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用我的鲜血

    天痕眼中爆起两团慑人的光芒,看的梅丽丝三女同时心头一痕,蓝蓝清晰的记得,如此强大的战意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天痕身上,

    上一次出现的时候,正是他与强大的改造战士玄天在龙川星对战之时,恶魔王的强大,反到激起了天痕心中的战意,她们都不知道,这到

    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天痕双拳紧握,骨骼一阵劈啪做响,淡淡的道:“梅丽丝,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他的心已经飞向了魔神殿,有生以来,没有任何

    时候比现在对力量更加渴望。他深信,在魔神殿中一定有着魔神的物品,四件魔神的物品已经可以使他成为人类的翘楚,如果集合齐十一

    件魔神的物品,就一定能与恶魔族抗衡。

    房间中陷入短暂的沉静之中,三女的目光都落在天痕身上,在她们心中,多产生了一丝担忧,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希望天痕去面对恶

    魔王啊,那将是死亡的游戏。

    天痕的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银色,蓝蓝、紫幻、梅丽丝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身体同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束缚,空间如

    同一个巨大的牢笼一般,瞬间凝固,使她们连一个手指也动弹不得。天痕动了,银色的双眼突然变成了黑色,深邃的黑色,凝望着紫幻和

    蓝蓝,柔声道:“睡吧,睡吧。你们需要休息,只有在睡眠中,才能见到美妙的世界。”

    蓝蓝和紫幻的心志不可谓不坚定,但在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中,二女正处于惊讶之中,不意识的看向天痕那深邃的眼眸。

    论起眼睛上的工夫,众人中没有谁能比得上罗迦的美杜莎凝望,但此时天痕所用的催眠术。却是以全力催动自己的黑暗异能所发出的。蓝蓝和紫幻只觉得脑海中一阵昏沉,在催眠术中,下意识的晕了过去。天痕抬起手,轻轻一挥,两片巨大的白色花瓣出现在蓝蓝和紫幻

    身下,包裹着她们的身体轻飘飘地送到一旁。

    天痕地目光转向同样被自己定住地梅丽丝。却惊讶的发现,梅丽丝的眼眸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纯黑色。竟然是反催眠。“主人,

    你,你这是干什么?”

    天痕轻叹一声,道:“梅丽丝,德库拉家族的成员是很难重生血液的,这一点立顿家族的人不知道,难道我不知道么?不许抗拒,这

    是我对你的命令。”

    梅丽丝全身剧震,“不。主人,我不能接受您这个命令,这怎么可以?”

    天痕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当初紫幻曾经用自己的鲜血为我做药。我身体强壮的很,给你点血并没有什么不可,我就知

    道你不会答应的,否则,也不会用这种手段了。”眼中神光外放,这一次,天痕用的是迷惑的能力。

    帝王花在强大的宇宙气作用下,达到了守望者的境界,利用迷惑的能力,天痕曾经轻易的控制了六只灰色恶魔为自己所用,此时的梅

    丽丝是处于虚弱状态的,对于他的能力根本无法抗衡,一层淡淡的金光附着在梅丽丝的皮肤上,她只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甜香之气,意念

    就陷入了沉睡之中,天痕分出的精神力接管了她的身体。

    梅丽丝的身体在天痕的控制下缓缓坐起,天痕扶着她,使她不至于碰到自己的伤口。柔和白色宇宙气带着少量黑暗异能输入她的娇躯

    ,滋润着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尤其是刚接续不久的右肩膀,有如此强大的宇宙气滋润,所带来的生命气息完全可以使梅丽丝的手臂和以

    前没有任何区别。

    之所以扶着她坐起来,主要是为了不让她在喝下鲜血的时候呛到。

    抬起自己的右手送到梅丽丝嘴边,眼中银光一闪,手腕上顿时出现一个清晰的伤口,在精神力的控制下,除非天痕愿意,否则这个伤

    口是绝不会合拢的,鲜血犹如涓涓缓流一般缓缓注入梅丽丝口中,在分出的精神力控制下,梅丽丝不断吞咽着。

    天痕之所以决定将自己的鲜血给梅丽丝喝,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当初他曾经得到过生命之神能量的帮助,虽然那股生命的气息并没

    有提升他的能力,但是天痕却隐隐感觉到,由于生命之神的原因,自己和绝情的生命力远比一般人要强大得多。在生命气息的滋润下,自

    己的鲜血自然也拥有了更强的生命力。吸血鬼是喝血的,到了梅丽丝这个级别,虽然没必要再喝血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但是鲜血总是他们

