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复活美丽的美杜莎

    天痕的整条右臂都变成了深蓝色,渐渐地,一股蓝色光芒从他的手指处分离出来,缓缓顺着罗迦的眉心流入她体内,这是一个艰辛的

    过程,天痕的宇宙气已经催运到了极限,在那蓝色的灵魂周围形成无比坚强的护罩,灵魂离开了身体,就是最脆弱的东西,一旦发生发生

    破坏,将永远无法修复。

    蓝色的光芒如丝如缕般进入到罗迦的大脑中,光芒闪耀着,罗迦洁白的肌肤渐渐出现了一层粉红色,心跳声清晰地响起,灵魂的灌注

    已经使罗迦开始控制这具新的身体。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蓝色的光芒依然在闪烁着,大滴大滴的汗水从天痕头上流下,但他却不敢有丝毫懈怠。

    梅丽丝在一旁紧张地看着天痕,从刚才天痕的宇宙气突破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开始,就已经将她震退到一旁,阻止着她的帮助,梅丽丝

    知道,这是天痕在保护自己,同时也是让自己将黑暗异能调整到最佳状态,等待那最后时刻的来临。

    最后一丝蓝色的光芒飘然注入罗迦的眉心,天痕没有收手,反而双掌前伸,分别按在罗迦左胸和额头上,此时,他已经顾不上去感受

    罗迦那充满弹性的身体带来的诱惑,黑暗异能毫无保留地疯狂而出向罗迦体内涌去。

    罗迦的眼睛缓缓睁开,这是她复活的身体做出的第一个动作,红色的眼睛中充满了妖异的气息,整个房间似乎都暗了下来,半空中灵

    魂之石的蓝色光芒骤然凝聚成一股,直接从她头顶处冲入。在那蓝色的光芒中,罗迦长发也变成了同样的血红色,不,应该是一条条血红

    色的妖蛇,刚刚复活的她,已经在无意中完成了美杜莎变身。

    罗迦抬起长出暗红色指甲的双手,扣住天痕的手腕,张口想说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似乎她的灵魂还没有完全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天痕当然知道罗迦要说什么,向她流露出自信的笑容,双手光芒一变,按在罗迦胸口的手散发出墨绿色的光芒,而按在额头上的,则

    继续输入黑暗异能,罗迦终于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天痕此时的精神已经变得异常兴奋,不但帮罗迦恢复能力,同时,也用自己达到天人

    合一的宇宙气帮她改造身体,只是由于先前宇宙气消耗太大,已经无法用出天人合一的水平,但即使是以神为虚的境界,就已经足够了。

    光芒闪烁着,罗迦身上的黑暗气息越来越浓郁,而天痕身上的黑色光芒则逐渐开始减弱,他猛地大喝一声,生命之火再次带着黑暗异

    能燃烧起来,没有任何保留,七十二级的黑暗异能澎湃汹涌而出,输出的速度更快了。

    梅丽丝看到天痕又燃烧起生命之火,眼中顿时露出心疼之色,飘身到他背后,将自己的黑暗异能传入他体内,得到梅丽丝的支持,天

    痕顿时精神大震,眼中神光闪烁,漆黑如墨的目光流露出异常坚定的神色,他在心中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今天也要让罗迦恢复正常。

