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病源的引发

    星剑深深地看了百合一眼,道:“还需要数月的时间,毕竟,太阳能战舰的制作极为复杂,尤其是那太阳能储存器,必须制作精密,不能有一点疏忽。否则,就算提前制造出来了,也只能起到反效果。不过,现在比尔家族的太阳能战舰已经成型了,可以投入到战斗之中。”

    百合欣慰地道:“好,比尔家族那边有了太阳能战舰,防御起来就容易得多了。我们这边还有立顿家族那么也要加紧。”

    星剑道:“百合,你最近休息的太少了。暂时我们的军事力量已经进入了正轨,我看,你英国公休息休息今天有一场玛瑞·露的演唱会,在空中大竞技场举行,我们也去看看,如何?”

    百合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我现在实在没心情欣赏。你带思雅去吧。她这些日子也累的够戗。”

    星剑有些冲动地道:“如果是天痕邀请你,你一定会去吧。”

    百合全身一震,眼中射出两道凌厉地光芒,“立顿行政官,注意你地言辞。”

    话一出口,星剑就后悔了,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是我失礼了。却是,在各方面我都比不上天痕。”

    百合叹息道:“星剑大哥,这不是比得上比不上的问题,我和天痕之间的感情是别人无法理解的,虽然,我与他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与你在一起多,但是,在我心中没有人能代替他的地位,即使他现在是一名乞丐也是一样。更何况,以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你认为我有谈感情的权力么?别为我荒废了你的青春。”

    星剑笑了,“我们有些地方是一样的。在我心中,也没有人能代替你的地位。你放心,刚才那样的话我一定不会再说了。天痕有句话说的很对,乱世需用重典,关于那些平民迁移的事。你再多考虑考虑吧。我先走了。”

    星剑走了,办公室中重新恢复了宁静,百合站起身,走到背后明亮的落地玻璃前看着外面,喃喃的道:“天痕,你知道么?我现在好累。”

    飞鸟星。蓝蓝、紫幻、罗迦和梅丽丝同时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这些天,她们一直在联手修炼,蓝蓝与紫幻、罗迦与梅丽丝,她们两对的异能都有彼此相通的地方。联手修炼状态下,效果比自己单独修炼要好得多。尤其是紫幻与蓝蓝,她们不需要吸收外界的能量,只是不断开启自己所接受的传承之力就足够了,进步是明显的,但是,她们的心却是焦急的。

    梅丽丝站起身,道:“我看,暂时我们不要在刻意修炼了。主人没有回来,大家的心都有些乱,再修炼下去,万一走火入魔,就麻烦了。”

    蓝蓝点了点头,心中升起强烈的思念,“天痕也真是的,怎么还不回来。难道他真的出事了么?”

    罗迦想了想,道:“要不,我再探测一次他的灵魂之力,我隐隐感觉到,他的精神力似乎已经可以沟通了。”

    梅丽丝道:“不行。上次探测险些使你的能力无法恢复,不能再探测了,一旦你的灵魂之石破碎,对你自身的伤害会非常大,既然你说已经有了精神的联系,或许,主人应该快回来了吧。”

    罗迦苦笑道:“精神联系是虚无缥缈的,我也拿不准他到底在什么地方。真不明白,天痕大哥怎么会跑到黑暗星系去了。感觉上,那个地方距离我们很遥远啊!蓝蓝姐,你不是说天痕准备去明黄星魔神殿的么?”

    蓝蓝哼了一声的,道:“谁知道他怎么又改变主意了,把我们先骗回来,肯定自己又去什么危险的地方了。等他回来,我们都不理他。”

    紫幻嘻嘻一笑,道:“恐怕到时候最先忍不住的就是你了。看到天痕回来,你还不先纵身怀中。”说着,还做出一个投身蓝蓝怀中的样子。自从跟天痕离开了地球以后,紫幻的性格逐渐变得开朗了,尤其是这两个月与蓝蓝三女在飞鸟星上,没有人把她当成外人,相处的极为融洽。

    蓝蓝搔向紫幻的腰间,“让你取笑我,让你取笑我。”两人嬉笑打闹着,使房间中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许多。

    正在这时,罗迦突然全身一僵,眼中的光芒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梅丽丝此时目光落在蓝蓝和紫幻身上,她们谁都没有注意到。

    “好了,好了,不闹了。”蓝蓝喘息着抓住紫幻的双手,“罗迦,我饿了,吃些东西吧。”

