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圣盟艰难的告别

    深吸口气,光明向天痕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说的很对,但你也要为百合想想,如果她真的照你所说的这样做了,那么,对她今

    后会有多大的影响?这件事,我们必须要慎重考虑,否则,带来的负面影响不但百合无法承受,就是我们圣盟也会受到连累的。你要知道

    ,议会里的议员如果有半数以上对议长有不满的意见,是可以集体弹劾的。百合能够做上这个位置不容易,如果换了其他人,恐怕银河联

    盟的情况会更加糟糕。”

    天痕的语气变的冷硬了几分,“大长老,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难道权力真的那么重要么?人类的生死存亡就掌握在你们手上啊,你们

    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有效的措施,慎重考虑?再考虑下去,恐怕恶魔族就已经杀进来了。

    他的话已经说的极不客气,但光明却并没有发怒,出奇的平静,温和的看着天痕,道:“我想知道,如果现在是你坐在百合的这个位

    置上的,你会怎么做。”

    天痕毫不犹豫的道:“很简单,现在这个情况,分则必亡。首先,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秘密软禁所有上、下两议院成员,将所有军队

    掌握在自己手上。同时,不惜任何代价,将平民们用最快速度归扎到银河联盟核心的五十颗星球上。凡是有所反抗的,杀无赦,财产一律

    充公。在平民们安排好以后,将所有神级舰艇编队调回,分别驻扎在五十颗银河联盟星球

    附近,同时,单独开辟出十个星球作为工业生产之用。在恶魔族没有攻来之前,派遣小队战舰护卫运输舰,将原本属于银河联盟行政

    星上的资源调派到那十颗工业星球上进行工业制造,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制造出最多的太阳能战舰。在这样密集防御的情况下,我们剩余

    的九个神级舰艇编队就可以守望相助,再加上圣盟的实力。未必就不能与恶魔族一拼,至少短时间内恶魔族想攻破人类的防御也不是一件

    容易的事。高等的恶魔都是有智存在的,他们总不会拼着毁灭大量高等恶魔来吞噬人类地死亡气息吧。这些高等智慧生物只会做些自己有

    利的事。在现阶段人类没有更好抗衡恶魔族的办法前提下,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光明苦笑道:“确实,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五十颗星球少了些,留下一百颗星球,我们应该也能布下密集的防御阵型了。但是,这

    说的容易,做起来的难度却太大了。要舍弃那么多的东西又谈何容易?你应该也明白我们的难处。”

    天痕淡然一笑,道:“我当然明白圣盟的难处,所以,我说的这种方法,只是理论上能够实行而已。真正的做起来。难度太大了,光

    是调节剩余三大家族与议会之间的关系就成问题,中央集权,最先影响的就是三大家族。冥教到是精明得很,第一个先退出了战场。我想

    ,他们绝不会再来攻击银河联盟,只会窝在那秘密基地中高速发展科技,坐山观虎斗,等待一个好地时机再出来兴风作浪。现在,大多数

    平民们都没有遭遇到恶魔族的威胁。他们恐怕对议会的依赖还很大,如果一旦恶魔族攻入人类内部的话,恐怕他们的念头也会改变一些了。恶魔族拥有着穿越异空间的能力,您可要小心一些,不要被它们偷袭了才好。”

    光明其实也有着与天痕同样的想法。但由于顾虑太多,并没有顺着这方面想下去过,今天听天痕这么一说,如果说他不动心,那是不

    可能的,毕竟,他不是百合,虽然也会为人类着想,但看全局却要更多一些。

    天痕看着沉思中的光明,道:“大长老,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具体要如何,就要看您的了。说服百合并不容易,我只是希望在最关

    键的时刻,议会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以至于断送整个人类。我先走了。刚才上来前碰到了塞里大哥,我答应去看看彼得所长的。”

    光明眼中射出两道如同实质般的目光,“如果当初你没有走,现在的上议长是你,我做起事来就要轻松地多了。幸好你现在回来了,

    如果不是出了恶魔族的事,我真想立刻退下去,将圣盟这个大摊子交给你。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我吧,我把本盟事务逐渐交给你打理。”

    天痕看着光明温和的目光,心中暗叹,他确实有些不忍心拒绝这位长者,但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不拒绝,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权力虽然能令许多人趋之若骛,但是,对于自己来说,自由、不受任何限制才是最重要的。

