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黑暗一统

    德库拉十三世冷然道:“不客气,怪不得孤超说他做不了主,原来有灵魂祭祀在,我们也不必绕圈子,现在黑暗世界正面临着来自圣盟

    的压力,我们只有联合起来,调动黑暗中全部势力,才有可能与圣盟相抗衡,你是否愿意率领着黑暗祭祀一脉依附于我?”

    罗迦娇笑道:“前辈不要那么急嘛,现在圣盟有议会在背后撑腰,就算我们联合在一起,也不可能对圣盟构成什么威胁。”

    德库拉十三世道:“你是这么想的吗?不要忘了,黑暗祭祀也是黑暗势力之一,一旦圣盟腾出手来,同样不会放过你们的,合则两利

    ,分则两败,为了黑暗祭祀一脉的存亡,依附于我是你们最好的选择,虽然在实力上我们确实差了不少,但是他们在明我们在暗。”

    罗迦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前辈,您说的太对了,为了黑暗世界的未来,我们原本的黑暗三大势力必将走上结合的道路,我同意您的

    观点。”德库拉十三世听到罗迦说到这里,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喜色,刚要说什么,罗迦继续说道:“但是,有一点我希望您要弄清楚,

    黑暗三大势力结合并不是我们依附于您,而是您和黑暗议长阁下要依附于我们才是,黑暗议长,只要你愿意归于我们,上次的仇我可以不

    报。”

    德库拉十三世大怒道:“小丫头,你在耍我吗?”轻飘飘地踏前一步,左手向前按出,淡淡的黑色光芒轻飘飘地向罗迦飞来,在黑夜

    中,这黑色的气息并不明显,但其蕴涵的能量却是异常庞大的,德库拉十三世一动手,黑暗议长带领着他手下顿时凝聚起各自的黑暗异能

    ,作好出手的准备。

    罗迦眼看着黑色光芒临身,却依旧面带微笑,娇躯轻晃,蓝灵袍闪耀着淡淡的光芒,当那黑色气流席卷上她的身体时,蓝灵袍骤然闪

    过一道血光,光芒过处,德库拉十三世的攻击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见,连一点波动都没有溅起。

    德库拉十三世脸色一变:“好,不愧为灵魂祭祀,你还是第一个能如此轻易接下我攻击的黑暗异能者。”

    罗迦淡然一笑道:“既然前辈想动手,晚辈也只好奉陪了,不管你们出多少人,我方都由我和两位姐姐接下了,我想,你也不愿意闹

    的太大吧,我们就到太空中玩一玩,你看如何,如果你们赢,那我可以带领黑暗祭祀一脉任由你调遣。但如果我们赢了,以你为首,德库

    拉族和黑暗议会都要向我们发誓臣服,前辈敢和我赌上一赌吗?”

    德库拉十三世眼中邪光大放,沉声道:“小丫头,你太不自量力了,既然如此,我答应你又如何,我们外太空见,走。”在他的带领

    下,黑色的光芒骤然而起,眨眼间划破长空消失不见。

    罗迦看着他们消失的身影,眼中流露出会心的笑容,向蓝蓝和紫幻道:“两位姐姐,我们走吧,让这些家伙见识下我们真正的实力。”

    三道身影飘然而起,宛如仙子升天一般,眨眼间消失在半空之中,孤超等几位黑暗祭祀长老刚要跟上去,却被罗迦从空中传来的声音

    阻止了,并告诉他,调离战舰,给他们在外太空留出一片决战的空间。

    当罗迦三女来到飞鸟星外太空时,充满了压抑的黑暗气息如同一张大网般笼罩在周围的空间,蓝蓝冷哼了一声,高举手中的阿拉姆司

    神杖,湛然白色光华飘然而起,波浪般席卷而上,柔和的水之气息将那黑暗的大网完全撑开,蓝蓝娇喝一声,“水神的洗礼。”那柔和的

    白色光芒竟然直接融入到黑色大网中,一时间,由黑暗议会长老和德库拉家族五名大公爵共同组成的黑暗威压完全被神奇的水元素所渗透。

    德库拉十三世的冰冷的声音响起,“黑暗·永生的领域。”周围完全变成了一片黑色,原本四周若隐若现的身影完全消失了,澎湃的

    黑暗气息席卷而来,将罗迦三女周围的空间完全封死。

    蓝蓝不屑地哼了一声道:“还用这招,太老套了吧。”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蓝蓝了,几年以来的修炼,使她对水神之力的吸收已经

