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起程?报复的战争

    罗丝.菲尔眼中精光大放,“老大,你的意思是,那边的异空间风暴已经……”

    光明点了点头,道:“不错,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我们必须先将隐藏的毒瘤完全除掉。你们有意见么?”众审判者们都知道光明指的是什么,摩尔第一个表示赞成,“我没意见,那边的事迟早要解决,如能趁着他们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给予毁灭性的打击,对于整个银河联盟来说都是最有利的。”

    听了摩尔的话,其他各位审判者也纷纷点头,只有希拉在一旁眉头微皱,没有任何表示。罗丝.菲尔道:“歼灭冰河家族余孽自然是好事,但现在也有很大问题存在,虽然那边的宇宙风暴已经逐渐消失,但这段时间冰河家族的舰队早已经不知道撤到什么地方去了。这要如何找?”

    光明大长老微微一笑,道:“这一点暂时保密,自有办法能够找到他们。好,既然大家对这次行动都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定了。此次行动由我亲自指挥,所有审判者随同,本盟事务暂时交给希拉代理,由几位太上长老辅佐,本盟舰队全体出动,这次的行动是本盟最高机密,在最后行动前,谁也不许透露出去。行动时,议会会调派给我们一个神级舰艇编队协同作战,各位,就请你们率领好自己所属的手下,我们定要作到一击必杀。我与百合议长已经商量过了,不论冰河家族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叛变银河联盟,我们已经顾不得再去调查了,对于他们的各种劣行,议会和圣盟都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所以。我们这次不是去劝降的,而是要全歼敌人,一个不留,彻底将冰河家族从宇宙中扫除。”

    听了光明大长老的话,各位审判者脸上的神色不禁都有些变了,光明的意思很明显,这次地行动不只是一次战争,同时也是屠杀。毫无保留的屠杀啊!同为人类,他们真的能下的去手么?要知道,冰河家族带走的,可是数以亿计的人类啊!其中又有多少是真正的主谋,有多少是无辜的呢?希拉上前一步。走到自己地兄长面前,“大哥,你真的要决定这么做么?”

    光明眼中寒光一闪。道:“希拉。你应该明白,第一,我们根本没时间去调查事情的真相。第二,我们也没有能力进入冰河家族去调查什么。一旦冰河家族恢复元气,甚至发展起来,即使其中的无辜军民,也会在那些领导者的带领下向我们发动攻击,到了那个时候。就由不得我们去做什么了,一旦冰河家族与恶魔族有所勾结,那么,整个人类都将面临着毁灭性地灾难。所以,在这件事上绝不能妇人之仁。只有牺牲部分利益来达到我们需要的效果。希拉。据我们判断,冰河家族最有可能叛变的原因就是因为冥教地余孽。你难道忘记天痕地养父母,以及他的朋友们是怎么死的了么?天痕不在,这个分就由我们来替他报吧。好了,不要再多说什么,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不会再更改。大家都下去做准备吧,我们十天后出发,目标银河系南部。希拉,你明天早上来找我,我将一些本盟事务交代给你。”

    希拉叹息一声,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拉起自己的丈夫,率先走出了光明大长老的办公室。祝融等其他四位审判者虽然也觉得这次行动的目的有些太纯粹了,但是,想起当初冰河家族对于周边星球地杀戮,以及冥教所做的恶事,他们也就不再多说什么,默认了光明大长老的做法。

    希拉和摩尔回到属于摩尔的大办公室,关上门,摩尔眼中不断闪烁着疑惑的光芒,希拉道:“你怎么了?你也不愿意去杀戮么?”

    摩尔摇了摇头,道:“在某些情况下,杀戮是最好地解决办法,但是,要看具体情况是否需要用这么激烈的手段。”

    希拉楞了一下,道:“难道你很赞同哥哥的做法么?要知道,冰河家族以及他们带走的人全部加起来,数量肯定在三亿以上,那是三亿个生命啊!如果这三亿个生命全部从宇宙中抹杀掉,是否太激烈了。那些平民和科研人员何罪之有?”

    摩尔淡然一笑,道:“你放心吧,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首先来说,议会现在的掌权者是百合,是不是光明老大。有百合在,你觉得以她的性格能够允许真正的杀戮出现么?”