    罗迦微微一笑,道:“好啊!我让他们安排。”走到桌子前通过通讯器让下属准备了食物,同时吩咐手下把孤超长老找来。

    一会儿的工夫,孤超和一名黑暗祭祀一起到来,那名黑暗祭祀推了一个小车进来,上面摆放着各种美味的食物。蓝蓝、紫幻和梅丽丝知道罗迦有事要问孤超,先去吃东西了。罗迦将孤超叫到办公桌前,问道:“长老,我们修炼这几天没有事情发生吧。”

    孤超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道:“灵魂祭祀大人,您可出关了,这几天出了几件事,我们的人与德库拉家族和黑暗议会起了冲突,我正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呢。”

    罗迦眼中精光一闪,道:“您坐吧,出了什么事,慢慢说。”

    孤超道:“事情本不大,黑暗之王曾经下过命令,吩咐我们黑暗三大势力不可再有卑劣的举动。但是,黑暗议会和德库拉家族的人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竟然调戏我们若西家族的女兵。您也知道,以他们的实力,那些女兵怎么可能抗衡。有三名女兵被奸污了。”

    “什么?”罗迦拍案而起,手掌拍桌子的声音使那边的三女吓了一跳,目光都转了过来,惊讶的看着她。

    罗迦强忍怒气,道:“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孤超道:“现在正是非常时刻。我自然不敢徇私。命手下人将那几个闹事的人抓了起来,他们一共是六个人,三名黑暗议会成员,还有三个是德库拉家族的,其中有一个是子爵级别的吸血鬼。有黑暗之王的命令在。我自然不会轻饶他们,正准备当众处理时,德库拉十三世却来了,他问清了事情后。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向我们动手,不但强行抢走了那几个人,还打伤了我们几名祭祀长老。您也知道,本族中除了您以外,没人是他的对手,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平安离去。这件事在士兵中引起了公愤。如果再不快些处理,恐怕……”

    罗迦沉声道:“我知道了。德库拉十三世并不是不明理的人,怎么会这么做呢?你去把他和黑暗议长都找来。就说我有话要问他们。”

    孤超恭敬的施礼道:“是,灵魂祭祀。”说完,转身而去。

    罗迦用手敲着桌子,沉思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蓝蓝、紫幻和梅丽丝围了上来,罗迦向梅丽丝问道:“梅丽丝姐姐,你对德库拉十三世有多少了解?”

    梅丽丝愣了一下,道:“没什么了解,我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闭关修炼了。我只知道。他是我们德库拉家族中一位很有名的前辈,他那次闭关是为了抗衡血继病毒的发作。说起来,我到是真佩服他,以他闭关时那种年纪,血继病毒发作起来是非常厉害的,没想到,他不但能扛过去,能力还大幅度的提升了。据我们德库拉家族的资料记载。德库拉十三世虽然血统纯正,但本身天赋并不算很好,只是一直依附于家族最大的派系,才能平静度日,活到那么大年纪。多年的苦修终于将他送上了黑暗异能者的颠峰。”

    罗迦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咱们继续吃东西吧,刚才的事我会处理好的。”说着,带头走到餐车前,拿起一块面包,一点一点的撕着吃。三女也跟了过来,蓝蓝道:“这种奸污妇女的行为最该杀,罗迦,你可不能对那些人留情,就是德库拉十三世也要给他点颜色看看,竟然敢违背天痕的命令,这老家伙看来还是有所图谋的。”

    罗迦噗嗤一笑,道:“蓝蓝姐,你刚才不是还说天痕回来都不理他的么?现在怎么又向着他了?”

    蓝蓝俏脸一红,嗔道:“难道你不向着他么?我记得不错的话,你应该最向着他才对吧。老天痕大哥天痕大哥的喊着。”

    罗迦泰然自若道:“你们都比我大,要让着我,我叫他天痕大哥也没错啊!蓝蓝,我听说天痕大哥已经向你求婚了哦。给我们讲讲你和他之间的事吧。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蓝蓝绝美的娇颜上流露出羞涩的红色,眼波流转间,仿佛又想起了自己与天痕之间的种种,“我们认识也有不少年了。在咱们之中,我应该是第一个与他认识的吧。说来你们不信,我第一次认识他时好笑极了,那时候,他刚刚失恋,一个跑到洒吧里买醉,看他那样子,根本就不会喝酒。还点了最烈的梦幻碧绿,一喝就是好几杯。你们知道他喝醉了以后喊什么?”