    达到了全新的境界,“以阿拉姆司的名义,水之神圣,以我之心为源泉,以我之力为后盾,以我的神念为光明的指引,响起吧,水神的呜

    咽。”手中阿拉姆司神杖高举,白色的光芒骤然湛放,闪耀着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光芒,一圈圈白色的光晕不断向外散发着,德库拉十三

    世的黑暗永生之领域在那白色的光晕中如同冰雪般消融着,光芒,笼罩在这巨大的洞穴之中,那一片片柔和的光芒所指处,散发着低沉的

    呻吟声,看似柔和的光芒充满了勃勃生机。再次使用水神的呜咽,对于蓝蓝来说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事,根本不给德库拉十三世有发挥的机

    会,立刻破除了他的领域,蓝蓝并没有因为这样就停了下来,微笑中双眼完全变成了金色,身上所穿的衣裙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白色的

    战裙,娜雪的气息围绕着她的身体不断旋转着,手中阿拉姆司神杖前指,一道洁净的白色光柱骤然而出,凭借着精神力对方位的锁定,直

    奔德库拉十三世而去。

    德库拉十三世心中大惊,他万万没有想到,短短几年不见,蓝蓝竟然修为前进得如此之快。黑暗异能瞬间在手中凝结成盾,骤然一拳

    挥出,轰然巨响中,无数光点四散飞溅,气机牵引下蓝蓝向后飘飞十米,而德库拉十三世也是全身一晃。蓝蓝拥有着七十六级的水系异能

    ,水系异能本应比黑暗异能差一些,但她所拥有的,却是完全纯净的水神之力,再加上阿拉姆司神杖的辅助,所以并没有吃太大亏。

    经过这一击直接的交手,德库拉十三世心头不禁一沉,蓝蓝竟然强横到如此程度,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知道就算自己全力出手,

    想打败蓝蓝也绝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而那灵魂祭祀以及全身蓝装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少女显然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蓝蓝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以阿拉姆司的名义召唤你,金奴,出现吧。”

    阿拉姆司神杖电射出两道金光,两名身高超过五十米的巨大金甲战士出现在半空之中,手中巨大的金剑在空中交相辉映,瞬间达到光

    速,双剑斩出,直奔德库拉十三世而去。

    德库拉十三世心中大惊,这两名金甲战士都有着相当于审判者的实力,再加上他们身上强悍的物理防御和彼此默契的配合,一时间攻

    得德库拉十三世竟无还手之力,只能凭借着黑暗之戒发出魔神盾,不断抵挡着它们的攻击,偶尔还击一两下,却很难对金甲战士造成伤害。

    这一切都只是三女出现后短短几秒内发生的,黑暗议长和他们所带来的手下感受到蓝蓝如此强大的能量,一时间顿时气势大衰。

    紫幻和罗迦见蓝蓝大发神威不禁技痒,罗迦冷哼一声,全身散发出一层暗红色的光芒,“美杜莎终极变身。”罗迦的皮肤完全变成了

    血红色,而双眼却恢复了黑色。她的身体骤然涨大到先前一倍,身高超过三米的绝色美女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强烈的诱惑四散分发,暗红

    色的蛇发飞舞,庞大的黑暗气息骤然凝聚,双臂向身体两旁伸展着,长达二十厘米的黑色指甲闪烁着淡淡的幽光,终极的美杜莎又回来了

    ,红裙飘飘,邪恶的笑容出现在罗迦的面庞上,淡然一笑,轻声向黑暗议长和他们的手下道:“你们看我美吗?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