    希拉眉头微皱,道:“但是,百合甚至整个议会一直都在大哥的暗中掌控之下,如果大哥执意要如此做,百合恐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吧。”

    摩尔摇头道:“不,你错了。早在百合接手议会的三个月之后,就已经再没有谁能控制的了她。这次,她之所以答应光明老大的提议,恐怕只有一个原因。”

    希拉眼中一亮,道:“你是说……”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天痕。”

    摩尔道不错,正是为了天痕。希拉,你知道么?光明老大这次所采取的反常举动让我有一种感觉。”

    希拉问道:“什么感觉?你就直说吧。另断断续续的。”

    摩尔正色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次行动固然是为了整个银河联盟着想,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天痕。冥教是我们的杀子仇人,又残害了天痕的养父母和朋友。你想想,如果圣盟和议会联手铲除了冰河家族和整个冥教,那么,天痕岂不就欠下圣盟一个天大的人情么?如果光明老大今后再让天痕做什么,天痕能拒绝的了么?恶魔族的攻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天痕没有去魔神殿之前,已经拥有着非常强悍的实力,如果在魔神殿中他真的得到了什么史前生物的遗迹,那么,他地实力必然达到我们无法想象的程度。那时。凭借天痕的力量完全可以帮助圣盟度过难关,有他在,就算恶魔族非常强大,圣盟的损失也性能减到最小。光明老大执意决定清剿冰河家族其实是一石数鸟之计。确实高明,眼光之远,我不得不佩服。”

    希拉道:“你别冷嘲热讽的好不好,他毕竟是我哥哥。更何况,这只是你的臆测而已。大哥不见得就是这么想的吧。”

    摩尔淡然一笑,道:“那你就等着看好了,我只说一点,如果不是以天痕为借口,光明老大想说动百合发动这种毁灭性的攻击。会容易么?”

    希拉眼中光芒连闪,作为光明大长老地亲妹妹,对于自己的哥哥她又怎么会不了解呢?想了想。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摩尔知道。希拉已经认同了自己的观点,微笑道:“按照光明老大的想法去做被。毕竟这并不是件坏事,没有圣盟,天痕也不会成长的这么快,今后让他为圣盟做点事也没什么不好。不过,这也要看机缘,如果天痕能够及时出现,自己解决自己地事。一切自然就好办了。”

    希拉颔首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赶快去准备这次行动需要的一切吧。其他地我自会处理好地。”

    摩尔将搂入怀中,道:“和你说话最省事,一点也不用浪费唇舌,我现在就希望平平安安的。得不得到强大的力量到无所谓了。”

    希拉微笑道:“天痕这孩子吉人天相,放心吧,他一定不会有事的。等再见到他时,一定要把他弄回来,他身边的女孩子越来越多,也该给人家一个名分了。何况,天痕现在的年纪也不小,我们这当爷爷奶奶的,总要为他张罗着。”

    摩尔莞尔一笑,道:“谁说不是呢。罗丝都快把我耳朵磨破了,天天跟我念叨着,说天痕抢走了他宝贝外孙女呢。可惜天痕追求的是自由,否则,其实坐上圣盟大长老这个位置也没什么不好。”

    没好气地道:“你呀,说的到轻松。要不要我跟大哥说,让他把位置让给你,我想,他会委乐意的。”

    摩尔连连摆手,道:“千万别,我最怕的就是这点。天痕不愧是我的孙子啊!哈哈。自由总是最可贵地。”

    ……

    魔神剑斜指身侧,看着眼着清晰的雕刻,天痕的心仿佛已经完全融入其中,内心中充满了魔幻般的感受。

    魔神殿的第七层与天痕想象中截然不同,这里只是一个很小的房间,大约只有十平方米左右,房间内没有过多的东西存在,四周墙壁上布满了浮雕,这些浮雕看上去很漂亮,上面雕刻着各种奇异的花纹,在这些花纹中似乎存在着民和能量一般,当天痕看到这些花纹的时候,不禁渐渐的沉醉于其中,雕刻的花纹很复杂,并没有固定的图案,当心神进入其中之时,花纹似乎在不断的变化着一般,如天痕期盼的那样,重力并没有再翻倍的增加,但尽管如此,还是从四百倍策略增强到了六百倍,即使是审判者境界的异能者在这样的环境下恐怕也寸步难行。

