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冰河舰队的毁灭

    五名少女此时眼中都流露着焦急和兴奋之色,为首的一名穿着蓝色长袍的美女,看上去,在五女中她的年经最轻,娇俏的面容微红,正低声不知道说着什么。在她右后方,分别是身穿黑衣的超级性感美女和身穿白衣,给人以火焰般热情感觉的红发美女,而左后方,则是分别穿着紫色和蓝色制服的美女,她们那飘逸的长发与她们制服的颜色完全一样。最为奇特的是,这五名美女身体周围都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雾,绝美的娇颜在光雾中若隐若现,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感觉。

    罗迦以自己的灵魂为源泉,低低地向那金色光幕发出着灵魂的震颤之音,询问着,询问着。几个月前,当圣盟的联合军团悄然离开地球之时,罗迦五女同时也得到了消息,当她们知道圣盟此行的目的很有可能是要为天痕报仇而行动时,五女都坐不住了,即使是最冷静的梅丽丝也无法作出理智的判断,五人一致决定,要随同圣盟联合军团一同前往,而带给她们消息的,自然是心中惦记着孙子的摩尔。

    天痕不在,她们都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天痕的妻子,那血海深仇,她们又怎么会不想帮天痕报呢?所以,她们悄然离开了飞鸟星系,将星系中的事务暂时交给超越极限四大长老掌管。凭借着超人的能力,她们用最快的速度追上了圣盟联合军团,为了能够不被联合军团发现,蓝蓝和紫幻连自己的变形金刚都没有带,一直若即若离地跟随在联合军团之后,凭借她们的实力,如果想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即使强如百合、光明那样的超级异能者也根本无法发现。

    就在刚才,那金色光幕出现的同时。五女灵魂深处都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灵魂的感触是不会有错的,她们没有交流,但彼此间已经都明白了许多,所以,她们不再隐藏自己的身形。悄然而出,为的,就是能够见到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

    金色的光幕保持着原状。在罗迦五女现身的同时,百合也来到太空之中,化为一道白色光芒接近到五女附近。友善地向五女一笑,道:“你们也来了。”

    蓝蓝向百合点了下头,但很快就又将自己的目光落在那金色的光幕上。五名实力都至少在七十五级以上的异能者,看那金色光幕的眼神竟然都是紧张的。百合就算再笨也明白她们在等些什么。

    正在六女心中各存想法之时,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都进来吧。该解决的总要解决。我在神级战舰的舰桥上等你们。”突然出现的声音帮助六女确认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罗迦五女欢呼一声,顿时化为五道光芒,眨眼间没入金光之中。

    百合的动作比她们慢了一拍,因为她吃惊地发现。那平静的声音竟然像是从自己心底处发出的,那种感觉是异常怪异的,犹豫了一下,她这才追上前面的五道身影,从金色光幕敞开的裂缝中飞了进去。

    神级战舰的主控舰桥。此时,数百名控制人员都在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罩包裹中,作为冰河家族的族长,雪夜·冰河站在最前面,此时他的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虽然能够在这神级战舰中的工作人员都是冰河家族精锐中的精锐,但面对这根本无法抗衡的敌人,除了恐惧之外,他们还能有怎么其它感受呢?

    金色的光罩,看上去光芒并不刺眼,但是,它所蕴涵的能量却轻易地束缚着在场所有冰河家族人员的身体,不论是超过审判者境界的雪夜·冰河,还是他最信任的手下冰河小队,此时没有一个能与这奇异的能量相抗衡。

    光芒闪烁中,舰桥上多了六个女人,六个气质各不相同,但同样引人注目的女人。百合身上的领袖气质散发无疑,如果按照她本来的脾气,一看到雪夜·冰河恐怕立刻就要发出质问。但是,现在她却没有,目光呆呆地看着那淡金色的光罩,呢喃着道:“是你么?”

    金光一闪,一道金色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被控制住的冰河家族人员与后来的六女中央,此人身材高挑,背阔,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除了身上那件金色的长袍看上去有几分怪异以外,与普通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

    “天痕。”除了百合以外,其他五女同时惊喜地欢呼着。是的,这金色的身影正是天痕。

    天痕微微一笑,身形前飘,来到六女面前,道:“罗迦,你们怎么也来了!”