    “大长老,对不起,我想,我不能留下来帮助您了。”

    光明愣了一下,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痕道:“我是说,我不能留下来帮助您处理圣盟事务,不久我就要离开地球。”

    光明这才完全反应过来,“天痕,你为什么会这样想,难道,你觉得圣盟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么?不要急着做决定,你应该知道,

    圣盟有多么需要你。难道,做整个圣盟的领导者对你就没有一点吸引力么?我知道,你或许是因为百合成为上议长的事在怪我,但是,你

    要明白,当时的情况我们必须要那样做,否则,就再没有机会了。如果百合没有成为议长,那么现在的情况会更糟,在原本议长的统治下

    ,银河联盟必将走向崩溃。”

    天痕道:“虽然在这件事上我并没有怪您什么,但是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会选百合?难道与圣盟合作的两大家族中就没有能够胜任的

    人才么?百合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啊!”

    光明叹息一声,道:“或许,这就是政治的因素吧,坦白说,之所以选择了百合,是因为圣女教的原因。或许。你还不知道圣女教拥

    有了多强大的实力,它们已经控制了太多东西,甚至可以与四大家族地任何一个抗衡,当时,我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刻派人进行了求证。

    竟然得知,这个圣女教就是百合以前帮助过的贫民组成的。由于他们出身贫贱,得到了百合的帮助拥有了一定的知识后,立刻开始发展壮

    大自己,以更好的帮助百合,他们没有普通人类的劣根性,极为团结,再加上不断地努力,终于有了后来的成就。在他们心中,百合就是

    仙子一般的存在。当我确定了圣女教能够控制上议院的席位后,就已经最终确定,由百合来做上议长的位置,这样,我们的机会才能最大。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换一个人,或许已经失败了,从现在冰河家族那边的形势看,上议长还是与冥教一直勾结着。你既

    然不是因为百合当上圣女而离开。那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你还没有从养父母和那些朋友的死中解脱悲伤么?孩子,眼光要看远一点,

    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死去的人已经去了。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天痕眼中仿佛有看到了马里和麦若死时的惨状,强烈的杀机从眼中一闪而过,“大长老,您不用再说了。我也不是因为这个而决定离

    开圣盟。或许是因为我本身太懒惰吧,对于权力虽然我也有欲望,但是,我更渴望得到自由,而不是像您这样一生都牵拌在圣盟,我很感

    谢这些年来您和圣盟的长辈们对我的教导,但是,我必须要离开。您还记得当初交给我的任务么?当初,您说希望我能够彻底折服黑暗三

    大势力,并带领他们与圣盟结合。现在,我可以告诉您,黑喑三大势力基本上已经在我的控制之中,他们需要我的领导,我相信,只要有

    我在一天,他们就绝不会乱来。所以,我必须要回到他们身边去。我只能答应您,在必要地时候,我一定会帮助圣盟逃脱灾难。但是,我

    要提醒您一下,我帮助的只是圣盟,而不是整个银河联盟。我没有百合那样的悲天悯人之心,我们都需要更好的生存下去,不是么?如果

    议会最后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来进行刚才我所说的对付恶魔族方法,或许我会毫不犹豫的帮助百合,但绝不是现在。”说到这里,天痕退后

    一步,恭敬地向光明大长老弯腰施礼,转身就向外走去。

    光明完全愣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天痕竟然会作出这样的决择,眼看着天痕一天天的成长起来,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竟然决定离开

    圣盟,这对于光明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打击。眼中光芒连闪,他犹豫着,到底用什么方法才能打动天痕呢?

    正在这时,当天痕刚刚走到门口时,门却开了,一个人没有敲门,直接走了进来,由于心神还沉浸在先前的话语中,连天痕在这个人

    出现之前都没有发现她。

    “天痕,你回来啦?”惊喜的声音响起,看上去依旧光彩照人的希拉一把抓住天痕的肩膀,美眸中满是激动之色。

    天痕一呆,“奶奶,我正想待会儿去看您呢。您,您还好么?”