    眼睛,它将送你们到自己的归宿,凝望如秋水,感受我的心吧。”柔和的眼光无差别地飘向在场的每一名黑暗者,就连德库拉十三世都没

    有放过。

    黑暗议长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见罗迦完成了变身,立刻大喊道:“小心是美杜莎的凝望,快闭上眼睛。”他提醒的虽快,但手下们的

    反映却要慢得多了,只有几个机灵的来得及闭上眼睛,三名吸血公爵和四名黑暗议会长老在罗迦的目光中呆呆地定住了身体,瞬间石化。

    仅仅是一次凝望就令对方实力大减,连德库拉十三世手上也不禁一缓,他的实力毕竟要比那些手下们强得多了,听到黑暗议长的招呼

    早已经闭好了眼睛,此时在心中大惊的情况下,手头一缓,险些被金甲战士那光速金剑斩中,赶忙用自己的黑暗异能接连和两名金甲战士

    硬碰了几记才缓了过来。蓝蓝揉身而上,手中阿拉姆司神杖带起白光,配合两名金甲战士向德库拉十三世封去。有她的加入,德库拉十三

    世顿时感觉压力大增,黑暗异能层出不穷,但也只能勉强抵挡住蓝蓝和两名金甲战士联手攻击。蓝蓝的实力连罗迦都吃惊不已,纯净的水

    之力显现出强大的实力。

    那些被石化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罗迦并没有将他们彻底毁灭,这次她没有了任何顾忌,一闪身,已经挡在了黑暗祭祀面前。

    “矛影令天冰——雪——寒——”紫幻手中长矛化出无数光影,一道道淡蓝色的光华带着零下二百度的低温,如丝如缕般缠上剩余的

    几人。蓝光闪烁中,由于等级相差太多,仅存的吸血鬼公爵和黑暗议会的长老们完全化为了冰雕,他们试图抵抗时所发出的攻击,在那晶

    莹的湛然矛影中没有丝毫效果。冰雪女神之矛发出的攻击,又岂是他们这种程度可以抵挡的。

    黑暗议长脸色惨变,先前罗迦出现的时候,他就感觉已经不妙了,但在他想来,德库拉十三世怎么也能对付罗迦了,而自己带领着手

    下们收拾另外两个女孩应该不困难,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三个女孩中随便拿出一个就抵挡住了德库拉十三世,此时再次面对灵魂祭祀罗

    迦,他连拼斗之心都难以升起,暗红色的光芒控制了周围的一切,他似乎看到了无数双美杜莎凝望之眼看着自己,叹息一声,放弃了抵抗。

    罗迦看着黑暗议长,她很清楚,现在自己只要随便一击就可以解决掉这害自己与天痕分离数年的始作佣者,但是,从大局考虑,她却

    不能那么做,冷哼了一声,头上暗红色的蛇发骤然伸长,缠绕住黑暗议长的身体,一张张锐利的蛇口咬上了他,万蛇噬体的痛苦顿时让黑

    暗议长惨叫一声,美杜莎蛇发所包含的剧毒将他的身体完全封印,再也用不出一丝能力。

    德库拉十三世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无力的感觉,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次前来竟然会是一败涂地。罗迦和紫幻从两旁围了上来,冰雪女神

    之矛,魔神剑各自散发着强烈的威压,从两侧威胁着他,罗迦淡然道:“德库拉十三世前辈,现在您应该可以放弃抵抗了,这一战,你不

    再有任何的机会。”美杜莎终极变身状态,再加上三件魔神的物品,单是她一人,就有把握将他击杀。

    德库拉十三世叹息一声,身形闪电般旋转一周,劈出三掌,将蓝蓝和两名金甲战士逼退,看了一眼蛇发缠绕的黑暗议长,再看看那些

    被石化、冰封的手下,“多年不出,没想到,我竟然会败在你们几个小辈手中,灵魂祭祀,如果我看的不错,你应该已经传承了黑暗先知

    的魔力。”

