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魔神殿我来了

    在索斯丁的拉扯下,天痕同他一起向圣盟在这里的那个简易基地走去,一边走着,索斯丁个天痕介绍,同他一起的异能者是新来的空间异能者,就像当初的天痕似的,他的能力还不到十级,只是初级空间异能者而已。“索大哥,不瞒你说,我这次来还真的有事,现在魔神殿那边由谁负责呢?”

    索斯丁道:“魔神殿和以前一样,摩尔老师不在,现在还是由迪龙和容容两位审判者负责。天痕,听说你小了就是摩乐老师的亲孙子,这是不是真的?”

    天痕点了点头,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自己身世的,真没想到,当初你给我讲的故事中,我竟然也是主人公之一。”

    索斯丁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太好了,太好了。这下摩亚那小子可惨了。”

    天痕一楞,道:“摩亚大哥怎么了?”

    索斯丁笑道:“他和我打赌,说你不可能是摩乐老师的孙子,说你比摩尔老师帅的多,和我足足赌了十瓶陈酿二十年以上的好酒,这下子,恐怕他半年的薪水都要拿出来了。”

    天痕笑道:“好啊!索大哥,你竟然拿我打赌,这十瓶酒,你怎么也要分我一半才行。”

    一边说笑着,他们很快来到了简易基地,大多数留在这里的空间异能者都去魔神殿那边守卫了,此时基地中并没有其他人。

    天痕一口气将一瓶美酒灌入腹中,索斯丁装做心疼似的道:“哇,我说兄弟,你这么喝不是浪费么?慢点慢点,老哥哥收藏有限,禁不住你这么折腾。”

    天痕眼中流露出深厚的感情。“索大哥,不,其实按照辈分来算,我应该叫您索叔叔才对人,您对我和风远的恩情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次我回来,是想进入魔神殿试练,看看能不能从中发现什么对付恶魔族的东西,时间有限。我就不多陪您了。等以后人类没了威胁,我一定与您喝个痛快。”

    索斯丁先是楞了一下,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失落,轻叹一声,道:“是啊!你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了,正事要紧,走,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看着索斯丁,天痕心中一动。双手一引,飘然印上了他地胸膛。以索斯丁的能力根本不可能闪躲的开,白色的光芒瞬间包裹住他的身体,温和的气息带着无比强大的生命力席卷着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一旁地那名操纵者以为天痕要对索斯丁不利,刚要冲上来,却感觉到全身一震,顿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他也是空间异能者,自己能感受到这是空间异能的威力,而且是他永远无法企及的实力。

    白光,足足持续了十分钟才消失,天津的身体也伴随着这白色的光芒而去。

    索斯丁看上去明显年轻了许多,皮肤上的皱纹消失了,他的神情显得有些呆滞,似乎刚刚经历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年轻地操纵者重新恢复了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迫不及待的问道:“索老师,刚才是怎么了?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索斯丁喃喃的道:“他是天痕。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审判者,最有天份的异能者,他给予我的太多了。你知道么?就在刚才这短短十分钟地时间,他帮助我将宇宙气整整提升了一个阶段。”

    “一个阶段……”

    事实上,连天痕自己也没想到能起到如此好的效果,一个阶段对于任何人来说者是极为可贵的。当他用自己的宇宙气包裹住索斯丁的身体时,天人合一的境界令他与整个梦幻森林蓬勃的生机联合在一起。正是在这生机的牵引下,他才做到了这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淡淡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在周围地绿树环抱中,一个直径仅有两米的洞穴就在他身前不远处,强大的吸力仿佛在召唤着他的身体。似乎在向他诉说着什么,恒古久远的年代之后,这深不见底的洞窟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身影终于完全清晰了,袭白色的长衫穿在他身上,仿佛来自远古之时一般,黑色地长发披散在背后,无形的气息使他仿佛融入了这美丽的大森林一般,站在那里,他就像一株树,一根草,摇曳的身姿似乎在随风轻摆,他的出现是那么突然,却毫不突兀,仿佛他本就应该站在那里似地。

    淡淡的笑容流露在这年轻人英俊的面庞上,“魔神殿,我又来了。你是不是正在等我呢?”