    最佳的补品,尤其是像自己这样的鲜血,效果一定会不错。所以,他义无反顾的作出了先前的一切。

    吞咽着天痕的鲜血,梅丽丝吸血鬼的本质渐渐显现出来,苍白的俏脸多了一分红晕,气色上感觉好多了。鲜血不断的流失着,天痕惟

    恐自己给的不够,一直都没有停止。梅丽丝的元气在他这充满生命力的鲜血中不断恢复着,而天痕自身则逐渐感觉到一阵阵晕眩。

    此消彼长之下,梅丽丝的精神力已经开始向帝王花的迷惑发出了抗拒,天痕心中一惊,强打精神,让鲜血流淌的速度加快一些。他当

    然知道,人在失去三分之一血液的时候就会死亡,他也相信,有自己三分之一鲜血的滋润,对于梅丽丝来说应该够了。所以,不论如何,

    一定要达到三分之一的程度。

    梅丽丝的挣扎越来越强烈,天痕逐渐变得苍白的脸色却流露出一丝笑容,逐渐减小了鲜血的输送,而加大了宇宙气的滋润。

    没有试验过,绝对感觉不出失去三分之一鲜血的滋味,天痕感到自己好累好累,就算能力再强大,失去了这么多生命之源——鲜血,

    对于他来说,影响还是非常大的。眼中不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流光。感受着梅丽丝不断恢复的生命力,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并没有白

    费。

    收口自然愈合,天痕低下头,吻上了梅丽丝的香唇,同时撤除了迷惑对她的控制。白色的宇宙气包裹着他们的身体,不断滋润着梅丽

    丝。也不断的帮助天痕恢复着逝去的生命力,凭借着宇宙气对身体的影响。他全身造血机能全开。补充着失去的鲜血。

    梅丽丝幽幽清醒过来。天痕虽然伏在她身上吻着她的唇瓣,却没有带来一丝重量。自从受伤以来,梅丽丝的精神由于失血过多,始终

    处于萎靡状态,天痕感觉得不错,作为吸血鬼一族,血液几乎是它们生命最重要的。别说失血过多,那怕只是一点自身血液的流失都会对

    他们造成很大影响。如果梅丽丝不是凭借着自己强大的黑暗异能和提升后的宇宙气,那天对付恶魔王后,单是因为断臂而流失的鲜血也已

    经足够要她的命了。现在,她得到了天痕多达三分之一的鲜血。充满生命力的血液使她元气尽复,除了左臂还有些别扭以外,已经没有任

    何问题。

    吸血鬼对鲜血是最敏感的,虽然先前失去了意识,但现在尽凭最中那一缕咸腥的气味,她就知道天痕已经做了什么,右臂反搂住天痕

    ,让他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热情地回吻着,此时此刻,她仿佛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已经与天痕连接在一起,自己的身体里有他的血啊!

    天痕翻身躺在梅丽丝身旁,做完这件事他觉得轻松了许多,望着干净的淡紫色天花板,微笑着:“还好你们吸血鬼对血型并没有要求

    ,否则,我想帮你也不行呢。梅丽丝,我现在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鲜血在新生的过程,这真是美妙的感觉啊!换换血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主人,我……”

    “什么都不要说了,睡一觉吧,蓝蓝和紫幻也该休息了,让我们都好好休息一天,好么?”脑海中的晕眩令天痕感到很累,但是,此

    时他的心又完全是愉悦的。闭上眼睛,脑海中回荡着自己与梅丽丝之间发生的种种,从刚见面对的那个千娇百媚的吸血鬼伯爵到现在,梅

    丽丝最大的改变是气质上的,现在,谁还能说她是黑暗世界的一份子呢?她一直无怨无悔的跟随着自己,自己为她付出这一点根本不算什

    么。

    朦胧中,渐渐进入了梦乡,一直以来,他的休息都是在修炼中度过的,已经很久没有哪些甜美的睡上一觉了,这一觉,他睡的好沉好

    沉,甚至连一向警惕的精神力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从朦胧中清醒过来,睁天眼睛时,发现依旧是白天,温暖的曝光洒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带来光亮和温度,睁

    开眼睛,他发现梅丽丝正坐在自己旁边,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不禁问道:“我睡了多久,一个小时么?”

    不善的声音从另一边响起,“什么一个小时,足足有一天一夜了。”

    回头看去,只见蓝蓝和紫幻正站在床的另一边,蓝蓝眼中流露出愤怒的光芒,紫幻虽然面无表情,但从她的眼眸深处,也可以捕捉到

    不满的光芒。一天一夜的时间,以蓝蓝和紫幻的能力,又怎么可能摆脱不了已经失去大部分控制的帝王花呢?