    罗迦双手抓住天痕的手,却使不出一丝力气,毕竟这是刚得到的身体,在能量恢复到颠峰状态前,她对这具身体还不能完全控制,她

    能清晰地感觉到天痕的黑暗异能如同海浪般波涛汹涌地冲入自己体内,在不断凝结的过程中,冰冷的感觉使她的精神越来越充实。

    随着罗迦自身的黑暗异能越来越强,所产生的吸扯力也变得更加强大了,现在根本不用天痕刻意地输入,单是这股力量就使他的黑暗

    异能以极快的速度消耗着。

    深吸一口气,天痕再次大喝一声,在黑暗异能剩余不足三成的情况下,他通过自己的宇宙气开始将空间系异能进行转化,黑暗气流停

    滞了一下后再次大放,一波强似一波地流入罗迦的身体内,在这种一边输出一边转化的情况下,天痕胸口处不断传来阵阵如同撕裂般的疼

    痛,锥心刺骨的感觉通过神经刺激着他的大脑,天痕咬紧牙关,尽量保持着面部表情的平静,他不敢让罗迦看出来,惟恐她恢复了一些力

    量后阻止自己能量的输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虚弱阵镇侵袭着天痕的脑海时,在他背后,另一团黑色的火焰悄然升起,梅丽丝同样燃烧了自己的生命之

    火,将减弱的黑暗异能再次提升起来。

    八十一级的守望者确实与八十级的审判者有着天壤之别,据天痕判断,自己和梅丽丝加起来的能量,再联合空间系异能转换和生命之

    火燃烧的能量,已经足够填补两个八十级黑暗异能者所需要的能力,但是罗迦在吸收了他们总量超过七成以上的黑暗异能后,吸力依旧没

    有减弱的迹象,反而有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随着能量的逐渐恢复,罗迦虽然仍不能动,但终于有了说话的能力,她已经感觉到从天痕一方输出的黑暗异能在不断减少,知道已经

    接近油尽灯枯的程度,赶忙急切道:“大哥,停止吧。你现在停止,我虽然会失去部分的能力,但也不会死了,你这样下去,会被吸干的。”

    天痕微微一笑,强忍着胸口的疼痛,道:“没事,我的黑暗异能还有很多呢,你不用担心,你还需要多少能量就足够了?”

    罗迦道:“天痕大哥,我知道你的能量已经不多了,快停下来,你燃烧这生命之火在孤独后会燃烧你的生命力啊,我还需要两成的能

    量才够,你不可能有那么多的。”

    天痕刚要张口说话,胸口处血液翻涌,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蓝蓝、紫幻同时扑到祭坛旁,连绝情那八朵魔阳花也已经聚拢过来。

    “别过来,不要影响到仪式,难道你们想让我功亏一篑?”

    天痕的声音虽然严厉,但谁都看的出,他的气息已经极为不稳定了。

    天痕背后的梅丽丝突然全身一颤,身上的黑色火焰明显减弱了几分。在全力输出的情况下,她的黑暗异能也剩余无几了。

    感受到梅丽丝的变化,天痕深吸一口气,原本输出的宇宙气的手突然反拍自己胸口,全身骤然闪耀出墨绿的光芒,澎湃的宇宙气从背

    后冲出,将梅丽丝震得飞了出去,由于消耗太多,梅丽丝撞上祭坛后的墙壁时已经昏迷了,天痕在最后关头保住了她的元气,只不过这一

    掌拍上自己的胸口,他又喷了一口鲜血,引得蓝蓝和紫幻同时惊呼。

    “谁也不要过来,这是我为罗迦应该做的,你们谁也帮不了我。”天痕猛地深吸一口气,脑海中突然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那似乎是

    来自当初同化黑暗之神所得到灵魂中包含的内容,他没有任何犹豫的高声大喝道:“以我得灵魂为引,以我的鲜血为代价,黑暗的虚无啊

    ,借我你们全部的力量,让黑暗重临大地吧,黑暗血之誓言。”

    “天痕大哥,不要啊!”罗迦惊恐地大喊着,别人或许不知道这个誓言的作用,但作为灵魂祭祀的她却非常清楚,这是用鲜血换取黑

    暗能力的做法,对于本已经透支生命力燃烧生命之火的天痕来说,这将是致命的。

    ……

    若西家族城堡外,空地。

    淡淡的黑色身影逐渐显现,空地上竟然开启了一个黑暗之门,一道接一道的人影飘然出现,没有发出一丝气息,此时已经是晚上了,

    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分辨出这些身影。

    城堡防御罩是开启状态的,看着那淡黄色的护罩,黑影中为首的人不禁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目光,嘴唇歙动,尖锐的声音竟然直接穿透

