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超级恢复药

    “咦,天痕,是你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眼看去,不禁全身一震。

    那是一个身材矮胖的人,上身制服前面的拉锁解开,露出里面的内衣,胖乎乎的脸上充满了惊讶之色,当他看到转过来的天痕时,顿

    时流露出狂喜之色,像一颗会跳跃的丸子一般向天痕扑来。

    天痕没有躲闪,微笑着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和胖子搂个正着,不着痕迹的消掉了胖子带来的冲力,感受着对方发自内心的兴奋,道:

    “塞里大哥,好久不见,你还好么?”

    塞里照着天痕肩头就是一拳,“好个屁,你这家伙,走了那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还把我当成大哥看么?”

    天痕赔笑道:“我也不想走那么长时间,走,咱们先进天平球再说吧。”

    塞里一把拉住天痕,贼眉鼠眼的看了看四周,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瓶子塞在天痕手里,道:“先把这个收起来,到了天平球里,我

    就不好给你了。”

    天痕对塞里是绝对信任的,没有任何犹豫的将瓶子揣了起来,低声问道:“大哥,这是什么东西?又是你研制出来的什么新药么?”

    塞里点了点头,道:“这是我最新的发明,一种只制出来两颗,放心,这次的药是没有副作用的。而且极其珍贵。除了一颗给了上议

    长以外,我偷偷的给你留了一颗,连彼得老师都不知道,你可要收好了。到最危机的关头再用。”

    天痕疑惑的道:“这药是干什么使地?难道你真的研究出可以提升一级异能的药物了么?”

    塞里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能够提升一级的药物我早就研制出来了,只不过,那种药一个人只能吃一颗而已,吃多了就没有效

    果了,等到了研究所我拿给你一颗就是了。”

    天痕心中一动,道:“那这么说,光明大长老吃了你研究出加等级的药,岂不是突破了八十一级么?”

    塞里洋洋得意的道:“那是当然了。几位审判者还都不舍得吃呢,都想等到关卡再说。那就药足足耗费了我两年的时间,不过,还是

    有一点副作用的。吃了那提升一级的药后,三天内。将变成一个平凡人。三天后再恢复能力时,等级就提升了。这已经是我将副作用降到

    最低地结果。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大呢。”

    天痕指指自己的胸口,道:“那你刚才给我的这种药是干什么用的?那么神秘。”

    塞里低声道:“这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是本盟最高机密。这种药,可以瞬间防御无敌。”

    天痕一楞,“防御无敌?这是绝对的还是相对地?”

    塞里嘿嘿一笑,道:“当然是绝对地。如果是相对的还有什么意思。简单来说,吃了这种药以后,你就会变成一颗蛋。”

    “蛋?大哥,你没搞错吧?”天痕有些啼笑皆非地道。

    塞里正色道:“难道你看不起我的研究么?坦白告诉你,这种药一共研究出了三颗。一颗用来做试验,剩余的两颗一颗给了百合,一

    颗刚给了你。变成蛋是什么意思你不明白?那时候,你的身体将会产生出异常强大的能量,这股能量会将你的身体完全包裹起来,不论任

    何形式的进攻,都不可能将你毁灭,最多也只是打飞而已。当初,我们在实验时,将药给一只动物吃了,然后五位审判者合力,都未曾破

    开这颗蛋地防御,所以我才敢说它是绝对的防御。”

    天痕心头微动,道:“药物毕竟有时间限制的,一旦药力过去了,对手如果强于自己,那还不是一样等着挨打么?”

    塞里嘿嘿一笑,道:“当然没有那么螽了。否则怎么能是我最杰出的研究成果呢?当你变成一颗蛋后,药力会从你的每一个毛孔中散

    发出来,那时候,你地身体就会变得像黑洞一样,疯狂的吸收周围所有能量分子,是绝对的疯狂哦。等蛋的防御力消失时,不论吃药之前

    你是什么状态,都会变成你自身所能达到的最强状态,并且,本身能力整体提升三成,防御提升五成,可以持续一个小时的时间,你想想

    ,在那种情况下,就算还打不过敌人,你跑还跑不了么?”