    掩饰尴尬的嘿嘿一笑,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一天一夜的完美休息,使他体内的血液已经恢复了许多,宇宙气在合乎天地至理的调

    节中,将他身体的负面影响释放,虽然尚未恢复到最佳状态,但也已经相去不远了。

    伸展着自己的身体,走到蓝蓝和紫幻身旁,一手一个,搂住她们纤细的腰肢,道:“我是觉得你们太累了,想让你们好好休息一下而

    已,这是关心你们啊!嘿嘿。”

    蓝蓝没好气的道:“少来,梅丽丝姐姐已经都告诉我们了。你怎么能这样呢?就算给梅丽丝姐姐补充鲜血,也应该我们三个一起来才

    对。”

    天痕道:“好了,反正我做也做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我体壮如牛,失点血没什么。你们要是因为失血而导致提前衰老怎么办?”他眼中充满了笑意,三女又怎么会真正怪自己呢?他很清楚,她们只是心疼自己而已,现在抹稀泥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梅丽丝也站了起来,走到身旁,天痕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原本肩膀上的纱布已经不见了,至少从外表看,已经恢复了正常,“怎么样?好些了么?”

    梅丽丝点了点头,道:“已经完全好了,主人,梅丽丝的生命本来就是你的,现在又有了你的血液在体内。清您允许我重新发下灵魂

    ·奉献之誓吧。”

    如果换一个黑暗异能者在这里,一定会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还有人心甘情愿的发下灵魂·奉献之誓这种卖身誓言的?

    看着梅丽丝坚定的目光,微笑道:“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等以后再说吧。”

    蓝蓝道:“天痕,戈勒族长还是要见的,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见他,等我回来之后,咱们就离开立顿家族。昨天听梅丽丝说了恶魔

    王的能力,我们必须对恶魔族进行重要估计,只有将更多的实力集中在一起,对我们来说才更有保障。”

    用房间中的通讯器先联络了一下戈勒·立顿后,天痕独自一人离开梅丽丝养伤的房间,去同一层的另一边去见重掌立顿家族的戈勒·

    立顿老族长。

    族间中只有戈勒·立顿一个人,当天痕再次看到他时,心中不由微微一惊,这位号称四大家族第一高手的老族长,比三年前相见时明

    显要衰老了许多,眼角处皱纹密布。目光虽然依旧犀利,但老态确是不可避免的。

    天痕的宇宙气达到了天人合一的阶段后,他就发现,其实人类的生命是不可能永生的。就算蜕变术再发达,人的本体终究还是会逐渐

    衰老的,尤其是大脑,蜕变术其实只是一种调节身体机能的方法而已,到了一定程度后,大脑不再受这种调节的作用,同样还是会死亡的

    ,即使天痕自己现在的状态,他也不敢说以后就会长生不老,但比普通人类活的更久是肯定的。

    蜕变术发展到现在,不过一百多年的时间而已,它确实可以增加人类的寿命,所以,到目前为止,使用过蜕变术的人除非意外,还都

    很好的活着,并且保持着年轻的外形。但是,再过上几十年,或者一百年,这种情况会不会被打破就很难说了。人类的大脑可以说是最精

    密的生物仪器,想将它研究透,恐怕人类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从戈勒·立顿表面观察来看,他现在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这样会加速大脑的老化,今后如何,就要看他自己的调节了。“您好,戈

    勒族长。从辈分上来说,我应该称呼您为太爷爷,但我想,您找我来一定是为了谈公事的,我还是称呼您为族长吧。”

    戈勒·立顿指了指一旁的沙发,道:“坐吧。”他显得很疲倦,靠在椅背上看着天痕,眼中流露出温和的光芒。

    天痕坐在沙发上,看着戈勒·立顿道:“族长找我来,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

    戈勒·立顿微微一笑,道:“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吧,应该是你来找我才对。”

    天痕道:“戈勒族长,日·立顿族长的牺牲我很难过。”

    戈勒·立顿身体微微一震。悲伤的光芒从眼中一闪而过,人生三苦之一的老年丧子被他赶上了,他的心情又怎么会好呢?叹息一声,

    道:“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坦白说,我现在连悲伤地时间都没有,族里有太多事需要我去处理。天痕。其实整个立顿家族都非常感激你,

    如果不是这次绝情和梅丽丝回来增援。我们的损失必将更加巨大。梅丽丝姑娘还为此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我感到很抱歉。没有保护好

    她的安全。”