    蓝蓝低笑着道:“他高声大喊着,我不是阳痿。”

    “什么?”罗迦三女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蓝蓝,渐渐的三女眼中笑意流露,四女同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一时间整个房间中充满了欢乐的笑声。

    梅丽丝捂着笑疼了的肚子,喘息着问道:“主人,主人怎么会那么说啊!”

    蓝蓝笑道:“还不是被他以前那个女朋友刺激的。他对以前那个女朋友太好了,连手都不碰人家一下,结果,人家就说他是阳痿了。”

    紫幻吃吃笑道:“他那时候真的是么?”

    蓝蓝不怀好意的道:“这个你们应该比我要清楚才对吧。如果我记得不错,你们都应该与他……”

    紫幻脸色大红,“讨厌拉,蓝蓝,等天痕回来,我们一定怂恿他先把你正法再说。”

    梅丽丝媚态必露,嘻嘻笑道:“这恐怕是蓝蓝最希望的吧。蓝蓝,要不要姐姐教你几招降夫术,保证主人离不开你。”

    蓝蓝捂着红的发烫的脸道:“不来了,你们都取笑我,有降夫术你自己为什么不用?”

    梅丽丝笑道:“他是我的主人,我自然不能用了。不过,我倒可以教给你们,怎么样,想学就拜我为师吧。我保证教会你们。俗话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虽然主人不是常人,但对这方面的需求也不会少哦。”

    蓝蓝和紫幻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意动了,只是谁也不好意思先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正在这时,罗迦脸色一肃,道:“德库拉十三世来了。”其他三女一听,赶忙收敛笑容,坐在一旁继续吃她们的美味。

    门开,孤超带着德库拉十三世和黑暗议长走了进来,德库拉十三世神态自若,而黑暗议长眼中则不时闪过一丝忧虑的光芒。

    罗迦走到他们面前,平静的道:“德库拉十三世、黑暗议长,我想,你们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吧。”

    德库拉十三世状做惊讶的看着罗迦,道:“灵魂祭祀,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事需要我们向你解释呢?”

    罗迦冷哼一声,整个灵魂塔尖似乎都随之震颤了一下,“明人不说暗话,你们也都是一方霸主,没必要遮掩了吧。交出奸污女兵的元凶,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告诉天痕大哥。德库拉十三世,你也说过,合则两利,分则两弊,现在为什么带头挑事。”

    德库拉十三世哼了一声,道:“合则两利不错,但那是指在我的领异下。像现在这样,连我们黑暗一脉最根本的特性都要约束,我们不如去做正人君子了。罗迦,不要以为上次你赢了我就可以在我面前嚣张。”

    罗迦微微一笑,道:“是这样么?你不要忘记,你对天痕大哥发下了灵魂臣服·之誓,对于他的命令,绝对不能违抗。”

    德库拉十三世点了点头,道:“不错,灵魂臣服·之誓可以约束我们,但是,那要在黑暗之王的命令下,你这丫头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束我们。这次的事都已经发生了,我绝不会把手下交出来,黑暗议长也不会。你看着办吧。”

    罗迦淡然一笑,道:“是这样么?那你就别怪我要使用武力了。孤超,带路,我们到德库拉家族和黑暗议会的驻地走一趟。”

    德库拉十三世身体一横,挡在罗迦面前,道:“你要干什么?”

    罗迦冷哼一声,既然你要包庇下属,那就由我来替你解决好了。让开。“抬手一掌,直接向德库拉十三世拍去。

    德库拉十三世眼中闪过一道暗蓝色的光芒,抬手一掌迎上,砰的一声,逻迦的身体竟然被震的倒飞而回,重重的撞击在后面的墙壁上,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吃惊的看着德库拉十世,“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这,这不可能?”

    德库拉十三世狞笑一声,“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我的使命也差不多完成了,没必要再和你们敷衍下去。还有你们三个丫头,一起来吧。让我看看。水神、冰神的力量你们领悟了多少。”

    蓝蓝、紫幻和梅丽丝同时脸色大变,罗迦的实力她们再了解不过了,虽然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但也不应该被德库拉十三世一击重创,看她的样子。似乎很难再有战斗的力量了。三女身形一闪,梅丽丝后退护住罗迦,蓝蓝和紫幻身上同时穿上了自己所属的套装。蓝、白两色光芒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挡在德库拉十三世面前。

    孤超看到罗迦被震飞。吃惊的呆了一下,但他很快就作出反应,聪明的没有去招惹德库拉十三世,飞快退到罗迦那边,手腕一翻,多了有一根权杖。厉声道:“德库拉十三世,你想反叛黑暗之王么?”