    护罩进入了若西家的城堡的大厅。

    “黑暗祭祀的族人们,我,德库拉十三世再次光临。让你们的长老出来答话。”

    “伟大的德库拉十三世,您又何必跟他们多费口舌呢,我们直接杀进去不是更好吗?”一个暗影来到德库拉十三世的身旁,他穿着笼

    罩全身的黑色大斗篷,阴森的光芒不时从斗篷中透出,正是黑暗议长。

    德库拉十三世哼了一声道:“小人之见,我来这里不是要毁灭黑暗祭祀一族的,而是要折服他们,都杀了对我有什么好处?难道你不

    明白,现在黑暗世界需要的是团结吗?圣盟已经掌握了议会,如果我们再不有所行动,早晚会被他们完全消灭,永生的黑暗是不允许这样

    的事情发生的,黑暗祭祀一脉所控制的若西家族拥有着我们需要的势力,比起你手中的黑暗议会,他们更为重要。”

    “是,伟大的德库拉十三世,是我短见了。”虽然语言恭敬,但黑暗议长的声音却很平淡,显然并不是真的对德库拉十三世心服,这

    次为了征服黑暗祭祀一脉,德库拉十三世带了了手下六名吸血鬼大公爵,以及黑暗议长和黑暗议会的五名长老,为的就是完全控制黑暗祭

    祀一族。

    德库拉十三世那冰冷的声音异常尖锐,若西家族城堡大厅中的总管一听到这个声音,赶忙通过传讯器向四大长老汇报,警报声响起,

    数十艘武装翔车急速而至,从空中包围了下方的十余道黑影。

    一会儿的工夫,超越极限四大长老带领着十名黑暗祭祀长老出现在城堡门口处,隔着防护罩看向面前的身影,孤超不禁倒吸口凉气,

    都是熟人,他自然很清楚对方的实力,空中那些翔车在这些黑暗异能这面前只是玩具般的笑话而已。

    孤超沉声道:“德库拉十三世前辈深夜造访,不知道有什么事?”

    德库拉十三世淡然道:“孤超,你这是明知故问了?我来你们若西家族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每次来我都给你们留些情面,就算是杀你

    几个人,也只不过是你们长老中实力较弱的。今天我来这里,就是要听你最后的答复,如果你不想让若西家族毁于一旦,就宣誓向我效忠

    ,否则的话,那些死去的黑暗祭祀就是你们的榜样。”

    面对众多黑暗世界中的强者,即使深沉的孤超也不禁有些失色,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镇定一些,道:“德库拉十三世,我尊你年长

    才称你一声前辈,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做事不要太过分了,若西家族多年的基业,岂是你想让我们臣服就会臣服的?”

    德库拉十三世沉声道:“你们这些短视的家伙,黑暗势力联合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看你的样子,是想倚仗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了,大家

    都是明白人,你自己掂量一下,有没有和我抗衡的实力。”

    孤超哼了一声,道:“德库拉十三世,你提的要求我做不了主,请少等片刻,我请能做主的人来与你谈。”

    黑暗议长阴声道:“伟大的德库拉十三世,别听他耽误时间,其中一定有诈,我们动手吧,只要将他们都擒下,不怕他们不屈服。”

    德库拉十三世道:“不,我倒想看看,孤超能请出什么人来给他做主,孤超你去吧,记住,你只有十分钟。”

    孤超虽然心中愤怒,但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惟恐激怒了德库拉十三世,会令他立刻动手,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仰仗天痕等人了