    天痕淡然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族长不必在意,我这次来,谅是要接梅丽丝回去养伤的。”

    戈勒·立顿点了点头,道:“绝情在你的帮助下,竟然真正的融合了魔阳花,现在在族里。恐怕除了我母亲之外,已经没有人能比得

    上她的能力。是你帮助了立顿家族又拥有了尖系异能者,你答应母亲的事已经做到了。”

    天痕道:“这个族长到不必感谢我什么,当初,如果不是您和紫清祖奶奶的帮助。我根本不可能拥有更强的宇宙气,更别说帮助绝情

    了。这些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想,现在我欠立顿家族的应该已经还清了。”戈勒·立顿脸色微微一变,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绕过桌子

    ,走到大厅中央,沉吟半晌后,道:“天痕,你最近所做的一天我都已经得到消息了,你可以说帮助三大家庭化解了危机。据我所知,你

    应该在三年以前就离开了圣盟,还打算再回去么?”

    天痕摇了摇头,道:“我不想骗您,我恐怕不会再回去了。”

    戈勒·立顿眼中光芒大盛,“我需要人帮我,立顿家族也需要。”

    天痕微微一笑,站起身,走到戈勒·立顿面前,“星剑兄应该是您很好的帮手。”

    戈勒·立顿摇了摇头,道:“和你相比,他的心志虽然足够,脑子也足够聪明,但是,他差的是感染力,一种对别人的感染力,那是

    足以感染加价凝聚在一起的力量。也就是所谓的气质。或许,在若干年之后,星剑会可以胜任,但是,你觉得立顿家族还能够等到若干年

    之后么?”

    天痕莞尔一笑,道:“戈勒族长不是想把族长之位传给我吧。”

    戈勒·立顿眼中流露出保含深意的光芒,道:“那也没什么不可以。前提是你改姓立顿。”

    天痕心中一惊,虽然他知道戈勒·顿有心拉拢自己,但却没想到拉拢的会如此明显,立顿家族这么大一个摊子,现在这种情况,只能

    用烫手山芋来形容,不着痕迹地道:“那您可要与我爷爷去商量了。爷爷可也只有我这么一个孙子,他不会舍得的。”

    戈勒·立顿道:“立顿家族就这么没有吸引力么?我甚至可以答应,将绝情许配给你。以我们立顿家族第一美女的身份,应该算配得

    上你了吧。”

    天痕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苦笑道:“戈勒族长,对不起,我不能答应您这个要求。我一直当绝情是妹妹。更何况,您应该也知道,

    我已经有了不只一位妻子,三个女人一台戏,我现在有四位妻子,我可不希望这个戏再扩大了,如果您没有别的什么事,那我先走了。稍

    后我们会离开立顿家族,在这里,先向您告别。”

    戈勒·立顿眼中精光大放,“难道立顿家族就没有一点值得你留恋的东西么?”

    天痕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我担负的责任已经太多,自己的事做好就很不容易,我实在不能向您许诺什么,如果将来立顿家族遇

    到了什么危机,我如果能帮的上,一定尽力。天痕告退。”说完,他恭敬的向戈勒·立顿弯腰行礼,转过身,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了。

    看着天痕离去的背景。戈勒·立顿叹息一声,道:“丫头,你出来吧。”

    绝情·立顿宛如失了魂一般从里间的卧室走了出来,美眸目光有些呆滞,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

    戈勒·立顿道:“现在如你的意了?他并不希望与你有什么关系。”

    在天痕来之前,戈勒·立顿征求绝情的意见时,绝情拒绝同天痕结合。她心中虽然对天痕有好感,但天痕毕竟有那么多红颜知已。作

    为立顿家族第一美女的她。始终觉得自己如果就这么跟了天痕。是非常委屈的。但是,就在刚才她听到天痕毫不犹豫的拒绝时,她却发现

    ,自己的心中似乎失去了什么,就像当初知道奈落·比尔是女人时,甚至,比那一次更加难过。

    戈勒·立顿叹息道:“以天痕的能力。刚才他不可能不知道你在房间中,那么说,完全是给你听的。傻丫头,你如果能早些放下自己

    的傲气,或许结果不会是这样的。有的时候。机会放弃了就不会再来,他身边的哪一个女人不出色?你难道比她们都强么?”