    变态,大变态了,怪不得塞里如此引以为豪,如果自己在天魔变的情况下吃了这药,能力提升三成,那是什么概念?恐怕足以支持自

    己穿上六件魔神的物品了吧。单是那不论任何状态都可以将使用者能力恢复到最佳的效果,已经是顶级的药物了。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己怀

    中的药瓶,天痕由衷的道:“谢谢你,塞里大哥,你相当于又给了我一条命啊!那吃了这药一个小时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塞里耸了耸肩膀,道:“睡觉。那次那只实验用的动物睡了七天,以你的能力,估计睡上三天也差不多了吧。所以,在药力快过去之

    前,你必须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才行。否则,你的敌人看到你睡着了会怎样,就不用我提醒了吧。”

    仅仅是睡觉,这确实算不上什么副作用了,至少比塞里以前研究出来的要好的多。“既然这药如此有灵效,为什么不批量生产呢?如

    果能生产出更多,岂不是让圣盟所有人的能力都提升一个档次么?”

    塞里撇了撇嘴,道:“你以为我不想多生产一些啊!但这药的材料太特殊了,恐怕以后很难制作出来,就算用其他类似药物代替,效

    果也要差的太多,还不如不耗费精力。一说这原料,我到要感谢紫幻了。因为,这药物中一种很重要的引子。就是她的鲜血。当初,她曾

    经留下了一些鲜血样本,就是用这些样本,才制造出了三颗超级恢复药。这还不是无法制作的原因,这种药里面还含有玄玄星上回春果地

    成分,一年前我们派人去那里查看,却发现产回春果的山谷竟然完全被毁了,里面同样变成了冰冻的世界,所以。我这宝贝药也只能变成

    绝响。”

    天痕心中暗道,那时候我们就在玄玄星修炼啊!回春果的消失也是我们造成的。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右手的身前一划,光芒闪烁中。一个个红色的光团出现在空中。空间异能的银色光芒渐渐淡去,露出了那红色光团的真容。“大哥你看这是什么?”

    塞里揉了揉眼睛,目瞪口呆的道:“这,这不是回春果么?”

    天痕微笑道:“不错,正是回春果。”当初,他们在回春谷中并没有吃掉采来地所回春果,还剩下一部分,此时听塞里能用的上。立

    刻取了出来,“蹇里大哥,回春果我可以给你,不过,你只能研究其他药物了。因为我不会允许紫幻再用鲜血来制药了。”

    塞里慌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像照顾孩子一般,小心翼翼的将那些回春果放入衣服中包好,有些惊讶的看着天痕道:“兄弟,你,你

    不会真地和那冰冻女发生关系了吧。”

    天痕脸一红,苦笑道:“塞里大哥,你就不要仇视紫幻了,她幼年孤苦,才会养成了那样地性格。我们现在确实已经在一起了,只是

    这次我没让她跟我一起回来。”

    塞里愣了一下,神色间多了几分怪异,“坦白说,没有她跟我吵架,这几年过的还真是很不习惯,彼得老师挺想她的,有空时,你带

    她回来看看吧。今天我到外面活动活动,没想到却在这里遇上你,真是难得啊!”

    “溜达?大哥,以你这么懒惰的性格,还会出来溜达?”

    在天痕目光的注视下,塞里脸上突然一红,咳嗽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走,咱们先回天平球再说吧。”

    正在这时,一个高昂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伴随着喘息声,尖锐的嗓音穿透性极强,“死胖子,你给我站住,你给我站住。”

    天痕反手拉住塞里,道:“跑什么,有我在这里你还怕敌人来么?哦?大哥,是不是给兄弟找了大嫂啊!正好认识一下。”一边说着

    ,他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妙龄少女正怒气冲冲地跑过来,手中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似的,看她那不善的眼神,完全有将塞里吃

    掉的意思。脸上浓装艳抹,穿着超短裙,上身仅有一个护住胸部的小短衣,随着奔跑,臀波乳浪荡漾着,到也有几分诱惑力。

    天痕有些惊讶地回头看向塞里,“大哥,你这品位也太高了吧。你可要告诉大嫂,妆画的太浓对皮肤不好。”

    塞里挣扎着想从天痕手中脱离,但他的力量怎么能和天痕相比呢?“兄弟,快放开我,要不就来不及了。她哪儿是你什么大嫂啊!那

    是一个从事特殊职业的女人。”

    特殊职业?听到这四个字,天痕立刻明白过来,刚想跟塞里离开,香风扑鼻,那女人已经到了。浓郁的脂粉味不禁令天痕皱了皱眉。

    女子用力将什么东西向塞里扔来,天痕手一闪,那东西已经到了他手中,定睛看去,只见是一张卡片,看上去应该是类似身份卡之类

    的东西。

    女子对着塞里破口大骂:“死胖子,你混蛋,操老娘的真B却给老娘假钱,我跟你拼了。”