    ,但是他却茫然不知,天痕正处于生死边缘。

    ……

    天痕全身所有毛孔同时喷出淡淡的血雾,血色光芒在空中散发,化为一片片黑色的气雾,在天痕的引导下,疯狂地向罗迦处汹涌而去。

    澎湃的黑暗元素疯狂地向天痕聚拢着,血雾第二次出现了,天痕仿佛没有经历任何痛苦似的哈哈一笑,再次将黑暗的气息推入罗迦体

    内。

    蓝蓝和紫幻再也忍不住了,两人同时向祭坛扑去,就算拼着被天痕责怪,她们也一定要阻止这个第一次见到的咒语。

    由于与天痕曾经共同修炼宇宙气,她们一直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天痕庞大的生命力,但是经过两次血雾喷发,天痕的生命磁场竟然空荡

    荡,似乎没有一丝气息似的。

    银色的光芒突然出现在天痕身体周围,悲伤的凤鸣和龙吟声混合而出,一直沉寂的星痕出现了,在蓝蓝和紫幻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

    ,她们被那银色的光芒逼退,银光闪烁中,空间系异能疯狂地涌入天痕体内,经过宇宙气的转换,变成黑暗异能输入到罗迦体内。而天痕

    由于有了新的力量,也终于停止了血之誓言自残换黑暗能量的做法。

    星痕由于天痕三年来的修炼,一直处于沉睡吸收能量的过程中,天痕的不断强大,使它也逐渐进入了终极体状态,现在单论空间系异

    能,它还在天痕之上。天痕五人离开玄玄星时,由于长时间的修炼它并没有苏醒。就在刚才,通过心之契约,它清晰地感觉到天痕所面临

    的危机,这才出现,通过与天痕心的联络,它明白了天痕的意思,这才逼退蓝蓝和紫幻,全力支持天痕救助罗迦。有了这生力军的加入,

    天痕顿时精神大震,一边给罗迦继续输入能量,一边用宇宙气调息着自己的身体,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后,先前虽然失去了大量的生命

    力,但只要给他时间,不难恢复最佳状态。

    罗迦并不了解星痕的实力,看到银光出现,她以为天痕已经到了回光返照的状态,在内心极度痛苦中不禁悲呼出声,正在这时,庞大

    的黑暗异能终于弥补了她能量的最后空缺,暗红色的光芒席卷而升,罗迦拥有了行动能力的同时,第一件事做的,就是立刻切断了天痕与

    自己的能量联络,同时扑身而上,将缓缓软倒的天痕搂入自己怀中。

    正当罗迦准备将黑暗异能反输的时候,却被天痕阻止了:“罗迦,不要,你的能量刚刚入体,至少需要几分钟的调和。你放心好了,

    我不会有事,我真傻,先前怎么忘记了我的好兄弟星痕了呢,现在有它的支持,得到它部分能量后,我绝不会有事的。太好了,我终于成

    功地把你复活了,罗迦,你知道我现有多兴奋吗?咳咳。”又吐了一口鲜血,天痕挣扎着坐了起来,紧紧地将罗迦搂入自己怀中,晶莹的

    泪水悄然而落,他的心在颤抖,因为兴奋而颤抖。

    罗迦顾不上其他,赶忙用自己的力量去试探天痕的生命力,正如他所说,虽然生命力非常微弱,但确实没有生命之忧,甚至体内的能

    量也正在快速地恢复着,感受到这些后,罗迦才松了口气,反手搂住天痕痛哭失声。

    蓝蓝和紫幻将梅丽丝抱了起来,在她们宇宙气作用下,梅丽丝渐渐清醒过来,在确认天痕没事后,她立刻靠在祭坛边进入了修炼状态

    ,先前的消耗确实太大了。

    罗迦俏脸羞红地从天痕怀中坐直身体,柔声:“大哥,你也赶快修炼吧,先恢复些宇宙气再说,虚弱的时间过长,会对你有不好影响

    的。”

    魔阳花消失了,绝情出现在房间中,她好奇地看着罗迦道:“大变活人啊,天痕你要是去当个魔术师,绝对是最棒的。”

    天痕苦笑道:“魔术师需要这么变么?罗迦的复活可是消耗了想当于两个黑暗审判者和两个空间审判者的能量才完成的,要是我自己

    还真的不可能完成这浩大的工程。现在好了,罗迦重生了,我也可以松口气了。”