    “什么人?”直到此时,原本守护在周围的异能者们才发现了这不速之客。十余道身影闪烁间已经围在洞窟周围,无形的气势使周围的草木为之退却,空气仿佛扭曲了一般,一股股强大的接收机紧锁在这刚出现的人身上。

    白衣人右手轻挥,所有的气势都消失了,一切重新恢复了平静,草木重新舒展着它们的腰肢,挺直了自己的躯干,在风的吹拂下,它们发出欢快的声响,似乎从死亡中走出般愉悦的诉说着什么。

    白衣人缓缓玩腰行礼,“各位好,数年不见,大家不认识我了么?我是天痕。”

    异能者们为首的一男一女走了出来,他们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这年轻的男子,就在刚才,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身上所散发的气势竟然就那么消失了,甚至连异能的锁定也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似的,这是前所未有的经历,警惕性大大长升高的他们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年轻人。

    那男性异能者惊呼道:“天痕,真的是天痕。”

    天痕飘身到众异能身前,“迪龙掌控者,可不就是我么?”

    女性异能者眼中闪过一道光彩,“不愧是本系异能者,看来,你比我们强的多了。”

    天痕道:“您好。容容掌控者,您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和上次见面时一样。算起来,也有至少八年以上的时间过去了。”

    迪龙亲切的走了上来,周围的异能者中也不管见过天痕的,此时确认了他地身份顿时都放松了许多。迪龙道:“好小子,听说你现在可是出名了,前些日子不但大败恶魔族。更是连冰河家族的神级舰艇编队也打退了,真是给摩尔老师争光啊!比我们可强多了。”

    天痕摇了摇头,正色道:“迪龙掌控者,您可不能这么说,各位几十年如一日的守护在这里,你们的功劳不比任何人小。”

    容容表情平淡的走到天痕面前,道:“不知这次你来这里有什么事?虽然你是摩尔老师的孙子,但是,听说你已经退出了圣盟。而这里是本盟的禁地,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迪龙有些不满的道:“容容,你这是说地什么话,你既然知道天痕是摩尔老师的什么人,还如此对他?你呀,这脾气也该改改了,天痕。别理她,走,咱们到一旁坐坐。”

    天痕微笑道:“不,迪龙掌控者。容容掌控者说的对,我已经脱离了圣盟,确实应该离开这里避嫌的。但是,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一探魔神殿,所以,我必须要进去。我知道各位职责所在,本来。我可以直接进入的,但为了诸位的尊严,我请求一战,如果我胜了,请诸位放我进去,今后圣盟如果有什么责难之处,一肩承担。”

    摩亚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没好气的道:“天痕,你小子疯了么?挑什么战?我们向摩尔老师汇报一下,他还能不让你进去么?”

    天痕摇头道:“不,摩亚大哥。这不是爷爷能做主地,毕竟。魔神殿是圣盟发现的,即使爷爷得到了你们的汇报也做不了主,还要再向光明大长老汇报,经过审判者们的讨论才能有决断。但是,我现在等不了那么久,时间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所以,我必须要立刻进去。”

    众异能者们这才意识到天痕是来干什么的,迪龙皱眉道:“天痕,本盟对魔神殿极为重视,你又何必在乎多等几天呢?我们都是摩尔老师的弟子,彼此之间怎么能伤了和气?”

    天痕歉然道:“对不起,迪龙大哥,我冒昧叫您一声大哥吧。我实在不能等下去,即使爷爷知道了我今天所为,也一定会谅解的。各位不必为难,请你们守护好,我现在要进去了。”说着,他迈出坚定地步伐,一步步向那洞穴的方向走去。

    容容第一个动了,对于自己的责任,她从来都是最重视的,身形一闪,双手向两旁一分,顿时幻化出三道身影,闪电般用出空间撕裂,试图阻止天痕前进的脚步。

    掌控者的实力是不容忽视的,即使是审判者境界的天痕,容容此时的空间系异能绝不低于五十级,被她正面攻击打中,就算不受伤,也绝不会舒服。就在天痕刚准备发出自己的能力进行抵挡之时,一道身影突然挡在他身前,白色地光刃交织成一张大网,硬生生的将容容的攻击化解。闷哼一声,这后出现的身影向后退了几步,被天痕扶住才免了出丑。