    蓝蓝抢着道:“我们是来给你报仇的啊!一接到圣盟要组织军团来对付冰河家族的消息,我们就都忍不住了,你的仇恨就是我们的仇恨,又怎么能让别人来报呢?”

    天痕微笑道:“说的好。不过,你们也太大意了,竟然将我们的根基抛弃么?”

    梅丽丝道:“主人,这件事都怪我,是我提议要来的,和她们没关系。”

    罗迦拉了梅丽丝一下,道:“怎么会没关系呢?这明明是我们五人一起决定的。和谁都有关系。天痕大哥才不会真的怪我们呢,是不是,大哥?”

    天痕莞尔一笑,道:“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说什么?好了,先办正事要紧,我们容后再叙。”说着,这才转向一旁的百合,微笑道:“百合议长,这次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吧。”

    百合见天痕最后才理自己,心中莫名地一痛,淡然道:“你并不欠我什么,我们这次行动也并不是为了你。年余不见,你变得越发让我看不透了。”

    天痕眼中金色一闪而逝,平静地道:“你不也一样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变得太多太多。你是上议院的议长,就由你来审问这些冰河家族的人员吧。我之所以出手,就是怕你们攻击太凶猛,将这艘神级战舰也毁了。神级战舰毕竟制造不易,多留一艘,对于今后对付恶魔族,就会我一分把握,你说是么?百合议长。”

    百合脸色一沉,用低沉的语调学着先前天痕的话,“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说什么?”

    天痕楞了一下,百合虽然对他很冷淡。但却给了他一种奇异的感觉,那是说不出的感觉,似乎,他们之间的那层隔阂并没有以前那么厚了似的。天痕没有再吭声,站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百合身形一闪,来到众冰河家庭成员们面前,原本平和的美眸中电射出冷厉的光芒。“告诉我,为什么?”

    在百合的目光注视下,所有冰河家族成员都清晰地感觉到全身一软,百合身上散发的无形能量竟然直接透入那金色的光罩,如同万丈高山一般压迫着他们的身体,除了雪夜·冰河还能保持站直身体以外,其他的冰河家庭成员都跌退到一旁,能力差的甚至已经摔倒在地。

    雪夜·冰河眼中流露出复杂的光芒。喃喃地自言自语道:“完了,一切都完了。没想到,最后冰河家族还是毁在我手上。百合议长,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你动手吧。冰河家族从今天开始,在宇宙中除名。”

    天痕冷淡的声音响起,“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冰浴家族虽然曾经在银河联盟中算得上一号,但是,在浩瀚的宇宙中与一个原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雪夜·冰河,你带领冰河家族残杀人类无数,死,是你注定的命运。但是,如果你想让你的其他族人们还有一线生机,就交代出该交代的东西。”

    雪夜·冰河全身一震,不但没有因为天痕的无礼而愤怒,反而惊喜地道:“你,你是说,只要我死了,就能饶恕我这些族人么?你,你能代表银河联盟议会?”

    天痕的目光转向百合,百合也正在看着他,两人目光相交,百合微微颔首道:“不错,如果你能够将事实交代清楚,在剥夺冰河家族一切权利的前提下,我同意给你们家族留下一丝血脉,但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在某颗星球上监视中放逐。”

    雪夜·冰河苦笑道:“这已经是我最大的期望了。既然百合议长同意,我愿意说出所有的一切。我相信议长一定会履行你的诺言。其实,冰河家族又如何想叛变联盟,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对我们家族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冰河家族是银河联盟中最古老的家族之一,在联盟中虽不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至少也可以偏安一隅,但是,我们的生活在五年前却发生了变化,正是当时那突如其来的变化,致使冰河家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天痕身形一闪,来到了百合旁边,淡然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这个变化应该是与冥教有关吧。只是我不明白,冥教凭什么如此相信你,至今仍然将整个冰河舰队交由你来指挥,如果我是冥教教主,第一个剥夺的,就是你们的军权。”

    雪夜·冰河眼中流露出一丝怨毒的光芒,“不错,正是冥教。冥教,是一个可怕的组织。他们有着完全的情报机构,在银河联盟中有着难以想象的庞大势力……”他刚说到这里,一道惨绿色的光芒悄无声息地袭向他的背后。