    但天痕已经不再是审判者,拥有了七件魔神物品的他,在这高达六百倍重力的环境下竟然并不费力的支持着,体内的能量消耗虽然不小,但魔神殿中的能量分子却极为充裕,在这里,天痕的思感可以蔓延到明黄星的每一个角落,单是明黄星上各种植物所蕴涵的生命力就可以轻易的支持着他的消耗。

    第七层是什么考验,天痕不知道,他静静的站着,体内的融合之力缓慢的运转着,每寻经脉运转一周,它们的能量似乎就会变得更为凝实一些。在第七层奇异的能量牵引下,融合能量顺着特殊路线前进,这运行的路线随着能量的运转,深深的印在天痕的脑海内。不用房间的去记忆,当能量运转到第四十九周天时,这运行的路线已经成为了天痕的本能。

    天痕的意念渐渐从沉迷中清醒,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精神竟然前所未有的强大,清晰的捕捉到甚至是每一个能量分子的变化。看着面前固定的墙壁,自言自语的道:“这就是魔神修炼的方法么?第七层,竟然是传授我修炼之法的地方。可是,这层的考验又是什么呢?”

    在魔神殿循序渐进的指导下,他的能力飞速的提升着,连天痕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能力达到了什么程度。但经过第七层的经历他却明白为什么魔神能够成为最强大的精神能高等智慧生物。因为,得到了他的修炼方法后,根本不用再却刻意的修炼什么,自身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自然的吸收着周围的能量分子,不论是物理能量还是精神能,都会在这自然的运转中自行提升。

    正在天痕观察着四周,考虑如何才能到下一层去的时候,魔神殿第七层终于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让天痕不禁大吃一惊。房间动了,是的,整个房间竟然动了。四百两侧的墙壁缓慢的向内挤压着,最为奇特的是,在这个挤压的过程中,墙壁之间并不会受到影响。墙壁上的浮雕越来越清晰,因为它们在逐渐靠近天痕,天痕开始时还平静的等待着,但当四周的墙壁没有任何遏止迹象,即将来到他身前的时候,天痕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意念一动,体内的魔神力自然运转,化为一个金色的光罩布在自己身体周围,试图抵挡房间的挤压。

    就当天痕发出的能量与周围的墙壁相接触时,奇异的一幕发生了,他的魔神力竟然直接融入了墙壁之中,不但没有减缓墙壁前移的速度,反而使这狭小的空间内策略急剧上升,几乎是刹那间,就超过了地球重力的八百倍,如此之高的策略使天痕有种想倒下的感觉,能量不行,就只有靠肉体了,难道,这就是第七层对自己的考验么?双腿一前一后,用脚顶住前后的墙壁,双手同时向两旁伸出,撑上了左右的墙壁。手上的魔神铠甲和脚上的魔神靴几乎同时接触到浮雕之上,天痕感觉到的,是近乎无可抵御的巨力。

    四肢在颤抖中缓缓向自己的身体收回,墙壁越来越进了,浮雕就像坚硬的岩石一般牢不可破,它的前进虽然是缓慢的,但这样继续下去,天痕恐怕就要变成肉饼了。大脑中思想飞快的旋转着,思索着应对之法,墙壁已经越来越近了,自己全力施为下的能力竟然对墙壁一点也起不到阻挡作用。突然,天痕似乎明白了,他的心瞬间下沉,墙壁的雕刻是一种特殊的物质,而能让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丝毫办法的物质,在明黄星上恐怕只有一种,那就是它的核心,白矮星自身的物质。这种物质本身的密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除了中子星之外,恐怕在宇宙中很难有什么和它抗衡了,就算自己的能力再强大一倍,恐怕也无法破坏密度如此之高的白矮星矿物吧。现在该怎么办?

    一边想着,天痕的目光落在面前墙壁的浮雕上,浮雕,对啊!还有浮雕在,就算最后墙壁融合成一点,由于浮雕的缘故。它也不可能没有一丝缝隙,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缝隙就已经足够了。想到这里,天痕不在凭借身体硬挡墙壁地前进,摇身一晃,身体变成一股金色的能量,直接钻入了浮雕的缝隙之中。隐藏在那缝隙内,他才松了口气,感受着依旧在向中央集中的墙壁,心中暗道。这回你总拿我没办法了吧。

