“百合啊百合,你还是太不了解我

    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是用自己来要挟我回圣盟。天下苍生重要么?那关我屁事,从现在开始,再没有什么可以约束到我。谁愿意死,谁

    愿意活,与我何甘?我就是我,除了仇恨之外,我需要享受的,是自由的生活。”

    蓝蓝抓紧天痕的大手,“痕,其实百合姐姐也不是那个意思。她也想在你身边的,只是她的责任感太重了一些,你何必生她的气呢?”

    天痕温柔地一笑,将蓝蓝的手送到自己嘴边轻吻,“不,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尊重百合的选择,但是,她却不能替我选择。蓝蓝

    ,你始终跟在我身边,不论在我遇到什么情况的候,你始终都陪伴着我,我说过,我会是百合的港湾,但是,你却一直都是我的港湾。你

    愿意嫁给我么?没有媒妁之言,没有父母之命,只有我们的爱。”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