    天痕冷哼一声,绿光骤然在半空中停滞了,在他的精神领域中,又有什么可以瞒得过他呢?金光伴随着数声惨叫连闪,几名冰河家族的成员顿时委顿在地,现出满是鳞片头生双角的身体,正是如同撒旦一样的冥教中人。

    雪夜·冰河瞥了那几人一眼,眼眸中的怨毒之光更盛,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继续道:“事情要从五年前说起。那时,我们冰河家族为了使自己的舰队更加强大,开始采集各种稀有金属来制造特殊战舰,这个提议是我批准的,不论是在什么情况下,强大的军事力量永远是话语权最有利的支持。我想,其他三大家族与我们的想法并没有什么区别。那次采购,动用了本家族大量储备资金,但却并不会影响家族生意的周转。但是,意外却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我派去负责采购的,都是本家族中值得信任的老族人,但是,采购却出了问题。原本已经到手的大量稀有金属突然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地完全消失了。那可是数以万吨计的稀有金属啊!即使以我们冰河家族的财力也绝对损失不起,突然出现的问题顿时让家族陷入了危机之中,我立刻派出家族精锐的冰河小队进行调查,那么多稀有金属不是小数目,能够无声无息地被弄走,背后一定有着极大的阴谋。调查一直在秘密中进行着,但是,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却没有丝毫消息。冰河家族百分之六十的资金储备就这么没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无比沉重的打击。事情还没有结束,三个月之后,家族所掌管的各方面生意突然遭到莫名跨国公司的袭击,袭击来的非常突然,一时间,本就危急的资金顿时无法运转。”

    百合插言道:“冰河家族本身掌握着大量的武力,除非竞争者是和你们同一级数的大家族,否则,你们应当会采取必要措施吧。”

    雪夜·冰河苦笑道:“当然采取了措施,但是,这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却是那么神出鬼没,他们并不在明面上与我们抢夺生意,而是专找我们的大客户下手,每一次出击,无不是针对我们的软肋,使得我们疲于就会,弄的整个家族资金链断裂,家族生意遭到前所未有有的破坏。陷入了异常的危机之中。”

    天痕皱眉道:“作为银河联盟的大家族,你们为什么不向议会求助呢?”

    雪夜·冰河冷笑道:“求助?求助有什么用。那时的议会可不像现在,掌权的还是前上议长,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对我们家族下手的是冥教,而前上议长本身就是与冥教相勾结的,当时我们曾经试探着向议会求救,但议会给我们的答复却很简单,称冰河家族一直属于独立形态存在,一向自给自足,议会资金紧张,无法救援,只能从旁协助调查。但是,他们能给我们什么调查的结果?不再背地里捅刀子已经相当不错了。”

    天痕点了点头,道:“这么说,你们就是在自身的经济危机中向冥教妥协的?”

    雪夜·冰河突然挺直了腰板,傲然道:“如果只是经济危机,凭借家族多年沉淀,还不足以让我们向任何人妥协,冰河家族有着自己的尊严。当时我命令族人们开始采取积极措施,节约一切开支,争取同心协力度过难关。可冥教既然已经动手了,根本不会给我们缓过劲的机会。由于为了经济危机而奔忙,家族内部忽略了其它的事,以至于连被外敌潜入家族内部都茫然不知。在我们努力应付困难的时候,一次秘密家族会议之后,大家突然发现,全都中了剧毒。无解的剧毒。”

    听到毒这个字,曾经身受其害的雪梅不禁啊了一声,恨声道:“这正是冥教擅长的卑劣手段。冰河家族的科研力量应该不弱吧,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

    雪夜·冰河摇了摇头,凄然道:“如果有办法,我们也不会变成这样了。后面的事你们想来也猜到了。剧毒使整个家族高层陷入了恐慌之中,正在这时,一直隐匿于暗处的冥教终于出现了。他们直接向我们提出了条件,要求冰河家族从此听命于冥教,那样,不但家族经济能够恢复,我们的剧毒能够得解,连上次丢失的稀有金属都会回到我们手中,使冰河家族生活完全变回正常状态。为了家族的延续,当时我没有任何办法,虽然愤怒于对方的卑劣手段,但是,最后还是无奈地答应了。”

    天痕眼中寒光四射,“你们这只是与虎谋皮而已。冥教根本不可能轻易地放过你们。”