    正在这时,天痕突然注意到了一个问题,房间原本是四边形的,在四个角的地方,浮雕似乎在变化着,每当四面墙壁向里面移动一分,四个角处的浮雕就消失一分,坏了,自己判断失误。如果浮雕会随着房间墙壁的压缩而消失,恐怕最后依旧可以凝结成一点,而自己就算是能量化的身体,当这些白矮星矿物凝结为一点时,恐怕能量也会被挤的毫无退路。

    正当天痕担心之时,石壁又发生了变化,此时原本十平方米地房间已经被压缩到只有十平方厘米的程度。但四周的墙壁却停止了,不再向内挤压。正感到没办法应付的天痕一发现这种情况顿时松了口气,看来,魔神殿还是会给自己留一条活路的。

    真的是这样么?天痕这个师傅徃学不到一秒钟,他的心就已经变得冰冷了,因为,四周的墙壁虽然不动了,但房顶和地面却在同时下降上升。同样是向中央挤压着,整个房间内的空间顿时变得更小了。最让天痕感到无奈地是,在房顶与地面开始移动的同时,整个房间内的浮雕突然消失了,他隐藏在浮雕中的能量体被弹了出来。凝结成一颗金色的珠子呈现在那狭小的空间之中。

    当空间变成边长十百米的正方体时,天痕所在地能量珠已经被压缩到了极限,他只觉得能量欲炸,所有属于自己地能量分子都凝结在一起,精神烙印和灵魂在最中央,由于能量极度凝结,虽然六面墙壁依旧在向里面挤压,但向再继续挤压却也十分困难。

    天啊!难道魔神殿要将我彻底毁灭么?再这样下去,当能量挤压到一定程度真的发生爆炸时,自己连渣滓都不会剩下。

    意识随着能量分子的不断凝结渐渐有些模糊,天痕咬牙苦撑着,他深信魔神殿不会一点机会都不给自己留,他在等,等待着突破考验的机会。

    六面墙壁依旧在不断的挤压着,但它们的冲击力并不是持续不断,而是每挤压一会儿,当天痕的能量被压缩的更小一些后,它们就停滞一会儿,给天痕以喘息地机会后,再次掠夺,立方体的边长从十厘米逐渐压缩到九厘米,再到入厘米,每前进一分,由于天痕的能量更加凝聚,使得压缩就将变得更为困难。压缩的过程变得缓慢了,而天痕的精神也变得逐渐模糊,只能依靠着自己地意志力控制着不至于精神崩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天痕脑海中早已经没有了时间的观念,当他的能量被压缩在边长只有五厘米的狭小立方体时,一直持续不断的压缩终于停止了,一圈白色的光晕从立方体周围旋绕而出,裹向那凝结的如同纯金一般的能量珠。光芒骤然大放,六面墙壁同时向外伸展,三秒之内,已经重新扩张成了十平方米的程度,呜咽声响起,天痕刚刚清醒的神志接收到了那异样的声音,“恭喜你,通过了意志的考验。”

    光芒一闪,天痕重新现出本体,一个趔趄,险些坐倒在地,身体不断传来虚弱的感觉,并不是能量的虚弱,而是意志力的虚脱,长时间处于紧绷状态,意志力随时都处于崩溃的边缘,这个考验,确实是他进入魔神殿以来最为艰难的一个。无数乳白色的光芒从周围墙壁的浮雕上飘然而出,那似乎是浮雕缝隙中产生的,乳白色的光芒飞速的向天痕身体汇聚着,一会儿的工夫,精神力在乳白色光芒的滋润下不断的恢复着,天痕闭上眼睛,任由体内能量自己调节,失去的在恢复,甚至还得到了些他自己也说不上的东西。

    叮的一声轻响,将天痕从入定状态惊醒,当他睁开眼睛时,看到一圈金色的光晕正向自己的腰部缠绕而来,胸口上的魔神之心再次变得灼热起来。身上地全部魔神铠甲都湛放出刺目的金光,光芒闪烁中缠绕上他的身体,天痕只觉得全身一紧,唯一露在外面的腰部在金光的缠绕下充满了充实的感觉,那是如同鱼鳞一般的金色甲胄,上接魔神胸铠,下接魔神靴蔓延上来的腿部甲胄,将他最后露在外面的肌肤严密的包裹其中。金色地战袍围绕而出,一个个柔和蜿蜒的褶皱从腰部向下延伸,那似乎是纯金打造的一般。正是魔神铠甲中的魔神护腰。