    德库拉十三世冷笑一声,“反叛?我从来都没有向他真心臣服过,谈得上什么反叛。你们那什么黑暗之王算什么东西,还有你们几个丫头,真的以为能够与我抗衡么?今天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真正的实力。”全身一震,骤然涨大一圈。将外衣撑破,一层如同扇贝般甲叶密接而成的厚实蓝色甲胄出现在他身上,强大的气息充斥在整个房间中,蓝蓝和紫幻脸色同时一变,举起冰雪女神之矛和阿拉姆司神杖才勉强抗衡住德库拉十三世陡然大增的气势。

    梅丽丝惊愕的道:“这不是黑暗异能。你,你难道不是德库拉十三世?”

    德库拉十三世冷笑一声:“至于我的身份,你们没必要知道,因为,今天你们谁也不能离开这里。死人又何必知道太多呢?本来,我不想这么快动手的,我想看看,你们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存在。但是,天痕那小子一直都没有回来,我想,还是先把你们收拾了再说。那些可恶的史前生物们传承的力量只要被毁灭的不留下一丝痕迹,我到要看看,人类还有什么可倚仗的。放心,我会成全你们的,等你们下了地狱后,只要天痕那小子回来,我一定会让他追随他们而去。还想与我抗衡么?我劝你们别做梦了,以你们的实力,就算加上天痕也没有任何作用。”

    罗迦咳出一口鲜血,“这么说,你不是恶魔族派到人类的奸细,就是冥教的人了。真正的德库拉十三世在哪里?”

    德库拉十三世淡然道:“你们不用猜了,真正的德库拉十三世早就死了,你以为他能够逃脱血继病毒的发作么?下地狱去问我是谁吧。”暗蓝色的光芒骤然大盛,德库拉十三世眼中流露出慑人的寒光,向黑暗议长一挥手,道:“如果不想你女儿死,就立刻动手。”

    黑暗议长面露犹豫之色,喃喃地道:“可是,可是我身上有灵魂·臣服之誓的约束,万一天痕回来了,恐怕……”

    德库拉十三世冷声道:“这么说,你女儿的命没有你的命值线了?那好,我现在就夺她性命,然后再杀了你,本来想收一个手下,看来,是用不着了。”大手在空中一挥,带起一道扭曲的光芒,光芒闪烁中,一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手一紧,抓住那人影的咽喉,影子渐渐清晰起来,正是黑暗议长的女儿浮儿,浮儿脸色苍白,在德库拉十三世掌握中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眼中流露着凄然之色,目光落在黑暗议长身上,嘴唇嗡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偏偏发不出一丝声音。在场众人谁都知道,只要德库拉十三世手一紧,浮儿的生命即将报销。

    “不——要——。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女儿,我听你的就是了。”一向阴沉的黑暗议长,当女儿的生命面临威胁时,他再也顾不得许多,他这一生作恶多端,当初陷害自己的亲弟弟末世,才坐上了黑暗议长的位置,但是,所谓虎毒不食子,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当女儿的生命面临威胁时,他终于放下了一切,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慈祥的光芒一闪而过,飘身而起,黑色气息四散,紫色的地狱魔火出现在手上,直接扑向了蓝蓝和紫幻。德库拉十三世眼中阴光连闪,流露出一丝得意的光芒,这一切早已经在他的算计之中。

    如果是以前,蓝蓝和紫幻面对黑暗议长绝不会留情。但是,刚才他眼中流露出的慈父光芒已经证明了许多,她们真的能下的去手么?蓝、白两色光芒升起,房间内地温度急剧下降,紫幻手中冰雪女神之矛前指,凭借着精纯的气机锁定黑暗议长。地狱魔火在那极冻寒气的作用下顿时弱了几分,黑暗议长漂浮在空中的身体微微一滞,大吼道:“噬血。”双目瞬间变成了血红色,全身腾起强烈的紫色火焰。他毕竟也是超过七十级的黑暗异能者,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眼中魔光电射,双手向前虚按,十道紫色光柱电射而出,分袭蓝蓝和紫幻。