    雪夜·冰河道:“不错。你说的很对,冥教比我想象中更要歹毒,他们在我答应条件之后,依旧没有帮冰河家族高层解除剧毒的威胁,只是用药物延缓了我们剧毒发作的时间,以此来要挟我们,我们又怎么能不就范呢?所以,五年以前,冰河家族其实已经不存在了,我这个族长也只是傀儡而已。而冰河家族也成了冥教的大后方,使他们在受到圣盟追杀时能够有安身之处。”

    百合恍然道:“怪不得当初大长老派遣圣盟大量高手追杀冥教中人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原来是潜藏在冰河家族之中。好了,你不用说了,后面的事我大概已经明了。现在,只需要你告诉我们,冥教的余孽是不是就在眼前这颗星球上?”

    雪夜·冰河坚定地点了点头,道:“是的。冥教包括教主在内,全都隐藏在这个星球的秘密基地中,而我们带过来的平民和科研人员都分布在其它星球上。冥教教主曾经下令,没有他的允许,包括我们舰队在内,谁都不得踏上这星球一步,先前我也是没办法,为了得到冥教的帮助,才带领舰队向它飞过来。坦白说,包括我们在内,谁也没有想到,银河联盟竟然能够这么轻易地就找到这里,这实在太突然了,以至于我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要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还请议长念在我们冰河家族并非自愿的份上,宽恕我的这些族人吧。权力,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作用,我只想他们能够好好地生存下去,这就足够了。他们中的毒还没有解,解药就在冥教教主那里,麻烦议长想办法夺来给我的族人们服用,这是我最后的请求。我以族长的身份宣布,现在开始,冰河家族除名。”泪水,顺着他的眼中流淌而出,要知道,作为一名族长,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艰难啊!抬起手,雪夜·冰河飞快地向自己头顶拍去。手上那白色的光芒竟然暂时挣脱了天痕精神能量的束缚,很显然,他已经燃烧了自己全部的能量,只求一死。

    百合眼中流露出不忍之色,刚要阻止,她的肩膀却被天痕按住了,心头在一股奇异能量的刺激下产生了强烈的悸动,再也来不及做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雪夜·冰河全身冰冻而亡,一个要放弃自己生命的人,他对自己也同样不会留有任何余地。

    “你干什么?”百合怒视着天痕。

    天痕淡然道:“事情发生了,总要有人来负责,否则,你如何向天下人交代,难道当初那些人就白死了?冰河星系也白被毁灭么?光是冥教教主的命是不足以证明一切的。”

    冰河家族的族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跪倒在地,他们没有怨恨,只有浓浓的悲伤。

    天痕叹息一声,道:“有些事情根本无法分辨对错。从家族的角度来看,雪夜·冰河并没有做错。他现在已经死了,所谓人死灯灭,议会以后不要再难为这些人,我想,冰河族长在九泉之下也能够安息了。”一边说着,他的身体突然被一层纯金的气息所包裹,在这异样的气息中,强大如百合也变得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金色光芒环绕,一道道黑色的气息从那些冰河家族的高层们头顶处冒出,渐渐在空中凝结成一颗黑色的珠子,每一名冰河家族的成员眼中都流露出释然之色,因为他们清晰地感觉到,困扰了他们五年的剧毒,正在一丝一丝地被抽离着。

    天痕平和的声音响起在冰河家族高层们每一个人的耳中,“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冰河家族今后的振兴就要靠你们这些人,不要让雪夜·冰河族长白白牺牲。”

    金光一闪,百合重新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她有些异样地看着天痕,先前他那深不可测的能力在百合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天痕所施展的能力,在感觉上竟然是那么得熟悉。

    天痕同样看着百合,平静地道:“现在,我们该解决最后的毒瘤了。我想,这一次不论如何,他们也不可能逃脱上天的惩罚,而我,就是上天派来的审判者。我们走。”他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却充满了肃杀之气,光影接连闪烁,天痕和罗迦五女相继消失。

    百合眉头微皱,目光落向冰河家族的族人们,叹息道:“或许他是对的,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吧。保护好你们族长的尸体,即将由议会的人来接管整艘战舰,一切等回到联盟再说。”

    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中,百合重新回到太空,她刚一出现,立刻向联合军团下令,命所有战舰分散,将面前这颗巨大的行星团团围住。连一只苍蝇也不能放跑,正如天痕所说,审判恶魔的时间到了。卑微的脚盆族,卑劣恶毒的冥教,都将受到最后的惩罚。