    “迪龙大哥,你这是何苦呢?”天痕有些歉疚的道。这帮他抵挡住容容攻击的正是同为掌控者的迪龙。

    迪龙哈哈一笑,看着面色不善地容容道:“兄弟,因为我相信你啊!在场的都是咱们自家兄弟姐妹,动什么手。大家听我一句,天痕是摩尔老师的孙子,又曾经是圣盟的第一圣子,就算不看在他以前身份的份上,大家也应该相信摩尔老师地孙子吧。我相信他的人品,如果大家信的过我,就放他过去,如果今后上面有什么责难,我迪龙扛下了。”迪龙此话一说,摩亚第一个闪到旁边,他才不想和天痕动手呢。其他异能者们犹豫了一下,也纷纷闪开,给天痕让出了一条通路,只有容容依然固执的站在那里,眼中闪烁着各种光芒。

    迪龙向容容道:“容容,我忍你很多年了,你这固执的脾气实在让我受不了,你实力确实比我强,今天你要不让,那我们就先打上一场。”

    容容哼了一声,道:“想打架么?也不知道谁灰头土脸的输了无数次。最近我修炼的有些急噪,六感不灵,什么都不知道。”话音一落,她一个移形幻影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迪龙哈哈一笑,向天痕道:“其实容容的心肠最好了,我们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受过她的恩惠,只不过她人稍微固执了一些而已。兄弟,进去吧。我们等着你出来,希望你能走到更深的地方,如果有什么新奇的事,不要忘记出来给我们讲讲。”

    天痕深深的看了迪龙一眼,恭敬的道:“大哥,谢谢你,小北不忘今日之事。”没有再多说什么,身形一闪,消失在那漆黑的洞穴之中。

    天痕刚一进入魔神殿的入口,容容就回来了,抬腿就给了迪龙一脚,没好气的道:“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摩尔老师很为难,如果被上面知道了怎么办?长老会一向对这里非常重视的。”

    迪龙也不还手,笑道:“知道了又能怎么说?傻容容,难道你看不出,我是在帮大家么?你们想想天痕的战绩,以我们这些人能挡的住他?只不过自取其辱而已。我才不相信上面会为难我们呢,更何况,天痕也未必能从魔神殿中得到什么。我们跟摩尔老老师这么多年,本就应该为老师多做些事。”

    容容轻叹一声,道:“不,你错了,我有一种预感,或许,天痕这次来可以完成以前连光明大长老都没有完成的事。魔神殿九层,恐怕再也无法保持它的神秘了。不论怎么说,我们也要先向本盟总部汇报,请摩尔老师和光明大长老定夺吧。”

    眼前一黑,身体急速下降,强大的吸力吸扯着天痕的身体不断向下掉,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可以轻易的抵消掉这种吸力了,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任由吸力吸扯着自己的身体。全身一紧,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瞬间束缚住天痕的身体,那股力量非常柔和,并没有对他造成丝毫伤害,柔和的气流将他的身体缓缓托住,吸力不见了,在那柔和气流的包裹下,天痕的身体渐渐稳定,脚下微微一震,已经到了洞穴的底部。

    一切都没有变,同第一次来时完全一样,只不过,此时吸附在天痕胸口处的魔神之心正散发着滚滚热流,呼唤着,呼唤着,似乎远离的游子归来了一般,呼唤着自己的母亲。

    天痕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和爷爷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就在这个地方,一定有着魔神物品的存在。

    光芒一闪,黑暗离去,天痕只来过这里一次,可以说对这里并不是很熟悉。依旧是那空旷的大厅,面积之大,足有近万平米,这里完全是一个地下的世界,周围的墙壁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晕,大厅那黄色的墙壁上浮现着一层精美的雕刻,雕刻的完全是奇异的字符,在黄光的照耀下,字符中仿佛有水银流动一般,看上去虽然怪异,但却给人一种绚丽的感觉。大厅高达十米,天痕的上锁停留在正前方,那座曾经带给过他强烈震撼的雕像,此时看起来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那是来自精神力的感触,精神的呼唤似乎与魔神之心的悸动交相辉映,似乎在告诉着他什么。

    天痕又次仔细观察着雕像地形态。那座巨大的雕像高度已经接近了顶部,雕像的样子很奇特,它有着人的身体,身上穿着一种天痕从没有见过的奇异甲胄,甲胄非常光华,除了关节部位有接缝以外,每一处都浑然一体,这甲胄绝不是魔神的盔甲。不但是因为样子不同,同时也是因为这雕像散发的气息,与魔神物品的霸道相比,它地气息明显要温和了许多。

    雕像的身上也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但从有着雕刻字符的墙壁相比,光芒就要淡的多了,所以开始时天痕才没有注意到。