    绝情抬首与戈勒·立顿对视,她想反驳,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猛的扑入戈勒·立顿的怀中失声痛哭。她知道,自己已经失去后半辈子

    最不应该失去的东西。

    ……

    异空间,天痕一个人缓慢的飞行着,由于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他并没有急着加速。离开立顿家族后,他叮嘱三女直接返回飞鸟

    星与罗加汇合,而自己却一个人踏上了前往地球的路,蓝蓝三人虽然不舍,但也知道,有些事还是天痕自己去处理比较好。尤其是他要去

    面对大长老光明和上议长百合。

    一边飞着,天痕心中暗想,或许,这一次是自己最后一次回地球吧。希望光明大长老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意,对银河联盟早做打算。

    异空间五彩斑斓,一道道能量飘然而至,天痕还清楚地记得,当自己第一次进入异空间时有多么狼狈,那一次,要不是星痕拼死相护

    ,再加上天魔变的神奇,恐怕他早已经被这些奇异的能量所吞噬了。

    而现在,异空间中的各种复杂能量在他眼中是如此的平和,根本不用防御,任由七彩光芒不断吹拂在自己的身体上。宇宙气会自动过

    滤有害的气息,将适合自己吸收的摄入体内。

    这次将自己的鲜血喂给梅丽丝后,天痕才充分体会到了生命之神当初赋予自己的生命力有多么重要,先不说梅丽丝因为自己三分之一

    的鲜血瞬间痊愈,宇宙气还有所提升。就说自己,失去了三分之一的鲜血,竟然只睡了一晚,身体状况就恢复了八成以上,现在,天痕自

    己都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怪物。

    正在飞行间,天痕突然感觉到异空间中的气流有所变化似的,前方向自己飘荡而来的七彩能量不再是直线形的,而是缓慢的旋转着,

    当它们冲击到自己身体时,明显能够感觉出这股能量比普通的能量冲击力要大的多。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人品就真的这么差,又遇到异空间风暴了?不会这么倒霉吧。

    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立刻离开异空间的时候,前方的七彩光芒再次发生了变化,那些旋转着的彩光竟然凝结成一颗又一颗彩色的光球

    ,如同能量弹一般向自己的方向涌来。

    眉头微微一皱,天痕抬起右手,黑、白两色能量在他身前凝结成一面盾牌,同时,白色的宇宙气飘然而出,包裹着他的身体,状若透

    明一般,大意是不会出现在他身上的。

    能量球飘至,天痕有意的迎了上去,凝结着黑暗与空间两种异能的盾牌迎上了能量球的轰击,没有声音发出,盾牌与能量球接触后,

    异空间内顿时爆发出一片彩色的光雨,天痕前进的势头猛的一滞,才再次恢复了前进的速度。通过这次的接触,他不禁暗暗吃惊,这能量

    球的轰击,几乎可以与一个审判者级别的异能者全力一击相比了,这也就是自己,换一个能力差一些的,恐怕很难与之抗衡。希望蓝蓝她

    们没有遇到同样的情况才好。

    试探过能量球的强度后,天痕自然不会傻的再去与其碰撞,他也没有离开异空间,因为只有在异空间中,才能更快的抵达自己的目的

    地,否则,在外面仅以光速飞行,要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地球啊!

    防御盾收回,天痕穿上了魔神靴,白色的身影多了一层淡淡的黑气,身体幻化成一缕烟雾,速度骤然增加到先前的三倍,迎着能量球

    冲去,烟雾在空中不断的变化着,任由能量球多么密集,他都能够轻而易举的轻松穿越,天人合一的宇宙气已经将他变换为整个异空间中

    的一份子,快速的向地球的方向而去。

    开始时,天痕还以为这种能量转化的异空间风暴不会持续太久的时间,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种异空间风暴似乎是无休止的,经过

    长时间的飞行,当他到达地球的坐标时,这种球形异空间能量竟然有越来越狂暴之势。天痕暗暗判断,在这种情况下,别说运输舰,就是

    高等战舰都无法穿越异空间了。

    光芒一闪,天痕从异空间中跳跃出来,由于并没有与异空间能量球硬拼,所以他并没有耗费太多的能量,蔚蓝色的星球就在脚下,看

    着地球,天痕喃喃的自语道:“人类的发源地,我又回来了。”

    地球上的防卫远不如立顿星那么严密,虽然巡逻翔车增加了一些,但街道上依旧能看到普通人在来回穿梭着。天痕为了避免麻烦,保

    持着光速,直接来到了圣盟在地球的天平球总部。

    天平球依稀如故,站在天平球外,看着这怪异的建筑,天良心中天禁一阵感慨,三年没有回过这里了,不知道大家还好么?

    当初自已天意中对这里的破坏应该已经修好了吧。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银河联盟发生了这么多事,恐怕不仅议会忙的脚朝天,恐怕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