    “定。”天痕眼中银光一闪,轻易的将女子身形定住,看看塞里,再看看那女子,道:“小姐,你们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那小姐怒道:“误会?误会个屁。他说的好听,拿这张破卡片给我,告诉我里面有一万宇宙币,结果我刚才一查,里面确实一万,但

    就是无法使用。就算你们是圣盟的人,也不能嫖妓不给钱吧?我找你们圣盟长老评理去。”

    天痕目光落在一脸尴尬的塞里身上,“大哥,你的薪水应该不少吧,这……”

    塞里尴尬的道:“我只是想试试新研制出来的卡片而已,谁知道取不出钱来。那个,那个凄,我给你钱就是了,我也跑不了。你看,

    今天我这兄弟来找我,改天我把钱给你送去行不行?”

    小姐冷哼一声,道:“不行。不给钱,今天我就天闹你们圣盟。”

    天痕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有没有划卡的仪器,我替他给就是了。”很长时间没花过钱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宇宙

    币,但想来帮塞里支付个嫖资还是够的。

    银光消失,小姐又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巧的仪器,取出一张自己的卡片插在上面递给天痕,“把钱划到我的卡里,

    就饶了你们。不过,让我跑这么远,怎么也要多给一些吧。”

    天痕将自己的身份卡片插上,输入了一万两千宇宙币的数字,进行转帐后将仪器递还给那小姐,道:“这样可以了吧。坦白说,你这

    价格确实够高的。”

    小姐没好气的道:“高?高个屁。这是十次的价格。”此时她才定下神来看向天痕,天痕身边的塞里这个绿叶陪衬,显得更加高大英

    俊,小姐眼睛一亮,贴向天痕道:“帅哥,有空来找我吧。我给你半价如何?”

    天痕身体周围自行产生一层气墙将小姐挡在外面,连连摇手道:“算了,我自己老婆还摆不平呢。钱也已经给你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吧。”

    小姐见天痕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悻悻的瞪了塞里一眼,道:“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再敢骗我,我就要你好看,不过,怎么说

    你也比那个自己没能,只会用手指的家伙强一些,那混蛋叫什么来着?哦,对了,他说他叫什么七十五号。连下面的东西都没有,简直就

    是一公公,还包我夜呢,以后给钱都不接他的生意,弄得老娘这个难受。”一边说着,她这才转身离去。

    天痕看着小姐离开的背影,松了口气,苦笑道:“塞里大哥啊,与这样的人交流,还不如让我和恶魔族去战斗来的舒服。”

    塞里嘿嘿笑道:“兄弟,先谢了。我这也只是调剂一下身心而已,你也知道,好姑娘是不会看上我这模样的,也只能找个小姐舒坦一

    下了。不过,她说那个七十五号似乎挺有意思的,能力不行居然还敢嫖妓。”

    天痕苦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进天平球吧,我有事要找光明大长老商谈。”

    塞里点了点头,这才带着天痕向天平球走去,令天痕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走到天平球门口时,本应该盘查他们的守卫竟然同时敬

    礼,目送着两人就这么走入天平球之中。

    步入大厅,天痕不禁奇怪的问道:“大哥,现在天平球制度改了么?竟然不再盘问了?”

    塞里嘿嘿笑道:“这就是你大哥我的面子了。紫幻走了,现在我已经是圣盟研究所的副所长,我带来的人,他们还需要盘问么?”

    “副所长?那真的要恭喜大哥了。大哥,我要去见光明大长老,然后再去看彼得所长吧。”

    塞里点了点头。道:“你去吧。我先去跟彼得老师说一声。你和蓝蓝的变形金钢也该带走才是。我想,大长老不会不舍得地。”

    天痕心中暗道,恐怕这次是我短时间内最后一次回圣盟了,大长老对我什么态度还不一定呢?他不想让塞里卷进来,心中虽然想着,

    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摩尔等人去对付冰河家族。圣盟的几位长老中只有光明留守,他一直都在天平球中处理盟中事务,尤其是议会那边,百合有许多事都

    需要和他商量后才能处理,可以用日理万机来形容。今天,他同样在忙碌着,虽然恶魔族的攻势退却,但现在银河联盟危机四伏,尤其是

    恶魔王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令他深为戒惧。这几天以来,一直在考虑着用什么办法能够与恶魔王抗衡,目前来看,人力是很难对付恶魔

    王的,只有比尔家族提议的太阳能战舰才有可能做到,但制造太阳能战舰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中,如果恶魔族再来怎么办?