    雕像的身体瘦长,尤其是腿部,腿部几乎占据了整个身体超过三分之二的比例。上身相对要小一些,一双细长的手臂垂在身体两测,最有特点的是它地头部,头上生有一角,色是金黄色的,散发的金光忽强忽弱,凭借过人的目力。天痕可以看到金角上螺旋状的纹路,雕像的脸很特殊,像是扁平状,上面浮现着一层淡淡的黄金雾气,看不清真正地面貌。在这巨大雕像的两旁各有三根柱子,从下直通到顶,这六根柱子上雕刻的字符密度比旁边的墙壁还要大,柱子上浮现的光芒也你雕像的金角一样,闪烁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天痕微微一笑,自言自语的道:“魔神殿第一层。我来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想看看你的最深处到底有着些什么,这一次,希望我能够成功吧。”

    一边说着,他缓步前行,当他第十三步落在那平滑的大厅地面上时。变化出现了。三道光芒直接从地面上升起,低低地呜咽声响起,三道光芒在呜咽声中瞬间纠集在一起,柔和的呼唤声响起,天痕竟然听懂了那呜咽声的语言。它在说,欢迎来到魔神的遗迹。

    没错了,这里就是魔神的遗迹啊!

    朦胧中,三道身影出现在他们身前五米处,比雕像体形小的多的三个怪人光影同时张开双臂向天痕抱来,由于来过这里一次,天痕知道,这就是第一层地考验。没有反抗,他同样也张开自己的手臂,任由那三道光影冲入自己的身体。

    身体微微一震,天痕没有感觉到精神能量对自己脑部的冲击,反到是魔神之心传来一阵灼热,温暖瞬间传遍全身,那三道身影静静的消失了。

    暗金色地光芒从天痕胸口处散发而出,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一个护罩。叮叮叮叮四声金属般铿锵的声音响起,魔神盔、魔神盾、魔神靴以及魔神剑都毫无预兆的依附在天痕的身体。

    呜咽声再次响起,天痕的灵魂之中感受着那呜咽声的意思,“欢迎你,找到了魔神之心的生物。希望你能通过一切考验。”

    大厅尽头那巨大的雕像缓缓向一旁移开,露出了一个黑色的门,没有尽头,看不到任何东西的门。天痕知道,自己已经通过了第一关的考验,至于为什么自己身上的魔神物品会自动出现,他此时不愿意多费脑子却想,更艰巨的考验还在前面。迈着坚定的步伐,他走向了通往魔神殿第二层的门户。

    吸力再次出现,同样是向下掉的感觉,只不过,这一次下掉的时间却更长,天痕仔细的计算了一下,按照精神力的感知和生物电脑显示的距离,他这一次足足向地下落入千米之多。上托的力量再次出现,烘托着天痕的身体犹如一片羽毛般静静的落在地面上。

    当他脚沾地之时,周围的空间已经完全亮了起来,与上面那个宽阔的大厅相比,这里简直小的可怜,更像是一个卧室,仅有十余平米的卧室。

    天痕不敢大意,收慑心神观察着四周,他发现,这不大的卧室内,光芒是从上下左右的墙壁同时发出的,整个房间浑然一体,即使以他的精神力都无法找到其中的一丝破绽,先前他掉入时的空隙也随之消失了,整个房间内开始时空气还算流畅,但就在他观察周围的时候,房间内的空气逐渐变得稀薄起来,,这就是另一种考验么?

    如果是的话,那考验的就应该是生存的能力。宇宙气在体内自然形成内循环,以他天人合一的境界,呼吸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当初在异空间中肉体飞行时又何尝有过氧气地补给呢?就算永远这样下去,他也不会被憋死。

    天痕手中剑交于左手,右手按上那闪烁着淡黄色光芒的墙壁,当他的手与墙壁接触的瞬间,顿时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柔和的精神波动向自己的身体席卷而来,与第一层狂燥的精神波动不同,这股柔和地精神波动似乎在抚慰着自己的心灵,在那温暖祥和的感觉中。自己仿佛要睡去一般,难言的舒适感刺激着自己的精神,甚至是灵魂,在空气稀薄的情况下,如果换了普通人,恐怕早已经迷失在安逸之中睡去。

    但天痕会么?