    刚刚重生的罗迦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房间内并不算新鲜的空气,她的眼中充满了柔情,红光一闪,美杜莎变身消失了。

    天痕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启自己的空间袋,将蓝灵袍取了出来。

    看到蓝灵袍,罗迦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还赤裸着,赶忙接过穿上,活生生的绝色美女再次出现在天痕面前,她的眼中此时只有天痕一

    人,现在已经不用多说什么,经过由生到死,再由死到生的过程,他们之间的情感再也不可能出现任何一丝裂痕。

    天痕盘膝坐好,刚要开始修炼,外边突然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

    光芒一闪,蓝蓝已经来到了门口处,抬起手中的阿拉姆司神杖,沉声道:“什么人?”

    孤超长老惊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黑暗之主,不好了,德库拉十三世又来了,正如您所判断的那样,这次,他带了六名吸血鬼大公

    爵和黑暗议会的人,连黑暗议长都亲自来了,现在他们就在外面,您看……”

    天痕眉头微皱道:“来的可真巧啊!”

    罗迦微微一笑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天痕大哥,让我来应付吧,他们不是要对付我们黑暗祭祀吗,就让我来让他们认识一下黑暗

    祭祀真正的实力。”

    天痕有些担忧道:“可是你的身体刚刚恢复,我怕……”

    罗迦道:“大哥,你放心吧,你认为凭借他们的力量能与我抗衡吗?别忘了我可是现在唯一的黑暗守望者啊,黑暗先知传承的力量会

    给他们以应有的教训。”

    天痕点了点头道:“那让蓝蓝和紫幻跟你去吧,我这里有绝情就足够了。”

    罗迦微笑道:“好吧,大哥,你好好休息,待会我送份礼物给你。”光芒一闪,她已经来到门口处,蓝蓝和紫幻跟在她身旁,三女相

    视一笑,罗迦复活了,天痕也没有什么危险,现在她们的心情都轻松得很,根本没将德库拉十三世放在眼中。

    罗迦打开门,一脸急切的孤超抬头看去,当他看到这熟悉的绝色娇颜时,不禁吃惊地张开了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罗迦淡然一笑道:“怎么,大长老,不认识我了?在我印象中您可没有如此惊慌过啊。”

    “灵,灵魂祭祀大人,您,您复生了,这,这真是太好了。”灵魂祭祀是黑暗祭祀一族的象征,这几年以来,孤超虽然大权独掌,但

    他却渐渐明白,没有了灵魂祭祀的黑暗祭祀一族只能逐渐走向衰落。骤然看到罗迦出现,他心中没有一丝不甘,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灵魂祭祀大人,您,您是怎么重生的?难道黑暗之主已经达到了……”

    罗迦打断了孤超的话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先迎接客人去吧,胆敢到我们这里上门欺人,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些什么样的

    本事。”

    孤超由衷地恭敬道:“是,灵魂祭祀大人,我给您带路。”

    “等一下,罗迦。”天痕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三女,“带上这些,更有把握一些。”开启空间袋,他将魔神剑,魔身盔,魔神靴取了

    出来,以罗迦现在的能力,自然可以轻易使用这三件魔神的物品了。

    罗迦回到天痕身旁,穿上魔神靴,光芒一闪,魔神靴已经收缩到正合她脚的大小,黑暗的气息稳定着她体内的能量,罗迦不禁暗赞一

    声,把黑暗面具也带上,手持魔神剑,这才向外走去。

    天痕叮咛道:“他们虽然是来找麻烦的,但现在我们面临外星生物的攻击,黑暗势力已经减弱了,能留手就留手吧,不过德库拉十三

    世手上的黑暗之戒一定要拿回来。”

    罗迦道:“大哥,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天痕看着三女离去的背影,几年来,第一次有了轻松的感觉,他根本不用担心什么,一名守望者加上两名审判者,这样的实力在银河