    正在思考着,通讯器响起,光明启动通讯器随口问道:“是谁?不是说过,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打扰我么?”

    “大长老。是我。”天痕平静的声音通过通讯器传入光明耳中,一听到他的声音,光明眼中顿时光芒大放,“天痕么?快进来。”

    门天,天痕大步走入,与光明四目相对。两人同时发现了对方的不同,光明大长老身上的神圣气息明显比以前浓郁了很多,皮肤隐隐

    泛起一丝金色的光芒,尤其是那双眼睛,从其中再也无法看出任何情绪。如同平静的湖水一般清澈,任何情绪都被隐藏在那湖面之下。

    天痕虽然惊讶,但由于听了塞里的话,心中已经有了准备,光明看到他,惊讶却要更大得多了。现在的天痕,明显与三年前不一样了

    ,原本身上凌厉地气势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儒雅风范,看上去就像普通人一样,只有眼眸中偶尔闪过的精光,才能使人感觉到他的

    危险性,高大笔挺的身躯站在那里,竟然圆融得看不出一丝破绽,这是绝顶高手才有的风范啊!

    光明从自己的办公桌后起身,向天痕比了个手势道:“坐吧。你这小子,终于回来了。这三年的时间,看来你并没有闲着啊!”

    天痕微笑道:“您不是也同样得尝夙愿,进入了守望者的境界么?”

    光明微微一笑,道:“我那只是取巧而已,如果真要修炼下去,恐怕想突破那个难关还需要机遇。到了八十级以后,再想进步,已经

    不是努力就可以达到了,悟性更为重要。”

    听了这话,天痕不禁认同的点了点头,他的宇宙气提升到第七阶段,依靠的正是片刻顿悟才能达到。“大长老,冰河家族那边已经暂

    时退却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有几年没回来,我特意来年看看您。”

    光明眼中流露出一丝忧虑的光芒,道:“冰河家族,哎,恐怕没那么容易解决了。现在的冰河家族就像一颗毒瘤一样,随时都有可能

    给整个银河聪明带来最好的影响。”

    天痕愣了一下,道:“不至于吧。冰河家族现在已经被压制了,以我爷爷和几位审判者带领的圣盟军团,再加上一整编的神级舰艇编

    队,他们还能有什么作为?不被歼灭已经不错了,又怎么能兴风作浪呢?”

    光明沉声道:“本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现在的冰河家族却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也知道,他们劫掠了大量的资源。就在你离开

    天狮星系去了立顿家族后不久,你师兄斐济就传回了消息。也是最后的消息。”

    天痕全身一震,失声道:“您,您的意思是说?”

    光明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是的,斐济已经牺牲了。在临死前,他用通讯器向我们汇报,只说了两个字就再没有了消息,肯定已经

    遇害了。”

    天痕眼中寒光大放,现在他还清晰的记得当初斐济对自己那温和的态度,如同长辈一般的风范,那是绝对值得尊敬的长辈啊!如果从

    亲生父亲的辈分来看。他应该算是自己的叔叔才对。没想到,就这样遇害了。冰河家族的能力确实要重新估计才行:“他说了哪两个字。”天痕沉重的问道。

    光明看着天痕:“你听了之后一定要冷静。”

    天痕心中一动,已经猜到了些什么,缓缓点了点头,道:“您说吧。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么容易冲动的了。”

    光明道:“斐济在临死前传回的两个字,就是——冥教。”

    虽然已经猜到几分,但真地从光明口中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天痕还是不禁全身剧震,冥教,可恶的冥教,又是他们,父母之仇,朋

    友之仇,都还没有报啊!

    深吸口气。天痕勉强平静着自己激动的心情,“谢谢您告诉我这些。冰河家族那边,就由我去解决吧。”面对仇恨,他一定不会逃避

    ,尤其是如此深仇。以他现在的能力或许对付不了恶魔王,但是,对付冥教应该还不会有问题。

    光明摇了摇头,道:“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你想报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冰河家族的方位。”

    天痕惊讶的道:“失去了方位?什么意思?神级舰艇编队那么大的规模,就算他们想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更何况,冰河家族在

    冰河星系生根,他们能跑到哪里去?”