    黑暗异能在刻意的运转下围绕着全身经脉旋转一周,冰凉通透的感觉传记全身,渴睡感消失了,大脑变得异常清醒。精神力从掌心中输出,传出墙壁之中,探询着其中的奥妙。

    但是,天痕很快就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而墙壁之后就像浩瀚的宇宙,根本无法探询到一丝能量的波动。正在他惊讶之时。整个房间突然亮了起来,一道金色的光芒飘然而出,如丝线般缠向天痕的身体。

    天痕刚想凭借自己的能量抗拒,却突然感觉到,这金色地能量竟然是数亿于空间系异能类的能量,心中一动,将防御能量收束于体外三寸之处,任由那金色的丝线缠上了自己的身体。一道道金色的丝线快速的围绕着他旋转着,一会儿的工夫,天痕的身体已经被缠绕成了一个大茧似的。

    光芒一闪。天痕清晰的感觉到空间能量地强烈波动,下一刻,金光消失了,淡淡的呜咽声响起,“欢迎来到魔神殿第三层。”

    第三层与第一层的样子很相似,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尽头的雕像。雕像的形态并没有变,而是由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雕像中央,有一扇玉白色的大门,大门如同象牙一般。漂亮地浮雕勾织成一幅动人的图案,那似乎是几个如同两旁雕像一般的生物,正在做着什么,栩栩如生。顺利的通过了前两层,令对这魔神殿的考验有了新地认识,在这魔神殿之中,考验几乎全是由精神能量而来,如果说第一层是考验精神强度和应付精神攻击的突袭,那第二层就是考验自己精神的毅力,在那种缺少空气,又受到催眠性的精神类能量侵袭的情况下,能否维持清醒是对毅力的考验,当然,以自己的精神力程度,那种考验并不苦难。

    对于普通的异能者来说,随着能力的提升,精神力也会随之上升一些,只不过这个量却并不大,所以,即使光明大长有了守望者的能力,他的精神力还是无法应付最后两层的考验,而自己却不一样,得到魔神之心后,自己已经知道如何才能真正的修炼精神能量,虽然时间并不长,但是自己的精神力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想到这里,不禁信心大增,一步步向那扇明显是通往第四层的大门走去。

    光芒一闪,清晰的感觉到,两股庞大的压力分别从那两尊雕像处传来,这两股压力截然不同,一边是来自能量位面的威压,而另一面则是来自精神位面的震慑,这两种不同的能量的冲击就像一正一反,当它们同时接触到天痕的身体时,一股狂暴的气流形成了。

    天痕冷哼一声,双眼被银色的光芒所覆盖,身形电闪,没有规避,而是直接撞入了这股结合了对精神与肉体同时刺激的攻击之中。

    银色的光芒,带着天痕精神的气息飘然而出,光芒一圈圈向外闪出,天痕轻喝一声,“空间精神之环。”

    那银色的光环在精神力的附加下看上去是如此的晶莹,一圈圈的扩散中,将那融合能量产生的攻击消失于无形之中,融合精神与肉体的力量,这天痕也可以做的到,而且比这里的攻击要更强大的多。

    随着空间精神之环的前导,攻击的力量完全将前方的压力分开,天痕闲庭信步般向前走去,对于他这样的能力来说,前几关的考验确实不算什么,他没有再多体验这其中附着的东西,身形一闪,直接冲到门前,双手前按,大喝一声,正当他准备将门推开之时,两旁的雕像突然动了,两个雕像的眼睛处各自冒出红、蓝两色光芒,光芒闪烁中,从白玉们中骤然湛放出庞大的精神震慑,了那两尊巨大的雕像在精神震慑产生的同时快速的向中央挤来,似乎要将白玉门堵上似的。

    这是第三层的困难么?

    天痕在精神震慑之中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丝毫不退,剑盾刘收,双手向两旁拍,没有用异能,两尊雕像同时被逼住,他大喝一声,“开——灵魂珠骤然迸发出庞大的精神力,将白玉门上产生的精神震慑压迫的退了回去,購,能量经过胸口的魔神之心输出,如同无形的巨锤一般,向前撞击,轰的一声,门开,天痕毫不犹豫的闪岙而入,穿过门户,朝魔神殿下一层而去。

    当他再次冲入黑暗之时,背后的门自然合拢,魔神殿的每一层都相当于一个领域,天痕的身体在这下一个领域的吸扯下朝斜下方而去,这次降落的速度明显要慢了许多,但是,每下降十米左右,他就能感觉到周围的重力增加几分,就像当初在龙川星时那样,,庞大的重力挤夺着他的身体,天痕将精神力与生物电脑相连,从中感受着重力的大小。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