    天痕带着罗迦五女飘然落在一个小山包上,微微一笑,天痕道:“冥教倒是很会挑选地方,这颗星球确实非常适合生存。”确实,在这颗巨大的行星上,竟然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地方被绿色所覆盖,清新的空气丝毫不差于明黄星。只不过这里的植物却很怪异,在绿色中,都夹杂着一些深紫色的枝体,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虽然是久别重逢,但蓝蓝五女都知道,天痕即将报仇,此时的心情绝对说不上好,谁也没有主动上来与他亲热,只是静静地站在他背后。

    天痕右手一挥,一根深紫色的枝条被他摄入手中,淡淡的金光围绕着紫色枝条流转着,很快,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恍然之色,“怪不得冥教会选择这里,原来这颗星球上的植物都含有腐蚀性的巨毒,这就可以解释了,想必先前那摧毁了众多战舰的绿色光束就是从这些植物中提炼出现的特殊生化武器了。不得不承认,冥教中的科研力量确实不弱,冥教教主是一个真小人,事情考虑得都非常周到。”

    听到天痕夸奖自己最大的仇人,紫幻不禁有些奇怪地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去找他们的基地?或许,罗迦妹妹的灵魂之力可以探测到他们的位置吧。”

    罗迦嫣然一笑,道:“我的灵魂之力凝结还是依靠得天痕大哥,有他在,还用得着我班门弄斧么?我想,天痕大哥自己就可以解决这一切了。”

    回过头,天痕看向五女,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感情,“是的,我自己就足够了,我不希望你们手上也沾染脚盆这卑劣民族的血液。古中国有句话,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在恶魔族身上再恰当不过。下面,就让各位老婆大人鉴赏一下我这次从魔神殿归来后增长的能力吧。冥教,在我眼中只是小丑而已,但这个仇,我却要自己来报。”

    光影一闪,天痕跨空跃起,漂浮在半空之中,双手做捧心状,淡然道:“魔神的尊严不容触犯,魔神的气息撒满乾坤。铠——”一团刺眼的金光从天痕背后升起,那是一颗金色的太阳,太阳散发着如同刺猬般的实质金光,映衬着天痕高大的身体是如此巍峨,叮的一声轻响,天痕胸口处亮起一团耀眼的白光,白光的出现,带起一圈圈怪异的能量波纹,下一刻,带有暗金色纹路的坚实胸铠护住天痕的前胸和后背,叮叮之声连响,金色气流逐渐覆盖了天痕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绚丽的金色魔神之铠,覆盖了他的全身。天痕猛地仰起头,大喝一声,巨大的金色羽翼由背后飘然而出,伸展向身体两侧,使整套魔神铠甲看上去更加完美。

    左手前伸,金色的魔神三叉盔出现在天痕手上,他双手握住头盔缓缓带在头上,当所有金色光芒联结成一体时,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停止了,只有那无比高大的身影闪耀在半空之中,五女此时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魔神铠甲使天痕变得如此完美,每一道光芒看在她们眼中,都会增加一丝迷醉之色,那是她们的丈夫啊!

    右手虚空一抓,金色光再次湛放,那是魔神剑,金色的魔神剑,剑身那金色的光芒与铠甲并不相同,那剑身竟然像是由一个个深邃的金色旋涡所组成似的。

    右手剑斜指长空,天痕平静的声音传遍整颗星球每一个角落,“封印·最强的力量。”

    魔神剑尖金光四射,所有的一切在这金光面前似乎只有臣服,金光化为一道巨大的光柱破空而起,金色的屏障再次出现了,光幕的颜色比起先前在太空的更加凝实,瞬间向远方扩散,眨眼间已经蔓延到无边无际。

    下方的雪梅惊讶地向梅丽丝问道:“姐姐,天痕他这是在干什么?”

    梅丽丝低声道:“我想,主人是不愿意不相干的人影响他报仇吧。”

    此时,太空中,百合正与几位审判者汇合,准备带领圣盟的精锐成员进入面前这颗星球中对冥教进行扫荡。正在这里,他们突然看到了刺目的金光,光芒如同水波般荡漾,竟然快速地覆盖着星球表面。

    光明大长者吃惊地道:“那是什么能量?怎么感觉上如此强大。”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