    希拉上下大量着天痕,几年不见,自己这唯一的孙子显得又成熟了许多,虽然相貌依旧,但身上却流露出一丝风霜的气息,她原本对

    天痕的一丝责怪完全消失不见,“孩子,这几年在外面,你受苦了吧。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看到希拉的出现,光明大长老顿时心中一动,赶忙走上前,微笑道:“妹妹,你来找我有事么?”他并没有直接提起天痕要走的事。

    希拉微笑道:“本来是有事的,但现在还有什么能比我孙子回来更重要的事呢?大哥,你也是他的舅爷爷,怎么也不给天痕弄点吃的

    喝的东西。”

    光明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失笑道:“看我这记性,我这就叫人准备饮食。”

    天痕赶忙道:“大长老,不用了,我不饿。奶奶,既然您来了,那正好,我有事要告诉您。”他很聪明,看着光明的眼神,就知道他

    准备用亲情将自己留下。

    希拉看向天痕,惊讶的道:“什么事这么急?”

    天痕深吸口气缓缓跑倒在地,道:“奶奶,我要走了,我不能在您身边待奉您尽孝。”

    希拉全身剧震,看着天痕,微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刚回来就走么?现在只有爷爷奶奶是你的亲人,除了地球,你还能去哪

    里?现在地球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不允许你到处乱跑,留下来,这是奶奶对你的命令。

    天痕摇了摇头,道:“奶奶,希望您能让我自己选择自己要走的路,好么?您和爷爷的根都在圣盟,但是我不一样,我不想像舅爷爷

    似的,一生都为了一件事而耗费。我需要自由,当银河联盟有一天变得和平时,我希望能带着自己心爱的人到每一颗星球上去旅行,而不

    是做在圣盟的办公室中处理各种事务。奶奶,请您成全我吧。”

    希拉蹲下身躯,正视着天痕道:“孩子,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对圣盟的责任感么?你能有今天的成就,固然和你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但

    是,没有圣盟的帮助,你能够有现在的成就么?”

    天痕点了点头,道:“不错,没有圣盟的帮助,没有爷爷和几位长老的教导,天痕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但是,奶奶,因为圣盟的关系

    ,我的养父母已经死了,我的朋友也死了。难道我付出的不够么?”

    说到这里,他的情绪已经逐渐激动起来,“自从他们死了以后,我原本对权利的欲望就减低了很多。您应该也已经得到消息了,在这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先后帮助若西家族、比尔家族、立顿家族打退了恶魔族的入侵,并凭借自己的力量重创冰河舰队。可以说,这半个月以来,我几乎走到了银河联盟的四个完全相反的角落。我做这些,不是为了银河联盟,而是为了圣盟,我在还情,至

    少,现在为止,整个银河联盟已经平静下来,能有些未知的时间来做好准备了,这是我最后为圣盟做的事,我已经决定离开这里了,当然

    ,有空时我一定会回来看您和爷爷的。我不想成为被利用的工具,我只想做回我自己,做一个自由的人。”

    希拉这次是完全无语了,她没有想到天痕决心如此坚定,而且,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包含着浓厚的感情在其中,缓缓站起身,她叹息一

    声道:“孩子。你先站起来再说。”

    天痕抬头看向自己的奶奶,只见希拉眼中已经没有了愤怒的光芒,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希拉抬头看着身材挺拔的孙子,温柔

    的替他整理着有些褶皱的制服,道:“孩子,其实我没有权利要求你做什么,我没有,你爷爷也没有。当初,你父母结合的时候,遭到了

    你爷爷强烈的反对,致使他们私奔出走,虽然我一直怪你爷爷,但我同样有错,如果我能坚定的站在摩奥那边,又怎么会发生后来的事呢?你父母死了,死在冥教的剧毒之下,而你就在出生不久后,被他们送走。如果不是你的养父母收留了你,恐怕我们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生不如养,你从小到大,受的苦我们虽然看不到,但我们的心却能感受的到。我们虽然是你的爷爷、奶奶,但是,与你之间却并没有多

    么深厚的感情,我们从来都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你走吧,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奶奶尊重你的选择。你说的对,继续留下圣盟

    中,你也会像大哥那样,终日操劳。虽然那会带给你权利和地位,但是,却又怎么会幸福呢?你比大哥看的透,比我和摩尔也看的透,你

    的决定是正确的,奶奶支持你。”说到这里,泪水顺着希拉的脸庞流淌而下。她拉住天痕的手,眼中充满了不舍。天痕的话打动了她,她

    知道天痕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从幸福的角度考虑,自由是最重要的事。没有任何责任压在肩膀上,才能真正的去享受生活。