    罗假道:“不错,我现在是黑暗世界中唯一一个守望者,虽然您也接近守望者的境界,但接近并不是等于,履行先前我们的约定吧。”

    德库拉十三世心中充满了不甘,两千年来,虽然他经过多次的血继病毒的发作,使辛苦修炼的黑暗异能数次消散,但他毕竟有着这么

    多年的经验,可却依旧没有突破到守望者境界,面前这个灵魂祭祀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却拥有了连自己也无法抗衡的能力,他怎么能甘

    心呢,面对虎视耽耽的三女,此时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他明白,即使自己进入异空间,也不可能逃脱守望者的追杀,感受着魔神剑上附

    着的黑暗气息,颓然道:“愿赌服输,从现在开始,德库拉家族和黑暗议会就归你们黑暗祭祀掌控。”

    罗迦微微一笑道:“前辈是聪明人,不过,有件事您说错了,你们要臣服的对象并不是我,黑暗三势力一统,统治者是预言中的黑暗

    之主,只有黑暗之主能带领我们更好的发展下去。前辈,我要失礼了。”暗红色的气流犹如一张吞噬巨口,席卷上德库拉十三世的身体,

    德库拉十三世没有再抵抗,任由罗迦的能力封住了自己的身体。

    摇身一晃,罗迦解除了自己的美杜莎变身,双手一引,不论是德库拉十三世,黑暗议长还是那些被石化、冰封住的吸血鬼公爵和黑暗

    议会长老,都被一股暗红色的气流牵引,犹如绳子捆着一般排成了一列,罗迦微微一笑,向蓝蓝和紫幻道:“两位姐姐,我们回去吧。”

    紫幻赞道:“罗迦妹妹,你的实力可真强,我看,就算天痕使用天魔变也未必是你的对手。”

    罗迦道:“两位姐姐的实力也很强啊,你们的能力都非常纯净,今后成就必然在罗迦之上。我们赶快回去吧,省的天痕大哥担心。”

    超越极限四大黑暗祭祀翘首以望,期盼着罗迦三女的回归,德库拉十三世在他们心中有着很高的评价,虽然明知道复活的罗迦已经继

    承了血红之星的全部力量,但他们还是有些担忧。

    黑夜是寂静的,冰冷的夜风在空中席卷,吹拂着若西家族城堡周围种植的植物发出沙沙声响,光芒一闪,人影重重出现,超越极限四

    大长老心头一紧,当他们看到为首的正是巧笑嫣然的灵魂祭祀时,这才松了口气,孤超赶忙迎了上来,看清后面垂头丧气的德库拉十三世

    等人,他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怒哼一声,伸手就向德库拉十三世拍去。

    刺痛从手腕处传来,孤超充满黑暗异能的手被两根手指加住,孤超看向罗迦道:“灵魂祭祀大人,这个老吸血鬼杀了我们四名长老啊。”

    罗迦轻叹一声道:“死者已去,活着的人还有活着的用处,现在外敌当前,不要再计较以前的仇恨了。这些年辛苦几位长老管理若西

    家族,从今天开始,家族一切事务由我处理。”她的声音虽然很平淡,但却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威严,在场所有的黑暗祭祀,包括长老们在

    内,同时跪倒在地,恭敬地高声道:“欢迎灵魂祭祀回归。”

    罗迦微微一笑,双手轻抬,黑暗祭祀们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罗迦道:“超越极限四位长老,你们命令我族所

    属神级舰艇编队聚集在外太空,雷达全开,注意星系周围的动向,所有星球上的战斗翔车停止巡逻任务,撤回待命,以节省能量。”有她

    在,不论飞鸟星上什么地方发生问题,都可以凭借光速在数秒内赶到,自然不需要有翔车巡逻了。

    交代完毕后,罗迦蓝蓝紫幻带着俘虏的德库拉十三世等人,走进了城堡内。

    三天后,灵魂塔尖房间内,天痕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品尝着孤超长老送来的陈年红酒,宇宙气的天人合一境界,使他仅仅用了两天的时

    间身体就恢复了,目光落在一旁的梅丽丝,道:“你怎么不和她们一起出去玩玩呢?在这里你不觉得寂寞吗?”