    联盟中完全可以横着走了。闭上双眼,他直接进入了修炼状态,刚刚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明悟浪费。

    八朵魔阳花再次出现在房间内,守护着在修炼的两个人,绝情突然惊讶地发现,天痕的身体突然变了,变成一朵巨大的九瓣花,花瓣

    呈现淡金色,竟然,竟然是金色的帝王花,膜拜的感觉令她心中除了尊敬以外再也生不出其他的感觉,她知道,自己这一生再也离不开这

    个拥有着帝王之气的男子了。

    在孤超的带领下,罗迦,蓝蓝和紫幻走出房间后,向城堡下走去,一边走着,罗迦问道:“他们都在外面的院子吗?”

    孤超点了点头。

    罗迦一直在天痕体内,天痕知道的,她自然也知道,冷笑一声道:“待会你就不要出去了,通过传讯器下令,让所有周围巡逻的翔成

    以及高空中的战舰全部撤离到远方防御,我不希望有本族以外的人看到我施展能力。”

    孤超赶忙道:“如您所愿,我下去后立刻就办。”

    当黑暗祭祀长老们看到罗迦时,无不流露出兴奋激动之色,灵魂祭祀是黑暗祭祀的象征,罗迦的出现,顿时令他们心中燃烧起了希望

    火焰。

    噤声的能力使黑暗祭祀长老们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罗迦将右手食指贴上自己的红唇,眼中流露出一丝邪异的笑意,“嘘,不要出声,

    你们只需要用看的,就足够了。”一边说着,她和蓝蓝、紫幻共同走出了大门。

    黑暗议长正在计算时间,眼看手上仪器显示十分钟已经到了,赶忙向身边的德库拉十三世道:“伟大的德库拉十三世,时间已经到了

    ,孤超还没有带人出来,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德库拉十三世哼了一声道;“亏你也是黑暗三势力的统治者之一,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自己看,那不是来了吗,咦,怎么是三个女人。”

    黑暗议长顺着德库拉十三世的目光看去,当他看到走在最前面的罗迦时,不禁失声惊呼道,“怎么是她,是,是灵魂祭祀啊!”当初

    他在罗迦手中险死还生,对罗迦的记忆极为深刻,回到黑暗议会总部后足足修养了一年多才完全恢复原来的能力,他一直以为,罗迦当初

    启动了那么强大的能力必死无疑,所以也并没有担心什么,此时再见,这位黑暗议会的领导者,心中充满了恐惧,那是比对德库拉十三世

    更强的恐惧。

    德库拉十三世虽然没见过罗迦,但却认识她身上的蓝灵袍,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感觉这个灵魂祭祀身上所蕴涵的气息,冷声

    道:”议长阁下,你不是说灵魂祭祀已经死了吗,怎么现在她还活着?”

    作为超过两千岁的吸血鬼,他当然明白,灵魂祭祀的出现不仅代表着对方多了一名高手,同时灵魂祭祀也是整个黑暗祭祀一脉精神的

    象征,有她在这里,所有的黑暗祭祀必然会以死相拼,再想收服就要难得多了。不光罗迦令他惊讶,罗迦身边的蓝蓝他也是认识的,当初

    正是蓝蓝以阿拉姆司神杖召唤出巨型金甲战士,这才阻挡住自己没有来得及击杀那个拥有黑暗与空间双系异能的小子,还放跑了梅丽丝,

    手拿阿拉姆司神杖的蓝蓝加上手拿冰雪女神之矛的紫幻站在罗迦身旁所产生的无形威压使德库拉十三世隐隐感到不妙,他能清晰地感觉到

    面前这三名女子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他们看到了罗迦三女,罗迦三人也看到了他们,蓝蓝传音道:“当中那个老家伙就是德库拉十三世。”

    罗迦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俏脸上邪气大放,飘然前行,一直走到护罩边缘才停了下来,淡然道:“撤除护罩,我们若西家族岂能怠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