    就在蓝蓝和紫幻同时抵挡黑暗议长的攻击时。德库拉十三世的身体突然凭空消失了,只听梅丽丝惊呼一声,房间中黑暗能量大放,梅丽丝的身体凭空挪移出三米之外,德库拉十三世出现在她刚才的位置上,探手就向罗迦抓去。梅丽丝怒吼一声,血红色的魔雾澎湃而出。全力向德库拉十三世攻去,此时罗迦正处于最虚弱的状态,一旦被德库拉十三世得手,恐怕性命堪忧。

    德库拉十三世连看都没看梅丽丝一眼,左手抬起。将浮儿的身体挡在侧面,右手去势不变,掌心内凹,强大的吸引力顿时将罗迦扯向他。

    浮儿在梅丽丝庞大的气势压迫下,虽然还没有被能量攻到,但在压迫力中也不禁七窍出血,实力毕竟相差的太多了,如果她真的被梅丽丝攻到,就处一百个浮儿,也不可能存活。梅丽丝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与浮儿的命比起来,逻迦显然重要的多,为了救罗迦,她也顾不了许多了,攻击之势不变,只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对德库拉十三世造成打击。罗迦的身体被德库拉十三世吸到身前之时,正是梅丽丝攻上浮儿身体之际,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蓝蓝、紫幻正和黑暗议长对峙,都来不及出手干涉这边突然发生地情况,眼看浮儿即将香削玉陨,罗迦也将落入德库拉十三世手中,正在这里,异变突然发生了。罗迦的身体在即将进入德库拉十三世的掌握时,突然奇异的一扭,一道黑影从她的身体中分了出来,向德库拉十三世冲去,而罗迦自己则摆脱了那股吸力,直接撞向梅丽丝。

    罗迦比梅丽丝的能力自然要强上几分,但是,由于她后发动攻击,能量没有来得及完全凝聚,致使能量减低了几分,此消彼长之际,两人的能力持平,到了她们这种程度,能量凝而不散,在能量完全相等的情况下,否极泰来的奇异情况出来了,红色与黑色的能量在窜相互抵消,罗迦在空中一个翻身,向浮儿扑去,而此时,德库拉十三世发出一声惊天怒吼,身体如同炮弹一般反弹而回,他的手再也抓不住浮儿的身体,整个人重重的撞击在房间一旁的墙壁上,灵魂塔尖的建造确实坚实,虽然他整个身体都陷入了墙壁之中,但却并没有撞穿出去。

    浮儿落在了罗迦手中,罗迦黑暗议长大喝道:“住手吧,你女儿已经没事了。”

    黑暗议长刚才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他与蓝蓝、紫幻动手本就不是发自本心,此时一见女儿没事顿时大喜,刚要说什么,却看清了震飞德库拉十三世的那道黑影,飘身后退,全身微微颤抖着,“黑暗之王。”

    是的,那道黑影正是天痕,他没有去看黑暗议长,气机完全锁定在陷入墙壁中的德库拉十三世身上,淡然道:“黑暗议长,你不用多说了,今天的事不怪你,现在你应该知道站在哪一边了,你女儿就先留在罗迦那里,你应该知道,这样对她来说会更安全。”

    黑暗议长一听天痕不怪自己,顿时心中大喜,赶忙道:“多谢黑暗之王,我全是被德库拉十三逼的啊!您放心,我永远是您忠心的手下。”

    冷静的看着德库拉十三世,冷然道:“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么?恶魔王。”

    德库拉十三世重新站在地面上,嘴角处流淌出一丝深蓝色的血液,他的表情有些僵硬,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显示出大将之风,沉声道:“我只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会恰好在这里出现?看样子,灵魂祭祀刚才的伤也是假装的了,这么说,你早就识破了我的身份。”

    天痕摇了摇头,道:“不,并不是识破,只是怀疑而已。在我回来之前,有人告诉我说,让我对你多注意一些,因为,真正的德库拉十三世绝不可能抗衡血继病毒,很有可能早已经死了。这个判断显然是正确的。所以,我回来以后并没有直接出现,而是将自己的能量隐藏在罗迦体内,与她暂时共用一个身体。而引起士兵们骚乱这件事恰好把你推了出来,本来,就算知道你是奸细,我也不打算立刻揭露的。但你既然忍不住动手,那我也乐得奉陪。你身上散发的死亡能量气息已经泄露了你的身份,看来,恶魔族还真是能忍啊!你来到人类世界的时间应该已经不短了吧,银河联盟中的情况,也应该都是你发给恶魔族的,怪不得它们在战斗中飘忽不定,只是从四周进攻,想来,那些都只是试探而已。”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