    梅丽丝微微一笑,眼中媚惑光芒流转,道:“主人不也同样没有去吗?主人在哪里,梅丽丝也在哪里。”

    天痕苦笑道:“陪女孩子逛街还不如让我和德库拉十三世打一场,还是让她们自己去比较好,罗迦已经解除了飞鸟星上的禁令,现在

    这里又繁荣起来了,梅丽丝,我们之间的灵魂契约已经解除了,以后你就不要叫我主人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梅丽丝摇了摇头,坚定的道:“不,一日是主人,终生都是主人,虽然没有了灵魂契约,但在我心中,契约还是存在的。”

    天痕大手一挥,柔和的墨绿色光芒托着梅丽丝的身体,将她拉入自己怀中,抱着那丰满的娇躯,天痕不禁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傻丫

    头,以后不要再这么说了,我听了会心疼的,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成仆人看待过。哦,对了,你真的不打算回德库拉家族了吗?有我们在,德库拉十三世是不敢和你争夺血皇之位,更何况你才是继承了血皇之力的正统德库拉家族族长啊!”那天,罗迦将德库拉十

    三世和黑暗议长等人带到了灵魂塔尖,逼迫他们向天痕发下了灵魂·臣服之誓,并将德库拉十三世当初抢走的魔神盾取了回来,天痕并没

    有为难他们,命令德库拉十三世和黑暗议长各自返回自己的族人之中,调集势力向飞鸟星聚集,有了灵魂·臣服之誓,再加上强大的实力

    做后盾,他根本不怕德库拉十三世和黑暗议长反叛,当时本来想让梅丽丝跟德库拉十三世一起回去,并真正地继承血皇之位,但梅丽丝却

    拒绝了。

    梅丽丝道:“主人,当血皇有什么好的,哪比得上留在你身边逍遥自在,我是肯定不会回去的,等德库拉十三世把人都带来,如果您

    还想让我去管理族人们,在您不离开的情况下,我倒是愿意的。”

    天痕吻上了梅丽丝的芳唇,双手不老实地上下游移着,“梅丽丝,你似乎又丰满了,好久没这么抱过你了,感觉真的好舒服。”

    “恩,主人,别这样,待会她们回来了看到就不好了。我,啊,我……”在天痕的挑逗下,梅丽丝积蓄已久的春情骤然勃发,她根本

    无法拒绝天痕的热情,在异样的感觉中,软化在天痕怀中。

    天痕将梅丽丝平放在宽阔的沙发上,俯身压下,低声笑道:“你觉得女人逛街会很快回来吗,很久没有亲热了,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

    的。”在天痕刻意而为下,原始的篇章逐渐奏响,当坚挺刺入柔软,灵与肉合而为一时,呻吟再也无法忍耐,浓浓的春意飘荡在房间之中。

    当罗迦等四女回到城堡时,灵魂塔尖的战斗早已经结束,在采购方面女人有着先天的优势,罗迦她们足足带回了几大袋子衣物和吃的

    东西。

    “好累啊!”蓝蓝直接扑入天痕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挤了进去,兴奋地道:“痕,你猜我们都买了什么?”