    天痕再一次跪倒在希拉面前,希拉对他的爱,是绝对无私的,现在这个时候,他反到有些下不定决心离开了。犹豫的道:“奶奶,天

    痕不孝,我,我……”

    希拉将天痕拉起来,道:“什么都不要说了,现在就走吧。否则,我可能会改变主意。记住你刚才说的,有空多回来看看爷爷、奶奶。你真的很像你爷爷,同样喜欢着自由。或许,等一切都结束时,我和你爷爷也会放弃现在的一切去找你吧。等你找到自己可以停留了的

    地方时,给我们打个卫星电话,告诉我们你的下落。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天痕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的泪水落下来,“奶奶,我会的,我一定会的。等处理好一切,我一定第一时间联系您和爷爷。我,我走了。”说完,他义无反顾的走出了房间,再也没有回头,这次的离开,代表着,他真正的脱离了圣盟。

    天痕走了,希拉的身体像失去了支持一般,向前走了几步,经过光明的身体,坐倒在沙发上,泪水不断的涌出,虽然天痕刚刚离开,

    但她的心却已经充满了思念。

    光明有些苦涩的道:“真的就让他这样走了么?妹妹,你应该知道天痕现在对圣盟,甚至整个银河联盟有多么重要,单是他手里掌握

    的黑暗三大势力,就比冰河家族还要强大的多了。如果他能辅佐百合,或许……”

    “够了。”希拉厉声阻止兄长再说下去,“大哥,你的脑子里只有圣盟,你有没有为天痕想过,他不像百合,百合是心甘情愿为了自

    己的愿望而付出一切的。而天痕却希望得到幸福的生活,他的选择没有错,他是我的孙子,我不希望他像你一样。”

    光明眼中光芒连闪,冷声道:“我不但是为了圣盟,也是为了整个人类。”

    希拉丝毫不让的与他对视着,道:“但你却不是救世主。天痕也不是,今后人类会如何,绝不是一个人所能改变的。少天痕一个又能

    如何。只要他幸福,我支持他的一切决定。”

    刹那间,光明显得似乎苍老了几分,仰天长叹一声,道:“算了,你出去吧。我不想和你争。妹妹,一个人的力量虽然渺小,但是,

    一个超越了守望者级别的异能者却不是。他甚至可以改变一切。更何况,现在只有他才能控制黑暗中的势力。”

    希拉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她停下来,背对着光明道:“大哥,放过天痕吧,你应该知道他的脾气,他对

    圣盟是有感情的,关键时刻,他一定会出现。”丢下这句话,希拉也走了。

    光明宽阔的办公室内,只剩下他自己孤独的一个人,看着周围的空旷,他快步走到桌子前,按动了通讯器,“给我接上议院议长办公

    室。”

    ……

    天痕乘坐着音速电梯,直接向地底深处的圣盟研究所而去,上次罗丝·菲尔给他的生物电脑虽然是临时的,但也有着相当于长老的权

    限。凭借着生物电脑,他顺利的来到研究所第一层。

    走下音速电梯,看着面前狭小的房间,一切都没有变,这里是需要密码才能进入的。还记得第一次来这里时。是为了打一个卫星电话

    给父母。在打电话的房间中,他与紫幻第一次相遇。爸、妈,你们要还活着该多好。

    启动掌心的生物电脑。“塞里大哥,我已经到了研究所一层,你来接我一下吧。”

    塞里的声音通过天痕的生物电脑传入天痕的神经,“你倒是挺快的,我马上过来,你等一下。”

    一会儿的工夫,面前的金属墙向两边开启,身材矮胖的塞里此时已经换上了白色的制服,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走吧。我的好兄弟

    ,彼得老师已经等你半天了。”