    百分之百覆盖的魔神铠甲再没有任何裸露的缝隙,不用刻意的去感受,单从整套铠甲散发的光芒,他已经明白,自己的能力又上升了一个台阶,这,是第八件魔神地物品,也是串联魔神铠甲上下两部分的关键所在,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六百倍策略似乎变成了三百倍似的,压力明显减弱了许多。天痕明白,自己已经又通过了第七层的考验。脚下,一个圆形的白色光环出现了,光环上亮起六个金色的光点,瞬间激射出一道道金色地线,巧妙地连接在一起。金光升腾而起。吞噬了天痕的身体,以能量的特殊形态,将他从这魔神殿的第七层带离。

    充满力量的感觉是美妙的,舒展着自己的身体,感受着增强到八百倍的重力,天痕开始观察自己地下一个考验,是的,他已经来到了魔神殿的第八层。第八层是一个圆形的空间。奇特的是,放眼看去,这里竟然似乎是星际之中,遥远地夜空中星光闪耀,而天痕自己则正漂浮在这夜空之中。如果不是八百倍的策略确实的存在着,恐怕他会以为自己被魔神殿传送到了太空呢。

    左手握拳,放在自己的右胸处,魔神盾护住胸腹,右手魔神剑闪耀着白色的光芒斜指下方,警惕的观察着。魔神殿每深一层,自己得到的好处就会更多,但同样的,考验也变得更为艰难。先前得到魔神护腰,是因为自己坚强的意志力征服了护腰中的精神力,那么这一层呢?这一层会是什么?魔神魂?魔神弓?还是魔神翼?最后的三件魔神物品显然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它们都在魔神殿中,自己得到了这些,或许就能升华到另一个层次吧。体内的融合能量按照第七层得到的魔神修炼之法自己的旋转着,天痕的精神力向无边无际的夜空蔓延,等待着。

    八百倍的策略,如果在没有魔神铠甲的情况下,恐怕自己会寸步难移吧,如此强大的重力下,会有什么考验等待着自己呢?

    突然,一点金光从远方飘然而来,天痕心头一紧,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毫不犹豫的兴起了自己的魔神剑,手腕微微一振,魔神剑带起一圈白色的光弧,绞向那点金光,白色的光芒瞬间化为了手臂的延长,当它与金色的光点相触之时,发出叮的一声轻响。金光瞬间湛放,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光团,通过精神力的感知,天痕知道自己的魔神剑并没有伤害到金光。谨慎之下,他没有再动身体向后退出几米,凝视着那光团,等待着考验的来监。

    光芒收敛,那金色的光团中出现了一个人影,似的,正是一个人影,随着光芒渐渐收敛,那个人影逐渐清晰起来,当天痕看清她的相貌时,不禁失声道:“百合。”那竟然是百合。

    百合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长裙,微笑的看着天痕,“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么?”她那高贵的气质,温和而善良的眼神,动听的声音,无不深深震撼着天痕的灵魂。

    天痕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手腕一翻,将魔神剑背在后面,“百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白光一闪,百合已经来到天痕身前一米处,微微一笑,道:“不要问,好么?因为现在我不想回答。”目光转向遥远的夜空,“你看,这里是多么迷人,宇宙浩瀚无边,人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天痕,我想通了,我一切都相通了,我愿意抛弃自己的全部追求,你愿意做我的港湾么?只要我们能在一起,一切都不在重要,在这远离喧嚣的夜空中,你是我的,你只有我一个人的,好么?”

    天痕的灵魂剧烈的震荡着,曾经与百合之间发生的一切不断在他脑海中回荡着,百合的善良是他最欣赏的,此时抛弃了一切的百合,更是充满了他无法抗拒的诱惑力,身上的魔神铠甲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那八百倍的重力也消失了,看着百合温和的笑容,他下意识的张开了自己的手臂,将她紧紧的,紧紧的搂入了自己怀中。

    芬芳入怀,天痕的心也随着灵魂颤抖了,曾几何时,他多么想如此毫无顾忌的抱着百合,放弃一切的抱着她,爱意不肥控制的流淌而出,抚摩着百合完美的背部,他醉了。“百合,百合,你知道等这一天有多久了么?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放弃了一切。”

    百合柔声道:“是的,我们都已经放下了一切。来到这里,一切都不在重要,你完全属于我,我同样也完全属于你。我要做你的妻子,永远待在你身边,照顾你,侍侯你,受我吧,好么?”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