    天痕失笑道:“我不猜,那么多东西,我怎么猜得过来,只要你们高兴就好了,反正整个飞鸟星都是罗迦的。”

    罗迦从另一边凑了上来,天痕伸手将他也搂入怀中,罗迦刚刚复活,天痕对她的怜惜最多,柔声道:“你的身体刚好,不要太累了。”

    罗迦嘻嘻一笑道:“大哥,你当我是纸糊的吗?可惜现在找不到合适的火系能量帮雪梅,否则我们合力一定能帮她复活成功。”

    听罗迦提到雪梅,天痕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黯然,道:“当初她们都是为我而死,如果不是现在有恶魔族的威胁在,我只想去寻找冥

    教的下落。”

    蓝蓝道:“痕,冥教不可能永远都沉默下去,当他们认为自己积蓄了足够的能力,一定会再次出现的,现在整个议会几乎都在圣盟控

    制下,有百合姐姐帮忙,我们大可发动整个银河联盟的情报系统寻找他们的下落。痕,你还在生百合姐姐的气吗?”

    天痕摇了摇头道:“我从来没有生过百合的气,她有自己的选择,不是么?你说的对,离开这么长时间,我们也确实应该与圣盟联络

    一下了,也好让你外公和我爷爷放心,罗迦你这里有没有与议会联络的系统,我想和百合说几句话。”

    罗迦道:“我也不太清楚,以前与议会联络的事都是由几位长老负责的,你等下,我去叫孤超长老来。”说着,从天痕怀中站起,走

    到一旁的桌子边,用传讯器向孤超发出了呼叫。

    孤超很快就来到了灵魂塔尖,听到了天痕的要求,他立刻开启灵魂塔尖中的全息影象仪器,并用特殊的密码与地球卫星信号进行接驳

    ,“黑暗之主,现在我们这里可以说是银河联盟的前线,别人或许无法直接同上议长交流,我们这边却可以通过特殊的通道联系上,哦,

    好了。”

    光影一闪,全息影象发生了变化,那是一个完全由金属构成的巨大办公室,办公室中央的办公桌足有十平米大小,成圆形,而办公桌

    中间则坐着一个人,正不断地操纵着办公桌上的仪器。她,穿着洁白无暇的制服,长发整齐地梳理在背后,平静的面容给人一种舒适的感

    觉,丝毫没有因为忙碌而改变她的气质,那沉静的气质散发着淡淡的神圣气息,抬头看向全息影象,柔和的目光闪烁,“是孤超长老啊,

    您好,飞鸟星系那边有什么动向吗?恶魔族又出现了?还是能源补给出现了问题?”声音没变,但语调的节奏却明显加快了许多。

    孤超道:“您好,上议长阁下,恶魔族并没有出现,是有人要见您。”对于这神秘的新上议长,他心中多少有些戒备着。

    天痕缓缓起身,走到全息影象面前,看着面前的百合,他的心怎么也无法平静,他看到了百合,百合也同样看到了他,由于三天前失

    血过多,天痕现在的脸色还显得有些苍白,看着画面中这英俊昂扬的男子,百合全身剧震,猛的从座位上起来,失声道:“天痕。”

    罗迦向孤超使了个眼色,孤超悄悄地退出了房间,透过全息影象,天痕与百合彼此对视着,半晌,两人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良久,天痕轻叹一声道:“百合,你好,上议长的工作很忙吧?”

    百合低下头,“你都已经知道了。”

    天痕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已经知道了,最近还好吗?”

    百合道:“一切还算正常,就是有忙不完的政务。天痕,我坐上这个位置,你是不是生气了?”

    天痕摇了摇头道:“不,你是这个位置最适合的人选,以你的善良,可以将银河联盟管理得很好,只是,我要提醒你,有的时候面对

    某些事情时,善良是没有用的,作位一个统治者,必要的残忍才能让你在这个位置更牢固。对小部分人残忍,就是对绝大多数人类善良,

    你明白么?”

    百合苦笑道:“其实你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同样的话光明大长老也对我说过,只是有的时候我实在做不到,我已经尽量去改变自己

    了,希望能做的更好吧。这几年你都上哪去了,圣盟一直都在找你,却始终没有你的踪迹,大长老对你非常看中,回来吧,好吗?”

    天痕摇了摇头道:“覆水难收,既然已经决定离开,我就不会再回去,大长老的好意我知道,有空时我会回去看他们的,我爷爷,奶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