    时隔几年后重新来到这个自己熟悉的地方,天痕下意识的向四周看去,研究员们显得更加忙碌了。各种仪器传来的能量波动不断刺激

    天痕自身散发的领域,使他感觉到或平静,或狂躁,或危险的气息。

    自从宇宙气达到第七阶段以来,天痕的能力有了质的飞跃,已经不需要刻意去催动,身体周围就会产生一个自然的领域。这个领域可

    以使他更好的感应周围一切,尤其使对大自然的感受,任何能量气息或者生命气息一触动他的领域,都会被他轻易的感应出来。

    在塞里的带领下,他们很快来到了研究所深处。塞里将他带到一个宽阔的房间中,彼得所长出奇的没有在研究什么,做在房间的沙发

    上,看天痕来了,向他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示意他坐下。

    彼得看上去明显显得苍老了几分,过度的研究使他的脑细胞比普通人消耗的要大得多。虽然最新科技的运用始终让他维持着身体机能

    ,但从他身上,天痕却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丝危机。自然领域在他刻意的催动下,覆盖了彼得的身体,当天痕感觉到什么时,眼中不由的

    流露出一丝惊慌之色。

    彼得看着天痕,微微一笑,道:“你已经感觉到了么?”

    天痕点了点头。

    彼得向一旁的塞里道:“你先出去忙吧。我和天痕有些话要说。谁也不许打扰我们。”

    塞里在彼得面前可不敢有丝毫放肆,即使他已经是研究所的副所长也是如此。答应一声,缓缓退了出去。

    塞里刚一出门,天痕就忍不住向彼得道:“彼得所长,您的生命力怎么会微弱道如此程度?”

    彼得微微一笑,道:“你比以前成熟了,没有在塞里面前问出这个问题,否则,这个消息传出去,恐怕会很不妙啊!我现在的身体状

    况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了。我的生命力已经几乎枯竭,这几年以来,一直是依靠药物维持着.“

    天痕心头一沉,他对彼得是非常尊敬的,并不仅是因为紫幻的事,彼得这一生,可以说完全给了研究事业,这种精神,天痕自问做不

    到,“所长,您的身体既然已经到了这种情况,为什么不使用蜕变术改变细胞活力,获得更强的生命力呢?”

    彼得淡然一笑,道:“你觉得以我现在的状况还可以使用蜕变术么?生命力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或许你不相信,我已经有十多年没

    有睡过觉了。别人的工作最多事十二个小时,但我却是二十四个小时。研究虽然要看天分,但没有努力又怎么行?多年以来对精神的透支

    ,使我终于接近了崩溃的边缘,现在就使因为塞里还无法挑起大梁,我才拼命抑制着不让自己死去。如果没又这根弦绷着,恐怕早在三年

    前,我就已经离世了。”

    天痕笑了,看着彼得道:“您这样坚持下去,恐怕用不了你一年,不论您的一直多么坚定,仍旧会直接脑死亡的。上天没有抛弃您,

    在您最需要的时候,将我送到了您的身边。彼得老师,只要有我在,您就死不了。”

    彼得愣了一下,惊讶的看着天痕道:“你?”

    天痕微微一笑,道:“您是搞科研的,应该知道与蜕变术齐名的宇宙气吧。当宇宙气体达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夺天地之造化。虽然我

    不能会长生不老,但以我现在的能力,帮您延寿还是没问题的。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等一下。”彼得阻止了天痕。“天痕,我对宇宙气也算比较了解。据我所知,就算你达到了第六阶段,可以化身万物,恐怕也无法

    解决我现在的问题。我反正也要死了,就算给你做个试验也无所谓,但是,我有些事还要问你,你倒也不急在一时。”

    天痕微笑道:“也对。您一定事要问紫幻的事情吧。她现在好得很,已经和蓝蓝一起去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了。您不是外人,我也

    不瞒着您,飞鸟星系目前就是我们的家。”

    彼得笑了,听到紫幻的名字,他那看上去昏黄的双眼不禁露出慈祥的光芒,“天痕,谢谢你,当初我交给你的任务,你完成的很好。

    我已经看过你和蓝蓝、紫幻对付恶魔族的录象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紫幻应该有什么奇遇吧。”

    天痕颔首道:“是的,我们去过玄玄星,就是在那里……”当下,他将与紫幻在一起的事情说给彼得听,连一些小事都没有放过。彼

    得听着天痕的讲解,就像一个小孩子似的,不时流露出兴奋的目光,津津有味,一点也没有发觉,时间正在不知不觉的度过。

    “……,我这次来地球,第一是为了圣盟以后的决策,我已经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光明大长老了。另外一个,就是替紫幻看看您。从您

    这里离开后,我就要走了,回飞鸟星去,除非议会真的决定采用我的提议,否则,我想今后我都不会轻易回来了。您和我爷爷、奶奶一样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