    光明道:“消息也是不久前刚刚传来地。汇报的情况非常不妙。整个冰河家族很有可能已经在冥教的控制之下。很显然,他们早已图

    谋许久,将冰河家族中的资源,和这些年来积蓄的资源逐渐运送出去。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建立了秘密基地。最新得到的消息是,冰河

    家族所有战舰,以及家族所拥有的科研力量和部分平民都已经消失不见,同时,他们残忍的毁灭了整个冰河星系,除了带走了一成数量的

    人以外,整个冰河星系,不下八亿人,全随着星系地毁灭而毁灭了。冰河家族,现在已经成为了整个银河联盟的罪人。由于它们在临走时

    毁灭了整个冰河星系,造成了极大的宇宙能量波动,不但使冰河星系太阳爆炸,产生了庞大的能量,使正空间产生一个巨大的屏障,使我

    们的人无法追击。就连异空间,也产生了能量风暴,想从中穿越也成为了不可能。你来这里地时候没有发现异空间的变化么?”

    接踵而来的惊讶令天痕不禁站了起来,眼中寒光四射,他确实没想到,冰河家族做的居然这么绝,用八亿人的生命为代价阻止银河联

    盟对他们地追击,这一下,他们已经与银河联盟彻底决裂了。怪不得,怪不得他们要劫掠资源,而且不惜用毁灭的变化,原来在银河系发

    生了星系毁灭这样的大爆炸。幸好从方位看,紫幻她们离开的方向是距离爆炸源越来越远不会受到影响。

    平静着自己的心,天痕身上散发出一层冰冷的气息,“大长老,这件事您打算怎么处理?就任由他们逍遥法外么?”

    光明叹息一声,“冥教选择的这个时机太好了。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派出舰队,绕的远一些,躲开能量风暴向他们追击

    ,但是,现在恶魔族刚退,我们必须对整个银河联盟加强防御,大部分力量都要放在对平民的聚集上,哪儿,有那么多精力去兼顾他们呢?更何况,他们既然敢这样做,显然是早有预谋,所建造的秘密基地定然已不在银河系之中,宇宙如此之大,又让我们上哪里找?现在,

    银河联盟已经消耗不起了,每一个舰队都有自己的使命。坦白说,冰河系爆炸虽然使我们无法追击冰河家族,但也将那边的路径封死,恶

    魔族想进来也并不容易。以目前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暂时隐忍,等处理完恶魔族的事,恨不得元气后才能对冥教有所行动。天痕,我希

    望你不要因为自己的仇恨而冲动,你毕竟只有一个人。相信我,冥教不会永远那么轻松的。”

    天痕点了点头,道:“您说的对,它们不会永远那么轻松。脚盆族,果然是阴险毒辣的民族,他们的灭亡不会太久。”

    光明显然没想到天痕能够如此冷静的面对这件事,赞许的道:“天痕,你果然已经长大了。你爷爷他们已经返航,但由于异空间的变

    化,恐怕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你回来就好了,有空多帮帮百合吧,我让她在议会中给你安排一个重要的位置,有你辅佐她,议会处

    理些事情也能更容易一些。”

    天痕摇了摇头,道:“大长老,这是不可能的。我虽然喜欢百合,但在处理事情上,我和她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我不可能去迁就

    她的优柔寡断,因为一时的心软而造成更多的损失。这次我来见您,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想让您和百合好好谈谈,平民的调动必然会影

    响到某些人的利益,如果因为他们拖延时间,不知道有多大损失存在,处理这种事情必须要雷厉风行,一定不能迁就,否则,将来的问题

    会更大。百合我太了解了,她所用的,一定是怀柔政策,乱世需要重典,希望您在这方面能够多开导开导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不择手

    段的将所有资源聚集起来,用最短的时间尽量多制造出能够威胁到恶魔族的太阳能战舰。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简单处理。”

    光明执掌圣盟多年,又怎么会不明白天痕的意思呢?听了他的话不禁陷入思考之中,他同样了解百合,自然明白天痕所说正是百合最

    大的弱点。但是,百合是圣女,她善良的形象早已经在银河联盟的人们心中根深蒂固,如果真的要改变策略,甚至用某些血腥手段来达到

    目的,别说百合做不到,就算她做到了,恐怕对她今后的政治地位也会有很大影响,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一旦发生了,恐怕会很快传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